[ 短篇]古龍系列~游俠錄(全)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12 12
發新話題

[武俠仙俠] [ 短篇]古龍系列~游俠錄(全)

[ 短篇]古龍系列~游俠錄(全)

第一章 恩怨分明  第二章 風云際會  
第三章 千蛇之會  第四章 八方風雨  
第五章 云龍入云  第六章 峰回路轉  
第七章 急轉直下  第八章 望穿秋水  

TOP

第一章 恩怨分明

--------------------------------------------------------------------------------

  夕陽西墜,古道蒼茫——
  黃土高原被這深秋的晚風吹得几乎變成了一片混飩,你眼力若不是特別的敏銳,你甚至很難看見對面走來的人影。
  風吹過時發出一陣陣呼嘯的聲音,這一切,卻帶給人們一种凄清和蕭索之意,尤其當夜色更濃的時候,這种凄清和蕭索的感覺,也隨著這夜色而越發濃厚了,使人禁不住要想盡快的逃离這种地方。
  然而四野寂然,根本連避風的地方都沒有。
  突然,你可以听到一种聲音,那究竟是什么聲音,是极難分辨得出的,因為你只能在一陣風過后,另一陣風尚未到來時那一刻時間里听到,是极為短暫和輕微的。
  接著,你可以看到地上有一條蠕蠕而動的影子,當然,在這种情況下,你根本分辨不出那究竟是人影抑或是獸影。
  呻吟的聲音發出了,于是你知道那是個人影,但是人影為什么會在地上爬行呢?難道他受了傷?難道他生了病,
  而且,他究竟是誰呢?從何而來呢?
  這些問題,是很難得到解答的,只是此刻四野無人,根本沒有人看到他,自然也不會有人來思索這些難以回答的問題了。
  他极為困難的又掙扎著爬行了一會儿,呼吸重濁而短促,顯見得他無論是受傷抑或是病了,都是非常嚴重的,嚴重的程度,已使他將要永遠离開這人世了,雖然人世也并不是他值得留戀的。
  此時若有任何一個武林中人看到他此時的情況,都會惊异得叫出聲來,也會不顧一切的來幫助他,只是此刻又有誰會看到他呢?
  原來此人在武林中大大有名,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風云際會

--------------------------------------------------------------------------------

  那六個騎士在謝鏗及伍倫夫等人面前一丈之外就勒住了馬,金剛手伍倫夫此時也像看清了來人是誰,面上立刻現出惊异之容,在惊异中,還帶著五分戒備,腳步一變,身形又自拿樁站穩。
  那六騎緩緩一字排開,丁善程、郭樹倫等人,此刻更是惊然動容,就連游俠謝鏗的臉色,也是凝重之至,空气驟然凝結,只有那六匹馬緩緩在踢著步子時,才發出些聲音來。
  六匹馬上的人,年紀都差不多大,約莫四十左右,頷下卻都已留著很長的胡子,像是經過很小心的整理,是以顯得非常整齊,只是經過這一番長途奔馳,當然風塵也不會少了。
  馬上人的衣衫,質料非絲非帛,發出一种銅色的光澤,竟不是坊間可以買到的質料,在漫天風砂中,隔著好遠可以從許多人里分辯出這六人來,就是因為他們衣服的關系。
  而這种衣服的顏色,在江湖中已象征了某一种意義,那几乎是災難和麻煩的代表,難怪謝鏗、伍倫夫等人,此刻都有不安之意了。
  伍倫夫眉頭一皺,暗忖:“此六人足跡從來不离中原,此刻跑到這里來,難道是為著和我同一個原因嗎?”
  那六個紫衫人端坐在馬上,動也不動一下,像是六尊石像,只有風吹著他們六人的須發時,才帶給人一些生意。
  這种情形,僵持了沒有多久,因為鐵霸王郭樹倫已在嘀咕著:“站在這里干什么,我們走吧。”他也認清了這六人,心里有點發毛,他雖是莽漢,但生平卻最不喜歡吃眼前虧,此刻光景,知道自己這邊占著劣勢,雖然這六人的來意還不知道,但以這六人以前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千蛇之會

--------------------------------------------------------------------------------

  石慧眼中含著喜悅的淚光,凝睇注視著白非,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此時會對他流露出如許濃郁的情意,她年紀還輕,有關情感方面的事,經歷得也少,當然不會了解人類盼情感,假如已被抑制了許久,那么在一個偶然的机會中爆發出來時,其力量是常常會令人覺得惊异的,只是這种惊异中又常常包含著喜悅罷了。
  良久,她才記起這世上除了他們兩人之外,還有著許多別的東西存在的,于是她略為有些羞澀的口過頭去,但是她一轉頭,卻愕住了,原來那詭异的女子也能分享一份她此時的喜悅。
  那詭异的女子此時臻首微垂,右手停留在鬢間的亂發上,一雙明亮的眼睛,那長長的睫毛上也挂滿了淚珠,這情形不是和她自己一模一樣嗎?
  她再也想不到這武功詭异、個性詭异、身世更是詭异的女子會有這种表情,她再回過頭來,白非仍然痴痴的望著自己,在白非的左側,站著一個兩鬢已經斑白的老人,神情竟也和白非一樣。
  若不是她此刻的心情不同,若換了平日,她見了這一老一少兩人的神情,怕不要笑出聲來,白非臉上帶著痴痴的神色,在他這种年紀來說,還不以為异,可是司馬之胡子都快全白了,有這种神色,就未免有些可笑,何況他就站在白非身側,兩人一相對照,這种情況可就更顯得滑稽了。
  但白非和司馬之自己的心里,卻沒有一絲半點可笑的成份,白非此刻心里充滿了柔情蜜意,石慧見了他這時的神情,看起來比天下任何事都美妙多倍,他本已濃郁的情意此刻更濃郁了,是以,他連站在身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八方風雨

--------------------------------------------------------------------------------

  清晨的時候,謝鏗和丁善程先走了出來,這些天他們相處得很好,謝鏗雖然也認為了善程有著些難以容忍的脾气,但他總比老好巨猾的伍倫夫、無話可談的郭樹倫要好得多。
  他們并肩走了出來,本無目的之地,只是嫌所居之地太過窄小、气悶而已,這滿街上行走的人群,倒有一大半儿是和他們抱著同樣的心理。
  是以他們雖不餓,仍走進一家小吃舖,剛想叫些東西來吃吃,仿佛又听到街上起了陣雜亂。
  他們并未十分在意,也是因謝鏗的大風大浪見得多了,而丁善程在謝鏗面前,也不好意思現出太嫩的樣子。
  哪知驀然他們背后有人冷冷一笑,他們同時回過頭去,都吃了一惊,因為竟有一個通体純白、連臉上也戴著白色面巾的女子站在門口,從笑聲中判斷,這女于對他們并無善意。
  這种裝束的女子,連江湖歷練這么丰富的謝鏗,也兀自猜測不透人家到底是何來歷。
  那女子又冷笑一聲道:“姓謝的,我勸你赶緊出去,不然的話,要我自己來請,就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言下自滿已极,又仿佛只要自己高興,任何事都一定可以做到似的。
  講話的聲音中,竟有一股令人听了就會一陣栗悚的寒意,謝鏗渾身立刻起了一陣不舒服的感覺,暗忖:“怎的我最近如此倒霉,盡是碰見這些沒來由的事。”他生平未曾見過這女子,其實他生平根本沒有和任何女子發生過糾葛。
  因此他只回頭看了一眼,仍然回轉頭去,雖然心里難免加速了跳動,但卻仍然做出若無其事的樣子,仿佛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云龍入云

--------------------------------------------------------------------------------

  天已入黑,百數十個壯漢燃起火把,插在練武場四周,又在練武場當中兩丈方圓處,插了一個火圈子,是以場上并不黑暗,邱獨行側首微笑道:“司馬兄,前往一觀如何?”司馬之無可無不可的站起來,卻見一人由外面极快的奔入。
  那人也是個長衫壯漢,步履之間,顯得身手頗為矯健,一時就來在岳入云耳側說了兩句話,岳入云劍眉一揚,目中現出精光,微微點了點頭,又走到邱獨行身側,附耳低語了兩句。
  邱獨行面色亦一變,倏然站了起來,方自往外面走了兩步,又回頭向司馬之道:“司馬兄,等會怕有熱鬧好看了。”
  司馬之心中一動,忖道:“邱獨行的面色居然變了,這一定又有什么大事發生,他說有熱鬧好看,恐怕是真的了——”
  驀然,外面傳來一陣怪异的樂聲,有些人恍然憶起,這樂聲正是那坐在紫檀木桌上的怪和尚的徒弟所發出的,他們想到那天的事,心里都很奇怪。
  邱獨行匆匆迎了出去,司馬之也漫步走出廳來,暗忖道:“外面想是有著什么厲害角色來了。”不禁也注意的望著門口,耳中听著那怪异的樂聲,正自有些不耐,忽然想起一人。
  “來的難道是天赤尊者?”他暗忖著,眼光動處看到邱獨行和一人并肩走入,邱得行身材雖不甚高,但也不能算矮了,但和那人并肩而行,卻只齊到那人的肩下。
  那人披著火紅色的袈裟,一條頸子又細又長,看起來跟假人似的。不正是名動武林的天赤尊者嗎?
  司馬之也不禁有些吃惊,暗忖:“怎么這魔頭也來了。”他出道不晚,但在他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峰回路轉

--------------------------------------------------------------------------------

  白非存心探秘,仗著絕頂輕功和決心,飛越池面,穿入瀑布,在險死還生的情況下,果然發現了一個神秘洞穴,他自恃武功,孤身犯險,哪知身未入洞,已被人點中穴道,扔在地上。
  白非出道以來,被人點中穴道這還是第一次,尤其是在這种情況下,他自然難免惊駭,身上仍在隱隱作痛,地上的气味,也令他作嘔,這种苦頭,出道以來都是一帆風順的白非何時吃過。
  突然,他臥倒的身軀被人翻了個身,睜開眼睛,一只枯瘦的手在他臉前一晃,一人“露露”的發著极為刺耳的笑聲。
  白非隨著那笑聲看去,洞中雖黝黑,他仍可看出那人怪异的身軀,那是一個极為枯瘦的老者,笑的時候,嘴角几乎咧到耳根,兩邊顴骨高高聳起,活像一只深山里的猿猴。
  順著脖子往下看,身上竟沒有穿衣服,黝黑而枯干的皮膚里,一根根肋骨歷歷可數,然而,在瘦得已經干了的胸膛之下,卻有一個西瓜般的大肚于,肚子下的兩條腿,卻又像插在西瓜上的兩根竹竿。
  白非倒抽了一日冷气,頭皮發漲,他生長在武林大豪之家,生平見過的怪人也算不少了,見了天赤尊者,他已覺得是天下最怪的人,哪知此番的這人,卻又讓他開了眼界。
  他在打量著人家,人家可也在打量著他,忽然伸出兩只鳥爪般的手,筆直地向他抓過來,白非嚇得心頭打鼓,可是穴道被閉,連躲都無法躲,索性閉上眼睛,在這种自身已無能為力的情況之下,他只有听天由命,等待著命運的安排。
  那人枯澀的手掌在他咽喉一握,白非暗歎了口气,只要那人五指稍稍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急轉直下

--------------------------------------------------------------------------------

  石慧闖入白云下院,和至蛔掌教的二師弟浮云子動起手來,正自不敵,白非眼看她已要被傷在浮云子的一雙鐵掌之下——
  哪知浮云子突然慘呼一聲,躍了起來,掙扎著又跌到地上,至蟈道士群相失色,一擁到前面去,卻見浮云子倒臥在地上,面色煞白,左右雙肩,各有個酒杯大小的傷口,仍在泅泅往外流著血水。
  白非當然也赶到前面,看到這情形,亦是大為惊异,抬頭一望,卻見站在對面的石慧亦是滿臉惊疑之色。
  浮云子受了這么重的傷,當然暈過去了,知机子走上一步,蹲下來檢查他師兄的傷勢,然后站起來,冷笑說道:“這位姑娘果然好功夫,神不知鬼不党的就下了辣手,姑娘請稍等一等,我相信此刻敝教上上下下,沒有一個不想瞻仰瞻仰姑娘風采的。”
  說完了,他也不等石慧答話,就轉過頭向一個道人耳語了儿句,那道人奉命走了,他又扶起他師兄的身体,替他點了穴道,止住了血,又輕輕的推拿著,石慧、白非一東一西的站在旁邊,都在發著怔,心中都有心事。
  “這是怎么回事,這老雜毛怎么會突然受了傷?”她望了白非一眼,忖道:“也許是非哥哥在暗中所施的手腳吧。”正巧白非也在望著她,于是她就情然一笑,表示著自己的心意。
  “她笑了。”白非忖道:“想不到她還有這一手,連我都沒有看出來她怎么讓這老道受的傷。”但他卻又不無憂慮:“可是這么一來,我們可真跟峙炯派結下深仇了,這老道非但傷勢不輕,而且看樣子筋骨還可能斷了,要殘廢。”
  他兩人互相猜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望穿秋水

--------------------------------------------------------------------------------

  天黑了。
  石慧的目力也不再能看到很遠,她所期待著的人,仍沒有回來。
  她忘去了疲勞,饑餓,心胸中像是堵塞住什么似的,甚至連猶豫都無法再容納得下。
  “為什么他還沒有回來呢?”她幽幽地低語著,忖道:“難道他遇到什么變故嗎?他武功雖高,但到了天妖的居處,恐怕也是凶多吉少哩,我該怎么辦?我怎么辦呢?”
  望著那一片水不揚波的碧水,她心中的積慮,不但使四肢麻木,連腦海中都變成了麻木的一片混亂了。
  這儿根本無法推測出時辰來,但是黑夜來了,竟像永不再去,寒意越發濃了,夜色越發濃郁,她失落在青海湖畔——當然,她所失落的,并不是她自己,而僅是她的心。
  一天,二天……
  第四天的夜晚已來了,若有人經過青海湖畔,他應在這儿發現一個失常的女孩子,頭發蓬亂,面目瞧悻,兩目凝視著遠方,那雙秀麗而明媚的眸子,已明顯地深陷了下去。
  她不去理會任何人、任何事,心中的情感,紊亂得連織女都無法理清。
  她是焦急的,關切的,但是這份焦急和關切,竟漸漸變成失望,或者是有些气忿。
  “無論如何我在今晚都要赶回來。”她重述著白非的話,忖道:“無論如何……可是怎么直到現在還沒有回來呢?”
  她開始想起那紅衫少女,想起那紅衫少女和白非之間的微笑,想起白非在她猶豫的時候,也許正在愉快和甜蜜中。
  這种思想,是最為難堪的,若是她肩生雙翅,她會不顧一切地赶到海心山,使自己心中的一切疑問,都能得到答案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白非在那人影現身的一剎那里,已經凝神聚气,因為他在這几個月里,已學會了“防人之心不可無”這句話里的涵義。
  此刻他目光四掃,打量著這人,這人的面目在一塊巨大玄中的包頭下,顯得冷漠而生硬,身上也是一色玄衣,他搜索著記憶,斷然知道這人的面目是絕對生疏的,因為這人的面目一經入目,便很難忘卻。
  “但是他為什么好像認得我的樣子?”白非沉吟著,朗聲道:“在下白非,朋友有何見教?”
  那玄衣人冷哼一聲,道:“你把我女儿帶到哪里去了?”
  白非倏然一惊,想到石慧先前受傷時,面上不也是戴著人皮制成的面具,自己几乎也認不出嗎?這人此話一出,當然就是那在土牆上和自己見過一面的無影人丁伶了,而她的面上,必定也戴著面具,是以自己認不出她,她卻認得自己。
  他又微一沉吟,那人已走上一步,厲聲喝道:“你怎么不回答我的活,難道——”她冷哼一聲:“你要是不把慧儿的去向說出來,我要不將你挫骨揚灰,就不姓丁了。”
  白非長歎一聲,道:“你老人家想必就是——石伯母了?”
  他考慮著對丁伶的稱呼,然后又道:“慧妹到哪里去了,小侄委實不知道,而且小侄也极欲得到她的下落——”
  他語聲未落,無影人丁伶已掠了過來,揚起右掌,“叭”的一聲,在白非的臉上清脆地打了一下。
  須知白非此刻的武功,又在丁怜之上,丁伶之所以一掌打到他的臉上,只是他不愿閃避而已。
  而無影人丁怜曾眼見他力敵天赤尊者時的身法,一掌打中后也微微一怔,厲聲道:“我三進靈蛇堡,都說慧儿跟你走了,現在你又說不知道她的下落,哼一你老實對我說,慧儿到底被你們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2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