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古龍系列~英雄無淚(全)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22 123
發新話題

[武俠仙俠] [長篇]古龍系列~英雄無淚(全)

[長篇]古龍系列~英雄無淚(全)

序幕                 
第01章 一口箱子
第02章 大好頭顱
第03章 奇襲
第04章 奇人奇地奇事
第05章 奇逢奇遇
第06章 七級浮屠
第07章 銅駝巷里雄獅堂
第08章 義無反顧
第09章 蝶舞
第10章 二月洛陽春仍早
第11章 八十八死士
第12章 縱然一舞也銷魂
第13章 屠場
第14章 誰是牛羊
第15章 巔峰
第16章 高處不胜寒
第17章 一劍光寒

TOP

序幕

一座高山,一處低岩,一道新泉,一株古松,一爐紅火,一壺綠茶,一位老人,一個少年。
  “天下最可怕的武器是什么?”少年問老人:“是不是例不虛發的小李飛刀?”
  “以前也許是,現在卻不是了。”
  “為什么?”
  “因為自從小李探花仙去后,這种武器已成綸晌。”老人黯然歎息:“從今以后,世上再也不會有小李探花這种人;也不會再有小李飛刀這种武器了。”
  少年仰望高山,山巔白云悠悠。
  “現在世上最可怕的武器是什么?”少年又問老人:“是不是藍大先生的藍山古劍?”
  “不是。”
  “是不是南海神力王的大鐵椎?”
  “不是。”
  “是不是關東落日馬場馮大總管的白銀槍?”
  “不是。”
  “是不是三年前在邯鄲古道上,輕騎誅八寇的飛星引月刀?”
  “不是。”
  “我想起來了。”少年說得极有把握:“是楊錚的离別鉤:一定是楊錚的离別鉤。”
  “也不是,”老人道:“你說的這些武器雖然都很可怕,卻不是最可怕的一种。”
  “最可怕的一种是什么?”
  “是一口箱子。”
  “一口箱子?”少年惊奇极了:“當今天下最可怕的武器是一口箱子?”
  “是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 一口箱子

一個人,一口箱子。
  一個沉默平凡的人,提著一口陳舊平凡的箱子,在滿天夕陽下,默然的走入了長安古城。


  正月十五。
  長安。
  卓東來關上了了門,把這長安古城中千年不變的風雪關在門外.脫下他那件以紫絨為面作成的紫貂斗篷,挂在他左手一個用紫檀木枝做成的衣架上,轉過身時,右手已拿起一個紫銅火鉗,把前面一個紫銅火盆里終日不滅的爐火撥得更旺些。
  火盆旁就是一個上面舖著紫貂皮毛的紫檀木椅,木椅旁紫檀木桌上的紫水晶瓶中,經常都滿盛著紫色的波斯葡萄酒。
  他只要走兩步就可以坐下來,隨手就可以倒出一杯酒。
  他喜歡紫色。
  他喜歡名馬佳人華衣美酒,喜歡享受。
  對每一件事他都非常講究挑剔,做的每一件事都經過精密計划,絕不肯多浪費一分力气,也不會有一點疏忽,就連這些生活上的細節都不例外。
  這就是卓東來。
  他能夠活到現在,也許就因為他是這么樣一個人。
  卓東來坐下來,淺淺的啜了一口酒。
  精致華美而溫暖的屋子、甘香甜美的酒,已經把他身体的寒气完全驅除。
  他忽然覺得很疲倦。
  為了籌備今夜的大典,這兩夭他已經把自己生活的規律完全搞亂了。
  他絕不能讓這件事發生任何一點錯誤,任何一點微小的錯誤,都可能會造成永遠無法彌補的大錯,那時不但他自己必將悔恨終生,他的主人也要受到連累,甚至連江湖中的大局都會因此而改變。
  更重要的是,他絕不能讓司馬超群如日中天的事業和聲名,受到一點打擊和損害。
  一個已漸漸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衣服料子不同,同樣是粗布,也有很多种,每個地方染織的方法都不一樣,棉紗的產地也不一樣。
  鑒別這一類的事,卓東來也是專家。
  “我相信你一定看過他的衣服,”司馬超群問:“你看出了什么?”
  “我什么都看不出。”卓東來道:“我從來沒有看過那种粗布,甚至連他縫衣服用的那种線我都從來沒有見過。”
  卓東來說:“我相信一定是他自己紡的紗,自己織的布,自己縫的衣服,連棉花都是他自己在一個很特別的地方种出來的。”他說:“那個地方你我大概都沒有去過。”
  他們同時出道,闖遍天下。
  司馬超群苦笑:“連我們都沒有去過的地方,去過的人大概也不會大多了。”
  “我也沒有看到他的劍。”
  卓東來道:“他的劍始終用布包著,始終帶在身邊。”
  “他用來包劍的布是不是也跟他做衣服的布一樣?”
  “完全一樣。”
  司馬超群忽然又笑了:“看起來這位李先生倒真的是個怪人,如果他真是來殺我的,那么今天晚上就很好玩了。”


  黃昏。
  小飯舖里充滿了豬油炒菜的香气、苦力車夫身上的汗臭,和烈酒辣椒大蔥大蒜混合成的一种難以形容的奇怪味道。
  小高喜歡這种味道。
  他喜歡高山上那种飄浮在自云和冷風中的木葉清香,可是他也喜歡這种味道。
  他喜歡高貴优雅的高人名士,可是他也喜歡這些流著汗用大餅卷大蔥就著蒜頭吃肥肉喝劣酒的人。
  他喜歡人。
  因為他已孤獨了太久,除了青山白云流水古松外,他一直都很少見到人。
  直到三個月前,他才回到人的世界里來,三個月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大好頭顱

  正月十六。
  紅花集。
  風雪滿天。
  一騎快馬冒著風雪沖人了長安城西南一百六十里外的紅花集。
  元宵夜已經過了,歡樂的日子已結束。
  一盞殘破的花燈,在寒風中滾在積雪的街道,滾入無邊無際的風雪里,雖然還帶著咋夜的殘妝,卻已再也沒有人會去看它一眼了,就像是個只得寵了一夜就彼拋棄的女人一樣。
  馬上騎士在市集外就停下,把馬匹系在一棵枯樹上,脫下了身上一件質料很好、价值昂貴的防風斗篷,露出了里面一身藍布棉襖,從馬鞍旁的一個麻布袋于里,拿出了一柄油紙傘,一雙釘鞋。
  他穿上釘鞋,撐起油紙傘,解下那個麻布袋提在手里,看起來就和別的鄉下人完全沒什么不同了。
  然后他才深一腳、淺一腳的踏著雪走入紅花集。
  他的麻袋里裝著的是一個足以震動天下的大秘密,他的心里也藏著一個足以震動天下的大秘密,天下只有他一個人知道的秘密。
  他到這里來,只因為他要即時將麻袋里的東西送到紅花集上的一家妓院去,交給一個人。
  ——他這麻袋里裝著的是什么?要去交給什么人?
  如果有人知道這秘密,不出片刻他這個人就會被回被亂刀分尸,他的父母妻子儿女親戚,也必將在三日內慘死于亂刀下,死得干干淨淨。
  幸好這秘密是永遠不會泄露的。他自己絕不會泄露,別人也絕對查不出來。
  因為誰也想不到“雄獅”朱猛竟會在這种時候,輕騎遠离他警衛森嚴的洛陽總舵,單人匹馬闖入司馬超群的地盤。 二
  就連算無遺策的卓東來也想不到他敢冒這种險。
  淳朴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奇襲

正月十六。”
  長安。
  清晨,酷寒。
  卓東來起床時,司馬超群已在小廳等著,就坐在那舖著紫貂皮的椅子上,用水晶杯喝他的葡萄酒。
  只有司馬超群一個人可以這么做,有一天有一個自己認為卓東來已經离不開她的少女,剛坐上這張椅于,就被赤裸裸的拋在門外的積雪里。
  卓東來所有的一切,都絕不容人侵犯,只有司馬超群是例外。
  但是卓東來還是讓他在外面等了很久,才披上件寬袍赤著腳走出臥房,第一句活就問司馬:“這么早你就來了,是不是急著要問我昨天為什么放走朱猛。”
  “是的。”司馬說,“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理由,可惜我連一點都想不出。”
  卓東來也坐了下去,坐在一疊柔軟的紫貂之上,平時,他在司馬面前,永遠都是衣冠整肅,態度恭謹,從未与司馬平起平坐。
  因為他要讓別人感覺到司馬超群永遠都是高高在上的。
  可是現在屋子里只有他們兩個人。
  “我不能殺朱猛,”卓東未說:“第一,因為我不想殺他,第二,因為我沒有把握。”
  “你為什么不想殺他?”
  “他單人匹馬,闖入了我們的腹地,從容揮刀把我們的大將斬殺于馬前,本來還可以揚長而去的,只因為要陪一個朋友喝酒,所以才留下。”
  他淡淡的說:“那時我若是殺了他,日后江湖中人一定會說‘雄獅’朱猛的确不愧是條好漢,夠朋友,講義气,有膽量。”卓東來冷笑:“我殺了他豈非反而成全了他?”
  司馬超群凝視著水晶杯里的酒,過了很久才冷冷的說:“我知道你一定有理由的,但我卻想不通你怎么會沒有把握?”他問卓東來:“你帶去的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奇人奇地奇事

正月十八日。
  一個任何人都不如道是什么地方的地方。
  一件形狀既不規則也不完整的鐵件,怎么會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武器?
  小高還沒完全清醒,可是這個問題卻一直像是條毒蛇般盤据在他心里。
  等他完全清醒時,他就立刻被眼前看到的景象嚇呆了。
  他忽然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一個只有在最荒唐离奇的夢境中才會出現的地方。
  這地方仿佛是山腹里的一個洞窟,小高絕對可以保證,無論誰到了這里,都會像他一樣,被這個洞窟迷住。
  他從未看到過任何一個地方有這么令人惊奇迷惑的東西。
  從波斯來的水晶燈,高高吊在一些光怪陸离色彩斑爛的巨大鐘乳間,地上舖滿了手工精細圖案奇美的地毯,四壁的木架上陳列著各式各樣的奇門武器,有几种小高非但沒有見過,連听都沒有听過。
  除此之外,還有丈余高的珊瑚,几尺長的象牙,用無暇美玉雕成的白馬,用碧綠翡翠和赤紅瑪瑙塑成的花木和果菜,用暹羅黃金鑄成的巨大佛像,佛像上還挂滿了一申串晶瑩圓潤大如龍眼般的珍珠。
  另外一張大案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金樽玉爵和水晶瓶,滿盛著產自天下各地的美酒。
  四五個身穿蟬翼般薄紗的絕色美女,正站在小高躺著的軟榻邊,看著小高吃吃的笑,其中有一個金發碧眼、皮膚比雪還白的女孩子,笑得最天真,另外一個皮膚卻懸深褐色的,就像是褐色的緞子一樣,柔軟光滑,瑩瑩生光。
  小高已經完全被迷住了。
  這些武器,這些珍寶,這些美人,都不是凡人所能見到的。
  難道這個地方已不在人間?
  如果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奇逢奇遇

正月二十五。
  長安。
  高漸飛并沒有死。
  他的判斷完全正确,他的膽子也夠大,所以他還沒有死。
  唯一遺憾的是,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開那個地方的,也不知道那個奇秘的洞窟究竟在哪里。
  喝下那瓶酒之后,他立刻就暈迷倒地,不省人事,然后他就發現自己已經回到那家廉价的小客棧,睡在那間小屋里的木板床上。
  他是怎么回去的?是在什么時候回去的?他自己一點都不知道。
  別人也不知道。
  沒有人知道這兩天他到哪里去了,也沒有人關心他到哪里去了。
  幸好還有樣東西能證明這兩天他經歷過的事并不是在做夢。
  ——一口箱子,一口暗褐色的牛皮箱子。
  小高醒來時,就發現了這口箱子。
  箱子就擺在他床邊的小桌上,顏色形狀都和他曾經打開過的那一口完全一樣。甚至連箱子上裝的机簧鎖鈕都一樣。
  ——如果這口箱子真的就是那件空前未有獨一無二的武器,他怎么會自下來給我?
  小高雖然不信,卻還是未免有點動心,又忍不住想要打開未看看。
  幸好他還沒有忘記上一次的教訓。
  如果一個人每次打開一口箱子來的時候,都要被迷倒一次,那就很不好玩了。
  所以箱子一打開,小高的人就已經到了窗外,冷風刀刮股的吹進窗戶,刮進屋子里,不管什么樣的迷香,都已經應該被刮得干干淨淨。
  這時候小高才慢吞吞的從外面兜了個圈子,從房門走了進來。
  看到了箱子里的東西后,他居然覺得失望。
  因為箱子里裝著的只不過是些珠寶翡翠和一大疊金葉子而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七級浮屠

二月初一。
  李庄,慈恩寺。
  凌晨。
  從昨夜開始下的雪,直到現在還沒有停,把這個積雪剛被打掃干淨的禪院,又舖上一層銀白。
  晨鐘已響過,寒風中隱隱傳來一陣陣梵唱,傳入了右面的一間禪房。
  司馬超群靜靜坐在一張禪床上听著,靜靜的在喝一瓶昨夜他自己帶來的冷酒。
  冷得像冰,喝下去卻好像有火焰在燃燒一樣的白酒。
  卓東來已經進來了,一直在冷冷的看著他。
  司馬超群卻裝作不知道。
  卓東來終于忍不住開口:“現在就開始喝酒是不是嫌大早了一點?”他冷冷的問司馬:“今天你就算要喝酒,是不是也應該等到晚一點的時候再喝?”
  “為什么?”
  “因為你馬上就要遇到一個很強的對手,很可能比我們想象中還要強得多。”
  “哦?”
  “所以就算一定要喝酒,最少也應該等到和他交過手之后再喝。”
  司馬忽然笑了。
  “我為什么要等到那時候,你難道忘了我是永遠不敗的司馬超群?”
  他的笑容中帶著种說不出的譏消。
  “我反正不會敗的,就算喝得爛醉如泥,也絕不會敗,因為你一定早就安排好了,把什么事都安排好了。”司馬超群大笑:“那個叫高漸飛的小子,反正已非敗不可,非死不可。”
  卓東來沒有笑,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臉上根本就沒有表情。
  司馬超群看著他:“這一次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究竟是怎么安排的廣
  卓東來又沉默了很久,才淡淡的說:“有些事本來就隨時會發生的,用不著我安排也一樣。”
  “你只不過讓高漸飛很偶然的遇到了一兩件這樣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銅駝巷里雄獅堂

二月初六。
  洛陽。
  洛陽是東周、北魏、西晉、魏、隋、后唐等七朝建都之地,右掌虎牢。左控關中,北望燕云,南憑江南,宮室城閥极盡壯美。
  宋太祖出世的夾馬營、后唐時創建的東大寺、曹植洛神賦中的宓妃祠,銅駝巷里的老子故居、白馬自西天駝經而來的白馬寺、“天津橋下陽春水”的古橋,至今猶在此。
  可是高漸飛的志卻不在此。
  小高并不是為了這些名胜古跡而來的,他要找的只有一個地方,一個人。
  他要找的是雄獅堂,朱猛的雄獅堂。
  他找到了。
  雄獅堂的總舵就在銅駝巷里,就在傳說中老子故居的附近,几乎占据了一整條巷子。
  小高很快就找到了。
  在他想象中,雄獅堂一定是棟古老堅固的巨大建筑,雖然不會很雄偉華麗,但卻一定很寬敞開闊,很有气勢,就像是朱猛的人一樣。
  他的想法沒有錯,雄獅堂本來确實是這樣子的,只不過有一點他沒有想到,這棟古老堅固寬敞開闊的庄院現在几乎已完全被燒成了瓦礫。
  除了后面几間屋子外,雄踞洛陽多年的雄獅堂,竟已完全被毀于烈火中。
  高漸飛的心沉了下去。
  冷風如刀,瓦礫堆間偶然還會有些殘屑被寒風吹得飛卷而起,也不知是燒焦了的梁木,還是燒焦了的人骨。
  昔日賓客盈門弟于如雪的雄獅堂,現在竟已看不到一個人的影子。
  這條充滿了往日古老傳說和當今豪杰雄風的銅駝巷,現在已經只剩下一片凄苦肅殺蕭索。
  滄海桑田,人事的變化雖無常,可是這种變化也未免變得大快大可怕了。
  ——這是什么時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22 123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