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穿越 作者︰蕭瑟朗 [精彩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都市言情] 最穿越 作者︰蕭瑟朗 [精彩連載中]

最穿越 作者︰蕭瑟朗 [精彩連載中]

內容簡介︰
    艾一戈一覺醒來,除了他自己沒變,整個世界都穿越了。     本來是退伍之後到工廠勞動,勤勞一輩子最後下崗的老爸,變成了中將軍長     本來是普通家庭婦女的老媽,變成了資產百億大財團的老總     本來暗戀了十年的初戀情人,變成了暗戀他十年     少年時代的偶像,變成了他包養三年的情人     中學時代的死黨,變成了太子黨     他原本相戀三年同居兩年的女朋友……一直到現在都沒人追。     最不妙的是,他是在闖入了女朋友的家,並且強行xxoo了之後,才發現他們在這個穿越大時代,還沒有認識,大大大的大事不妙了啊!     什麼?老爹!你還給我訂了一個門當戶對的未婚妻?!

TOP

第一卷 世界穿越記 第一章【艾老爹的王霸之氣】



    ‧

    艾一戈醒了!

    唔,沒有人歡呼雀躍,丫又不是從植物人狀態醒來,只不過一場宿醉而已。

    但是艾一戈自己卻很有點兒歡欣鼓舞的意思,全都是因為夢里他還在跟人拼酒,明明已經感覺到自己醉得不省人事了,可是那仿佛皮帶轉輪流水線一般的桌台上,大碗大碗的酒還是紛至沓來,委實讓他頭疼不已。坐在艾一戈對面的,赫然卻是他那早已下崗依靠打散工度日的老爹,只是不知道為何,艾老爹在夢里的表情卻顯得十分有威嚴,艾一戈面對他的時候,還真有點兒噤若寒蟬的感覺。

    頭疼是真的,宿醉這玩意兒沒人能解釋的清楚,總之昨日的酒醉通常都會影響到第二天的生活作息,讓人有一種在月球上散步的感覺。

    即便是在頭疼之中,艾一戈也依舊能察覺到屋里的不對勁,他抓了抓自己凌亂蓬松的頭發,瞪大了那一雙還米糊著眼屎的雙眼,看著灰蒙蒙的屋子,幾乎每一件家具上都像是落了一層厚厚的灰塵,就仿佛三五月未曾有人打掃一般。

    為了證實自己的眼神依舊是足以做飛行員的二點零,艾一戈伸手在床頭櫃上抹了一把,手心里傳來灰塵相互擠壓的粗糲感,他同時發現床上的被套床單也仿佛有點兒潮汲汲的,渾然一副無人問津的窘態。

    “老子也沒懶成這樣兒吧?何況還有我那樸實勤勞的老娘呢,她可是絕對看不慣我屋里髒成這種德性的!”艾一戈懊喪的自言自語,突然大聲喊道︰“老媽!老爸!”

    空蕩的老式住宅里傳來空洞的回聲,伴以房梁上簌簌落下的灰塵,卻沒有人回答。

    無奈的跳下了床,艾一戈走出自己的房間,穿過小小的天井,走到對面屬于他父母的房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世界穿越記 第二章【軍區大院妄想癥】

‧‧

    艾一戈更奇怪了,什麼老宅新宅的,自己打出生起就住在這條胡同里,這是睡魔怔了還是怎麼著?

    “老爸,您沒事兒吧?什麼老宅新宅的?您現在跟哪兒呢?要不然我接您回家?”

    艾一戈覺著自己這話說的夠是小心翼翼的了,沒敢炸刺兒啊,可是他老爸一听這話還是頓時就炸毛了!

    “你個小王八犢子,真是想找抽是吧?這二年沒怎麼收拾你,你是越來越不知道怎麼活著了。軍區大院的房子有什麼不好的?跟這兒住著很丟你的人麼?你怎麼就不為你老子我還有你那個老娘想想,咱倆年紀都那麼大了,怎麼就生了你這麼個東西,整天不著家的?”

    軍區大院?這玩笑快趕上國際玩笑了,都說人老了會有點兒老糊涂,但是沒听說人老了會有妄想癥啊。難不成老爺子這二年不工作了,閑的蛋疼,跑去軍區大院應聘了個看門的工作?可是就算是看門也輪不到他啊,人家軍區大院看門的都是荷槍實彈的軍人,軍姿那叫一個矯健。

    “我說老爺子,你別告訴我你去軍區大院給人掃地去了啊?要說你兒子雖然沒有大出息,可是好歹一個月也趁個萬兒八千的,不至于的要您二老這麼大年紀還跟軍區大院里干那種苦活兒吧?另外,我不得不跟您說一聲,從遺傳學的角度而言,管自己兒子叫王八犢子或者兔崽子對您自己個兒可不利啊!”

    “好你個小王八羔子,學會犯葛了是吧?”艾老爹一听這話,頓時有一種天威震怒的感覺,沖著電話就咆哮了起來,震得艾一戈的耳膜生疼,趕忙把電話挪開二十公分,可是艾老爹那中氣十足的話語還是滴水不漏的進了艾一戈的耳朵,“你說我怎麼就生了你這麼個沒輕沒重的家伙呢?你老子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世界穿越記 第三章【我見尤憐靳可竹】

‧‧

    一路上,艾一戈都在不停的給靳可竹打電話,可是電話里一直都是那個機械的冰冷女音,告訴他對方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難道這丫頭生病了?”坐在出租車上,艾一戈奇怪的低聲嘀咕。

    靳可竹是艾一戈相戀三年多同居了也快兩年的正牌女友,比艾一戈小四歲,今年大四,即將面臨畢業工作的問題。兩人最初的關系算是校友,只不過艾一戈畢業離開大學的時候,靳可竹剛剛才以大一新生的身份進校,對此艾一戈總是很感謝那個在四年大學生涯里給他造成了無數麻煩的校辦主任,如果不是因為那個老頭那麼麻煩,艾一戈也不會在畢業兩三個月之久還要跑到學校去拿優秀畢業生的證明。也正是如此,他認識了靳可竹這個美妙的小妞兒,當時就驚為天人,直愣愣的沖上前去問人家相不相信一見鐘情,然後尋找各種蹩腳的借口不斷的去騷擾靳可竹,最終把這朵小白花采擷到了手。

    幾乎所有人對靳可竹這種古典的女孩子都會心生憐惜,靳可竹也著實可人疼,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宛如一朵沒有被塵世沾染灰塵的雪蓮花,骨子里卻有一種從一而終的韌勁兒。在這種物欲橫流早就沒幾個人把上床當回事的年代,她跟艾一戈的戀愛卻是古典到讓人肅然起敬。光是從送花請吃飯開始到牽手的過程,艾一戈就耗費了幾乎一年的光陰,要不是艾一戈借著靳可竹二十歲生日的由頭趁著真假不明的酩酊半強迫的攻陷了靳可竹的全部防線,要說直到現在艾一戈還只能自己安慰自己,也絕對不是沒可能就連跟艾一戈從穿開襠褲就在一塊兒撒尿和泥的死黨彭連卿都說,靳可竹跟艾一戈在一塊兒,那絕對是艾一戈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世界穿越記 第四章【流氓,放手】

‧‧

    艾一戈听到這句話,頓時就懵了,就算是鬧點兒小意見,也不至于這樣吧?從靳可竹的表現來看,她的演技倒是提高了啊,要不是連她身上有幾顆痣都清楚異常,艾一戈還真是要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弄錯人了。雖然艾一戈在靳可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一瞬間也有點兒迷糊,懷疑眼前這位會不會是靳可竹失散多年的孿生姐妹什麼的,但是她身上那件艾一戈親手給她買下來的睡衣,以及睡衣里真空隱隱約約透出的旖旎信息,都讓艾一戈確定眼前只能是靳可竹本人,就算是雙胞胎,也沒理由連左乳邊緣從睡衣里透出的那顆痣都長的一模一樣吧?況且兩人認識三年多正式交往兩年多,艾一戈也沒听說靳可竹還有個孿生姐妹啊。

    但是靳可竹這種表現算是怎麼回事呢?昨天誠然是艾一戈說話沒算數,看看客廳里的餐桌上,花色繁多卻只草草動了兩口的菜肴,顯然靳可竹是做了精心的準備的,而且昨天小丫頭也是神神秘秘的,好像是有什麼事兒要跟自己慶祝一樣,卻又沒說清楚,難不成是這丫頭找到工作了?哎喲,這件事的確是值得慶祝一番,艾一戈也曾經想過幫靳可竹介紹一份工作,可是外表柔弱心里倔強的靳可竹,卻非要自己找工作。這丫頭有心眼兒呢,她是怕自己太過于依賴艾一戈,以後艾一戈萬一嫌她煩了就糟糕了。

    “是不是找到工作了?我真該死,昨兒應該跟你一起慶祝的,對不起,寶貝兒,我們今兒不在家吃飯了,我們去甦州樂園玩兒好不好?算是彌補我昨天的爽約。”艾一戈真誠的看著靳可竹,按照他的想法,自己這麼誠懇的認了錯,無論靳可竹心里有多少怨念,這會兒也該猛地撲進自己的懷里,然後梨花帶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世界穿越記 第五章【新花樣】

‧‧

    摸了一把嘴唇,還好,沒破,僅僅是添了兩排牙印,手指摸在上邊都是凹凸有致的,很有觸感。

    “可竹,你有點兒狠了吧?”艾一戈苦笑著看著眼前驚魂甫定的靳可竹,現在他真的有點兒擔心靳可竹是不是部分記憶喪失了,像是靳可竹這種凡事都小心翼翼的性格,居然會下這麼狠的嘴?難道是基因突變成為吸血鬼女伯爵了麼?

    靳可竹卻是小臉煞白,雙手抱在胸前,就好像被咬的人不是艾一戈,而是她自己一般。又或者,她是被艾一戈那聲淒厲絕倫的慘叫聲給嚇著了?

    縱使是被靳可竹狠狠的咬了一口,但是看到她這副有點兒膽怯的模樣,艾一戈的心里轉眼間又融化成了一灘水,實際上當初之所以艾一戈會一眼就看上了靳可竹,除卻靳可竹無論從哪方面來說都是個美女之外,最直接的原因卻就是因為當日艾一戈在校辦樓梯轉角陡然撞見靳可竹的時候,靳可竹的模樣也如今天一般,就好像見到生人的時候,她總是如此,包括後來艾一戈已經成功的跟靳可竹有了幾次約會,將其帶到自己幾個朋友面前,靳可竹又是這般怯生生的模樣,徒惹憐愛,不知道別人心里會如何認為,但在艾一戈看來,他胸中雲生雲滅,只想保護靳可竹一生。

    嗯……不對,為什麼是見到生人的時候?——艾一戈突然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了,靳可竹跟自己明明已經熟悉到百無禁忌,卻為何表現出見到生人的樣子,還真就如其所言那般,好似也不認得艾一戈?

    這個念頭在艾一戈的心中也只是一閃而過,並不深究,沒法兒深究,蓋都因兩人實在沒有彼此陌生的理由,除非,時間倒退三四年。

    艾一戈心中突生奇想,他前些天曾經調笑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世界穿越記 第六章【理直氣壯耍流氓】

‧‧

    雙膀一用力,只將靳可竹懶腰橫抱了起來,嬌小的身軀宛如無物一般,嚇得靳可竹不由自主的伸出雙手攀住了艾一戈的脖子純粹是下意識的舉動,對于靳可竹自己這純粹是因為擔心摔下去,而在艾一戈看來,卻成為了要玩兒“強|奸”的有力佐證。

    艾一戈心想︰小樣兒,非要大爺我動用暴力,我的小可竹啊,你居然也開始變“壞”了,不過本大爺喜歡,嘿嘿!

    靳可竹不知道是被嚇傻了,還是真的就想跟艾一戈鬧著玩兒,被艾一戈攔腰抱起之後,居然忘記了自己的手腳除了老老實實呆在他的懷里並且勾住他的脖子之外,還有其他的功能就是反抗。而且她還有一張嘴,這會兒也都緊閉了起來,搞得艾一戈這個淫賊倒是突然有點兒悵然若失的,覺得是不是自己戲演的不到位,才弄得靳可竹意興闌珊不高興演下去了。

    進了臥房,艾一戈雙手一撒,直接將靳可竹扔在了床上,沒有任何一點兒憐香惜玉的意思,還在積極的為了接下去的戲份而努力,希望自己演技發揮的同時也能感染靳可竹——都演到這份上了,沒理由中道崩殂,除卻人生之外,游戲也是需要認真對待的。

    突然身下一空,橫著就落在了柔軟的大床上,靳可竹仿佛猛然回過神來。如果說剛才在客廳里她還有些摸不清艾一戈到底會干出什麼事兒來,現在這淫賊的面目卻絕對可憎淋灕,都上床了還能指望他靠在床頭跟自己聊天麼?

    也來不及做出別的反應,靳可竹只想著離這該死的流氓遠點兒,越遠越好可是,床就那麼點兒大,再遠能遠到哪兒呢?不過床頭一角而已。抬起臉,觸目而及的卻是艾一戈那仍舊不懷好意的笑容,原本該是一張長相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世界穿越記 第七章【咬斷肩帶】

‧‧

    靳可竹又羞又急,心中憤恨不已,艾一戈的大手卻已經覆蓋在了她飽滿的胸部,指尖感受著靳可竹身體的溫熱和綿軟,以及年輕女子的皮膚獨有的張力和彈性。

    “流氓,你放開我!”靳可竹終于可以不打磕絆的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小腿一弓,膝蓋狠狠的頂撞在艾一戈的肋間,艾一戈吃痛哎喲一聲,翻身跌倒在床下。

    沒等靳可竹來得及小小的得意一下,艾一戈就怒容滿面的從地上爬起,金剛怒目的看著靳可竹,仿佛惱羞成怒的臭德行,劈頭蓋臉就是一通︰“你玩真的啊?真想把我廢了還是怎麼著?”

    靳可竹有點兒迷惑,可不是正想把艾一戈廢了麼?可是天性里那點點的柔弱,卻讓她對艾一戈這番恬不知恥但卻理直氣壯的怒斥無言以對,恍惚間覺得艾一戈還真是挺正義凜然的,就仿佛真的是靳可竹做錯了事情一般。

    不過這種迷惑也只是心頭間一閃而過的念頭,轉眼間看著艾一戈仿佛一堵牆一般再次倒了下來,壓在自己的身體之上,靳可竹不管不顧的開始反抗,雙手使勁兒推著艾一戈的肩膀,想要把他的身體挪開一些,一雙腿則向天胡亂蹬著,渾然一股要將艾一戈技術性擊倒的勁頭兒。

    艾一戈不干了,心說就算是玩強|奸,也不帶這樣兒的,這麼下去非鬧出人命不可,不是艾一戈被靳可竹亂拳打死老師父,就是艾一戈為了防止這個妞兒又喊又叫的活活將她悶死在手心里。這麼搞不是辦法啊,必須要想出個解決的辦法來。

    冒著一雙粉拳毫無章法宛如王八拳一般的槍林彈雨,艾一戈強忍著被靳可竹更為有力的雙腳頂在肚子上的疼痛,終于是憑借男人天生的體力優勢將這個頑劣的丫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世界穿越記 第八章【繩縛——捆綁】



    靳可竹心中駭然,雙腿緊緊的閉合在一起,相互糾纏,誓死頑抗。

    婦女斗爭向來都是關乎國計民生的重點,這其中蘊含著造物主的精心安排,攻方身強力壯,守方欲拒還迎。不管是真的欲拒還迎還是假的,至少在目前的艾一戈眼中看來,靳可竹的所有舉動只是為了這個游戲更加的真實。他一邊做著在靳可竹看來禽獸不如的事情,另一方面心里在想,難怪現在中國有人提出,要將中國古代的四大發明加上避孕設備成為五大發明,並且以避孕設備為首,說是避孕設備才是人類歷史上最為重要的發明,這使得原本枯燥簡單的交配之舉成為了一場全民熱衷的游戲。

    至于後來產生的形形色色不同手段的游戲方式,則是上古時代那位用羊腸子第一個做出了避孕|套的家伙所始料未及的了。

    口干舌燥之余,艾一戈總算是沒忘記靳可竹那似乎有些控制不住的尖叫聲,即便下身的誘惑足以摧枯拉朽,卻也沒忘記在極短的時間之後再次將靳可竹的小嘴捂住。在艾一戈看來,靳可竹的反抗都是演技使然,況且就算這丫頭真要反抗,按照艾一戈的武力值,別說是一個靳可竹,就算兩個三個,也絕對不在話下。可是她的聲帶卻會造成不可估量的麻煩,萬一真把鄰居老太弄得心髒病發作,這本來很美好的一次新奇試驗豈不是成了殺人利器?至少艾一戈目前為止還沒有做好成為隱性殺人犯的準備。

    不過又要顧及靳可竹不斷揮舞的四肢,又要防止這妞兒失控的叫喊出聲,艾一戈還真是折騰了一個手忙腳亂的。如果換做平時還好點兒,現在艾一戈還不得不忍受著某處堅挺的煎熬,雖然說不上精蟲上腦,可是那種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世界穿越記 第九章【征服和屈辱】

‧‧

    直到艾一戈將靳可竹的雙腳也緊緊的綁了起來,並且是一左一右系在床腳的兩頭,使得靳可竹整個人已經成為了一個人字形的時候,靳可竹才意識到大事不妙,雖然屁股上還有輕微的火辣感覺讓她的身體依舊快感如潮,可是眼前這副在男人眼中旖旎在女人眼中卻是極度的羞恥的場面,自己仿佛已經無能為力此刻靳可竹的身上,除了嘴巴之外,便再也沒有任何可以作為武器反抗可惡的艾一戈的部位。

    可是,靳可竹卻也很清楚,自己叫喊已然無濟于事,只會迫使眼前這個大流氓找件東西堵上她的嘴而已。況且現在自己手腳都已經被捆住了,艾一戈無論想用什麼方式堵住自己的嘴,都是一件極為輕而易舉的事情。

    事到如今,靳可竹倒反而是冷靜了一些,緩緩打開雙唇,輕輕的問了一句︰“你到底想干什麼?”問完之後,靳可竹就有些後悔,這不是廢話麼?自己都已經幾近全裸了,仿佛已然下鍋就等水開的懶羊羊,而對面顯然是灰太狼的升級版,他可不會像動畫片里那個極富創造力但卻總在最後關頭蠢一把的灰太狼那樣,總是讓到口的羊肉飛掉。

    果然,艾一戈也極為配合的獰笑了一聲,齜牙咧嘴的說︰“嘿嘿,你覺得我想干嘛呢?難道你還看不出來?”說著,還很猥褻的在靳可竹的下巴上很輕佻的撩了一把,眼楮也極為不懷好意的盯著她**而飽滿並且由于極力壓抑心中的不忿而輕微顫抖的胸部。

    “你難道不知道這樣是犯法的?”靳可竹問了一個蠢問題之後,試圖用法律作為自己最後的武器,這弄得艾一戈很郁悶,為什麼中國人總是要到瀕臨絕境的時候,才會想起原來還有法律這回事呢?

    “如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