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劍神曲 第二部 第一集 天道如幻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武俠仙俠] 仙劍神曲 第二部 第一集 天道如幻

仙劍神曲 第二部 第一集 天道如幻

第一章 毒瘴


  草長鶯飛,柳色青青,元宵剛過,轉眼便是三月。

  蜀州西北的別雲山春意漸濃,冰雪解凍,淙淙溪澗從高崖上汩汩流下,清澈如碧,直透河底青石,和無數暢遊其中的小魚、小蝦。

  間或有三五百成群的飛鳥,在溪水邊棲息嬉戲,卻被遠處羚羊隆隆奔騰的巨響,驚得飛上天宇。

  可在別雲山西麓的萬毒谷中,卻又是另一番景象。

  兩邊的懸崖峭壁高聳入雲,遮蔽住明媚春光,谷裡終年光線晦暗、陰冷潮濕。

  每到夜裡,粉紅色的毒瘴從谷底升起,肆虐、瀰漫直到次日正午,才逐漸散去。

  故而,山谷裡少有飛禽走獸的蹤跡,反是各種毒蟲蛇蠍出沒盤踞之所,更莫說尋常山民砍柴狩獵的蹤影了。

  這日,清晨旭日初起,方在山巔露出一絲晨曦,便被萬毒谷裡的瘴氣遮住。

  谷中一處深潭邊,有三隻滿身火紅羽毛、狀似鷹隼的陸離鳥正在飲水。

  此鳥出自天陸南方蠻荒地帶,喜食蠍子、蜘蛛等毒蟲,口爪蘊藏劇毒,生性極為凶悍,在萬毒谷中也是一霸。

  陸離鳥不喜群居,通常雌雄兩鳥攜帶一二子女臨水而棲,幼鳥成年後,即離開父母另覓居所。

  這三隻陸離鳥,站在潭邊淺水中,不時將尖如矛刃的長嘴,探進墨綠色的冷冽水中。

  或許是早已習慣千百年來稱王稱霸的日子,陸離鳥的警覺性並不太高,實則在萬毒谷裡,敢招惹它們的毒蟲亦屈指可數。

  在距離深潭五六丈外的一株大樹上,卻伏著一隻青鱗蜥蜴,正虎視眈眈,窺覷著今早的獵物。

  青鱗蜥蜴乃蜀州西北僅有之異種,在《天陸魔物誌》裡亦有記載。

  成年蜥蜴長不過三尺,全身長滿青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冥輪


  正這時候,半空劍華一閃,「叮叮」兩聲,點在赤魄鞭與制怒仙劍之上,一股柔和純厚的真氣沛然湧到。

  淡怒真人與紅袍老妖,俱是身軀一顫,劍鞭彈起,袖掌迴盪。

  淡怒真人乘勢踉蹌飛退,臉色慘白、額頭滲汗,制怒仙劍上蒙起一層殷紅血霧,久久不散。短短工夫,他已是從鬼門關前拐了一圈又回來,只覺得全身虛脫,連手也不自覺的顫抖,背後道袍濕透。

  淡言真人橫身擋在淡怒真人前,海闊劍立於胸口,雙目凝視紅袍老妖,低聲道:「師兄,我來。」

  淡怒真人縱是不願他冒險,自己也暫時失去再戰之力,惟有頷首喘息道:「小心他的吸髓吮精大法。」

  淡怒真人說罷,退到五爪金獅背上盤膝調息,由金獅護法。

  所謂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淡言真人僅出一劍,卻已教紅袍老妖刮目相看。

  他嘎嘎冷笑道:「」一怒言嗔「,閣下該就是淡言真人了!」

  淡言真人屹立不動,靜靜答道:「是。」

  紅袍老妖悠然把弄手中赤魄鞭道:「沒想到,翠霞六仙中聲名最薄的一人,居然是除去淡一外六仙中第一高手!老夫方才險些看走眼了,閣下比淡怒真人強了可不只一點啊。」

  淡言真人無喜無怒,醜陋沉著的面龐上,只有那雙眼睛閃爍著清澈深邃的光芒,回答道:「翠霞一派藏龍臥虎,貧道與諸位同門各有千秋,不敢言大。」

  紅袍老妖嘎嘎一笑,道:「好,就讓老夫再見識一下你這老道的修為!」

  紅袍老妖手腕一抖,赤魄鞭昂然挺起,好似活物噬向淡言真人,一蓬血雨腥風幕天席地。

  在淡怒真人遇險之時,阿牛與秦柔的處境也不妙起來。

  唐森與兩人激戰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仙圖


  丁原徐徐展開《曉寒春山圖》,一幅古樸雋永的潑墨山水顯露在眼前。

  一直以來,他都在有意無意中,忽略著這幅天陸正魔兩道無數高手窺覷垂涎的稀世之珍,讓它始終沉睡在背後的天羅萬象囊中。

  並非丁原不明白此圖的珍貴所在,只不過他每念及《曉寒春山圖》,總禁不住聯想起自己因它而改變的命運,以及遠在天一閣靜修的玉兒。

  在打開畫卷的同一剎那,丁原心頭浮現起的第一個念頭卻還是:「不曉得玉兒如今怎樣了,以她的聰穎靈秀,他日必能成為天一閣的第一傳人吧,那也正可了了水嬸嬸最大的心願和憾事。」

  他想著想著,驀然一怔,竟發覺不曉得什麼時候起,自己心中對玉兒的牽掛,一點也不遜色於雪兒。

  難道說,這僅止於是兄妹之情,或者緣起於少年時的那段邂逅因緣?以前因為雪兒的關係,丁原從未深入的思慮過,可這時竟不覺有些心亂。

  他啞然失笑道:「我這是怎麼了,亂想這些渾不著邊際的事。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設法參悟《曉寒春山圖》的秘密,否則說什麼也不管用。」

  他平復思緒,定睛凝神,仔細打量起畫卷。

  《曉寒春山圖》所畫景致,顧名思義,乃是春日拂曉山中之景,只見畫中蔥翠孤山之上,羊腸曲徑迤邐蜿蜒,兩旁山色清幽雅致。一道溪澗傍著道路涓涓流淌,浮橋臨水竭盡自然。山路上,每隔一程都築有歇腳涼亭,到得山頂,惟一鬆翠微扎根石中。

  整幅畫卷渾然一體,去盡鉛華,卻讓人身臨其境,如聞鳥鳴泉湧。

  丁原端詳半晌,當然未能瞧出其中蘊藏了什麼端倪。

  不過他深知,蘇真六十年也未參透的秘密,如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