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禁藥 第1季 已 第2季(完) 作者:一根羽毛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其它小說] 姐姐禁藥 第1季 已 第2季(完) 作者:一根羽毛

本帖已經被作者加入個人空間
『我想吃香腸...』




定格外加傻眼「蝦─────────────!!!」飯糰從我手中脫落...


她還是一臉期待,可是我該怎麼跟她解釋「現場沒有香腸,不...等等,好像有一根.........阿──────!!我在想甚麼阿?」


『呣~』她皺著眉頭嘟著嘴,就像個不耐煩的小孩。


『呃...那個...這個,這裡沒有香腸耶...』我拿起袋子在她面前晃了幾下。


她一聽到馬上露出那副快哭的表情,喂~!現在想哭的人應該是我吧?


『呃!等等等等...下次好嗎?下次我一定請妳吃,所以...先別哭好嗎??』總覺得說這句話好像不太好。


『噎噎~嗯....』她緩緩的點點頭,現在的女生會因為吃不到香腸而哭泣嗎?


總算可以安靜的把她餵飽,那個魔女也不知道哪去了?午休時間都快結束了,難不成還要我送她回去?


『那個...妳是幾年幾班阿?』


『呣~二年二班』她天真的說著,真懷疑她是怎麼唸到國中的。


照理說高中部的學生沒有特殊理由不能隨便進入國中部的校區。但...我的確有個特殊理由。而且她還一直挽著我的右手,在經過我們高中部的校區時,有很多視線一隻看著我還有楓。一股不祥的預感又莫名而來,在這些視線中,我看見公主也在其中。我就像做錯事情一樣,拉著楓快速的走向國中部。


「這裡就是國中部阿?」我大約掃瞄了一下,基本上是個安全的地方。


『妳的教室是在幾樓?』


『三~』她又一副天真樣。


我們就這樣繼續前進著,可是這裡的閒言閒語比高中部多『ㄟ~那不就是跟鋼同打架的那個學長嗎?』、『為什麼楓妹妹會跟他在一起阿??』、『對了!今天早上我有看到...』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男人真命苦...」我拿著菜籃,牽著楓跟在魅妲的後面。剛剛騎機車三貼。回家後還得陪她們來買東西。「喂~這應該是女人的工作吧?」


魅妲就像家庭主婦一樣再挑選紅蘿蔔,聽她說要做她的拿手好菜。我實在沒辦法想像會不會出現被馬賽克擋住的料理。


『這個。』她拿著一個看起來比較好吃的紅蘿蔔對著我,意思要我放進籃裡。我只能默默的把蘿蔔放進去。


楓忽然放開我的手,往旁邊跑去『喂!』我就這麼眼睜睜的看她跑掉,我把頭轉向魅妲。


她就像習慣似的瞄了一眼『去把她帶回來。』她視線回到手上的牛排盒上,一邊對我下令。


『‧‧‧‧』我轉過身去。


『她因該在甜食區。』魅達背著我說著。


『唉...』嘆氣...我想除了嘆氣,我也不知道要怎麼樣表達內心的埋怨。


我繞了一下,看見楓蹲在地上一直盯著那包無尾熊的巧克力餅乾。我頭上劃下青線,因為她的眼睛居然在發亮。


我走到她旁邊,她拿起其中一包對著我『要~』啥?她的意思是她想要吧?


我蹲下來看著楓『妳想要這個?』


『嗯!』她把餅乾抱在胸前,天真的笑著。


我實在不忍心拒絕她,可是錢是那個魔女在保管的。看著她可愛的臉,我忽然覺得老天爺一定是蘿莉控。哪有女生可愛到這種地步的?


『那個...我們今天先別買好嗎?』


楓先是震了一下,接著她又露出那副欲哭的臉。她還真厲害,想哭就哭。


『嗚...噎嗯...』看她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呃...那個...』我伸出手來摸著楓的頭。我現在知道,為什麼魅妲她們會這麼放不下她了。我也開始好奇到底在她身上發生了甚麼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呼──』我擦著半乾狀的頭髮從浴室走出來,魅妲還在餵著楓。


『小望,去洗碗。』魅妲命令著。


『嗚...』我板著臉走向洗碗槽。


『你不滿嗎?』她又說


『沒有阿。』奇怪,從放學到現在她一直跟我做對,我到底又哪裡惹到她了?...昨晚嗎?還是今早?...好像都有,我繼續洗著碗。


『有吃飽嗎?』後方聲音傳出來,因該是楓吃完了。


『嗯』


『嗯,先休息一下,等等我們一起洗澡。』


「喀啷!」聽到她這麼說害我手滑了一下。


『喂,可別把盤子打破了。』她一邊說一邊把她手上的盤子端過來,放在我旁邊。


「那妳也別在男生面前說這一類的話阿。」『喔...』


『楓,妳先去放水。』她回頭對楓溫柔的說著。


「為什麼女人有辦法說變就變呢?我想這應該是個連醫學界都無法找到答案的難題吧?」


『好──』楓天真的回答,跑進浴室。


等楓一離開,剩我們兩個的時候。我忽然覺的背後有點冷...魅妲忽然從後面整個把我抱住,那個軟綿綿的感覺再次的緊貼著我的背部。


『咿!』我差點叫出來。


『噓──』她將手指按在我唇前。


『呃...』我心臟又開始劇烈跳動「她又想幹嘛?」


『小望──,你應該要感謝楓喔。』她用很魅的聲音說著。


『甚麼意思?』我盡可能的冷靜下來。


她解開我胸前的幾顆扣子,往旁邊一拉露出了我受傷的左肩。因為剛剛洗澡,所以上面的OK蹦被我撕下來。她也沒說甚麼,直接舌頭從肩膀到脖子慢舔上來。


『嗚!住手!』




『姐姐,好了』楓及時出現。看著魅妲抱著我,歪著頭『呣?』


『馬上來。妳先進去。』她還是沒放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呣啾~」楓拖著長長的唾液離開我的唇,可愛的面容染上一絲絲酷似魅妲邪艷的表情。


蜜汁沿著我的嘴唇流下『哈─哈─哈...』一陣空白襲捲腦袋後,眼前的視線是朦朧的。昨天晚上那種無力到發軟的感覺又悄悄蔓延全身,該死...藥效開始發作了。


眼前的楓含著邪邪的感覺笑著,就像個邪惡的玩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好端端的楓突然就像是變成魅妲的第二版的樣子。而且這種感覺跟昨天的非常熟悉,如果真的要說哪裡不一樣...大概就只有味道吧?...shit!管他酸的、甜的、苦的、辣的。現在有個更恐怖的感覺在門的另一邊。


「喀嚓!」門把被扭開。門並沒有快速的打開,就像演恐怖片一樣。蒼白的玉手,妖豔的撫著門邊。要不是現在開著冷氣,我敢說我不會覺得現在是夏天。還沒看見容貌,令人發寒的奸笑聲率先傳出。


『呵呵呵~』魅妲探出的頭低低的,光源由下往上亮去,整個臉看起來就像個怨恨的女鬼一樣!


『姐姐~』楓回頭,聲音依然很甜。她好像習慣魅妲擺出這種表情一樣。


魅妲輕柔且帶點妖豔的走進來,她臉上的表情就像是一副看不起沒有用的男人一樣「譏魅」。我驚訝的睜大眼,她居然...沒穿衣服!......其實...她只圍了一條粉紅色的浴巾。半乾狀的粉褐色髮絲讓她比平常看起來更妖艷,濕中帶亮的肌膚看起來更性...她舔舔舌頭,帶著魅笑與邪氣往我這邊走過來。她現在沒穿胸罩,所以每走一步她胸前的律動就會跟著晃動...完了...我注意那個幹嘛啊?


『味道怎麼樣?楓。』她表情沒改變多少,撫著楓的捲髮。


『很甜~』楓回頭笑笑的看著我,笑臉中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嗯!哼...』一早,難得我比鬧鐘更早起床。我低頭看著伏在胸前的魔女,還有依偎在另一邊的蘿莉。想著昨晚差點出軌的狀況,不經在心裡嘆了口氣「唉...」


我輕輕將魅妲的手撥開『哼嗯~』她輕輕呻吟了一聲縮進棉被裡,我從棉被裡鑽出來。輕輕的走在床上避免吵醒楓,魅妲有低血壓所以要弄醒她並不容易。我從櫃子裡拿了件制服,在走之前摸了一下楓的頭,她甜笑了一下繼續睡,我則靜靜的離開涼涼的房間。


「啪!啪!」、「啪!啪!」我扭動脖子『呃...渾身酸痛。』我走進浴室開始換衣服,看著鏡子裡的身體,滿是紅點草莓。我背向鏡子看看背部,也是一樣的狀況。SHIT...


我走出浴室,看了樓上一眼。眉頭稍微揪了一下,往大門走去。不知道為什麼?我不想叫她們起床。也許是會覺得尷尬吧?不過會這麼想的大概只有我而已吧?我走到公車牌,好在昨天就把附近的公車路線查過一次了。


在公車上我一直想「等那個魔女到學校後會不會又來那一套啊?」一想到就劃下三條線,身為一個男人卻被一個女人吃的死死的...真沒面子。來到教室卻連一個人也沒有「咦?我太早來了嗎?算了先去吃早餐好了。」


來到了餐廳,讓我想起跟那隻熊貓的衝突。話說這幾天都沒看到他...算了,我也不想看到他。正當我看著早餐看板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聲從我後方傳出。


『學長!』接下來,我只感覺腰被很用力的勒住。


我回頭看著『雅萌?』


她鬆開手,俏皮的擺出軍人的敬禮姿勢『早安。』


『早』我對她輕輕笑了一下。


『嘻嘻。』她很陽光的笑了笑『對了,魅妲學姐跟楓呢?』


『呃...』「八成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醫院裡重重的藥味,被喘的嚴厲的我大大的吸入。我快速的衝到櫃檯詢問,也不管那些在排隊的人。


『請問這裡有沒有一位叫做伊婷楓的患者!』我頓時忘記甚麼叫做禮貌,一心只想著楓現在的處境。


『先生,請排隊好嗎?』護士不忙不亂的回答著我,就好像已經習慣了一樣。


聽到她這麼說,我回頭看著至少有二十個人以上的隊伍「幹嘛啊?哪來那麼多病人?」雖然我知道生病是病人本人最不想發生的事,但心裡還是不爭氣的罵了一句「該死!」


『沒關係,讓他先吧。』


『咦?』我看著我旁邊排在第一位的老先生,慈祥的對著我笑著。


護士視線在我跟老先生的臉上來回一次『我知道了,稍等一下。』她開始翻開病歷表『六樓的治療室,目前還在治療中。』


『謝謝、謝謝您老先生!』我對他們道謝後快速的衝向樓梯,咦?好像有一種叫作電梯的東西?算了,我只知道我跑上樓梯前有一句話從我身後傳出『喂!別在醫院裡跑步!』「誰鳥她。」


我衝到六樓,這裡跟一樓擠沙丁魚狀況差很多。幾乎沒有人,我往前跑去看見被後頭窗戶照射進來的陽光反射的閃閃發亮的粉紅色頭髮,坐在看起來冷冰冰的咖啡色沙發椅上。


『喂!』安靜的走廊上,被我劃破之後是我微微的喘息聲。


魅妲原本是失神的,被我這麼一叫她震了一下。她抬頭時我的心像是被捏了一下,她...在哭......


『小望...』她的聲音沙啞,好像哭過一段時間了。


『妳等一下。』我在這走廊上來回了一便,在醫院裡取水並不是件難事『吶』我把溫開水遞給了她。


『謝謝...』她虛弱的說著,就我眼裡看來她更像病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咦?那是誰的墓碑?


『嗚噎...媽...媽媽...噎噎!』


『小望...下雨了,快走吧。』


『噎噎...爸爸...媽媽呢?』


『......媽媽她...去了很遙遠的地方了。』


『是不是小望不乖所以...噎...媽媽她不要我了...噎噎...』


『‧‧‧‧』


『噎...媽媽...』



啪滋!────────────────────






『喝!』我驚醒。看著流著眼淚的楓,還有握著她的手「Shit...想起不好的回憶...」我搖著頭,用另一支手抹掉自己眼角內的液體,然後從口袋裡抽出衛生紙輕輕撫掉楓臉上的淚水。


對了...這孩子的父親呢?在工作?就算在工作也該來看看自己的女兒吧?母親都來過了父親不來會讓人覺怪怪的。可是她剛剛說的那句話...難道說她的父親已經......


就在我胡思亂想一大堆,時間還是照樣快速流逝。差點想到睡著,魅妲大約在中午正時醒來。


『嗯哼───』她慵懶的伸伸懶腰,輕揉著眼皮『現在幾點了?』她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呆然。


『十二點整。』我輕輕說著。


『喔......楓呢!』她忽然驚覺。


「反應太慢了吧?低血壓的人都這樣嗎?」『還沒醒。』


魅妲走到我旁邊『看樣子應該沒事了。』


『嗯』她的語氣好像恢復原樣了。


她雙手撐著我的肩膀,忽然一個尖尖的東西頂在我頭上『人家餓了。』是她的下巴,我們來算一下距離。她的下巴在我的頭頂,正常女子的鼻尖斜下角約二十公分會有一對發育中的海綿軟體,那個地方...正好在我的脖子上方邊緣。


我現在握著楓的手,所以不敢隨便亂動。臉卻不爭氣的紅了起來『那你就去吃嘛,在說妳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問題一:請用一句話形容眼睛快掉出來,下巴頓時接觸地面。


問題二:女人跟女人接吻是否等於美好事物加上美好事物?




從我手的掉落的購物袋,裡面的罐裝咖啡滾了出來。魅妲正抱著看起來已經醒過來的楓,兩個人第三次的在我面前擁吻。只見她們吻的很投入,臉上染上淡淡的粉紅,完全無視我的存在。


唾液從楓的嘴邊流下,魅妲睜開眼看見我回來便拖著絲液離開楓的唇『唷~回來啦。』她用慵懶的眼神看著我。


『‧‧‧‧』我無言,彎下腰去檢起袋子還有我那罐不便宜的咖啡。


『哥哥!』


我一抬頭,楓馬上跳下床跑過來一把抱著我。我目前還是狀況外,我抬頭看著魅妲,她似乎也被楓的行為給莫名的聳聳肩。


『嗚...嗚呃...』楓在我懷裡哭了起來。


『呃...怎麼了?』我彎下腰來看著雙手輕撫在眼角前的楓。


『嗚...今天...我早上發現...噎...哥哥突然不見了...我好害怕...』楓一邊哽咽一邊抹掉紅紅的眼角邊溢出的眼淚。


魅妲擔心的臉,是我第二次看到「是我害的,可是...就只因為我早上先走?」這令我百思不解。




『因為...爸爸...爸爸他也是...就這樣一去不回了...』




「喝!」這句話...在我心裡狠狠的撞了一下...魅妲聽見這句話後也是睜大她那雙魅眼。


我緊緊握了一下拳頭,在內心裡咒罵了一下自己。隨之,我鬆開手抱著楓。


『......對不起...』


『哥哥...哥哥...哥哥...』楓一邊呼喚著稱呼為哥哥的我一邊流眼淚。


魅妲她的表情雖然在笑,可是...她腦子裡疑問說不定比我還多。


『妳餓了吧?來吃東西吧。』我輕撫著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後天,楓順利的出院了。魅妲跟楓的母親商量過了,要繼續讓楓跟我們一起住。我本來以為經過這次,魅妲的脾氣會稍微好轉一點。但...多虧楓的父親,讓我的價值又被貶低了。


一樣的騎車上學,不同的是變成了三貼。如果我在不去買一台機車,哪天可能真的會被開罰單。


『哥哥~』


『嗯?』


『中午見~』楓天真的笑著對我揮手。


我輕笑著也對她揮手,看著楓離去的背影。我心想「有哪個男人忍心丟下這麼可愛的女兒啊?至少我不會。」要是讓我知道她父親是誰我一定踹死他!


魅妲靜靜的走過我身旁沒有說半句話,令我心中的怒火頓時被沖淡。我瞇著眼看著她那副不像十六歲身材的背影,自從她說「你們男人,果然是下流的生物。」之後的兩天,她幾乎沒跟我說上幾句話。



『嘿!早啊。』一個力道拍在我肩上。


『喔,阿杰。』


『怎麼啦,這麼鬱悶的樣子。』


『呃...還好啦。』我繼續看著魅妲的背影。


『嗯?』杰也隨著我的視線瞄去『喔~有人思春囉~』杰一臉賊樣。


我紅著臉『你媽啦!』我用手肘推了他一下。


『哈哈,不過你不是都說那個魔女很煩嗎?』


『是有點啦...可是這幾天她幾乎不太理我。』


『你覺得不太習慣?』


『...多少有吧?』


『根據醫學報導指出...』杰推了一下他的黑框眼鏡。


『啥?』他幹嘛扯到醫學去了?


『人類的虐待頃向偏百分之十五,被虐頃向約百分之十八。被虐偏高~』杰就像醫生一樣說著。


『‧‧‧‧』我瞇著眼『請問一下那個醫生在哪高就...』


『就、在、你、旁、邊~』他手指比著自己。


「啪!」我一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有些女人,明明就是喜歡對方,可是卻硬要等對方開口。雖然說給女人面子是男人的義務,不過當你是旁觀者的時候你只會覺得...這兩個傢伙真是急死人了!


『對了,望。』杰推了一下眼鏡。


『嗯?』


『伊婷楓的狀況如何?』


『喔,她昨天剛出院。已經沒事了。』


『什麼!』一旁的阿發突然吼了出來,害我跟杰嚇了一跳。鴻展只是稍微看了看他。


阿發跑過來揪住我的衣領『你們說的伊婷楓,該不會是國中部二年級的那個伊婷楓吧?』


我被阿發的舉動嚇到了『對...對啊,怎麼了嗎?』


阿發放開我的衣領,轉過身去開始自言自語『她可是蘿莉中的極品啊,外型像洋娃娃。個性呆呆的又有點「ㄏㄢ」,在學校內不管是男性支持者或是女性支持都居多。你知道嗎...要是能被她叫一聲「哥哥」我想我這輩子就沒有白活啦!.....(後略)』


『他...還好吧?』我看著還在長篇大論的阿發,小聲的對阿杰咬耳朵。


『嗯...他只要遇到有關於正妹話題就會進入「正妹模式」。』剛剛也被發嚇到的阿杰現在也只是搖搖頭的說著,看樣子之前也發生過。


『正妹模式?Whit is that?』


『就收集資料方面,阿發說不定比我還利害...』阿杰板著臉。


『怎麼說?』我瞇著眼。


『他有辦法在半徑五十公尺內掃描到他想看的女孩,只要是有關於校內哪個正妹的消息他都非常了解。名字、身高、體重、生日、三圍、習慣、個性...等等,就某方面而言是個調查高手。』


我聽到一半的時候就已經快聽不下去了「他是雷達嗎?不過我還滿想知道魅妲的體重的,應該可以拿來威脅她......算了...我還想活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