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隋 作者:老茅 (已完成)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逆隋 作者:老茅 (已完成)

逆隋 作者:老茅 (已完成)

第一章禍福相依

  
  這是在中國沿海的一個小城市,這里每天都燈紅酒綠,尤其是到了周五晚上,無論是大小酒樓幾乎都是爆滿,辛苦了一星期的紅男綠女們,涌進各種消費場所,吃、喝、嫖、賭,盡情的享受人生。

  換在平時,對于那些高檔場所,楊天只有羨慕的份,偶爾進去一次,也是陪著領導的小兵一個,只能干些陪酒的工作。

  今天楊天終于揚眉吐氣了一把,成了一回主角,請了十數人進入一家三星級酒樓,連開了兩桌。

  哦,差點忘記了,楊天是一個保險推銷員,雖然進的是一家國際性的大保險公司,但絲毫改變不了他窘境的生活,在保險公司,一切都靠業績說話,你干得好,自然可以捧你上天,工資,獎金可能是同年齡人的數倍,數十倍;干的不好,對不起,或許維持基本生活都成問題。

  楊天畢業于國內的一所三流大學,隨著國家的擴招,這樣的三流大學畢業生到處都是,找工作難予上青天,只有保險公司用人不挑惕,管你是應界畢業,有無工作經驗,只要你想進就能進去,他們信奉剩者為王,進來多少人不管,能留下來的才是精英。

  楊天在畢業無所事事數個月后,終于鬼迷心竅的走進了保險公司的大門,他在這家保險公司兩年了,在保險行業算是老資格了,卻并沒有成為剩者為王的一員,只能勉強維持生活。

  別的同學在找到工作后,經濟上多多少少比他寬余許多,換了別人,在保險公司呆上數月,看到不行早就另尋高就了,楊天并不是沒有退縮過,只是他從小就有一個犟脾氣,一件事沒有做好,死活不愿放棄,就這樣不淡不咸的在保險公司做了兩年,有時還要別人接濟才能過下去。

  這個月,楊天終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隨公國府

  三月三日天氣新,長安水邊多麗人。

  現在正是長安的三月,到處春光明媚,柳絮隨風飄舞,青草發出尖尖的嫩葉。此時長安街頭卻沒有什么麗人,反而是兩幫人正在劍拔弩張,周圍的人都避得遠遠的,生怕遭受池魚之殃。

  一個相貌俊秀,二十歲上下,穿著一身綢緞,肩上還披著雪白狐皮的青年正在馬車上大叫大嚷:“哪來的兔崽子,見到本國公的馬車也敢不讓。”

  “讓路,讓路。”青年一說完,數名惡仆頓時將鞭子向前面甩去,空氣中發出噼哩啪啦的響聲。

  對面一輛華麗的馬車上站著兩個不到十歲的男孩,這兩個男孩一身富貴氣,腰間佩著上好的羊脂白玉,穿著一點也不輸于那個自稱國公的青年。

  “阿摩,要不咱們讓一讓。”大一點的男孩道。

  “哥,不能讓,他不過是一個憑家世混的國公,比咱們爹爹差遠了。”年齡更小一點的男孩反而更加強勢,見自己的護衛被對方的仆人用鞭子抽的后退,大喊道:“沖上去,打。”

  兩撥人頓時在街中打成一團,仿佛街上流氓斗毆。

  “抽他,給我狠狠的抽。”

  “打,打死了有老爺撐腰。”

  雙方的主人都站在馬車上為自己的隨眾鼓勁,那名青年的隨眾雖然手上持鞭子,卻不是兩個男孩赤手空拳的護衛對手,漸漸的青年的手下反而被逼得步步后退,有幾個人還倒在地上大聲呻吟。

  “飯桶,一群飯桶,平時白養你們了。”青年氣得跳腳。

  “好,打得好,回去重重有賞。”相反,那兩個男孩卻是在馬車上喜笑顏開。

  青年大怒,惡從膽邊生,跳下馬車,從地上拾起一塊石頭,向那個叫得最響的男孩砸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隨公國府下

  良久,許胤宗才放下把脈的手:“國公,大公子可能是傷到了腦袋,才導致昏迷。”

  “對的,對的,大哥就是讓宇文實那小人用石頭砸中了腦袋才昏迷不醒。”地下的男孩跪在地上半天,雙腿早已麻木,這時聽新請來的大夫說出大哥的病因,連忙插嘴,揉了揉膝蓋,就想從地上爬起來。

  “你閉嘴,跪著。”普六茹堅大聲向男孩喝道,“若不是你調皮搗亂,你大哥又怎會昏迷不醒。”

  男孩將目光望著國公夫人獨孤氏,淚水漣漣的叫道:“娘。”

  這聲叫得回腸蕩氣,獨孤氏一向寵愛這個兒子,心中一軟,剛要叫他起來,隨國公已插話道:“別管這個畜生,睍(念xian四聲,與現同音)地伐被他害的生死不知,讓他跪著反醒反醒也好。”

  提起大兒子,獨孤氏頓時不再理會小男孩,她雖然寵愛二兒子,床上躺著的睍地伐畢竟也是她的親生兒子,轉向許胤宗問道:“許神醫,吾兒傷到腦袋,會有什么危險,睍地伐什么時候才能醒來?”

  許胤宗搖了搖頭:“夫人,這要看大公子的運氣,或許什么危險也沒有,大公子醒來就沒事,或許……”

  “或許怎樣?”國公夫婦頓時緊張起來。

  “或許大公子醒來后會忘記一些事。”

  “那還好。”獨孤氏心想這也沒有什么大不了。

  許胤宗不敢說床上的男孩還有可能智力受損,變成一個白癡。他頓了頓,道:“國公,夫人,還有一種最嚴重的情況,那就是大公子再也不會醒來。”

  獨孤氏的心中頓時一緊:“許神醫,再也不會醒來是什么意思?”

  許胤宗安慰道:“夫人別急,這是最壞的情況,老朽定會盡力將公子救醒。”

  獨孤氏整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舒醒上

  楊天輕輕的睜開眼睛,腦中一片模糊,搖了搖頭,終于記起與同事一起喝酒,剛出酒店就遇到車禍之事,原來我還沒死,楊天心中頓時涌起了一股喜悅,我就知道老天爺不會如此收我,剛剛才發了一筆財,又有了女友,就這么死了,那老天爺也太過缺德了。

  他轉頭向外面看去,一個女子正趴在他的身邊睡得香甜,楊天不由嘴角露出一絲笑意,羅倩這個女孩真是不錯,一直守候在他身邊。

  只是當他的眼睛抬頭往上時,頓時眼睛越睜越大,這張床居然是紅木做成,床項上面刻滿了各種飛禽走獸,他連忙向外面看去,床正對面是一片木閣做成的窗戶,窗戶上用厚厚的紙封著,此時窗戶緊閉,窗戶的墻邊掛著一張長弓,長弓的旁邊還有一把帶鞘的長劍,劍的另一邊,還有幾張動物的皮毛,從花紋上看,分明是老虎皮和熊皮。

  楊天呻吟了一聲,我這是哪里,莫非住到了一個偷獵分子家里,這個偷獵分子還喜歡復古。他連忙向床邊躺著的女子看去,心中已經懷疑這個女子也不是羅倩了,果然,一看到這名女子的發式和身上的穿著就知道不對,這名女子雖然伏在床上,但她頭上高高盤起來的頭發還是看得清楚,身上穿著一件絲衣,絕不是后世的式樣。

  楊天大吃一驚,連忙伸手推了一下那女子:“醒醒,醒醒,這是哪里?”

  那名女子睡的不深,楊天一推就被驚醒,見到楊天醒來,大喜:“謝天謝地,睍(xian)地伐,你總算醒了。”

  楊天突然尖聲叫起來,他已看清自己的手,細皮嫩肉,這哪象一個成人的手,分明是一個小孩的手。

  楊天一叫,倒把那女子嚇了一跳,她連忙向楊天抱來,嘴里輕輕道:“睍地伐,別怕,娘就在你身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舒醒下


  許胤宗只是搭了片刻就放下了楊天的脈門,含笑道:“無妨,令公子只是身體稍虛,補一補就好了,這幾天多熬點稀飯給他食用,老朽保準過不了十天,令公子就可以活蹦亂跳。”

  楊天看著許胤宗紅潤的面容,怎么看都不象超過三十歲,心中大大鄙視了一番:“別以為留點胡子就可以裝老,此人莫非是庸醫,唉喲,不好,剛才聽說自己這具身體昏迷了十幾天,莫非就是給他治的留下后遺癥,自己才莫明其妙的附身上來。”

  獨孤氏瞧著楊天不言不語,怎么也不象沒事的樣子,只是許胤宗連續十幾天施針,兒子才會醒來,獨孤氏對許胤宗的醫術已極其信任,只得點了點頭。

  許胤宗看出了獨孤氏的疑慮,離開楊天床邊一段距離,向獨孤氏召了召手,獨孤氏連忙來到許胤宗旁邊。

  許胤宗輕聲的道:“夫人,老朽先前有言,令公子醒后有可能忘事。”

  獨孤氏想了想,點頭道:“不錯,神醫是有說過。”她心中一震,“難道吾兒……”

  許胤宗道:“多半是了。”

  “這該如何是好?”獨孤氏頓時急的團團轉,她以前怕兒子醒不來,只要能救醒兒子便什么也不在意,此時兒子醒來,聽到有可能將以前的事忘了,又著急起來。

  許胤宗道:“這只能慢慢調治了,最好多讓令公子到熟悉之處走走,或許能讓令公子慢慢好起來,如今令公子已經好了,府上也用不著老朽,老朽在府中打擾了十多天,也該告辭了。”

  明明是國公府求著將許胤宗留下,倒說成他自己打擾國公府,許胤宗剛才看楊天的樣子,生怕有著什么后遺癥,若是成了白癡,他可無能為力,只好打著脫身的主意。

  獨孤氏卻沒有那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兄弟上


  楊天躺在床上,無聊的打量著床頂的各種雕飾,心里盤算著這張床如果運回去能值多少錢。

  他的身體接連躺了十多天,確實是虛弱之極,下床剛走了數步就覺得手軟腳軟,只好重新躺下,獨孤氏連續守候了兒子十多天,在兒子醒來之后,雖然得知兒子失憶,只是神智清醒,放下心來,頓時身體的疲憊再也擋不住,只得暫時離開兒子休息。

  不過,獨孤氏仍舊不放心兒子,將身邊的兩個貼身婢女留了下來,此時兩個婢女正坐在離床不遠的地方,睜大著眼睛看著楊天,大公子將前事忘了的消息兩個丫環多少也有耳聞,此時都好奇的想看看大公子和以前有什么不同。

  楊天最大的愿望就是快點了解現在的處境,只是身體卻不允許他自己隨意走動,只能從旁邊的人身上慢慢套話,剛才面對獨孤氏楊天不敢輕舉妄動,一個母親最了解自己的孩子,他雖然裝傻,萬一被察覺就遭了,何況,從獨孤氏處理事情雷厲風行來看,就知道是個精明的女人,楊天并不敢冒險。

  眼前的兩個丫環是一個適合套話的角色,楊天將望向床頂的目光轉向兩個丫環身上,兩個丫環都是穿著短襦,下身著緊身長裙,裙腰高系,并以絲帶系扎,給人一種俏麗修長的感覺,楊天暗贊,以這兩個丫環的姿色都可以和明星媲美。

  他看左邊的那個丫環向他低頭淺笑,連忙召了召手,那個丫環連忙上前問道:“少爺有何吩咐?”

  楊天微笑著問道:“姐姐叫什么名字?”

  那個丫環頓時格格的笑起來:“原來少爺真忘記了前事,不過,少爺可不能叫我姐姐,少爺的姐姐可是太子妃。”

  楊天心中頓時大喜,自己的姐姐是太子妃,那么自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兄弟下

  楊天“唔”了一聲,雖然這個弟弟長得可愛,他現在的身體也是小孩,但以他成年人的閱歷根本不愿答理一個小屁孩。

  阿摩這些天過得非常難受,倒不是擔心大哥的傷,只是以前他都是家中的重心,自從大哥生病以來,連一向疼他的娘親都天天到大哥房中照顧,父親更是連著責罵他好幾次,還首次將他禁閉在府中,哪兒都不許去,

  如今總算好了,大哥醒來,他又可以恢復到從前,每天可以帶著家仆出去,出了事還有大哥頂著。

  “哥,明天一起出去,好不好?”見楊天不理他,阿摩自顧自的爬到楊天的床上,搖著楊天的手臂道。

  楊天剛剛睡醒,倒是不想再睡,只是見這個小屁孩自顧自的爬上他的床,心中不悅,喝道:“下去!”

  阿摩一愣,哥哥以前從來沒有過么跟他說過話,只是看楊天表情嚴肅,不象開玩笑,還是將伸到床上的手腳收了回來,嘴一撅道:“哥,你怎么啦。”

  看著這個二弟清秀的小臉蛋上翹著的嘴,好象自己做了天大的錯事一樣,楊天淡淡的一笑:“沒什么,我只是不習慣別人到我床上。”

  阿摩愣愣的看著這個大哥:“哥,你變了。”

  “是嗎,人長大了總是要變的。”楊天突然想起自己還有許多問題沒有解答,眼前的這個小屁孩不是正送上門來嗎,問他什么不可以,頓時換了一幅笑容:“那你說說,我以前是怎樣的?”

  阿摩這才想起好象大哥把以前的事忘了,連忙道:“大哥從來不會大聲喝斥我,我喜歡的東西都會讓給我,我出去做了什么爹娘生氣的事,大哥都會替我瞞著,還有……”

  楊天聽得大汗,自己這具身體以前的主人還真是一個好哥哥,可惜現在換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恢復上

  許胤宗看著這兩個婢女不忍,道:“國公大人,也不一定是人刺激到大公子,有可能物品也會刺激到大公子。

  阿香和阿蘭到底是獨孤氏的心腹之人,查無實據她也不會隨意處罰,遂道:“你們起來吧,那羅廷,你快嚇壞阿摩了。”

  阿香和阿蘭連忙站在一邊,普六如堅奇怪的望了二兒子一眼,卻并沒有多想,他此時的精力都放在楊天身上:“神醫,你看是什么物品會刺激到吾兒。”

  許胤宗道:“這很難判斷,只有從大公子平時害怕的東西推斷,有可能是一種動物,也有可能是一件物品,這還要請國公和夫人回憶一下,令公子平時最害怕什么?”

  若是楊天此時清醒,肯定會佩服許胤宗,他既然能將精神方面的疾病也說得頭頭是道。

  國公夫婦都是皺著眉回想了半天,大兒子不如老二聰明,可是穩重,也有點循規蹈矩,至少夫妻兩人現在對這個大兒子還算滿意,從來沒有發現大兒子有過特別害怕的東西。

  “來人,把房中的所有東西都搬走。”普六如堅一聲令下,頓時涌進來數十個仆役,將房中的所有大小物什都開始往外搬,尤其是墻上掛的長劍和各種獸皮,一會兒,整個房間除了必要的家什,搬得干干凈凈。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誰也不知道楊天究竟受到了什么刺激,一下子變成了這幅模樣,獨孤氏不放心兒子,命令阿香和阿蘭兩人必須日夜守候在楊天身邊,有什么時候情況必須隨時報告,許胤宗也被強留在國公府。

  國公府上下搞得人心惶惶,其實楊天睡過一晚就回復過來,他做保險推銷員時,神經早已練得百折不繞,鮮卑人又怎樣,看這房屋,這說話,還有這飲食,不都和漢人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恢復下

  整個國公府分成三重,楊天所住之地屬于國公府的最后面一重,他的幾個弟弟除了阿摩和他同樣住在這里外,其余三人離父母住得更近,楊天和阿摩都有一個獨立的小院,其間還包括有數名下人,因兩人都還沒有成年,這些下人也歸國公府統一調管,權力掌握在女主人獨孤氏手上。

  楊天生病的這段時間,先是獨孤氏親自照顧楊天,接著又指派阿香和阿蘭兩人照顧,所有人都不準接近楊天,因此今天楊天出來才第一次見到他院子中的下人,有兩對專門做粗活的夫妻,負責院中的打掃和擦洗之事,還有一個花匠,二個護衛。這些人見到楊天都連忙彎腰問好。

  國公府占地數公頃,走上一圈要大半日,楊天走完一圈已是累的氣喘息息,他的身體雖然好了,但一下子走路太多到底不適應,阿香看著他,擔心的道:“少爺,我們回去吧。”

  楊天卻不想馬上回去,問道:“阿香,父親大人的書房在哪里?我想去看看。”

  阿香搖頭道:“少爺,國公大人的書房可是重地,沒有國公大人的允許我可不敢帶少爺過去。”

  楊天沒想到要看個書還有這么難,可是要等這個名義上的父親回來只有快到晚上的時間,楊天只得尋了一處假山的地方,靜靜的坐下,看著假山映在池塘中的倒影發呆。

  國公府不但有花園,有假山,還有池塘,單是這個池塘就要占地數畝,池塘旁邊植滿了柳樹,此刻柳樹上長滿了柳絮,微風一吹,柳絮紛紛飄入塘中,偶有一條魚在水面上露出頭,吞吃了一只從柳樹上掉下來的毛毛蟲,又飛快的鉆入水中,在池面上蕩起一圈漣漪。

  楊天現在的感覺就象是掉在水面上的毛毛蟲,來到這個陌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十章入學下


  楊英到底小了二歲,練起武來自然遠遠不如楊天,楊天現在舞起劍來呼呼生風,不知為什么,楊天一劍在手時,不知不覺就會使出以前楊勇學過的劍法,一通下來,楊天只覺得酣暢淋漓。

  教楊天武藝的是護衛元威,元威是元胄的弟弟,兩人據傳是北魏拓跋王朝的后裔,元胄武藝高強,英勇善戰,已是貴為將軍,每次作戰,元胄必護于楊堅之前,回到朝中,元胄則以隨國公的護衛統領自居。

  元威剛進隨國公府不久,楊天出事后,元胄深感楊府的護衛力量不足,他自己要隨時跟著楊堅,就把自己的弟弟從軍中也召進國公府,充當起楊天的武學老師,其實也是作為楊天與楊英的護衛。

  元威的武藝無疑要比楊勇以前的護衛高上許多,而且他在戰場上殺過數十上百人,身上自有一個殺戳之氣,楊天第一次和元威見面,就被他身上的殺氣鎮住,連動都不敢動一下,楊天所處的可是一個和平年代,連軍人也沒有染血,哪見過那種從戰場中下來視人命如草芥之人的眼神,楊堅也殺過人,可是他的眼神望著楊天,多是帶有慈父之情。

  幸虧元威的眼光只是掃了一眼就變得柔和許多,依楊天定下神后的猜測,那一眼只是元威給他的一個下馬威。

  楊英看著楊天長劍舞動的耀眼生花,心中大為羨慕,可惜他只能拿著一把木劍做做樣子,金屬的劍他還拿不動。

  “好。”見楊天收勢,元威也忍不住贊了一聲,從他教這個大公子第一天開始的手忙腳亂,到現在的行云流水,元威真的不相信一個少年短短十余天能進步如此之大,可這一切都是在他眼皮底下發生的,也不由不他信。

  大公子以前練過武藝他是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