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侯再生 作者:知宇之樂 (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39 1234
發新話題

桓侯再生 作者:知宇之樂 (連載中)

桓侯再生 作者:知宇之樂 (連載中)

第一卷 初回漢末成張飛  第一章
  東漢,建安五年,豫州汝南郡古城縣。正是六月時份,正午的太陽似火般毒辣,曬的人煩躁不安。縣城的大道上行人無幾,誰也不願在如此天氣下出來做事。唯有道旁大樹上幾隻知了大聲的叫嚷著,刺耳的聲音弄得人昏昏欲睡。

  日漸殘破的古城縣衙中,忽見幾名軍士抱頭鼠串而出。一名年紀較輕的軍士臉面與身體上明顯有被鞭抽的傷痕。這幾人垂頭喪氣來到縣衙旁不遠的一處茶社,找了張大桌坐下。一個年紀較長的軍士沖茶社老闆娘嚷道:「許家大嫂,來兩壺涼茶。真他娘的熱死人。」

  「二牛,你小子真是不要命啦,竟然在將軍面前提那個人的事…今天只被將軍抽了五鞭子,已經算你運氣了。」年長軍士轉頭對挨打的年輕軍士阿牛道。

  年輕軍士張二牛歎了口氣,忍痛摸了摸身上的傷痕,不由被辛辣的痛感刺得眉頭一皺,卻沒有言語。

  這時,茶社老闆娘許大嫂已拎了兩壺涼茶走了過來,看清張二牛模樣,不由取笑道:「又被將軍抽了鞭子…你們三天兩頭挨頓鞭,身子骨快成鐵打的了,趕明要是上了沙場刀槍不入,那可就威風了,咯咯…」給幾人倒上茶後,又正色問道:「今兒個又咋的了?張木頭,你說說…」

  那名年長軍士名叫張林,但常被同伴喚做「張木頭」,被許大嫂問起原由。也不著急,拿起碗涼茶一飲而盡,慢慢說道:「今天探哨的兄弟傳來消息,說是我們將軍的兄長,關羽關二將軍在投了曹操奸賊後,近日竟幫助曹賊斬了袁紹大將軍的先鋒大將顏良。將軍正在喝悶酒時,二牛兄弟直呼呼的就把信兒報了上去。將軍立時就紅了眼睛,砸了酒罈,一頓鞭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初回漢末成張飛  第二章
  古城北門外,張飛縱馬飛馳,不多時,已來到城北五裏的石山上。張飛飛身下馬,從馬身上拿下兩個巨大酒袋,又將掛在馬側的一杆頭部九曲成蛇狀的長矛取下,用力戳在地上。隨後一拍馬背,道:“老夥計,自己去溜達會兒。”那足有常人一人半高的純黑色巨型駿馬似乎頗通人性,聽了話後甩了甩頭,打了呼哧,慢慢走開。

  張飛拿著酒袋緩緩走到一塊大石前坐下,將兩只酒袋放在石頭上。然後拿起一個酒袋,解開系在袋口的繩索,舉袋往口中猛灌一口。楞楞的遙視遠方,眼前又似乎回到了那個桃花繽紛的日子。

  張飛閉上虎目,面容浮出微微的笑容,腦中回憶起當年景象:那年正是黃巾作亂,自己在老家涿郡城牆的榜文前,初次看到劉備。從沒有想過一個人會看上去如此落魄,更沒想到一個落魄的人眉宇間仍會有那種氣質,那專注的、無奈的、充滿感情,而又空負大志的一雙眼神!從那一刻起張飛就知道自己一輩子就服這一個人,于是他散盡家財隨著大哥轉戰南北。也是在那一天,平素自負神勇無敵自己,竟然又遇到了神勇不輸于己的二哥。

  這麼多年來,自己與大哥、二哥幾乎形影不離,從征戰黃巾到討伐董卓,從救援徐州到擊滅呂布,三兄弟何曾有過片刻分離。但今時桃園結義的三兄弟竟然天各一方:大哥下落不明,生死不知;二哥竟然投奔了最大的仇敵——國賊曹操。“不願同年同月同日生,但願同年同月同日死”,當初的誓言他——難道都忘了嗎?

  思及此處,張飛臉上不由現出悲憤的神情,緩緩睜開那蒼涼寂寞的雙目,舉起酒袋一陣猛飲,轉眼間一袋烈酒已被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初回漢末成張飛  第三章
  “身體到底怎麼回事,一動都不能動,好難過,好象要死了一樣,連眼睛都睜不開了,難道我真的被電死了嗎?誰能來救救我?”

  一只溫暖的手搭在我的手腕上,旁邊傳來一聲清悅動聽的男聲:“大夫,將軍的病情如何了,可有好轉?”

  “恩…,孫大人,若是常人受了這樣的傷恐怕早就熬不過去了,但也許是將軍大人身體格外健壯之故,竟然比前幾天大為好轉,痊愈並非不可能啊”

  這位孫大人聲音中帶著喜悅問道:“那何時能夠蘇醒?”

  “大人不必擔心,按我開的方子每天服藥,十天半月內將軍必然便能醒來。”

  孫大人欣慰的說道:“如此甚好,我送大夫出去。你們幾個好生服侍將軍,如有差池,唯你們是問!”

  “是,大人”似乎是幾名女子在應答。

  “到底是怎麼回事……”聽完這段對話後,疲倦不已的我又再次昏睡過去。

  又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我再次從昏睡中醒來,只覺得身上的疼痛無力感已消除不少,緩緩的睜開雙眼,張望了下周圍,竟然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古色古香的房間之中,可以肯定的是這不是我熟悉的任何一個地方。勉強著從床上撐起身子,仔細把這間房子打量了一番,心中充滿了疑惑,整個房間好象以木質結構為主,窗戶竟然好象是用一種粗紙蒙著,房間裏看不出絲毫現代文明的痕跡,沒有電燈,沒有電視,沒有……總之跟家庭電器什麼的一件也看不到。甚至玻璃之類的東西都看不到一件。

  “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我怎麼會在這裏呢?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用手輕輕的敲了敲頭,試圖回憶起什麼來。

  想了好一會,慢慢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初回漢末成張飛  第四章
  大夫也很意外,斟酌了片刻,回道:“以小人愚見,將軍大人似乎是得了失魂之症。”

  “那如何可以醫治?”

  “此症非常罕見,若仔細加以調理或可望有助恢複。大人另可著人與將軍細說平日之事。”

  “失魂之症?——大概說的就是失憶症吧。”我心中想到,不過也好,今後不管有什麼事我不知道,都可以用這個借口回答了。

  “看來只得如此了!”

  孫大人吩咐屋中眾人先行離開,自己搬了張圓凳,在我的床前坐下。看著一臉迷茫的我,歎了口氣,說道:“將軍,您還記得自己是誰嗎?”

  我當然記得我是誰,但關鍵是你認為“我”是誰,算了,還是裝糊塗吧!我搖了搖頭。

  “那公佑先將一些重要的事告訴將軍:如今乃是建安五年,我是將軍軍中參謀孫乾,表字公佑。將軍您姓張名飛,表字翼德,是幽州涿郡人。將軍有兩位兄長,一位是當今皇叔、左將軍劉公玄德,另一位是……”孫乾有點猶豫,似乎不太願提及此人。

  “關羽關雲長!”我脫口而出。

  孫乾聽後,滿臉震驚,急忙問道:“將軍,您還記得這些事了?”

  廢話!我當然記得,但不是你所說的那種“記得”,作為一名中國人,誰會不知道名傳千古的桃園三傑。…但是,我、我……我竟然就這麼莫名其妙的成了三傑之一的、勇名震古今的三國一代神將張飛,那麼原本真正的張飛到底怎麼了?

  “將軍,將軍…三將軍,你又記起來了嗎?”孫乾神色焦急的問道。

  “還沒有”,我楞楞地搖了搖頭,腦子裏面一片空白。

  “那您怎麼還記得關將軍呢?”

  我沒有立刻回答,只知道兩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初回漢末成張飛 第七章

  上陣殺敵這件事,如同一座大山一樣重重的壓在我的心頭,雖不願去想,但又始終無法逃避。


  不勝煩惱之下,我步出了房門,在這個略顯破舊的古城縣衙中四處走動,一邊散心,一邊就當熟悉一下環境。這麼多天來,我還從來沒有出過臥房門。一路上,遇到不少在縣衙前後忙碌的士兵、侍女,看到我,他們都恭敬又不失親切的向我問安。事實上,原本曆史中的桓侯張飛也並非完全就是一個“暴而無恩”之人。對待百姓,張飛及其麾下的軍隊可以說能做到秋毫無犯,因此老百姓對張三爺是相當尊重的,在張飛死後,蜀中上百座桓侯廟以及綿延千載的祭祀香火便是明證。而即使對待手下士卒,平日裏張飛也是相當不錯的。但是一旦張飛飲酒,尤其是酒醉之後,脾氣就會變的異常暴躁,被後人詬病不已“毆打士卒”的事情就會時常發生。


  慢慢的我已經溜達到了縣衙後院。忽然間,聽到有人在大聲叫喚


  “快快……,拉住它!”


  “不行啊,它力氣太大了,根本拉不住啊!”


  “趕快拿些它喜歡的豆子來……哎呀,撞死我了,這頭死畜生!”


  “多叫人來幫忙……”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還真是令人好奇。尋著聲音,我走了過去。


  眼前的景象讓我看的有點目瞪口呆,三、四個軍士正試圖制服一匹巨型駿馬。我敢說,我從來沒見過如此高大神駿的一匹馬,以前在我那個時代,電視、電影裏我也見過不少馬,現實生活中也曾經騎過一、兩次馬,但是眼前這樣的一匹馬簡直已經超出了我的想象,僅馬身就要高于一個正常成年男子,足足有1米8,再算上馬首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初回漢末成張飛 第八章

  古城縣衙大堂上,孫乾面容焦慮,與幾個軍中小校商議著突發的軍情。


  “城外約有多少賊軍?”孫乾問道


  當中一名年齡較輕的校尉許尚略微思索了一下,說道:“依下官估計,城外賊軍人數在兩千人以上”


  “是三千六百人,多或少應當不會超過五十人!”另一名校尉林豹肯定地說道,此人年齡四十上下,但因久經戰陣的原因,已經滿面風霜,而右邊臉頰一道兩寸余長的傷疤尤為令人側目。


  聽了林豹的話,其他人都非常訝異。孫乾奇道:“林校尉何以得知是三千六百人?”


  林豹淡然一笑:“方才我在城頭巡視了一翻,注意到城外賊軍共分為六‘小方’,每方應是六百人左右,如此推算出賊軍應是三千六百人。此賊軍所用乃是以前黃巾賊軍治軍之法,我以為定然是黃巾軍余孽。我曾經跟隨將軍征討黃巾賊軍兩年有余,故而熟識。”


  聽了林豹的解釋,眾人恍然。但是隨即不由得憂慮起來。


  足有三千六百人的一支賊軍!或許在三國時代,這三千六百人根本就算不得是一支龐大的軍隊,諸侯群雄間征戰不斷,動用的軍隊動不動就是上萬人,甚至幾十萬人。但是,就以這三千六百人的賊軍,對于古城這個小縣而言卻是非常致命的。因為城中守軍總共不過……五百余人!就這五百人的軍隊還是幾個月前徐州之戰(注:公元200年,劉備從許昌曹操處逃離後,曾短期占領徐州,但又被曹操親自率領大軍攻破。劉備三兄弟也在戰亂中失散,劉備投奔袁紹,關羽為保護大嫂而投降曹操,張飛則帶領殘軍逃到古城)中張飛好不容易才保存下來的,在占據了古城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初回漢末成張飛  第九章
  天色已近黃昏,夕陽緩緩落下,余暉血紅。古城城外一片肅殺之氣,略顯殘破的小城已然被一支軍隊團團圍住。陣前,一名三十來歲、青盔青甲的大漢躍馬橫刀,來回走動,左手直指城頭,囂張無比地罵城叫陣。


  “城上狗官,汝等不降不戰,卻待如何?誰敢下城與我一戰,若能勝我一招半式,我願退軍饒過爾等。可有人敢與我一戰,可有人敢與我一戰……”


  城樓上,眾人面色激憤,校尉許尚怒道:“好大膽的賊子!將軍,請准我出城與此賊一戰,我定要斬此賊首級獻與帳下。”


  我初次經曆古代戰陣,對這戰場 殺是陌生的很,實在是不知如何是好。不由得朝孫乾望去,他看我詢問的目光,點了點頭。看來是要讓許尚出戰!


  “好,我准你出戰。切記,莫要大意!”


  “得令!”


  城外,賊軍首領叫罵不停,卻不見有人出戰,正得意間。忽然,只聞城中戰鼓擂起,城門洞開,一支百人騎軍從城內殺出,分兩邊一字排開。當頭一名年輕小將,一身黑色鐵甲,挽一柄鋼槍,正是校尉許尚。許尚勒馬舉槍,怒喝道:“你這賊子,口出狂言。且報上名來,本將槍下不殺無名之人!”


  “黃口孺子,這般不知天高低厚。哼哼,便讓你死後做個明白之鬼,我便是氓蕩山猛虎寨寨主杜遠杜子烈,你城中是否無人,竟派你這小兒前來送死。哈哈哈”


  “賊子,廢話少說,槍上見功夫,放馬受死!”許尚怒道,打馬上前,奮起全身力氣,手中鋼槍疾刺出去。


  杜遠一聲冷笑,手中九環鋼刀抖展開來,刀刃泛起點點淩厲的光芒,只一刀便將刺來的鋼槍磕飛,刀鋒順勢斬向許尚頸部。


  許尚一見鋼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初回漢末成張飛  第十章
  “各位鄉親父老請放寬心。明日本將會親自領軍出戰,殺退賊軍,大家不必憂慮!今日天色已晚,大家先請回家歇息!先回去吧……”說著這些安慰人的大話,我面龐不禁一陣火熱。


  “好,好,好……將軍應允了,快快快……大家謝謝將軍。”白發老翁帶頭又給我叩起頭來。


  “鄉親們不必如此多禮,我等為將者,本就當守一方淨土,護一方百姓,快快請起。先回家去吧!”我將為首的老翁扶起。“大家快請起來吧!”


  “老人家,天色已晚,我派人送你回去!退賊之事且放寬心,凡事有我。”我和聲對老翁說道


  “……將軍,不必麻煩,老朽有家人在此。”老翁一雙渾濁的老眼隱隱有熱淚溢出,他用衣袖輕 眼眶,轉身對周圍人群揚聲說道:“各位鄉親,將軍大人已經答應退敵,我等回家去吧,莫要在煩擾將軍了!”


  三三兩兩,聚集的百姓逐漸散去,我楞楞地看著遠去的人群,半天沒有動作。


  我!


  真的


  能夠殺退賊軍


  保護住這些純樸的百姓嗎?


  “哎”我仰天長歎一聲,緩緩步入了縣衙後堂。此時的縣衙中只有一些侍女和我的幾個親兵,其余士兵都已經到城樓上駐防去了。見我進來,幾個侍女要上來為我寬衣,“將軍,可要進膳?”


  我擺擺手,說道:“不必了,你們都下去吧,我要好好靜靜!”


  “是,將軍”


  我步入書房,來到書案前坐下。腦中一片茫然。抬起頭看了看窗外,明月當空,月光孤獨的照在夜下這座充滿迷茫的小城上,沒有比淒慘更適合形容這場景的了!


  明天


  我還能看到這輪明月嗎?


  我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初回漢末成張飛  第十一章
  離古城南門兩百步,杜遠已陳軍列陣,三千步軍分五個方陣一字排開,另六百騎軍分為三隊巡視東、西、北三門,主要是為了防止城中百姓從這三門逃出。杜遠雖是黃巾賊出身,但卻頗通兵法,深知以古城如此薄弱的城防,根本勿需分兵包圍四門,若將大部分兵力于一門集中攻擊,可以更為迅速地破城。而城中百姓若從其他三門逃出,以這三隊共六百騎兵也可以有效地加以劫殺。


  杜遠縱馬陣前,高舉手中大刀朝麾下賊兵大聲叫道:“諸位兄弟,這城中有無數金銀財寶,無數年輕女子,你等可願隨我去搶?”


  “聽大王的,搶光他娘的!”


  “搶、搶……”


  一眾賊兵齊聲高呼。杜遠滿意地大笑:“哈……好!這才是我猛虎寨的好漢子!但如果有人不讓你等去搶這金銀財寶、年輕女子,又當如何?”


  “殺……”


  “宰光他娘的!”


  “好,聽我將令。今日只要我等進入城內,除年輕女子,其余所有人,一個不留,全部殺光。可聽清楚了?”


  “是,大王!”


  鼓動完軍中士氣後,杜遠勒馬轉向城門方向,臉上現出一絲殘忍的冷笑,在他眼中,這古城儼然已是死城一座。


  “ 咚!咚!!咚……”古城城樓之上鼓聲震天,城門被緩緩打開,從城內旋風般沖出兩百余騎,在城門前一字排開,嚴陣以待,林豹等人在軍中壓陣,我則一人一騎立于戰陣的最前方。


  杜遠一見對面陣前大將,心中不由的一驚,此人竟然如此雄壯,一身黑盔黑甲黑袍,座下一匹巨型黑色戰馬,配上黝黑的臉龐,直如一個來自地獄的惡神。但在仔細打量了幾番後,杜遠眼中精光一閃,憂慮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初回漢末成張飛  第十二
  今天先上傳一個章節,希望大家不會失望。下午事情比較多,晚上盡量再傳一章上來,朋友們多多點擊,多多支持。知宇會非常感謝大家的)

  空蕩蕩的軍營中,廖化如木雕似的端坐在自己帳裏,眼睛直直地,眼光散在前方,並沒鎖定任何的東西。耳朵裏不時地回響起昨晚杜遠所說的話“那是當然,惹著了我,管他官軍還是百姓,通通殺光!”

  曾經轟轟烈烈的黃巾軍被鎮壓下去之後,原本也是黃巾大將的廖化便單人獨騎四處流浪,想要尋找一個能真正愛護黎民百姓的明主投靠,但一直沒有結果。直到前幾月,在路過氓蕩山時,被一群山賊攔住打劫,廖化略施手段殺散這幫山賊,卻不料引出了這夥山賊的大頭領。更沒想到的是這個頭領竟是原本與自己頗有一些交情的黃巾軍舊將杜遠杜子烈。杜遠在認出廖化後,便盛情相邀,聲稱希望廖化與自己一道殺富濟貧,為天下貧苦百姓略盡一份微薄之力。廖化無處可去,便也欣然應允,成為寨中僅次于杜遠的二頭領。

  但是現在看來,自己投靠杜遠

  是錯了,而且是大錯特錯了!

  這幾個月來,杜遠的所作所為竟然沒有一絲一毫的為民之意,完完全全就是一個殘害百姓、無惡不作的害民賊!自己多番勸解,不但沒有任何效果,反而與杜遠幾度差點翻臉。

  罷了,還是找個機會離開吧!不過在離開之前,有件事是一定要做的

  一定阻止杜遠屠城,盡自己所能多解救出幾個百姓吧!

  廖化打定了主意,面色一緩。

  忽然間,一陣震天徹地的笑聲從遠處遙遙傳來,廖化立時被震的氣血翻騰。

  好厲害!僅笑聲就有這般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39 1234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