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花一個世紀來等待讀者 - 散文,小品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我可以花一個世紀來等待讀者

我可以花一個世紀來等待讀者

【王竹語作品◎尋找一首詩】
 
15. 我可以花一個世紀來等待讀者


美國小說家愛倫坡(Edgar Allan Poe,一八九〜一八四九)在《我發現了》一書中說:「我不在乎我的作品是現在被人讀,還是由後代子孫來讀。我可以花一個世紀來等待讀者。」


這是對自己作品的自信——我的書可以流傳一百年以上。

這更是對自己的自信——我寫的書,領先讀者程度一百年以上。

自信其來有自。愛倫坡自稱其小說「轉幽默為怪誕,將害怕變驚悚,誇大機智成刻薄,把奇特變成怪異和懸疑」洵非虛言。

一百年會不會太久?美國幽默詩人唐.馬奎斯(Don Marquis,一八七八 ~一九三七)就說:「出版一本詩集,就如同將一瓣玫瑰擲進大峽谷,等候迴響。」

    會不會太久,是時間問題;有沒有知音,是讀者程度問題;讀者程度會不會隨著時間而進步,是只有上帝才知答案的問題。我關注的問題是:是什麼力量讓寫書的人堅持下去?堅信一百年後也許只有一位讀者來當自己的知音?

曹雪芹寫《紅樓夢》,感嘆「字字看來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尋常。」十年寫一本書,也不算久;如果以十年為成書基準起跳,血流滿面的書還真不少:

十年以上:
.司馬遷《史記》十五年
.玄奘《大唐西域記》十七年
.孔尚任《桃花扇》十五年

二十年以上:
.班固《漢書》二十年
.宋應星《天工開物》二十年
.顧炎武《日知錄》二十年

三十年以上:
.王充《論衡》三十年
.李汝珍《鏡花緣》三十年
.徐宏祖《徐霞客遊記》三十四年

四十年以上
.施耐庵《水滸傳》四十年

從愛倫坡到中國經典,寫書的人在意的,難道是過程的辛苦嗎?「古詩十九首」有很好的答案:

西北有高樓,上與浮雲齊。交疏結綺窗,阿閣三重階。上有弦歌聲,音響一何悲。誰能為此曲?無乃杞梁妻!清商隨風發,中曲正徘徊。一彈再三嘆,慷慨有餘哀。不惜歌者苦,但傷知音稀,願為雙鴻鵠,奮翅起高飛。


一重又一重高聳樓台,高聳入雲;曲檐雕工華麗,窗子鏤刻花案,窗內有輕綺帷簾。忽然傳來一曲,似是款款訴情,哀怨之音,令人不禁想:「此音是誰所發?會不會又是另一個不幸女子?」

聽那曲,歌者心境一定像清秋一般慘寂而又高潔清明;再細聽,似乎又有千迴百轉的心事。她一彈再三嘆,悲愁似乎濃得無法排遣。

知音難遇,比痛苦本身更痛苦。

這種心境,我完全明白。

《魔戒》作者托爾金(John Ronald Reuel Tolkien,一八九二〜一九七三)總共花了十二年才完成作品,他有次接受訪問,思及創作過程漫長,艱苦磨心,還歷經二次世界大戰,停筆一年。忍不住說:「我宣布完稿時不禁哭了。」美國小說家霍桑(Nathaniel Hawthorne,一八四〜一八六四)說起自己的作品《紅字》(Scarlet Letter):「完全是地獄之火煉成的故事,我幾乎不能射進絲毫歡樂之光。」

    我讀者問我:「什麼文章最難寫?」我答:「自己不想寫的文章最難寫。」

我的好友兼讀者說我寫的書很難看,我問她哪一部分?她說:「有字的部分。」我的另一位好友兼讀者,說我寫的書跟掛在衣架上的毛衣一樣。

「什麼意思?」我問。

「沒腦袋。」

創作的過程其實就是困頓自己心靈的過程,「不惜歌者苦,但傷知音稀。」千萬不要羨慕作家,沒有任何寫作才華,其實還比較幸福。

【文章來源◎王竹語作品◎網路轉寄】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TOP

問題是我可能等不到那時候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