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割之必要 - 散文,小品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切割之必要

切割之必要

【王竹語作品◎尋找一首詩】

12. 切割之必要


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一七七〜一八二七)初到維也納時,就受到奧國李奇諾夫斯基王子(Prince Karl Lichnowsky,一七六一〜一八一四)的招待。王子不但提供貝多芬居住,也備極禮遇。本來,十八世紀末,這音樂之都就流行一種風雅:知名的音樂家為王公貴族演奏;然而,莊園裡的客人對王子而言是貴賓,對貝多芬卻是極不舒服的演奏。例如有些是拿破崙手下的軍官,而拿破崙佔領過維也納。王子與貝多芬兩方關係終於在一八六年決裂。貝多芬撂下一句:「天下王子多的是,但貝多芬只有一個。」隨後負氣離去,冒雨回家,把王子的半胸像摔碎,從此他和王子就不相往來。

所謂「君子絕交,不出惡口」,那,如果對方不是君子,是否惡口也無所謂?
我同意貝多芬所做的切割,更想起孔子:「人家對你不好,你還對他好;那人家對你好,你要拿什麼對人家?」(《論語.憲問》:「以德報怨,何如?」「何以報德?以直報怨,以德報德。」

來看朱穆(西元一○○〜一六五)〈與劉伯宗絕交詩〉,他跟貝多芬一樣,昭示切割之必要:

北山有鴟,不潔其翼。飛不正向,寢不定息。
饑則木覽,飽則泥伏。饕餮貪汙,臭腐是食。
填腸滿嗉,嗜欲無極。長鳴呼鳳,謂鳳無德。
鳳之所趨,與子異域。永從此訣,各自努力。

朱穆是東漢桓帝正直清廉的官吏,《後漢書》說他「禄仕數十年,蔬食布衣,家無餘財。」當官當了數十年還能「家無餘財」,真可為萬世官員表率。他個性剛烈,嫉惡如仇,劉伯宗是他舊友。當他仕途暢達之時,劉伯宗與他交誼甚好。後來劉伯宗升為二千石,他被降官,劉以富貴驕人,所以他與之絕交。

既然是絕交詩,當然要說明絕交的理由。詩的一開始,朱穆把劉伯宗比喻為惡鳥:飛不正向,寢不定息;不思修養向上,不保持羽翼清潔;這一切,無疑是絕交理由。朱穆告訴老友:「你不思自身修養,餓了就到樹上抓取幼鳥,吃飽了就臥在爛泥中,這些所作所為令人不齒。我把你比喻為饕餮並不為過。貪財為饕,貪食為餮,你貪汙成性,以腐肉為食,那張嘴猶如一個永不被填滿的黑洞,與我格格不入,奮鬥目標不同,實難攜手共進,至今而後,分道揚鑣,各走各路。書不盡言,言不盡意。言盡於此,自此切割,望君保重。

對貝多芬和朱穆而言,要恨絕交的對象其實不容易,因為這些人有一種討厭的虛偽,令人有一種不舒服感覺的那種聰明。

落難時得罪人,可以在發達時彌補;發達時得罪人,不可能在落難時彌補。世界是殘酷的,所以如此真實。要真正衡量一個人的壞,要看他對旁人造成的傷害。難怪法國總統戴高樂說:「我認識的人愈多,我就愈喜歡狗。」

那,怎麼會有人能和不喜歡的人還可以作朋友呢?

就跟怎麼會有人能同不相愛的人還結得成婚一樣。

【文章來源◎王竹語作品◎網路轉寄】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