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來的初戀情人(限)【真愛1】 作者:何舞 (完成)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16 12
發新話題

[【轉貼】現代言情] 買來的初戀情人(限)【真愛1】 作者:何舞 (完成)

本帖已經被作者加入個人空間

買來的初戀情人(限)【真愛1】 作者:何舞 (完成)

簡介

  第一次懂愛時,男人一知半解,總是有愛沒懂;
  頭一次談愛時,女人懵懵懂懂,不懂也是要愛。

  雷馭風,冷酷挺拔,多金的他從未沾染花邊緋聞,
  外傳年輕的大總裁,只愛男人,就連秘書都是俊美秀氣的男人。
  沒有人知道,早在十年前,曾經落難街頭的雷馭風,
  早已丟了真心。那個初戀的她,只有十四歲,她叫依儂,
  清純可人的她,教雷馭風情難自拔。十年後,
  當雷馭風再見她時,那躍上模特兒界的阮依儂,美麗依舊。
  可當她代言的內衣廣告教他看得怒火狂燒,霸道的他,
  竟然囂張的介入她的工作、阻止她的合約廣告及干擾她的工作,
  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他要她,要她成為自己的女人,
  所以她必須成為他的妻子!阮依儂不懂,為什麼他要折磨她,
  結婚前,他強勢的干預她的生活;結婚後,他總愛在床上強索,
  她以為愛情可以培養,雖然她一直都怕他高傲專制的個性,
  可他卻不再疼她哄她,還故意跟女人同進同出製造緋聞。
  在他不要她,而她也知趣的轉身離開時,雷馭風這男人,
  竟然故意刁難她,讓她想走卻怎麼也走不了……



第一章

  她一進來,雷馭風就認出她了。

  這個念頭從腦子裡冒出來,連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十年的光陰,已經算長了,不過是數面之緣,當年那個未成年的小女生,有足夠的時間經過歲月的洗滌,在褪去那份稚嫩與青澀後長大成人。

  問題是他為什麼還能一眼認出她?

  這個城市的七月,天氣悶熱得讓人難以忍受,市中心一家不算太有名氣的路邊咖啡廳,從寬大明亮的落地玻璃窗朝外看,可以看見火球似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雷霆集團,一直是建築業的龍頭老大,八年前更開始涉足於金融、保險業,成為新一代炙手可熱的天之驕子,其總部就坐落於市中心的黃金路段,四十一層的大樓裡。

  寬敞明亮的辦公室裡,那張大得嚇人、價格不菲的古董辦公桌前,高大的男人猶如籠中困獸,不停地來回走動。

  落地窗前的豪華真皮沙發上,還坐著兩個男子。

  「老闆,如果您肯好好坐下來休息一會,我們會感激不盡。」其中那個看上去淡漠安靜的,正是雷霆的總執行長駱繹,他正俯首於一大堆文件中翻閱,有時候會靜默到讓人忘記他的存在,可是也受不了似地發出抗議聲。

  「是啊,晃得我眼睛都花了。」另一個長得俊美倜儻的就沒那麼安份了,身上那件囂張的夏威夷風情花襯衫只有兩顆鈕扣還在盡職盡責,袖子全部捲至肘上,長年拿手術刀的手中端著杯紅酒,整個人就像沒長骨頭一般,懶散到怎麼舒服怎麼坐,他是雷馭風的好友,大醫師官夜騏。

  「靳在搞什麼鬼?兩個鐘頭前就說已經辦妥了,怎麼到現在還不見人影?」雷馭風完全沒理會他們的抱怨,抬起手腕,看著鈦合金歐米茄海馬表上的指針一格一格地跳躍著。

  「靳大律師號稱從不遲到,也絕對不會早到,他肯定會把在路上塞車花掉的時間都算進去。」官夜騏笑嘻嘻地說。

  「這個時段是塞車的高峰期,除非您給他配備一架私人飛機,或者將您的專機撥給他,那麼靳的辦事效率絕對會高出許多。」駱繹面不改色地捋虎鬚。

  「這個提案值得考慮。」官夜騏立即投了贊成票。

  雷馭風突然止步,高大陽剛的身軀靠坐在辦公桌邊,大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可惜,當午夜的鐘聲敲響時,阮依儂仍然沒能離開那間像宮殿似的豪宅。

  「先生,請讓我離開。」她忐忑不安地懇求著,搞不懂他為什麼一直不願意放她走。

  他只是揚起眉頭,深邃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她看,直到把她看得面紅耳赤。

  漂亮的大眼睛時而不安地瞄向正在餐廳收拾的吳嫂和老管家,還好這屋裡不只他們兩個人,他應該不會對她怎麼樣吧?

  「先生,囚禁他人是犯法的!」她重新鼓起勇氣,大聲地說。

  「犯法?」雷馭風像是聽到什麼好笑的事情,扯出一個沒有多少笑意的譏諷笑容:「沒關係,我有一整隊律師團可以打官司。」

  「我……」阮依儂越發緊張了:「先生,我並不認識你。」她懷疑自己是不是曾經在哪裡得罪過他,以至於招來報復。

  他又笑了笑,不說話。

  「我得馬上回家去……」

  「你剛才不是打過電話嗎?」

  阮依儂一陣語塞,她剛才打電話給墨小姐,說自己還不能馬上到家,請她幫忙照顧愷臣,這男人就在旁邊聽得一字不漏。

  「你到底想做什麼?」她生氣了。

  在這座宅子裡,她待了將近三個小時了!睡了一覺、吃了宵夜、借了他家的電話……除此之外,就是坐在沙發上被他猛盯著看了。

  她不知道他是誰,也不知道他有什麼目的,無論她怎麼乞求,他都擺明了不放自己離開,也太匪夷所思了。

  雷馭風扯了扯唇,心裡卻好喜歡聽她天生嬌軟的嗓音,就算生氣也像在撒嬌,根本缺乏斥責的力道。

  她不知道他的意圖,但他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他不想放她走,他忍受不了眼睜睜地看她一步一步離開這間屋子,他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兩人乘著直達電梯很快上了四十一樓,一路上,他沒講話,大手卻牢牢地牽著她不曾放開。

  出了電梯,迎頭在走廊裡遇到三三兩兩的下屬們,全都吃驚地看著他們,再結巴著鞠躬打招呼:「總、總裁……好……」雷馭風面無表情地微微頷首,一進寬敞明亮的總裁室,就將阮依儂丟在沙發上,瞥了她一眼,不發一語地脫下西裝外套,露出質料完美的寶藍色絲質襯衫。

  他踱到辦公桌前拿起電話,吩咐秘書小姐送茶水進來,然後就坐到皮椅上繼續工作。

  阮依儂安安份份地坐著,還不時悄悄抬頭打量一下坐在那裡俯首翻閱文件,不時拿起電話詢問情況的男人。

  認真工作時的男人真帥,絕對吸引目光,處事果斷迅速,絕不拖泥帶水,那張如雕刻般的嚴肅俊顏,甚至帶有一種讓女人喘不過氣的極致性感,而這個男人,救了她、吻了她,還要娶她。

  小臉一熱,阮依儂端起玻璃桌上的茶啜飲,掩飾自己忽然浮動的情緒。

  正背對著她,一排西裝筆挺的下屬站在寬大的辦公桌前,將雷馭風不時掃過來的銳利視線遮擋住。

  此時的總裁辦公室不到一小時已經來過三批人,全是高級主管和幹部,他們匯報工作進度時,有戰戰兢兢來挨罵,未了都會偷偷地打量一下她這個坐在沙發上翻雜誌的閒雜人等。

  不幸觸動天雷的柯秘書也帶著公文進來請示,不過卻一眼都不敢朝她瞟去。

  阮依儂默默地觀察,發現雷馭風其實並不是個說一不二、聽不進別人話的上司,他很嚴厲也很盡職,對每個企劃案都瞭然於心,做得好的下屬,他會褒獎,做得不好的,還沒等他沒發火,對方就已然魂飛魄散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豪華奢麗的總統套房中,呻吟與喘息聲交織在一起,迴盪在諾大的空間裡,久久不曾停歇,落地窗簾的遮光效果出奇得好,使人分不清此時是白天還是黑夜。

  造型獨特美觀的圓床上,被褥凌亂,一黑一白兩具身軀交合糾纏著,難分難捨。

  纖細嬌美的人兒,嬌柔瑩白的身子上佈滿了吻痕,一雙勻稱的嫩白玉腿被大大的分開,被迫跪坐在男性大腿上,堅挺火燙的男性自身後緊緊埋在窄小的花徑內,不停地律動著,深深地挺入抽出,再重重地擅進,逼著她隨自己的動作起伏,完全地接納。

  寬厚的大掌從後采向前,捧握一對手感極好的豐滿凝乳,恣意地不住搓揉擠捏著,唇舌也沒閒著,親啄著雪白頸項、耳畔、香肩上的每一寸細膩光滑,干般愛憐,萬分貪戀。

  「求求你……」阮依儂已經被折騰得暈眩過去好幾次了,再醒來,睜開眼睛,那惡劣的男人依然深埋在她體內,不停地佔有,不給她喘息的機會,歡愛似乎永無止境。

  「求我什麼?嗯?」雷馭風微喘,低醇的嗓音因為慾望更顯性感,他故意扭曲她的意思:「再快一點是嗎?」

  「不……啊……」她用力搖著頭。卻阻止不了身後男人的侵略。

  隨著他狂駑的動作,阮依儂一陣暈眩,整個人再也支持不下去地往前倒,軟綿綿地趴俯在床上,黑髮如絹,披了滿背。

  「哦,太棒了……」雷馭風興奮地就勢跪起,撈起她的腰,又是一陣猛烈的戳抽。

  她的身子太過銷魂蝕骨,令他愛不釋手,其實讓初經人事的她配合自己源源不絕的慾望,實在是難為了她,但他就是忍耐不住。

  他等了她十年,一旦擁她入懷,怎能輕易放手?抽出自己的慾望,大手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這場被媒體宣染得沸沸揚揚的插曲很快就結束了。

  雜誌社很快經營不下去了,那些曾經在報刊雜誌上洋洋灑灑地談論過雷霆集團總裁夫人的人們,一個接一個地閉緊了嘴巴,死也不肯再接受任何採訪。

  冬天已經到了,就快過新年了。

  起居間的壁爐裡燃著紅紅的火焰,使整個屋子溫暖如春,剛午睡過的阮依儂半臥在舒適的黑底白點的絲絨長沙發上,整個人包裹在厚厚的睡袍中,手中的一本書只翻了幾頁就不願意看下去了。

  大概是季節的關係,她變得越來越嗜睡,整個人顯得倦怠和無精打采。

  「太太。」吳嫂走進屋,手裡端著一碗燕窩,冷淡的聲音一如往常。

  「好。」阮依儂從沙發上坐起身,一抬頭見吳嫂放下燕窩後仍站在那裡沒走開,有點訝異,平常吳嫂對自己除了冷言冷語,便是不理不睬,今天是怎麼了?

  「太太,先生剛才回來過。」

  「是嗎?」阮依儂一愣。

  這段時間雷馭風太忙碌,短短兩個月就到國外出了幾趟差。昨天他從國外回來,到家已經是凌晨三點,她早撐不住睡了,他沒叫醒她,等早上她醒來時他又已經去公司了。

  算算他們將近大半個月沒有碰面了,偶爾會在電話中交談幾句,大概都不是善於表達的人,電話中的言語只會讓雙方顯得彆扭。

  阮依儂甚至覺得,只有在做愛時,才會感覺到他對她的需求和渴望。

  「先生晚上要去出席一個晚宴,報紙上說今天上華國際的主席為獨生女兒舉辦的生日宴會,先生回來換衣服,大概是準備去參加。」吳嫂說得很詳細。

  「是嗎?」纖手稍頓,她將手中的書放到沙發邊的橢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也許今天是適合探病的日子,靳亟走後不久,又有一個意想不到的人前來探望她。

  門外一陣騷動,「先生,你不能進去,剛才靳先生走時說雷先生有交待過……」接著護士從外推門進來,小聲詢問正面對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的阮依儂道:「雷太太,有位羅先生在外面,您想見他嗎?」

  「請閒他進來吧。」阮依儂回過頭。

  門開了,又微微半掩上。

  羅傑從外面進來,一手拿著東白玫瑰,一手拎著袋蘋果,他還記得她最喜歡的花和水果。

  坐在床邊剛才靳亟坐過的椅上,羅傑注視著她清瘦的小臉,無比內疚地說:「對不起,依儂……我不該對你說那些話,我好後悔……」他從紐西蘭回到台灣,在機場的一本時代雜誌上看到了阮依儂與雷馭風的婚禮,這是他重新踏上這片土地浚得到的第一個消息。

  他回來了,可是同時他又失去她了……不,他從來沒有得到過她,從來沒有。

  接下來的日子,記者不知從哪裡得知他與阮依儂熟識,便糾纏著他,他不願理睬,可獨處時,一想起心上人已經閃電般地嫁作人婦,而且還是個那麼有錢有勢的男人,一種。由嫉妒、憤懣、難過與疑惑混成的情緒控制了他。

  他從來不曾聽阮依儂提過那個男人的存在,終於忍不住去雷家找她,當看到阮依儂面對自己_的疑問什麼都不說,只是憂傷地頷首時,他憤怒地對她說了許多過份的話,其實他有什麼資格去譴責她呢?

  當他從一些隱秘的管道,得知雷霆集團的總裁夫人因病住院後,他決定對她說聲「對不起」。

  「別這樣說,羅傑,我沒事的……」阮依儂微笑著安慰他。

  他開心她,她一直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阮依儂的出現,讓暴躁失控的男人總算安靜下來,還在她柔聲細語的保證下,很合作地讓護士給他止了血,重新掛上點滴。

  男性粗粗的手掌牢牢握住纖細素白的小手,雷馭風心滿意足地闔眼睛,陷入夢境。

  就算睡著了,他也將她抓得緊緊的,似乎生怕她跑掉。

  「為什麼會這樣?」阮依儂坐在床邊,凝望著床上昏睡的男人,憂慮地看著正倚在窗邊,抱著雙臂正若有所思的官夜騏,剛才會診結果已經交過來。醫師們都認為雷馭風失憶了。

  「不會是誤診吧?」駱繹淡淡地問。

  「很難講,不過你沒發現他只認識依儂,連我們都不記得嗎?」官夜騏撇撇唇,沒好氣地道:「他甚至連看都沒看我們一眼。」駱繹噤聲默認,長了眼睛的人幫能看出雷馭風壓根沒理會他們這些閒雜人等,自打阮依儂一出現,他的眼睛裡面就只有他的寶貝老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阮依儂焦慮不安地問。

  「有可能他失去了大部份記憶,只保留了其中很小的一部份。」官夜騏解釋道;「而那些或許是他心裡最難忘的。」是嗎?他最難忘的的那部份裡有她的存在嗎?阮依儂淚水渭渭地望著那張剛毅、稜角分明的英俊臉龐,因為睡著而放柔了略顯嚴厲的輪廓。

  「大概什麼時候能康復?」現下,駱繹比較關心這個問題。

  「不確定,也許很快,也許永遠也無法完全恢復所有的記憶。」

  「那麼現在有個問題急需解決。」駱繹突然道:「如果老闆不能盡快康復,只怕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恐慌。夫人您認為呢?」別的不說,股市定然有波動,他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我、我不知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天際微微泛起魚肚白,大床上的喘息才漸漸停息,一切都趨於平靜,只聽得見窗外海浪和著風的聲音。

  整個臥室裡,散發著令人臉紅心跳的濃重情慾味道,大床凌亂不堪,貼身衣物隨意丟在原木地板上,兩具交纏的身體親暱地糾纏,緊緊地貼在一塊兒,想給對方提供最佳的保暖。

  長而順滑、猶如墨汁一般的秀髮散在雪白的羽毛枕上,徹夜的縫蜷纏綿,把阮依儂累壞了。

  方才結束的最後一次,她因承受不住太多的激情而暈了過去。疲倦地閉上盈盈如水的美眸,嬌柔的身子趴俯在雷馭風結實的胸膛上入睡。而他用來愛了她整晚的慾望仍深深地埋在她濕潤緊窒的體內。

  眼圈下有著淡淡的陰影,一身雪白的肌膚染成淺淺的粉櫻色,烙滿了他留下的吻痕和指印,那是激情的證據。

  雷馭風沒有閉眼,傭懶的仰躺著,粗糙的大掌有一下沒一下地撫摸著那片像絲綢般滑嫩的美背,身體明明已經疲憊了,可心中仍不饜足。他知道她已經被自己要得太過頭了,如果他不知節制,她恐怕會被他弄壞。

  閉了閉眼睛,他動作輕柔地將阮依儂從自己胸前移到床上,想讓她睡得舒服點兒。

  稍軟的男性象徵一下子從她腿間滑出來,白色的濃濁和著女性的甜膩花露汩汩流出,他看著她像花兒一樣嬌美的私處,小腹抽搐一下,一陣酥麻感襲捲了他全身。

  拉過薄被輕輕地替她蓋上。他低下頭凝視了她沉睡的容顏好一會後才翻身下床。

  隨手將床上的一件衣服拿起套上,雷馭風下樓,進入客廳旁的和處書房裡,拉開桌前的皮椅坐下,一邊用鑲著藍色寶石的打火機點燃一支雪茄,一面熟練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感謝大大的分享  真好看

TOP

 16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