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馬王PartⅠ 作者:古靈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30 123
發新話題

[【轉貼】古代言情] 巫馬王PartⅠ 作者:古靈

巫馬王PartⅠ 作者:古靈

序曲   

--------------------------------------------------------------------------------


--------------------------------------------------------------------------------

  一月春季祭典時,雅洛藍來到聖湖之地找到了絲朵兒,「自甘墮落」成為絲朵兒的禁臠,心甘情願做牛做馬伺候女主人,卻連半口甜頭都嘗不到。

  四個月後,他依然是絲朵兒的禁臠,卻又是女蘿族的戰鬥教練,身份超低級,卻沒有人敢對他不客氣,雖然每天只能哈著兩眼對絲朵兒的迷人嬌軀流口水,起碼想親親的時候就能夠親個過癮,聊勝於無。

  吃不到鮮肉,喝點湯多少也可以解解饞。

  「夠了!我受夠了!」

  訓練不到十天,一百位英勇威武的女戰士只剩下三十二個飽受「摧殘虐待」的小女人,包括愛西芙、瑪荷瑞和絲朵兒。

  再過數天,又被踢走四個瀕臨嗝屁邊緣的小可憐,連絲朵兒三姊妹都覺得有點受不了了,特別是瑪荷瑞,想退場又不願意認輸,於是開始大聲抱怨,指控雅洛藍是在藉機惡整她們。

  「就算是男人,也沒有人受得了這種恐怖訓練,你明明是故意整我們的!」

  「整?」雅洛藍咧嘴微笑,涼涼的對絲朵兒勾勾手指頭;後者呻吟,努力用四隻腳爬過去。「黑武士特衛隊的訓練的確沒有多少人捱得過去,包括男人在內,如果你想自動退場,我不會阻止你,請便!」

  愛西芙怔了怔,失聲驚叫,「這就是黑武士特衛隊的訓練?」

  絲朵兒爬一半,也愕然呆住。「原來你真的接受過黑武士訓練,而且是特衛隊的訓練?」

  瑪荷瑞更是驚詫。「你是黑武士特衛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   

--------------------------------------------------------------------------------


--------------------------------------------------------------------------------

  在聖湖大地,負責種植穀物的多數是外來移民,而女蘿族本身則始終依循傳統以狩獵為生,因此到了夏天,女蘿族人就會運送多餘的獵物獸皮到港口,和從東方大地與西方大地來的商船交換貨物——那種在平常城鎮裡不常見到的珍貴商品,因為在港口就賣光了。

  不過今年起碼有二十八個人是去不了了,因為……

  「這種訓練要幾個月?」

  「幾個月?不不不,至少要一年。」

  雅洛藍話聲剛落,絲朵兒噗一下嘴裡的食物全天女散花似的噴射出來,幸好雅洛藍的動作夠神速,及時攤開抹布擋在她前方,滿桌晚餐才得以逃過一劫,不然誰還敢吃!

  「一……一年?」絲朵兒不可思議的睜著大眼睛,臉上的表情好像在哭。

  「對,一年,至少。」放下抹布,擦乾淨桌面,雅洛藍若無其事的繼續用他的晚餐。「我估計能夠堅持到最後一刻的應該不會超過十個人。」

  不會超過十個?

  未免太瞧不起人了吧!

  絲朵兒張嘴想抗議說她們女蘿族的戰士們才不會那麼肉腳,可是轉眼一想到這些日子來所受到的非人操練,操得她時時刻刻都想裝死混過一關,現在想想自己都覺得很窩囊,於是舌頭在喉嚨口扭來扭去,就是說不出半句反駁。

  不到一個月就去了幾近四分之三,他的估計還太樂觀了呢!

  「你們西方大地的男人又能通過幾個?」她不甘心的問。

  「第一代,三十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


--------------------------------------------------------------------------------

  一般來講,族長的屋子通常都在城市的正中央,但女蘿族族長並非如此,因為女蘿族的族長並不是世襲制度,而是由族裡的第一勇士擔任,每七年一次,族內其他女戰士可向族長挑戰,族長輸了就得讓位,嬴了再繼續擔任七年族長。

  愛西芙是在三年前向前任族長挑戰成功而繼任族長之位,因此還有四年任期,而她住的屋子是依絲麗留下來的,就在通往訓練場最近的女蘿城左門附近,屋子相當大,畢竟是兩任族長的房宅,氣派絕不會差到哪裡去。

  此刻,愛西芙三姊妹正在前屋大廳討論列坦尼的問題。

  「這都要怪你,誰教你去年要答應他的求婚!」

  瑪荷瑞一句話就想把所有責任都推到絲朵兒身上,不過絲朵兒還來不及為自己辯護,愛西芙就嚴肅地否決了瑪荷瑞的指控。

  「不,我不這麼認為。我想列坦尼一開始就對聖湖大地有所圖謀,才會向女蘿族要求聯姻,就算絲朵兒不答應他的求婚,他也會想其他辦法來逼絲朵兒答應,」身為族長,她不但很公正,看得也比較深入。「不然他現在不會用這種卑鄙的手段來逼迫我們!」

  「他自己也是南方大地的王,會有什麼企圖?」瑪荷瑞不甘心的反駁。

  「你仔細想想就知道了,他的大王妃是北方大地摩克王的妹妹,又想娶我們聖湖之地的聖湖守護者為二王妃,他妹妹梅麗妲也即將和東方大地的彪皇王完婚,聽說列坦尼還意圖把堂妹嫁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


--------------------------------------------------------------------------------

  當年那場神魔大戰過後,在黑髮神女與六神主的努力之下,南方大地也曾豐鐃過一段時間,但這塊本質是荒地沙漠的土地,每七年就需要施術一次,滿七次之後,才能夠完全轉變成如同西方大地那般肥沃富庶的土地。

  然而,自從前任沙達王大剌剌的率同王妃和子女回到南方大地,強行以武力奪回王位之後,他就嚴拒六神主再度踏上南方大地,於是,農田林地開始凋零,水源逐漸乾枯,不久,南方大地又枯萎了。

  沙達王去世後,繼位的列坦尼遵循父親的做法,嚴拒六神主踏上南方大地,除了風王,因為風王是西方大地的統治者,為了統一全世界的雄心,他不僅不能得罪風王,還得想盡辦法拉攏風王。

  因此,列坦尼治理下的南方大地就如同二、三十年前那般炙熱嚴酷,最多比當年多了幾塊綠洲罷了。

  唯一不同的是,現在多了一位神秘的火之巫女,除了列坦尼兄妹與四位侍女之外,沒有人見過住在神廟裡的火之巫女,但她擁有驚人的巫力,能夠在緊急時刻施展出駭人的威力,致使臣民們因畏懼而不得不臣服於列坦尼的統治。

  暴力統治有時候也是滿有效的。

  「天哪,」絲朵兒呻吟著揮去滿頭汗。「這是什麼世界!」

  「南方大地一年四季都是熱,只有酷熱與溫熱之分,」雅洛藍若無其事的用頭巾拭去汗水。「但夜晚恰好相反,白天愈熱,晚上愈冷。」

  譬如此刻,正是南方大地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


--------------------------------------------------------------------------------

  果真如瓦平所說,從另一個方向走就可以更快離開火燒巖區,黎明前,他們趕到了一處小小的綠洲,只有幾棵棕櫚樹,但水很清澈,也很冰涼。

  然而當他們一脫下雅洛藍的外袍,及時趕到綠洲的喜悅便不翼而飛了。

  「天哪,他的背!」

  由於共騎駱駝時,雅洛藍是背靠在武士隊長身上的,武士隊長也必須用手臂環住他的身軀,以免昏迷不醒的他摔下駱駝去,因此他背上的水泡全被壓破了,胸前也有些大水泡被擠破了,脆弱的嫩肉赤裸裸地裸露在外,痛得他全身都在顫抖,瓦平趕緊為他抹上藥膏,再把剝落的表皮覆蓋上去。

  「他在發高燒,我必須再替他澆冷水,小姐,你再多餵他一些鹽水。」

  往好的一方面想,至少雅洛藍可以躺下去了。

  整整兩天,除了晚上他高燒稍退的時候可以休息一下之外,他們不斷重複澆水、喂鹽水的動作。

  直至第三天傍晚,當絲朵兒在哺喂雅洛藍喝水時,他突然睜開半眼,茫然地看著她,好像不認識她是誰,一會兒後,他才模糊不清地咕噥了幾個字,「好痛喔!」聲音竟然有點撒嬌的味道。

  毫不遲疑的,絲朵兒立刻吞下嘴裡的鹽水,俯下上半身在他身上輕輕吹氣。

  「我幫你吹吹,我幫你吹吹,這樣就不痛了喔!」

  等到他又昏睡過去,她才停止吹氣,並溫柔地輕撫他的長髮,令人驚訝的是,他那頭烏黑的髮絲並沒有因為過度日曬而失去光澤,仍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


--------------------------------------------------------------------------------

  沙漠之地最缺乏的無疑是水,南方大地不僅缺少水源,也極少下雨,更沒有所謂的雨季,每次雨來總像是心血來潮般下半天就沒了,然後又要等上一、兩個月才會有下一場雨。

  但這回,就在卡羅開始為雅洛藍療傷那一刻起,天際猝然傳來一聲巨雷響,下一刻,大雨便彷彿天開了般傾盆似的落下來,而且一下就連下了好幾天,不但填滿了即將乾枯的河流,甚至自動開出了另一條水道,於是卡羅瞭解,這是天上大神給他的訊息,因為他占卜不到雅洛藍的事。

  大神的事,凡人怎能佔卜得到呢!

  由此可知,必定是風魔仍逗留在人間,在雅洛藍身上,他不知道為何會如此,但他占卜不到雅洛藍的事,而雅洛藍又顯現出風魔的模樣,必然就是如此。

  但最重要的是另一件事,銀眸的雅洛藍顯然是風族的人,五官容貌又和迪修斯有九成九相似,毫無疑問是迪修斯的兒子,迪修斯的兒子就是黑髮神女的兒子,也就是巫馬王。

  只有跟隨巫馬王,殘羅族才會有生機,這場雨傳達了這項訊息。

  他唯一不解的是,在那場神魔大戰中,迪修斯明明已經魂飛魄散了,為何還能夠回來?

  「你醒了?」望著雅洛藍微微抖動的眼睫毛,卡羅輕聲細語的問。

  雅洛藍徐徐掀開眼睫毛,見房內只有卡羅,於是問;「朵兒呢?」

  「她到廚房去為你熬肉湯。」卡羅漫不經心的回道,手上忙著拆繃帶,以便檢視雅洛藍的傷勢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


--------------------------------------------------------------------------------

  八月底,聖湖之地的居民們開始收割農作物,之後,他們就要準備過冬了。

  不過也沒什麼好準備的,因為聖湖之地的久、天不會下雪,再冷也冷不到哪裡去,三個月的冬季對聖湖之地的居民們來講,等於是一年裡的歡樂季節,他們可以放鬆下來盡情的玩樂,或好好休息一下,享受九個月辛勞後的成果。

  除了女蘿族戰士們。

  一年四季,她們的訓練從不中斷,為了保持良好的戰鬥力,她們隨時都處於備戰狀態中,這是為了她們自己,也為了受她們保護的居民。

  她們只有一種時候可以休息:生產到哺乳三個月期間。

  「耶,有人懷孕了耶!」雅洛藍驚歎。

  「是啊,那又怎樣?」

  甫回聖湖之地的絲朵兒頭一站就先到訓練場報到,雅洛藍只好也跟著她來報到,不料剛進訓練場,就見到瑪荷瑞在訓練中級戰士,而那些中級女戰士之中居然有好幾個大著肚子。

  「懷孕也不休息的嗎?」

  「當然不!」絲朵兒橫他一眼。「孩子如果在肚子裡的時候都承受不住這種辛苦,生下來也不會是好戰士,所以懷孕時我們照樣要接受訓練,只不過懷孕的戰士不會被派出去作戰罷了。」

  「真……辛苦!」雅洛藍呢喃,兩隻眼卻斜斜的往下飛到絲朵兒的肚子上。

  「幹嘛這樣看我?我又沒懷孕!」

  「現在沒有,但遲早會。」

  絲朵兒哼了哼。「那也不一定是你的孩子。」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


--------------------------------------------------------------------------------

  距離女蘿城六十里遠處有一座橫貫聖湖之地的山脈,這就是女蘿族的防線,山脈間唯一的通道是吞雲谷,谷前是廣闊的原野,利於兩軍對陣廝殺,山脈是最天然的屏障,所以愛西芙挑上這裡,調來全族三分之二戰士防守。

  此刻,被調來防守的九成女戰士都隱藏在山谷兩側濃密的樹林裡,只有一成兵力整整齊齊的列隊在山谷前的斜坡上,一千五百人,這是前鋒軍,向來都是由第三勇士領軍搶頭功,不過現在大家都在觀望,瑪荷瑞、那曼、愛西芙、絲朵兒和雅洛藍,五騎排成一列在那邊觀望。

  「他們在幹什麼?」那曼。

  「剛剛明明有一萬多人的……」瑪荷瑞。

  「現在卻退回去,只剩下一千五百人,跟我們一樣……」愛西芙。

  「真奇怪!」絲朵兒。

  「……」可疑的呼嚕聲。

  四雙眼一起飛過去,再一起翻白眼——雅洛藍竟然坐在馬背上吊著腦袋睡著了,還打鼾。

  絲朵兒一個巴掌飛過去。「睡豬,醒來了啦!」

  咕咚一聲,雅洛藍被一掌拍下馬去了,摔得鼻子都紅了,狼狽的爬了好半天才爬起來,銀眸哀怨的瞅她一眼,抽抽鼻子不甘願的爬回馬上。

  「人家睡得正熟說!」

  這傢伙,真的不想活了!

  「看看他們想幹嘛啦!」絲朵兒咬牙切齒的低吼。

  「還用得著問,」雅洛藍連瞄也沒瞄上一眼,自顧自打呵欠。「想試探我們的戰力嘛!」

  「試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


--------------------------------------------------------------------------------

  自以為是萬無一失的戰術,結果兩頭落空,更糟糕的是,他把席特拿出去做犧牲品,到頭來卻變成對抗他的利器,甚至連火山島主都縮手不願意再幫他了,這種時候,只有後悔莫及可以說明列坦尼的心情。

  他不懂,巫女明明預言說他才是那個可以征服全世界的霸主,為什麼他才走出第一步就遭到慘敗?

  懷著懊惱的情緒,他率軍趕回南方大地,不是認輸,是想找巫女問個清楚。

  究竟是時候尚未到?還是他的第一步走錯了?或者是他準備得不夠充分?甚至是他自己一手搞砸了?

  一回到沙達城,他直接闖進神廟裡,侍女迎面攔住他。

  「對不起,巫女正在休息。」

  「我要見她,立刻!」列坦尼怒吼。

  沒想到他竟敢在神廟裡發火,侍女不禁嚇了一大跳,慌慌張張趕緊往裡通報,不一會兒,又出來領他到神殿後面的主廂房,隔著一層厚厚的布幔,他「見」到了巫女。

  「我沒有召見你,你來做什麼?」布幔後,冷冰冰的聲音不悅的質問。

  「我要確定一件事,」列坦尼不耐煩地說。「你預言說我才是那個可以征服世界的霸主,是真的嗎?」

  「你懷疑我的預言?」

  「不是,但……」列坦尼焦躁的來回走。「為什麼我每一件事都失敗了?梅麗妲和圭南的婚約終止了,她又不肯嫁給托拿特,我和絲朵兒的婚約也取消了,想用這個理由去征討聖湖之地,結果不但一敗塗地,還失去了席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佇立在視野最遼闊的山崗上,雅洛藍仔細評量山下的戰況,很快便撩起滿意的笑容。

  然後,他感覺到絲朵兒的氣息正逐漸向他靠近,自然而然回轉身去迎接她。

  「朵兒,看樣子我們又……」

  討好的話語突然中斷,他的笑容也凍結了,緩緩的,他的視線自絲朵兒的笑靨往下移動,再順著她的手臂延伸到她緊握的劍把,劍身不見了,在他體內,正心口處,洞穿了他的心臟。

  她猛然抽回劍,他一個踉艙幾乎摔倒。

  「為……為什麼……」他吃力的呢喃,驀又瞠大眼,驚愕地。「是你?」

  下一刻,他不假思索地使力揮下右手劍,瞬間便砍斷絲朵兒那只仍握著闊劍的手臂……


  【待續】

TOP

 30 123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