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魔王傳說Part1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42 12345
發新話題

黑魔王傳說Part1

黑魔王傳說Part1

楔子   

--------------------------------------------------------------------------------


--------------------------------------------------------------------------------

  令人屏息的巍峨城堡彷彿惡龍般險峻地矗立在懸崖上,冷冷地俯瞰著整座山谷、綠茵坡地、樺樹林和一塊塊階梯似的農田,灰色的花崗石城牆高得彷彿可以碰觸到天上的烏雲,傲慢地炫耀著它的巨大與堅固,以及「最後堡壘」的威名。

  然而此際,從城堡內峭然挺立的圓形塔樓裡,卻不斷傳出尖銳的號角聲,淒厲地劃破了原有的寧靜與安詳;城堡外那些原本悠然自得地工作的牧羊人與農夫們立刻驚恐萬分地趕著羊、拉著牛逃回城堡內。

  不一會兒,城堡那兩扇只有絞煉拖拉得動的大門便砰然一聲緊緊地關上了。

  邪惡的烏雲密佈,彷彿黑夜即將再度降臨,沉悶的雷鳴配合著炫目的閃電打在懸崖後方,似乎在預告著城堡的悲慘結局,東昇的旭日幾乎完全被遮掩住了,只透出幾道有氣無力的曙光,照射向緩緩朝城堡包圍過來的黑色軍團。

  高大的馬匹上載著高大的武士,清一色的灰色盔甲與黑色斗篷,沉重的巨劍、厚實的盾牌,犀利的戰斧和煉錘,一騎接一騎、一隊接一隊,千騎……呃不!萬騎綿延不絕地彷彿延伸到世界的盡頭,就像無堅不摧的戰神般,以威猛壓迫的姿態逐漸向城堡圍攏過來。

  然後,在離城堡前約一百公尺處,在一聲沉猛的號令下,頓時,萬騎如一騎般,動作整齊劃一的停住了。只有面對城堡大門正中央的一騎兀自多向前行了十幾步後才停止,並有如地獄魔神般獨自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


--------------------------------------------------------------------------------

  在以前的木諾諾堡,如今的風塔爾堡左翼兩公里遠處有一座整齊的莊園,主建築是由石材建造而成,兩側則是群集的小房舍,四周圍著大片楓樹林,它與風塔爾堡的威猛氣勢完全相迥異,感覺是那麼的清幽雅致。

  這就是風塔爾族神官的私人莊園。

  在五年前,黑魔王特地為神官建築了這座莊園,竣工之後,神官便立即搬進莊園內,此後就鮮少回到堡裡了。

  此刻,在楓林外,艾諾特正在向安亞作最後交代。

  「半年多前,不曉得為什麼,這位神官突然說要找一個跟他同種族的女僕,雖然也有不少人來應徵,卻沒有一個能夠在半個月的試用期滿後繼續留下來的。所以,妳也可以去試試看,盡量想辦法留下來,如果真不行的話,我們再想其他辦法。」

  「還有試用期啊?」安亞不太自在地扯扯身上的粗布長裙,又縮了縮套在軟鞋裡的腳趾頭,覺得礙手礙腳的連路都不太會走了。「那我一進去就得趕緊找人囉?」六年來,這還是她第一次換上這種平常百姓常穿的長裙和軟鞋呢!

  艾諾特搖頭。「不,先別急著找人,想辦法在試用期滿後留下來比較重要。」

  「為什麼?」

  「因為除了要妳找出那個風神外,我們還需要妳留在神官身邊做內應。他是神官,知道的事應該不少。」

  「啊!說得也是。」安亞喃喃道。「再說,要看男人的背部也不是那麼簡單的,裡面也不知道有多少男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


--------------------------------------------------------------------------------

  安亞當然不可能幫狄修斯洗澡。

  然而,她也很擔心狄修斯會索性待在浴間裡發呆算了,所以,雖然她曾發誓絕對不從門縫裡偷看男人洗澡──要就光明正大地看,卻還是忍不住三不五時去偷聽一下門內是不是還有動靜,確保那個男人還沒有進入初級石化狀態。

  幸好沒有!

  但是,並非洗完澡後就萬事OK了,他的麻煩還多著呢!

  就如同嘉肯所說的,狄修斯是一個非常散漫懶惰的人,不僅如此,他還是個標準的慢郎中,在某些地方特別遲鈍,有時候又天真到可悲的地步,經常是漫不經心的,就算走在平地上也會跌個四腳朝天,如果沒人理他的話,他真的會一個人呆坐在那兒直到成為化石為止,甚至有些時候,他還會莫名其妙的多愁善感一下。

  不過,他的多愁善感就跟他的人一樣,也是不太正常的。

  他不吃兔肉,因為兔子太可憐了,一想到可愛的小兔兔躺在盤子上,他甚至會掉下眼淚來。

  但是,他卻超喜歡吃松鼠肉。

  一片落葉會讓他惆悵大半天,一整日都愁眉不展、悶悶不樂。可是,當他想吃松果的時候,他會拿竹竿辟哩啪啦打得樹葉滿天亂亂飛,松果卻掉沒兩顆。

  如果問他為什麼老是坐著流口水發呆,他會很嚴肅、很認真的告訴她他想不出活在這個世界上到底有什麼樂趣?

  然而,片刻工夫過後,他又表現得十足是個性格有缺陷的混蛋傢伙,不但喜歡嘲弄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


--------------------------------------------------------------------------------

  風兒輕輕地吹,時光在靜靜的風中悄悄流逝,春天的奏鳴曲早已落下最後一顆音符,隨後而至的夏日交響曲熱情地喚起大地的生命力,在綠野間繪染上一片艷麗動人的色彩。

  一朵朵笑吟吟的向日葵在艷陽下迎風搖曳,一隻隻毛茸茸的羊兒在草原間悠閒地咀嚼著草梗,一顆顆飽滿的麥禾在黃澄澄的田野間驕傲地展示它們的身材,農夫和牧羊人們的臉上洋溢著跳躍奔放的生氣。

  今年又會是豐收的一年,他們都知道。

  只要有和平的日子,再艱辛的生活他們都不怕,畢竟,有耕耘就會有收穫,只要有希望,即使再苦都熬得過去。這就是為什麼黑魔王的高壓統治雖然恐怖,他們卻從來沒想過要反抗的最主要原因,因為,只要不反抗,黑魔王就會確保他們和平的日子。

  「啊!狗,有一隻狗從那邊飛過去了!」

  「是、是、是!有一隻狗從那邊飛過去了。牠怎麼飛呀?」

  「牠這樣、這樣飛,又那樣、那樣飛,然後……」

  「好,好,好!牠真的很會飛不是嗎?但是,你千萬不要給我亂飛喔!給我好好的站在那裡看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飛就夠了,不要又讓我找不到人了。」

  就像在騙小孩似的,坐在樹蔭下的安亞,一邊哄著一手抱著賽利、一手指著天空的狄修斯,一邊忙著縫綴衣服。

  狄修斯一定是偷偷跑去躺在地上打滾了,否則,他的衣服不會這麼容易破!

  她暗忖著抬起頭來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


--------------------------------------------------------------------------------

  「安亞那邊有消息過來了,她不但找到了風神,甚至連黑魔王是誰都查出來了。」

  水連恩堡的大廳內,再次聚集了五族的幾位首領,自然也少不了那位高雅淡然,卻又冷漠倨傲的火族神女。

  「黑魔王?她真的知道黑魔王是誰了嗎?」唐恩驚呼。

  六年前,當黑魔王宛如颶風般出現,並橫掃四族時,現身在人前的他都是戴著黑色頭盔遮住他的面目,沒有人知道他到底長得什麼模樣,就算從不允許他族進入的風堡內的人都知道,也沒有半個風族人願意透露出半點蛛絲馬跡來。

  「是的,他是個非常俊美的男人,表面上是個相當有耐心又體貼的人,如果不知道,絕對不會有人猜到他就是黑魔王。」莫桑倫沉穩地看著四周的人。「好笑的是,他居然也住在神官的莊園裡照顧著我們所要找的風神。」

  「風魔在照顧風神?」凱德不可思議地喃喃道。「風魔和風神不是對立的嗎?」

  「這個……其實並不是,」神女輕輕道。「事實上,當風神和風魔依附在人類身上降生之前,他們是風母一胎所生的雙生兄弟,因此,即使是分別依附在彼此毫無血緣的人類身上,他們的本質依然是兄弟,所以,風神若出生在這西方大地之上,風魔必定也會出生在這西方大地之上,而且,他們會互相照顧也是理所當然的了。」

  「耶?」廳內眾人齊聲驚呼。「風魔和風神是雙生兄弟?」

  「沒錯,風神是哥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


--------------------------------------------------------------------------------

  至少有三分之二是沙漠地區的南方大地上只有三支種族,東南山上的宇羅族,西南綠洲的悍羅族,以及北面臨海的殘羅族。其中,以宇羅族最溫和,悍羅族最勇猛,殘羅族最殘暴,尤其是殘羅王的殘酷威名,更與西方大地上的黑魔王不相上下。

  此刻,在殘羅堡內的大廳裡,傳說中,擁有火眼金睛、巨熊般的身材、獅子樣的臉、大象的破壞力,以及惡魔黑心的殘羅王正在大發雷霆之怒,所有的武士、僕人全都嚇得一溜煙逃到大廳外去了。

  「好大的膽子,竟敢毀約!」他的咆哮聲與獸樣的身材成正比,幾乎就要震垮整座城堡了。

  一旁瘦高微駝的巫師卡羅搓著手,神情猥褻地說:「其實結果都一樣啊!我王,不管他們有沒有毀約,我們都會攻打過去的,不是嗎?我們的目的並不是交換條件,而是攻佔西方大陸,所以,只要盔甲和武器都到手了,其他的就不重要了。」

  殘羅王聞言,立刻轉怒為喜。「啊!對、對,盔甲武器都到手了,都到手了!哈哈哈,哈哈哈!這下子悍羅族就不再是我們的對手了!」

  一句話馬上就熄了殘羅王的火,這個卡羅也真夠厲害的了。

  「不,我王,悍羅族不是最重要的,就算我們打贏了悍羅族,得到的也只不過是一大片沙漠和一小片綠洲而已。」他耐心地提醒他的王。「所以,我們的目光一定要放遠一點,擁有豐富的礦山、肥沃的草原、充沛的淡水的西方大陸才是我們要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


--------------------------------------------------------------------------------

  有人說,東方大地的旭日最耀眼,南方大地的藍天最澄藍,西方大地的星空最燦爛,北方大地的冬雪最純潔。

  此刻,仰躺在喀啦喀啦作響的馬車上,遙望著滿天星辰點點,輕風微拂,遠方飄來淡淡的橘花香,嘉肯覺得那種說法實在很貼切,他相信在另外三塊大陸上絕對看不到如此閃耀燦爛的星辰,也絕對享受不到這般悠然的夜空,只要……

  他的頭上沒有一個包包隱隱作痛,他的雙手雙腳也沒有被捆綁起來,手臂更沒有麻得失去了知覺……

  這一切該是多麼美好啊!

  悄悄覷視著坐在一旁打盹的安亞,在不安的淺睡中帶著愧疚的痕跡。

  嘉肯露出不在意的微笑闔上了眼。

  其實,一開始他就很清楚她想做什麼了,他知道她想打昏他,但即使他早就察覺了,還是乖乖的讓她打;他知道她想把他綁起來,即使他根本沒昏倒,他還是乖乖的讓她綁;他知道她想把他帶到某個地方去,即使他不願意,他還是乖乖的不做任何反抗。

  因為神官早就有過指示了,無論她想幹什麼,都只能跟著她走,雖然不知道她究竟想幹什麼,但唯有她想走的路才是唯一的一條路。

  就在嘉肯闔上眼的同時,安亞睜開了眼。

  她怎麼可能睡得著呢?

  一想到在嘉肯清醒之後,她該如何跟他解釋這一切狀況?她就不知所措到想敲自己的腦袋的地步。

  她絕不會讓他受到任何傷害的,但他會相信她嗎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


--------------------------------------------------------------------------------

  廣博豐饒的大地,樂觀進取的子民,這就是西方大地之所以能成為四大陸地之中最富庶之地的主要原因。

  特別是在歷經了一百五十多年沒有任何征戰,甚至連一絲小小的爭執都沒有的和平時光後,在這西方大地上的六族族民們,更是無意掀起任何爭執戰亂,大家沉溺在安樂生活之中,只望戰爭永遠不再來臨。

  直到這一年,風王的第七子降生,風族神官立刻被滿臉沉肅的風王找了去。

  「那是風魔胎記沒錯吧?」

  「沒錯,王,但是請您放心,」神官恭謹地回道。「風魔雖然可怕,但若是沒有刻意去喚醒祂,祂便會永遠沉睡在孩子的體內。」

  「這樣啊!」風王頓時鬆了口氣。

  「不過,為了保險起見,最好不要讓任何人知道孩子的背上有風魔胎記;另一方面,我也會找出風神陪伴在風魔身邊,如此一來,要喚醒風魔就更加困難了。」

  風王終於放心了,老實說,若真要他除去這個親生兒子,他還真是捨不得呢!

  這個孩子雖然不是將繼承王位的長子,也不會是最得寵的老么,但他卻是風王所有孩子中最教人憐愛的一個;看他細膩晶瑩得如此美麗、如此純潔,又那麼氣韻高華得令人讚歎、憐惜,就像個精雕細琢的玉美人般,這樣一個天使般的小娃娃怎麼可能會是冷酷無情的風魔呢?

  如今在神官的安撫下,風王也得以安心地讓孩子在他的溺愛下成長,甚至成為全風族最受寵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


--------------------------------------------------------------------------------

  水連恩堡大廳內所有的人都臉色蒼白、冷汗涔涔,安亞更是哭得涕泗縱橫。

  「這一切能怪當年那個受盡恐懼痛苦折磨的六歲小男孩嗎?」嘉肯低低歎息。「是你們的父親喚醒了風魔,是他們一手造成了這一場場的劫難,是他們的殘酷毀了你們四族。風魔是魔鬼?不,你們的父親才是魔鬼!你們要報仇?下地獄去找你們的父親報仇吧!」

  「住口!」莫桑倫猛然拍桌起立。「我父王才不是那麼殘酷的人,你說的……你說的……」

  「不信?」嘉肯嘲諷地嗤笑一聲。「那是我親眼所見的,你若不信,可以問問你們的神女啊!當年她也在場,這一切到底是真或假,她最清楚,我的話你們不信,她的話你們就不能不信了吧?」

  「你以為我不敢?」莫桑倫馬上轉向神女盯住她。「神女,告訴我他在說謊!」

  他信心十足地等待神女告訴大家,嘉肯所說的一切都是謊言,沒想到神女卻低著頭一聲不吭。

  自從十八年前為了一己之私而造成那場風族大浩劫後,她就已逐漸失去神的恩寵了。神願意給予她的訊息越來越少,她尚未生下一任神女,卻已開始出現老化的現象,這表示神靈隨時都有可能離開她身邊。

  所以,她絕對不能說謊,一說謊她就完了!

  莫桑倫神情微變。「神女?」

  神女依然不言不語,一動不動。

  得不到想要的回答,莫桑倫的臉色倏地變得很難看。「神女,難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十章   

--------------------------------------------------------------------------------


--------------------------------------------------------------------------------

  殘羅族的巫師卡羅非常清楚他的王正是主宰殺戮的金魔依附之身,所以,他才敢鼓動殘羅王的貪慾之心,並極力催促殘羅王向西方大地進軍,他以為金魔就算對上風魔,也是很有得拚的,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卻不知,無論殘羅王有多厲害、多殘暴、多勇猛善戰,一碰上黑魔王,他也只有丟盔棄甲的份,因為任何魔一碰上主宰毀滅的風魔,都只有被毀滅的份。

  可見卡羅的能力跟西方大地的神官、神女還有段距離,不過,他自己也很明白這點,所以才會慫恿殘羅王無論如何一定要抓到神女,以彌補他的不足。

  於是,就因為卡羅的能力不足,威武雄壯的一支軍隊浩浩蕩蕩的開到了西方大地,卻在不到半天的時間後便支離破碎地倉皇逃回南方大地了。

  幸好卡羅另外派去的小隊人馬成功地「請」到了神女,順手還抓來水王唐恩為人質,否則,殘羅王在咆哮之餘,搞不好還會一刀砍了卡羅也說不定。

  「你……你是殘羅王?」饒是神女再見多識廣,也不曾見過像殘羅王如此猙獰巨大得宛如野獸般的人物,美麗的臉蛋上不禁抹上了一片蒼白。

  「美人兒……呃不!神女,我的確是殘羅王,不過呢!嘿嘿嘿……」殘羅王何曾見過如此高雅美麗的女人,早就看得雙眼發直,口水流洩滿地了。「過了今晚之後,我就是妳的丈夫了!」

  「什麼?」神女脫口驚叫,臉色更難看了。「你……你究竟想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42 12345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