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鶴神針 作者︰臥龍生 (已完成)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仙鶴神針 作者︰臥龍生 (已完成)

仙鶴神針 作者︰臥龍生 (已完成)

第一回  白衣少女
  “漁舟逐波受山春,兩岸桃花來古津,坐看紅樹不知遠,行書清溪忽值人……”
  “當時只記入山深,青溪几度到云罷?春來遍是桃花水,不辯仙源何處尋。”
  以上兩折樂府,是唐代大詩人王維所作,用來描述天下聞名的桃花源。
  這片人間樂土,在湘北沅陵和桃源之間,由洞庭湖乘船沿沅江逆水而上,過常德、桃源,經張家灣到水溪,棄舟登岸,滿山桃林掩映著一座規范宏大的的廟宇,那是后世修道人所建立的玄都觀。
  這正是陽春三月,桃花努放時節,沅江岸畔,玄都岸外,遍地桃花盛開,如錦如繡,忽然由桃林深處,走出一條白衣少女,左手捧著一束桃花,右手輕提白綾羅裙,碎步輕盈,繞林而出,緩緩向江邊走去。
  白衣女本來長的就美,再襯著一身雅淡白裝,愈覺著迥出塵表,清眼高華,人面花光,相互映照,玉貌珠輝,容光絕世,真個是洛水神妃,出浴的太真。
  白衣女走近江邊,凝眸望著那急湍江流,嘴角邊淺笑盈盈,意態甚得,忽得她把手中桃花,摘下几條,投入江心,被急浪旋流一卷,立時逐水沉浮而去,白衣女微微嘆一口氣,笑容忽斂,一張勻紅嫩臉上,浮現出淡淡的幽怨神色……
  這當兒,突然由上流急馳來一只小型漁舟,江水急速,小舟如箭,不大工夫,已可見那小舟上站著一個慈眉善目,六旬開外的灰袍僧人,白衣少女看清舟上人后,立時又浮出一臉淺笑,妖聲喊一聲:“師父……”把手中一束桃花盡投水中,跟著蓮足一點,白衣飄風,一個嬌小玲瓏的身子,直向那湍急江流投去,雙腳微在水面那束桃花一點,兩臂一張,二次躍起,直向那漁舟上僧人身邊飛去。
  老和尚一聲笑道:“十七八大姑娘啦,怎么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回  險谷劍影
  雙帆張風,船行快速,到東方曙色微露已抵達岳陽岸邊,長須老者送夢寰、霞琳登岸,回頭看,那四只梭形快艇,如飛而來,左面一只快艇上后面系著夢寰、霞琳原乘舟,長須老者直待那小舟靠岸后,才拱手作別,笑道:“老弟多珍重了!”
  楊夢寰想說几句感謝的話,還未開口,人家已跳上大船,揚帆而去,四只梭形快艇,緊隨后面,不大工夫,已消失在茫茫煙波之中。
  楊夢寰檢點船廠上隨帶衣物,果然絲毫未動,略一收拾,和霞琳棄舟而去。
  這時天色尚未大亮,行人絕跡,兩人展開輕功縱身法,快愈狂奔怒馬,不過一頓飯菜工夫,已走了二十多里,抬頭看,只見三面淺山環抱著一座小村,村前面一溪清流,水聲潺潺,村西邊山跟下,佳木蔥龍中隱現出一堵紅牆,楊夢寰遙指那紅牆笑著:“那紅牆中就是寒舍,家父二十年前自宦海隱退,就在這東茂嶺安居了下來。”
  霞琳轉頭一笑,答道:“這地方很好玩,我們沒事的時候就到那條小溪里去捉魚好么?”
  兩句話,聽得楊夢寰臉上變色,心里一陣疼痛,表情呆滯,半天說不出話來,眼前立即涌現出兒時和表姐玉絹捉魚溪中的情景,玉絹比他大三歲,很小就死了父母,夢寰母親以姑媽收養了玉絹,兩人從小就在一起長大,青梅竹馬,日夕一塊兒游戲玩耍,玉絹對夢寰的愛護的無微不至,夢寰對玉絹那更是言聽計從,從牙牙學語到略通人事,吃飯讀書都一步不肯離開,玉絹秀慧過人,在夢寰小心眼里成了天人,赤子心中情苗早植,當夢寰八歲被一陽子帶到玄都觀中學藝,這一別就是十二寒暑,雖然這期間楊夢寰也回來過兩次,但這兩次他都是同師父同來,小住兩天就走,和玉絹見面談話的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回  八臂神翁
  且說楊夢寰拉著姑娘一陣急走,轉過兩個彎,前面有一片樹林,夢寰放慢腳步,繞林而過,剛剛轉過一個林角,猛見路中間站一個骨瘦如柴白須黑衫老者,手握蛇頭手杖,矗立月光下,動也不動,夜風吹得他自發和黑杉飄蕩,看上去愈覺著陰氣森森。饒是楊夢寰膽子夠大,也不禁嚇了一跳,沈霞琳更是嚇得把身軀直向寰哥哥身上倚靠。
  楊夢寰定下神,拉著霞琳想從路邊繞過,猛聽那老者陰森森一聲冷笑,說這:“我也懶得和你們兩個娃兒家動手,只要你們能老老實實的告訴我,那藏真圖究竟在什么地方,我不但不加害你們,而且還可以護送你們離開湘北,天龍幫派在水月山庄附近監視你們的潛伏,都被我點了穴道,要不然你們早就碰上了麻煩,不過在這岳陽百里以內,仍散布著很多攔劫你們的高手,大部分都是武林中極厲害的人物,就憑你們兩個娃兒家,決闖不過,生死兩條路,隨你們自擇一條?”
  楊夢寰心里暗想,這瘦弱白須老頭兒看上去,陰氣森森,兩眼中卻神光如電,手里握那根蛇頭怪杖,月色中閃著烏光,一望即知是用精鋼鑄成,曰氣又很托大,自然不是等閑人物。他心里風車般打了几轉,立時笑道:“藏真圖是什么樣子,我都沒有見過,如何能說得出在哪里?”
  白發老者又一聲陰慘慘冷笑,道:“你說沒有見過藏真圖也許是實話,不過藏真圖落到玄都觀主一陽子手中,也是干真萬確的事,你那牛鼻子師父可能不會告訴你……”
  說罷一頓,慢慢逼近夢寰又道:“那我就先把你兩個娃兒活捉住作為人質,再叫你牛鼻子師父以圖換人。”
  楊夢寰退一步,厲聲答也“你是什么人這樣狂妄……”
  夢寰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回  真假秘筐
  夢寰緩緩而下,一面凝神打量這深澗形態,好似鍋底一樣,愈深愈形收縮,二百丈后,只不過剩下兩丈方圓大小,那流入澗中溪水,打在石壁上,散成千萬點黃豆般的水珠兒,四下飛落,片刻間楊夢寰衣履盡濕。
  大約在二百五十丈左右,才到澗底,夢寰細看澗底形態,長約一丈,寬約八尺,向西邊斜下,入澗溪水都沿斜坡從一條大石縫中排出,靠東面光滑石壁間,有一座高可及人的石門,半開半閉,楊夢寰側身進門,眼前又是一道曲折的夾道,夾道很窄。僅可容一人通過,而且黑暗如漆。夢寰神凝雙目,貼壁而入,走了一陣,夾道逐漸開朗,碧光隱隱。也不像剛入石門那么黑暗。
  又走了一段,景物越覺奇麗,兩邊夾壁,色凝翠玉,晶瑩透明,碧光耀目,宛如置身琉璃世界一般。!
  楊夢寰哪見過這等景物,不禁暗里几聲嘆底世界之大,真是無奇不有,准也想不到數百丈深壑之屯竟會有這樣一番天地,如非目睹,縱是聽人說起,也難置信。
  猛的一聲嘆息,從夾壁中遙遙傳來楊夢寰聽出那是師父聲音。這一驚非同小可,加快腳步,急奔前進,拐一兩個彎,夾壁已盡,景物豁然開朗,一塊畝許大小的草地上,種滿著各色花樹,一陽子盤膝坐在共樹中間,仰著臉凝神沉思,夢寰離他就不過丈左右,他卻是毫無所覺。
  楊夢寰心知有異,一個箭步,躍到花樹林邊,正想行入,猛的心中一動,停住腳步暗想到:看樣子師父似是被困在這一片花樹林正中,不能出來。他知師父不但武功精紙而且還精通八卦易理,五行奇門之朮,縱讓這些花樹按著八卦易理排成陣式,也難困住師父。
  楊夢寰心覺懷疑,不敢莽撞,細看花樹排列形態,散亂無序,卻又不像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回  鄱陽湖邊
  到天色大亮的時候,趕了有一百多里。一陽子攀登上一座峰頂.運足目力,向前望去,見左側隱隱現出一座城鎮模樣,估計行程.大約有七八十里左右,休息一陣再趕路,大概在中午時分可以到達.心里一陣高興,疾跌下對蛇叟邱元說道:“右面隱現一座城鎮.大約有七八十里左右,如果我們能在中午前趕到,當天是不是就可購齊藥物療毒?
  邱元看看靜坐草地,正在運功調息的慧真子一眼,答道:“急什么呢?她在兩天之內傷勢決不致加重,我那玉露解毒丸.雖非回生金丹,卻是解毒聖品,天下解毒藥物無出其右。”
  一陽子碰個軟釘子,只好淡淡一笑,慧真子一條命操在邱元手中,威脅著這位武林名宿,發作不得,轉臉旁顧,忍下去一口怨氣。
  沈霞琳雖然累了一夜.好在她內功已有了基礎,調息一陣.精神復元、走近楊夢寰.貼著他身側坐下.問道“寰哥哥.我師父的傷勢當真就沒有辦法醫得好”
  夢寰皺著眉答道﹔”這個我也不知道,也許將來能醫得好。
  霞琳淒然一笑.道“我知道一定是醫不好啦。說罷,一陣傷心.流下兩行清淚來。
  夢寰看著她微一怔神道:“你看你臉上好多灰土.走,我們洗洗臉去。”
  霞琳緩緩起身.和夢寰走到一處山泉。兩人洗過臉,就在山泉旁邊一塊青石上坐下,此刻旭日初升,陽光從一道峽口透射過來,照在霞琳臉上.紅白耀民倍增嬌艷,夢寰替她理理鬢前散發,無限憐借地說道:“你怎么總是愛哭呢?”
  霞琳說道:“我心里難過,就流出眼淚哪里是哭呢!”
  夢寰心里想笑,但又怕她多心.勉強忍住,卻聽得身側傳開噗的一聲輕笑.趕緊回頭.但見陽光滿峽.翠葉含露.哪里有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回  孤島漁隱
  船行了頓飯工夫,島上景物,已清晰可辨。島不大.但很秀奇,陡壁如削,聳立于水波之中,上面生滿雜木,壁間藤蘿掩映,一片翠色,景物如畫。
  朱白衣解下船頭銀線,手腕微微一抖,銀線一陣波動,但見一點銀芒耀目,倏然飛入袖中。快艇驟減負重,快如離弦弩箭.一會功夫駛近島嶼.在崖壁下轉了兩轉.立時不見。待夢寰等所乘游艇追到,已無蹤跡可尋。
  一陽子細查立壁形勢,右側五文遠處,另有一道立壁突出水面,壁間長蘿飄垂.毫無異狀.竟是看不出快艇如何隱去.心中大感焦急。
  朱白衣打量了立壁形勢几眼,低聲對夢寰笑道:“蕭天儀這人很富心機,壁間暗門造得天衣無縫,不用心倒是看不出來。”
  夢寰自見朱白衣飛索緊舟之后.對人家已佩服的無以復加.聽完話立時間道:“朱兄可是發現了壁間暗門嗎?”
  朱白衣伸手指著兩壁交接之間笑道:“就在兩壁連接的地方,我們把船划過去,再想辦法開那壁間暗門。”
  游艇馳近壁間,一陽子拔出背上長劍,寒光閃動.飄垂藤蘿盡落水面,立時現出一堵光滑的右壁。仔細勘查,果然有人工修筑的痕蹤。一陽子默動真力一推.無奈石壁甚是堅厚.竟是推它不動,一時間想不出破壁之法,不禁面壁發愁。
  朱白衣低聲對夢寰道:“用那老禪師手中禪杖撞擊石壁。蕭天儀就非開門不可了。”
  楊夢寰心知如不激怒對方,決無法進得石門,隨把意思轉告師父。一陽子沉吟一陣.終于要過澄因大師手中禪杖,運足真力,一杖向石壁撞去,只聞得震天動地一聲大響,石壁被撞碎尺余大小一塊,碎屑紛紛落入湖中。
  一陽子連撞三杖.果然兩壁接合之處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回 野道搏殺
  夜色沉沉,路上行人絕跡,楊夢寰心急如焚,一口氣追出去七八里路,哪里有沈霞琳的影子。
  楊夢寰停住步,抬頭深深吸一口氣,定定神,心里暗想:我這樣盲目追尋,哪里能找得著她?這時候,他感到由夜色中傳來一陣得得蹄聲。不大工夫,隱見官道對面急馳來兩匹快馬,楊夢寰正值六神無主當兒,難免作僥幸之想,暗想:這兩人從對面而來,也許遇見過霞琳,不妨借問一聲。
  他心里剛剛想定主意,兩匹馬已風馳電掣般闖到面前。夢寰見兩馬來勢太急,想招呼已來不及,顧不得再看馬上人的模樣一橫身兩手齊出,硬搶控馬韁繩,想先擋住馬勢再問人家。
  哪知馬上人亦非等閑,夢寰剛剛發動,突聞得一聲怒叱道﹔“什么人敢攔去路,你是找死。”
  話出口,寒光電閃,左右兩把刀,一齊劈出,同時馬上人又一齊急勒韁繩,兩匹馬急馳間收勢不住,但聞得兩聲長嘶,猛夢寰撞去。
  楊夢寰想不到對方一出手就動兵刃,百忙中急收雙臂,一個仰翻退出去七八尺遠,但仍攔住去路,拱拱手笑道:“兩位請恕我魯莽,我攔兩位去路,只是想問兩句話,此外并無他意。”
  這當兒,馬上人都躍落地上,橫刀而立,聽完夢寰問話,邊一個四句左右的瘦長大漢,打量夢寰兩眼,冷笑一聲,答道:“朋友話說得好輕松,你這不像是問話,倒像是劫路的模樣。”
  楊夢寰自知理虧,而且又有事求人,只好陪禮笑道:“我已先向二位告罪了,請原諒我行動魯莽。”說罷,又深深對人一揖。
  兩個大漢看夢窘再三告罪,態度轉趨溫和,剛才答話的人,收了單刀,問道:“你有什么話,請快些說,我們還要趕路。”
  一面答著話,一面拉起韁繩,准備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回  客棧奇僧
  第二天,天色剛亮,船已靠上了南昌碼頭。金環二郎陶玉牽著夢寰一只手,下了雙桅巨帆.碼頭上早已有天龍幫的弟子在守候著。兩個人剛剛下船,立時有三個青衣大漢迎上去.長揖請安,陶玉單掌還了半禮,間道:“那兩個行腳和尚,落腳在什么地方?”
  中間一個四旬左右的大漢.垂手稟道:“弟子已派人監視兩個和尚行蹤,昨夜他們落腳在南昌西關悅來客錢.此時大概還沒有動身?”
  陶玉回頭對夢寰一笑.吩咐那三個大漢道:“你們留兩人帶著我的赤云追風駒.等著尤總舵主一塊兒去.一個人給我們帶路上悅來客棧。”
  中間那大漢,似乎是三個中的頭目,留下左右兩個大漢牽馬等人,自己帶著陶玉、夢寰徑奔悅來客棧去。
  夢寰雖看出金環二郎在天龍幫中身吩地位.似乎比尤鴻飛還要高些.但他自己是客人.對天龍幫的弟子.不能不客氣點,回頭問那青衣大漢:“兄台高名上姓。”
  那青衣大漢,受寵若驚望著夢寰,躬身答道:“兄弟叫水蛇李五.承龍頭幫主恩典.派在長江總舵手下吃飯,負責南昌三百里內的水路的買賣。”
  夢寰又問道:“悅來客棧那兩個行腳和尚,可帶有一個白衣少女同行嗎?”
  李五搖搖頭.道:“兄弟接到總舵金蛟令諭后.立時派人西出查訪,悅來客棧兩個行腳和尚和金蛟令諭查尋的人頗黨相似,因此傳訊總航,請命處理,不過除了那兩個和尚之外,倒未見到有別人同行。”楊夢寰本來興沖沖的,聽完話.冷了半截,回頭望陶玉,陶玉笑道﹔“兩個和尚既然可疑,我們不妨先去看看,令師妹必已得昆侖派拳劍真傳,如果他們不用卑劣手段,令師妹自然不會甘心就范,江湖上無奇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回  金環二郎
  楊夢寰心知這須發虯結的老和尚,過去必是一位空門高人,潛修深山,如非是參悟了佛門秘奧,定有著難言隱衷,心念及此,油生敬仰,深深一揖,才如示坐下。
  老和尚看夢寰拘謹多禮,一派溫文,心中亦甚喜愛,大笑著問道:“小施主駕臨荒山,當非無因而來,有什么事直講無妨。”
  夢寰略一沉吟,隨把霞琳被掠,又被截劫的事很詳盡地說了一遍,只把陶玉辣手刑訊那和尚口供一段隱了起來。
  一明禪師聽完了夢寰的話,全身微微發起抖來,半晌才長長一聲嘆息,道:“出家人造此冤孽,實在愧對我佛,不過這件事關系太大,貧僧如推腹直告,那截劫令師妹的兩個和尚來歷,小施主必然要冒奇險去追尋令師妹的下落,縱然小施主身懷絕學,恐怕也有去無回。”
  老和尚話未完,夢寰已接口道:“但請老禪師指示一條明路,晚輩就感戴不盡,涉險歷難,非所計較。”
  老和尚閉上眼,不再答夢寰問話,燈光照著他顫動的雙手,和那波動的灰色僧衣,嘴唇微微啟開,顯示他內心正感受到極大的激蕩。
  足足過了有一刻工夫,一明禪師突然睜開兩只怪眼,眼睛里含蘊了兩眶晶瑩的淚水,右手緩緩提起垂在地上的僧衣,夢寰隨眼望去,只見一明祥師兩條腿自膝以下,已全被截去,不覺心頭一震,問道:“老禪師的腿……”
  老和尚松開提起的僧衣,放聲一陣大笑,道:“小施主自信比我的功力如何?”
  夢寰道:“老禪師掌力雄渾,功力較晚輩深厚多了。”
  一明點點頭,道:“小施主雖已得高人傳授絕學,但功力火候,還嫌不夠,如欲往救令師妹,那無疑飛蛾投火。但我已敗在小施主的手中,依武林規矩來說……”說到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十回  深山古墓
  兩人攀上了峰頂,太陽已被那綿連山峰遮住了一半,金光照著那無數白云皚皚的山峰,幻出奇麗耀目的景色。
  夢寰轉臉望霞琳,她仍然探頭留戀的望著谷底小鹿,依依神情,形露于外。
  夢寰見她那等神態,雖然心中念挂陶玉,也是不忍著急催她,慢慢走到她身邊,拉著她一只手笑道:“小鹿的媽媽會來照顧它的,我們走吧!”
  霞琳回過臉來,嗯了一聲,道:“這只小鹿,還是你朋友捉給我玩的,那天在饒州我等你到天亮,還不見你回到客棧,我就去告訴師父和貞姊姊說,要去找你,師父和貞姊姊都不讓我去,但我心里很想你,就一個人出去找你了。”
  夢寰自見到霞琳后,一直就沒得及問她遇難經過,此刻聽她一說,忍不住追問道:“那你又怎么會被人擄去呢?”
  霞琳嘆息一聲,接道:“我找了半天,可是找不著你,就坐在湖邊一棵柳樹下休息。忽然來了兩個大漢,他們裝著在看湖邊景色,趁我不防的時候,突然下手點了我的穴道,等我醒來,已被他們捆起來,裝在一輛馬車中,車的四周都蒙著黑布,看不到外面景色,我用的寶劍也在車廂里挂著,可是我的手被他們用牛筋捆著啦。”
  夢寰只聽得熱血沸騰,道:“他們還用什么法子虐待你?”
  霞琳淒婉一笑,接道:“我的嘴里也被他們堵了東西,到了吃飯時,才替我取出來,我賭氣不吃他們的東西,餓了一天一夜,后來我想到你一定會到處找我的,我要是餓死了,你就沒有辦法找得著我了。”
  夢寰一陣感傷,輕輕攔住她,道:“以后又怎會落在大覺寺和尚的手中呢?”
  霞琳把頭兒靠人夢寰懷中,笑道:“我在車中,看不見外面東西,也不知道他們要把我送到哪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