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師女友 作者:西半球(全書完)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科幻靈異] 我的天師女友 作者:西半球(全書完)

我的天師女友 作者:西半球(全書完)

美女天師的除魔歷險記


內容簡介:兩個「死鬼」亂點鴛鴦譜,讓八字超輕、整天活見鬼的「衰咖」王強身邊多出一個莫名其妙的未婚妻。這位美女,居然還是法力非凡的天師後裔!
    平凡的生活,從此開始不平凡。伴隨兩人的結識、相知,惡鬼妖魔開始出籠,圍繞著他們,引發層出不窮的驚險危機。公司命案、鬧鬼旅店、詭異兇村、校園神秘區域……接踵而來的離奇案件,是純屬厲鬼作祟,還是掩埋著更令人驚駭的內情?
    鬼影幢幢,危機四伏,隱藏在幕後的黑手,究竟有著什麼目的?
    且看身懷靈能力的倒楣白領男與他的天師女友,如何攜手克敵,化險為夷!






第一章
這是一個青色的世界。

街道、門窗、過往的人和車輛,都像被這種冷色調的顏色淋過一般,連天空也是一片灰青,青得讓人,心寒!

我站在十字街口,無數的車輛和人流在我身旁經過,我低著頭,不敢與他們直視。

為什麼?

如果我和他們對視,他們就會發現,我並不是他們這個世界的人,因為。

我是人,而他們,卻是游魂!

游蕩于陽世,沒有進入輪回的魂魄,他們最渴望得到的,便是生人的軀體,也就是平時我們常說的“替死鬼”。

這個世界是在陽世,亦或是陰間,我並不清楚,但我出現在這里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有一點我必須申明,我不是什麼捉鬼大師,也不是那些能自由出入陰陽兩界的異人,導致這一切發生的原因,無非只是我的八字,超輕!

輕到可以飄到天上去!

這是當年為我批命的算命先生說的話,八字輕,命魂不穩,陽氣弱,易招邪穢,在我小時候,每天都必須和老爸呆在一起以壯陽氣,待成年之後,盡管陽氣有所增強,卻還免不了有時會撞上“好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梅雨時節,細雨紛紛,下得人心慌。

天是灰色的,窗外的景物是模糊的,我的心情相當的惆悵。

汽車在修理,雨傘忘了帶,都怨這天,早上還那麼一大片豔陽灑下來,到了傍晚就弄上這麼一個愁云滿天的景,虧那天氣預報還一個勁的說,明天大晴,好出行。

狗日的天氣預報。

我咒罵了一句,噼哩啪啦,一個閃電就這麼打下來,硬是把天掰成兩半,雨更大了。

“總監,下班了,還不走?”

秘書MM扭了一下她那蜂腰,害我擦了一下口水,一時間,饑火欲火一起來,還真TMD的紅顏禍水。

“沒帶傘嗎?我有帶哦,要不要人家順便遮你,雨中漫步,很浪漫的哦。”

她嗲得厲害,我差點軟倒在椅子上。

“浪…漫?饅頭?”

那低胸下的白色丘陵晃得我心慌,好不容易聯想到食物讓我的饑火壓過了欲火,才把眼光從這絕色身上收回來。

“不…不用了,我今天沒開車,要去搭地鐵。”

“那就算了,BYBY!”

MM頭一甩,最後再拋給我一個媚眼,才搖著細腰出去了,看著那搖擺的豐臀,真想拍上那麼兩下。

結果我拍了自己兩巴掌。

雨還在下,沒完沒了的。

我拖著一道水跡走下地鐵站,地鐵站里沒幾個人,一對母子從下面走上來,和我擦身而過。

母:雨好大,還好我們有帶雨傘,要不然我們就成落湯雞了。

子(天真地問):媽,什麼是落湯雞?

母(小聲地說):後面那個叔叔就是。

日,我還啃德雞呢。

我小聲地罵。

買了票,售票的臉冰冷得像蠟像,讓我心情更加惡劣。

擺那張撲克臉干嘛,有本事上蠟像館擺去。

我走向候車道,最後還是忍不住轉過身向售票處比了一下中指。

撲──

一個不留神,我撞到了前邊的人,似乎對方也淋濕了,雨水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南離天火,破汙除穢,疾!”

黃符自MM手中飛出,于半空時化為紅光閃爍的火球,罩頭罩臉地砸在雨衣鬼身上。

頓時,一陣尖利的低嚎聲充斥著整個車廂,火光之中,可以從那雨帽之上隱隱看到一張七孔流血的女人臉,雨衣女鬼發出痛苦的利嚎讓我兩耳朵“嗡嗡”直叫,但那位差點被鬼害了的仁兄卻繼續做他的春秋大夢,讓我在心中不得不說個“服”字。

MM的動作還沒完,她繼續扔出八張符紙,但這幾張卻不是盡往鬼物身上砸,反而停于半空成八卦狀。

指結法印,腳走乾坤,MM似乎進行著某些神秘的儀式,然姿勢卻異常的好看,特別是那兩條白花花的大腿不停在我眼前晃過,晃得我差點忘記了還有一只鬼怪在這車廂里。

“陰都眾鬼,符彔為引,以吾之名,速臨!禁三百二一式。餓鬼降!”

隨著MM的咒語完成,那八張黃符旋轉著自高而低的下降,一個兩米高的虛影黃符滑過而出現,當符紙著地化為八團火球時,虛影像被注入了顏色,一下子有了存在感。

我又是一愣,跌坐在靠椅上,又連忙爬起來倒退出數米,直到後背貼上車廂壁,用我那顫抖的手指揉了揉眼睛,確定自己沒有眼花。

很可惜,我還處于人生中最健康的時期,並沒有出現老花這種老年病,因此我確信,我的眼睛並沒有騙我,在我眼前的是,另一只鬼啊~~~

它有一個小得可憐的腦袋,卻有一個大得恐怖的肚子,身體是慘綠色,由于肚子的負重而屈著膝,兩只瘦得只剩下骨頭的手長過了膝蓋,整一個六道輪回中餓鬼道的餓鬼形象。

天啊,一個如此漂亮的MM竟然叫出一只如此丑陋的餓鬼,我不由牙關打顫,搞不好這MM也不是什麼好路數。

似乎感應到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這公司里有鬼啊…”

我極度的郁悶,趙伯一臉正經地朝我說道,本來被一個老人家千叮囑萬叮嚀也不是什麼壞事,問題是我現在正蹲在廁所里,而趙伯則從門外探出大半個身體對著我。

趙伯是一鬼魂,認識他也已經有大半個月了,幾乎每一天都會和我說同樣的話,大概他還沒有意識到自己就是鬼吧,這是他的悲哀,而連上廁所也會被他跟著,卻是我的悲哀。

“謝謝啦,趙伯,不過你下次能不能不要這樣神出鬼沒的,很容易嚇死人的。”

我臉上堆上笑容,語氣盡量婉轉,不想一不小心得罪了一鬼魂,雖說他老人家除了每天會叨嘮這事之外,總體上來說還是一只好鬼,但我還是害怕他一生氣我就沒好果子吃,誰叫我八字輕,容易被鬼物所害呢。

“下次,沒下次羅…”

這一次,趙伯意外地說多了幾個字,他的臉青綠青綠的,連笑容也顯得陰森,害我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懷著一絲意猶未盡的感覺,我回到了辦公室,還有5分鍾就下班了,但我的計劃書還沒完成,為了趕在明天的高層會議上向總經理報告,我晚上的班是加定了。

草草向家里打了個電話告知要加班,又訂了個外賣之後,我突然發現,人去樓空的辦公室里靜得可怕,六點鍾的夕陽還掛天地平線上不肯落下去,那金色的光線卻讓辦公室中呈現不平均的陰影,讓人看不清楚的陰影是最讓我討厭的,因為我無法肯定,那陰影之中是否有不乾淨的東西存在。

再想起趙伯經常和我提及辦公室有鬼的話,讓我不由一陣心寒。

連忙打開了音樂,歌曲的聲音讓我的心踏實了不少。

我對自己說了聲“別自己嚇自己”後,便把心思投入到計劃書上去。

一晃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我斜望,說實在的,我沒膽量正眼看。

一老者立于我身旁,確切的說,應該是飄,我看到他的腳尖離地面的距離至少有三四厘米以上,我第一次恨自己的視力那麼好。

壽星眉下雙眼眯著,一付仙風道骨的樣子,MB的,這模樣好像在哪看過,但偏是想不起來。

我苦思,忘了電梯里多了這麼一個人物也不知是仙是鬼。

老者給了我一個爆栗。

“TMD,你這個不孝子孫,連你親爺爺也忘了。”

一句話,那見鬼的仙風外加什麼骨的全毀了。

而我,崩潰中。

“爺爺?”

您老不是去了十多年了嗎?怎麼還有空上來看您外子我啊?

我蹲在角落里,爆寒中。

“我TMD的還不是為了你這個不孝子孫嗎,要不是你,我才懶得管是紅衣鬼找上你,還是吊死鬼看上你。”

CAO,您也太強大了,會心電感應,看得出我心里想什麼?

我背著臉,指著後頭。

“爺爺…最近生活…過得不錯哦,壽星眉都快…。快長到地上了…”

“你少給我打哈哈,轉過來!”

爺爺命令。

我沒聽。

死命抱著頭,做鴕鳥。

“哎,八字輕不是你的錯,但這些年來見的鬼也不少了,難道你還會怕自己爺爺嗎?”

“就是…見得多…才怕啊…”

我哀嚎。

爺爺隨手一揮,我控制不住身體直接來個轉體180度平面旋轉,雙腿並攏雙手直放來個立正,眼皮拼命想合上,但眼睛里卻無可奈何的出現爺爺飄著的身影。

你老可不可以別飄啊,這飄得我心里慌啊。

“乖孫子,你可知道爺爺這次上來干什麼?”

“…沒事…上來逛街…”

頭上再吃一爆栗。

“逛你MB的街,我是來救你,救你,懂了嗎!”

爺爺爆怒。

我發抖。

“你這公司里有厲鬼,那穿紅衣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第二天,我一大早去了公司,很配合地開了高層會議,把該做好的工作都完成之後,向公司請了一個下午的假。

中午的太陽光毒辣辣掛著的時候,我走出大廈,一個上午的時間,我過得心驚肉跳,害怕昨天那只厲鬼突然跳出來和我來個“人鬼情未了”,還好,昨天大概被趙伯傷得不輕,一個早上我都看不到什麼可疑的影子。

隨手招了的士,把手中的字條遞給司機後,我閉目養神,眼皮直跳,有不好的事要發生,我心想。

的士繞過大半個城市,最後到遠離市中心的一個住宅小區外停了下來。

“桃園小區?”

我帶著疑問,走進小區。

“沒一顆桃子還MB的桃園小區。”

我自言自語。

小區很安靜,大概是中午的時間,步道上一個人也沒有,只有自己的腳步聲啪啪的響著。

啪啪啪──

響得我心煩。

一條岔路上閃出一個中年婦女,穿著入時打扮得像貴婦,走路的時候頭瞥向一邊,一付天下之在舍我其誰的氣勢。

我叫住她。

她怒目而視。

笑臉。

“請問阿姨,桃園小區4幢應該怎樣走?”

“阿姨,你叫我阿姨??”

中年婦女尖叫,聲貝值一路上升。

“老娘今年才值28妙齡,你眼睛都長在屁股上啦,怎麼看人的你。”

我落荒而逃。

TM的,遇到個未老先衰的。

兩分鍾後,我逛得頭暈,這小區整一個迷魂陣,越往里走,岔路更是蛛網密布,走得讓我差點以為撞到鬼打牆。

一個男的從一條樓梯上下來,穿著白襯衫牛仔褲,頭發往後梳得整齊還紮了根辨子,戴著荼色的太陽眼鏡,一付新新人類的樣子。

“兄弟,打聽一下,桃園小區4幢應該怎樣走?”

我連忙湊上去,這個應該好說話一點了吧。

“兄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不可能。”

我大叫。

“不是說鬼怪大白天不能出來嗎,它,它這是犯規!”

我義正詞嚴的說,同時躲在MM背後。

好大一排陰影線出現在MM臉上。

“鬼,嚴格來說,由于存在著執念而不願進入輪回的魂魄,性屬陰,它們害怕的是大白天的太陽,但你看,現在樓梯里哪來的陽光。”

MM指著樓梯。

我火了。

“現在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空說這些。”

“我是好心幫你掃盲而以。”MM柳眉一豎,指著我鼻子吼道,壓得我好像矮了半截。

我壓回去。

“你能不能先把這東西超渡了再來上課啊,小姐。”

“不好意思,本小姐不干沒錢賺的生意。”

MM好整以暇地說道,同時用手指指了指大廳上一牌匾。

我望了一眼。

〔趙氏捉鬼公司〕六個大字寫得龍飛鳳舞,頗有氣勢,但問題是,現在我沒空欣賞這些,就在我們兩人說話間,那紅衣厲鬼已經來到門口,但它對這房間似乎頗有顧忌,始終不敢越雷池一步,只在門外用它那埋藏在亂發下的紅色眼珠盯著我看。

盯得我心慌。

“那你到底要多少錢才肯打發走這鬼東西。”

在現實面前,我不得不低頭。

MM低笑,伸出一根手指。

“一百?”我試著問。

搖頭。

“一千?”我已經有點肉痛。

MM把她那張俏臉擺到我面前,笑呤呤地說。

“根據委托難度的不同,收費的標准也不同,門外這東西可是厲鬼啊,所以說這個收費嘛,要一萬!”

一萬?

我暈,那等于我一個半月的工資了。

我還想盡量殺殺價,門外那位已經等得不耐煩了,大概我們當它是透明的態度惹惱了它,紅衣厲鬼亂發一揚,青白的臉孔發出一陣低嘯,一雙朱紅長甲的手作勢欲撲,門檻一陣黃芒閃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死丫頭,你耍我!”

桃園小區的4號樓傳出一聲男人的大吼聲,引得過往的居民頻頻側目。

我捉狂,這臭丫頭竟然要我去對付一只厲鬼,這算是什麼規距,老子如果能對付得了它,還用得著坐在這里嗎。

“我才沒空耍你呢,臭男人,如果你連一只鬼都對付不了的話,又怎麼做我們趙家的女婿。”

“做你們家女婿和捉鬼沒什麼關系吧。”

“誰說沒有關系。”

MM像是想到了什麼,神情有點黯然起來,連說話的聲音也低了不少。

“趙家,不,確切的說,應該是我婆婆這一脈顧家的子孫,若是女子,便會繼承顧氏一脈的異能,終生與鬼怪妖物打交道,其中凶險外人是不知道的,如果我的夫婿連一只鬼也對付不了的話,如果我發生危險時,讓誰來救啊…”

MM低聲歎了一口氣,此時,她那落寂的神情讓我不禁為之神傷,房間里出奇的安靜,窗外的陽光落在她的身上,讓那逆光的身影顯得更加的瘦弱,讓我忍不猜想,那平時的強悍,是否只是一種表象的偽裝。

“但,但我也只是個普通人,就算拼上性命大概也對付不了一只厲鬼吧…”

我喃喃說道,使勁撓著腦袋也想不出有什麼方法可以收拾一只鬼怪。

MM撲哧一笑,神態嬌俏,讓我看得為之一呆。

“我也沒讓你赤手空拳去對付它啊,而且,就算是普通人,經過一定訓練後,也可以對付得了鬼怪的,像我爺爺,認識我婆婆之前還不是普通人一個,最後為了和婆婆在一起,可是拼命地學習法術,雖然因天資所限成就不高,但對婆婆的情誼卻不難看出來,不像某些人,只是為了自己的性命才巴巴地來提這門婚事,如果不是爺爺親自報夢給我,我才懶得理你呢。”

MM說得我心里慚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我呆若木雞,紅色光劍閃了幾閃後便消失了,我看看掌心,木頭還是木頭,雖然上面雕著許多我不認識的奇怪符號,但剛才確實出現了一把光劍,難道老子身具靈力不成。

小夏在最初的驚訝過後,開始望著我笑。

笑得有那麼一點不懷好意。

“我開始知道爺爺為什麼會讓你來找我了。”

她一邊說著,一邊開始圍著我繞圈子。

“沒有靈力,卻用單純的情緒波動啟動了‘斬魂刀’,體質又是容易招鬼的那種,如果出現在女人身上也就罷了,偏你又是個男人,真奇怪,不知道你身上還有什麼奇特的東西,值得研究,值得研究。”

暴汗,我又不是外星人,你研究個什麼勁啊。

小夏看得我驚心動魄,我連忙搖了搖手中的木頭,企圖引開她的注意力。

“用這個就能解決那只鬼了嗎?”

“沒那麼容易。”

小夏搖頭,說的話聽得我喪氣,不過總算把她的注意力從我的身體上吸引到對付厲鬼一事上來。

“一般來說,要解決厲鬼惡鬼有兩種方法。”小夏豎起一指,手指修長圓潤,讓我看得舍不得移開目光。“其一,是強制超渡,用道術或者直接用‘斬魂刀’將其魂魄擊散;其二,找出它成為厲鬼的原因,解開它的執念,一旦執念解除,它便再無憑依,只得下落黃泉,再開始一段新的輪回。”

我聽得一頭霧水,小夏無奈,只得繼續解釋。

“簡單來說,要麼你直接斬了它,要麼查明它逗留人間的原因,這兩個方法中,第一個方法你還沒能力辦到,而且也有傷天和,你還是選第二個方法吧,查清楚它的死因,找出平息其怨氣的方法,但在這個過程中,你有可能會遇到危險,所以‘斬魂刀’只是為了保護你不受鬼物所傷,這道界異寶會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十章

  

晚上8點鍾。

我打開著窗戶,讓夏夜的風狂灌而進,要不是我用鎮紙壓著桌上一摞摞文件,恐怕這些單薄的紙張早就滿天飛了。

方才打了個電話和小夏請了個假,她只對我說了兩字。

“保重!”

聽得我的心直往下沉。

辦公室和外面的設計大廳用半透明的落地玻璃隔開,看著外面一幫下屬正熱火朝天的工作著,那通明的燈光和敲擊著鍵盤的聲音多少讓我有一點安全感。

人氣這麼旺,那女鬼應該不敢來搗亂吧。

我心想。

漫不經心地上網瀏覽著網頁,我一口一口地喝著咖啡,時間就這樣一點一滴的過去了,不知不覺間,電腦的整點報時響了起來,已經九點了,更為重要的是,離下班時間只有一個鍾頭。

再堅持一個鍾頭就勝利了。

我為自己打氣。

只要再忍過一個鍾,只是一個鍾而已,我忍。

但有時候,一些東西是忍不了的,比方說,人有三急的時候。

這棟大廈由于結構的關系,每一層的衛生間都設在離防火通道的拐角處,也就是說,如果我要上廁所的話,就必須離開這燈火通明的辦公室,而廁所,一向是鬧鬼的最佳地點啊。

本來打算用阿Q的精神勝利法忍過去,但最後還是戰勝不了生理的本能,我只能站起來,艱難地向辦公室外邁出一步。

“老李,老李…”

我輕聲叫道,正支著頭在電腦前打瞌睡的老何嚇了一跳,頂了頂自己那付老花鏡,裝作一付忙碌的樣子,不斷地打開電腦窗口。

老油條!

我心里暗罵,但還是走到他旁邊,雖然說出來很丟人,但我還是想拖個人一起去廁所,丟臉總比小命重要吧。

“老何”我走到他旁邊,用手輕輕撞了撞老何。

“啊,是你啊,總監,有什麼事嗎,我正忙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