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保鑣 作者:柳下揮 (全書完)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都市言情] 近身保鑣 作者:柳下揮 (全書完)

近身保鑣 作者:柳下揮 (全書完)

【書名】:近身保鑣
【作者】:柳下揮
【簡介】:山村少年葉秋來到繁華都市,在一個猥瑣老頭的介紹下成了富家千金地貼身保鏢,並住進了傳說中的美女公寓----藍色公寓。
        沒有裝逼泡妞必備技能的葉秋時時受到美女的鄙夷和刁難,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且看流氓保鏢如何和女主人大鬥法!
        卑鄙是成功者的通行證,在金融危機影響下,一個並不善良的小保鏢發家致富並最終抱得美人歸的故事!

第一節、有錢人的惡趣味

葉秋覺得自己活的很窩囊。

    呆在窮山溝裡侍候一個有手有腳卻懶得不像話的老頭子十幾年,好不容易等到他願意放自己出山,沒想到仍然是侍候人的活。難道自己天生就是做奴才的命?

    保鏢?說通俗點兒就是男保姆。在主人遇到危險的時候,要用身體擋子彈的傻瓜差事。

    也不知道燕京哪家的大小姐要招自己過去當保鏢,不怕折壽嗎?

    正值九月,是各大高校的學生返校高峰期。葉秋乘坐的這列開往燕京的列車上塞滿了前往燕京讀書的學子。

    「你是什麼學校的?」對面的一個眼鏡男滿臉笑意地問坐在葉秋裡邊靠窗的長髮女孩兒。

    「水木大學。」女孩兒含羞地答著。剛剛脫離高中時的青澀,出門遇到男生搭訕還有些放不開。

    「啊,真的?我是水木大學信息管理系的。大家都從一個城市過來讀書,而且同讀一所大學,也算是種緣分。有時間的話出來坐坐。聽說大學裡都有老鄉會呢。」眼鏡男笑呵呵地說道,話語裡有些討好的成份。

    不過身邊的長髮女孩兒也著實漂亮,雖然衣著打扮和大城市的女孩兒相比較有些保守,但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節、如此過關

車子在一幢豪華別墅門口停了下來,老者對葉秋說道︰「你稍等片刻,我去向小姐稟報。」

    「行。」葉秋對著老者的背影揮揮手,一臉好奇地打量著這幢藍色別墅的外部造型。終於得出自己的評價︰村長家的房子也沒這麼高這麼好看吧?

    只是在這個過程中,葉秋原本銳氣十足的臉突然間變的木訥。出門在外,總要留張面具備用。

    「小姐,老爺為你聘請的保鏢我接來了。」老者恭敬地對一個少女說道。

    「叫我宇宙超級無敵美少女。」唐果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手上捧著本《時尚》雜誌,修長的小腿一挑一挑的,晃的人心裡亂糟糟的。

    「是。宇宙超級超級---無敵美少女---」老管家好不容易把這稱號給喊出來,愣是累了一頭汗。「老爺為您請的保鏢我帶來了,是不是請他進來?」

    「牽他進來。」唐果頭也不抬。

    「---是。」老者恭敬地說道。

    葉秋一進大廳,就被唐果的小腿給吸引住了。修長,細膩、白嫩,還---

    「他就是爹地給我們請來的保鏢?」唐果抬頭掃了一眼葉秋,秀眉微皺,清秀靈慧的小臉滿是失望。

    「是。」老者無奈地答道。

    「認識的,知道他是我們家的保鏢。不知道的,還以為我身後跟著個鄉下請的廉價保姆呢。我可不想被同學笑話。汪伯,趕緊把他帶走吧。他已經踩髒了我的GHERFLOR地板,我可不想他再碰髒我的沙發。這可是從意大利托運回來的,國內根本買不到。」

    被唐果稱為汪伯的老者看了看大廳中間站著的葉秋,心裡也是暗自奇怪。以他從業三十多年的經驗來看,這個男孩兒確實如大小姐所說,全身上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節、這個女孩不是人

三個女孩兒看不出來,汪伯自然是看的真切。本來他並沒有把這個鄉下來的男孩兒放在心上,甚至因為他的外型心裡對他還有些輕視。但是當他閃電般出腳後,他就知道錯了。那鬼魅的速度和刁鑽的角度根本就讓自己防不勝防。既使自己沒有輕敵,能否攔下這腳也是末知。

    只是這小王八蛋也太毒了些,竟然踢我那裡。這筆帳一定得記著。

    唐果顯然是想反悔了,她無法想像要和這樣的一個邋遢男人生活在一起是什麼樣子,大聲地喊道︰「不行不行。你認輸也不行。他一定要走。無論如何也得走。我得給爹地打電話------」

    因為葉秋的主要保護人就是唐果,所以,也只有她才有否定權。她不喜歡,沈墨濃和林寶兒自然不能說什麼。

    唐果說著,從沙發上摸出一個粉紅色的可視電話,撥了個號碼後,很快,手機裡出現一個身體微微發福地中年男人地圖像。這個男人葉秋不認識,但能猜測到他就是唐氏企業的掌門人,唐果的父親唐布衣。葉秋聽老頭子介紹過,就是他請自己去給他女兒做保鏢的。

    「爹地,你是不是給我找了個保鏢?」唐果也不顧忌,當著葉秋的面就問開了。

    「是啊。寶貝女兒還滿意吧?」男人滿臉慈愛地看著自己的女兒。

    「不滿意。非常不滿意。爹地,你把他趕走吧,我不要他保護。沒長相、沒氣質、沒素質,穿衣服沒品味、身上髒兮兮的、剛才還偷襲汪伯-----反正我很不喜歡他啦。爹地,你把他趕走吧。隨便再給我派來一個保鏢都行。要不,你把前面我趕走的保鏢找一個回來好了。」

    「果果,葉秋是個很好的男孩兒,你接觸久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節、很委屈

出現喊叫聲在林寶兒的預料之中,可是,這喊叫的人卻在林寶兒的預料之外。

    本來她以為大喊大叫的人一定是唐果,可怎麼發出聲音的是那只禽獸?

    啊?難道唐唐姐姐要非禮他?

    這樣想著,林寶兒的小腦袋裡便出現了一幅很淫#穢地畫面,女色狼唐果淫笑著向赤裸著身體雙手摀住胸部---跨部的葉秋走去,一邊走一邊伸出自己的魔瓜,對葉秋說︰你喊吧---就算喊破喉嚨也沒人來救你的----嘎嘎嘎嘎---

    林寶兒努力地把腦海裡這荒謬地想法給拋出去,雙手托著胸部向兩樓跑去。說到底,這一切都是因為她而引起的。她讓葉秋住的房間是唐果的。

    唐果不是不想叫,而是她根本就失去了喊叫的能力。

    本來在得知那只禽獸走了之後,她心裡非常開心,一路哼唱著王菲地小曲上樓的。雖然那個不漂亮但是很有女人味的歌星已經宣佈退出歌壇了,可這並不影響喜歡聽她的歌。

    一打開自己的房間門,唐果就懵了。

    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那只讓她連碰一下的勇氣都沒有的大布袋,床上隨意地丟著幾件衣服,她一眼就看出來,這是那個禽獸今天身上穿的衣服。浴室裡有水波流動地聲音,一推開洗手間的門,就看到那只禽獸竟然閉著眼楮躺在自己從法國高價定制的衝浪浴缸裡------

    在她感覺到呼吸不暢大腦有些昏眩的時候,那只禽獸睜開了眼楮看了自己一眼,然後就捂著自己的下身大喊大叫起來。難道他以為自己會非禮他?

    唐果將自己的嘴唇咬的滴血,如果不是平時父親總是加強自己身體素質的提高,她當場就能暈過去。

    誰能告訴她,這是怎麼回事?

    自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節、對不起,我不會開車

「死禽獸------臭禽獸-----千刀萬剮的禽獸-----竟敢進本小姐的房間-----用本小姐的浴缸-----害得姑奶奶看到你的裸體-------」唐果撅著小嘴不停地詛罵,每罵一句,腳下的油門便踩下去一些,車速也越來越快。火紅色的法拉利跑車如一道妖艷的鬼魅,給人一道模糊的影子後便已經跑的無影無蹤。

    唐果喜歡飆車,在她十八歲生日時父親送她這輛法拉利紅色跑車後,她便喜歡上這種極具速度感的遊戲。

    母親早逝,相依為命地父親每天都很忙很忙。能陪伴她的就只有這輛愛車。每當她駕駛自己的愛車出去和人飆車時,她就不再覺得孤單和寂寞,因為那個時候她是激情而充實的。而且,每次飆完車後,她的心情就會舒暢很多,所有的委屈和不滿都會一掃而光。

    唐果的愛車是法拉利法ScuderiaSpiderM,這款車型是為了慶祝法拉利的第個F1製造商冠軍而重磅推出的。ScuderiaSpiderM全世界僅生產499部,很多人千金難求。唐布衣愛女心切,知道女兒喜歡法拉利的漂亮外型,唐布衣在這款車還沒有正式推出來時就請他的意大利朋友定購了一款。好在他這位朋友在意大利也是神通廣大之輩,成功地購買到了一輛。

    連續幾次加速後,表盤上的指針已經指向了270ph,這種速度雖然和這輛ScuderiaSpiderM的最高時速315ph還相差甚遠,但是敞開的車逢外吹進來的勁風還是讓唐果小臉通紅,長髮像是被撕扯著向後面漂去。

    一手控制著方向盤,一手打開了車內的音響,車廂裡便響起了王菲的纏綿菲惻。

    愛上一個天使的缺點

    用一種魔鬼的語言

    上帝在雲端

    只眨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節、他才是我要載的人

唐果跟著前面的兩輛車來到位于狼山賽車場後,心里就有些後悔了。這不僅僅是個賽車場,更像是個斗獸場。

    狼山賽車場位于燕京的郊區,狼山的山腳下。這兒原本是一塊荒蕪的空地,但現在卻被各式各樣的汽車給塞滿。多數是便宜的夏利捷達,甚至還有面包車大貨車,但也不乏法拉利邁巴赫這種頂尖跑車。

    音響正播放著的是澳大利亞最有名的重金屬樂隊Malcolm,Angus的名曲《LetThereBeRoc》,撕心裂肺的嗓音和狂暴地樂器敲打震耳欲聾。

    無數奇裝異服男女充斥在場子里,他們抽煙,喝酒,大聲地說笑,罵髒口,當眾接吻,甚至還有一對激情男女現場交歡-----

    還有衣冠整潔的富家子女和都市白領,厭倦了酒吧和tv,也趕到這兒來尋找速度感帶來的致命刺激。他們卸下白天在人群里的衣冠楚楚和端莊溫雅,甚至比那些最低級的混混還混混比最下賤的妓女還妓女。

    唐果被這充滿荷爾蒙氣味的地方給驚到了,張大著小嘴,滿臉不可思議地看著這一切。在這個世界上,原來還有這樣的一類人存在。這是她以前不曾接觸過和想象到的。

    唐果坐在車里有些手足無措,準備給他們打聲招呼趕緊離開這里。這時,那個左耳盯著一排銀耳釘的光頭男卻走到她的車邊,說道︰“怎麼樣?這個地方刺激吧?”

    “我不喜歡。”唐果搖頭。

    “不喜歡?不會吧?這兒可是咱們的天堂。沒事的小妞,多來幾次你就會喜歡的。”

    “不行。我要回去。”唐果發動起車子,準備離開。

    “回去?小妞,你這樣做可是不地道了。我們大老遠的帶你跑來,你連比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節、君子動手不動口

整個賽車場突然安靜下來,周圍的車子都熄滅發動機,只有賽場中間那兩輛準備比賽的車子的馬達在轟鳴著,一幅蓄勢待發的樣子。

    上身穿紅色Bra,下身是露出大半個臀部的紅色皮革短褲,曲線豐滿身材凹凸有致的惹火女走到兩輛車的中間,一個長滿絡腮鬍的男人舉著喇叭喊道︰「當看到那個婊子舉起它的紅色Bra時,你們就可以出發了------」

    紅衣女人的手伸向背後,對著光頭男拋了個媚眼,又對唐果舔了舔舌頭,突然間將那紅色的Bra給摘下來向空中拋去,兩隻彈跳而出的白嘩嘩胸部在眾人面前歡快的跳躍,而在這個時候,光頭男的銀色保時捷已經衝了出去-------

    紅衣女人張開手臂閉上了眼楮,她很享受這種強勁的氣流從身邊竄過的感覺。那樣能讓她到達高潮。

    葉秋目不轉楮地盯著紅衣女人的胸部看了好久後,才拍拍被這種情景嚇的閉上眼楮的唐果說道︰「喂,他已經跑了------」

    「啊?」唐果睜開眼楮,這才看到保時捷已經跑遠,而周圍到處都是對她的噓聲。一踩油門,那對肥嘟嘟的奶子就離葉秋越來越遠。

    葉秋嘖嘖嘴,有些後悔太早提醒她了。

    「喂,你在看什麼?」唐果一邊拚命地加速度去追趕前面的車,一邊沒好氣地問道。車都跑很遠了,旁邊坐的這頭禽獸還在不斷地回頭。

    「沒看什麼。」葉秋可不敢老實回答。說話的時候,他才想起來身邊也是個美女,於是眼神又不自覺地瞟到唐果的胸口。讓他覺得不爽的是,唐果的胸部沒剛才那個女人的大,而且,人家也比她大方,光溜溜的給人看-------

    唐果專心開車,這山路可不比公路那麼好跑,路面坎坷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節、預謀綁架

光頭男很興奮,不僅僅是身體上的,還有心靈上的。綁架唐氏集團董事長唐布衣的獨生女唐果的任務是他們今年接的最大一筆生意,只要成功,賞金都夠他們花天酒地好一陣子。而在多日以來的籌劃和準備下,今天晚上就要完成了。另外,身邊女人的口活也越來越好了,吞吐吸吶間,讓他有種飄起來的感覺------

    正當他心情在九重天上翱翔時,前面車上那個他根本就沒放在心上的窮小子突然站了起來,在汽車探照燈的照耀下,他對著自己微笑,露出八顆還算整齊地小白牙,然後,將手里的東西丟了過來。

    光頭男冷笑,這車前面有特制的擋風玻璃,憑一個礦泉水瓶就想砸到自己?

    心里剛剛才升起這個念頭, 地一聲,礦泉水瓶便砸在了車窗玻璃上,玻璃窗 吱 吱作響,然後承受不了那強大的壓力,砰地一聲碎了,明亮的晶片四處飛濺。

    光頭男的眼楮里也崩了一塊破碎的玻璃渣,疼的他大聲嘶吼著。而埋頭在他跨下像只小蜜蜂一樣辛勤采蜜的女人也啊啊地大聲尖叫,跟來了高*潮似的,只是這種高潮的聲音听起來也末免太痛苦了些。車子失去控制往懸崖邊沖去,光頭男雖然強忍著巨疼把方向盤打向了另外一邊,可是太過于用力,車頭狠狠地撞在了山壁的石頭上。一下子就熄火了。

    紅色的法拉利往前跑了一段,然後又退了回來,在保時捷撞車不遠處的地方停下來。

    “他們死了嗎?”唐果詫異地張大著小嘴,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那人沒有任何動靜車頭卻有滋滋地火苗在跳的保時捷說道。

    “不知道。”葉秋有些郁悶,這城市里的人怎麼這麼不經打啊,丟個礦泉水瓶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節、我在電視上看過

看到光頭男手里黑漆漆地槍口,唐果大小姐也不敢輕舉枉動,只好乖乖听話,推開車門下來了。

    唐果無限美好地面容和曲線玲瓏地身段,讓光頭男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可惜啊,這個女人不是自己能動的。

    “你們倆個乖乖地站好-----不許動,誰敢動,我就打爆誰的腦袋-----”光頭男舉著槍威脅了一通後,從口袋里掏出手機,撥了個號,對著話筒說道︰“牲口哥,我的車子在路上出了點兒故障,不過那娘們已經被我控制住了,你快點兒派人過來接應------”

    “操*你媽的,這點兒破事都辦不好。要是撞壞了老大的車子,他非剝了你的皮。等著。我們立即過去。”電話那邊一個男人罵罵咧咧地說道,聲音太大,葉秋和唐果兩人也听的真真切切。

    “什麼玩意兒。平時叫你一聲大哥,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光頭男啐罵著掛了電話。

    剛剛結束通話,從山坡上就打下一道強光。一輛車子快速地從山頂下沖過來。果然像光頭男說的那樣,他們的人已經在前面攔截了,就算剛才唐果開車跑過去了,也是自投羅網。

    車子的燈光刺的光頭男微微眯起了眼楮,手里的槍也不自覺的有些往下垂落,突然發現前面有人影晃動,一瞬間,面前的人已經消失了一個,那個土里土氣的鄉巴佬竟然不見了蹤影。

    長期戰斗的危機意識使他快速轉身,然後就看到那個鄉巴親少年舉著塊石頭對準自己的腦袋。

    “把槍放下。”葉秋笑眯眯地說道。

    光頭男張大著嘴巴,一臉的不可思議。

    見鬼了嗎?這家伙的速度怎麼這麼快?

    “嘴張那麼大干嘛?這是石頭,不是雞蛋。再說,要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十節、不會侮辱豬的智慧

唐果覺得自己很委屈,世間很多美好的事物都沒來得及體驗,沒去過斯里蘭卡看大佛,沒去過加勒比海曬太陽,法拉利明年又要出新款車、沒機會和王菲共用晚餐,沒來得及戀愛,沒機會做愛------就這麼死了,陪伴自己身邊的是一只髒兮兮惹人討厭的禽獸。

    而且,就算撞車後死不了,那也肯定會缺只胳膊少條腿什麼的,有可能還會毀容。

    一想到毀容這種可能性,唐果的心就糾緊了。本來胸部沒有沈墨濃和林寶兒的大已經很是讓她自卑了。要是臉再毀容了,那以後就不能抬起頭做人了。-----是抬頭做鬼。

    “啊------我的臉------我的臉沒有破吧?”唐果著急地撫摸著自己的臉,緊張地問道。

    “自己不會照鏡子。”旁邊的葉秋很沒禮貌地說道。

    “哦----”唐果睜開眼楮,對著法拉利後視鏡照了照,小臉依然水嫩光滑吹彈可破,別說破爛的傷口,甚至連一丁點兒瑕疵都沒有。

    “啊-----我的臉沒事我的臉?”唐果手舞足蹈,得意忘形之下,抱著旁邊的葉秋狠狠地親了一口。

    雖然這個過程很短暫,也就是唐果的嘴和自己的臉瞬間的接觸一下,而且因為自己長時間沒洗臉的緣故,那臉上堆積的灰塵還把那觸電般的感覺隔離了一部份,但葉秋的腦袋還是有些懵懵的。除了五歲時用一只彩色的小鳥換了跟屁蟲二丫的一個吻之外,還沒有任何年輕的女性親過他。

    當然,那只小鳥很快就死了,二丫哭著喊著又讓葉秋賠了她一個吻。成年之後,二丫一度懷疑那只小鳥是被葉秋捏死的,但苦無證據,也就不了了之。

    在剛上幼兒園的小屁孩兒都開始老公老婆地叫沒事還牽牽小手玩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