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江西廬山的閒言閒語 - 散文,小品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我去江西廬山的閒言閒語

我去江西廬山的閒言閒語

我去江西廬山的閒言閒語 ___原作者:大大小先生

出江西昌北機場,上打老鼠的公安警察車,抵達九江市的飯店,投宿時已是次日凌晨兩點。誤點的深航令我不悅,真的不悅!幾小時睡眠後,即前訪名聞遐邇的廬山。入廬山我神傷;因為他以真面目迎接我。使我無法感受古來詩人吟哦,文豪著墨廬山的那份詩情意境,我神傷失望我好不容易的來,卻還我以一份無緣得見她的朦朧柔情。或許我之樸素,不夠感性浪漫,是以她現白髮戴花的村婦模樣擁我入懷!

   風和日麗,極目翹望,山中人家的樓房盡皆紅綠的鐵皮浪板覆頂,我納悶詢問導遊何以故?她解說彷彿暗示廬山管理人員嗆俗,建材技術,交通運輸高度落伍;敢情才成了廬山三怪之ㄧ的[房舍屋頂鐵皮蓋]順口溜。是怪!沒錯!古人見之傻眼,時人見之更傻眼!

   仙人洞旁,有太上老君廟,廟中執侍的道士道服道冠整齊,笑容可掬以熱絡迎人。能隨喜滿願來人;故香火不差。至於仙人洞中,但見純陽祖師塑像華麗之外,不見洞中雕龍畫棟,保有原始洞貌。洞中執侍道士無冠但儀容可以,一臉嚴肅且冷漠,高襟危坐,眼不視來人。後見我一行人誠意誠信,遂起身邀我等入室飲茶談道。臨別我邀他合影,他對我說:[他會記住我說的[[陀螺論]];我笑答之,我亂說莫介意。我歡迎他能到台灣來雲遊;因為我始終選擇不動聲色,無語還可語之境界的人事物。總是冷熱有別,各有其偏好者,無論何所好,一切都是好的。

   不表歷代多少風雲人物,在廬山上商討多少大計議,讓多少場鬥爭殺戮上演生靈血河。我只問廬山與住廬山諸神何以沉默?何以不見注釋這些歷代風雲人物,他們是英雄還是梟雄?

   白鹿洞書院,中國古老的最高學府。進入拜訪,堂上黯然鴉雀無聲,琅琅讀書聲隨昔日長江水已東流。朱熹的教條依舊堂上高掛,掛成現代的空談,掛成一方百無一用是書生的更多的譏笑。一時心血來潮,我當堂歪註朱子教條,惹來三名路過的南昌大學學子哄堂喝采。臨走我對他們說我搞笑亂說,別在意我對教條的冷嘲內容。

    九江的潯陽樓和鎖江樓臨長江畔矗立在很久很久以前,矗立只因化解江神與江邊生靈的喜怒,哀怨的洪流。然而物換星移,如今唯剩人們的好奇而難以相信的一則神話;一則與洪水有關的神話古譚。

   臨風登江西的廬山頂上,突覺山下的浮世是雜沓於五濁,神寧之不安於滾滾的紅塵。堐頂我帶上的私家紅塵,是無端的一件污染。終於我沉默了,沉默於山色之中。然而,我的思緒卻如空中盤飛的鷹隼,俯視推敲廬山何以是廬山?眾神勘擇海會在此示我以何?我無知!我只知千里外的的妻小與善者,正倚閭翹望,望我早歸___或許他們根本沒有翹望。山神問我:何者善?我答:善者皆在西方國度。山神復問:紅塵皆無善之?我無語。因為我亦非善。我無語,唯聞山風充耳訕笑!訕笑我何不就落塵於此以至善,效之祖師修道意?啊!江西的廬山頂上,我臨風登之卻無語而對!只好匆匆急急掩臉乘風而下。

   路過八一大橋,導遊敘述大橋來歷軼事,也告訴我們非常有緣能路過八一大橋,因為明日此橋將封橋修繕,我在橋上,在導遊的解說橋上黑貓白貓的典故聲中打盹。我常想一些美化的細說,往往要聽聽就好,別太認真聽取。

   滕王閣,滕王的藝術歌舞樓台。當初只是單純笙歌酣舞享樂的所在。然而多事的王勃的兩句美言,卻沒想到名譟擠進江南三大名樓之ㄧ。[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遙想當日此景是多麼瑰麗驚豔,但到如今,到如今,到如今!滕王啊!請您也恩准我多事直言兩句;[濛霞與飛機齊飛,污水染長天雜色。]對不起!我說了。滕王啊!或許我雜陳俗氣太多,難能體會樓閣江水壯麗秀色之美吧!

   回程的深航仍然讓我不悅,誤點再誤點。搭上誤點的深航,我輕輕的說:廬山我有生之年將不再來;縱然是詩情畫意,美不勝收的丰采,我就留給有心人來追訪妳的誘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本帖最後由 大刀老五789 於 2009-8-22 16:00 編輯 ]

TOP

寫的真詩情畫意耶

可以把一個地方用很多方式敘述

真是個很棒的作者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