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虛 作者:酒狂 ( 已完成 )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子虛 作者:酒狂 ( 已完成 )

子虛 作者:酒狂 ( 已完成 )

第一卷 仙山浮雲 第一章 朱雀

    蜀山深處的冬日黃昏,蒼老的太陽早早便隱于靜默的群山之中了。天色陰霾,山川靜默。山風在峰巒間呼嘯而過,一陣冷似一陣,氣溫驟然下降。黛青色的山嶺之上籠罩著風刮不去的層雲,眼見著一場大雪將至了。

    在群山環抱中的青石鎮,此刻顯得格外冷清,小鎮上不見人跡,街面上的店鋪也早早上了門板。只有偶爾傳來的幾聲犬吠打破暫時的寧靜。天空越來越暗淡,風越來越冷,一種不同于往日的氣氛像烏雲一樣的緩緩壓在了小鎮人們的心頭。讓這些純樸而有些呆板的山民心中隱隱的感到了一種莫名的不安。

    在冷清的街道上,一個衣衫襤褸的小孩兒雙臂抱胸,蜷縮著身子,哆哆嗦嗦地向前走著。這孩子約摸七、八歲年紀,一張小臉髒兮兮的,在寒風中凍得通紅。只有一雙眼楮滴溜溜亂轉,顯得分外靈動。一片雪花飄落下來,落在那男孩兒的額頭上,轉瞬便融化了。

    這孩子在大街上四處張望著,似乎在尋找著什麼人,然而此刻大街上空蕩蕩的,家家戶戶緊閉門扉,卻哪里有個人影。然而,當這孩子走到一家門庭頗為氣派的大宅院前,卻發現這一戶人家的大門竟是大開著的。大門之上一塊寬大的匾額上面寫著“卓府”兩個大字。

    男孩兒不禁朝里面張望了一眼,守在門口的一個下人便對他道︰“看什麼看,小叫花子!去去去,老爺今天府上有事兒,沒空給你找剩飯去!”

    那男孩兒瞪了那下人一眼,道︰“誰是要飯的叫化子?老子是來找人的!那剩飯留給你自己吃吧!”說罷轉身便欲走開,卻听身後有人喊他,︰“娃兒,莫忙走。”

    男孩兒轉過身來,卻見一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仙山浮雲 第二章 封印

    楊伯遠轉身一躬道︰“多謝天風兄援手相救!”

    那道人笑著揮了揮寬大的袍袖道︰“伯遠何時這般多禮了?”旋又瞥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卓玉麟,不禁皺了皺眉頭說︰“朱雀降世?難怪累你老弟耗盡真元,今天這事兒到當真是古怪,這種事情怎麼會發生在人身上呢?”

    楊伯遠苦笑道︰“誰說不是呢!這老天爺真是越玩越古怪了!”隨後楊伯遠有對呆在一旁的卓懷玉道︰“卓兄,這位是我的至交好友,青城山的天風道長,有天風道長援手,麟兒有望了!”

    卓懷玉也一早看出這道人並非普通人,此時連忙上前相見。一番寒暄過後,天風伸手搭了卓玉麟的脈,臉上突現出一陣喜色。他微笑著對楊伯遠和卓懷玉道︰”難怪伯遠會用青靈符招我前來,原來竟是這樣的奇事兒。此子根骨清奇,且竟是天生火脈,實在是不可多得的良材。這樣的好孩子,掌門師兄一定會破格收入的!這些話先不忙說,且讓我先助伯遠一臂之力,先穩固了目前的局勢再說。”

    說著起身,從懷中掏出一個事物,雙掌一天一地的合十在胸,低聲念了幾句咒語,雙掌間似乎有青光閃爍。隨後一揚手,一道青光脫手而出,緩緩的停在了卓玉麟胸前,懸浮在半空中。仔細看時,卻是一個碧玉環。那玉環發出一片柔和的青光穿過楊伯遠布下的銀色光罩,照在卓玉麟胸口的胎記上。原本掙扎翻滾不休的紅光頓時安靜了許多。

    等做完這一切之後,天風道長轉身問道︰“伯遠打算如何施法封印這朱雀的原力?”

    楊伯遠正色道︰“我打算把北斗天罡陣煉化到麟兒體內,陣眼用寒冰魄固守,再加持上老兄的三清真願穩固根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仙山浮雲 第三章 禪動

    前面是無盡的黑暗,老胡左手拉著卓玉麟,右手拉著楊梅,在黑暗中摸索著朝前走去。三個驚魂未定的孩子手牽著手,摸索著走向山洞的深處。自身後發出轟然坍塌的聲音後,老胡他們知道,後面他們是回不去了,只得繼續朝前走。山洞曲曲折折,也不知道這山洞究竟有多長,通往何處?卻不知道卓家是如何發現這個山洞的。所幸的是這山洞中並沒有岔路,只是漆黑而死寂。只有他們三個孩子一步一步走向未知的世界。

    恐懼和寒冷交替而來,使他們全身不住的顫抖著,求生的本能卻驅使著他們一刻不停的朝前走去。遭逢如此巨變,三個七、八歲的孩子又能做些什麼呢?老胡牽著不住偷偷垂淚的楊梅和全身顫抖的卓玉麟,咬著牙一步步朝前走去。也不知道這山洞究竟有多長,走了很久依然沒走出去。越走地勢越低,就在他們精疲力盡的時候,遠處透出一點點微光。老胡不禁歡呼一聲,拖著二人朝出口跑去。

    爬出山洞之後,老胡四處眺望,卻不知道是在何處了。但隱約中感覺已經與青石鎮隔了一座山頭。此時已經是天色微微泛白,三個孩子不敢停留,踩著尺厚的積雪,艱難的沿著山坡朝前走去。

    三個人手腳並用,一路上也不知道滑倒了多少次,摔了多少個跟頭,一直走到正午,又饑又渴,實在無力再走了,這才停了下來,灘倒在雪地上,把個小小的身子在雪地上擺成三個歪歪扭扭的大字。

    冬日正午的陽光暖洋洋的照在,這三個劫後余生的孩子身上。卓玉麟眯縫著眼楮看著太陽,昨夜的一切仿佛是一場噩夢,一場恐怖至極的噩夢。在此之前還是父慈母愛集于一身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仙山浮雲 第四章 拜師

    自長階而上,是一片頗為寬大的青石鋪就的廣場。廣場前邊是一座高聳的大殿,大門上書有匾額︰清虛殿。殿門大開著。廣場中站著一個道人,一身青色道袍,被山風一吹,獵獵作響。那道人就那麼隨隨便便的站在那里,卻似乎與整個廣場,以及後面的大殿,以及大殿後面的青山,以及青山之上的青天,融為一體。一股凝聚天地一隅的磅礡的氣勢撲面而來。連一路上面色如水的禪動,此刻也禁不住不由自主地屈身合掌行禮道︰“阿彌陀佛!天玄師兄竟然已經到了清淨天的境界了,佩服佩服!”

    卓玉麟等三人一听此人便是天玄道長,跪地拜倒,膝蓋還沒打彎兒,便被一股柔和的大力輕輕托起,天玄真人笑著道︰“不急不急,進里面說話。”說著與禪動見禮,又虛手一引,眾人便隨他進了大殿。

    大殿甚為寬闊,上奉三清道尊聖像,周圍清氣繚繞,一派祥和。天玄真人引著幾人到了偏房。偏房大廳中早已坐定了七、八人,見天玄真人進來都上前行禮道︰“見過掌教師兄。”這幾個全是天玄真人的師弟,他們又與禪動見禮,一陣寒暄過後才紛紛坐定。

    卓玉麟等又跪倒在地,這次天玄卻不再阻攔,默默地听完了三人的講述,又接過卓玉麟呈上的天風的玉佩,這才沉聲道︰“不智、不嗔,你們二人速去青石鎮看看你天風師叔,若有妖人興風作浪,殺無赦!”

    從外面轉進來兩個道士,對著天玄真人長身一躬道︰“弟子遵旨!”說罷疾步而去,出了大殿這才施展玄通飛身而去。

    天玄真人對卓玉麟說道︰“孩子,撩起你的衣襟,讓我看看。”

    卓玉麟依言敞開衣襟,坦露出胸口那個形貌古樸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仙山浮雲 第五章 賜名

    天玄真人正拉著卓玉麟的手,一副如獲至寶的樣子。突然,面前清光一閃,一陣旋風直帶得杯碗茶盞丁零當啷落了一地,眾人衣衫呼呼亂揚,才听見一個聲音說︰“好好!你們都在!”眾人眼前方才出現了滿面怒容的天痴道人,手里還拉著剛剛走出去的那個背豬腿的少年。

    卓玉麟看見去而復返的老胡又驚又喜,叫著跑過去,拉了老胡的手。楊梅也是一陣歡叫,跑了過去。三個孩子剛一分別都感到十分難過,這下又再見到,實在是說不出的歡喜。卓玉麟道︰“老胡,你不走了嗎?”楊梅也在問︰“老胡,你是不是真的不走了?”

    老胡高興得說︰“是啊,不走了。老子實在是太不放心你們兩個了,哈哈哈。”三個小孩兒又笑成了一團。

    卻听見天痴道人高聲叫道︰“天竹那個小王八蛋呢?!叫他來見我!”

    天玄一見便知,天痴師兄這般必是為了這個背豬腿的少年,于是訕笑著說︰“師兄息怒,師兄息怒,這孩子我原本是要留他住下來的,他自己不願意呆在咱們青城山,這才——”

    這天痴道人原是天字輩的大師兄,在青城山那是出了名兒的脾氣古怪,平時天馬行空的不問世事,可要是真惹上了他那是叫誰都頭疼的很的角色。就是老一輩兒的長老們都沒有幾個敢惹他的,因而當年本該他做掌教,卻被他以掌教事務過于繁瑣自己十分不喜為由一推便推給了師弟天玄,這樣也沒人敢說個不字。因而,天痴這一怒沖清虛殿,自是人人戰戰兢兢,生怕惹他不高興。

    天痴轉過臉來對著天玄怒道︰“你留他下來?你留他下來去廚房給你做飯?你是看他背著條豬腿就欺負他,覺得他就該是個燒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仙山浮雲 第六章 練功

    西天是一朵出岫的白雲,緩緩的變幻著姿態,雲還是那朵白雲,只是每一刻都呈現出萬千變化,顯現出動人的美。下面是郁郁蔥蔥的山谷,山崖峻峭,林木豐美,被春日暖陽一照,便生發出無盡的綠意。

    臨山崖處,一棵高大的黃果樹上,胡不歸躺在樹杈間,愜意的欣賞著眼前的美景,手上捧著半只山雞,一件嶄新的青色道袍穿在身上,胸前是一片油污,好不逍遙。

    算起來,來到青城山已經三月有余。胡不歸與師傅天痴道人住在青城碧雲峰,青城山素有青城三十六峰之稱,眾多奇峰圍聚在主峰老霄頂旁,真正宛如一座山城。掌教真人率門徒居老霄峰,而青城派其他各支門人弟子都各居一座山峰。只有後山是青城派的禁地,由天痴道人等的師叔若隱真人看守,別說是尋常弟子不得擅入。甚至連掌教真人也是一樣不可以進去的。

    天痴道長一脈就只有胡不歸一個徒弟,偌大一個山峰,便就他們師徒二人,說是清靜,卻也有些寂寞。自從三月前在清虛殿行拜師禮之後,胡不歸便再也沒有看到卓不凡和楊不悔。他也被師傅天痴道長帶到了所居的碧雲峰。碧雲峰*近後山,與其他青城門人相隔頗遠。

    天痴道長當日帶了胡不歸回山便傳了他青城派煉氣之法。青城山號稱是玄門正宗,煉氣的法門更是神妙非凡,天痴道人是天字輩兒的大師兄,一身修為原本極為精深,只是說到收徒授業,卻是不甚在行。一般收徒授業,傳了基本功法之後,便要督促指導徒弟開始修習,天痴卻道︰“不歸啊,這個便是咱們青城山煉氣的法門了,你瞧著什麼時候高興練了便開始練著玩玩吧。”什麼叫高興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仙山浮雲 第七章 玄步

    隨著一道完美的弧線,一根被啃得非常干淨的雞骨頭飛入了風景如畫的碧雲峰下的山谷之中。胡不歸十分滿意的收回了視線,習慣性的在胸前衣襟上胡亂擦了擦油膩膩的手,一只山雞落肚,胡不歸才感到在青城山修道的日子的確是分外愜意。

    突然間,隨著一聲清響,在老霄頂上空升騰出一道青色的光焰,久不散去。胡不歸瞪大了眼楮朝那邊看過去,心道︰“難道大白天的放焰火嗎?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慶典啊。”正在胡思亂想,身邊一陣風掠過,隨即衣領一緊,他便被天痴道人拎在手中,伴著一道清光向清虛殿疾速飛去。

    身子還在空中,胡不歸邊喊道︰“師傅,這麼著急去看焰火啊?今天是什麼慶典啊?”

    天痴道人笑罵道︰“看屁的焰火!那是掌教真人傳令召集青城門人的信符,看來清虛殿出事兒了。”

    胡不歸到︰“噢,原來是這樣,清虛殿會出什麼事兒呢?難道是有人來踢場子嗎?”

    曉是飛在空中,天痴道人都差點打個踉蹌,眼神怪異的看了看這個拎在自己手上的弟子,心道︰你以為我們青城派是那種下三爛的賭場、妓院啊?在這修道求仙的洞天福地怎麼會有人來踢場子呢?真是莫名其妙!天痴道人卻料想不到,後日還真的有人來踢場子了。

    眼見著數十道清光從四面飛向清虛殿,青城山眾弟子紛紛趕來。天痴道人率先到達清虛殿,大踏步的拎著胡不歸走了進去。緊接著三師弟天韻、五師弟天樹、六師弟天龍、七師弟天兵、八師弟天竹和小師妹天雨率著門徒隨後趕到。眾人的目光段都聚集在愁眉不展的天玄真人身上。天玄也不多話,揮揮手帶著眾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仙山浮雲 第八章 小虎

    得意洋洋的天痴道人拉著糊里糊涂的不歸道人飛身回山,在身後拖出一道及其宏大的青色光帶,頗為壯觀。留下青城山眾弟子趴在清虛殿的地磚上鑽研那套玄天步法。

    回山之後天痴道人命胡不歸將那套玄天步法從頭到尾的細細演了一遍,卻見一層空蒙的清氣充盈在胡不歸游走的圈內,似有一股沖虛淡然的氣勢溝通了天地,卻又不知是從何而來,因何而至。思忖了片刻突然笑道︰“原來如此!不歸,你意守丹田,神歸于內,一邊修習清明天一邊走這玄天步法!”

    胡不歸應了,操起他的清明天初初級功法,腳踏玄天步法緩緩走了起來。原本應該是靜心凝神,枯坐修習的清明天,此刻變為游走運動中修習,而胡不歸這人本就沒有什麼規矩道理可言,反倒是覺得怎麼練功不是練啊,誰規定了不可以跑著練功呢?于是原本應該極難的動中求靜這一步到了胡不歸這里反而因為他的心性變得自然而然了。

    才走了幾步,胡不歸立時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舒暢,只覺得四肢百骸盡皆一片清涼舒爽,而丹田處那一股原先只有在月夜才變得活潑的先天真元此刻不但是活潑靈動,更似乎漸漸強大起來。而先前那種開山鑿洞般的疏通經絡的進程也明顯變的快了起來,片刻之間,真元便前進了幾分,這樣的進展在此之前至少也需要花費他數天的時間。胡不歸驚喜至極,腳不停步的游走起來,隨著他身形的加快,一股磅礡無比的氣機上接天,下連地,貫通天地。旁邊的天痴道人哈哈大笑著道︰“哈哈哈,果然如此!這步法原本就是做這個用途的啊!”

    原來天痴道人看出來這個玄天步法並非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仙山浮雲 第九章 轉山

    一場春雨淅淅瀝瀝的下了數日,整個青城山被籠罩在一片煙雨朦朧之中,山中林木更見青翠,那層層疊疊的綠意便仿佛可以透眼而入,直抵達人的腦髓之中,給人以無限的清涼感受和生生不息的生命的涌動。

    胡不歸和小虎坐在屋檐下,望著在雨中依舊滿山亂跑的天痴道人,一人一獸百無聊賴的同時打起了哈欠。前日里,胡不歸曾對著飛身而過的師傅說︰“師傅啊,要不要給您老人家拿把傘遮雨啊?”天痴道人夾著一團青光一溜煙的跑了出去,煙雨中傳來他的聲音︰“我老人家不需要雨傘遮雨,要是叫雨淋著了,我老人家這近百年的玄功豈不是白練了啊,乖徒兒你自己去玩耍吧,不用擔心為師——”

    而胡不歸這小人家卻沒有那麼深的道行,不想變成落湯雞,于是只得縮在屋檐下,與小虎一起看著外面瀝瀝的小雨發呆。對面的小清山侵染煙雨之後,更見秀麗挺拔,便宛如亭亭玉立的仙子,處世而獨立,翹首仰望一派煙雨蒼茫。胡不歸年紀幼小,雖不懂得什麼情致,看在眼里卻也覺得極美。又不禁想起,在小清山修行著的小美女楊不悔來。自從那天從清虛殿回來之後便再沒見到她,而卓不凡在七位師長的協力下,已經將朱雀原力重新封印。胡不歸前日還偷偷跑了去將打到的一只山雞送到卓不凡那里。兩人還沒說幾句話,卓不凡便被他二師兄趙不嗔叫去練功了,胡不歸只得怏怏離去。而楊不悔那邊,胡不歸剛剛爬上小清山,便被天雨真人攔住,一雙美目卻放出兩道冰冷的目光,道︰“不悔正在練功,沒有時間嬉戲玩耍,你且回去吧!”胡不歸吃了人家山上的仙鶴,心中有鬼,此時看到天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仙山浮雲 第十章 受罰

    直到現在胡不歸才知道為什麼天玄師叔的一眾弟子們為什麼一听到砍柴挑水便人人臉上色變,原來所謂砍柴,是到老霄頂後山去砍那一片鐵桃木。那片鐵桃木相傳是青城山祖師爺張道陵張真人親手栽下的,那桃木似乎比鐵都要硬上幾分,原是制作法器的良材,若是制成桃木劍,比之鋼鐵鑄就的刀劍也不遜色,更有驅妖殺鬼之能,端的是青城一寶。因為天生異材,所以也有些特性,若是用神兵利器砍伐,則為神兵中蘊蓄的殺伐之氣所染,便不能再做法器了。所以砍伐這鐵桃木需用尋常刀劍,且是沒有沾染過血腥的刀劍方可。一般受罰弟子須得砍夠三棵鐵桃木才算完成任務。

    而挑水也是艱辛無比,挑水是將清流峰上的寒泉用鐵桃木制成的兩個大木桶挑了,倒在老霄頂清虛殿旁的萬年蓮池中,一直到池水滿過池邊的青石條方可。而那寒泉冰冷徹骨,比之冰雪猶冷三分,若是挑水過程中潑灑在身上,便是一片凍傷。而那兩個鐵桃木桶卻是兩個尖底桶,一路三十余里不能歇氣。

    這樣的懲罰便是那些成年道士也是十分吃力,倍感艱辛。胡不歸這個小孩子又怎麼能吃的消呢?眼見著揮動斧頭拼命砍了一個下午,直到日落西山那棵鐵桃木也只是破了一層油皮兒而已。這一番艱難,反倒大大激發了他天性中剛硬倔強的一面,胡不歸心道︰我便是累死也要把這三棵樹放倒了,便是砍一輩子樹也不去受那個趙不嗔的鳥氣!就這樣一直砍到明月高掛,兩只小手磨出了泡兒,破了皮兒,一片血肉模糊,方才停下。而那棵樹卻依然只是破了一層油皮兒,胡不歸知道這砍樹的事兒不是一天兩天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