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轉貼]龍族 作者:李榮道(全書完)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長篇][轉貼]龍族 作者:李榮道(全書完)

[長篇][轉貼]龍族 作者:李榮道(全書完)

書名:龍族 第一篇   作者:李榮道(韓國)
網路版(版本出處:奇幻網‧騰龍書庫)
再校:poorlunch
首發:雲~霄~閣
轉載請不要刪除上述資訊,謝謝!
※※※※※※※※※※※※※※※※※※※※※※※※
  王中寧

龍族小說第一篇《朝太陽奔馳的馬》
作者:李榮道(韓國)
翻譯:王中寧

第一章

  「……故而如上例所示,龍魂使與龍的關係若以人類的主從契約去理解,將會出現許多困難點。

當龍魂使對龍說:『你是我忠實的朋友』之時,如果把這句話聽成與國王對家鄉所說的話具有相同的意義,

那麼將會招致誤解。但是因為龍魂使所表現出的模糊的態度,許多人都將龍與龍魂使的關係錯認為主從關係。

龍魂使如此模糊的態度造成日後他們本身以及拜索斯的災難……」

  摘自《在風雅高尚的肯頓市長馬雷斯‧朱伯烈的資助下所出版,身為可信賴的拜索斯公民,

任職肯頓史官之賢明的阿蒲賽林克‧多洛梅涅告拜索斯國民,既神秘又具價值的話語》一書,

多洛梅涅著,七七○年,第三冊五二七頁。

  

※     ※     ※

  「那是龍耶!真正的白龍!哇,帥呆了!」

  「嘿嘿,大概跟你有一天晚上踩到蛇那時的臉色一樣蒼白吧?」

  「修奇‧尼德佛!你這傢伙!我不是叫你別再提那件事了嗎?」

  我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傑米妮暴跳了起來,一面環顧四周,害怕被人聽去了。

  這丫頭真是的。踩到蛇就踩到蛇嘛,幹麼突然就靠到了我身上?難道她認為這樣鑽到我懷裏,

不會被我親一下嗎?我回憶起當時的情況,又再次笑了,這次的笑跟剛才的意思有點不同。

傑米妮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從樹林間走出來的龍魂使露出了有點不好意的笑容,士兵們到了這時才想起自己的任務。好不容易被放開的杉森說:

  「哈修泰爾大人,我不是說過請您別跟來嗎?」

  龍魂使苦笑著回答:

  「我聽到了歌聲還有笑聲……好像不太危險的樣子。」

  我凝視著這個小孩。白天他騎在巨大的白馬上,讓人擔心他隨時會掉下來,但現在他只穿著簡單的便服,看起來就像個沒啥特別的普通小孩。不,應該說就連在其他同年齡的小孩身上能看到的挑釁眼神,在他身上卻一點也看不到,甚至可以說是個膽子不大的小孩。如果是我,絕對看不出他就是白天那個小鬼,但傑米妮的眼睛卻很尖,一下就看了出來。

  杉森點了點頭,說:

  「這麼說也沒錯。那好!修奇跟傑米妮趕快給我回家!」

  我猶豫地轉身要走,有幾個士兵因為沒辦法繼續聽我爆出的內幕八卦,而歎了口氣。然而這時傑米妮站了出去,問道:

  「可是你們晚上跑到這裏做什麼?」

  杉森看了看傑米妮,做出了突然想起某件事的表情。

  「嗯?對了!傑米妮,有你幫忙不就成了。」

  「咦?」

  「我們現在在找薄荷。晚上突然跑來找,真的是很困難。」

  「咦,幹嘛要找薄荷……啊!這香味原來是薄荷香!」

  傑米妮說出口的瞬間,我也發覺到了。從龍魂使身上發出的香味就是薄荷香。

  但是人的身上怎麼會發出這種味道?如果說是每天吃薄荷的我們領主也許有可能。我們村子的領主在吃肉的時候,主要是用薄荷當作香料。因為他沒什麼錢,個性也不是很挑剔,所以不會用肉桂或丁香這一類的高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咳呸!」

  我去城裏收廚餘的肥油,出來的路上,對著城的後門吐了一口口水。領主宅邸的執事哈梅爾關心我的健康狀態,問我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居然敢滿口酒味地進城。他這種踹人小腿、打人家頭的方式不知道算不算是一種關心。

  因為我不是走正門,所以沒什麼好擔心的。正式的客人都會走正門,後門除了像我這種到領主住宅繳納東西的人以外,根本沒有別人會走。所以也不會有警備隊員,就算我吐吐口水,也沒什麼大不了……

  「你這無禮的傢伙,剛才幹了什麼?」

  之前被打的後腦勺突然又被打了一下。但城裏根本找不到可以罩我的人,所以我急忙低下了頭說:

  「對不起,我錯了。我只是無意識中……」

  「嗯,肯反省自己的錯誤了嗎?」

  等一下。這個聲音好像聽起來很耳熟。我稍微把頭抬起來一看,就看到像個傻瓜一樣笑著的杉森的面孔。

  「杉森!可惡,差點把我給嚇死了!」

  「那你為什麼要做會被嚇的事。幹嘛?你是來收肉塊的嗎?」

  「什麼肉塊。是肥油啦!可是警備隊長在後門做什麼?」

  「啊,昨晚我因為酒醉,在這附近弄丟了一樣東西……」

  杉森很放心地講出口之後,好像突然才驚覺到自己說話的物件是我。杉森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我絕對不能放過這個好機會。

  「弄丟了某樣東西?可是你自己一個人偷偷跑來這邊找……」

  「我必須要執行警備任務啊,不對嗎?」

  「不對,不對。應該有沒在值勤的人。如果拜託他們,他們一定可以幫你。也就是說,你那東西是不能被別人發現的東西……」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口哨聲。口哨聲。

  我正在去城裏見哈梅爾執事的途中。我已經做好了一百根蠟燭,但那只是我的猜測,我不知道實際上要用多少。我當然沒辦法無條件繼續做下去,所以我一定要去見哈梅爾執事,或是素未謀面的「作戰指揮官」。但我不敢魯莽地直接跑去找作戰指揮官,所以還是叫哈梅爾執事代我去問他比較好。

  口哨聲。口哨聲。

  而且除此之外,我還有別的事要做。爸爸的刺槍術才練習了兩天,就倒臥在床了,這件事也要向他們報告。這絕對不是我把他打成這樣的!是因為爸爸太努力練習,所以四肢開始酸痛。我根本沒想過要說些話安慰他。

  口哨聲。口哨聲。

  好像我每次來到村中大路,這裏的氣氛就會改變一樣,這次我看到很多車輛在往來。除了我做的蠟燭之外,戰爭需要準備的物品應該還有很多種吧。有一個很有名的故事說到:傑彭的士兵因為沒有準備湯匙跟小刀,所以餓死了。當然我想在傑彭一定也流傳著這個故事,只不過是把主角的名字改成拜索斯的士兵。世界上哪有這麼白癡的軍隊。

  口哨聲。口哨聲。

  雖然只是我的猜想,但大概所有事情裏頭最麻煩的就是準備卡賽普萊的食物了。依照城裏傳出來的消息,卡賽普萊一餐要吃五頭黃牛。真是胡說八道。我們領主所有的牛也不過只有十頭。如果真這種吃法,那我們村裏的牛大概已經絕種了。看看往來的車輛,應該載了許多肉吧。而加到肉裏頭的薄荷也是多不勝數吧?嘻嘻。

  口哨聲。慘叫。

  「怎,怎麼回事?」

  因為突然傳來的慘叫聲,我只好停下來不吹口哨。慘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排列在村前平原上的士兵們的模樣非常壯觀。

  我到底是得了什麼熱病?這些人只是拿著刀槍,整整齊齊地排在那裏,然而我看著他們,心卻怦怦地跳。因為興奮,我很想對他們亂喊一些無意義的聲音。他們的緊張感也傳染了我們,這種緊張感是不是在人群中更加放大,引起共鳴了呢?

  部隊的前方是首都來的騎士們,穿著半身鎧甲,長劍斜插腰間,騎在馬上。他們都各自拿著附有旗子的戟,用那旗子當作各部隊的標誌。

  五個騎士各自負責一支部隊。

  最前面的是跟騎士一起從首都來的重裝步兵,他們穿著鎖子甲,裝備著長劍以及塔盾。排第二的是輕裝步兵,也就是我們城裏的警備隊員。他們各自穿著硬皮甲,手拿長劍,但是他們身上的武裝算是比較自由的。我們城裏警備隊的裝備本來就不太統一。排第三的則是長槍隊,他們穿著輕皮甲,手拿斬矛。排第四的是弓箭隊,裝備著輕皮甲與短弓。排第五的是支援隊、醫療隊跟工兵隊等等其他補助性質的部隊。

  而站在他們旁邊的才是真正最重要的部隊。隊員是一個人跟兩隻動物(?)。那就是龍魂使哈修泰爾大人、他騎的馬,以及比整個軍隊的威容加起來還壯觀的白龍卡賽普萊。

  說起來,其餘的部隊都不是要用來應付阿姆塔特,而是要應付灰色山脈成群出沒的怪物們。而且因為只是預備部隊,所以組織也很簡單。阿姆塔特由卡賽普萊去對付,而阿姆塔特的那些部下怪物——部下?這種說法有也可笑。其實它們都更像是阿姆塔特的食物,但是因為阿姆塔特強烈魔力造成的恐怖,使它們無法離開灰色山脈,並且會攻擊接近它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過了好幾天。

  我的日常作息變得很有趣。早上很早起來,吃過飯之後,我就會全副武裝,跑去散特雷拉之歌。泰班坐在桌邊喝牛奶,一聽見我進去就會對我打招呼。真是妙透了。我有一次拜託路過的一個小孩走在我的前方,我緊跟在後,但是泰班絕對不會搞錯。他能聽得出我的腳步聲。

  然後我就會帶著泰班進到城裏。城裏剩下的那些警備隊員會報告昨天晚上的事,還會聊一些其他的東西,但都跟我無關,所以大部分的情況下,我都在練兵場等待。

  這時我會拔出劍來耍。做完晨操,吃完早飯的警備隊員們每天一定會坐在練兵場旁邊休息,看著我練劍然後拍手,有時會取笑我,有時也會給我建議。「虎口不要握那麼緊!就當作自己握著傑米妮的手!」

  這算什麼建議啊!這只會埋葬一個前途大有可為的青年!

  有時他們也會跑來示範動作給我看。我為了模仿透納轉身三次,連擊九次的動作,接連摔倒了好幾次。透納因為跟巨魔作戰那時的傷,所以沒辦法參加征討軍。雖然泰班幫他治療過,但腿好像還是沒辦法運作得很順暢。然而他還是用純熟的動作展示給我看他精妙的技術。可是士兵們卻嘻嘻笑了。

  「透納這傢伙,腿受傷以後就不行了。」

  「混帳,下次你的腿也被鐵耙刺中看看!」

  士兵們互相開著玩笑,並且對我加以指導。但是他們教的東西真的很難。

  「你回家以後做做伏地挺身,砍砍柴什麼的,練一下臂力吧。這小子每天只是熬制蠟燭,所以身體才跟蠟燭一樣脆弱!」

  砍柴……這個沒有必要去做。我們家裏常要燒火,不像其他人家每天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啊!仰慕高貴仕女傑米妮的騎士修奇!」

  「喀啊啊啊!」

  我居然撲向村裏的那些小鬼,連我自己都覺得很不像話。問題是我這張嘴。我那時到底為什麼會喊出那個名字呢?大概三個月之內,我都會被說成仰慕仕女傑米妮的騎士修奇了。

  我看到卡爾從書店裏走了出來。他舉起手對我說:「喂,修奇騎土!」……搞不好會被說一輩子。

  「卡爾!別這樣說啦!」

  「哼。你是要否定自己面臨生命危機時喊出的真心話嗎?」

  「那個時候我瘋了!腦筋燒壞了!不,你也知道吧,頭腦像我一樣笨的傢伙,有時候會說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話。」

  我一定要這樣貶低自己嗎?卡爾微微笑了笑,向我身邊的泰班說:

  「您好,泰班。今天還要繼續那種訓練方式嗎?那我也想看看耶。」

  「想看就來吧。你有沒有看到我們後面那一大群人?」

  事實也是這樣。我們的後面聚集了一大群村人。

  秋收一結束,村裏的人就沒什麼事可做了,結果我訓練的過程就變成他們看熱鬧殺時間的上好材料。所以每天早上,我跟泰班一從散特雷拉之歌出發,就一定會聽到有人大喊「啊!仰慕高貴仕女傑米妮的騎士修奇!」,接著村人就一次增加一兩個地開始跟在後面。就算這樣那也還好,可是甚至有人還提著野餐籃跑來,這到底算什麼?卡爾好像是跑來村子裏找書,結果就聽到了這個消息。他很高興地加入我們一行人。他一加進來,釀酒廠的老麼米提就插嘴了。

  「喂,卡爾?你賭哪一邊?」

  「賭什麼?」

  「賭修奇今天到底喊誰的名字。因為現在傑米妮是壓倒性的高票,所以如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我眼前一出現城門,就感覺自己喘得上氣不接下氣已到極限了。酒氣從胸中沖上來,衝擊著我的上顎,腿上則是發麻,好像不是我自己的腿似的。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酒醉而失去感覺,我腿上到處都受了傷,甚至流了血。這是因為路彎曲得很奇怪,我不得已只好在小樹叢或水溝間進進出出。

  警備隊員們已經拿著火把在城門前等我們了。他們一看到我們,就馬上把我們帶到城裏的大廳。這次城很奇怪地搖動了。難道是地震嗎?

  不管怎麼樣,我們好不容易進到大廳裏,就看到了他們大概是匆匆忙忙準備好的床位。乾淨的大廳地板上鋪滿了稻草,稻草上面蓋了床單,上頭到處都是負傷的士兵躺著,大約有二十多個吧。應該是為了收容他們,所以才臨時將大廳佈置成傷患收容所。每個人都因為自己的傷口各自呻吟著的情景看起來非常可怕。城裏的女侍們全都總動員來照顧他們,哈梅爾執事也在忙著東奔西跑。卡爾本來也在照顧傷兵,一看到了我們,就說:

  「泰班,您來了?」

  「怎麼樣?」

  「其實您不用擔心。他們還能回到這裏,就表示傷勢還不算太嚴重。」

  我心不在焉地聽了他們兩人的話,就馬上跑去房間的一頭,開始一個一個地確認傷兵的相貌。但不管我再怎麼找,爸爸就是不在裏面。我幾乎要走到另一頭的時候,看見了一巨大的身軀蜷縮著坐在床位上。

  「杉森!」

  杉森將埋在膝蓋裏的頭抬了起來。他看到我的臉,就開始微笑。然後看到我穿的服裝,又搖了搖頭。

  「怎麼回事啊,修奇?身上穿個皮甲,還帶著把巨劍,到底怎麼了啊?唉唷,手套看起來也很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做完一天的工作之後,坐在自家前面椅子上休息的大人們,眼睛全都瞪得大大的。村中的小孩發出怪叫聲跑來,少女們則是緊握自己的雙手,用訝異的眼光望著我們。

  我身體的酸痛還是沒消除,就算騎在馬上,全身還是都在疼痛。說起來馬跟我的狀況也沒兩樣。杉森跟我驅馬走上了村中大路。

  「哇!仰慕高貴仕女傑米妮的騎士修奇在騎馬耶!」

  我對歡呼的村人作出了悲慘的笑容。我全身僵硬,手臂也不聽使喚。那時我看到了頭上插著朵花,在村中跟小孩子們一起蹦蹦跳跳玩耍的傑米妮。哎!真是拿她沒辦法。傑米妮好像發現這邊很吵雜,回過頭來,結果跟我四目相交。

  「哇!」

  村人都喊出了歡呼聲。大概他們以為我會像故事裏面一樣,抱起了傑米妮,讓她坐到馬鞍上,然後朝向夕陽賓士而去。但其實我完全沒有這種念頭。就算我真的想這麼做,也做不到。因為我全身上下都快痛死了!

  傑米妮用驚訝的眼光看了看我,接著就向我走來。原來擋在我跟傑米妮之間的村人一直都往兩邊分開。天啊,這些人的行動還真統一。傑米妮遲疑地走了過來,然後摸了摸馬的臉頰。

  「真漂亮……它叫什麼名字?」

  「傑米妮。」

  傑米妮(是指人!)臉紅了起來,村人們開始嗤嗤笑著。其實她根本不知道我為什麼幫馬取這個名字!傑米妮紅著臉不知道該怎麼辦,東張西望了一下,然後摸了摸自己的頭。這時她才發現自己頭上插了朵花。唉唷,還真遲鈍。

  傑米妮將這朵花拔了下來,插到馬的耳朵上。令人驚訝的是,傑米妮(是指馬!)居然乖乖地站在那裏讓她插花!怎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龍族名詞解說

武器
   匕首Dagger:此武器由來已久。甚至摔破石頭就可以製作,由於製作極度簡單,可以說只要有人類的地方就一定有這種東西。匕首攜帶方便,容易隱藏,所以即使在火炮發達之後,仍然還是軍人無法離手的原始武器。因而型態也是千差萬別。一般說來它的長度是介於小刀(knife)與短劍(short sword)之間,但其實很難明確地區分。由於長度短,幾乎只能對近身的敵人使用,但危急時可以作投擲攻擊也是其很有魅力的特點。

  長劍Long Sword:與斧頭同為使用於肉搏戰中流傳最久的武器之一。在人類學習運用金屬的過程中,劍也漸漸顯露出大型化的趨勢,依據戰鬥時有利型態的要求,有人在匕首上加上了長柄,走上了轉變為槍的另一條道路,而在渡過漫長歷史之後,長劍終於在十世紀左右真正登上了歷史的舞臺。長劍可以說是站在劍類武器的歷史顛峰,劍身長約三——四尺,寬度約一寸,直而具有兩刃,但不像東方的劍上有血槽的設計。從劍的型態上就可以知道,它的機動性高,適合施展各種劍術。所以它是在金屬的冶煉技術進步到能製造出輕而強韌的金屬之後才出現的。

  巨劍Bastard Sword:劍的大型化——甲胄大型化——劍的大型化形成了惡性循環,最後出現的就是這種巨劍。這種劍的特徵是,可以像長劍一樣用單手握,也可以像雙手劍一樣用兩手握,所以它在四尺長的劍身上加上了一尺左右的劍柄。馬上的騎士可以一手握住韁繩,另一手揮動此劍,如果下了馬,則可以兩手握劍,對敵人施以強力的攻擊。同樣地,使用此武器時,可以一手拿盾牌戰鬥,或是丟下盾牌,用雙手給予對手一擊必殺的猛攻招式。

  三叉戟Trident:本來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