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輪回 作者:任怨 (已完成)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超越輪回 作者:任怨 (已完成)

超越輪回 作者:任怨 (已完成)

內容簡介

  【本小說沒有出版簡體,市面上不論印刷多麼精美,統統屬于盜版。】
  他曾在無邊的寂寞中獨自沉靜;
  他的記憶裏包含了所有的前世今生;
  他在不斷的懲罰中完成了新兵訓練;
  他在數百萬人的戰役中險死還生;
  他想脫離輪回的苦海,卻不知道自己正在修真。
  從懵懂無知的學習,到最後揭示真相的輝煌
  執著的追求,堅持到底,永恒的生命是不是他希望的終點。

[ 本帖最後由 小野狼 於 2009-6-17 23:32 編輯 ]

TOP

正文 第一章 大夢初醒(上)
任怨
  「你們這堆沒無用的垃圾,就是最笨的笨蛋也比你們強上一百倍,還不趕快跑!!!」

  高鶴剛剛覺得自己好像大夢初醒,就聽到這樣一句大罵。

  左右看看,自己居然混跡在一群穿著一模一樣衣服的人群當中,正在跟著隊伍狂跑。嗯,好像自己也穿著同樣的衣服。軍服?隊伍中有男有女,有白人也有黑人,更有和自己一樣的黃皮膚的人。唯一相同的,就是大家都是差不多的年紀,都是二十出頭的青年。

  然後,高鶴發現,自己現在竟然身處一個很奇怪的地方。好像是個巨大的,訓練場。對,訓練場。腦子裡怎麼會突然蹦出這個字眼?

  這個巨大的場地,裡面和自己這隊人一樣的,居然還有十幾個隊伍。都在練習一些看起來莫名其妙的動作,基本軍事訓練?這個詞怎麼會冒到我的腦子裡?嗯,自己在參加基本的軍事訓練,自己竟然已經參軍了?

  隨著周圍呼哧呼哧的喘氣聲,高鶴覺得自己好像在慢慢的恢復記憶。很奇妙的感覺,居然是同時恢復兩個記憶!

  「高鶴,該死的,你東張西望的在幹什麼?難道要我說第二百遍!該死的,在隊伍裡不許做這種蠢事!如果再讓我發現,不管是誰,都給我繞著操場跑十圈!」耳邊傳來哈克教官巨大的聲音,震耳欲聾。高鶴趕忙收回正在遊蕩的精神,聽著口令,跟著隊伍的步調練習。

  哈克教官的話可能讓大家都有些警惕,沒有什麼搗亂的事情發生。只有高鶴好像有時候總會在腦子裡冒出一段莫名其妙的記憶或者名詞,搞得他有些心神不寧。

  一不留神,好像步子錯了一拍。隊伍排列的比較緊湊,錯亂的步子立刻引起一陣大亂,整個隊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一章 大夢初醒(下)
任怨
  終於第七圈了……

  好像到極限了,肺已經不是自己的,腳下原本很舒適輕便的軍靴,現在已經抬不起來。每挪一步,就好像舉重一般,太累了。不過,只要堅持過去就好,到時候就是機械動作了,木頭一樣。

  好像木頭也不是機械動作啊!天哪,難道我還做過木頭?高鶴腦子裡閃過一棵長著一張人臉的大樹,心中一陣惡寒。

  不過,好像做樹倒是很快活啊,雖然不能動,但也不用每天跑來跑去到處找吃的。只要扎根在一個合適的地方,基本上就算一輩子吃喝不愁了。悠哉游哉的呼吸,很舒服的。

  不知道這種呼吸能不能用在自己身上?

  呼,第八圈……

  極限已經過了,現在全身輕鬆好多。真是奇怪,不是已經有星際戰艦了嗎?幹嗎還要這麼累的訓練?到什麼地方,用一個小型的運輸艦就可以把一大堆武器裝備和人都送到目的地,還要練習跑步這麼累?真不知道這些軍部的大佬是怎麼想的。

  唉,真不想跑啊,那個該死的哈克教官,第一天就這麼凶神惡煞,估計以後的日子難過了。現在跑步,背後是他不時瞟過來的目光,真是難受。

  嗯?我怎麼會知道他在瞟我?我沒有向那邊看啊?不管了,他的目光真不舒服,就像盯著自己的猛獸。我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好像以前經歷過,想不起來了。不過,自己一定有過類似的經歷,不然不會這麼敏感。還有,一定不能讓他追上!

  朦朧中,高鶴的眼前突然出現一個場景。茫茫的大草原上,一頭兇猛的獵豹飛快的撲向一群羚羊。羚羊們四散奔逃,一頭可憐的被盯上的羚羊無助的向另一個方向奔跑,它得拚命的跑,把危險的獵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二章 基礎訓練(上)
任怨
  晚上躺在整齊的新兵宿舍,高鶴翻來覆去睡不著。雖然白天的大量運動讓身體疲憊不堪,但是,腦子裡經常閃過的那些奇怪的影像總是煩不勝煩,根本沒有心思睡覺。

  看電影似的將腦子裡的東西過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後半夜才勉強睡著。

  「嘀!」尖銳的喇叭聲將剛剛進入夢鄉的高鶴粗暴的喚醒。睜開睡眼惺忪的熊貓眼,不情願的慢吞吞穿衣服。平日裡正常生活的習慣,還沒有讓高鶴養成軍營當中雷厲風行的作風,如果不是旁人都在起床,高鶴還想在床上繼續賴一會。

  不過,還好,總算不是最後一個出來的。那邊已經在整理隊列,趕緊過去,被那個狂暴的哈克教官看到懶散,還不知道會被罰什麼。

  高鶴的個子相對比較高大,總是站在靠邊的位置。左邊只有兩個人看起來比高鶴還要高一點點。不過論起塊頭,隊伍裡還沒有一個是高鶴的對手。

  挺拔的站在隊伍中,滿面寒霜的哈克教官陰著臉從隊伍的左邊看到隊伍的右邊,氣氛相當壓抑。看哈克教官的臉色就知道,這個隊伍不知道又犯了什麼錯誤。

  果然,越來越難看的哈克教官終於開始爆發:「你們這是早間集合,還是打算休閒出遊?你的腰帶為什麼沒有系?」

  走了兩步,又開始訓斥:「你的帽子呢?怎麼沒把腦袋也忘在宿舍?」

  「你不會繫鞋帶嗎?還是等我給你系?」

  ……

  站在高鶴面前,細細打量一下他醒目的熊貓眼,哈克教官的目光中帶了點笑意,但馬上一閃而逝:「你的眼睛怎麼回事?」

  「報告教官,換了環境睡不著!」高鶴自覺的挺身報告。

  「是不是覺得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二章 基礎訓練(下)
任怨
  「你在想什麼?」胳膊被輕輕的捅了捅,一句低沉的問候悄悄的響起在耳邊。高鶴沉浸在自己的幻象當中,不耐煩一甩胳膊嚷了一聲:「別煩我!」

  說完,才知道自己到底幹了件怎樣的蠢事。定睛一看,哈克教官火紅的眼睛就在自己面前不遠的地方,緊緊的盯著自己的面孔。高鶴一時間不知道自己該幹什麼,剛剛甩手的手臂還尷尬的停在空中,大張著嘴巴,腦子裡一個激靈,所有的幻象都統統的消失。該死,自己又走神了。

  「十圈!」哈克教官已經失去了再訓斥他的興趣,指著外圍的操場跑道,冷冷的命令。

  不敢怠慢,誰讓自己在哈克教官訓話的時候又走神了呢。高鶴伸手給了自己兩個暴栗,向著操場外邊跑去。操場裡的其他隊伍都在看著,怎麼這麼快,又有人被罰繞著操場跑步了呢。

  這次跑圈,高鶴已經不是十分害怕。相反,自己在清醒的夢中,有幾種跑步的方法可以給自己相當好的借鑒,可以讓自己跑的更輕鬆。現在腦子裡蹦出的東西已經不會讓高鶴感到害怕,相反,還有一絲絲期待。

  跑步方法非常有效,幾乎可以不用特意的控制,好像自己對這些純熟的一塌糊塗,跑過好幾輩子一般。在瘋狂的跑步中,甚至還有精力可以繼續回想腦子裡的東西。

  最舒服的是,雖然跑步很累,但是卻沒有人打擾,也沒有哈克教官會在你被罰跑步的時候盯著你告訴你跑步的時候不要走神,正是個思考的好時候。

  現在高鶴有些確定,自己一定是腦子裡有什麼東西。而這些東西是怎麼進入到自己的腦中,高鶴不知道。他只知道,現在自己的腦子好像突然之間,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三章 往事如煙(上)
任怨
  大批的准軍士興高采烈的跳上磁能車,臉上洋溢的笑容比起今天開始就要放一年的長假還要燦爛。磁能車的終點,將是這些准軍士們夢寐以求的可以領到自己人生當中屬於自己的第一支真正的槍械的地方。

  至於新兵營地的一切生活設施,都有內務機器人自動處理,根本不用帶任何東西。

  接下來的訓練,長達半年之久,只要能夠通過,就可以進入其他兵種的選拔,到時候,這些懷著各種各樣的夢想前來報名參軍的年輕人就可以一展自己的身手,到新的崗位去探索屬於自己的那片天空。

  高鶴安靜的坐在磁能車的角落裡。因為他的原因,經常害的大家被集體懲罰,因此,很多時候,高鶴並不是很和所有人都合得來。

  當然,現在安靜的坐著並不是意味著他已經遠離集體。都是年輕人,即便有什麼口角和不滿意也都是來得快去得快,一個月的基本訓練並沒有在大家心中留下什麼芥蒂。誰知道現在的戰友以後會是什麼樣的發展?

  之所以安靜的坐著,是因為高鶴發現,好像有一個關鍵的東西快要想起來了,但總是有些模糊的無法抓住。只知道很關鍵,就差一點點,就差一點點!

  「啪」一隻大手拍在高鶴的肩上:「幹嗎呢?高鶴!」

  說話的,是在隊伍中唯二站在自己左邊的比自己高一點點的傢伙其中之一,名字叫做納爾,是個黑人,身體強壯,除了高鶴,好像整個隊伍當中沒有比得上他的。沒有心機,是個淳樸的傢伙。平日裡也沒有什麼壞習慣,不過,總是對高鶴出錯而連帶自己被罰耿耿於懷。

  「沒什麼,在想會領到一支什麼槍。」高鶴淡淡的回答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三章 往事如煙(下)
任怨
  不知道經過幾個生命,靈魂漸漸明白了,這所有的一切,原來可以叫做輪迴。身為動物的生活,並不見得比植物好多少。確實是跑來跑去的,如果不跑,不是沒的東西吃,就是被別的動物當作吃的,生活還是很艱辛。這些動物的生命,自己有的有印象,有的卻叫不來名字。生活在什麼地方,高鶴的靈魂也不清楚。

  畢竟,有著所有生命記憶的他還是很出眾的。原來那個靈魂的組織者,還不是真正決定所有靈魂命運的主宰,真正的主宰是一個看不到摸不著的東西。有幸,高鶴的靈魂被主宰發現,高興之餘,讓他可以提出一個願望。

  當然,第二個願望,靈魂希望成為一個每天可以不用費心費力就可以很舒服生活的生命。於是,高鶴記得,自己好像經歷過家禽和家畜的生活。這樣的生活,讓靈魂在開始的幾個生命當中,很是滿足。

  被人類飼養的過程當中,靈魂也看著人們從茹毛飲血慢慢的過度到禮義廉恥。曾經被人們當作工具,也曾經被人當作美食,甚至被當成過祭品。也就是在當祭品的這次,才知道原來人也不是最高貴的生命,好像還有比人類更加神奇的神仙存在。

  有時候衣食無憂的生活比起在草原沙漠中拚命當然是天堂和地獄的區別。可是,生命就是這樣不知道收斂,或者說不知道知足常樂。對這樣的生活膩味起來的靈魂,終於又等到一次可以選擇的機會,對那個冥冥之中的主宰說了兩個願望。

  一個願望,是希望能夠生為人類。第二個願望,卻是希望能夠超脫這種無窮無盡的生命歷程。

  這次,主宰沒有說話,也沒有什麼行動。於是,可憐的靈魂被孤零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四章 軍營惡夢(上)
任怨
  遠處作訓室當中,幾個醫官正在遠遠的看著那個跑道上龐碩的身影,不時的在低聲的嘀咕。

  「快看,快看,那個號稱跑不死的傢伙開始跑步了。真是強悍啊,兩倍重力,全副武裝的三十公斤,居然還能保持原來的速度,厲害!」

  「厲害什麼,扔掉這些東西也沒見他快多少。」

  「那你跑一個試試?」

  「據說這個傢伙只是體力特別強悍,其他的方面慘的一塌糊塗啊!基本軍事動作,都要連續講解多遍才能領悟,現在才剛剛轉向中級訓練第一天,又被罰跑步。」

  「不會吧,這麼厲害的傢伙手腳會那麼笨?」

  「沒辦法,人笨啊!」

  正在低頭不緊不慢跑著的高鶴,絲毫不知道自己正在被人當作就咖啡的點心,仍然在努力的悶頭死跑。

  不知道怎麼回事,好像是極限提前來到了,好累啊!不過,只要撐過去就好,這點高鶴已經很有經驗,堅持下去就行。

  奇怪,腦子裡怎麼會出現那篇莫名其妙的拗口文字?不管他,跑。

  這樣不停瘋跑的狀態,好像是現在高鶴最舒服的狀態。無數個前世遭遇的各種各樣的情景一一進入腦子裡,煞是有趣。而且很多東西都可以運用在這些基本的動作中,讓這種枯燥的跑步越來越輕鬆。

  這次足足有兩萬米,高鶴帶著重達三十公斤的裝備,終於撐到了終點。

  好像已經從新兵們的記錄上知道了各人的身體情況,這回出來的兩個軍醫二話沒說,扔給他一瓶營養液,直接返回去休息了。太過分了,至少原來那兩個還會給他塞進嘴裡,這兩個軍醫太不負責任了。

  高鶴心中暗暗的罵著,手卻一把將營養液倒進口中。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四章 軍營惡夢(下)
任怨
  高鶴這個傢伙還是很聽話的,只是動不動就走神這個毛病,以及十分笨拙的技術動作,讓哈克教官很是為難。本來這傢伙那麼強悍的體力如果訓練出色的話,完全可以進入突擊隊,甚至更高一層的特種突擊隊,不過現實卻很讓哈克教官失望,同時也很讓哈克教官擔心,這麼個笨拙的傢伙到底要怎麼安排?

  軍需官的自言自語提醒了哈克教官。實在不行,來這裡當輜重兵好了。輜重兵平日不過就是搬運彈藥,運輸軍需品,也不用需要什麼標準的戰鬥動作,對高鶴來說,實在是再適合不過了。而且輜重兵大部分的時候都是通過機械搬運,只有少部分到了分散軍需的時候才會用到人力,還基本不用上戰鬥前線,安全舒適,好處很多啊!

  搖了搖頭,哈克教官有些納悶自己怎麼會為一個訓練中經常出錯的傢伙設想這麼多。甩掉了腦子裡突然冒出來的念頭,哈克教官大踏步的追上了那些搬著箱子步履蹣跚的傢伙們。

  這次進階訓練,主要是讓新兵們適應作戰訓練服和單兵護甲以及簡單武器的應用,所以,除非在禁閉期間,才會允許脫下作訓服,其他任何訓練時間,都必須全副武裝的穿著。

  三十公斤的作訓服加背包,另外加上平均分攤二十五公斤的標準包裝箱,走在調整到一點二倍重力的環境中,新兵們個個叫苦不迭。只有高鶴彷彿一個沒有負擔的傢伙一樣,提著兩個箱子,還走的穩穩當當。經過戰友們身邊的時候,還不忘記用單腳支撐,另一隻腳去扶一下有些撐不住的而傾斜的箱子。

  回到訓練的地點,大家都開始呼哧呼哧的喘氣。哈克教官也適時的讓大家休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五章 挑戰極限(上)
任怨
  更有人惡作劇,把被罰人員的懲罰次數也做了個排行榜。這下,衛六新兵訓練基地三十二大隊第三小隊的高鶴立刻在基礎訓練中以三十天被罰四十五次獨佔鰲頭。記錄高高在上,開天闢地古往今來也沒有這麼輝煌的「戰果」,排名第二的也僅僅以二十一次「艱難」的跟在後面,無法望其項背。

  高鶴的這個小隊,立刻因為兩項處罰的記錄在基地裡名聲大躁,讓隨隊的哈克教官很是惱火。接下來的訓練,更加要求嚴格,讓第三小隊的新兵們疲累交加。縱然是以高鶴最近越來越變態的體力,也被摧殘的經常是一沾床便陷入熟睡中。

  當然,高鶴經常走神的毛病還是沒有半點更改,讓哈克教官頭疼不止。最近的訓練,要求的體力很高,全副武裝進行戰術動作的時候,那些剛剛開始還不適應的戰友們同樣在很多戰術動作上極不標準,反倒體現不出高鶴的鶴立雞群了。

  高鶴最近也在煩惱。腦子裡不知道為什麼,記憶的那段拗口文字不停的在腦子裡循環的閃現,想停都停不了。身體也彷彿本能一般,不知道會發現哪裡有些不對勁。

  最難受的是,那些哈克教官教授的戰術動作,據說都是曾經在十幾代人的經驗中,加上無數人體工程學者一個世紀以來的瘋狂研究總結出來的。完全符合人體的力學和生理學的特徵,並達到了最優化的戰術效果。但是,這些對高鶴來說,卻很是矛盾的一件事情。

  事實上在高鶴的記憶中,很多野獸的本能和記憶比起這些標準的戰鬥動作,遠遠來的要有效。他不明白為什麼非要這樣規定動作?按照他的經驗,想要達到這樣的目的,可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