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 重生平淡人生 作者: velver (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都市] 重生平淡人生 作者: velver (連載中)

[都市] 重生平淡人生 作者: velver (連載中)



    1983年XX月XX日LN省ZH市醫院產房

  樓外的小雪無聲的下著,而樓內的產房外邊卻有一個青年在來回的走著。牆上的鍾在滴答的走著,青年來回的看著鍾和產房門口。

  原來死是這樣的感覺,黑暗的禁錮,靈魂的掙扎,沒有空氣,無法呼吸一切都是那樣的孤寂,不知道還有沒有來世,真的好想重新再活一次,突然感覺腦袋好疼,便暈了過去。

  『啪啪啪........誰在打我『葉娓喊到:

  『哇哇哇..........『回答的他的是一陣哭聲,嗓子喊不出任何聲音,只會嗚嗚的哭,葉娓睜大眼睛看到的一個醫生,還有自己剛出生的身體,看著那破舊的20多年前的產房,葉娓想道難道真的可以重新活一回嗎?

  看到是年輕是父親抱著看剛出生的葉娓欣喜,在這個時代女孩是不受重視的,在長輩的眼裡,男孩才是是家族的延續,葉娓不由的想到已經有多少年沒有看見父親的笑容了,這個笑容已經是腦海深處的記憶,今天又看見了。

  幾天後葉娓回家了,看著那熟悉的老房子,葉娓的心活泛了起來。

  這些天葉娓感覺很是不爽,因為來的人都喜歡用手來掐他的臉,生活在一天天的繼續,孩童的可愛在於孩童的無知和天真,葉娓知道他應該知道的,但是他知道,現在的他不應該知道他所知道的。

[ 本帖最後由 小野狼 於 2009-6-17 10:27 編輯 ]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 以名易命

    年小的葉娓,還和上世一樣沒有過多久就生病了不知道什麼原因葉娓的身上起了好多紅點而且上吐下瀉,去了醫院也不見好。爺爺和姑姑一家連夜從山裡趕了過來。

  「還能怎麼辦?就這樣了,看造化了吧!!」爸爸有些嗚咽的說道:

  「恩.............『」媽媽在旁邊已經捂著嘴哭了

  「老五別哭,咱們再想辦法,你看醫院不行,我們是不是去求點偏方呢?我也是當醫生的,有些病用偏方比上醫院好使,爸你看呢?」姑姑在一旁勸著:

  「上哪兒去求呀?趕緊的呀!管它什麼玩意兒,能把病治好就行。」姑夫在旁邊喊道:

  「就上回集市上,遇到二哥家那口子,跟我們說的那個老瘸頭老中醫你還記得嗎?」姑姑說道:

  「行了趕緊點吧!再等會兒黃瓜菜都涼了,老五那口子趕緊給孩子包起來,現在就走,老五家裡有沒有手電,沒有的話去找兩根長點的樹棍,外邊天黑看不見,爸你在家看家就行了,我們和老五一家去就行了。姑夫說道:

  去老中醫家的路在姑夫奔波了兩個多小時才到達。

  「老大爺,你給看看這個孩子去醫院了也沒治好聽說你這有偏方我們來看看」姑夫一邊跺著腳一邊說道:

  「這個孩子多大了過百天沒有」老中醫問道:

  「過了才不長時間」爸爸搶先回答道:

  「把包打開把衣裳給脫了我給看看恩這個誰是父母?」老中醫問道:

  「我們是」爸爸媽媽回答道:

  「我這是有這個病偏方,但一般都是給3歲以上的孩子用的,向你們家這麼大的還從來沒給用過,我可以調五分之一的劑量給用,但是我不敢承擔這個責任,你們先商量商量吧。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準備

    春去春回,葉娓已經4歲了。

  葉娓在這四年裡,表現的很正常,前世將近三十年的經驗讓他在死前明白了「高調作事,低調做人」這個道理。葉娓知道,年少時濃郁的沉澱才可以換來成年時穩步的成長,自己應有的那顆焦躁的心也應當放的平穩一些。

  因為父母是雙職工,而爺爺家又太遠,所以葉娓父母把他寄居在同村的姥姥家裡,可以說長輩們除了吃飯和睡覺的時候會想起你,其餘時間基本不會在乎你在那兒或者你在幹什麼,(反之同理)除非你想把房子給點了。

  葉娓安心的執行著自己的計劃,而不必擔心被打擾,每天固定打坐練氣幾個小時,練習一些柔術和幾套武術套路。每天打坐是心性的修煉,因為心的修煉永遠比肉體的修煉重要,葉娓沒有過早的給自己的制定肉體鍛煉計劃,因為不但沒有好處,反而會對身體有過多的傷害。葉娓前世見過不少這樣的例子,家長希望孩子長的比別的孩子壯實,而讓孩子長跑,俯臥撐,拔河等等,但是忽略了兒童的心,肺,肌肉,骨骼都在發育中,血液循環過快,使得心肺造成難以承受的傷害,而肌肉和骨骼的成型,會對今後的體質體型有諸多不類的影響。其餘的時間就交給門前的池塘,後山的樹林和同村的玩伴,葉娓不想自己忘記自己應有的率真。

  「保君洪陽,回來吃飯啦..............................................................」

  唉,姥姥又開始喊了,洪陽哥哥,你倒是快點呀問為什麼,因為我看見姥姥手中的燒火棍了。洪陽哥哥是大舅的兒子,長我一歲,姥姥常說他這個長房長孫是猴子托生的,我感覺也是,我總覺得,他一會不動,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無題

    第二天,葉娓的母親把葉娓送到離家10多里路的小學,每天早晚接送,中午自己帶飯。

  看著飯盒裡的玉米餅子,還有一些土豆,葉娓默默的吃著。不是說父母不給你吃,是根本就沒的吃,父母的飯盒裡永遠比你的差,不會比你好。前世也是這樣飯菜,但前世吃的時候感覺很自卑,總想自己到底是不是父母親生的,為什麼父母的飯盒另裝,是不是他們有什麼好東西,他們偷偷的吃不給我吃。現在的葉娓不會再有這種想法,雖然澀澀的玉米餅子還是那樣的難以下嚥,但葉娓還是有些回味的吃著。回味著父母給你裝飯盒時那悲傷的眼淚,也回味著你從為挑剔而讓父母留下的幸福的淚水。

  暑假到來的時候,葉娓被送到爺爺那裡,爺爺和三伯在一起的生活,其他的孩子早已經分家了,姑姑和姑夫在爺爺家的旁邊新蓋了一棟房子,姑姑還是做她的赤腳醫生,姑夫從部隊轉業後,回到村上做了大隊書記。

  「爺爺,奶奶好三伯三媽好,蓮君姐姐好」

  「嗯,懂禮貌了,知道向長輩問好了,」爺爺爽朗的回答著

  「那是爺爺你也不看看咱使誰的孫子」

  屋裡的人都被葉娓的這句話給都樂了,說葉娓長大了,會哄爺爺奶奶高興了,誇獎的葉娓有些不好意思了。

  「爺爺,奶奶我去鄰院去看姑姑去了,你們要去嗎?」

  「不了,你自己去吧,記得中午回來吃飯,讓你姑姑一家也一起來吧,大家一起熱鬧一些」

  「嗯我去告訴姑姑,爺爺奶奶我先去了」葉娓蹦蹦跳跳的向姑姑家跑去。

  「老三呀,你們出去準備一下,收拾收拾,中午大家一起吃,蓮君呀,你出去玩吧!老頭,你進來一下」奶奶說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一切開始不同

    中午吃飯的時候爺爺突然問道:「保君呀,喜歡讀書嗎?葉娓突然感到心中一驚,記得前世的時候父親在葉娓上大學的前一晚和葉娓說起過這件事情。葉娓還記得父親說起這件事情是說:「要是你爺爺現在還活著,知道你上了大學,該多好呀!!」

  葉娓前世是六歲去的學校,放暑假到爺爺家的時候,爺爺也是問過這樣一句,葉娓的回答是不喜歡,後來爺爺又追問了一句,那喜歡幹什麼,葉娓說喜歡玩。爺爺就再也沒說什麼。

  這些事情是後來姑姑和父親說的。

  「喜歡呀」葉娓連忙的說到

  「噢,為什麼喜歡呢?」爺爺接了一句

  「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喜歡」葉娓說的時候用眼睛看著爺爺和奶奶,那的眼神好像是在問,為什麼問這些呢?其實葉娓的心裡很慌張,為了掩飾這種慌張,葉娓只好用他那看似無辜的眼神望向爺爺奶奶。

  前世的經驗告訴葉娓,眼睛可以出賣你的心理,但是也是掩飾你的最好武器。

  「呵呵,看我們家的小保君,就是聰明,這麼小就喜歡讀書」姑姑在一旁笑著說道:

  葉娓不知道這是爺爺的一種考驗,還是爺爺無意中的一句玩笑,葉娓只是以一種孩童中近似無賴的說法把他掩飾過去。

  吃完中午飯,爺爺帶葉娓去了蘋果園散步,「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苟不教,性乃遷。教之道,貴以專、、、、、、、、、」爺爺突然碎碎的念道。

  「三字經」葉娓突然感到事情有些走樣了,葉娓生前沒聽過爺爺會背三字經呀。除了親情,葉娓親近爺爺是有一些小目的。

  爺爺的書法寫的特別的好,遠近馳名。每逢過年、過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暑假中的背書,識字

    自從那天聽爺爺背三字經開始,爺爺每天都教葉娓背這個,背那個。空閒的時候,也悄悄的帶他到河邊的沙灘上手把手的教葉娓練字,識字。

  葉娓的背書、識字過程從重生的角度來看是一種無聊,而又是必須的過程。但心性的鍛煉讓葉娓能認真,仔細的完成這個過渡。從而享受那種從無到有的美妙感覺。而葉娓也在不經意間看到了爺爺眼中的驚奇。

  幾天後早上起來的時候,爺爺說:「今天去玩吧,我今天要和你三伯一起去後山修理果樹,你讓兩個姐姐帶你玩吧。」「蓮君呀,帶著你小弟,別去深水裡玩,聽見沒有」

  「知道了,爺爺」「走呀,保君,快點」還沒等葉娓答應,蓮君姐姐就拉著葉娓向姑姑家跑去。

  「保君呀,今天你爺爺怎麼把你放出來了,太陽是不是出西邊出來了」姑姑笑著問道

  「才不是呢,爺爺和我爸今天要上山幹活,要我帶保君一起玩」蓮君姐姐搶著說道

  「你姐姐在屋裡剛吃完飯,你們吃了嗎?

  「吃了,姑姑,你吃了嗎姑姑,姑夫上班了嗎」葉娓向姑姑很有禮貌的問道

  「吃了,你姑夫早就走了」姑姑摸著葉娓的頭說道

  看見兩位姐姐出來,姑姑說道:「你們看好保君呀,他還小,小心點」

  和兩個姐姐在一起時,葉娓找到了那份童年的回憶,一起打蜻蜓,捉蝴蝶,下河抓魚,童年是人生圖畫的第一筆,渲染的色彩使人生的圖畫變得更加多姿。

  玩了一會,,葉娓感覺童年的回憶已經找回,沒有必要再浪費在這個上面,還不如回去打坐一會,畢竟好久都沒有打坐了,就和兩位姐姐告別,回爺爺家了。

  「奶奶,今天是你做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平淡

    葉娓坐在姑夫自行車的前樑上,姑夫的問話葉娓也是有一句沒一句的回答著,姑夫以為葉娓起的太早,可能還有些犯困,也就沒在多說,又和其他騎車的同事聊了起來。

  葉娓的腦袋還真有些迷糊,早起的時候,奶奶的話讓葉娓有些無助,葉娓一直在考慮,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奶奶會那樣說呢?葉娓拚命地想著前生的點點滴滴,盡可能的把它串連起來,再從其中尋找線索,看看能否和這件事情對應起來。可是想了半天還是毫無頭緒,

  這個前世中沒有的小插曲,究竟會給自己帶來什麼,葉娓很是苦惱。

  葉娓被姑夫送到了姥姥家,然後姑夫就在姥姥和葉娓的感謝中急忙離開了。

  「保君,在爺爺家待的好嗎?他們對你好不好?」姥姥向葉娓和藹地問道:

  「嗯,爺爺他們對我很好,他們還要我向你和姥爺帶好呢!」葉娓回答到:

  葉娓和姥姥地聊天一直持續到中午,姥姥要去做飯,這才作罷。吃過飯後地葉娓悄悄地來到自己經常打坐地地方,盤膝而坐,閉目,葉娓在整理自己地思路。

  這個暑假過得還是比較有收穫,重新感受了爺爺的疼愛,奶奶的慈祥,和其他親人的關心。

  還有爺爺教自己背書,練字。既然奶奶不讓把這件事情透露出來,那麼爺爺奶奶一定有著什麼顧慮。現在只能把這件事情放在心裡吧。

  晚上還是爸爸把葉娓接回家的,路上,爸爸問道:「怎麼樣,老兒子,想沒想我和你媽媽。」

  「想呀,當然想了,我天天都想你和媽媽,我可想你們了」葉娓高興的回答到

  「哈哈,好兒子,在爺爺家待的怎麼樣,有意思嗎?」爸爸滿臉笑容的說著

  葉娓看著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聞聽

    三年了,葉娓已經七歲了,暑假開始的時候,葉娓又被送到了爺爺家。到的時候,三伯一家都不在,奶奶說他們去山上了,再一次看見爺爺時,葉娓感覺爺爺明顯比去年寒假的時候蒼老的太多,臉龐也消瘦的厲害。

  「爺爺,你怎麼了,是不是生病了,怎麼消瘦的怎麼厲害,沒要姑姑給你看看嗎?」葉娓連忙問道。

  「沒有什麼大事,他奶呀,你出去把大門和後門都插上,別讓任何人進來,你在外面看著,保君你跟我進來」爺爺說完就去裡屋了,奶奶也出去了。

  葉娓很疑惑,爺爺奶奶這些年雖然有些神秘,但卻從來沒有這麼鄭重過。葉娓進了裡屋的時候,看見爺爺已經坐在炕上,炕上的桌子上放著一個古樸的盒子,盒子已經打開,但屋裡有些昏暗,葉娓沒有看清究竟裡面放的是什麼東西。

  「你就站在那兒罷,今天你沒有資格坐下,現在我說、你聽,不允許發問。知道嗎?」爺爺很嚴肅的說道

  「是,孫兒知道了」葉娓有一些迷惑,但還是想知道爺爺要說什麼

  爺爺開始講到:「在很久以前,有一個叫葉離的商人資助了當時還是北周外戚的楊堅奪取了政權,後受隋文帝器重,家族得以迅速發展,成為當時的望族。後葉離感覺年紀大了,便把生意放手給三個兒子。

  幾年後,楊堅被隋煬帝楊廣殺死。家族是一個國家的濃縮,要想家族的傳承繼續下來,那麼順位繼承人就不再是最好的選擇,因為一旦順位繼承人犯了過失,家族就會遭受致命打擊,更甚者血脈的傳承就會被割斷。葉離有感於此,便想暗中培養一個繼承人,可以避免順位繼承人出現血脈斷裂的時候,暗中的繼承人可使家族的血脈得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離去

    「我是家族傳承的第二十五代暗主,而你將要繼承的是家族第二十七代暗主。家族的傳承我大部分已經和你交代清楚了,現在我和你說一下我的一些事情,我有你大伯他們六個兒子,還有你姑姑她們三個閨女,但在他們之前,我和你奶奶還有兩個兒子,大的叫葉順,小的叫葉祥。而葉祥就是第二十六代暗主。

  我繼承暗主後不久,上一代暗主也就是你的太爺爺就去世了,那時我可以自行調配密室的財物了。但那個時候戰亂連年不斷,起出財物反而會帶來更大的危險,在那種情勢下,我不敢動密室的任何東西,只是靠分家時你太爺爺給的一些財物,和你奶奶安穩度日。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1951年,那是葉順十七,葉祥十四,你大伯也兩歲了,可就在葉祥繼承第二十六代暗主的第二天,他就因為救掉進河裡的葉順而溺水身亡,我聽到這個消息後,有些悲憤過頭,當時對葉順說了一些不該說的重話。當年他就參軍走了。在走之前,你奶奶給了他一些他們於家傳家的東西,具體是什麼我到現在也不知道,不久他給家裡來過幾封信,也是你奶奶收的。後來我們國家出現了一系列的動盪,那時候我從密室裡取出一些小玩意,和你舅姥爺出去走了走,換了一些東西回來。我當時出於一些其他的考慮,就讓你奶奶給他寫了一封信,叫他不要回來,可能是他看到信有些誤解,一直到現在,他也沒回來過。這件事是你奶奶的忌諱,我們也不願意多談起,也就這麼一直放著,後來你叔伯們也就不是很清楚了。

  因為第二十六代暗主離世,我就得重新尋求第二十七代暗主,當時我比較看好你的父親和你二伯家的小鋒。由於當時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中學 相遇 神仙

    五年了,葉娓的父親已經從科員升到科長了,並在縣城裡買了一座兩間半帶院套的瓦房,其中一間給了葉娓,回到家葉娓被父母摁坐在床上,父母忙來忙去的,現在家裡的生活條件變好了,葉娓的父母希望補償這個從小就跟他們受苦的兒子,那情形好像不把所有的好東西塞進葉娓的肚子,就不罷休的架勢。「爸,我想上學了,想上初中,我的課程兩個姐姐給我補了,可以嗎」葉娓和正在洗菜的父親說起。

  「行,明天我帶你去,先吃飯,吃完飯,讓你媽上街給你買些衣服和其他東西,對了,你手上的手錶是那來的」葉娓聽了父親的話,低下頭,看著腕上的手錶,那是一款老式「浪琴」手錶,是葉娓在密室中偶然看到的,年代不是很久遠,應該是爺爺收集的,葉娓看了很喜換,便戴在手上。「是爺爺給我的」葉娓說的時候聲音很低沉

  吃過飯,葉娓回到自己的屋子,坐在椅子上,葉娓想著從重生到現在的所有事情,如果前奏是慾望,高潮是過程,最後只是現在的回味。

  姜媛媛已經初三了,是學校聞名遐爾的校花,深厚的背景和家庭的教育使她有一種特別的氣質,學校裡的每個男生都希望多看她一眼,嚮往和她多說一句話,她的每個動作都令男孩們浮想聯翩,每天課桌裡的情書和禮物象潮水一樣,連綿不絕。姜媛媛看著男孩們在自己面前拙劣的表現,有時自己的一個眼神一句話會令向她搭訕的男孩突然轉身拋開,每當這時,姜媛媛就會想起那個叫葉娓的小男孩,平靜、孤傲、冷冷的淡漠、令人嫉妒的腦袋,姜媛媛的思緒又開始飄飛。

  「媛媛、媛媛...............回神了,你又在想什麼呢?我們做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