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邊境奇譚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44 12345
發新話題

轉貼邊境奇譚

轉貼邊境奇譚

第一章 公主與邊境
  平原的大道上,正掀起陣陣的塵煙。
  一輛豪華的四頭馬車朝著劄沃克王國的邊境方向駛去,馬車的前後方都各有四位負責護衛的騎兵,他們身上穿著華麗的全身鎧甲,就連馬鞍上也有以金線繡上的圖案,並且懸挂著尖銳的長矛和釘頭錘。
  馬車上刻有咬著劍的獅子與百合的紋飾,彰顯了馬車內的人物身分有多麽尊貴——這是只有王族,才被允許使用的標誌。
  然而這支隊伍卻正朝著羅亞倫的方向駛去。
  在劄沃克王國所制訂的地理書中,對於其境內的羅亞倫地區,有著相當不客氣的描述。
  「位於王國東南方邊境,由於有紅石山脈與沈星森林做爲屏障,因此鄰國多瑪長年以來,一直沒有侵犯此地,一般人相信,是因爲這裏沒有任何侵略的價值。
  「農産富庶度普通,無任何礦產存在。羅亞倫是王國內怪物出現率最高的地區,現有居民推斷約五百人左右,屬於劄沃克王國最偏僻的邊荒地帶。」
  在看到手中的地理書出現這段描述時,馬車裏的艾妮雅,不禁皺起了形狀優美的眉毛。
  「真是個好地方啊,這裏就算有龍棲息,我也不會感到意外了。」
  艾妮雅的聲音雖然動聽,但是口中說出的話卻不是等比的優雅。
 坐在對面的輔佐官希納絲聞言,不禁露出了苦笑,接著說出了會令人臉色爲之一變的回答。
  「實際上真的有哦!」
  「咦?」
  「公主,請您翻到後面那一頁的第三段。」
  艾妮雅懷著忐忑的心情翻動書頁,找到了希納絲所說的地方。
  「嗯……這裏嗎?呃……『黑龍歐姆貝利克,於六十年前在羅亞倫東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艾妮雅將手指頭放在唇邊說出這句話後,士兵們便露出一副深受感動的表情,爲了能和艾妮雅共同保有一個秘密而雀躍不已。
  海爾在看到艾妮雅平安回來時,終於大大松了一口氣,整個人看起來像是充滿了無力的虛脫感,但是在聽到艾妮雅說出了「我明天可能會再出去」的話之後,象徵不幸的黑色天使便開始在他的耳邊猛吹號角。
  最後海爾拖著蹣跚的腳步離開,那時他的眼神空洞,彷彿連靈魂都已經脫離了身體,不由自主的飛向遙遠的彼方。
  「人的際遇好壞時常和自己的想法有關。若是心存不快的話,不論到哪里都是痛苦的。」
  在更衣準備就寢時,艾妮雅突然想起了伊德所說的這句話。
  (心存不快嗎……?)
  羅亞倫的新領主在思考過這句話之後,纖細的心思開始有了動搖。
  艾妮雅的確是對於她現在所處的地位有著不滿。她之所以會得到羅亞倫領主的職位,其實是有無法對外公佈出來的理由存在。
  沃索•法隆•卡夏瑪•克琉布利安,也就是艾妮雅的父親,總計生育六個子女。這種情況埋下了不安種子,在他死後便引發了十分激烈的王位爭奪戰。這場決定皇冠持有者的內部鬥爭,燃燒了一個月,最後是由第二王子雷奧納德摘下了最高權力的果實。
  雷奧納德對於艾妮雅這位王妹相當的溺愛,但是也有不少人企圖拉攏艾妮雅,藉此來鞏固其地位與力量。爲了能夠穩穩地握持王者的權杖,雷奧納德不得不把艾妮雅暫時送離首都,以利進行大清除的動作。
然而,若是在沒有正當理由的情況下把艾妮雅送走的話,那些躲在暗處窺伺著王者寶座的陰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我知道您的意思。怪物的活動期就快要到了,假如不立刻把這件事解決的話,會很麻煩。」約翰憂心的說道。
  在羅亞倫,每當春雨之後就是怪物跑來騷擾領地的時節。這時候的怪物會像波浪一樣,三不五時的掠劫村莊,如果不趕快把吸血鬼驅走的話,今年的羅亞倫就會遭遇到空前的危機。
  克拉姆並沒有混在隊伍裏面,因爲身爲祭司的他會一下子就被吸血鬼給認出來。
  這一支巡邏隊的成員是從警備隊裏精挑細選出來的,他們身上的武器都被克拉姆施予了神聖的祝福,能夠對吸血鬼造成傷害。
  但即使是如此,不安的黑色之翼還是偷偷地覆蓋了士兵的心。尤其現在正巡邏到羅亞倫的邊緣地區,士兵們的不安感隨著四周民宅分佈率的降低而更顯高漲。
  「哎呀,假如帕尼也有來就好了。」
 艾妮雅聽見了約翰隊長的輕聲呢喃,於是好奇的問道:「帕尼?你說的是酒館老闆帕尼嗎?」
  「啊,您也知道他嗎?是的,我說的就是那個帕尼沒錯。他是以前羅亞倫警備隊的劍術顧問,也是揮舞巨劍幹掉過百名怪物的人。」
  「咦!他有這麽厲害嗎?」
  「那個酒館裏可是充斥著一堆誇張的傢夥。帕尼有一個叫賽門的矮人朋友,每年總會從紅石山脈大老遠跑過來看他。對了,我們的劍也是前領主委託賽門幫我們打造的。還有,羅亞倫最快的男人也常在那邊出現。」
  (真想不到那群傢夥還是羅亞倫的名人吶……)
  艾妮雅感歎似的搖了搖頭。出人意料的地方總是會有意想不到的人,年輕的公主現在體認到了這句話的真實性。
  「那麽,那個叫做『羅亞倫最快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你在說什麽鬼話?是你先挑起這個話題的!竟然將自己的錯誤歸咎他人,我不記得什麽時候把你養成這種卑劣的傢夥了。」
  「因爲生長環境的關係吧?」
  「這裏的環境很幽靜喲!在大自然的陶冶下,應該會變成一個乖巧聽話的孩子才對。」
  「那就是教養者的責任了。」
  「啊啦,有我這個年輕美麗、知識淵博、嫻淑高雅、氣質清秀的老師在,應該是完全沒問題的啊,而且有時還會特別服務呢!」
  「就是這點有問題……」
  米洛雷亞與伊德彼此交換著在旁人耳中聽來,毫無意義的對話。艾妮雅輕咳一聲,這次換她企圖將話題拉回正軌。
  「我知道了,剛才是我不對。那麽,可以繼續你先前所講的事情嗎?」
  能夠爽快的承認自己的錯誤,這也是艾妮雅的長處之一。
  米洛雷亞聳了聳肩說道:「這個嘛……不久前,我聽到了一個關於吸血鬼的故事。內容有許多地方跟你們的情況很類似,不過劇情更加精采。」
  米洛雷亞單手支著下巴,以聽起來像是摻雜了惡意的聲音說道:「有個不自量力的笨紋術師,想要把自己變成不死生物。那個蠢蛋不曉得從哪弄來一些咒文與儀式,偷偷瞞著別人對自己使用。
  「後來那個半調子沒有成功,卻變成了一個受到詛咒的可憐蟲,只能像吸血鬼一樣靠吸食他人血液來維持生命,白天則是躲在黑暗的地方跟地鼠做鄰居。」
  「咦?」
  「那個白癡紋術師,好像也是住在巴哈拉瑪的樣子,最近這幾天還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什麽!」
艾妮雅整個人差點彈起來,伊德趕緊趨前扶住差點翻倒的杯子,兩人的動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歐姆貝利克的雙眼再度爆出了戰意的火焰,米洛雷亞立刻回復了情緒,準備面臨黑龍的挑戰。
  米洛雷亞的口中開始吟唱出咒文,迎接黑龍的攻擊。
  「起始、驅轉、圓合、賦力、穹蒼、無限、終末!自虛無中顯影,從隱沒中現形!」
  米洛雷亞張開雙臂,她身上的飾物分別浮現了不同的圖紋。緊接著,米洛雷亞的雙手迅速的在虛空中繪出了三個圖紋,然後唱出了咒文。
  「殺戮的火焰啊!破滅的火焰啊!終結的火焰啊!以血之盟約發出呼喚,燒盡天地萬物之炎請降臨此地。屬於渾沌者必將回歸於渾沌,來自虛無者必將回歸於虛無。六角之芒衍生無限,無限之炎永不滅絕。虛界之火啊,請化爲我的劍,斬斷一切!」
  米洛雷亞唱出了極爲冗長的咒文,地上張起了由十個圖紋所連結而成的魔法圓。
  黑龍並沒有在這段時間里加以攻擊,這是因爲米洛雷亞已經變成了席洛菲,任何物理性的傷害皆無法對她産生作用,對付席洛菲,只有用魔法才能達到效果。
  白熱的火焰炸了開來!
  以米洛雷亞爲中心,足以燒盡一切的超高熱以放射狀的形式瞬間擴散,岩石在接觸到焦熱波的同時立刻遭到溶解。燒灼之風吞噬了所有的東西,這是人類的法師所能操縱的最強火焰咒文,是任何事物都會在一瞬間被燒掉的恐怖魔法。
  歐姆貝利克正面挑戰了米洛雷亞的魔法攻擊。
  數十重波狀的白熱火焰覆蓋了平原,在這一大片由火焰所堆築出來的光之版圖上,卻爆出了黑色的雷電。
  黑龍的魔法有如漆黑的魔劍,刹那間將火焰波給分割了。兩種魔法的衝擊引發了比雷鳴更具震撼性的恐怖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外篇 冬之邂逅
  冷風在空中發出嘶吼,以呼嘯之姿降臨於冬天的大地之上。
  被稱爲「雪之月」的十一月,隨著最後一片落葉的消逝而結束,繼之而來的便是有「霜之月」之別名的十二月。
  光禿的樹枝提醒人們秋季已經離去,並正式宣告冬季的到來。
  位於凱姆迪亞大陸北方的多瑪,就和鄰國劄沃克一樣,是一個四季分明的國家。雖然氣候相似、農産相似、語言也相似,但是彼此之間卻互看不順眼,爆發過好幾次戰爭,如今雖然暫時維持著相安無事的景象,但是距離「友善」一詞仍然相當遙遠。
  這條脆弱的和平之線究竟何時會斷裂呢?這點誰也無法確定。
  多瑪的首都名爲克魯瑟,這個城市座落於多瑪國境的正中央,掌握著龐大的經濟與交通脈絡,如果以人體來比喻的話,其地位就有如心臟一般的重要。也因此不論是酷暑或嚴冬,克魯瑟的街道總是充滿了活力。
  蒂娜坐在自家門口前的石像上,一邊搖晃著雙腿,一邊看著在街道上不斷來往的人潮。路過的行人偶爾會用奇怪的眼神看著她,不過很快就會移開視線。一個坐在象頭雕刻上的十二歲女孩,其實並不值得人們特地佇足觀看。
  蒂娜的母親也曾經爲了這件事而多次斥責她,不過蒂娜仍然常常趁著母親不注意時,坐在石像上看店。
  說穿了,這其實只不過是蒂娜用來打發無聊時間的方式而已,這個習慣從十歲開始就養成了,經過了這麽久的時間,想改也改不過來了。
  就連周圍的鄰居也習以爲常,要有某天沒看見蒂娜坐在石像上,還會特地過來看看是不是發生了什麽事。
  坐在石像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 羅亞倫的人們
  雖然時序已經進入了春天,但是早晨的氣溫仍然有些偏低。
  由於將被子踢到一旁的關係,伊德以打噴嚏的方式迎接了清晨的曙光。他走下床鋪,脫下睡衣換上衣服,然後一如往常的下樓準備早餐。
  「爲什麽別人拿的是法杖,我拿的卻是湯勺呢?」
  伊德一邊訴說著僅有自己才聽得見的不滿,一邊熬煮大鍋裏的湯。
  伊德的身分是「魔法師的弟子」,不過就伊德自己的觀點來看,他認爲在「弟子」這個頭銜的後半段,還要再加上「雜工兼廚師兼僕役」才對。
  桌上擺了剛烤好的黑麵包與藍莓果醬,當伊德將爐火給熄滅時,伊德的老師就像是算准了時間似的出現在椅子上。
「唉唉,怎麽今天又吃得這麽清淡啊?太過簡樸的菜單,可是無法讓人攝取到充足的養分喲。」
  伊德的老師——安潔.米洛雷亞——皺眉看著桌上的早餐,發出了忽視他人辛勞的抱怨。
 米洛雷亞是一名擁有及腰黑髮的豔麗美女,由於才剛睡醒的關係,她的頭髮顯得有些淩亂。
  伊德將湯盛到碗裏,然後用力放到自己老師面前。
  「你是席洛菲吧?明明就不用吃東西,爲什麽每天早上還要做你的分啊!」
  伊德以缺乏敬意的口氣對自己的老師抱怨著。
  伊德口中的「席洛菲」,指的是「不老不死者」,也是一種唯有最高水準的大魔法師才能施行的秘儀。
  席洛菲擁有近乎無限的壽命,即使不飲不食也能夠活下去,而且一般的物理與魔法攻擊對他們完全無效,可說是怪物一般的存在。
  米洛雷亞舉起湯匙,用指導的口吻說道:「這是儀式、儀式!就像煮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討論結束了嗎?最後到底哪一個數字才是真的?」
  「嘖,天知道。約翰那傢夥說話喜歡誇大,今天是五個,明天就變十個了,天知道一開始到底有幾個?火腿等一下再過來拿好了。」
  「嗯,我知道了。很高興能夠認識你,再見。」
  伊德最後一句話是對翠絲特說的。
  白袍祭司與黑髮青年就這樣離開了「劍與斧的故事」,偌大的酒館頓時只剩三人。
  翠絲特看著門口,一邊把雙手在胸前交叉,一邊挑眉說道:「那個男的所講的話,跟他外表給人的感覺不太一樣。」
  沒想到這個不起眼的傢夥,會說出聽起來這麽漂亮的臺詞——翠絲特差點補上這句話,不過最後還是忍住了。
  在翠絲特眼中,伊德的存在感薄弱得跟路邊的野草沒兩樣。
  帕尼露出了溫和的笑容,賽門則是露出矮人獨有的豪邁笑聲。
  「別小看他,小姐。」
  賽門咬住煙斗,蹺起短腿笑著說道:「他是『羅亞倫最快的男人』!」
第二章 鋼之鷹
  伊德跟著克拉姆來到了羅亞倫裏面唯一的神殿。
  劄沃克王國對於宗教抱持著寬容的態度,許多教團都在劄沃克境內設有神殿分部,不過由於當初劄沃克在建國之際受到光之神殿的幫助,因此信奉歐加丁的人口占了絕大多數。
  即使是在羅亞倫這樣偏僻的地區,也有祭司派駐於此,由此可知光之神殿的宗教勢力之強。
  「說起來,你要怎麽活過這幾天?」
  克拉姆將蔬菜裝進簍子,以憂心的口吻問道。
  「這應該去問那個老太婆才對。十天的生活費只有一個茲尼,這簡直是一種計畫性的變相謀殺。」
  伊德以毫無敬意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雖然不太像樣,不過也算幹得不錯了。就年輕人來說,你們很有膽識,哈哈哈哈。」
  一道老邁卻又充滿活力的聲音,從另一個方向傳來,傑克轉頭一看,發現原來是個子僅有成年人類的一半,但是鬍鬚幾乎長到膝蓋的矮人賽門。
  酒館老闆帕尼正站在賽門旁邊,揉著自己的腰,由於激烈運動的關係,他風濕痛的老毛病又犯了。
  賽門與帕尼的腳邊躺著另一具食人魔的屍體,那原本是由辛巴所對付的敵人。克拉姆忙著觀看那些被食人魔打傷的人還有沒有得救,翠絲特則是站在克拉姆旁邊。
  賽門手持長柄大斧,一邊瞪視著最後一隻食人魔,一邊對帕尼說道:「因爲剛才那只已經看不見了,所以砍起來實在不夠痛快,這只就交給我吧!我會好好把它劈成四段,然後送給伊德當晚餐。」
  「對於前半段我是沒意見,可是後半段聽起來實在不像樣。」
  「我是不知道味道嘗起來怎麽樣,不過這世上沒什麽不能吃的肉,只要撒上鹽之後再烤一烤,味道大概都差不多。」
  「……那種東西你自己留著享用吧。」
  「呱呀哇哇哇哇!」
  食人魔發出意義不明的喊叫,打斷了帕尼與賽門的對話。食人魔無視於數量上的劣勢,它順手撿起了地上的鐵耙,發出吼叫朝衆人沖來,那種充滿魄力的姿態足以把一般人嚇到兩腿發軟。
  食人魔的目標是艾妮雅,它打算先將距離自己最近的敵人給幹掉。
  這個決定乍見之下很合理,但卻造成了它的敗亡。
  艾妮雅在閃過食人魔鐵耙的同時,迅速使出了兩記斬擊,將食人魔的右手臂與小腿劃出了兩道深深的傷口。
  當食人魔因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什麽啊,不要嚇人好不好!」
  「……這句話應該是我要說的才對吧?」
  翠絲特疑惑地看著艾妮雅,皺眉問道:「你幹嘛偷偷摸摸的啊?」
  「不,這個……因爲某些因素,所以我必須在不被人發現的情況下,前往某個地方……」
  「啊?」
  「總之,你就當做沒看到我,哈哈哈哈。」
  艾妮雅一邊發出敷衍意味十足的笑聲,一邊搔頭準備離開。
  就在這時,外面突然傳來了尖叫聲。
  艾妮雅與翠絲特同時愣住,將視線轉往聲音來源的方向。
  「有賊!」
  「海爾執事官受傷了!」
  「快追啊!」
  諸如此類的呐喊聲從城堡外面傳來,聲音充滿了驚慌與憤怒。艾妮雅聞言立刻拔腿跑去,翠絲特則是緊跟在後。
  〈沒用的傢夥,說什麽做好萬全準備了,最後還是被發現了嘛!〉
  翠絲特暗自咒駡著黑衣男子們的無能,跟著艾妮雅一起來到城堡的後門。
  只見現場亂成一團,有一名男子被許多人團團圍著,這個人便是禿額頭的海爾執事官。海爾坐倒在地上,他的右手臂染滿了鮮血,有人正忙著爲他止血與包紮。
  當海爾見到了艾妮雅的瞬間,立刻大喊道:「領主大人!」在海爾喊出艾妮雅的頭銜時,翠絲特頓時愣在當場。
  〈領主……?〉
  翠絲特注視著艾妮雅的側臉,她的表情就像是在冰天雪地裏見到了理應冬眠的棕熊一般,充滿了訝異與驚愕。
  ——與公主在相同時間點來到羅亞倫的冒險家。
  ——動作舉止都不像是尋常人。
  ——領主出巡卻沒有跟隨。
  ——劍術高明到能夠單挑食人魔。
  ——金髮的女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44 12345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