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情傲主【鎖心蝶】作者:念眉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古代言情] 問情傲主【鎖心蝶】作者:念眉

問情傲主【鎖心蝶】作者:念眉

沒想到區區五十兩就可以擺平她?!她是真的很缺錢嘛!
爹娘臨死前也沒留下幾個子給她,倒是丟了一肩頭的責任要她抓,
這上有年邁體弱的爺爺,下有一天到晚發情想嫁人的妹妹……
憑她這個沒身份、沒地位的一家之「煮」,
再怎麼辛苦的撈,也追不上長四雙腳的錢哥哥──
這會兒竟然有人高薪聘她當總管,哪有放棄的道理……
唉~早知道自己算哪根蔥、那根蒜啊?這美其名幹的是總管──
可她在這尚書府裡卻是「總」找不到事可「管」,
每天吃飽睡、睡飽吃,當米蟲還要當成習慣……
這平白無故受人好處實在說不過去,理該做牛做馬回饋報恩嘛!
只是……尚書大人確定真的非要她在床上報答嗎……

楔子

  唐玄宗 長安

  陽和已動大地春回,淑氣迎人百卉萌動,稠人廣眾的長安城,天方露白不久,紅男綠女、販夫走卒、黃發垂髫已絡繹不絕的穿梭在市集中熙來攘往,好不熱鬧。
  街道的一隅,克難磨損的木板拼構成一個不起眼的小小攤子,上頭整齊的擺置著龍飛鳳舞的草書,吊在攤後兩旁的是畫工精湛純熟的山水、仕女畫,可看出落筆者的才華洋溢。
  然,和市集中其它有應接不暇客人的攤子相較起來,字畫攤的生意顯得門可羅雀,至今尚未開市。
  「咳!咳……」一陣止不斷的重咳發自一名受病魔纏身而失去往昔豐腴光采的年輕女人。
  「五娘!」坐在旁側的書槐青連忙拍撫著夫人的背,幫她順氣。
  「娘又咳嗽了!」
  原本蹲在攤子旁玩沙包的書玉蝶,一聽到母親的厲咳,兩隻小手在七穿八洞的衣服上胡亂抹了抹,搖晃著短短的雙腿,也跑至她身後認真的拍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南勖還在為街動請玉蝶上轎的決定而心生後悔時,一看到她入轎後驚愕的表情,那股情緒驀地消褪了。
  「怎麼,我生得很好看嗎?瞧妳看得都傻眼了。」他咧開嘴角調侃問道。
  她打量自己的眼神彷若看到什麼驚奇事物似的,兩顆眼珠子瞪得圓圓的,一瞬也不瞬。
  「你是尚書右承大人!?」癡望著那兩片性感的薄唇揚起一抹灑脫迷人的笑意,玉蝶無法置信的驚呼。
  「不像嗎?」
  皙白的小臉,兩道彎月似的眉兒下是閃著黠光的大眼,翦水瞳、蔥管鼻,這有菱角般的櫻唇,配上一頭綰著素雅單髻的緞亮黑髮,窄小的骨架,搭著一副柔若無骨的體態,不若時下女子的豐腴;吐納紊亂且輕淺,動作緩鈍又不夠俐落……
  南勖卻發現自己喜歡和這樣的她面對面說話。
  十二年前的事,當年四歲的她可能記憶沒有他的深刻,因為那一幕總在午夜夢迴折磨著他的心神……
  他的計畫原本是打算暗中照料書家的生活,當作他心愧的彌補,可是今日的情況卻在計畫之外。她尋覓工作的迫急,惹得他的心無法安寧,因此轉念間便有了嶄新的打算。
  他告訴自己,也許新的作法會更好吧!
  留她在身邊,那麼往後就能正大光明的瞭解書家的生活,視情況給予幫助了。想知道她好不好,再也不需要遮遮掩掩了!
  「你……」等等,她是不是上錯轎了?
  玉蝶倉皇的掀開轎簾,探出小小臉蛋往後望去——可是整條大街只有這頂轎子啊,且柯同就陪護在轎側!
  「書姑娘,有事嗎?」柯同不解的看著她的動作。
  「啊?沒事、沒事!」玉蝶染紅了臉,倏地縮回脖頸,放下了轎簾。
  南勖將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爺爺,你有沒有好點了?」玉蝶一回到家,立刻衝到祖父的床榻前探問。
  「好多了!吃得好、睡得也很好。」書老爺呵呵的笑著,看到為書家經濟不得不待在他人屋簷下勞動的大孫女進房,努力的要坐起身子。
  「玉蝶,辛苦妳了,都怪爺爺這把老骨頭拖累妳了!」
  「爺爺,你再這麼說我可要不高興了,什麼拖累不拖累,我孝順你老人家是應該的。」玉蝶噘著小嘴不悅的嗔道。
  「我和品梅是你一手拉拔長大,現在我們有能力了,當然得報答你的養育之恩嘍!」她挪移著被褥放在身後,讓他舒適的歇靠而坐。
  「哎!」想起小孫女的驕縱恣意,書老爺沉沉的哀聲歎氣,「若是品梅有妳一半懂事就好了!為我們這一老一小,委屈妳了!」
  「一點也不委屈的,在尚書府做事很輕鬆,比賣菜還不累!」玉蝶說實話。
  「南大人真的沒有虐待妳?」
  當初乍聽玉蝶說起她找到的好差事時,他直認為這等幸運不可能降臨在書家,可這些天營養的食物品嚐個不停,還有人伺候三餐,教他也不得不信了。
  「少爺人很好的,我真的就只是個總管,每天巡視府邸,聽聽抱怨和報告,什麼事也用不著插手。」所以她才覺得自己像個廢人。
  而南勖似乎對她當廢人一事並不以為忤。
  「玉蝶,答應爺爺,心裡如果受了委屈,一定要說出來,千萬別悶著,懂嗎?妳要多學著對自己好一點……妳若戒不掉為他人設想、習慣忽略自己成全別人的心態,爺爺走後不會瞑目的………」
  「爺爺,你又來了!」玉蝶又急又氣,她最討厭爺爺說喪氣的話,那會讓她不安而害怕。
  「你剛剛才說身體好多了,這會兒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南勖讚歎的看著斜倚在他身上白裡透紅的嬌軀,豐腴的酥胸上綴著兩羞怯微顫的小花,彷彿在等待著他品嚐、觸碰、愛撫,他不過只是看著,下腹已迅速地抽緊。
  「站好!」在她猝不及防之下,他已拉下她的褻褲,扳開的雙腿,讓她呈大字形站立。
  「少爺,不要這樣……」玉蝶惶惑難安,這種站姿……好羞!
  社會風氣已逐漸開放,她耳聞不少男女軼蕩的事跡,但畢竟沒有對象可以教導她,她不知道會是這樣手足無措的感覺。
  「要不你想怎樣?」南勖一腳跨進她雙腿間,預防她併攏,邪氣的挑眉問道。
  雙手沒有閒置,他探索著她白淨香郁的頸子,細聞她神秘幽沁的女人香,牽動著他狂野的慾望。
  「我不知道……」
  她的眼睛只看到他在她身上吸吸嗅嗅,肌膚只感覺到他灼熱的鼻息,其餘的一切都是白茫茫一片。
  「那就聽我的。」他一雙大手擒住她兩團豐乳,不住地揉捏,以兩指夾住她那顆凸挺的櫻桃,調情似的拉扯揉轉,直到她壓抑不住地逸出聲聲喘息……
  玉蝶沒有料到他還有後續動作,而她竟然如此瘋狂,放蕩,孟浪,體內那股沒有過的慾念,被他翻攪成片片飛花——
  唐世風的週身繞了十指數不完的女人,環肥燕瘦,應有盡有,個個美艷無雙,穿著打扮也許有點顯得過時,卻仍掩不住眩目的風采。
  「唐公子,你覺得我今天穿這樣好看嘛?」一個女子站起來繞了個圈,一臉的羞澀。
  「好看。」唐世風說起話來像抹了三桶油,滑溜得不得了。
  說謊連草稿也懶得打,看也沒看人家一眼,就下了言不由衷的評語。
  他嘗著酥餅,品著茗,心裡不只翻了一個白眼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書總管,原來妳人在這裡!」小六喘著氣,跑至坐在圓亭石桌前撥算盤記帳的玉蝶面前。
  「你找我?有事嗎?」玉蝶禮貌的對他綻出笑容,不做作的一個尋常表情,哪知響應她的竟是一張紅得像關公的臉龐。
  她從沒看過有人臉會紅得那麼快、那麼徹底,而且笑得那麼樸實,於是,她又笑了。
  小六渾身骨頭都酥了,只能漾著一臉呆滯的笑,雙眼已不自覺地黏上她那清麗的姝容。
  「我有東西要送妳……」他連忙的左顧右盼,似乎在防著讓第三者瞧見。
  「送我?為什麼?」玉蝶訝呼。
  她單手支顎,自然透著粉光的小嘴一張一闔,不時露出一口貝齒,舉手投足間都蓄滿了令人心動的誘因,的確有讓男人為之瘋狂的本錢。只是當事人從不知曉自己的美麗。
  小六側頭想了老半天,不知該如何傳達自己的濃濃愛意,「我覺得這條項鏈和妳很配,所以就買下來了!」
  他從懷中掏出一條珠煉,五彩繽紛的顏色,相當搶眼漂亮。
  「那怎麼好意思……」玉蝶很喜歡,可是不敢接受,因為沒有理由。「一定花了你不少錢吧?」
  她知道一名小廝的薪餉並不高,買了這東西一定讓他破費了。
  以前也有男人送過東西給她,不過通常都是肉或是魚。隔壁攤賣胭脂水粉的大嬸常說他們對她有意思,只是送的東西太實際了,一點都不懂得討女孩子的歡心。她還說想追求女孩子就該送些胭脂或是髮簪之類的飾品……
  那時候她只是聽聽就算了,因為她並不認同大嬸的話,她總覺得收到能吃的魚肉勝過那些只能用來裝飾的物品……沒想到今天第一次有男人送珠煉給她,她才知道心情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他太清楚正直的南勖手邊握有太多他往年貪污的證據,卻一直沒有上折子檢舉,他不知道他在等什麼,只能天天活在緊張的情緒中,時時刻刻空焦急,硬是磨煞了他的腦神經。
  自南勖飛黃騰達後,他幾乎沒有一夜好眠,就擔心在睡夢中皇上派人抄家來了!
  「不提這個我還不氣!」唐夫人氣憤難平,「你都當了十幾年的監察御史了,官位卻仍沒有長進,這一定是他在作怪!」
  「爹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罷,反正南勖府裡的那個女總管我是要定了,不擇手段!」唐世風發誓似的口吻。
  他絕對要搶走南勖身邊的任何東西,斂斂他的光芒,讓他領教一下他唐世風並不是只病貓!
  他活在他的陰影下太久了!
  女人,向來逃不過他的魅力,南勖的女人,當然也是。
  「世風,娘支持你,千萬別讓那個沒爹沒娘的野孩子太過囂張!」唐夫人寵兒子簡直寵上天了,竟附和了這等荒唐事。
  「該死,發生了什麼事了?」像一陣風似的,南勖連門也未敲,就衝進了玉蝶的房間。
  「啊——」房內的兩個女人同時叫了起來。
  婢女小香用身體又遮又掩的,幫裸著背的玉蝶喜上丁衣袍,不料動作太慌張,手指卻因此劃破了背上一個小水泡。
  「噢……」玉蝶承受不住痛楚,哀嚎了聲。
  「啊,對不起,書總管,我不是故意的……」小香驚慌地哈腰又彎背的,不住的道歉,取出布帕幫她輕拭流出來的水膿。
  「你們在幹什麼?」南勖沉聲一喝。
  「少爺,總管的背讓熱水燙著了……」
  聞言,南勖又像一道冷卷風,立刻衝至了床前。「走開!」他大掌一揮,便將小香給推了開。
  瘦弱的小香禁不起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洛陽首富廉彧一接到南勖的口信,立刻馬不停蹄地親自送了一本名冊與資料到尚書府。
  「確定要辦了?」廉彧讓小廝領進偏廳,映入眼簾的是焦躁惶然地踱著亂步的好友。
  「他們碰了最不該碰的人!」南勖全身因被怒火圍裹著,一靠近就感受得到熊熊烈焰的灼燒。
  唐世風居然敢軟禁玉蝶,他發誓要唐家拿僅剩的空殼子來償!無產的他們若連名位也不要,無妨,他一併收走!
  「我聽說了,是貴府的總管。」無視於他的火氣,廉彧饒富興味的望著他。
  十二年前的恩怨,他亦聽說過,只是他不知道南勖已經展開行動,光明正大的接近她了。
  他手中這份名冊,已經握有多年了,南勖遲遲未來拿走,是因為認為無止盡的折磨遠比一刀斃命的解脫更讓人痛苦……沒想到,多年後他還是打算嚴懲唐家那一大一小了,只因他們不該再次傷害那個他整整呵護了十二年的女人。
  「我只是在補償。」南勖別過頭,不肯正面響應。
  「你不是愚昧之人,自己的心態自己最清楚,不過我可以告訴你,認識你那麼多年,我還沒見過你如此慌張失措的模樣!」
  「我是書家的仇人!」南勖這句話喊得好大聲,聲音裡充塞著苦澀,似乎想藉著這幾個字來壓抑自己心中不該生長的感情。
  「我就說了,為什麼你會看上書玉蝶,因為你和她是同一類人,世界上最愚蠢的傻子!」廉彧掠起陰冷的笑,「也只有你們這種人才會笨得對不值得的家人付出!
  我問你,你欠了書家什麼?當年駕馭馬車踩死書家夫婦的人可不是你,你替唐老頭攬下責任,還了這麼多還不夠嗎?你已經和他斷絕親子關係了!你老罵書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隨著他的動作她上天墜地,直至一股酥麻的感覺如排山倒海般湧向她!
  中午,荒唐一夜莆起床讓小廝伺候梳洗的南勖,因宿醉頭疼欲爆,再加上連日來的低郁心情,板著一臉默然的臉。
  「少爺,書總管來了,她執意要見你。」柯同進房通報,神情顯得為難。
  南勖沉沒了一會兒,「你們都下去吧!請她進來。」
  她還是找來了。他早知道她一定會來的。
  五日後,第一次踏進他的寢房,玉蝶竟有煌如隔世的錯覺感。
  那夜之後,她原以為自己已走入了他的心房,他們之間的距離會更拉近,誰知他卻開始避著她、不見她。
  每早起床,她梳洗過後的第一件事就是等著跟他報帳,可是伺候啊的小四卻總說他仍在休息;而當他中午起床,她往往忙著自己的工作……於是一再地這麼錯身。
  雖然她不放棄,每夜特在他房外的階梯等他,可是夜夜等到的都是失望。家僕們之間流傳著他流連在妓院女人鄉,不到子夜不回府……但就算她守到子夜,還是等不到人。
  原來,沒有他的夜晚是如此無趣。
  「有事嗎?」南勖不願正視那張脈脈含情的小臉,逕自穿整著衣物。
  情竇初開的她,無辜遇上了一個採花賊,負心漢。
  「我已經好幾天沒有看到你了……」
  「你就為了說這個?」啊的預期似乎在指責她的無聊,「沒其他的事,我要出門了。」
  「等等……」玉蝶覺得牙根有些發酸,怕自己好不容易掙來的機會又這麼溜走了,趕緊拉住他,「為什麼?」
  她沒有哭泣,只是覺得空虛,心裡充滿著生命中前所未有的空虛感。
  「什麼為什麼?」南勖還是不看她。
  不要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圓形拱門下,坐著一個男人,不顧夜露霜寒重,他的視線一瞬也不瞬的盯著自己的房門瞧,似怕一眨眼就會錯失什麼。
  「少爺,你怎麼一個人坐在這兒?」小四手捧著上好的綢緞,正打算拿到主子房間去還他,沒有預料會看到他有舒適的寢房不回,竟坐在有些濕意的泥地上發愣。
  「這麼晚了,有事嗎?」南勖心緒煩雜的粗聲問道。等不到伊人,他的心情很浮躁。
  「奴才要伺候少爺更衣上床啊!」小四納悶主子怎會問這個好笑的問題。
  「不用了,你先回去睡吧!」南勖看也不看他,繼續盯著眼前的一片黑暗。
  「那奴才就先退下了。」小四才旋過身,立刻發現布料還捧在自己手中,忙不迭地又回頭,「少爺,這是書總管要我拿來還你的。」
  「還我?為什麼?她不要嗎?」南勖終於願意回神賞他一記目光了,神態很是惶急。
  他看著自己面前的花紋顏彩,想起了那張一哭就令他心碎的臉孔。
  「她……今天是不是很忙?」
  以往她每天都會坐在房門前的階梯上等著他歸來,而他,或坐或站的窩在這個角落,不出聲,就等著她疲倦失望的離去後才現身回房。
  他在躲避,他知道,可是現在的他真的還沒有辦法面前那對澄澈無雜質的靈動雙眼。
  看她傷心的模樣,他又何嘗不難過,他又於心何忍?可他過不了自己心底的那道關卡,又能如何?
  若當時早知今日會承受如此的相思折磨,是不是就能不顧那對眸子的牽引,狠心不管她的淒涼,任兩人擦肩而過,永遠當陌路人?
  小四很訝異,「少爺不知道嗎?書總管今天離職了,她說她請示過你,而你也答應了……」
  「我何時答應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十章

  晌午,忙完了其它的家事,玉蝶正站在庭前晾衣服,才大略擰乾了濕衣上大半的水分打算架上竹竿,透過衣服間的縫隙,她看到了神色倉亂、抽抽噎噎跑回來的妹妹。
  「品梅?」喉頭猛地一緊,她急忙拉住了她的手。「怎麼了,是不是誰欺負妳了,為什麼在哭?」
  品梅抬睫深深望著纖瘦的姊姊,哇地一聲,放聲大哭了起來,「玉蝶,對不起……」
  玉蝶不過長她一歲而已,可為什麼她不會像自己那麼愚昧不明?是因為她被過度地寵疼、呵護著嗎?
  「為什麼要跟我說對不起?」玉蝶愈覺反常,品梅向來不拿長她一歲的自己當姊姊看待,她恃寵而驕慣了,這三個字不曾從她口中聽到過。
  「對不起、對不起……」品梅拚命的點頭賠不是,眼淚倏地奔流。
  「到底是怎麼了?」
  她錯了,她真的錯了……姊姊的關心話語讓她更形慚穢。
  「玉蝶,原諒我的任性,是我心智不成熟,態度太霸道了,妳不要生我的氣,好不好?」
  雖然無法明白她突兀的轉變,但這段話卻教玉蝶心酸不已,「我沒有生妳的氣……」
  「唐世風打妳的那個耳光,還痛不痛?」說著,她伸手輕撫上了玉蝶的臉頰。
  她終於知道爺爺,還有大家說的玉蝶心中的委屈了。以前她總是覺得玉蝶像只悶葫蘆,日子過得乏味至極……可是現在她懂為什麼了。
  這個年齡的女孩哪個不愛美、哪個不愛玩?若不是有她和爺爺這兩個大包袱,玉蝶也可以活得很自在開心的……也許,若沒有她的責任感,他們書家早就支離破碎了……
  「不痛了……」
  品梅懺悔的垂下頭,「我太自私了,一心只為自己,卻忽略了妳的感受,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