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妮‧Honey【天天談戀愛3】作者: 櫻桃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現代言情] 哈妮‧Honey【天天談戀愛3】作者: 櫻桃

哈妮‧Honey【天天談戀愛3】作者: 櫻桃

文案

追了她十數年,他終於要將她給娶回家了!  
從小他倆就是青梅竹馬,郎有情、妹有意,步上紅毯是天經地義,  
而她果然是個賢淑好妻子,  
不撒嬌、不胡鬧,更不會一哭二鬧三上吊,  
讓他這個警界奇兵得以無後顧之憂的衝鋒陷陣。  
可她愈安靜,他就愈失意;她愈貼心,他就愈擔心,  
眼看死黨們的戀愛談得轟轟烈烈,小倆口愈吵愈甜蜜、愈打愈火熱,  
他倆卻依然平平淡淡,宛如一碗白開水,  
他忍不住要開始懷疑,當他猜疑、不安、憤怒地胡思亂想得幾乎要發狂時,才發現她……


楔子

“裏面的人聽著,你們已經被包圍了,立刻放下武器,出來投降。”俏然,一片靜默,豆大的汗滴悄悄滑落在特警隊長的額角。

  “裏面的人聽著,你們已經被包圍了,立刻放下武器,出來投降。”悄然,依舊一片靜默,特警隊員握住手槍的掌心,微微汗濕。

  “裏面的人聽著,你們已經被包園了,立刻放下武器,出來投──”噠噠噠噠──噠噠噠噠──話還沒說完,毫無預警的,衝鋒槍就一陣對空掃射,張狂的槍響險險刺破眾人的耳膜。

  特警隊長按了按耳機,接收來自各方的訊息。

  “野狼的精神狀況極度不穩定。”“野狼”代表歹徒。

  “三隻綿羊目前毫髮無損。”“綿羊”是人質的代號。

  “野狠抓著最小的那只綿羊,往門口來了。”“他應該是想談判。”特警隊長沉吟了下。“鎖定野狼。”此言一出,透過對講機傳送,位於制高點的狙擊手立刻調整腳架與槍口,將目標牢牢鎖定。

  “如果可能……請不要傷害他。”一個高大的中年男子站在特警隊長旁,神情十分凝重。他是孟宅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時光悠悠而逝,一過二十載。

  黃曆上記載,今日祈福、祭祀、訂婚、納采、嫁娶,話事皆宜!

  “真神奇!祥馨,你居然要訂婚了耶。”奧華大飯店的尊貴套房裏,吱吱喳喳來了一千女流之輩。

  從准新娘本人,到她的作者好友:羅亞甯、江明月,以及經常讓她們聞“電話鈴聲”而色變的責任編輯,陶海晶,都在套房裏大開“姊妹會”。

  今天雖然是祥馨的大日子,但她們這票因為工作而結緣的好友,倒是毫不忸怩,一早各自提著行頭,到她下榻的套房,一起研究怎麼梳妝打扮。

  畢竟不是人人都像祥馨一樣,平時一身名牌,打理門面的功夫一流。

  像明月,幾個月前還是個背負大筆債務的小窮鬼,連瓶保濕乳液都捨不得買。

  像海晶,天天被作者群操得慘兮兮,常常是睡到上班快遲到才起床,趕著去打卡都來不及了,哪有閒情逸致化好妝才出門?

  亞甯就比她們好一點,偶爾興致一來,會學雜誌上的彩妝教學,打扮得美美的才出門。

  “你們的男朋友呢?”海晶心酸酸地問道。

  可憐她一個歹命的編輯,為了養活自己,不停地做牛做馬,但能冠上所有格──“她的”──的“人事物”,卻一直沒包含“男朋友”這一項。

  她都快邁進三十大關了,卻還沒有一個相親相愛的阿娜答。

  老天爺也不想想,她最慘耶!作者拖稿,最後都是連累她加班,結果作者們的春天都來了,她還是只能抱著性感男模的海報解饞。

  亞甯用睫毛夾夾卷了睫毛,然後刷上很炫的水藍色睫毛膏。

  “明月表的陸青野跟著我家韋克,去充當徐千峰那邊的“男方親友”了。”海晶大苛。“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人逢喜事精神爽,就連工作起來也特別帶勁。

  除千峰端坐在個人辦公室裏,處理被分送到“霹靂小組”的案件。

  需要調人跟監的,兩件;隨時可以出勤的,三件;放長線釣大魚的,五件……他分門別類排好.打開電腦,連線內部網路,在電子行事曆上張貼會議通知。

  他所處的這個單位有些特別,“霹靂小組”是“特警隊”旗下,一支十二人左右的小軍團。

  像這樣武備先進而齊全曲心軍團,特警隊一共有五支,由特警隊長梁鋼總領軍,五個組長擔任勤務指揮,隨時都有三個小組盤據總部,保持在待命狀態。

  他們經常遊走在軍警憲三個地帶,負責火線的攻防,平常大多接收一般治安人員吃不下來的重案。

  所謂“重案”,就代表歹徒惡性重大,犯案情節重大,以及其所擁有的重裝武器很強大。

  換言之,汪定是一個拿命拚搏的工作。

  叩叩叩──

  “請進。”徐千峰從卷宗裏抬起頭來。“梁隊長。”一個頭髮灰白的男子走了進來,年紀約在五十開外,但看起來卻只有四十來歲,體格相當健朗,眼神炯亮無比。

  “怎麼樣?”他劈頭就問,問得還不清不楚。

  倒是徐千峰,非常能夠心領神會。

  他露齒一笑,把左拳舉在面前,伸出五指,轉動一下訂婚戒指。

  “我把她套住了!”他樂得像什麼似的,渾然沒想到,自己也被套住了。

  “幹得好,小子!”梁隊長的眼神,煥滿了愉快的光芒。他坐下來。“要不是我的心孫女昨天表演舞臺劇,吵著要我去當觀眾,我實在應該到場祝賀!”梁隊長,梁鋼,就是當年處理範基哲挾持人質事件的特警隊長。

  於公,他現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孟小姐。”

  祥馨剛從徐千峰的“魔掌”裏逃出來,正要下樓,駱京旋後腳就跟上來了。

  她停住腳步,回過頭,漾起和善的笑容。“有什麼事嗎?”“我要到收發室去拿郵件,一起下樓吧。”雖說是“一起”,但她穿著球鞋與長褲,雙手插在口袋裏,小跑步地搶在前頭,然後腳底板啪啊帕啊地踏拍著,好像很不耐煩。

  對於她挑釁的行動,祥馨心裏不是不明白,但也沒說什麼。

  她足下水晶鑲嵌高跟鞋輕輕往前踏,叩、叩、叩、叩,完全按照她自己的節拍,心神沒被眼前毛躁的女生擾動半分。

  駱京旋盤起雙臂,站在前頭等地,一雙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她。

  “喔──原來你就是徐組長的未婚妻。”她邊打量邊點頭,口氣與眼神都脫不了輕視之意。

  “看來也不過如此而口嘛。”

  “怎麼了?”祥馨走到她面前,甜唇微揚。“難道有人跟你提起,說我是個三頭六臂的人物嗎?”她故意問。

  不然,何必用上“不過如此而已”,這種一聽就知道是貶抑的話語?

  “沒有,正好相反。沒有人說你是個人物,也沒人誇你有三頭六臂的能耐。”她的表惰很不屑。“我只是聽說你漂亮、身材好、挺會討好別人,就這樣而已。”祥馨刻意略過她帶刺的話語。“請幫我謝謝那些人的讚美。”“漂亮的人果然沒什麼腦袋。”連她的譏諷都聽不出來。“我叫駱京旋,請牢記我的名字。也評有一天,這個名字會讓你痛不欲生。”她虛張聲勢地說道。

  “是嗎?”祥馨非但沒被嚇著,反而盈盈笑開來。

  早在駱京旋出現的那一刻,她就察覺到她的敵意,是來自對徐千峰的愛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緊急事件!緊急事件!”

  平地一聲雷,掛在牆上的擴音器,突然傳來尖銳的求援。

  整個特警隊騷動起來,所有的人都沖到即時通訊儀器前,瞭解事件的概況。

  “巡邏警在西門鬧區發現三名煙毒通緝犯,雙方展開追逐槍戰,歹徒持槍,攜帶大批彈藥,挾持人質兩名,請迅速派人到場支援!”內線電話幾乎是立刻地轟響了起來。

  “霹靂小組出勤,千峰你負責壓陣,其他兩個小組到場待命。”“是。”徐千峰接到命令,全身細胞立刻進入戰備狀態,他環顧面前十來張同樣凝肅的面孔。“全體著裝配槍,六十秒後,停車場集合。”一聲令下,所有人員開始動作。

  徐千峰一路上聽取簡報,瞭解三名歹徒已經被逼進死巷。

  “這樣我們就省力多了。”跟在他身邊見習的駱京旋天真地說道。

  “不對。困獸之鬥最可怕,也最難處理,為了不被抓,他們會拚盡全力去反抗。”他拿著對講機,對組員下達一連串指示當他們趕到現場,鬧區人潮已經被疏散,附近的字樓上,擠滿了看熱鬧的民眾,小組立刻就定位。

  他大致評占一下,狀況不難解除,只是人質部分必須格外小心處埋。

  “狙擊手就定位!”

  六名組員帶著狙擊裝備,相准了優良的制高點,往附近民宅的頂樓奔去。

  “徐組長,接下來就交給你們動手了。”第一線的員警退下來當後援,霹靂小組頂上。

  除千峰戴著鋼盔,頭罩頭套,穿著防彈衣,與其他打扮相同的組員,兩人一組,交替掩護,各自尋找掩蔽物,以歹徒為中心點,包圍住四面八方。

  徐千峰從側後方接近歹徒,打算攻個出其不意。

  “黑仔,引開他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這樣好嗎?”一個輕聲的詢問,祥馨的沉思。

  漆黑天幕上,月兒已經隱入了雲堆,四周靜悄悄,仿佛連蟲鳴鳥叫都睡著了。

  “什麼好不好?”

  坐在孩提時代架的木秋千上,祥馨回過頭。

  范雙星徐步朝她走來,坐在她身旁的位置。

  “剛剛千峰氣衝衝地跑回家去,大家都看到了喔。”見她沒反應,說道:“你爸爸差點要衝上去,問他是不是欺負了你?”祥馨飛快地抬起了頭,眼裏有一抹罕見的驚慌之色。

  范雙星很高興自己用對了方法,成功地引起她的注意力色。

  “那爸爸有沒有……?”

  “被我欄下來了。”範雙星溫柔地看著他。“要不要跟媽咪……談一談?”祥馨沒有說話。

  望著她,範雙星的心裏充滿了驕傲。

  這個美麗又優雅的女子,是她的女兒!

  也許是世代不同,這就的品格不同,更有可能是祥馨本來就有著與生俱來的獨特魅力,舉手投足間,都充滿了落落大方的氣質。

  她們的五官就像同一個模子印出來,但相蛟起來,她就覺得自己彆彆扭扭,只有小家碧玉之風,不若祥馨貝有沉穩大方之格。

  但是,祥馨看似圓滿如意,但她這個做母親的,卻暗暗擔憂。

  以前,他們夫婦倆只顧著當他們的愛情鳥,小小的祥馨其實很寂寞,沒有人逗她、理她,她很早就習慣收好自己的情緒,不管問她什麼,她都只是維持笑容,乖巧馴善的笑容下,她究竟在想些什麼,誰也猜不到。

  幸好,那時有徐千峰填塞了她的生活。

  後來,長大後,徐千峰就像所有的男人一樣,忘情於工作,醉心於理想,能陪祥馨的機會並不像小時候那麼多,所幸,祥馨也長大了,可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晚餐時間七點整,捧著一顆緊張萬分的心,他準時步入孟宅。

  想不起這輩子曾有哪一次,這麼緊張過──啊,有啦,第一次牽祥馨的手,他也張惶得快要厥過去──接下來就屬這一次,最叫人心神不寧。

  他站在敞開的大門口,雖然入夜了,涼風習習,他卻猛扯領口,連連深呼吸,不由得想到一個怪問題。

  戀愛總是讓人心兒怦怦跳,可他們在一起二十年,他怎麼可能只繁張過這兩次?但他確實記得,第一次偷吻她,他不緊張;第一次抱著她入睡,他不緊張;第一次探索她的矯軀,他不緊張;甚至是在求婚的時候,他更是不緊張。

  這代表什麼?

  ……他從來不認為祥馨會拒絕他!

  他太有自信,下意識地知道祥馨一定會任他予取予求,他想要怎麼樣,祥馨一定都會如他的意,所以養成了他的壞習慣,從來都不去考慮她的意願。

  ……惡劣、霸道、大男人主義!心裏有個小小的聲音用力罵道。

  我注意到,以前都是我女兒遷就你,步步追著你跑。

  准岳父的抱怨猶回蕩在耳邊,莫非他指的就是這個?

  一陣腳步聲從樓悌上順下來,就像玻棒由高而低滑過了玻璃水杯,敲響了悅耳的音符。

  來人在樓悌口呆了一下。“……千峰?”他扯著領口的大掌倏然僵住,過了幾秒,才將頭轉過去。

  “祥馨。”他瞥扭地喚她的名,全身器宜都像長反了似的,全都不對勁。

  祥馨扶著樓梯扶把,睜大眼睛看著他,神情有些不敢置信。

  “你──”來做什麼?

  起了個話頭,她迅速將餘下的話咽下去。那樣問,好像她很不想見到他似的。

  天知道,那天海晶對她說的話,反覆盤旋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那一天,投擲汽油彈的小嘍囉中,有一個傢夥因為摩托車打滑,摔得屁股開花,正好被特警隊逮個正著。

  他們將小嘍囉送往警局,按照正規流程問訊。小嘍囉不像先前逮到的三個煙毒犯,嘴巴緊得像蚌殼,一番充滿法律用語的威脅恐嚇,加上一頓趨豪華排骨便當,就讓他全招了!

  特警隊設下天羅地網,所有監視、監聽儀器都出籠,神不知、鬼不覺地安裝在成旭甫與黑幫老大經常聚首的粵式海鮮餐廳。

  當錄音、錄影搜證已經是夠,徐千峰率領霹靂小組,直接闖入餐廳。

  長長的走道兩頭,各有一個樓梯入口,成旭甫所在的包廂,就在走道中央。

  “組長,這是你卸任前的最後一次勤務。”阿正在對講機裏說道。“你專心解決跟成旭甫的恩怨,其他人交給我們幾個動手。”他感謝屬下的好意。“這些黑幫老大隨身武器火都很強大,你們小心點。”“。”他下指令。“!”霹靂小組以兩人為一組,互相掩護,交替前進,先是無聲無息地摸上樓梯,把守在各個出入口站崗的保鏢給撂倒。

  阿正率領著一路殺上來的組員,來到包廂前面,他朝黑仔一點頭,黑仔迅速地往門內一踢。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一串槍響從內往外發射。

  見到門外沒人,槍響倏止。

  阿正繼而踢來一把放在角落的椅子,往裏頭摔,又是一陣歇斯底里的槍響。

  這裏沒有問題,交給他們便成,阿正他們已經攻進包廂裏,想必成果斐然。徐千峰握著衝鋒槍,小心翼翼地殿后,觀察情勢。

  以他對成旭甫的瞭解,他必有其他逃脫管道。他不管到了哪里,都會將自己安置在最安全的位置,而且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三個月後,婚禮預定日。

  雌然時序已入夥,但天氣晴朗,萬裏無雲,徐宅的庭園裏,舉行了一場露天。

  現場有大量的否檳玫瑰,佈置出浪漫豪華的場景,從大門前方的拱門信步踏入,可以看到庭園內正中央有一座花台,花台前方,是整齊排列的白木椅,座位分為兩翼,中間是走道,走道後頭是一座紮滿繽紛花朵的拱門。

  一位元老翁趨向接待簽名區的服務人員。

  “小姐,請問結婚禮金應該交給哪位?”嘩,這花園婚禮佈置得可真漂亮!

  “今天這個不是婚禮喔。”

  “不是婚禮?可老徐明明跟我說,他的小兒子要討媳婦埃”“還沒有喔。您要不要先把禮金收起來,然後在這本簽名簿上落個款?”老翁嘀嘀咕咕地收起紅包,拿起簽字筆,簽了個名之後,眼尖地發現老徐跟一票商界朋友正在不遠處聚在一塊兒。

  “老徐,你寄帖子來,不是要請我今天來喝喜酒嗎?”他呼問。

  “別提了別提了,都怪我那個斃是的兒子,好好一個女孩兒就快迎進門了,他硬是把人家氣得縮回腳。”“那……他們不結婚了嗎?”婚諾一旦取消,可是很尷尬的事呀。

  老徐聳聳屑。“我也不知道,我那不才的兒子,正在“留校察看”當中。”“那今天是……?”老翁又遲疑地問。

  “戀愛誓師大會。”

  “那是什麼?”

  “不曉得!別問我!我也搞不懂現在年輕人心裏在想些什麼。我只知道那尾不才小子的爹爹我,從認識到娶到他媽媽,只花一年半功夫。”好客豪邁的老徐氣得吹鬍子、瞪眼睛。

  “哼!哼!他用了二十年談一場戀愛,談得亂七八糟,聽說連哄人家開心都不會,真是氣死我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