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比‧Baby【天天談戀愛2】作者:櫻桃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現代言情] 貝比‧Baby【天天談戀愛2】作者:櫻桃

貝比‧Baby【天天談戀愛2】作者:櫻桃

作者:櫻桃

文案

      她夠麻、夠辣,敢做、敢講!連告白的方式都跟別人與眾不同,
  不但派了四個大肉釘將他像解剖青蛙那樣釘在牆上,只為了說句「我喜歡你」;
  還打定主意要展現一貫的主動與積極,在他身上留下一個美好的回憶。
  天哪!一想到她向來下手是又狠又准,
  搞不好,她會親手剝掉他的內褲搶回去,以茲紀念……
  不過,好在那樣的慘事沒有當眾發生,但在她一句「我要吻你」之後,
  他只能瞪大眼看她踮起腳尖,小手捧住他的臉,
  嫩唇迎上來,封住他那些即將出口的威脅,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被輕薄……
  他很氣很氣,氣得想揍扁她,不過,在這麼近的距離下,
  他發現,她的睫毛好黑好長,皮膚好水嫩,
  甚至有股淡淡的氣息霸道地侵入他心肺……那一瞬間,他有些恍神了……


第一章

私立白泉中學。

  一年總有一天,訓導主任非常「不」想來學校。

  威風了三百六十四天,僅此一日,他必須躲躲藏藏,恨不得套個紙袋在臉上。

  這一天,如果誰看到他忘了立正敬禮,他不會開口糾正,反而在聽到學生高喊「訓導主任好」的時候,會噓、噓、噓地叫人小聲一點。

  那一天是──畢業典禮!

  自從三年前,有人帶著西瓜刀來問候他,當場剁爛一顆大紅西瓜,要他引以為戒;自從兩年前,訓導處被搗毀,他的座椅被灑了幾大盒圖釘,屁股差點開花;自從一年前,他躲到比人還高的草叢去解手,卻誤中埋伏,被打得一頭包──

  他決定,今年一定要躲得快!

  「江明月,我們要去找訓導主任『聊一聊』,你們去不去?」

  阿虎大搖大擺地走進教室,鋁制球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十二年後

  炎炎夏日,烈陽使地球表面幾乎沸騰起來。

  空氣既悶且熱,遠空的雲層黑烏烏,盼了幾天也盼不到一滴從天而降的雨水,濕氣重得讓人難受,即使有一絲清風,也難以吹走暑氣。

  電腦主機嗡嗡作響,排出來的熱氣更提高了室內的溫度。

  任何人只要一走進這間套房──位在頂樓,太陽直曬,沒有冷氣,也沒有電風扇──都會熱得立刻逃出去,拒絕成為烤爐裏的人肉料理。

  唯獨那個小女人例外。

  她坐在電腦桌前,姿勢端端正正,一根竹筷盤住了長髮。

  她的衣著非常簡單,而且極盡所能地輕薄短小,一件通風吸汗的麻質背心,與一條紅色格紋的四角小短褲,堪堪肩負起「遮蔽」的功能。

  喀啦喀啦喀啦喀啦……

  她打字很專心,偶爾停下來,眼睛還是盯緊螢幕,只分出一點點心思伸手探向那杯冒著熱氣的綠茶。

  是的,氣溫34℃,熱、好熱、熱死人的夏天,她喝「熱」的綠茶。

  要不是幾縷垂落的發絲被汗水粘膩在頸側,她八成會被當作是耐高溫、耐強震、耐低氣壓的卡卡拉茲星人。

  鈴──鈴鈴鈴──

  尖銳的聲響打破了寂靜,她擱下瓷杯,轉而撈起話筒。

  「明月,我是海晶。」彼端,傳來「尉藍出版社」編輯輕快的招呼。

  「哦!」她言簡意賅。

  歪著頭,把笨重的話筒夾在肩上,而後繼續打字。

  「前幾天你e過來的稿子,我已經看過了。稿子部分大致上沒有問題,我會報請會計部那邊寄合約給你。」

  「謝謝。」合約意味著稿費支票,也意味著生活費。「請儘快,我等錢用。」

  「好。」

  接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走在前方的江明月,渾然不覺有一雙火眼金睛正瞪著她。

  「結帳。」

  她把便當放在櫃檯上,掏出錢包,心裏盤算著──

  今天工作得那麼辛苦,又熱又累,出了一身的汗,幸好工作都及時完成,萬般節省之餘,偶爾也該寬待自己一下,買兩瓶冰啤酒回去慰勞自己好了。

  心裏打定主意,她就開口。

  「嘿!你先幫我把便當加熱──注意,這便當是我的了喔!」她看到工讀生有點好笑地點點頭,才放下心來。「我再去拿一點東西過來。」

  她走到冰櫃前面,看了看促銷海報。

  現在,超商正在舉辦「藍色啤酒海」的促銷活動,購買三瓶國外啤酒,可享七九折優惠。

  她盤算了下。嗯!有利可圖,當然買這個。

  才剛打開冰櫃門,彎下腰去挑選啤酒,在心裏計算買哪一牌最划算,陸青野就沉著臉走過來,隔著玻璃櫃門看她。

  明月假裝沒發現,硬是把剛剛的「便當爭奪戰」當作沒發生過。

  她試著自若地取下三瓶鋁罐,但在他的注視下,心跳卻愈蹦愈快、愈蹦愈快。

  一方面是因為某種難言的擔憂,另一方面是他的眼神熾熱得有點古怪,被他盯著,不知道為什麼,唇上竟有種酥酥麻麻的感覺。

  她忍不住潤了潤唇,發現自己喉嚨發幹,心裏有一種好奇怪的感覺,好象這個男人對她而言,不只是路人甲乙丙那麼簡單。

  他也不走,杵著看她好半晌,確認清楚那清麗的小瞼,過肩的長髮,大大的眼睛,還有嬌小纖瘦的個子,都是屬於江明月的無誤。

  但他同時也注意到她的不同。

  以前,她的下巴總是上揚的,但現在內斂許多;以前,她的眼神是尖銳的,但現在卻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換門,這種繁瑣囉唆,又必須趕在入夜前辦妥的事,全由暴躁鄰居定奪。

  只見他拿出一卷鐵尺,仔細丈量門框的長寬高,然後回到自己家裏,敲了敲鍵盤,又打出幾通電話,工人立刻來到。

  明月引以為傲的能力,就是能夠一心二用,她手裏打著稿子,思緒飛到門外。

  他們在走廊上討論施工的細節。

  「我們裝這種門,通常會附上一套喇叭鎖……」

  「喇叭鎖一敲就開,不夠安全……」聽起來很不滿意。

  「那你要另外找鎖匠啦!我們是賣門,不是賣鎖,再說這種門框也只能配這種門,要那種墨綠銅門,別說沒這款Size,就是門框原有的支撐力也不夠……」

  在說什麼呀?淨是一些她聽不太懂的東西。

  由得他去!她要專心來寫稿了。

  不過,有個男人在身邊,還真是方便,他會知道怎麼維修房子,他會跟工匠師傅溝通,他甚至有成套的手工具,還有鐵卷尺一把,應付不時之需。

  就像今天。

  無怪乎二十一世紀的大都會,女人們巾幗不讓鬚眉,幾乎人人都有工作,也能財務獨立,卻還是會在三十歲時想「婚」頭;明明幾年前說得很瀟灑,三十歲卻還是照常拉警報,大概是因為生活中有個人可以互相照料,那感覺不賴吧!

  雖然暴躁鄰居「晾內褲」的功力令人不敢恭維,但他至少還有可取之處。

  明月打著字,心情慢慢寧定下來。

  雖然施工過程有點吵,而她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噪音,但是、但是……

  暴躁鄰居在工人旁邊,跟他們說話,指點這邊要這樣、指點那邊要那樣。

  他低沉的聲音竟有一種安定她的力量,像是催眠,讓她宛如置身在又溫暖又安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忍耐半會議的時間,已經探到陸青野耐性的底限了。

  會議結束後,早已超過下班時間,一聲「散會」令下,在場員工立刻作鳥獸散。

  他一反常態,沒急呼呼地離開公司,反而直接闖入董事長室。

  秦佑懷握著企劃書,靠在皮椅上翻閱,一雙長腿舒適地擱在桌邊。

  下班時間,他的精神也鬆懈下來,開了瓶紅酒,閑享個人時間。

  空氣中漂浮著紅酒的醇香,聽到門被撞開的聲響,他隨即坐直了身。

  「青野?」看見他,他眼中有刻意的驚詫。「你今天要跟我一起回家嗎?爸媽也在念,說你好一陣子沒回去陪他們吃飯了。」

  「我有事找你『解決』。」陸青野沒被他帶開話題。「當年你搞了什麼鬼?」

  「什麼當年什麼鬼?」他一頭霧水的模樣很像真的。「對了,我剛剛細看了江明月的履歷,就那麼巧!她剛好也住在重光大樓,就是你那位隔壁芳鄰呢!」

  此言一出,更讓陸青野相信,他真的在背後耍花樣。

  想當初,他說要搬家,重光大樓雀屏中選,也是秦佑懷居中牽的線,現在江明月又成了遊戲腳本的寫手,這兩樁巧之又巧的事,肯定是他在背後操弄。

  目的是什麼?

  他大步跨過來,兩掌往桌上一拍。

  「你現在又在搞什麼鬼?」

  秦佑懷一臉無辜。

  「喂喂!你是我弟弟耶!能不能對我尊重一點?」

  「回答我的話。」

  秦佑懷的視線轉回到企劃書上,依然是優哉遊哉的模樣。

  「回答我的話!」陸青野一把抽掉那疊A4紙張。

  秦佑懷看了他好半晌,終於低頭。

  「好好好,你要我說什麼,我就說什麼。」

  討厭!他自認比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嘶──」

  「會痛?」

  「痛死了!」

  「痛死你活該!」

  陸青野將更多的碘酒倒在明月的傷口上,惹來她難以忍受的低叫。

  拜他惡劣的態度所賜,方才在路燈下,一時感傷的眼角淚痕,如今全都收得乾乾淨淨,此時在眼眶裏打轉的晶瑩水光全都是痛出來的。

  擦傷雖然不是致命的重傷,但細細碎碎的傷口遍佈在雪膚,隨便牽動一下,都會扯來一陣疼痛。看來,等待傷口結痂的這段日子,她每天都要「嘶」過來、「嘶」過去,走路活動統統都要搭配抽氣聲當作音效了。

  「既然這麼怕痛,你跟人家逞什麼威風?」陸青野橫了她一眼。「你是女金剛,有三頭六臂,還是神力女超人啊?」

  他凶巴巴地說著,黝黑的大掌握著棉花棒,蘸了蘸藥水,俯衝向下的手勢淩厲無比,像要製造「二度傷害」。

  會痛啊!她嚇縮了身子。

  他更加用力地扣緊她的左手腕,將她往自己扯過來。

  「躲什麼躲?剛剛你不是還很神勇地巴住機車騎士不放嗎?」

  他恨罵,永遠也不會告訴她,當他看到那副景象時,心臟差點麻痹掉。

  幸好他的腎上腺素很活躍!想也末想就蹬上去救她,不然,這會兒她恐怕己經成為整點新聞的頭條。

  「是他巴著我不放耶!」她皺著臉,雙眼緊閉,小聲地回嘴,不敢看他粗魯地在她的傷口上「用刑」。

  光是在會議室裏靜靜坐著,他都想釘死她了;這會兒他自己想英雄救美,卻也跌得滿身是傷,不恨死她才怪。

  他一定會想盡辦法,在她的傷口上痛加折磨!

  沾著藥水的濕棉花貼上她的肌膚,一瞬間,又冷又刺的痛覺讓她差點跳起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叩叩叩、叩叩叩叩叩──

  「出來,陸青野,你出來!我有話跟你說!」

  一路冒著滑倒的危險,明月直接踩著泡泡堆,走到對門去喊他。

  奇怪,以前不管做什麼事,他不是都一等一的快嗎?怎麼這會兒遲了好半天還不開門?

  「喂!」

  如果不是考慮到用腳踹門自己會跌得四腳朝天,她早就踹了!

  「喂!」改成擂門,肥皂水流到手肘傷處,好痛!「我要跟你說,你才不是什麼『代打』,我喜歡的人、我要吻的人,一直都是小學六年級救了我的那個人,也就是──」

  門扉唰一聲拉開。

  門後,出現一個半裸猛男……還有一個穿著細肩帶上衣、迷你熱褲的妙齡女郎,很hot的那一種。

  明月呆了半晌。

  一個半裸猛男跟一個露出來的肌膚比遮起來的多更多的嬌女人躲在屋子裏,慢半拍才來開門,這意味著什麼?

  「幹麼?你又是哪一根筋不對勁了?」陸青野對她惡吼,表情很猙獰。

  很像是欲求不滿,或者好事被打斷,明月在心裏默默地加注。

  「有話就說啊!」就算是「代打」,也沒有義務隨時應付她的五四三。

  妙齡女郎替她說話。「青野,不要對這位小姐這麼凶啊!」

  明月看了看她,明豔無儔的她,又呆了一下。

  她習慣性地伸手撫著發邊,摸到了那個黑不溜啾的便宜舊發箍,還有那根紮著髮髻、到自助餐店去要就有的竹筷,把手上一堆細碎沬泡沫帶到了頭上。

  人家則燙了波浪大卷,發麵還染成了蜜金色,時髦又出色。

  她身上穿著便宜到家的圓領衫,以及陸青野諷過「前端還有一個開口可以通風,涼得不得了」的男人四角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電腦要搬過去?」這廂喊。

  「搬過來!」那廂應。

  「書呢?」

  「統統搬來,那些可都是我的寶貝。」

  「衣櫃?」

  「也搬來,不過先幫我把裏面的衣服丟掉。」

  「那你要穿什麼?」

  「吼!難道我不能去買新的衣服嗎?」

  男性的笑容邪邪地扯開。

  「何必買?乾脆什麼都不用穿,每天躺在床上等我回來就好了──」

  咻──砰!

  一本雜誌飛出來,一連穿過兩道門,正中陸青野的額頭。

  他咧開惡狼般的笑容,放下手邊的工作,撲過來報仇。

  明月笑著躲開,卻還是叫惡狼給擒住了,拚命呵她癢。

  「住手、住手啦!」她邊笑邊拍掉他搔向胳肢窩的大掌。

  「不要!」他才沒那麼好說話。

  呵她癢,一舉數得,既可以逗她開懷笑,幸福的手指還能享受在嬌軀上遊移搔弄的快感,何樂而不為?

  「你再、再不住手,我就要喘不過氣了……」

  她說得斷斷續續,笑紅了臉,眸上浮現水光。

  「要讓你喘不過氣,我還有更好的辦法!」

  陸青野的大掌改了個向,從衣襬鑽入。

  明月的暢笑也轉為低噥,日光迎上他,解讀出他的欲望,嬌軀竄過一陣電流。

  這些天,他們總是這樣,說著、玩著、笑著、互相陪伴著,很自然就又有了肌膚相親的欲望。自從「初體驗」以後,他們仿佛永遠都要不夠彼此,總是正事做不了多久,就忙著吞噬對方,或者被對方吞噬。

  他的欲望強烈,平時看似是個耐性少少的魯男子,但在床笫之間,卻是絕佳的調情高手。

  想到歡愛的種種,淡淡春情染上了明月的臉。

  能抗拒這種誘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