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令‧Darling【天天談戀愛1】作者:櫻桃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現代言情] 達令‧Darling【天天談戀愛1】作者:櫻桃

達令‧Darling【天天談戀愛1】作者:櫻桃

文案

        凌晨一點五十二分。
  天哪!不過是幾分鐘的時間,她的好夢、她美美的家、她珍藏的書……
  都像是遭受過第三次世界大戰的蹂躪,被破壞得有夠徹底!
  她是招誰惹誰了?
  她剛剛可是好端端的窩在被窩裏睡覺覺耶!
  卻沒想到禍從天降,
  一堆牛鬼蛇神沒經過她的同意就從後陽臺闖進她家“觀光”,
  毀了她的一切!
  而那個留下來“善後”的男人居然打算留下一堆coco就落跑?!
  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以為錢那麼好辦事嗎?
  錢會抱著她的電腦主機去送修?
  錢會讓電腦裏的所有資料都安然無恙?
  錢會讓倒下來的書櫃自己站起來?
  錢會讓那些書乖乖跳回架上,分門別類的站好?
  還有,錢會把她家地板上所有的髒腳印全部擦乾淨……
  哼!他若不為她受創甚深的家“負責到底”,她絕對會讓他死得很難看……


楔子

   五年前

  酷暑時分,期末考季。

  一通擾人夏眠的電話,改變了她“畢業亦即失業”的命運。

  “請問羅亞甯,羅小姐在嗎?”

  “我就是。”濃濃的睡意。

  “你好,我是蔚藍出版社的主編,沈寶琴。”

  瞌睡蟲在一瞬之間,全部跑光。

  蔚藍出版社,專門出版言情小說的那一家!

  ……也就是上個月,她投遞了一份稿子卻遲遲沒有下文的那一家!

  “你好。”她慌慌張張地坐起來,握著話筒的右手有些顫抖。“請問──有什麼事嗎?”

  “羅小姐,你的聲音很甜耶!”先來句恭維。

  “是嗎?”心口一緊一松。怦通、怦通!

  “你目前是學生,還是上班族?”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

現在時間,晚上七點三十分,培養睡意時間。

  月兒高高掛,倚在窗邊的躺椅上,就能望見皎潔的月光,以及聽見樓下鄰居進進出出的聲響。

  沐浴過後,工作的疲勞全消,全身被熱水沖得暖暖的、懶懶的,一套棉質睡衣褲包住亞甯的身子,觸感輕柔的讓人想歎息。

  她拿著一本小品文,在躺椅上挪了挪身子。

  一旁小桌上擱了杯助眠的迷迭香茶,紗罩臺燈灑落一輪光暈,正好圈住了她。

  擁有自己的小窩、過自己想要的生活,真是再棒不過了!

  幾個月前,她跟老媽爆發嚴重的意見不合,她深切地感受到,作者這種生物,十之八九都是怪“ㄎㄚ”,討厭被幹擾,卻也同時在幹擾旁人的生活秩序。

  拿她來說,她的個性比較古板、正經,老媽卻是不可救藥的夢幻。老媽所提出的“朝九晚五去上班”計畫,最後只讓她的寫稿步調變得亂糟糟。

  計畫最後流產了,而且還死得很慘!

  老家的鄰居盛傳著羅家女兒連“上班”都不大用心,不是“遲到”就是“早退”,再不然就“告假”,幾次她在外租的工作室寫稿到半夜,還讓人誤以為她是被野男人拐走了,學會夜不歸營,連鄰裏間專門替人牽紅線的王媒婆,都徹底放棄她這個適婚人選。

  奇怪了,鄰居長眼睛,都是為了監視隔壁人家在幹麼的嗎?

  她是無所謂啦!但老媽就在意得要命,幾經思索,她乾脆搬家!

  “噯!你們會不會覺得,三樓A座的羅小姐有點奇怪?”

  她瞄一眼時鐘,七點四十分。

  這時間八點檔還沒開演,夜間新聞又重複播報了第N遍,剛吃飽飯、洗好碗的各家太太常聚集在公寓樓下,一邊納涼,一邊話家常。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大眼瞪著小眼,小眼瞪著大眼。

  “我看……你先回去好了。”亞甯終於說。

  夜幕低垂,兩人同心協力把小窩恢復原狀之後,吃了一段泡面大餐,再聯絡電腦高手過來搬主機回去修理,唯一還沒做的事,就是等師傅們過來安裝鐵窗。

  等待的時問很無聊,兩個人又不是已經熟到有話就聊、沒話也聊,任韋克跟女人打哈哈的技術再怎麼純熟,一對上她正經八百的模樣,也是沒轍。

  他摸摸鼻子,她搔搔頭發,兩個人已經等得很悶。

  “不用,我陪你等。”他堅持。

  “但是──”什麼都不做,就跟你排排坐,我很尷尬耶。亞甯心裏說。

  “後門開了一個大洞,你一個小女人在家不安全。”

  她低下頭,不想承認,當他說這句話的時候,她非但感到安全,也有一種受到呵護的奇特感受一波波湧上心頭。

  他這樣設身處地的為她著想,這種感覺……還滿讓人心動的。看不出當初想用錢打發麻煩的他,竟然這麼有騎士風範,

  突然之間,她對他多了幾分好感。

  “對了,那個……”她遲疑著該怎麼開口。

  她記得,淩晨他是帶人來捉姦,不知道那位大腹便便的孕婦現在怎麼樣了?

  她本來是不管人家家務事的。不過他任勞任怨,又負責到底,還留下來保護她,這種種貼心的舉動,讓她原本不假辭色的態度,登然柔軟下來,也想對他付出些關懷。

  “你堂姊和堂姊夫後來怎麼……解決?”她問得吞吞吐吐、

  提起這個話題,他百無聊賴的表情立刻變得凝肅。

  “進入法律程式,協定離婚。”

  “……哦。”他的表情好難看,一定是心裏也難過吧?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她真的在吃醋嗎?

  當然不是!

  她不是在吃醋嗎?

  當然是……不對不對,當然還是“不是”!

  但如果“不是”的話,她為什麼會那麼武斷地認定,韋克上網聊天的物件一定是“美眉”?

  她用理性維分析自己的想法,畢竟,她並沒有看清聊天的內容,不是嗎?

  既然如此,是什麼讓她氣得踢他一腳,當場跑開?又是什麼讓她從那天起,就見也不見韋克一面?

  嗯……因為她喜歡韋克,她愛上韋克了?

  她跳起來,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

  這太扯了!連她這個按部就班、安排愛情進程的小說作者,都知道這種轉折太急轉直下。她或許對他有好感,但絕對不會在現在就扯上深濃的情愛,

  不想了!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這段小插曲把她的心從“保險箱失竊”中解放出來,讓她的注意力彈到另一個名叫“韋克危機”的泥沼裏。

  亞甯坐在窗戶邊,拿著小圓扇,有一下、沒一下地揚著風,緒亂紛紛。

  這個月沒交稿、沒進帳,家計簿上的總結數字有些難看。她當下決定能省則省,電風扇、冷氣機通通停工,衣服用手洗,洗完衣服的水留著沖馬桶,烘衣機跟烘碗機當然也不能用,日光消毒會是一種既省錢又有效的辦法。

  她忖度著。如果這種狀況持續下去,她功能表上均衡的蛋白質來源:魚肉豆蛋奶,就必須改成豆漿、豆腐加豆芽菜。

  唉,稿費啊,稿費趕快來!

  嗯……等等,在此之前,她必須先把稿子寫出來。

  左想頭也疼,右想頭也疼,天氣熱,附近又不知哪家鄰居正在整修,鐵錘叮叮噹當地敲個不停……她需要一個安靜舒適的空間,善待自己。

  好幾天沒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韋克、韋克,我收到勒索信了!”

  亞甯慌慌張張地跑進徵信社,用力揚了揚手中的信箋。

  今天早上出門前,她照例打開樓下的信箱,在一堆垃圾信件中,發現一封用標準信封寄來的郵件。

  她原本以為,這又是詐騙集團寄來的假公文,恭喜她抽中“百萬大獎”,沒想到隨手撕開,居然發現這一次的“百萬大獎”不是讓她“領取”,而是要她“熱情贊助”。

  “拿來,我看看!”韋克飛快地接過手。

  這陣子他按兵不動,等的就是這封信。

  一攤開,A4影印紙上,只用報紙字體剪貼上一句話──

  拿三百萬來換回你的保險箱!

  外帶一張保險箱的照片,背景是一面非常普通的白牆。

  很好,簡潔明快、毫不羅唆,純粹是“專業竊賊”的作風!

  “這封信需要化驗吧?”亞甯用跑的過來,還在咻咻喘。

  他沒說話,把信收回信封裏,往桌上一丟。

  “我現在要怎麼做?是先籌錢,還是先準備接聽歹徒的勒索電話?”她急得團團轉。

  “監聽器材哪里有?喂!韋克,我們是不是先移師到我家去會比較好?”

  她轉完圈子,順了口氣,又開始碎碎念。

  “真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從社會新聞的擄妓勒贖、擄車勒贖、擄鴿勒贖,到我遇上的擄‘櫃’勒贖,社會治安真是一天一天敗壞……”

  韋克半點也沒有感染到她的緊張,依然優哉遊哉地坐在座位上喝咖啡。

  “我的存款大多拿去支付公寓的頭期款了。”她喃喃盤算著。“看來,這下子非回家去搬救兵不可,沒跟爸媽調頭寸,我可付不出這筆錢。”

  “你大可不付。”他涼涼地插嘴。

  她驚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中計了!

  她以為壞人都是不按門鈴的,沒想到壞人不但按門鈴,還假裝老實,客客氣氣地把她請出去,讓她自願往詭計裏跳!

  “原來是你。”知道得太晚了!

  “沒錯。上次三更半夜,你好心請鄰居到你家裏‘參觀’,當時我就對這個保險箱很有興趣。”陳先生笑著說。

  平時看來帶點憂鬱的笑容,此刻只是充滿殺氣。

  “趁你不在家的那個週末,我找夥伴把它搬上來,哪知道這個保險箱不但重,而且堅固的要命,我們兩個多年的好手敲也敲不開,更別提破壞那個鎖了。”

  怪不得她在家裏會聽到叮叮噹當的鐵錘聲,原來那不是哪家在整修,而是她的保險箱在接受酷刑!

  天哪!她怎麼可能遲鈍到這種程度,眼拙到把壞人當作好人看?

  “現在麻煩你過去打開。”陳先生抽出一把蝴蝶刀,在手中要弄。“不然的話……”

  亞甯邊搖頭、邊後退。

  別叫她打開!裏面的東西不值錢,但……很勁爆啊!

  “阿森,你躲哪里去了?出來幫忙!”陳先生往裏頭叫了叫。“媽的,八成又在便秘!”

  他持著蝴蝶刀,把她推到保險箱前。

  “打開!”

  “不行!”資料見不得光啊!

  “快點打開!”

  “真的不行!”看著晃在眼前的蝴蝶刀,她知道,生命與名譽只能選擇一個。

  該死的韋克!他為什麼不留宿在她家?要是他在的話,就不會發生這個問題了,他一定會保護她無虞!

  天知道,她最討厭作選擇題,而且是難以抉擇的選擇題!

  刀刃抵在她喉間,陳先生的眼神沒有溫度。

  “快點打開,我沒有耐性了。”

  “裏面真的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你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