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龍奪嫡 作者:鳳鳴岐山(全書完)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十龍奪嫡 作者:鳳鳴岐山(全書完)

十龍奪嫡 作者:鳳鳴岐山(全書完)

十龍奪嫡

作者:鳳鳴岐山

內容簡介︰
穿越了,竟然是清穿,變成誰不好,居然成了六阿哥胤祚。奪嫡?太凶險!當皇帝?太辛苦,咱好不容易穿越一趟也就混個太平王爺當當得了。只不過世事難料,太平王爺也不是那麼好當的,要有錢,還得有權,這權和錢多了,王爺也就當不成了,那就……混個皇帝當當。


[ 本帖最後由 ^(00)^ 於 2009-7-13 11:17 編輯 ]

TOP

序章偷龍轉鳳





    京城的三月總是陰雨連綿,冷得緊,然而太醫院醫正孫勝志此刻卻滿頭的大汗,搭脈的兩根手指也不由自主地微微顫抖了一下──床上那位小主子竟然已是去了!孫勝志暗嘆了口氣,直起身來。早已惶恐不安站立在一旁的德妃烏雅氏忙一迭聲地問道:“孫醫正,怎樣了?怎樣了?”

  “哎,德妃贖罪,小臣實在是盡力了,六阿哥去了!”孫勝志搖了搖頭、聲音低沉地回道。

  “啊!”烏雅氏如同被九天霹靂擊中一般全身顫抖起來,呆立良久,方發出一聲慘號,一頭撲向榻上錦被下那個瘦小的身軀。“兒啊,你怎麼就這麼去了啊,這叫額娘怎麼活啊……”

  烏雅氏,原本是康熙副後佟佳氏之侍女,頗有幾分容貌,後被康熙寵信,康熙17年生四阿哥胤禎,但其被佟佳氏收養,自幼便不在身邊,母子親情略等于無;康熙19年生胤祚,排行第六,原本按清律需由其他妃子或宗人府撫養,然其天生體弱多病,康熙特旨由德妃親自撫養,也算是開了有清以來的先例,不料小六兒的病體撐到了康熙24年三月終于撐不下去了,突如其來的一場高燒徹底泯滅了小六兒的生機。

  這一邊烏雅氏哭得天昏地暗,那一頭得到消息的康熙也匆匆地放下政事趕了過來,雖說康熙目下已經有了十幾個兒子,早年間也沒少經歷過幼子夭折的慘痛,只是每回歷此都有如挖心剜肺般疼痛。

  “孩子已經去了,節哀順變吧!”這喪子之疼實在是疼徹心肺,康熙鐵青著臉看著撲倒在榻上早已哭得不成聲調的烏雅氏,拂了一下袖子,轉身準備離開。突然,榻上胤祚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都不是啥好鳥





    按大清律阿哥年滿五歲就得上學,唯一的例外就是胤祚,概因自幼身子骨弱,還真從來沒上過一天學,每日裡除了躺在床上吃藥外就是坐著吃藥,學沒上過一天,藥卻喝了不少,這一來二去倒也認得不少藥方,算是久病成醫了罷。

  春去秋來,大半年過去了。或許是孫醫正的藥方有奇效,或許是胤祚換了個靈魂,又或許是胤祚叉腰肌有了效果,總之,胤祚那弱不經風的身子骨倒也漸漸好了起來,每日裡與宮女瞎混,這個摟摟,那個抱抱,揩盡了油,鼻血都流了好幾次,只可惜有那個心卻沒那個力。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皇宮內院裡,難得有個帶把的貨,盡管小了點,只能看不能用,卻也解了不少宮女的幹癮,倒也說不上誰佔了誰的便宜。

  啥?上學?胤祚瞪圓了雙眼。兩個來傳口諭的小太監慌忙躬著身陪笑臉:“六爺,這是聖上的旨意,其他幾位阿哥早已在上書房等候了,就差您了。”

  上就上唄,咱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大考三六九,小考天天有,這上個學有啥難的,這就去。

  上書房,阿哥們上學的所在,當然也是康熙老爺子下了朝後議事的場所。阿哥們在上書房進學除了由翰林們教授各種知識外,更重要的是讓阿哥們旁聽大臣們議事,打小起培養阿哥們的政治才幹。

  喲呵,兄弟們到得挺齊的,除了九阿哥以下還吃著奶,不夠資格進這上書房之外,其餘可都到了:滿臉子橫肉,身高馬大的胤埋頭書本連眼都不抬一下,不過那書好像拿倒了;一身明黃服飾的胤,端著太子的身份,大刺刺地坐著,兩眼緊盯著天花板,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混個貝子當當





    康熙今兒個心情著實不好,匆匆結束了早朝,領著一幫子內大臣準備到上書房密議,剛到門口,就聽見阿哥們吵吵嚷嚷的聲音,更是氣不打一處來,鐵青著臉哼了一聲,頓時嚇得所有的阿哥各自跪倒在地。

  康熙沒理會這幫子跪倒在地的阿哥,徑直走到上首坐好,開口道:“今兒這事大伙議議吧。”

  “臣以為雅克薩地處邊遠,我大清鞭長莫及,老毛子去而復來正是看準了此點,若是我軍年年出征,實是不勝其擾,若是在雅各布駐軍,少了不堪其用,多了則糧餉籌措困難,若是與之議和,一來失了我上朝天國的體面;二來,以老毛子的貪婪心性,這和約就算簽訂了只怕也沒什麼約束力。”一個面相清逸、三綹長須身穿仙鶴補服、頭頂雙眼花羽的中年官員首先站了出來,潺潺而談。

  “那依愛卿之見又該如何處置?”康熙明顯皺了下眉毛。

  “是戰是和,恭請聖裁,臣並無異議。”

  滑頭,真是個滑頭,敢情這哥們說了半天全是廢話。胤祚跪倒在阿哥群中聽到這裡已經知道康熙老爺子遇到啥麻煩事了──俄國人乘大清忙于平定三藩之亂時入侵東北,在雅克薩建立了軍事據點,康熙二十四年四月,清黑龍江將軍薩布爾奉旨帥3000餘眾大敗俄軍,迫使其退出雅克薩。不料,清大軍剛一撤離,老毛子卻又在是年七月重回雅克薩,再次築城,讓剛下令全國祝賀雅克薩大捷的康熙老爺子覺得大跌面子。

  前後兩次雅克薩之戰算是大清朝對外作戰中不多的幾次勝利,對此,胤祚倒也明白其前因後果,不過此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入住阿哥所




    嗯哼,搬家?聽完老太監羅羅嗦嗦的一番話,胤祚這才明白他在烏雅氏身邊的逍遙日子結束了──有清一代,阿哥一旦入學就得搬離後宮,入住阿哥所。這阿哥所有乾西五所、乾東五所、南三所之分,胤祚將要入住的是乾西五所的西五所,位于乾清宮之西、百子門之北。

  孩子長大了,要單飛了,這令烏雅氏好一陣子心情復雜,幾分的歡喜、幾分的擔心、幾分的傷感交織在一起,摟著胤祚好一陣子叮嚀囑咐,末了將這些年來胤祚的月例錢又加上不少她自己的私房錢共計五千餘兩銀票給了胤祚,這才淚眼婆娑地看著胤祚離開。胤祚雖是個西貝貨,但這大半年來烏雅氏的精心照顧卻也令他感佩在心,打心底裡也認下了這位母親,雖說入住阿哥所後早晚還能來請安,但相處的時間卻短了許多,一念及此,心中也是不勝傷感。

  西五所也就是一個三進院子,最裡頭是一間主房,三間廂房,還有一間不小的書房,外帶一個不算太大的院子,院中種些花草,擺著幾張石桌椅,看起來極為雅致,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院子裡沒有大樹,當然整個皇宮內都沒有大樹,大體上是怕有江湖高手借大樹圖謀不軌罷了。饒是如此,胤祚已經心滿意足了,遙想前世那會兒混了多年都沒搞到一套房子,更別說此刻懷中還揣著一疊子銀票,站在庭院中,胤祚險些樂得哼上了小曲,不過也就只能在心裡哼罷了,面前還站著一堆子人等著他訓話呢。

  兩個小太監,三個宮女,外帶兩個三等蝦(三等大內侍衛),這就是胤祚全部的人馬了。胤祚前世沒當過官,學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獻策毓慶宮





    胤,毓慶宮的主人,一生下來就成為太子的人,可也是一生下來就喪母之人,但並不因為喪母而地位受威脅,說實話,康熙是個極為念舊之人,對于這個自幼喪母的太子還是很疼愛的,只是老爺子疼之愈深,期望愈大,對太子的要求就格外地嚴格,這也導致了胤見到康熙就像老鼠見到貓一般,原本有十分的本事當著老爺子的面最多也就表現出一、二分,原本極為伶俐的一個人,卻給人以平庸的感覺,久而久之,也就平庸下去了。

  此刻,胤正煩惱著呢──一幫子東宮屬官外帶一個國舅爺索額圖,這都商議了大半天了,也沒拿出個準主意,雅克薩一事著實是個燙手的山芋,這個條陳可真不好寫。全都是小六搞的鬼,這該死的小六,早晚給他好看。胤正恨著胤祚,就聽到小太監來報:胤祚求見。胤心裡煩著呢,原本不想見,可自家兄弟來訪不見,若是被老爺子知道了,免不了又是吃排頭的下場,只好耐著性子傳胤祚晉見。

  嘖嘖,太子就是太子,這住的地方可比咱強多了,地方寬敞不說,那些擺設、裝飾樣樣都是精品,就連宮女也多了數十倍,還個個都是高品位的,隨便一個拿到前世都是港姐、星姐之類的人物。靠!老二這家伙真他媽的能享福。胤祚一想起自個兒所住的阿哥所,氣就不打一處來,雖說沒有爭大位那個想頭,心裡頭卻難免有些泛酸。

  “臣弟見過太子哥哥。”胤祚來了大半年了,這些個宮廷禮儀早就駕輕就熟了,雖然還是很不習慣下跪,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不是,雖然同是阿哥,但人家是太子,是半君,咱就得行面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錢景”




    胤祚不缺錢,至少是現在不缺錢,可沒人會嫌錢多不是,再說胤祚將來打算做太平王爺,享受一把,那可就得大把的銀子了。貪污受賄他不想幹,那是黑屁眼的事兒。若是光靠那些月例錢那可就活得不太滋潤了不是?可究竟該咋個賺錢法,這一時半會的還真沒個準主意,不過嘛,這賺錢就跟女人出嫁一般得趕早。

  想想前世所看的那些穿越小說,豬腳們穿越後,個個神通廣大,搗騰玻璃、搞鋼鐵、造槍造砲,開酒樓、搞窯子,最不濟也能搗鼓個火藥或是燒酒啥的,威風得緊,來錢也快。可這會兒玻璃、燒酒早臭大街了,鋼鐵?這玩意兒咱不會。搞窯子?唔,這可是生兒子沒屁眼的缺德事兒,還是少沾惹為好。火藥、槍砲倒是懂得不少,不過那玩意兒真要是私底下玩了起來,那罪名可就大了去了,再說了,現在可是太平年代,沒事搗鼓那些個玩意兒搞啥子?經商?別說阿哥不能自己出面經商,就算是可以,胤祚也沒玩過,心裡頭壓根兒沒底。

  頭疼,頭疼得緊。今兒個下學得早,吃罷午飯,胤祚就躺在床上悶頭苦想,太陽都快下山了,還是沒想出個由頭。鬱悶啊!鬱悶!難不成跟其它阿哥一般玩吃幹股的遊戲──這年月商人沒啥子地位,再有錢也是沒身份的主兒,要想平安賺錢就得找個靠山。沒啥子本錢的只好找個衙役,錢多一點的就找知縣、知府,錢最多的主兒那就得找索額圖、納蘭明珠這種頂級官員或是阿哥一流的人物,手法就是給幹股,找個依靠。

  前些日子,也頗有幾個皇商之類的託門子、找關系,愣是七彎八拐地找到了胤祚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上書房考課





    皇帝上早朝,那可是件苦差事,四更就得起身,卯時就得開朝,就那會兒天都還沒大亮呢。歷朝歷代多少皇帝,能做到天天早朝的只有一人,那就是下一個皇帝雍正,康熙雖也算是個勤勉帝王,這會兒也只能做到三日一朝,晚年更只剩下五日一朝了。今兒個正是康熙老爺子早朝的日子,胤祚正是瞅著這個空子,一下學就溜出了宮,沒曾想就這麼一來二去小半天的工夫竟然被傳喚了兩次,這回麻煩可就大了。

  得,老爺子有召,這可不是好玩的事,趕緊去。胤祚顧不得許多,立馬向上書房飛奔而去。沒曾想半路上迎面遇見司禮太監高英年領著幾個小太監正急急忙忙地趕著路,高公公一見胤祚,頓時長出了口氣:“六爺,您可算是來了,您要是再不來,聖上那兒可就不好交待了。”

  “有勞高公公了。”胤祚手一抹,一張百兩的銀票悄悄地塞入高公公的手心,小意地道:“高公公,皇阿瑪找兒臣可有急事?”

  有清一代,鑑于前朝宦官之亂,對太監可是打壓得緊,凡有太監亂議國事者,殺無赦,故此直到清朝滅亡,從未出現過宦官把持朝政的事兒,這也算是歷朝歷代中難得的了。雖說清朝的太監沒什麼權勢,不過作為皇帝身邊之人,消息還是較靈通的,因此有不少官員還是會給這些子閹人塞銀子,求個消息啥的。眼前這高公公顯然收銀票都已經習慣了,一百兩銀票下去,臉色都沒任何變化,只是淡淡地道:“聖上現下正考較五阿哥的功課呢,六爺,這就請吧。”

  哦,考較功課,敢情老爺子是查作業來了,沒啥大不了的,咱進度快,《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拜師學藝





    這起子阿哥原本各自在心裡猜測小六兒得了個大便宜,必定是開口要爵位,或是要莊子之類的賞賜──清代帝王給阿哥們的賞賜最高的當然是爵位的提升,而將皇莊賞賜給阿哥也是常用的大賞賜,莊子要是打理得好,那每年的進項少說也能有個萬把兩銀子,這哥幾個除了大阿哥胤、太子胤各有個莊子外,其它幾個還都是僅有月例錢可拿。不曾想胤祚一頭跪下,開口卻是:“謝皇阿瑪賞賜,兒臣就想拜陳天遠為師,請皇阿瑪下旨成全。”

  說起這個陳天遠,那可是個奇人:陳天遠出身大戶人家,家中頗有些財產,兄弟四人,他排行第三,自幼喜歡練武,不到十歲就出家武當當了道士,十八歲就名揚天下,號稱“武當之秀”,是現任武當掌門馬天聰的師兄,原本這武當掌門之位該是陳天遠執掌,只是後來陳天遠家中出了件大事,這才還俗當上了康熙老爺子的貼身侍衛:

  怎麼著?原來陳天遠家中雖然有財,可卻沒勢,家中沒個當官的,在清代也就只能算是土財主一類的人物,得不時地拿錢打點那些所謂的父母官。也怪陳家運氣不好,遇上了一個黑屁眼的父母官,眼紅陳家的產業,愣是設了個套,讓陳家吃了冤枉官司,將陳家的錢財榨空,末了還尋了個窩藏盜匪之類的罪名,將陳家老小都一網打盡,若不是正好遇上康熙老爺子下江南時玩了把微服私訪,偶然發現了其中的蹊蹺,陳家老小就都得命喪黃泉。是時,陳天遠在武當得知家中出事,聚集了一大幫江湖好漢準備劫法場,沒曾想康熙老爺子提前出手斬了貪官,放了陳家老小。就這麼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拜壽賺錢兩不忘





    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這話說得輕巧,必定是那些沒磨過針的人說的,絕對是騙傻子的話,可還真有人信,胤祚就是其中一個──拜陳天遠為師都一個多月了,眼看著春節就要到了,那雪都下得老深了,胤祚每天所謂的練武還停留在跑圈上。

  每日一大早,雞都還沒叫,陳天遠就來逮人了,沒別的,就是跑圈,只不過那算時間的香越來越短,跑的圈數卻越來越多,光跑圈還不夠,跑完圈還得站樁,可把胤祚那小身子骨給折騰慘了,按他自己的話說就是每天累得像狗一樣。每回問陳天遠啥時可以開始練內功,得到的答復總是:不急。沒轍,熬著唄,這熬著、熬著,指不定哪天就熬成婆了。

  正月初一,新春佳節歷來是一年中最隆重的節日,恰好今年的春節正趕上太皇太後七十四壽辰,這可就熱鬧了,康熙老爺子早早地就下令全國大慶,為太皇太後祝壽,這不,全國各地官員們所送的賀禮早已擺滿了慈寧宮的庫房,但凡珍貴稀罕之物,此刻都用大號託盤盛著,整齊地排列在慈寧宮中,就等著給太皇太後上壽了。

  今兒個盡管是春節,胤祚還是沒能逃過陳天遠的毒手,三更天就被趕去跑圈,五更佔樁,到六更天時,匆忙梳洗一番,連早飯都來不及用,急急忙忙地提了個神秘的小盒子,匆匆向慈寧宮趕去,心裡頭沒少痛罵陳天遠不近人情──上學可以遲到,上朝還能告假,可給太皇太後上壽那可是萬萬遲到不得的。這不,胤祚剛趕到慈寧宮門口,那兒早站滿了人,康熙老爺子打頭,所有的阿哥、格格都來了,就連那些還在吃奶的阿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