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教初唐 作者:晴了 (全書完)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歷史軍事] 調教初唐 作者:晴了 (全書完)

調教初唐 作者:晴了 (全書完)

[ 內容簡介]
  「我...我叫李治,我姐讓我來的,不干我的事...」小屁孩嘴一撅一撅的,看樣子差點要哭了。
  我趕緊換張慈詳的笑臉,很和藹地摸摸未來唐朝皇帝李治的腦袋:「別哭啊,哥哥給你糖吃......」
  -----
  歷史上最強悍的女人之一,最彪悍的婚外戀代表,被後世稱為嚮往自由戀愛的偉大先驅者高陽公主正緩緩地抬起了頭,俏臉向我展顏一笑,眉舒、眸彎,酒旋隱現,嘴角翹起了完美的弧度。美得極致,媚得入骨,讓我完全地窒息。
  -----
  「賤妾武照......」未來的女皇帝,讓整個唐王朝戰慄、心狠手辣、殺人如麻、六親不認的鐵娘子武則天竟然站在我面前,紅著俏臉,輕言細語地應聲答道......
  -----
  羊脂一般白膩的圓潤又不失線條的手兒還看似嬌弱地搭在翹立在地面的宣花大斧斧柄上,一頭墨烏的秀髮緊紮在粉色的彩巾內,鬢角處依舊垂下了幾縷青絲,白膩的肌膚上泛著一層淡淡的紅意,細汗順頰而滑落,春水桃花裹面一般,更添三分水色。這武力值全滿、豐盈性感的妞就是我的平妻?程妖精的七閨女?
  -----
  大唐新名人、優秀穿越傑出青年、房府之二男悲憤地翹起了手指頭指著滿天神佛,無語望蒼天,一幫沒道德的傢伙,啥意思,有本事別玩俺這個正人君子,去玩戲說歷史的導演們去......
  --本書很輕鬆,不是那種很嚴肅沉重的架空歷史,希望能給所有喜歡本書的讀者帶來些愉快的心情。



正文 第一章 房府之二男

  「聽說了嗎?二少爺偷老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二章 初見吳王?

  
  藥還冉冉地冒著熱氣,苦澀的藥水裡,還有一絲絲的甜,看樣子,盧氏特意在藥中加了些蜂蜜。

  「謝謝娘...」既然來了,就順著角色演下去,我不想讓眼前的這位母親角色傷心,雖然她是一位強悍得登錄了史冊的妒婦,如果在我們的時代,那麼,她就是一位偉大的女性沙文主義者,女性霸權主義的代言人。可她更是一位母親,溺愛著兒子的母親,眼中只有子女的母親,這幾天來,我終於瞭解了房遺愛成為超牛紈褲的原因,就是因為眼前的這位女性。如果我說我想上房揭瓦,盧氏絕對替我架好梯子,如果我想在長安街上蒙面打劫,盧氏肯定會為我備上一把磨利的長刀,剪好一條蒙臉的黑頭巾。

  「娘...我已經沒事了。」已經覺得娘這個詞順口多了。站了起來,唐朝不好,主要是沒椅子,只有那種沒有靠背的小胡凳,要不就是跪坐在矮榻上,讓坐慣了高背椅的我兩腿開始發麻,再跪下去,肯定要抽筋了。

  「俊兒,下次你缺錢花,直接來找為娘要,可別再幹這樣的傻事,雖然一個玉如意沒什麼大不了的,畢竟是陛下賜給你父親的...」盧氏也站了起來,把著我的手,小聲地道,溢滿了慈愛的雙目緊緊地盯著我。

  「嗯嗯...好的,孩兒知道錯了...」我不是房遺愛那個只長肉不長腦袋的魔鬼筋肉人,我是一位已經成年的有自主意識,深刻瞭解社會主義八榮八恥的現代青年穿越者(極度強烈地註:不是自願者)。

  「好好好...不愧是為娘的孩子,房慎,瞧瞧二少爺多懂事啊。」盧氏捧著我的臉,抬著頭看著我,一臉的驕傲。

  「是啊...不愧是俊少爺...」老傢伙的臉有點扭曲,像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三章 我是哥倫比亞蝴蝶?

  
  「啊?」我靠,為什麼,今天難道我反老還童了?重頭倒尾一直在用單字來回應。

  「壓著我的新衣了,房家小子。」小蘿莉趾高氣揚地,仰著個下巴看著我,那眼神,很輕蔑,有必要嗎?這倒讓我把目光落在了她的衣服上,嫩嫩的鵝黃水衫,襯得她的肌膚像盛在奶油中的脂玉。

  「對不起,小妹妹,我不是故意的哈。」朝著小蘿莉露兩門牙表達了我的善良。這時候,李恪吩咐了車伕後也鑽進了車裡,瞧見小蘿莉瞪大眼睛恨恨地瞪著我。

  「漱妹怎麼了?」一屁股坐下,車伕揚鞭吆喝,馬車一搖一晃地開始前行。

  「他壓了我的新裙子。還...還喊我小妹妹,真沒規矩。」小蘿莉指了指那塊大概比一平方厘米大不了多少的地方,氣呼呼地瞪著我,表情有點猙獰。

  「我給你陪禮了...小妹妹。」我很善良,但並不代表我很軟弱。我很醜,更不會代表我會很溫柔。你眼睛能有我大嗎?瞪回去,咬牙吐氣開聲道。

  「啊?!」輪到李恪返老還童了?翹起蘭花指指著我啊半天放不出一個屁。

  「怎麼了?我臉上有東西嗎?」腦門上的傷疤還沒好完,可也不值得你用那種眼神看我吧,妒忌我比你醜?

  「沒事沒事,漱妹,俊賢弟並非有意而為之。」李恪似乎不想讓我在這個話題上糾纏,勸解了小蘿莉兩話。

  「哼...就他?」小蘿莉下巴快把車頂捅穿了。

  一路上,我才明白為什麼李恪會讚我高招,前幾日,在另一位紈褲強人、高幹子弟程處亮家中開盤聚賭,李恪賭錢輸光了,鐵哥們房遺愛自然不能倖免,倆紈褲灰溜溜地逃離了可能是千王聚會的賭巢,倆窮得只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四章 投降輸一半?


  李恪、我,外加一個蘿莉,三人一馬當先,衝殺進了雲聞閣。前腳剛邁進門,「李爺、房爺,二位爺,還有這位小姐大駕光臨,令小店蓬篳生輝啊......」掌櫃的肥臉把五官都擠成了一團,像只蜜蜂慇勤地迎上前來。

  看樣子,李恪、房遺愛倆紈褲是這裡的常客,「今天是房爺作東...」李恪很有風度地大手一揮,拉著李漱就往樓梯走。

  錢?我沒帶啊,一回頭,哈,忠僕,「過來...」我朝站在門口一個勁朝我擠眼的房成。幹啥,打暗號?

  「二少爺...」房成的表情很哭喪,難道是黑店?打量下四周,就只看到掌櫃胖呼呼的笑臉,目光很純真?

  「這裡...價錢很貴嗎?...」一把搭在房成的肩上,壓低了聲音,打量著四周,很雅致,比後世那些偽劣酒樓的好上百倍,很有喝酒吟詩的氛圍。

  「二少爺,長安城最貴的怕就是這家了,少爺您上次當的玉如意也就是在這裡換了一頓酒錢。」他的解釋讓我震驚,太害怕了,難道我又要再回家偷一次玉如意嗎?

  伸出仨手指在他眼皮下搓搓。「二少爺...您這是?」身高快兩米的忠僕房成看不懂我的手勢。低著頭,傻不愣登地看著我這個幾乎是吊在他脖子上的房家二少爺。

  「錢啊...有錢沒,先借我,回家我找老媽報帳。」急啊,李恪跟李漱已經上了二樓有點不耐煩了,紈褲也不能太掉價了。說請客不帶錢,不被人鄙視才怪,特別是在異性面前,千萬不能掉價。

  房成一臉苦瓜地從懷裡掏出了一串錢:「少爺,這是主母剛才交給小的,讓您省著點花。」

  「......」接過了來,很沉,緊緊贅在手中,很激動,熱淚盈眶,我很想唱一道歌來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五章 房玄齡是我爹


  剛一睜眼,就覺得眼前的一切都在轉悠,嚇得趕緊又閉上。「少爺醒了?!」綠蝶的歡呼聲。

  「嗯嗯,醒了...就是頭昏。」閉著眼睛不敢睜開,還是有暈眩的感覺。

  「夫人剛才來過了,給您熬好了藥,還讓奴婢給您泡了壺茶解酒。」綠蝶溫宛悅耳的聲音讓我的煩燥少了許多。再次鼓起了勇氣,綠蝶站我床邊。細弱纖軟的雙手奉著用布包起的藥罐往几上的碗裡倒。

  「哦...對了小蝶,昨天我是怎麼回來的?」酒醉健忘症,只要醉酒,我肯定記不得那以後一段時間發生的事,希望昨天沒有殺提刀追殺那個宰我血汗的胖掌櫃。

  「昨日是吳王殿下親自把您送回府的,聽房成說了,您在雲聞閣出了大大的風頭。」小丫頭提袖掩嘴而笑,一股子清新稚嫩的柔媚之風撲面而來,沒有一絲一毫的做作,渾然天成,要是再大上幾歲,一定是個殺手級的美女。

  我的豬哥嘴臉被綠蝶發現了,小臉蛋上浮起了紅雲,藉著替我倒茶掩飾,不再說話。鄙視自己,竟然看著小蘿莉流口水,太邪惡了,我是和諧社會為人師表的新青年,不是邪惡的大叔,嗯嗯,下午,我要默寫一百遍。現在喝藥先,不然一會老媽會念叨滴。

  「對了,你說我出風頭?」喝完藥,才想起綠蝶的話好像意猶未盡。

  「是...是房成大哥說的,具體是什麼,房大哥沒告訴奴婢,只是送走了吳王殿下之後,他向主母稟告了,我只偷偷地聽到了一言半語,說是您什麼什麼,然後吳王殿下拍桌子直叫好...」

  「啊!...」難道我揚言提刀要砍胖掌櫃?還是拍胸肌擔保要再偷一次老爺子的玉如意?

  「這奴婢就不清楚了,如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六章 焚書烤鵝?

  
  就是我難以決斷的時刻,「老爺...」俺娘盧氏溫宛的聲音如同天籟,佛祖啊,您顯靈了?

  「哼!...」房老頭看似不屑地哼哼,掌刀化為鷹爪,抄起茶杯就灌,好招法。

  盧氏飄渺地出現在我跟房老頭眼前,看來,盧氏早料到房老頭心胸狹窄,小肚雞腸。長裙一擺,施施然地坐在了房老頭的身邊:「老爺也是,俊兒都傷那麼重,這幾日方才好些,你若要是再動手,不如先把妾身休了,給妾身一襲白絹,省得妾身看見父子相殘...」

  腦門上刷地冷汗就下來了,老媽的殺招也用的太...

  「哼!...夫人,到了今天你還護著這個不孝的孽子!」房老頭的口水如同利箭,我只能硬著頭皮迎接這猛烈的暴風雨。

  「昨日,是妾身讓俊兒去的,此事要怪,還是該怪在妾身的身上...況且,昨日咱們的俊兒可是大出了風頭,並沒有做出何種出格之事。」盧氏輕言細語,如同在跟自家的老伴在拉家常,我能清晰的看到,房老頭的憤怒值刷刷刷地直線下跌,熊熊怒火瞬間被滅成搖搖欲墜的火星。

  「唉......夫人,並非老夫不心疼,可是,這孽子什麼時候才能懂點事,文不成,武不就,整日裡胡作非為,哪一次不弄出事來?房家的臉都快給他給丟光了。」房老頭似乎老了許多,有點心酸...是的,就像看到了昔日的父親在責罵自己。

  「父親...我...遺愛該死!」我低頭了,用力地大聲答道。那小子本就該死,這麼好的娘親,還有個嚴格要求自己好好做人的父親,竟然還...

  「好了好了,老爺,俊兒都認了錯了,俊兒,給你父親倒茶。」盧氏看向我的目光一如過往般憐愛,看得我心疼,很想告訴她她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七章 紈褲尋仇記


  「過來坐下...」老爺子這一次竟然主動地拉起了我走向書房的矮榻。

  「老爺請用茶,二少爺請用茶...」綠蝶很懂事。

  「俊兒...」房老爺子抿了口茶,我也喝了一口,真是,古代的茶實在...實在難以言喻,茶葉碎的跟礦渣似的,裡面還加了很多怪東西,太沒水準。

  「這兩日你著實肯下苦功,為父甚是心慰啊...不過俊兒,為何此前,你卻那樣的不懂事,別說是讓你抄書,就算是讓你提筆,你都...」房老爺子搖搖頭說不下去了,看來,房遺愛很傷老人家的心。

  「爹...孩兒知道以前多有不對,那天你的一頓狠抽,讓兒子失去了些記憶,卻讓兒子明白了一個道理,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從今天開始,兒子會好好學習,天天向上,不遲到不早...呃,父親您怎麼了?」老爺子的表情有點怪,嘴角很歪。

  「俊兒...好好好,看來你的頭疾尚未痊癒,滿嘴胡話,卻也知道好歹了,不枉為父當日...」老爺子很是欣慰地長歎道。

  「老爺...老爺。」當爹的還沒訓完話,門外就闖了進來一個家丁。

  「什麼事?沒看見老夫正在與俊兒說話嗎?」房老爺子很不悅,難得有機會讓二兒子乖乖地坐下來讓老子訓。

  「吳王殿下又來了,正在前廳等候,說是有大事要與二少爺相商...您看...」家丁看了眼房老爺子的臉色,小聲地道,斜眼睛看向我。很好看嗎?狠狠地瞪回去,家丁嚇得直哆嗦。

  「三殿下又來了?」房老爺子眉頭一皺,掃了我一眼,我無害,我純真,我繼續保持著接受老爺子訓斥的表情,很誠懇。

  「唉...算了,下次再說,你去見三殿下吧,三天兩頭往我府上跑,把這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八章 要文鬥,不要武鬥!


  「肯定是那一幫老人渣開宴了。」李恪咬牙切齒,李漱小蘿莉也咬牙切齒,就亦有同感地點點頭。

  「為德兄,你這是...」我很困惑,乾咳倆聲,扯扯李恪的衣角悄聲道。

  李恪看了我一眼,確定我沒有裝傻的意思,才搖頭一歎:「改日為兄再跟你細說,這裡小心點,那幫老匹夫醉了殺人放火啥事都能幹得出來...」

  「啊?!......」我很迷茫,這倒底是土匪窩還是國公府?

  李恪的馬還沒停穩,早有候在程府門外的家丁上了前來牽馬。「你們家二少爺呢?」

  「大人他在前廳宴客,二少爺在後廳宴客,不知道您...」家丁趕緊接話,還偷偷朝府裡瞄了一眼。

  「後廳,程老將軍那裡,我們...」李恪指了指牽著他手的李漱。「不便叨擾。」

  「好的,請隨我來...」家丁似乎很有同感?地點點頭,帶著我們,如同敵後武工隊,躲躲閃閃,鬼鬼祟祟,在前廳花園中左躲又閃。

  「想看看老夫寶刀未老否,...哇呀呀呀...」

  「老匹夫,某家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如同探囊取物,看招!」

  兩個打著酒嗝的狂暴中年大叔男袒胸露膊,酒紅的牛眼凶光四射,咬牙切齒,手中的長刀寒光狂閃,如同一陣龍捲風飛砂走石地從我們一行人的眼前刮過,李恪似乎早有防備,一把將李漱護在身後,另一隻手扯起程府家丁擋在身前,我慶幸自己為人低調,所以走在最後,還是被嚇得一身的冷汗......

  看來,李恪的擔心非常有必要,果然是一幫不一般的老人渣,我發現我以前醉後攆狗太落伍、太掉價了,跟不上時代的進步。

  刷...奪!!!!,一把長槊,釘在了假山旁邊的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九章 我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是嗎?...我倒想聽聽,怎麼個文鬥法?」李漱小蘿莉如同幽魂,從我背後冒出這麼一句。

  「比...比...比唱歌!」狠狠地瞪了李漱一眼,先人你個板板的,要死大家一起死,接受這些五音不分的醉鬼鑽腦魔音的摧殘吧。

  「哈哈哈...好提議,不過,還要有個綵頭。」李帥鍋歪歪斜斜地拍掌應和,程處亮悻悻地把劍丟給家丁,吩咐拉出樂隊來,很遺憾沒看到我跟李恪耍猴戲,鄙視這種人。

  「這個!」李漱把我的白眼頂了回來,如同得勝的將軍,舉起了一枚圓乎乎的小東西,由一根鏈子吊起,在半空輕輕搖擺,若蘭如芬的香味陣陣襲來。「前日我父親賜給我的縷花鳥鳴金薰球。」李漱很滿意現場眾人的表情。

  「好!...不愧是陛下最寵愛的合浦公主,這個綵頭實在是...我先來。」程處亮兩眼直閃金光,第一個跳了出來,眾紈褲撈手挽腳,都躍躍欲試。

  程處亮不愧是名將之花,一首樂府長歌,震得全場眾紈褲雙眼翻白,臉色變幻無常,程處亮自己也略覺不好意思,哈哈大笑:「酒多了,嗓子,嗯嗯...那誰,就你,到你了...」

  「小弟甘拜下風,還是...」某紈褲有氣無力地道。不是不想比,而是聽程處亮唱的太難受了,還沒回過氣。

  「不行,這裡除了出了綵頭的公主殿下外,一個不能拉下。」程處亮鐵青著臉,腮幫子鼓起,抖著一身橫肉都在示威,就讓我一人出醜?不可能。程處亮肯定如是想......

  接下來,百獸齊鳴,盧國公府後廳侍候酒菜的家僕們狼奔豕突,掩耳逃竄,只可憐那些樂人,臉色青紅紫綠啥都有,強忍著嘔吐的慾望,還要能跟得上醉鬼們唱歌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十章 不醉不歸......

  
  李帥鍋出現在門口,嘴裡繼續吐出媲美公鴨的聲音:「賢弟啊...為兄著實,著實是佩服賢弟了...嘎嘎哈哈...」指著我不停地大笑搖頭。這傢伙瘋了?

  小蘿莉從李帥鍋背後探出頭來,漂亮的如水雙眸定定地盯著我,目光中除了驚訝,還是驚訝,還有那麼一絲絲的崇拜?很難得。被公主級的美女崇拜,享受這種待遇滴男人應該很少吧,哇哈哈哈...

  似乎看到了我的表情,李恪無奈地指了指自己的嗓子苦笑了聲:「昨天晚上,跟著賢弟吼了一宿,嗓子...呵呵。」

  我指了指自己的喉嚨,張張嘴,擠擠眼。李恪很理解地點點頭:「賢弟不用說話,聽為兄說就成。昨天賢弟可出了大風頭了,不光整個後廳,前廳的那幫老人...」看到了還在一旁點頭哈腰的程府管家,總算是沒說出最後一個字:「...嗯嗯,老人家都驚動了。」

  李恪重頭倒晚跟我描述了一遍昨天的盛況,昨天一開始只是我們這幫紈褲子弟在那裡興奮的嚎叫,那麼大的動靜不可能不驚動了前廳的那幫喝酒喝得耍拳練劍的軍方高級將領,由於這首歌很男人,節奏很狂野,讓那幫殺人如麻、開口閉口滅人滿門、剁頭當酒壺的老爺子們也開始獸血沸騰,非常勇敢地、很正義地加入了我們的行列,於是,整個盧國公府處於被可怕的聲波炸彈持續轟炸了一個晚上,到了今天,所有參與合唱的老少精英們,沒一個能正常說話的。而作為領唱兼領舞的我,得到了一幫老少人渣的一致好評,當選為昨天演唱會的最佳歌星、最佳表演、最佳作詞、最佳作曲等等......反正所有的獎項被我一人囊括。

  我瞠目結舌,竟然會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