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蛇演義 作者:夢入神機 (全書完)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武俠仙俠] 龍蛇演義 作者:夢入神機 (全書完)

龍蛇演義 作者:夢入神機 (全書完)

[簡介]


  夢入神機新書,讓您感受一個真實的國術世界。

  國術和現代火器的對撞,世界紛亂,龍蛇並起,一個平凡的少年,如何一步步走上巔峰的位置。

  夢入神機還將第一次嘗試感情戲的描寫。

[ 本帖最後由 于子晴 於 2010-11-8 23:21 編輯 ]

TOP

第一章 起伏蹲身若奔馬,凌空虛頂形神開。

  十二月上旬的一天晚上,天氣突然轉寒,一夜之間,北風呼嘯。雪花洋洋灑灑的飄了下來,等到剛剛天亮,地上已經落了厚厚一層。

  王超被窗戶外的雪光映醒,以為天亮了。但是看了看床頭的鬧鐘,這才知道才五點多,自己早醒了一個小時。

  不過王超從來沒有賴床的習慣,默默的穿好衣服,花十分鐘洗漱完畢,聽到隔壁房間睡著的父母也發出悉悉索索的穿衣服聲音,王超這才走出門。

  王超是C市某高中高二學生,今年十六歲。身高一般,長相平凡,學習成績中等,家庭條件父母是早已經下崗,每月兩人的收入加起來不超過兩千塊。

  正因為這一切,造就了王超沉默寡言的內向性格。

  王超家後面是一個公園,公園臨著江,樹林密集,地方偏僻而又陰森,裡面有一條小路,可以到達學校。

  王超喜歡一個人靜靜的走路,不喜歡車來車往的大路。每天上學,放學,都是走得這一條小路。

  公園裡很安靜,沒有一個人,只偶爾有幾隻麻雀在積滿雪的樹梢上嘰嘰喳喳,跳來跳去,時不時的把樹上面的積雪一團團的抖落下來,倒是平添了不少生趣。

  不過,就在王超慢慢走過一片密集的松樹林,卻發現了裡面人影晃動。

  「這麼早,就人出來活動?」王超好奇,努力朝樹林裡面看去。

  原來樹林中活動的人是一個身穿白色運動服,白跑鞋,結著一個爽利馬尾辮的女子在打拳。

  這女子大約二十多歲的樣子,動作慢悠悠的,好像打的是社會上流行的太極架子。

  不過王超看了一會兒,卻發現了與眾不同的地方。

  王超發現,女子眼睛始終是全神貫注的盯著自己的移動的手指。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轉身撩陰手眼合,肘似槍扎臂彈鞭

  感覺到唐紫塵的話十分有用處,於是王超每天早晚都站著馬步,腳趾摳地,一起一伏,然後目光像登高望遠那樣看出去。

  果然,先前只能站上十多分鐘,蹲了一兩天之後,居然能堅持到三十分鐘不吃力。

  而且王超感覺到,自己的腳趾,小腿,腰腹,越來越靈活。

  每天晚上站過之後,睡得十分的香,幾乎一覺到天亮。

  到了五六天以後,王超不斷是早晚都定時蹲,而且在上課的時,總是把臀部提起來,虛坐在位子上,人寫字的時候,身體也學著唐紫塵那樣如波浪一般微微的起伏。

  幸虧王超平時成績一般,都是坐在後面幾排。而其起伏很輕微,倒沒有老師來管他。

  尤其是王超沉默寡言,性格內向,讀了一年多高中,班上的同學一大部分名字都叫不出來,也沒有什麼知心朋友。

  不過這樣,他倒是落了個清淨,每天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一連這麼起伏了十天,王超居然能虛登上一節課四十五分鐘。

  課間十分鐘,王超就休息。一上課,就開始起伏虛蹲。這樣一天下來,連早晚自習,王超蹲的時間居然到達了十個小時。

  到了最後幾天,王超就好像吸毒來了癮一樣,連走路的時候,都是先提腳摳五指,然後身體起伏,一步步向前走。

  這樣的姿勢,就有幾分怪異了,在學校裡面經常有人指指點點,可是王超渾然不理。

  時間過得飛快,一轉眼就到了半個月,王超感覺到自己的腿腰精力飽滿。

  學校前面一個齊自己脖子高的升旗台,王超不用助跑,一伏一起,猛的就竄上了去了。

  到了和唐紫塵見面的日子,王超依舊是起了一大早,天還沒有亮就急急忙忙趕到了公園的老地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脊椎如龍首尾崩,重心垂落寒毛炸。

  唐紫塵叫王超演練著「撩陰掌」「猴偷桃」這兩招,點點頭:「不錯了,姿勢很對,用勁和全身的重心也調整得不錯。有潛力。來,我正式教你一個長體力的拳架子。」

  「至於打法,一招鮮,吃遍天。在你練成之前,碰到什麼事情,這兩招足夠防身了。」

  說著,唐紫塵,用腳在地面上畫了一條直線,讓王超兩腳一前一後站在線兩邊。

  整條直線,把身體分成了兩半。

  唐紫塵見王超站好之後,讓他一手按在肋下,一手豎起,平伸出去,整個人,都好像端著一柄槍,又好像托著刺刀。

  「這條就是中線,人的身體中線就是一條脊椎。脊椎的頂端在後腦,脊椎的尾部就是尾椎骨,任何武功,不把功夫練到脊椎上去,就是一場空。」

  「你聽好了,我現在要對你講的,是所有武功的根基,國術的源流。不知道這個東西,就永遠只在門檻上摸索。」

  王超見到唐紫塵神情嚴肅莊重,也立刻豎起耳朵,聚精會神的聽著,生怕漏掉一個字。

  「說到武術,必定要說到一個關鍵的字,那就是『氣』,這個氣,不是呼吸的氣。也不是空氣中的任何一種。」

  「人一運動,全身發熱,發熱厲害了,就要流汗。這股熱就是氣。所謂煉精化氣,就是人的運用產生的這個熱。」

  「但是,人的身上無數個毛孔,一運動發熱,氣就從毛孔中散發出去了。」

  「原來是這樣。這就是氣!」王超兩眼放光,茅塞頓開,醍醐灌頂一般。「氣散發得劇烈了,人就流汗了。」

  「對,就是這樣。」唐紫塵讚許的點了點頭,「人身體上的毛孔,就好像竹籃的孔一樣,竹籃打水,無論怎麼裝,水都要流出去,同樣的道理,人的身體,無論運動得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化勁打人如掛畫,功夫入髓不懼槍

  S省的天星湖,水質清澈,水域遼闊,有接近十多平方公里,北邊連接著雁河,西邊是白鶴山,湖畔到處都是淺草成茵,桃柳海棠林立,更夾雜有樟,楠,鐵,銀杏等樹。環境清幽,是S省的最有名的一個景點。

  就在天星湖南面,一圈四人多高的紅牆環繞在樹林之中,紅牆裡面,是一幢幢豪華的別墅。

  天星湖小區是整個S省最大的豪宅,都一棟棟獨立的別墅,外圍一律都是電子門,電子報警系統,電子監控系統,一天二十四小時值有即對人員值班巡邏。裡面還有專門的小區醫院,超市,甚至還有一家中國銀行的分行專門建立在的小區內,為小區的人服務。

  這小區傳說是國外一家大型的地產公司,投資了幾十億,開發修建的。裡面別墅的空間極大,一律仿造了荷蘭式的花園建築。

  這樣的房子和環境地理位置,當然住的都是非富即貴的人物。

  唐紫塵開著一銀灰色的跑車進了小區,小區的電子門自動打開,四個門衛站得筆挺。

  跑車一路行駛在寬闊的林蔭道上,雖然前幾天下過一場大雪,但是這林蔭道上看不到一點積雪和積水,連一絲泥濘灰塵的痕跡都沒有。

  行駛了幾分鐘,在十八棟別墅前停了下來,這是一共有三棟,中間一棟高四層,兩旁高兩層,顯然是車庫和傭人居住的地方。

  三棟房子前後一大片草坪,整個用白漆的木柵欄圍了起來,顯得有歐洲中世紀古典農莊的風格。

  唐紫塵按了一下遙控器,車庫的電子閘門自動打開,等把車開了進去,突然發現,車庫裡面一片漆黑,彷彿是燈壞了。

  「嗯?」唐紫塵耳朵動了一動,「有三個人,出來吧。」

  啪!啪!啪!突然之間,掌聲響了起來,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太陽穴的變化

  王超整日沉迷在唐紫塵教的「三體式」中,日夜都把全部的精神放在自己一節節脊椎骨上,從頭推到尾,然後再從尾摸索到頭。

  開始的時候,雖然有唐紫塵那天幫自己一寸寸摸索到了每一節的脊椎骨,怎麼樣活動,怎麼樣微微牽引全身,王超也聽得很認真,但是落到了自己每天練習中去,王超才感覺到很是困難。

  王超先是站了三四天,發覺重心總是落不到自己的尾椎上,自然也無法站得身體汗毛炸起來。

  脊椎不比手腳,可以隨意控制。

  站幾天之後,王超始終掌握不到要點。但是他並不氣餒,而是努力的回憶著那天唐紫塵教給他時候的每一個動作。

  王超是真正沉迷進去了,以至於每天上課的時候,老是要不自覺的聳動自己的後背。弄得椅子格格做響。

  「王超!你要死啦,天天上課做什麼怪動作。」直到有一天,王超身後傳來了怒氣沖沖的罵聲。

  王超回頭一看,卻發現只一個大眼睛的女孩,清秀的臉上怨氣隱隱蒙了一層。

  「這同學叫什麼名字?」王超心中努力的回憶著坐在自己身後的女孩姓名,回憶了半天,卻只回憶這位同學姓曹,好像還是個班幹部。但是全名硬是叫不出來。

  「哦,對不起,對不起。」王超並不想惹麻煩。立刻道歉。

  那女孩見到王超道歉,怨氣也消了,「快要期末考試了,你整天不學習,這次考試可是我們市裡的十校聯考,各個學校,各個班的總成績排名,我做為班長兼學習委員,可要告訴你,你可不能影響整體成績。拉我們班的後腿。」

  「好,好……」聽見這女孩說話之間,有股子高高在上的味道,另王超心裡很不舒服,不過王超平時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國術打法!一打就犯法!

  「哎。肉越來越貴了,一斤現在漲到快二十了。明天拿點錢少稱一點,熏在那裡,好歹臘月正月要吃肉的。再說,超兒最近飯量好得很,可能要長身體了,要做點好吃的。」

  傍晚,一家三口在家裡吃晚飯,一盤炒大白菜,一盤醃菜,還有一碟豆腐,一碟酸辣椒,王超的父親歎了一口氣,滿臉的疲憊之色。王超的父親在一家超市當搬運工,每天都早出晚歸,干的體力活,四十多歲的人,已經現出了很重的老態。

  「嗯。」王超的母親扒了兩口飯,隨後放下筷子,默默的用手捏了一下衣服袋。母親臉是黃色,去年生過一場病,雖然治好了,但是依舊花光了家裡本來就不多的積蓄。

  王超把這一切都在眼裡,但他沒有說話,只是默默低下頭去往嘴裡扒飯。

  「我吃完了,出去走走。」王超知道家裡的經濟現在窘迫,但是他以前也沒有辦法,不過現在他的信心有些膨脹,也順便帶著腦袋開始靈活起來。想著怎麼樣弄錢的方法。

  「早去早回,路上小心車。」父母叮囑了一聲,王超答應一聲,已經出了門。

  天漸漸黑了下來,路上的夜景倒是很絢麗,王超走著走著,來到了城南體育中心旁邊。

  城南體育中心一片,是個魚龍混雜的地方,一片到處都是電子遊戲廳,檯球廳,還有許多跆拳道訓練館,空手道訓練館,泰拳訓練館,但是卻沒有一家關於國術的武館。

  「全悶了!」

  「開牌。」

  「啊,金花!良哥手氣就是好。」

  起哄的聲音吸引住了王超,原來,在不遠處上百台桌球旁邊,五六個人正在玩牌,為首的是一個穿皮夾克的光頭年輕男子,脖子上一條刀疤,顯得十分的猙獰。

  王超認得,這個是男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搶劫的成了受害者

  警察的車開進來,追趕王超的幾個混混首先聽見警車鳴叫,本能的停了下來,撒腿就跑。

  但是,跑出幾步路之後,忽然有人領悟過來:「這可是別人先動手搶劫打人。不是平時我們打架鬥毆,跑什麼跑!」

  這一下叫出聲來,混混們都不跑了,有的反而朝警察迎了過去。

  此時,警車一停下,裡面立刻雷厲風行的嘩嘩下來五六個,全副武裝。

  打頭的是一個膀大腰圓,個頭一米八多的中年大漢警察,一下來就快速吩咐:「打架鬥毆的,全部帶走,快點!不要人圍觀,快!」

  結果,衝下來的一幫人動作迅速得簡直驚人,一下就把混混全部銬了起來,連帶被王超打翻的良哥和光哥。

  「你們這群渣,在關鍵的時期給老子添麻煩,看我回去不好好收拾你們!」中年大漢警察狠狠的踢了當先一個混混一腳,狠狠罵道。

  王超也被一個混混指證,被衝上來的警察拷住,塞進了車裡。

  先後來了兩輛警車,塞得滿滿的,忽然一下,絕塵而去。

  王超被塞進車裡,有些吃驚和發愣,他感覺,這群警察的綜合素質,簡直跟反恐部隊有得一拼。

  「蹲下,一排蹲好!老實點!」車開進了局子裡面,警察們似乎個個都很惱火,猛的踢了這些混混一人一腳。

  王超身上穿著校服,倒還好,沒有享受到被踢的待遇。

  那個中年大漢警察看了王超一眼,吩咐:「這還是學生,不是他們一夥,給他脫了銬子。」

  王超不但被脫了銬子,還被指揮著,在椅子上坐了下來。

  「曹隊長!是他現動手打人,還搶我們的錢!」良哥現在已經從睪丸的疼痛稍微清醒了過來,忍住余痛,強烈分辯抗議起來。

  其餘的混混連忙起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和高手的差距

  王超本來已經放下心來,但是聽見曹隊長這話,心裡陡然一驚,脖頸子一梗,整條脊椎骨倏的推下來,重心落到尾椎,渾身寒毛一炸。

  嘩啦!受到王超身體上的反應,屁股下的椅子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

  曹隊長看見自己一句話,居然引起了王超這樣的反應,也是心裡一驚。因為他感覺到,面前這個高中生現在的反應就有如受驚的野獸一樣,有點風吹草動就要撲咬人。

  「反應起來好敏捷。」心裡讚歎了一句,曹隊長這時對王超起了很大的好奇心。

  其實,在一開始進來審訊的時候,曹隊長就發現進來有七八個混混,光哥臉上還帶有傷痕,那個良哥雙手捧褲襠,臉色慘白,顯然是都掛了彩。而面前這個高中生,卻只有腹部一個腳印,臉色紅潤,也只有微微喘息,顯然是體力很充沛的樣子。

  一人打七八個還傷了兩個,這樣明顯的情況,曹隊長還看不出來,那警察也不要干了。

  「你不要緊張。」曹隊長慢條斯理的從口袋中掏出一盒芙蓉王牌香煙,點上一支,「我不是在審訊,只是想和你談談,你練過功夫?」

  王超渾身緩和下來,心裡想:「這傢伙究竟想什麼?莫非他看出了我是搶劫的,那群混混才是受害者?」想到這裡,王超不禁用手暗暗捏了一下褲兜裡面抓來的紅版版。

  到現在為止,王超也沒有敢數自己到底抓了多少,不過算起來,恐怕有一兩千的樣子。

  這樣的錢,對於王超來說已經是很大一筆了,就算是被定性為搶劫,他也捨不得交出來。

  「我看你的手沒有繭子,拳骨也不平,顯然是沒有鍛煉過。不過看你剛才的反應,體力很好,應該是煉的內家基本功夫吧,而且沒有練多久,不然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唐紫塵的針

  王超從公安局出來,心裡又是沮喪又是可惜。沮喪的是被人家兩拳就打得失去了戰鬥力,而令他更可惜的是那兩千一百塊錢。

  「二十一張紅版版啊。」王超想起,又彷彿被人割了一刀肉。不過,手上的疼痛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麻木。

  整條手臂似乎已經失去了知覺。

  王超咬緊牙關,掀起自己手臂上的衣服,只見自己的肘關節腫起老高,淤血凝聚在一起,都發紫發黑了。而自己的拳頭,也變成了紫黑的顏色,一下看上去觸目驚心。

  輕輕一按,錐心刺痛又傳了出來,王超甚至感覺到,自己手臂骨頭裡面有上千根針在亂刺。

  「太狠了,不過也是我技不如人。」王超見自己被打成這樣,心裡恨得直哼哼,恨不得立刻就坐車到省城找到唐紫塵。

  「咦,王超?是你?你來這裡幹什麼,找人麼?」王超一邊走路回家,一邊心中思量著回去搓藥然後到省城找唐紫塵苦練,找回吃的這個大虧,突然之間,一個聲音在身後響起。

  王超回頭一看,正是坐在自己身後的那個姓曹的女班長兼學習委員。

  「我……我散步,溜躂溜躂。」王超當然不會說自己搶劫打架,被抓進公安局,剛剛放出來。

  「晶晶,你來做什麼?」就在王超準備胡扯兩下走人的時候,公安局門口那個曹隊長已經出來了,看見這女孩,眉頭舒展了一下。

  聽見曹隊長喊出口,王超才想起來,這個女同學叫曹晶晶。

  「爸爸,媽叫你回去。」曹晶晶看見曹隊長出來,立刻放棄了和王超說話,走上前去。

  「原來曹晶晶是他的女兒。」王超心裡閃過一絲念頭,不想再這裡久留,快步拔腿跑了。

  「晶晶,剛才那個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