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的假想敵】IDF原來是設計對付幻象2000與F-16的! - 軍事武器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分享] 【昨天的假想敵】IDF原來是設計對付幻象2000與F-16的!

【昨天的假想敵】IDF原來是設計對付幻象2000與F-16的!

【昨天的假想敵】IDF原來是設計對付幻象2000與F-16的!


來源自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昨天的假想敵】IDF原來是設計對付幻象2000與F-16的!(上)

眾所皆知,幻象2000、F-16A/B Block20、IDF 這三種戰機是台灣空防的三劍客。但是很少人知道這三劍客中最早服役的IDF在設計之初,最大的假想敵就是幻象2000C與F-16A/B。(非ROCAF現役的F-16A/B BLOCK-20與幻象兩千-5.EI/DI)(有圖有真相,上面這張圖的圖說明確的指出「1982年預估1995台海面臨的中供威脅機種。」除了傳統的共軍戰機外,幻象2000與F-16A是赫然在列的。
這一切其實說來話長,但是事實上台灣最風雨飄搖的時侯其實就是在蔣經國執政的晚年,當時除了最後幾個大邦交國紛紛與台灣斷交外,美國與蘇聯的冷戰也進入了最後的白熱化階段。美國當時為了圍堵蘇聯,準備採取「聯中制蘇」的政策,開始與中國全面合作。而歐洲國家在美國態度轉變後,也紛紛跟進。其中美國就打算向中國出售F-16A用以牽制蘇聯,並幫忙改進殲八乙型的航電系統,合作發展美洲豹坦克。而法國也不干示弱的進入搶食這塊軍武大餅,拿出當時還正在草圖上的幻象2000大力向中國推銷。只有如同棄嬰般的台灣,在列強的盤算中力爭生存空間。眼看最鐘愛的F-16A已經無法到手,而由F-5E改良而來的F-20虎鯊又差強人意,蔣經國只有一咬牙決定自力發展下一代戰機,這就是阿信機IDF最終成案的國際因素。
但是發展新戰機不是有錢有人就能成功,放眼有能力自行設計製造高性能戰機的國家也沒有幾國,最後還是要借助美國的力量。幸運的是美國在當時已經開始進行各種軍事武器的競標採購方式,也就是由各軍火商先製造指定性能、需求的軍火原型,再由美國國防部進行評比,最後再將訂單交給最佳者。比如最近知名的F-22就是由XF-22與YF-23兩強競爭而來,同樣的F-35亦由洛馬與波音進行過激烈的競爭後由洛馬的設計案獲勝。這樣的方式讓美軍能買到最好的武器,但是有時落敗的一方其實性能也不差,只是最後飲恨,鉅額的研發投資就此化為烏有。於是為了避免如此鉅大的損失,各種競標案的落敗方總是不斷的尋找可能的買主,以求敗部復活。最有名的例子就是與F-16競爭落敗的一方,在落敗後痛定思痛,進行終極大改良,最後獲得美國海軍的採用,成為大名頂頂的F/A-18系列戰機。但有時有些軍火公司在找不到美國國內買家時,就會把腦筋動到海外身上。阿信機IDF就獲得了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開始走向發展之路。
在美國軍火商的強力遊說下,美國國會同意轉移部份技術協助台灣發展IDF,於是許多在美國參與競標失敗的戰機次系統就全到了IDF身上,最有名的就是與AIM-120競爭「先進中程空對空主動導引飛彈」失敗的一方,就在改良後搖身一變成了掛在IDF身上的天箭二型飛彈。其它的如雷達、火控系統、電子反反制系統都有美國軍火商二軍的影子。雖然這些系統在參加美軍的競標案中失敗,但是由於美國仍是世界第一軍事強國,這些技術仍然遙遙領先許多它國下一代戰機,這也讓美國一方面為了要滿足軍火商尋求軍火出口以彌補鉅額投資的強力遊說,另一方又要避免造成兩岸軍事失衡,於是對IDF設下重重的限制,最廣為人知的就是限制IDF引擎的推力,用意就是不想讓這架戰機成了出閘猛虎,破壞了兩岸軍事平衡。而且由於設計時就是以幻象2000與F-16A為假想敵,整個IDF就被定位為小巧刁鑽的防衛型戰機,在小空域的防空作戰上有制衡長程奔襲而來的幻象2000、F-16A的絕對優勢。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蘇聯在1991年底垮的又快又急,於是聯中制蘇成了黃梁一夢,美國在西太平洋的戰略重點轉變,並且認為中國絕對會在未來試圖填補前蘇聯解體後,在西太平洋造成的權力真空。於是以台、日、韓為三角點聯合制中成了新的戰略重點。美國開始轉而向台灣大開綠燈,不止同意出售台灣最想要的F-16A,還有各種較不敏感的武器任台灣選擇。法國眼見美國如此,再加上幻象2000極為昂貴,中國望而怯步。於是法國也跟著見風轉舵,向台灣推銷幻象2000。於是台灣就如同一個很久要不到糖果的孩子進了糖果店,開始大買特買,加上當時經濟起飛,口袋裡有點閒錢,於是連續十年蟬聯世界最大武器進口國。由於以前窮怕了,很擔心以後又買不到好的武器。在法國大力傾銷,又加上自身的F-104攔截機隊已經嚴重老化下,買了幻象時還一口氣砸大錢買了960枚當時最精良的MICA飛彈。深怕錯過了這次就沒有下次了。而可憐的阿信機IDF沒有在戰場上擊敗自己的假想敵,反倒在市場上被擊潰,台灣空軍的訂單從「第一波先訂250架」到「最後決定總共只會買130架」。不止讓IDF台灣團隊失望,更讓幕後的美軍軍火公司抓狂。從此IDF與幻象2000、F-16A沒有在戰場上對決的機會,只能有空在太平洋上空玩玩空戰演練儀,打假的。但是私下與自家二兄弟的明爭暗鬥卻從此沒有停過。生產IDF的台灣人馬與美國幕後的軍火公司挾著「國防自主」的大招牌,屢屢尋求翻身之機.

【IDF的逆襲】IDF原來是設計對付幻象2000與F-16的(中)

在老布希政府宣佈售台F-16後,不甘購機數量被攔腰砍的IDF團隊也開始密謀進行大逆襲,雖然從此沒有在空戰中擊敗對手的機會,但是購機數量直接影響到幾千人的飯碗,更是殺頭也要一拚的大事。在第一次購機華美軍售會議結束後,IDF團隊大喜過望,因為美國打算賣的是F-16A/B型的Block 15,也就是當時A/B型的最後一型。IDF團隊馬上開始運作,直言層峰,力表IDF性能比Block15強大太多了,甚至不惜向洛馬下戰帖。當然洛馬也知道IDF團隊背後的都是些什麼人,IDF性能比Block15為佳那也是鐵的事實。洛馬於是極為擔心購機案生變,因為老布希此舉與他要大選有極大的關係,150架的訂單也可以養活很多美國人,但是一但大選結束新政府上台那又是新人新政了,萬一台灣因為不滿Block15而猶豫不決,新政府上台後變掛,那煮熟的鴨子就飛了。因為冷戰結束後,國會大喊「和平紅利」而被大減訂單的洛馬拚死也要保住這張大單,於是開始極力運作游說,端出為荷蘭空軍F-16A/B型量身訂作的改良型F-16A/B MLU(MLU指中期壽命改良型),準備一魚兩吃。
IDF團隊的第一次逆襲遭到洛馬的視破,面對F-16MLU這個新對手,IDF團隊繼續雞蛋裡挑骨頭,攻擊這型戰機是為歐洲大陸作戰而設計改良,不適合海島地型的台灣,更放話F-16MLU根本沒有實戰經驗,連原型機都沒有,台灣買了必當白老鼠。一方面借著軍事雜誌與媒體放消息,然後一方面加緊幫已經服役的第一個中隊IDF加強對地攻擊能力,其中讓IDF能兼容台灣目前庫存的所有型號小牛飛彈最讓空軍滿意,當時由於F-104機隊已經老舊,F-5E又已過時,第一個IDF中隊的成軍讓空軍如久旱逢甘霖。特別是全天侯的作戰能力,在改完小牛飛彈發射介面後的一次試射裡,於夜間從山谷裡低空鑽出的IDF用小牛飛彈幹掉一輛坦克,讓在場的所有空軍將領十二萬分的滿意。當然表演這種危險的特技也是IDF團隊的詭計,為的就是打擊連原型機在那裡都不知道的F-16MLU。果然此計奏效,空軍態度又開始搖擺了。當然不久後洛馬也聽到了風聲,知道IDF團隊仍然沒有死心,這下子不下猛藥是無法一擊定江山了。
當時最新型的F-16是C/D型的Block50/52,台灣其實一直不敢奢望。在洛馬決定下猛藥不惜一切讓訂單在大選前確定的決心下,洛馬高層想出一個絕招,一定讓台灣空軍不在三心二意。那就是「舊瓶裝新酒」,用F-16A/B型的舊瓶裝C/D型的新酒,肯定能讓台灣滿意,也讓中國不會抗議。幾個禮拜後洛馬趕製出來的新設計建議書就送到台灣,當然台灣空軍看到後只能用「大心」來形容,能買到F-16是台灣長久的願望,這下能還弄到接近F-16C/D型的性能,那實在沒有理由拒絕,雖然對地攻擊能力會被限制,也會當一回白老鼠,但是能弄到接近F-16C/D型的戰機,而台灣也沒有想過要反攻大陸,在海島地型裡只要能守住空防,那再多的陸軍也爬不上岸。於是當場IDF團隊就被秒殺。第一回合洛馬大勝而歸。最搞笑的是在後來因為中國也沒有激烈抗議,洛馬打算舊瓶裝新酒的計畫其實也很麻煩,最後根本就是大部份都直接採生產線上F-16C/D型Block50/52的構型,只是鎖了發射先進中程空對空主動導引飛彈的發射能力與對地攻擊能力。然後要避人耳目的安上F-16A/B型的尾桁,再從A/B型與C/D型的編號中間插上一個編號稱為F-16A/B Block20,就大功告成了。其實根本就是「新瓶新酒舊標籤」。後來一直有人攻擊台灣買F-16買貴了,因為F-16A/B型沒有那麼貴,但是台灣空軍其實也不敢明說,瓶子裡裝的東西不一樣,當然比較貴。
就這樣F-16A/B Block20到了台灣,幻象也陸續到了台灣,三劍客心結其實不小,但是在頭幾年還相安無事。由於假冒F-16A/B,但是實質有C/D型空戰能力的F-16A/B Block20果然有不負一代名機的杰出表現,F-16A/B Block20成了台灣空軍的掌上名珠。更令IDF團隊十二萬分的不滿。對於洛馬這種偷跑的行為,IDF團隊與背後的美國軍火公司認為太不公平了,為什麼IDF就有重重的限制,而洛馬竟然能搞舊瓶裝新酒的把戲,最後二方的說客鬧到美國本身受不了,草草同意IDF團隊可以取消推力的限制與鎖住的先進航電功能。這也是為什麼後來IDF像吃了大力丸,推力直上一萬多磅的原因。吃了洛馬一記悶棍的IDF團隊在沉寂五、六年裡其實也沒有閒著,他們認為面對洛馬這種軍火巨人,還搞出這種小人行徑,唯一可以制住洛馬死穴的一點,那就是美國不可能放手的對地攻擊能力與對海攻擊能力,特別是後者,萬一台灣的F-16A/B Block20擁有對海攻擊能力,那無疑會完全破壞台灣海峽的平衡。IDF團隊開始對台灣自行發展的雄風二型反艦飛彈有濃厚的興趣,想讓IDF可以掛上這款飛彈出海打魚。若此計得售,那IDF就扳回了一城..

【F-16的反擊】IDF原來是設計對付幻象2000與F-16的(下篇之一)

IDF打算掛上雄風二型反艦飛彈出海打漁的大秀,就在IDF團隊故意洩露消息給某家媒體後,引起很大的關注。所謂「外行的看熱鬧,內行的看門道」,當時台灣正經歷完1996年的台海危機完沒有多久,當時苦於沒有反制能力的台灣軍方已經偷偷規劃發展反制力量,而雄風二E型的縮小版陸攻弋式飛彈就是台灣軍方很中意且準備大推的計畫。雖然當時還紙上作業的階段,但是如果IDF能掛上雄風二型反艦飛彈出海打漁,那亦代表未來IDF也會有能力掛上雄風二E型空射型陸攻巡弋飛彈。這就不是升空丟丟鐵炸彈、搞搞對地密接支援這麼單純的事了。空射型的陸攻巡弋飛彈不止有機動部署的優勢,而且由於是由戰機掛載升空,在高空高速的情況下發射,射程遠比陸射型陸攻巡弋飛彈來的大。整體的射程除了算上巡弋飛彈本身的攜行燃料所限制的射程外,還要算上IDF掛上副油箱的最大作戰半徑,與飛彈本體在高空高速發射下本身就獲得的慣行滑翔距離。稍微關心台海軍事動態的人,買份地圖與圓規,算一下IDF的航程,若以在海峽中線上空飛射來估算,那圓規畫出來的許多半圓中,北邊的半圓會涵蓋上海,南邊的半圓會涵蓋核電廠。IDF團隊的計謀已經昭然若揭。
在明眼人都看得出來IDF團隊打算把戰術對地攻擊能力發展成戰略反制打擊能力,以爭取IDF在空軍中的地位時。美國當然也全看在眼裡,並且表達反對的立場。但是斯斯有兩種,反對也有兩種,一種是「反對台灣發展對地攻擊能力」,而另一種則是「反對台灣發展自己的對地攻擊能力,如果真要這麼幹,那還不如用我的貨吧!」就在美國研判IDF掛載空射版的雄風二型反艦飛彈技術已經成熟時,搶在台灣計畫量產部署前,宣佈出售魚叉反艦飛彈空射版AGM-84G型給台灣的F-16 A/B Block20使用。有趣的是由於台灣當時已經擁有艦射版的魚叉反艦飛彈RAM-84,這是海軍租借諾克斯級巡防艦時一併「借」到的手的。所以並沒有引起很大的關注,中國也沒有任何抗議杯葛的大動作。但是擁有艦射版的魚叉飛彈與擁有空射版的魚叉飛彈,在整體戰術意義上來說,那是遠遠不能相提併論的。美國的這一手讓當時IDF團隊的第一個美夢破碎。但是IDF團隊認為,美國未來再怎麼樣也不可能出售空射版的陸攻巡式飛彈給台灣吧。因為只要最後的雄風二E型能掛上IDF,IDF就能成為台灣最後的反制利器,站穩三劍客之一的寶座,並作為各種美國不可出售的陸攻武器發展平台。而這也是後來所謂「IDF聯合反制平載台」這個概念的首次出現。
但是俗話說「人算不如天算」,IDF團隊的美夢在國際大情勢的改變下慢慢變成了幻影。首先在美國成功「弄死」日本F-2支援戰機計畫後,發現與其用過去那種討人厭的方法限制軍售,還不如一次餵食給你,一方面既能大賺其錢,另一方面富裕如日本的國家,都無法一口吞下而差點嚥死,其它國家更不用多說。再加上冷戰結束後,東亞情勢的改變,美國高唱中國威脅論,並慢慢將將未來戰略重心轉到西太平洋,積極的武裝第一島鍊的盟邦除了能賺錢外,還可以減輕美軍因為攻打伊拉克,而造成其它地區軍力吃緊的負擔。只要不要玩過頭真的打起全面戰爭,萬一有區域零星意外小衝突,還能不用美軍出面,何樂而不為呢。而且最後還有一個大關鍵。就是美軍已經開始進入下一代戰機如F-22A、F-35的換裝計畫。目前手上的武器設備雖然對它國而言仍然是神兵利器,但是對美軍而言,卻早已經不是絕密的必殺鐧,不會因為出售這些目前尚在美軍第一線的武器而造成對美軍自身的威脅,若能趁著盟邦還有興趣的時候將這些軍事武器脫售,亦是一筆十分划算的生意。就在這種情況下,稍微有點錢、不是一窮二白還要用甘蔗抵帳款的國家,若還有點防衛需求,那就成了美國眼中的大肥羊。
就在這種國際情勢與美國準備進行軍武大拍賣的氛圍下,台灣又適逢首次政黨輪替,決心發展「決戰境外」的能力,兩方於是一拍即合。就在IDF還在積極與背後的美方技術團隊進行對地攻擊能力的軟硬體升級時。美國趁著例行軍售F-16 A/B Block20維修零組件給台灣時,夾帶著賣出外銷版的藍盾筴艙(LANTIRN)給台灣。原版的藍盾筴艙是由「AN/AAQ-14神射手」與「AN/AAQ-13探路者」兩個部份組成的,只供美軍自身使用。外銷版的是由AN/AAQ-14與AN/AAQ-20組成,其中AN/AAQ-20算是AN/AAQ-13的簡化版。乍看之下這就是兩個小筴艙嘛,也沒有什麼。但是要知道,美國空軍的F-16之所以能在夜間進行超低空地貌追沿飛行躲避雷達,並且還能一邊用雷射標定的飛彈打地面的坦克或重要目標,如此神技靠的就是這二個小筴艙。嚴格說起來,美國的F-16 C/D與台灣的F-16A/B Block20戰機一樣,本身並沒有夜間超低空飛行與對地精確攻擊的能力,這些能力都是靠著外掛的LANTIRN筴艙所提供,當初美國賣飛機給台灣時,並沒有隨同出售這款筴艙,讓台灣的F-16A/B Block20只能丟丟鐵炸彈而沒有對地精確攻擊的能力,這也是就是為什麼報章雜誌報導台灣的F-16戰機只有空戰能力的原因。但是LANTIRN筴艙外銷版入手後,等於讓台灣的F-16A/B Block20恢復的了對地攻擊能力。這讓空軍喜出望外,IDF已經能射小牛飛彈的事頓時成了雞肋,隨後跟著這批筴艙入手的還有最新版的紅外線標定型小牛飛彈AGM-65G2,讓台灣的F-16A/B Block20也擁有了在夜間精確對地攻擊的能力,這對之前只擁有電視導引型小牛飛彈,只能用在能見度好的白天,用「看電視」的方法以肉眼來標定目標的台灣各型戰機來說,真是強大太多了。

【F-16的反擊】IDF原來是設計對付幻象2000與F-16的(下篇之二)

雖然台灣獲得的藍盾筴艙是是外銷型的,沒有自動地貌追沿超低空飛行的功能,也無法由作戰任務電腦自動分配目標給小牛飛彈。但是由於這兩樣功能實在太強大,美國本身考量萬一落入敵方手中,自己亦無法百分之百的有能力防備夜間超低空飛行突襲的戰機,因此從不輕易將完整版的藍盾筴艙售與盟邦。但是台灣考量到中國重要城市幾乎都位於沿海一帶,距離海岸線不遠,而且多數是沖積平原的地型,這些重要城市更多數都緊鄰大型的河流,成為戰機可以追尋識別的目標,台灣雖然沒有獲得夜間超低空地貌追沿飛行的能力,但是夜間低空突襲卻不成問題。這也讓台灣空軍在50年代後第一次又有了威脅中國華中華南沿海城市與精確攻擊中國重要港口的能力。新政府的「決戰境外」開始不再是一句口號。
F-16A/B Block20獲得了對地攻擊能力,對IDF團隊而言無異是場夢靨,原本進行的對地攻擊與制海攻擊升級,變的不再令空軍感到興趣。在空軍裝備了外銷型藍盾筴艙後,F-16A/B Block20在演習中對地面目標的夜間攻擊能力,讓空軍十二萬份的滿意,更積極加購第二批外銷型的藍盾筴艙以供另一個F-16A/B Block20聯隊使用。更別提在花蓮F-16A/B Block20聯隊部署的空射版魚叉飛彈,能夠有效封鎖所有由北方進入台灣海峽或東部太平洋海域的敵艦。這令多數現代化艦艇均部署在北方的中國海軍艦隊,若要南下參戰,將首先受到來自空中的強大威脅。而最後使得IDF被完全打入冷宮的,就是接下來又令空軍大喜過望的二筆軍購。一是AN/ALQ-184(V)7型電戰筴艙,而另一個就是AIM-120C構型的AMRAAM(Advanced Medium Range Air-to-Air Missile先進中程空對空飛彈)。
AN/ALQ-184(V)7是美國空軍現役的第一線裝備,並且只供部署在美國本土的戰機使用,出售到台灣亦為全球首例。相較於上一代的電戰筴艙;同為雷神公司出品的AN/ALQ-119與西屋公司出品的AN/ALQ-131而言,AN/ALQ-184系列擁有更強大的掃描與干擾反制能力。不用飛行員費心操作,就能全自動掃描空戰環境中所有的電波,並且過瀘出有對自己有威脅性的目標,以強力的窄波進行干擾。不止能讓敵方的照明雷達失效,亦能讓空對空飛彈與地對空飛彈的尋標頭失去功用。使得敵方的在空戰機與防空系統看得到戰機卻無法以照明雷達鎖定,或讓已經發射的飛彈無法獲得目標。在低空甚至能夠干擾低空的防空快砲雷達,使其無法正常發射紅外線追熱飛彈或引導防空快砲進入有效的射擊殺傷範圍。可說是美國空軍的所使用的「數位金鐘罩」。當初台灣其實並不敢奢望能獲得這項裝備,只是在獲得了外銷版的藍盾筴艙後,意外的並沒有遭到中國的強力抗議。台灣軍方分析的結果,認為中國官方的抗議主要著眼於政治層次而不是軍事戰術層次。售與台灣新型飛機或軍艦在輿論上表達了美國對台灣的支持,但是售與台灣真正有威脅性的外掛筴艙,除了對於軍用科技有深入瞭解的人外,一般大眾並不瞭解這些筴艙的真正功能是什麼,甚至與維修零件一同採購時,多數不學無術的台灣新聞記者甚至以為這就是維修零組件的一部份,也無意報導。而中國政府在新的軍售案並沒有引起重要輿論反應下,亦無心去作抗議反制的外交動作。於是台灣軍方開始遊說美國出售先進的電戰裝備,爭取「看不見」的電磁優勢。
台灣方面在近十餘年的例次軍售過招後,慢慢的抓到了訣竅。在軍售會議與對外的輿論中力陳,台灣爭取出售的這款電戰筴艙是典型的防衛武器,美軍不應設限。加上中國並無任何的抗議動作,這款電戰筴艙的軍售案就夾雜在例年的戰機零組件與飛彈補充的軍售案中通過。初其的採購數量亦不多,但是隨著第二次的軍購,讓總共的購入數量達到128具,以目前台灣擁有的140幾架F-16戰機而言,可說達到了戰時最大妥善率九成的情況下,每機均能搭配一具的水準。AN/ALQ-184(V)7這樣的電戰設備能完全打敗IDF團隊所進行的IDF電戰能力升級計畫,其最主要的原因除了AN/ALQ-184(V)7本身先進的電子干擾能力外,就在於AN/ALQ-184(V)7背後擁有美軍強大的電子間諜網的支援。眾所皆知,美軍在全世界駐軍,擁有獨步全球的電子作戰機隊,平日搜集的各種敵方武器電子參數極為齊全,並且在例次參與維和任務與波灣戰爭中面對俄制武器。對於這些俄製武器的電子作業模式、波段、性能均有研究分析。這些資訊最後都化為AN/ALQ-184(V)7的軟體升級資料庫,讓AN/ALQ-184(V)7能更精確的干擾敵方的電子系統。「軟殺」的武器與傳統武器最大的不同就在於「軟殺」型武器極重視情報來源與不斷電戰資料庫升級。在這一點上AN/ALQ-184(V)7就獲得了壓倒性的勝利(註一)。
空射版魚叉飛彈、AN/AAQ-20導航筴艙、AN/ALQ-184(V)7電戰筴艙,這三樣東西分別由不同時間購入,功能亦不相同。但是卻是令台灣空軍大心的致命組合。試想在深夜裡,由躲在中央山脈背面的東部軍用機場中,超堅固山洞機庫裡竄出的F-16A/B Block20,掛載AN/AAQ-20導航筴艙,不到30秒就進入太平洋海面進行超低空飛行(註二),北上獵殺準備南下支援登陸作戰的中國艦隊,貼海飛行時同時開啟AN/ALQ-184(V)7電戰筴艙干擾中國艦隊所擁有的防空系統。每架F-16A/B Block20掛載兩枚空射版魚叉飛彈,若以一攻擊梯次4架,八枚魚叉飛彈,那兩個攻擊梯次,就有16枚魚叉飛彈,分別由A、B兩個方向進行突擊。原本掠海而來又有先進電戰筴艙防身的攻擊戰機,就是海軍艦隊最大的敵手,特別是魚叉飛彈擁有極長的射程與極高的命中率。掠海飛行的F-16A/B Block20在發射魚叉飛彈時恐怕敵方艦隊仍然未能發現F-16A/B Block20的威脅。16枚由兩個方向貼海逼近的魚叉反艦飛彈,這絕對是各國海軍艦隊的最大夢靨(註三),亦為台灣在戰爭後期若失去制空權後,仍可以突擊敵方海軍艦隊以削弱敵方登陸作戰能力的報復王牌。
(註一)美國近期亦同意出售AN/ALE-50拖曳式飛彈誘餌系統,並整合在AN/ALQ-184(V)7上。這款系統可以由AN/ALQ-184(V)7自動指揮,在對敵方所發射的飛彈進行干擾時,同時以機外拖曳的方式,釋出一枚誘餌,這枚誘餌會發出與戰機一樣的電子特徵訊號,讓飛彈在受到干擾而無法找到原戰機時,發現空中出現一個與原戰機一模一樣的明顯訊號源,進而自動選擇去追擊這個假誘餌。以提升戰機的生存率。
(註二)台灣所擁有的AN/AAQ-20是美軍AN/AAQ-13的外銷版,沒有全自動超低空地貌追沿飛行的功能。美軍的飛行員在使用AN/AAQ-13進行超底空飛行,是全部交由電腦掌控,飛行員可說是雙手放開操縱桿飛行。雖然台灣的AN/AAQ-20並沒有這樣的功能,必需由飛行員靠AN/AAQ-20提供的資料進行人工操控,但是在大海這樣相對平坦的環境,依然能進行夜間超低空飛行。至於在陸上平原與丘陵地區就只能進行夜間低空飛行,無法進行超低空的地貌追沿飛行飛行。
(註三)在後期空射反艦飛彈出現了,狼群式的空射掠海反艦飛彈攻擊成了各國海軍的超級夢靨,當時只有「點防禦」能力的海軍艦艇毫無招架之力,這也是為什麼美軍後來砸大錢研發了神盾系統的原因。在中國海航籌獲Su-30MK2後,台灣海軍亦有同樣的問題,面對Su-30MK2的威脅,若是以單機、雙機的模式來襲,台灣的成功級還有一戰的可能,但若是有計畫的多架次全面空中威脅攻擊,則只有「點防禦」能力的成功級絕無生存的希望,更別說防空能力更差的康定級與諾克斯級。這也是台灣積極引進有「區域防空」能力的基隆級(紀德級)驅逐艦的主因。在經過NTU(新威脅提升計畫)升級後,基隆級具有比初期的神盾級巡洋艦更好的防空能力,並且有射程極長的標準二型防空飛彈,可以做為艦隊的防空保護傘。而中國方面亦積極發展自己號稱「中華神盾」的飛彈驅逐艦,但是這款配備俄國老式轉左輪式垂直飛彈發射器、各國雜牌次系統的飛彈驅逐艦,個人的評價並不高,而且裝備數量亦少,有機會談到海軍裝備時再詳細介紹。

【F-16的反擊】IDF原來是設計對付幻象2000與F-16的(下篇之三)

在空射版魚叉飛彈、AN/AAQ-20導航筴艙、AN/ALQ-184(V)7電戰筴艙使得台灣的F-16A/B Block20擁有強大的制海能力後,IDF想靠制海能力與對地攻擊能力站穩腳步的計畫完全失敗。IDF團隊唯一剩下能贏F-16A/B Block20的武器就是天劍二型中程主動空對空飛彈了。眾所皆知,天劍二型是在美國標爭AMRAAM(Advanced Medium Range Air-to-Air Missile先進中程空對空飛彈)落敗的一方。勝者成了美軍所使用的AIM-120系列飛彈,而落敗的M牌則轉進到了台灣,借屍還魂成了天劍二型飛彈。當時由於美國並未同意出售AIM-120系列飛彈給台灣的F-16A/B Block20裝備,使得台灣空軍中的中程主動空對空飛彈就只有IDF所使用的天箭二型與幻象2000-5型的MICA飛彈。但是由於幻象機專職高空高速攔截,中低空就由F-16A/B Block20與IDF負責。由於F-16A/B Block20只有半主動導引的麻雀飛彈可以使用,這使得IDF的天劍二型飛彈成了中低空裡唯一的全主動導引空戰利器。
全主動導引空對空飛彈與半主動導引空對空飛彈最大的差別就在於主動導引的空對空飛彈尋標頭就擁有照明雷達,能夠自己提供飛彈鎖定敵機所需的雷達照明。而半主動導引的空對空飛彈,照明雷達位於發射的戰機上,要由戰機在發射半主動空對空飛彈後,持續的對敵機進行照明以引導半主動空對空飛彈。這讓使用半主動導引飛彈的戰機同時接戰的能力大受限制,同時亦在發射飛彈後必需持續提供照明的這段時間,也成了戰機最容易受到攻擊的時間。主動導引的空對空飛彈具有射後不理的優勢,飛行員可以逕自搜尋下一個目標或開始進行閃避動作。主動導引的空對空飛彈能夠自己開啟照明雷達鎖定敵機。這也讓距有主動導引的中程空對空飛彈成為了下一代先進戰機的標準配備。俄國版的AMRAAM稱為R-77(北約編號AA-12),在中國引進Su-27SK初期,由於Su-27SK的射控雷達並無法發射R-77這款主動導引的中程空對空飛彈,中國亦沒有向俄羅斯進口R-77。而這也成為美國拒絕出售AIM-120系列飛彈給台灣的藉口。
但是事實上AIM-120系列飛彈主所以成為美軍的空戰利器,除了飛彈自身的性能外,最重要的在於資料鍊與預警機的配合,當時台灣才剛剛獲得預警機,還未建立資料鍊系統,AIM-120系列飛彈就算出售給台灣亦無法發揮其強大的戰力。這也使得台灣歷次爭取軍購AIM-120飛彈均被美方以中國尚未獲得R-77與台灣沒有配套系統而遭拒絕。而天劍二型也就成了IDF團隊證明IDF存在價值的重要利器。與幻象機所使用的MICA相比,MICA的缺點在於射程較短,但是MICA因為氣動力設計上佔有的優勢,使其纏鬥能力極為出色,甚至在法國幾次的推銷大秀上展現出不亞於先進短程追熱飛彈的高攻角性能。IDF團隊中專職發展天劍二型的小組認為,美國不售與台灣AIM-120系列飛彈,是天劍二型的絕佳機會,因此積極與美方M牌為天劍二型進行改良。改良的重點就是讓天劍二型擁有比MICA更長的射程,並且更適應中低空的攻擊。而且M牌打的如意算盤是在利用天劍二型改良的經費,讓天劍二型能持續研發改良。並且由於台灣島四周環海,空戰環境與彈體儲存在處於海洋氣候中,若能讓天劍二型成為海洋空戰環境下專用的出色空對空飛彈,則M牌握有這個技術與經驗,在未來若有機會爭取美國海軍的飛彈競標案,將佔有極大的優勢。因為美國海軍之前對於被迫使用與空軍一樣的飛彈其實頗有微詞,一直希望能開發專屬於自己所使用的中程主動導引空對空飛彈。而M牌與其次系統承包商亦每每趁機努力遊說運作。
就在M牌的發展私心與IDF團隊的資金注邑下,天劍二型的改良如火如荼的展開。其目標就是如AIM-120系列飛彈一樣在服役後繼續發展,並最少能改進到當時AIM-120飛彈B型的水準。而由於美國遲遲不願意同意出售給台灣AIM-120系列供F-16A/B Block20使用,M牌與IDF團隊更努力促成將天劍二型整合到F-16A/B Block20上使用。M牌認為若此計得售,將來以這個技術再推出副牌,可以通吃所有美國不願意軍售AIM-120系列飛彈,但是也操作F-16系列戰機的國家。甚至M牌當時還透過管道四處向同處海洋作戰環境的幾個東亞國家遊說,希望他們暫時不要買AIM-120系列飛彈,好等M牌推出「海洋作戰環境專用版先進中程主動空對空飛彈」。最後M牌甚至搭上台灣還在搞F-5E/F的那票人,希望推出老虎2000戰機,將舊版的F-5A/B/E/F戰機進行升級,並搭配給F-5專用的便宜型陽春簡配版天劍二型,好讓這些舊戰機也能發射中程主動空對空飛彈,準備通吃還在用F-5戰機為主力的窮困國家。當時M牌與IDF團隊在這一個領域的情勢可說是一片大好。但是所謂樹大招風,M牌的計謀讓AIM-120的主承包商感到芒刺在背,對於人有想染指自己的海外市場感到十分不爽。除了極力向美國遊說是該出口AIM-120系列飛彈給台灣外,又”剛好”出現有人去打小報告,表示M牌違法向台灣出售敏感的先進飛彈尋標頭技術,這一度讓天劍二型的改良版尋標頭斷貨,延遲了生產組裝的時程。

【F-16的反擊】IDF原來是設計對付幻象2000與F-16的(下篇之四)

中國在獲得第一、二批Su-27SK後,也開始爭取向俄方採購R-77以制衡台灣空軍已經服役的MICA與天劍二型。加上當時除了開始洽談由瀋飛進行組裝生產外,也積極引進更先進的Su-30MKK,這更讓俄方沒有理由不出售R-77給中國。當時一般均認為中國在未來幾年將獲得R-77已經是既定的事實。台灣空軍因此向美方表示,若仍不願意出售AIM-120系列飛彈給台灣,至少讓天劍二型可以整合到F-16A/B Block20上。也就是希望美方在A、B兩案中擇一執行。當時美方的態度其實相當曖昧,而天劍二型的背後團隊亦極力遊說美方同意由天劍二型取代AIM-120系列給F-16A/B Block20使用。當時IDF團隊還向台灣空軍力陳天劍二型改良後的實力已經逼近AIM-120C,若台灣還執意向美方購買AIM-120系列飛彈,只能拿到較早期的AIM-120A或AIM-120B型,不可能買到最新版的AIM-120C,因為這款最新的飛彈美方自己都還未能全面部署,生產線遠遠趕不及美國軍方的換裝進度,若台灣真能買到AIM-120C,也會面臨等不到貨的窘境。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又傳出中國引進Su-30MKK與R-77的時程將會大幅提前,這讓台灣空軍陷入極度的不安之中。
有時危機有時就是轉機,台灣在當時整個國防採購的重心,終於開始從「硬殺」的武器轉進到「軟殺」的電子設備上。預計以數年的時間執行「博勝案」,也就是建立戰時與美、日能夠相容的Link-16資料鍊。第一波的重點就是空軍的預警機、F-16A/B Block20機隊、地面預警雷達與戰管系統。原本空軍想要讓幻象機也加入博勝案中,但是法方持堅決的反對態度,因為這無疑讓美方技術人員可以對幻象機的操作核心上下其手,而這是與F-16系列戰機為軍火市場上死敵的達梭公司所不樂見的。就在法方打死不願妥協下,早已經慢慢被打入冷宮的IDF機隊成了候補者,並加入了博勝案。IDF團隊大喜過望,開始見到了鹹魚翻身的一線曙光,而天劍二型的小組與背後的M牌更是雀躍不已。因為這是個天大的好機會,在美方拒絕將AIM-120系列飛彈售予台灣的情況下,逼台灣政府出錢改良天劍二型,讓天劍二型也能連結資料鍊。因為話說重頭,AIM-120系列飛彈的後期型號越來越神奇的主要原因,除了飛彈不斷改良而達到的自身優異性能外,最重要的就是其不斷進步的數位化導引方式。AIM-120系列飛彈的最新導引模式是由「慣性導引、資料鍊導引、主動雷達導引」三種方式組合而成。一般的書上也就是一句話帶過,但是如果仔細去講清楚,就能知道美方的強大企圖心,因為當未來F-22A掛下AIM-120D/C7/C5上陣時,恐怕敵方的飛行員上天堂時都不會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慣性導引、資料鍊導引、主動雷達導引」指的就是當戰機鎖定敵機後,開始發射飛彈。但是第一階段的時候,飛彈是不會打開自己的尋標頭的。靠的就是發射前戰機輸入的敵機方位、速度等資料,去推算攔截點。然後由飛彈在盲飛的狀態下,高速前往預設的攔截點。當然敵方戰機會因為種種的原因,有可能在飛彈的飛行途中,改變自己的速度、高度、方向,這就會讓盲飛的飛彈在飛到攔截點時撲空。這個時候,資料鍊導引就派上用場了。發射飛彈的戰機利用自身的雷達發現敵機改變了速度、高度、方向後,就會利用資料鍊系統將敵機最新的動態傳達到已經在空中飛行的飛彈中,讓飛彈去計算新的攔截點,也因此飛彈在發射後,即使不開自己的尋標雷達,但是仍然可以不斷獲得敵機的最新資料。等到飛彈逼近到可能被發現或最佳的攻擊攔截點後,飛彈才會開啟自身的主動雷達尋標頭。一般來說較先進的戰機若能在10公里的距離外就發現這個威脅,大概還能有8~9的反應時間,若是差一點的戰機,大概在機載雷達發現飛彈來襲或威脅警告器開始示警時,可能反應時間已經不到3秒鐘的。
面對一枚不到最後攻擊階段不會開啟主動雷達尋標頭洩露行蹤、且錐型彈徑只有20公分左右、並利用資料鍊飛行的四馬赫高速飛彈,本來就是很棘手的威脅。AIM-120系列飛彈後來更發展到能將資料鍊整合到長程預警機上,形成更新更可怕的威脅。預警機的強大偵測能力遠非一般機載雷達可以相比,在敵機還未能發現遠方的預警機時,預警機早已經標定了敵方戰機,並且可以立刻派出所管制的在空戰機進行攔截攻擊。受命攔截攻擊的戰機甚至不需要開啟自己的雷達去偵測敵機,只要遵照預警機傳來的命令到指定的地點發射飛彈即可。因為預警機上的任務電腦會直接利用資料鍊將敵機的所有方位資料傳遞到己方戰機的任務電腦上,供發射飛彈時使用。飛彈一離開戰機,就由預警機接手,利用資料鍊傳給飛彈敵機最新的方向與速度資料,原來的戰機就可以射後不理,繼續去獵殺下一個目標。由於預警機比一般戰機更強大的偵測距離,敵機在受到預警機指揮的飛彈威脅時,卻「看」不到預警機,更別談反制攻擊。特別是未來當F-22A全面服役後,在預警機指揮下的隱形戰機,已經進入攻擊位置發射完飛彈又離開了,敵機可能還不知道自己早已經在遠方的預警機指揮監控下遭到攻擊,並將在幾十秒後將陷入死亡威脅。
在F-16A/B Block20與IDF都開始加裝Link-16後,IDF團隊與天劍二型飛彈小組認為時機已經成熟,亦開始積極希望天劍二型可以與Link-16資料鍊連結,則將天劍二型掛上F-16A/B Block20的計謀亦將水到渠成。為了替二個聯隊的F-16A/B Block20裝備中程主動空對空導彈,天劍二型的採購數量勢必大增。但是另一方面,由於台灣開始進行資料鍊與電子作戰能量的籌建,亦讓AIM-120系列飛彈的主承包商有了理由遊說向台灣出口AIM-120系列飛彈。因為種種配合的設備若已經建立,卻讓天劍二型白白接手,並且還整合Link-16資料鍊。未來同樣使用這套系統與F-16系列戰機的國家若無法獲得AIM-120系列飛彈,轉而求購天劍二型飛彈,或由天劍二型為藍本,再由M牌換個商標與第三國合作生產出售,對AIM-120系列飛彈的海外市場而言都是巨大的打擊。就在兩方為了巨大的商業利益而暗自角力時,情報證實中國將在一、二年內獲得R-77,同時美方亦批准了台灣一直求購的二架新鷹眼2000預警機。整個情勢突然起了很大的變化。

【F-16的反擊】IDF原來是設計對付幻象2000與F-16的(下篇之五)

中國即將獲得R-77的情報令台灣方面感到十分憂心,除了加強與美方溝通希望能求購AIM-120系列飛彈以外,更同時一併進行天劍二型的升級計畫。希望以雙管齊下的方式避免萬一軍購案不順利時,可能造成的台海空中軍力失衡。只是當時AIM-120系列飛彈的生產商其實面臨著兩難的局面,一方面希望出售AIM-120系列飛彈給台灣以打壓天劍二型飛彈的發展,同時為未來台灣空軍的大筆訂單鋪路。但是另一方面,其實該公司實在拿不出現貨供給台灣空軍,因為最新的C構型才剛剛服役,光是消化美國海軍、空軍的大量訂單就已經讓生產線滿載。就算美國政府批准出售,台灣勢必只有兩條路走,一是買較舊的A構型或B構型。另外一個選擇就是等,照著訂單的先來後到次序慢慢地等。但是由於中國向俄羅斯買的R-77是舊型的庫存現貨,簽約後完成彈維人員訓練與發射訓練後就可以馬上交貨。時間的壓力就全部到了台灣這一邊身上。
當時台灣面對只有舊型的A、B型現貨可以選,其實是極其不願意的。特別是天劍二型的團體力陳天劍二型在局部升級後,性能絕對不亞於AIM-120B。但是美方與軍方公司的遊說理由是,中國也是購買R-77的舊構型現貨,性能比AIM-120B差一大截。而且美國軍方正在將AIM-120A/B構型汰換為最新型的C構型,如果台灣願意撿便宜,接手這批舊飛彈,那不止交貨速度快,價錢也好商量。當時這個說帖其實是很令軍方心動的,特別是價錢這一項,可以用少量的錢一次裝備二個聯隊的F-16A/B Block20。同時更能對國內的社會輿論交待,因為多數的人也搞不懂A、B構型與C構型差在那裡。但是軍方內部也有一股反對的聲音出現,認為如果要買較舊型的A、B構型,還不如全力支持天劍二型的改良,並積極向美方爭取將天劍二型掛上F-16A/B Block20。這股聲音的論點在於台灣空域狹小,沒有戰略縱深,戰機數量更不能與中國相比,歷年來維持台灣空權靠的就是質小量精,武器與飛行員的訓練比中國要精良。如果今日沒有在決定性的空戰武器中取得優勢,那明日台海上空的軍事平衡將被輕易打破。
就在這樣的氛圍中,台灣向美方購買AIM-120系列飛彈的態度開始搖擺不定,甚至更傾向於全力發展天劍二型飛彈。於是空軍決定進行最後的一次試探,也就是直接向美方申購AIM-120系列飛彈當時的最新型號AIM-120C5,因為只有這樣的神兵利器值得台灣等。而如果被美方打了回票,那就鐵了心撤回這項軍購,將資源全押在天劍二型身上。後來美方內部是如何的決策角力,並造成最後的政策轉折,恐怕將永遠是個迷。當美國不久後爽快同意出售給台灣二百枚最新的AIM-120C5時,許多軍事觀察家,甚至包括台灣軍方都是感到錯愕的。也許美方是擔心台灣自己發展「先進中程主動導引空對空飛彈」可能造成未來不容易控制的局面,但是如果限制了美方公司協助台灣發展這個技術,萬一台灣缺乏足夠的空中制衡能力,使得台海的空中平衡被打破,這也不是美方所樂見的事。當然這都只是事後的猜測。在當時,這筆軍售的出現,不止超越了當時台灣軍方的期望,也令生產AIM-120系列飛彈的主承包商開始煩惱如何與台灣取得交貨時程的共識。
台灣面臨的威脅是顯而亦見的。中國因為購買的是性能介於AIM-120飛彈A構型與B構型之間的舊式R-77飛彈,所以取得現貨並沒有問題。但是美方的AIM-120C5生產線因為要滿足美方自己訂單短期內並無法立即交貨。同時台灣軍方面對國會與台灣社會輿論的監督,如果只能先付錢卻空等一批不知道什麼時候才開始生產的飛彈,那恐怕將會成為在野黨攻擊的箭靶。特別是如果中國獲得了R-77後進行公開試射,台灣花了大錢買飛彈卻連個彈體都沒有看到,勢必難以對國人交待。於是雙方協議之下想出了一個瞞天過海的好方法,也就是台灣願意花時間排隊等待新飛彈生產,不急著交貨。但是美方先以之前為關島空軍戰機所換裝的AIM-120C
(註一)飛彈為擔保,萬一有戰事發生,可以就近將這批飛彈交付台灣空軍使用。對外則宣稱因為要維持台海平衡,在中方獲得R-77飛彈之前,這批AIM-120C5先由美方「保管」。其實這個謊言根本一戳就破,因為之前AIM-120系列飛彈的主承包商,在交付美國軍方本身的訂單時,進度就一直嚴重落後,這也不是新聞了。怎麼還能先撥空生產個二百枚去放在關島存放??只是這個善意的謊言也讓台灣最後等到了這批先進的AIM-120C5,最後更在去年加購了更新的二百枚AIM-120C7。
(註一)那批擔保的飛彈到底是什麼型號,有多少枚事實上無人知曉,就如果美方宣稱已經將台灣購買的二百枚AIM-120C5運交關島保管一樣,也沒有人能證實美方說的是真是假。


TOP

初看一下此文章才知道有這些事.都是為了錢.每一次空軍要採購都沒有問題.但海軍都有問題.難道錢沒弄好.才這樣

TOP

佳文     拍手加油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