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苦 -【在妓院裡出生的男人】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陳苦 -【在妓院裡出生的男人】

陳苦 -【在妓院裡出生的男人】

第一集 風雨妓院 

[table=98%,#eaeaea][tr][td]第一章 ~死中得生~[/td][/tr][tr][td][/td][/tr][tr][td][table=98%][tr][td]人的命運也許是天注定的,從出生到死亡,很多時候都由不得自己。

也許我們能夠選擇死亡,但我們無法選擇出生。

在很黑的夜,從很黑的通道裡,就這麼爬出來一個活生生的東西,有人稱之為奇跡。

奇跡其實就是一個生命的誕生。

黑暗的天空響著一種女人的慘叫,這是來自於地上的一間叫做「春風揚萬里」的妓院。

這是一間不入流的妓院,裡面總共也就有四十七個妓女。在這四十七個妓女中,就有二十五個是三十歲以上的老妓女,二十四歲至三十歲之間的有十個,有六個是二十三歲的,還有六個是二十歲以下的。

慘叫聲來自這個妓院最紅的那個妓女的口中,她叫顏紅,今年才十六歲,是去年被人拐賣到這裡的,不料在接客時不小心就懷上了,妓院老闆逼她打掉,她卻不肯,後來妓院老闆也同意了──因為她還沒為他掙夠錢,她說不給她生,她就死,他能不讓她生嗎?好吧!生吧!生個女兒,母女都做妓為他掙錢,生個男的為他打雜充當龜公,何樂而不為?生,張開妳的雙腿就給老子生,生了之後張開雙腿再去接男人的棒──有棒進來就有油水撈!媽的,挺著大肚子,白吃了我幾個月的飯,天下哪有這麼便宜的事?

妓院的老闆叫羅剛,已經四十五歲了,原配給他生了兩個女兒之後就告別人間倒貼閻羅王了,他接著又娶了兩房年輕的小妾,只有十八歲,本來期待她們能夠為他生一兩個兒子,誰料蹦出來的還是不帶外向錘的,他那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table=98%,#eaeaea][tr][td]第二章 ~女人天性~[/td][/tr][tr][td][/td][/tr][tr][td][table=98%][tr][td]玉娘對於羅剛的死並沒有多大的悲傷,只是有些突然而已。這個老男人雖然給了她性事上的很大歡樂,但她和紅珠都是被他強買回來的,她在羅剛之前已經有過兩個男人,她知道羅剛的東西比一般的男人要粗長,也能令她更銷魂。

作為一個女人,她的身體歡喜他,但她的心靈對他卻是沒有多少感情的。

如今羅剛死了,他的責任就落到她的肩上了。

羅剛有四個女兒,大女兒叫羅薇,已經十歲了,二女兒叫羅喜,也有八歲了,接著便是她自己的女兒羅紫玫,然後是紅珠的女兒羅芙。

羅剛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兒子,想不到他底下的妓女一張開雙腿就蹦出來一個壯小子,他能不氣?後來聽得顏紅死也不給他做妓掙錢,他就氣得血壓上升了,死是自然的。

玉娘來到顏紅的產房,看見了一個年輕妓女懷抱著的嬰兒,是一個很黑很壯的小子,一雙眼珠像黑寶石一樣明閃,那明閃的眼珠就在她到來的那刻定定地看著她,如同情人看著自己的愛人一樣。

這就是──顏羅王,一個給母親帶來毀滅性災難的新生兒。

顏羅王最初叫做顏羅玉,因為不知父親是誰,所以玉娘為他取名時用了他母親的姓、羅剛的姓和自己名字中的玉字,組成了他的姓名,但他其實並不像玉,而像一塊粗糙的黑石。

玉娘是貧苦人家出來的女孩,有著窮苦人的善良和對不幸者的同情心,她對於這個一出世就沒有了娘,也不知道他的父親是誰的嬰兒,多少有些傷感,這是個孤兒呀!雖然他的母親是個妓女,然而他卻是純潔的,他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table=98%,#eaeaea][tr][td]第三章 ~中秋斷奶~[/td][/tr][tr][td][/td][/tr][tr][td][table=98%][tr][td]綠翠進入房間時,看見羅芙正壓在顏羅玉身上,一雙小手抓著他臉上的嫩皮肉。顏羅玉滿面的鼻涕和眼淚,邊哭邊用雙手去推欺壓著他的小羅芙,可是他無力與羅芙抗衡。

顏羅玉見到綠翠進來,哭得更是有聲有色了,「翠姨,臭豆腐她又打我了呀,嗚嗚!」

綠翠趕緊走過去抱開羅芙,道:「小姐,妳怎麼可以天天欺負他?」

羅芙嘴一噘,指著面前還在哭泣的顏羅玉,「他趁我睡著的時候,把我的頭髮弄亂了嘛!」

顏羅玉辯解道:「不是我弄亂的,我沒碰妳的頭髮,是妳吵醒我的,妳吵醒我還要打我,嗚嗚,妳這死臭豆腐,我以後不和妳睡了。」

「爛芋頭,你會尿床,半夜作噩夢又抱著娘哭鼻子,誰要和你睡了?」羅芙最恨顏羅玉喊她作臭豆腐,她好好的一個名字被他改成這樣的花名,她不是豆腐,也不臭的!

顏羅玉不哭了,爬起來就和羅芙對罵:「妳才是爛芋頭,妳是臭豆腐,豆腐渣,沒人要的小娘們!」

他把從嫖客那裡學來的一點東西都用在羅芙的身上了。

羅芙蹦過去又要和他廝打,被綠翠抱在懷裡,她就尖叫著道:「翠姨,妳別抱我,我要抓爛他的嘴,他罵人呀!」

綠翠道:「小姐,妳的頭髮不是他弄亂的,那是妳睡覺的時候自然亂的,不關玉兒的事。來,我幫妳梳理,妳娘等著要見你們哩!」

羅芙安靜下來,那邊的顏羅玉卻得理不饒人,一個勁地喊道:「就是,就是,她的頭髮本來就亂,偏偏要賴到玉兒的頭上,以為我是好欺負的,等我長大了,我就也打她一次哭得厲害的。」

他每次和羅芙打鬧,哭的都是他,所以他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table=98%,#eaeaea][tr][td]第四章 ~男人至寶~[/td][/tr][tr][td][/td][/tr][tr][td][table=98%][tr][td]顏羅玉最初對於和蕭路君睡是十分之不願的,他從出生到現在都是與他的兩個娘睡在一起,當然也和他的兩個小姐姐睡在一起,雖則他也很喜歡蕭路君,但與她相睡並不是他的所願,況且,自從她們決定了讓他和蕭路君一起之後,他的兩個娘都不給他奶喝了,無論他怎麼乞求還是哭鬧,二娘和三娘都狠心地拒絕他,他在迫不得已的時候,也纏著蕭路君要喝奶。

蕭路君並不直接拒絕他,解了衣服就露出她雪白的胸,讓他含了,任由他使勁地吸吮,也不能從中得到他要的乳汁,最後連他自己都放棄了,還說:「蕭娘,妳這奶不是奶,是肉的。」

蕭路君就笑,說:「玉兒,蕭娘的奶的確擠不出奶奶來,你若是想要了,蕭娘照樣可以讓你含含,給你個安慰,但奶是不會有的啦!你要長大了像個男人一樣,就要吃大米飯的,吃奶是永遠都長不大的。」

顏羅玉自然不會相信她的話,他一直都是吃奶的,為何也長得這麼大了?這顯然是她們在騙他,如果給他選擇,他還是要吃奶,就吃二娘和三娘的奶,可她們卻不給他選擇的機會,用一種近於無情的方式強逼他吃那些雖然也一樣白,卻是沒味道的大米飯,而且這些東西吃起來時還得用牙齒去咬嚼,他總是埋怨:吃飯為何要費這麼大的力氣?

然而一段時間過去,他也終於習慣了不喝奶的生存方式,至此,才沒聽到他在每一次見到玉娘和紅珠的時候為了喝奶而特意大聲的哭泣,也許他一輩子也不會想起他曾經喝著母汁的日子,可是在他這幼小的心靈,畢竟有著莫名的遺憾。

直到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table=98%,#eaeaea][tr][td]第五章 ~妓院偷窺~[/td][/tr][tr][td][/td][/tr][tr][td][table=98%][tr][td]顏羅玉赤裸地在床上打坐,他胯下的物體正挺直得如同春筍。這一年來,他都按照蕭路君的吩咐,每晚睡前都赤裸著打坐修煉兩個時辰,也就在他運氣的時候,他的陽根開始挺立,直到他打坐結束。

很難想像,一個七歲的孩童,能夠讓他的話兒堅硬挺拔,並且是長時間的勃起而不軟,雖則他那東西還沒有成年人的規模,但在他這種年齡,純屬少見了。

蕭路君剛沐浴回來,看見他這個樣子,輕輕一笑,坐在梳妝台前,為自己打扮著。女人總是愛美的,所以也就喜歡打扮,不為誰,有時就是為了自己。

她裝扮好之後,凝視著鏡中的自己,輕嘆一聲,舉手到髮鬢處拔取一根長長的白髮,無限感慨道:「老了,原來青春美麗只是女人的一個夢,而且是永遠無法實現的夢。」

她的背後傳來顏羅玉的呼聲,「蕭娘。」

蕭路君身軀一震,從沉思中醒過來,回頭看著顏羅玉,道:「玉兒,你完功啦?」

顏羅玉跳下床,來到她的旁邊,跳上她的雙膝,道:「蕭娘,玉兒已經練完了,該休息了。嗯,蕭娘,妳真香!」

蕭路君一手摟抱著他,一手在他的鼻子上輕輕一捏,笑道:「你的嘴兒就是甜,吃藥沒有?」

顏羅玉道:「吃了,蕭娘讓玉兒在練功前先吃一顆藥丸,玉兒怎麼會忘記?蕭娘,玉兒又沒有病,為什麼要每晚都吃藥?」

「以後就不用吃了。」

蕭路君嘆息著,這種藥丸是按照書裡的配方製造的,羅剛死前也留存有一些,後來被顏羅玉服完了,她就把自己所有的積蓄拿出來,按照配方造了兩百多粒,如今已經全部被顏羅玉服完了,她再沒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table=98%,#eaeaea][tr][td]第六章 ~風生水起~[/td][/tr][tr][td][/td][/tr][tr][td][table=98%][tr][td]自從羅剛死後,玉娘掌管妓院以來,生意還算過得去,八年來,妓院也都無甚大事發生,幾乎可以說是一帆風順的,生活也就平平靜靜的。

或許生命總有它的曲折,人的命運以及事物的運命也不會是直線發展。

顏羅玉已經八歲了,他從出生到現在,一直都得到玉娘和紅珠的疼愛和照顧,當然,更有蕭路君的愛護。

對於他自己的真實身世,他是一點也不知道的,他有時也想想他的親娘到底是誰,是三娘呢,還是二娘?他無從得知答案,因為兩個娘對他都很好,他以為兩個女人都是他的親娘,他也只能想到這麼些兒──他還是個孩子,想不了他意識裡面不存在的東西。

又是一年的春天,是三月。

春天是萬物生長的節令,好的和壞的事物,也許,都會在這個季節裡,一同萌芽、成長、定形。

人的幸福,如果能夠長久,人就不可能有痛苦。

初春的夜,風寒。

顏羅玉在玉娘和紅珠的房裡,他的兩個小姐姐也在。

顏羅玉雖然和她們常常打打鬧鬧,但他和兩個小姐姐的關係卻是極好,真乃越打越親熱。

羅芙任由他把她的拇指含在嘴裡,她知道顏羅玉有這個壞習慣,即使她不給拇指讓他含,他也會含羅紫玫或是他自己的拇指。

玉娘看著,無奈地道:「玉兒,你覺得含拇指很好玩嗎?」

顏羅玉鬆口,道:「二娘,我不知道耶,我只是不知不覺地含了自己的拇指,一看到三姐和四姐的拇指,也想含在嘴裡。妳叫我改,我想改的,可是我改不了。二娘,含手指真的不好嗎?」

羅芙嗔道:「你弄得我滿是口水,當然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table=98%,#eaeaea][tr][td][/td][/tr][tr][td]第七章 ~愛的犧牲~[/td][/tr][tr][td][/td][/tr][tr][td][table=98%][tr][td]春風揚萬里的大廳裡,九個男人正摟著十八個女人在調戲,廳裡不見有其他的男人,沒有被他們摟到懷裡的妓女也都躲到別的地方去了。

做妓女的,雖然可以給任何男人操,但那是給錢的前提下,男人才能令她們自動地張開雙腿的,像這種強蠻地要她們服務的,她們從心底討厭,並且鄙視這種男人。

妓女雖說談不上尊嚴,然而她們有她們的原則,也有她們的自尊,這些男人卻連自尊也沒有。

一個男人被一個冰清玉潔的女人鄙視,可能不是男人的恥辱,若連妓女都鄙視他,則這男人或許就該早點投胎了。

奇怪的是,世上也真有這種男人,而且不只一個,這就是人世的可悲。

「請你們放開她們!」玉娘和蕭路君進入大廳,玉娘平靜而有威嚴地向他們提出請求,這顯然是一個弱者對強者提出的要求。

大廳裡傳出一陣陣怪異的笑聲,夾雜著女人的驚呼,九個男人更是著意地抓捏他們懷裡的女人的身體某些部位,其中一個臉面白淨的青年道:「老大,有隻雌豹在向我們吼,你聽到沒有?」

「啊?我看看!」一個衣著黃袍、身材高瘦、鷹勾鼻、臉冷的中年人抬頭看著玉娘,臉上露出一抹陰魅的笑,道:「老九,你說得不錯,的確是一頭雌豹,而且是一頭美麗的雌豹!」

玉娘強壓心中憤怒,緩緩地道:「九位大哥不知怎麼稱呼?如果我們有什麼招待不周,我玉娘向你們道歉,請你們先放開我的女孩兒好嗎?」

不管她心中多憤慨,此刻她也只得示弱,因為她面對的不是一般的嫖客。在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table=98%,#eaeaea][tr][td]第八章 ~重操舊業~[/td][/tr][tr][td][/td][/tr][tr][td][table=98%][tr][td]大海的洶湧一旦停止,海面總有一段時間呈現它的平靜。

妓院經過蜀山九龍這一劫,妓女們都心神不定,有的已經離去,流動性的妓女也都往別的地方謀生,她們看到這間妓院的脆弱性,幾乎是不堪一擊。只有十四個妓女留了下來,她們多少對春風揚萬里有些感情,或許是對玉娘感到一種由衷的敬佩──玉娘也就一介弱女子,然而她畢竟得到了妓女們的尊敬,她以她的弱,成就了她的強。

玉娘還是像以前一樣,彷彿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她是一個婦人,並不是一個少女,被鷹龍的強逼,雖是她一生中的恥辱,可是她事後就把它埋入了心底。

女人忍辱負重的本領,向來都是很強的。

對於一個曾有過三個男人並且有孩子的婦人來說,一個男人的強行進入或用其他不正當的方式進入,並不會讓她傷感多久,只是在當時,她的羞愧和憤恨也的確覆蓋了她所有的感情──除了愛以外。

紅珠和羅芙、羅紫玫兩姐妹並不知道已經發生過的這件事,只是確切地知道蕭路君已經死了。紅珠為此大哭了一場,兩姐妹也跟著流了一些懵懂的眼淚。綠翠瞭解到一些眉目,然而她一句話也不吭,只是默默地流淚──為蕭路君,也是為了她自己。

辦完蕭路君的喪事,生活從表面上來看,又回復了原來的樣子,似乎並沒什麼改變,可也總是有所改變了。

很長的一段時間,顏羅玉都不大言語,也就沒有和兩姐妹打架,他把自己困在房裡,她們找他玩,他也不答理。

基於孩童的本性,他漸漸地遺忘,或許是要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table=98%,#eaeaea][tr][td]第九章 ~風雨之前~[/td][/tr][tr][td][/td][/tr][tr][td][table=98%][tr][td]事情就這樣一件接一件地過去,生活在平靜中,重複著。

人們在平靜中,往往對生活本身沒有多少思考,生活也多少會變得遲鈍乃至在某種意義上的停滯,只是有一點是必須提醒的,太久的平靜,往往覆蓋著太多的動的因素,在平靜的海的表面下,總是醞釀著人們未知的洶湧波濤。

顏羅玉已經十一歲,很多以前他不大懂的事,如今他已漸漸地明白,兩姐妹已經不大和他打架了,她們都到了發育成長期,就連羅芙的個子也比顏羅玉高出許多,她們要學習著怎麼邁入少女時代了。

少女,一個象徵著女性最美好的動感的名詞,她向人們展示著她的青春、活力,只要是女性,無論是老的還是小的,都夢想長駐在少女時代,紮著麻花辮的小女孩從小就夢想著少女時代的到來,拄著枴杖的老奶奶有時也會靜靜地回想她們的少女時代,並且希望她們臉上的皺紋在一朝醒來之後會在鏡子中消失。

這就是少女,男女老少都夢想著的,有著她恆久的迷惑力和不變的讚頌性的──上帝的傑作。

羅芙和羅紫玫正是在向她們的少女時代進軍,她們要學習少女應有的潔淨、羞澀、矜持,她們絕不能再對顏羅玉大打出手了,那樣對一個女孩子來說,實在是一件不光彩的事。

雖然打架讓她們覺得自己不輸於男孩,但打架有失作為一個女孩子的儀態,她們終於也懂得原來女孩子是要很注重自己的儀態,哪怕是一顰一笑,也要讓人覺得像個女孩子才行。

對於這些,羅紫玫就很能做到,羅芙卻總是不知不覺地失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table=98%,#eaeaea][tr][td]第十章 ~神的保佑~[/td][/tr][tr][td][/td][/tr][tr][td][table=98%][tr][td]春風揚萬里所在的縣,有一個庵,叫神靈庵。

按照留下來的傳說,這個庵,曾經有神降臨過,所以神靈庵就成了這個縣一道亮麗的風景,人們都相信神靈庵真的有神的照應,他們爭相往神靈庵求神的保佑,聽說,似乎也很靈驗。

不管這世上是否真的有神,人的心中若果有鬼的存在,那麼神,在人的靈魂裡,也是一種相應的慰藉。

自從道虛的一席話後,玉娘始終都放不下心,她和紅珠思謀著什麼時候也到神靈庵一趟,好為全家祈福,也希望借此把道虛口中所說的顏羅玉的地獄之氣消除。

可是玉娘要打理的事太多,一直抽不出時間來,直到道虛走後的第七天,玉娘才決定前往神靈庵,她本來只想帶上顏羅玉一個也就夠了,羅紫玫卻纏著也要跟來,玉娘也就答應了。

「二娘,芙兒也要去!」羅芙見顏羅玉和羅紫玫都出去了,只自己一個人在家,可能會很悶,也就向玉娘提議是否能讓她同去。

玉娘剛要說話,紅珠已經開口:「芙兒不要去了,妳二娘是有事要辦,妳們去多人了,會礙手礙腳,二娘不好辦事的。」

綠翠也道:「待會我帶芙兒到街上買點胭脂,妳說好嗎?」

羅芙道:「好吧!其實庵裡也不好玩,我們還是到街上玩好了。三姐,妳回來後,就到街上找我呀!」

羅紫玫道:「嗯,妳記得買支木梳給我,我的那個昨晚被玉弟弄斷了。」

羅芙道:「我記住啦,妳放心,我一定會買一支漂亮的給妳的。」

玉娘道:「我們出去了。」

她對紅珠笑笑,牽著顏羅玉和羅紫玫出了門。


從春風揚萬里到神靈庵,玉娘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