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命騎士 from:御我 (全書完)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吾命騎士 from:御我 (全書完)

本帖已經被作者加入個人空間

吾命騎士 from:御我 (全書完)

故事簡介:
我是一名騎士,正確來說,是光明神殿的太陽騎士。

光明神殿侍奉的是光明神,也是這塊大陸上,勢力排得上前三大的信仰。

全大陸的人都知道,光明神殿有十二位聖騎士,每一個聖騎士都有自己該有的個性和特徵。

太陽騎士就是得有一頭燦爛的金髮,蔚藍的眼睛,悲天憫人的個性和璀爛的笑容。

「仁慈的光明神會原諒你的罪惡的。」

這句話在我的騎士生涯中至少說過上百萬次。

但我這輩子最大的期望就是能在全大陸面前大吼:「去你媽的"全大陸都知道",我這個太陽騎士就是不爽笑!我就是不想原諒那些人渣!我就是想說每一句話的時候都帶"幹"字!!!」

可惜,到目前為止,我還是帶著笑容繼續在說:光明神會原諒你的罪惡的....

[ 本帖最後由 于子晴 於 2011-3-14 21:19 編輯 ]

TOP

序章:

我是一名騎士,正確來說,是光明神殿的太陽騎士。

光明神殿侍奉的是光明神,也是這塊大陸上,勢力排得上前三大的信仰。

而眾所皆知的,光明神殿分為戰鬥系統的聖殿和神甫系統的光明殿。我自然是屬於聖殿的了,聖殿中有傳承下來的十二位聖騎士,在古時,每一位聖騎士都統帥著一個騎士團,如同我是太陽騎士,所以我應該率領的是太陽騎士團。

不過在這個太平的時代,聖殿也養不起十二個騎士團,乾脆把所有騎士併一併,變成一個聖殿騎士團,而底下分了十二個隊,直屬於我的,當然就是太陽隊了。

雖然原本的太陽騎士團變成太陽騎士隊,不過對於我來說,影響卻是十二位聖騎士中最小的,因為身為十二聖騎之首的我理所當然的是整個聖殿騎士團的團長,只要還是團長,管它是太陽騎士團還是聖殿騎士團,你說是吧?

十二聖騎有哪些?

我還是慢慢介紹給你聽好了,一長串念出的話,十個人中有十個還是不會記得有哪些騎士。

在我旁邊的這個傢伙,沒錯,有一頭藍色長髮,還到處跟女人拋媚眼的這傢伙,他就是暴風騎士。

每一個聖騎士都有自己該有的個性,沒錯,你沒聽錯,「該有」的個性。

太陽騎士天生就是光明神的仁慈代言人。沒錯,就是我。

不管在什麼情況下,我都得笑得像是太陽一般的燦爛無暇,就算我現在要去見的是整塊大陸的國家中,號稱最討人厭的肥豬君王,我還是笑得彷彿我要去見一個大美女。

「仁慈的光明神會原諒你的罪惡的。」

這句話是我每天必說上百次的話,而且還得帶著最完美的笑容,這是一個太陽騎士的命,永遠帶著笑容原諒別人。因為「全大陸的人都知道」,太陽騎士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騎士歌-初章:三杯就倒的千杯不倒

我走進了富麗堂皇的國王大廳,那隻死肥豬果然還坐在王位上,居然比我上次看到他時還胖,簡直有三個壯漢加起來那麼寬,老天爺啊,他怎麼還沒死於過度肥胖導致心臟病發作之類的!

帶著完美的微笑,我半跪下,忍著想嘔吐的感覺,輕輕抓起國王的肥手,在手背上快速一吻,然後笑著說:「國王陛下,光明神殿的太陽騎士向您傳達光明神的仁慈。」

「夠啦夠啦!你哪一次不是說傳達仁慈,結果都是來找麻煩的!」國王非常不給面子的揮了揮手。

如果不是你先找麻煩,你以為我會想來看你到底又變多胖啦!!!

我露出最無辜最誠懇的笑顏解釋:「國王陛下,光明神的仁慈散播在大陸上,只為了讓芸芸眾生接受正義和慈愛的教導,從來不是為了造成您的麻煩,如果有這樣的誤會,我感到相當的遺憾,並且希望您給我一個機會解開這個誤解。」

「夠了!」聽完這些話,國王露出疲憊的表情:「快說吧,你到底又來做什麼的!」

「感謝您給我這個機會解釋誤解,我感受到了您的包容和慈愛,國王陛下。」我用完美的禮儀站起身來,自己在心中深呼吸好幾口氣,開始了連我自己受不了的長篇大論。

「自古以來,光明神的仁慈和博愛就滿佈大陸之上,每一位大陸子民都是祂所愛的孩子,天下豈有不為孩子好的父母?既然沒有這樣的父母,當然光明神也是希望每一位大陸子民都能過著豐衣足食的日子,但光明神雖然是無所不能的神祇,卻也不能違反神祇不直接涉足凡間的規則,只有將祂的仁愛思想託付給光明神殿來發揚光大,且將他最鍾愛的孩子們託付給各位上天決定的王者手中……」

國王陛下毫不避諱的打了個超級大哈欠。

死老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騎士歌-2:朋友不是朋友,不是朋友的才是朋友

由於順利完成了勸國王不要加稅的任務,我和暴風得到了假期。

不過事實也有可能是因為,教皇看見暴風的兩顆眼睛腫得像雞蛋一樣,而且走路還會走到撞柱子,所以於心不忍……(或者是不想再看到另一根柱子遭殃,要知道,神殿的柱子可都是佈滿雕刻的藝術品,價值不菲啊!),所以才放我們假也說不一定。

一得到假期,暴風馬上轉身離開光明殿,朝著我們騎士的聖殿衝去。

因為光明殿的祭司中有女人,聖殿的騎士裡卻沒有。

對於兩顆眼睛腫得像雞蛋的人來說,就算光明殿的女祭司長得都跟女神一樣美,拋媚眼還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暴風如同風一樣捲走了,雖然我也迫不及待的要展開我的假期,但是我還是只能優雅而且慢吞的走著。

「全大陸的人都知道」,太陽騎士是騎士中最為優雅的,不管是任何事情都無法讓其失去優雅的姿態。

想當初,我是多麼佩服我的老師,他不管是站著、坐著、蹲著、上馬下馬或者跑步逃亡全都非常的優雅。

甚至某天,我上茅坑的時候,一時忘了敲門,就直接拉開了門,然後看見我的老師正蹲在裡頭,某條黑呼呼的物體正卡在要命的地方……

我的老師露出太陽騎士專屬的燦爛笑容,非常優雅把該做的事情做完,然後非常優雅的擦了擦屁股,接著又非常優雅的把褲子穿上整理好,再非常優雅的把我抓起來,最後非常優雅的修理我……

我的老師常說:「孩子,你要知道,太陽騎士就算是摔倒,也要摔得非常優雅!」

不知道是不是為了報復我害他得非常優雅的上廁所,我連摔了一個月的倒,直到我不管隨時隨地、再怎麼突然再怎麼意外的摔倒,我都能摔得無比地優雅為止。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騎士歌-3:心地善良的殘酷冰塊,只想鞭屍的溫暖好人

雖然上章說到我和寒冰騎士的關係很不錯,不過十二聖騎中,和我關係最好的倒還不是他,在去度我的假期前,我想我得去見見我實際上最好的朋友。

聽說最近的審判特別的多,我想我應該能在審判所的「廁所」裡等到他。

果不其然,我才搬了兩張凳子和一盆清水進廁所,然後姿態優雅的坐在小便斗旁邊不到三分鐘,一個黑色頭髮、黑色眼睛,穿著黑色騎士服的騎士就快速的撞開門,衝進來後,就自己蹲在旁邊吐得悉哩嘩拉的。

在我優雅的坐在凳子上等他吐完的同時,就順便跟大家介紹一下,這個三黑的傢伙(眼睛黑頭髮黑衣服黑)就是我「不是朋友的最好的朋友」,也是殘酷冰塊組的老大,審判騎士。

全大陸都知道的,十二聖騎士中最可怕最殘忍,可以拿來嚇得三歲小孩號啕大哭且晚上不敢睡覺的,就是負責審判罪人的審判騎士。

由於我是溫暖好人的領袖,他卻是殘酷冰塊的老大,所以,我們兩個是死對頭。

我總是說,仁慈的光明神會原諒你的罪惡的。

他總是說,嚴厲的光明神會懲罰你的罪惡的。

由此可知,光明神一定有雙重人……雙重神格!

上樑不正下樑歪,所以祂底下的騎士也都有點怪怪的。

應該是最可怕最殘忍的審判騎士在他第一次審判罪人時,就在審判完衝到廁所裡嘔吐。

本來這也沒什麼好奇怪的,畢竟他第一次審判實習的時候,才十三歲,一個十三歲的孩子承受不起血肉橫飛的拷打也是正常的。

想當初,他第一次審判實習時,我的老師也帶我來第一次和未來的審判騎士實習對罵。

當我看到那被綁在十字架上,打得不成人型的連續強暴罪人時,我的心中真有種很爽的感覺。

你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騎士歌-4:騎士的美白秘方

話說三天的假期,我跟審判騎士說要在房間睡覺……喂?你什麼眼神啊?不相信我真的是要在房間睡覺?

什麼?去泡妞?

別傻了,我又不缺錢,也不想讓那些我看上的女孩子把香油錢丟在我臉上,然後逃之夭夭。

啥?我不是酒鬼嗎?去酒館喝酒?

你瘋啦!記得我是誰嗎?

我可是太陽騎士耶!三杯就倒的太陽騎士怎麼可能去酒館喝酒呢?

你以為我放假就不是太陽騎士啦?

我的老師常常說:「一日是太陽騎士,終身微笑笑到死。」

即使是放假,我還是一個太陽騎士,差別只是變成一個正在放假的太陽騎士而已。

就算放假,我臉上的笑容還是得像太陽一樣燦爛。就算放假,我見到人說話還是得三句不離光明神的仁慈。就算放假,我看到美女還是只能用眼尾紀錄……

所以,我寧願在房間睡覺,然後偶爾打開床底的暗門,到地窖去拿上「上一任、上上一任、上上上一任……」的太陽騎士偷偷在地窖釀的酒來喝,同時,為了感恩前面的太陽騎士,造福後面的太陽騎士,我還得去廚房拿點蘋果回來……

我的老師常說:「孩子,你的劍術可以不好,因為劍術不好最多是早死。

你的光明神術也可以學不好,學不好最多是治不好病人的傷,給他兩句祝他早日見光明神就好。

但是!釀酒一定要學好!不然,你就是去見光明神了,後世的太陽騎士也會因為沒好酒喝,生生世世的詛咒你!」

我的老師最擅長釀的是葡萄酒,所以我有了滿地窖的葡萄酒可以喝,我最擅長的是蘋果酒,所以我的學生勢必有滿地窖的蘋果酒可以喝。

但是,拿太多蘋果的後果就是,廚房大娘每餐為我準備的餐後水果全都是蘋果……

所以我對蘋果的觀感,和對大地騎士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騎士歌-5:優雅的升級版

為了不得憂鬱症,為了不失業,為了不要太早去見光明神,我急匆匆的刮下全身上下的美白面膜,要趕去把我所有的怨恨發洩在不死生物上頭。

幸好,我還沒開始蒸自己。

因為,濕搭搭的面膜絕對比乾掉的面膜要好刮數十倍,不相信的話,下次拿一盆醬糊塗在你自己身上,然後左半身保持濕潤,右半身烤乾,然後比較看看有什麼差別。(不過,還是給您老話一句,太陽騎士我是有練過的,不是騎士的話,做了此舉動會有什麼後果,本太陽騎士概不負責。)

話說當初,我的老師教我最基本的美白面膜配方時,就忘了交代我最重要的一句話,當他想起來,趕回來提醒我的時候,我已經把面膜烤乾,正在刮除中……

「孩子,千萬不要把面膜塗在你的『重要部位』,不然的話……」

「啊阿阿阿阿阿阿阿阿啊!」

從此,我的重要部位長不出半根毛來。

我的老師一直都覺得他對不起我,以後,他總是特別用心認真的教導我,再也不敢漏說半句。

話題扯遠了,總之,溼溼的美白面膜只要用水一沖,就乾淨溜溜了,雖然這一沖,也把我花了兩個小時調面膜的心血給沖走了……我的那個心痛啊!買玫瑰花和薰衣草的錢,神殿是不給補助的啊!

我就這麼含著眼淚看我的薪水之一被大水沖走……可惡啊!我要我把所有的怨恨都發洩在那個該死的不死生物啊!我恨啊!

穿好我的騎士服,提起了我的太陽神劍,我衝啊!

我一路衝出了我的房間,結果搞不清楚我到底要往哪邊衝,幸好,綠葉這傢伙不但是個好人,而且還是個心很細的好人,他不但自己衝去幫我保留那個不死生物,而且留下了一個實習騎士來幫我指路!

綠葉!我發誓等我發洩完情緒後,一定要建議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吾命騎士-6:戰鬥之起承轉合

我才正要從該用什麼姿勢來死這點開始思考,可是那名死亡騎士居然拿著黑火亂噴的劍砍我……開什麼玩笑啊!沒有想好死亡姿勢搭配表情和死因,確定自己能夠死得極為優雅之前,我怎麼能死!

我的老師常說:「沒天份沒有關係,最重要的就是練習、練習、再練習,孩子,你再摔倒個把月,一定可以練成優雅的摔倒!」

所以,要是我沒有優雅的死去,我的老師一定會把我復活、復活、再復活,然後讓我死上個把月,最終練成優雅的死亡法,然後才讓我真的死去……

所以,在沒有想好如何最優雅的死去,或者是交代我的好友審判騎士,叫他在我死後,把我碎屍萬段,讓我的老師絕對無法復活我之前,我絕對不能死!

「喝啊!」

我一邊大吼,一邊拔出我的劍,巨大的一聲鏗鏘,架住了死亡騎士的冒著黑色火焰的劍。

「不愧是太陽騎士,真是好強大的氣勢,完全不輸給死亡騎士呢。」一旁的聖騎士互相讚嘆。

「太陽!你怎麼沒有帶你的太陽神劍?」綠葉騎士大驚的喊。

靠!太陽神劍根本是一把價值連城的古董啊!雖然說它目前還鋒利無比,但是誰知道它哪天會斷啊?

哪天斷都沒有關係,就是不要斷在我的手上,不然就是拿我今後的全額退休金都還不起!

而且我本來以為只是來砍隻缺腿少手的殭屍,定期預防憂鬱症的發生而已,有人殺雞帶牛刀,治療憂鬱症還帶把讓自己時刻擔心可能會被偷或者乾脆自斷的古董嗎?

什麼?你說我杞人憂天?

好!就不說斷不斷的問題。

一把劍不管它是什麼太陽神劍、XX聖劍或者OO邪刀等等,總之,只要它是把武器,砍久就一定會鈍,鈍了就得拿去給鐵匠磨。

普通的劍拿去磨,最多只要一枚銀幣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吾命騎士-7:冰棒奧義

從那時候開始,我就無比的厭惡出戰鬥型的任務,那勞累的程度就幾乎可以媲美優雅地摔下三百多階的樓梯,所以,除非是我特約的死靈法師送來給我預防憂鬱症的不死生物,不然的話,我會一律丟給審判騎士去做,那傢伙通常會用一招俐落地解決掉敵人。

所以審判騎士的戰鬥通常沒什麼民眾要圍觀,因為實在太無聊了。

「太陽,小心!」眾人突然大吼。

「咦?」

我被這聲大叫驚得愣了愣,然後背上突然感覺到一股火辣辣的痛,還沒來得及看看到底是哪個混蛋偷襲我,綠葉已經衝過來,一招鬥氣就送那隻「死亡的騎士」安息去了,然後他緊張兮兮的察看我的背,隱隱約約我還聽到他倒吸一口氣的聲音。

該不會傷得很嚴重吧?我也緊張地轉頭一看,扭得脖子都要斷了,還是看不到自己的背。

不過倒是看到了大地在我背後架起他的大絕招─大地守護盾,雖然我還是很討厭這傢伙,不過不得不承認,他的守護盾後方是我最喜歡待的地方,尤其是敵人太強的時候。

寒冰騎士則舉著他那把活像是根冰錐的寒冰神劍,皺著眉頭和一個人對峙。根據寒冰騎士的臉上居然會出現表情來判斷,這名敵人必定非常強大,才夠讓他皺了下眉頭。

「太陽,你都不痛嗎?」綠葉緊張兮兮的問。

我搖了搖頭,這點痛算什麼!我可是在我老師那幾個月摔倒的特訓下存活,哪怕就是摔下三百多階樓梯照樣保持燦爛笑容的太陽騎士啊!

「真的不痛?」綠葉的聲音十分慌張。

我忍~住想翻白眼的衝動,死綠葉!幹嘛逼我開口說話:「光明神溫柔灑落的陽光,能讓這一點點傷痛瞬間消逝無蹤。」

綠葉喃喃自語:「太陽真是厲害啊,這樣還叫做一點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吾命騎士-8:不要回來找我啊!

「太陽,你要不要先療傷?」綠葉還在我背後憂心忡忡的問。

「太陽沒事。」我看的正起興呢!難得可以看到寒冰和敵人對這麼多招,療傷的事待會再說。

看的高興歸高興,不過寒冰似乎打的有點吃力,好歹他也是在幫我擋下敵人,我還是來助他一臂之力好了,要不然等等寒冰要是被打敗了,大地是保護系的騎士,綠葉是遠攻型的騎士,那難不成要我上場打啊?

那八成一招之內,我就血濺當場,三招之後,我就頭顱著地了。

「寒冰,我來助你!」我高聲的喊,並不太擔心會讓寒冰分心,寒冰本來就是十二聖騎中專注力最強的。

我身為最痛恨不死生物的太陽騎士,從小學習的技能有一大半都是專門針對不死生物,譬如說其中的一招,「神聖祝福」,我可以祝福任何一樣東西,讓它短時間內附加神聖力量,對不死生物的傷害力以倍數增加。

本來我想把神聖祝福施加在寒冰的冰棒上,不過卻發現一個大問題,那根冰棒實在動得太快了,很難鎖定啊!

算了,費點力氣,把寒冰整個人都施加上神聖力量好了!

「至高的光明神以璀璨的陽光照亮世間,去除陰影與邪惡……(以下省略)」我念了一長串頌讚光明神的話後,在寒冰身上被死亡騎士砍出了好幾道傷口後,我終於唸出了最重要的那一句話。

「神聖祝福!」

頓時,寒冰身上籠罩了一層金色光暈,整個人活像一蕊燭光似的,這光不但對不死生物有攻擊加倍的效果,就算對手不是不死生物,也有讓敵人看不清楚自己的攻擊的絕佳功能!

「太陽,還有我。」

大概是看到寒冰受傷了,好人綠葉終於也被激怒了,他神色肅然地站在我的身旁,手上還舉著……哈哈!你一定以為是綠葉神劍,告訴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