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殺 作者:憤怒的香蕉 (全書完)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都市言情] 隱殺 作者:憤怒的香蕉 (全書完)

隱殺 作者:憤怒的香蕉 (全書完)

[都市] 隱殺 作者:憤怒的香蕉 (連載中) 【內容簡介】
  嗯,首先,這是一本完全按照香蕉的邪惡思維來發揮的毒草類書籍,講述的是一位殺手重生後發生的一系列故事。
  在這裡你會看到不純潔的百合,蘿莉、御姐、熟女、未亡人、眼鏡娘、校園戀、女警、明星、醫生、特工、殺手、女王、鋼琴家以及黑道女孩等各種無恥的YY元素……
  好吧,上面都是為了吸引大家的眼球才說的話,但總之,這本書是一本純粹輕鬆的YY小說,充滿了大量輕鬆和扮豬吃老虎的情節,思想淫蕩而邪惡的人請進來,這裡會滿足你的各種需要。


卷一 楔子 朱鳥凶炎


  夜風呼嘯,他摀住肩上中槍的地方,咬緊牙關向前奔跑,森林上方的天空中,直升飛機的旋翼聲由遠而近,熾白的光束在上空橫掃而過,身後,隱約傳來陣陣的狗吠聲。

  血不斷地從中槍的地方湧出、滴下,半個身子已經變得冰涼,腳步也越來越沉重。然而他知道這個時候不能停,一停下來,就全完了。

  無法弄清倒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數年來的策劃,精心選取的時間點,為了逃離組織,自己將一條命完全賭了上去,誰知道一發難,才發現今夜竟然是基地中防禦最嚴密的一個晚上……倒底怎麼了……

  手中的這把槍裡還剩有兩發子彈,一發送給敵人,一發留給自己,他已然想好。但臨死前想要知道的是,為什麼組織會針對一個小小的殺手出逃弄出這麼大的陣仗來,不僅僅是超強的殺手組,甚至連更高階的異能者都出現了。

  那些自稱「進化者」的變異人,一向匿藏於組織的最深處,自己在組織中做到今天,也認識一兩個,明白他們所管理的範疇,自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卷一 第一節 回到過去1-4


  黑暗中,有人說話。

  「天氣真冷啊,咦?這裡有個小孩。」

  「喔,穿的衣服還不錯,看樣子不像是乞丐啊,怎麼會暈倒在這裡的?」

  摸摸捏捏。

  「九號你幹嘛?不會有戀童癖吧?「

  「不管怎麼樣,七號,你看這孩子的骨骼還不錯,反正我們也要找一個,與其死在這裡浪費掉,不如直接帶回去啊。」

  又是摸摸捏捏。

  「差是差了點,但是帶回去也沒關係,反正他看起來也快要餓死的樣子了,抱起他走吧。」

  「好的。」

  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

  他們說的什麼意思……

  陡然間,他睜開了雙眼。

  長期以來培養而出的敏銳,他的目光首先便落在了對方腰間的槍柄上,那人俯身而下,他的手猛地伸出,將那人的槍搶在了手中。

  頓時間,三個人都定在了那兒。

  躺在地上的孩子雙手將手槍緊握,俯身而下的男子下意識地舉起了雙手,另一名穿黑衣的男子則下意識地想去拔槍,那一瞬間爆發出來的殺意幾乎讓他們以為中了埋伏,然而下一刻,兩名男子才驚訝地對視一眼,帶著驚疑地一笑。

  因為躺在地下的孩子年紀實在太小了,看起來又瘦弱,槍的保險沒有打開,就連他的手指想要夠著扳機都有些勉強。

  「喔,九號,你第一次失槍記錄寫在了這個孩子身上,哈哈。」

  「反正……好敏銳的反應力,簡直像野獸一樣,他一定很沒有安全感,我們找到寶了。」

  「嘿,孩子,槍不是這麼拿……」

  七號的話還沒說完,那孩子的眼中有厲芒一閃,手指打開保險的瞬間,槍響了。

  「砰——」的一聲,子彈從那九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卷一 第五節 三人行5-8


  這件事情,在家明心中並未引起太大的波瀾,對他來說,不過是平凡人生中的一個插曲,真要說有什麼感悟,無非也就是不管怎樣的女孩,被推倒之後,武功也是沒有什麼用武之地的這類玩笑。不過,假如知道這個插曲在後來引起的波瀾如此之大,當時的他會不會推這麼一下子,可就難說得緊了。

  總而言之,這一場令葉爸爸笑個不停的比賽之後,我們的懷沙MM開始在葉家的武館學功夫,並且將家明視為了仇敵,每次家明在的時候,一向都是她的靶子。這一帶也就是沙竹幫的地盤,柳家距離葉氏武館算不上遠,懷沙與靈靜成為親密的手帕交之後,每天早上參與晨鍛的人也就變成了三個,到了城郊的那片草坡,懷沙與靈靜互相練習一番,家明則照例在一旁發呆或者打盹,不過,早上遇上賣饅頭的時候,變成了由家明來掏腰包。

  開學之後,柳懷沙自然是繼續在葉家武館練習,家明則忙不迭地推掉了那每天的一套拳,他興趣不在這裡,葉氏夫婦自然也不好勉強,不過每天傍晚柳家MM在的時候,仍然免不了被叫上去暴打一頓的下場。據柳MM說,這是飯前運動,輕鬆開胃

  葉氏武館之外,柳MM仍舊是壞學生的代表,惡名遠播,靈靜的成績則依舊高唱凱歌,偶爾參加這樣那樣的競賽,順手拿個名次,家明的分數則始終徘徊與六十七十之間,沒事的時候喜歡發呆,偶爾看些亂七八糟的書,成為學校裡一個毫不起眼的點綴,與同學的關係不算疏遠,也不算熱絡,除了每天都跟靈靜呆在一起,旁人如果對他有印象,大抵也是因為凡事總站在他前面的這位女孩子。

  農曆三月低的時候,家明迎來了十一歲的生日,他自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卷一 第九節 純屬意外(上)9-12


  夜深如墨,黑暗中,大雨瘋狂地從天而降,帳篷上傳來的雨聲猶如鞭炮一般的亂響,距離一遠,人的說話聲都無法聽得清楚。不過,不遠的地方,透過雨幕,混亂聲依舊隱隱傳了過來。

  「呀……放手……不要……」

  「他媽的……不許動,當心我宰了你……」

  「刀哥,別這樣,她家裡……」

  「家裡怎麼樣,老子……」

  「今天還不安全……還是過兩天再……」

  小心地挪動著身體,靈靜緊貼住家明,微微顫抖,一片黑暗中,雨水從帳篷下浸濕進來,縱然是夏天,依舊讓人感覺到了寒冷。

  「家明,他們要對雅涵姐姐幹什麼……」

  「呃。」家明想了一會兒,搖頭裝傻,「不知道……放心,沒事的。」

  如今兩個孩子都坐在這個沒有任何工具的帳篷裡,手腳都被繩索綁住,至少看起來,只能抱持這坐姿依偎在一起。試了試繩索上的力道,家明瞇起了眼睛。

  這樣的繩索,要掙脫實在簡單,只不過照現在這樣衝過去,他們的手上等若還有一名人質,自己身上沒有武器,身體也沒練到太強悍,能夠收斂就盡量收斂,只希望自己說的那句話真的能起作用,否則……

  他望了望身側的小女孩,黑暗中,可以感覺她也正望過來,低頭輕輕抵住她的額角,再一次重複道:「放心吧,沒事的。」

  如果那傢伙真的打算做下去,就算嚇人,自己也得試一次了,至少不能讓靈靜的心裡留下什麼不好的陰影。

  心中做好了這樣的打算,好在片刻之後,那三角眼帶著雙手被綁的張雅涵從那邊過來了,看起來刀疤終於被三角眼說服,畢竟現在進入森林才一天,雖然有大雨為他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卷二 第十三節 最討厭的事13-16


  黑夜中,隱隱的風聲。

  這是江海市城郊的一處小山坡,四周大抵是稀疏的樹林,山坡上有一根陳舊的石柱,如今,一個小男孩便坐在這石柱旁,雙手做著沉悶單調的練習。

  如同老僧一般的盤腿而坐,十指舞動間,不斷結出一個個佛教手印,在那種極靜與極動的變幻中,鍛煉著手指的靈敏性。

  佛教的手印,囊括了人手所能做出的所有動作,在這片靜謐中,他感受著手指與空氣摩擦所發出的聲響,也不知過了多久,方才停住了動作,睜開雙眼,吐出一口氣息。

  夜空中沒有任何星光,城市的光芒也只是在很遠的方向陷入安寧,這是人們睡得最沉的時候。然而在他的雙眼之中,四周草地、山林的輪廓仍舊顯現了出來,透過風與大地摩擦的聲音變得清晰,對於一個殺手來說,這絕對是夢寐以求的狀態。

  以毫無塵垢的身軀開始的鍛煉,正確的方向,清澄的心態,僅僅是三年多的時間,他或許已經擁有了比全盛時期更為理想的狀態,當沒有殺手的枷鎖時,他反而可以成為一名更可怕的殺手,這或許是一件相當諷刺的事情。

  肉體的力量自然是比不上成年的自己,然而以殺人而論,身為孩子的他反而可以降下所有人的防禦意識,隨時防備他人的殺手意識或許有所下降,但這具身體的靈敏度卻比以前更為理想。不過……

  「還真是單調而無聊的人生吶……」

  無奈地一笑,他低喃出聲。

  孩子的世界,對於一個大人的心態來說,多數的時候還是很無聊的,縱然心中已經確定了靈靜與懷沙這兩個朋友對自己的重要性,但某些時候她們那稍顯幼稚的提議和決定,實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卷二 第十七節 百合花(下)17-20


  「靈、靈靜……怎麼啦?」沙沙此時實際上也是心中撲撲亂跳,女孩子的身子被人看到了,這倒底意味著什麼呢?她心中想不清楚,然而見靈靜哭了起來,她還是首先放掉了心中的胡思亂想,坐到床邊來準備安慰她。

  「嗚……家明他、家明他……」

  「是啊,家明他太壞了,居然沒敲門就跑進來,我待會要他……」

  「不、不是啦。嗚……家明他看到了我們那樣子,他……他一定在心裡看不起我了啦……」

  「怎、怎麼可能,家明他不會……」

  「他一定不會說出來的,可是……可是他心裡一定會那樣想的,嗚……」

  小姑娘「嚶嚶」地低泣,沙沙在一旁手忙腳亂地安慰,但之前這方面的經驗不多,話一出口也往往是要將家明打一頓出氣,雖然兩邊都是朋友,但不光靈靜的,連自己的身體都被他看去了,打一頓並不過分。

  坐在旁邊遞著紙巾,過了十多分鐘,靈靜才自己停止了哭泣,語音之中猶帶哽咽:「他……他真的不會看不起我嗎?」

  「哎呀,不會的啦,頂多會……會嫉妒。」沙沙信口胡說,過得片刻,方才小聲地問道,「靈靜,你……你喜歡家明嗎?」

  這個年代裡,說「喜歡」基本上就是與「愛」相同的意思了,問話一出,靈靜的小臉又被紅潮浸透了:「我……我們從小一塊長大,我……我們是好朋友啊……」

  「我又不是說這個。」沙沙故作灑脫地拍了靈靜一下,「你知道的啦,我是說,你長大以後想要嫁給他嗎?」

  靈靜害羞地低下了頭,過了好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說道:「我、我……去年野營的時候,我被那兩個人抓住,他……他說要用自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卷二 第二十一節 黑手黨21-24


  「媽咪、媽咪……」耳聽得那陣響動,不顧家明的阻止,小女孩首先便衝了出去。漆黑的通道間,迴盪著小女孩清脆的叫聲,隨後似乎絆著什麼東西摔了一跤,她爬起來便繼續跑,不一會兒衝進那片燈光昏暗的房間裡。

  「放開我媽咪,你要幹什麼……放開……啊……放開、放開……」房間裡傳來小女孩的叫喊聲,家明在黑暗中無聲地走了過去,順手摸索著身旁的東西:門框、破窗戶、牆壁、石塊、木棒……

  走到那房間邊上,他只是悄悄地看了一眼,便操著木棒衝了出去,房裡除了那金髮女子與小女孩,就只有一個工人打扮的男人,身材頗高,肌肉發達,褲子已經脫下一半,小女孩瘋狂地撕打著,被那男人摔在地上好幾次,仍然想要爬起來。只有一個人的話,那就好辦得多了……

  房中豆點一般昏暗的電燈泡吱吱的亂響,如同眨眼一般的時明時亮,那男人也不敢鬧出大事來,只是將小女孩再次推倒在地,心中卻猛然警覺,驚駭間回頭,一道矮小的身影飛速奔跑,腳下在旁邊的一隻小立櫃上一蹬,身體飛越兩米多遠的距離,木棒高揚。

  「碰——」倉促之下,這男人只能舉起一隻手,隨後,那根巨棒便在他的手腕上直接斷成兩截,前端的那半段仍舊砸到了他的後腦勺上,眼前一陣暈厥。

  緊接而來的,是腿彎上劇烈的一痛,家明在落地的當時,便用那斷掉的木棒猛地一杵,直接打碎了他的膝蓋骨。男人正要大叫,眼前卻是一灰,家明論起旁邊一小包也不知是水泥還是什麼的東西直接砸在了他的口鼻之上,隨後抽出手中的匕首,在他雙腿之間閃電般的一劃。

  一小截東西飛入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卷二 第二十五節 裴羅嘉的特級殺手25-28


  「為……為什麼要撞死他……」

  吉普一路前行,想起此時掉在山澗下的那堆價值上百萬的破爛,陳俊斌就忍不住心中戰慄。身邊的這個人,絕對是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他曾經也是一個無法無天的人物,只是身價越高,人就變得越是膽小,能夠開那種跑車的人必定很有背景,即便這次不死,可想而知以後也會因為今天的事情而麻煩多多。心亂之間,只聽那殺手淡淡地說道:「裴羅嘉有著很好的事後處理機制,我想,最遲在今天下午,他們已經通知過你會派人過來了吧?」

  「啊?」被對方突然說出的這個問題弄得有些摸不清頭腦,片刻之後,他才陡然反應了過來,瞪大了眼睛。

  「裴羅嘉的殺人流程,首先是勘察目標,評估之後按照實力判斷派出殺手,一旦失敗,殺手等級向上遞增一級,完成任務並且分析之前失敗的理由,阿七的實力在裴羅嘉中只是B級,他死了之後,裴羅嘉必定會再有人來。」

  「亞洲部A級殺手,代號藍色,最擅長野外生存、近身格鬥以及各種機械、交通工具的操作,不過,殺手和太監一樣,都算得上是不健全的人種,長期處於殺戮與破壞之中,會使得某一方面的人格變得極為尖銳,他追求速度,飆車、飆快艇、飛行特技,所以他永遠無法成為特級殺手,因為他有致命傷。」

  耳聽得這人條條細數,陳俊斌倒吸了一口涼氣:「你這麼熟悉他,難道你也是……」

  「我曾經屬於裴羅嘉。」侏儒轉過了頭來,面上的刀疤帶出一片冷然的笑意,「特級。」

  遠遠能看到那水泥廠時,吉普熄了燈,開入路旁的小樹林裡停了下來。如果按照以前的習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卷二 第二十九節 做戲29-32


  送了瑪麗蓮與海蒂離開之後,生活又回到之前的軌跡之上。

  每天按部就班地過,雙休日依舊享受著與兩位MM的同居生活,暗地裡則在不斷鍛煉著這副身體。

  在那廢棄的水泥廠一戰時,家明便已經發現,若以靈敏度而言,這具身體比自己的全盛時期都要出色,這是因為他上一段人生早已累積了訓練的經驗,明白自己的長處在哪裡,該如何誘發,因此,這具身體的鍛煉基本上沒有走任何彎路,保持了最佳的基礎,按照這樣的狀態下去,再過得幾年,他就有信心面對任何危險的挑戰,甚至面對裴羅嘉中被稱為了殺手之王的日本人源賴朝創,那也是他曾經的搭檔。

  不得不承認,論起殺手來,日本人中出色的要多得多,諸神無念,天雨正則,立明道旭,御守喜,只是記憶中的這幾個名字,任何一個自己都沒有把握取勝。當然,他現在也不準備參與到裴羅嘉的那檔子事裡去,藍色那樣窩囊地死掉之後,裴羅嘉應該是派出了特級的殺手過來調查,但多半是無功而返,因為那件事,算得上是一件純粹的車禍。

  而按照裴羅嘉的規矩,第一次失手是失誤,第二次失手就不可原諒,這樣一來,他們就不會再去找瑪麗蓮母女的麻煩,瑪麗蓮也應該明白自己身份的重要性,只要這批殺手一時半會打聽不出來,被引向另一個方向,那樂子可就大了。

  自己裝扮的中年侏儒殺手,其實是真有其人的,那是一個會異能的變態。在原本的那段生命裡,許多年後自己的身體狀況達到巔峰,與源賴朝創成為搭檔後找到了他,一場戰鬥下來,雖然殺掉了那侏儒,自己也是九死一生,身為殺手之王的源賴朝創則為了掩護自己而掛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卷二 第三十三節 拷打33-36


  「啪」的一聲,竹刀狠狠地落在了家明身上。對面,沙沙「唔」的一聲,在椅子上奮力掙扎起來。

  「哈哈,我們的家明同學還真能挺,這樣都能忍住不發出聲音。」那曹東峰得意地將竹刀背在肩上,「倒是懷沙妹妹你叫個什麼勁?家明他不叫出來,很顯然是不痛啊。」

  他臉上笑著,隨即,竹刀更加用力的揮擊啪啪地連向在家明的身上:「你不痛!你不痛!你不痛!我就知道我下手很輕!下手很輕!」

  他這邊凶神惡煞地拚命打,旁邊那日本老頭揮動竹刀,脆響聲也從名叫月池薰的日本少女身上傳出來。只不過,除了竹刀的擊打聲,其餘的一切都顯得很靜,月池薰像是丟了靈魂一般的端坐在那兒,打一下,歪一下,隨後坐正,這邊被綁在柱子上的家明也是一聲不吭,咬住牙關,苦苦忍受。

  過得片刻,家明卻察覺到那月池薰冰冷的目光移過來了一瞬,想是對自己也這麼能忍感到奇怪,不由得心中暗笑。

  如果真的要忍,當然也不是做不到像她那樣完全沒有反應,不過,自己現在扮演的是小孩子,勉強超出一點極限就夠了,咬牙的表情還是要做出來的。

  這邊被打的兩個人都是悄無聲息,然而被綁在椅子上的沙沙眼看著家明一下下的挨打,卻彷彿是一下下打在自己身上一般,越發掙扎得厲害,口中「嗚嗚嗚」的猛喊,椅子的四腳也隨著她的掙扎在地上跳動起來,砰砰砰的拚命響,終於,那椅子撲倒在地,連同沙沙一塊摔在了地上,保持著那跪倒的姿勢抬起頭來,少女雙目圓睜,淚水已經流了下來,也不知是因為方才拿下摔疼了額頭還是為家明而心痛。

  耳聽得沙沙摔在地上的聲音,曹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