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 邪風曲(呂風子) 作者:血紅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仙俠] 邪風曲(呂風子) 作者:血紅

本帖已經被作者加入個人空間

[仙俠] 邪風曲(呂風子) 作者:血紅

[ 內容簡介]

   正邪,誰人能定?善惡,任你評說。山是山,水是水,山不是山,水不是水;山依然是山,水依然是水看破一切之後,看破本源之後;萬事萬物又如何;看破後,所謂的正邪能如何?善惡又如何?所作所為,不過為了活下去而已按照自己所見過的,所認知的活下去。

  《呂風子》,想要表達的,是一個人,一個孤單的人在亂世、在正邪之中拼命掙扎的人。他所作的一切,可以是為了情,也可以是為了仇,但是最後的目的,僅僅是活下去而已,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最想要的那條道路活下去。

  世界皆虛幻,唯一真實的,是自己的心。

      呂風子這本書算是我個人滿喜歡的一部小說,《呂風子》是在台灣的名字,在大陸叫《邪風曲》,在此鄭重的介紹給各位,希望妳們會喜歡。

[ 本帖最後由 無楓 於 2008-11-22 11:26 編輯 ]

TOP

第一章 江南好


  時當正午,火辣辣的太陽照得整個蘇州城一片焦灼,絲毫沒有江南水鄉的清雅、清涼的氣象。知了在楊柳枝條上大聲的叫嚷著,刺耳的聲音弄得人昏昏欲睡或是心情煩躁不已,只能對著老天爺怒罵一聲:「他媽的,還讓不讓人活了。」
  蘇州府衙大門口外的大街上,稀稀拉拉的只有三五個獐頭鼠目的漢子坐在路邊的茶棚下,端著一碗碗昏黃的茶水,兩隻眼睛滴溜溜的四周掃視著,一副緊張、警戒的模樣。坐在最靠裏的位置上,那條袒露的胸口上掛著一層厚厚黑毛的大漢,則是擺出了一副龍頭老大的模樣,傲然的端起面前的茶碗,不時輕輕的抿上幾口,彷彿是雄霸一方的龍頭在品味著來自波斯的上好葡萄酒一樣。

  古蒼月就是這個時候走出了蘇州府衙。一身銀灰色勁裝的他顯得身材挺拔,丰神如玉,尤其髮髻上那顆大拇指大小的珍珠、腰間的那根翠綠的玉帶更是紮眼。一雙整修得幹淨、一塵不染,彷彿羊脂玉一般細膩白淨的手,左手大拇指上也戴著一枚輕巧的火紅金絲瑪瑙的扳指,整個人剛剛出現,就給這條枯燥乏味的大街帶來了一片的亮色。

  路邊茶棚下的那幾個漢子大聲的叫起好來,那坐在最裏面的大漢則是快步的出了茶棚,巴結、諂媚的迎了上去,低聲笑著問到:「古頭兒,您這又是去哪裏啊?您老人家這大駕一出,兄弟們的日子可就難過了啊。」

  古蒼月高高在上的看了大漢一眼,傲然的點頭,輕輕的用那戴著扳指的大拇指抹了一下嘴上的兩撇鬍須,冷笑著說道:「虎老大,你這可以放心,我古某人還不至於出來和兄弟們為難。不過,我可以告訴你們,最近這蘇州城嘛,可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作案
  
  身穿整潔的淡米色秀才長袍,頭上挽了一個油光水亮的髮髻,阿龍看起來簡直就像是一個剛剛高中的秀才了。雖然朝廷法令嚴厲,沒有功名的人嚴禁穿著這些犯忌的服飾,但是金龍幫每個月孝敬給虎老大他們的錢是幹什麼的?蘇州府的大小官差也是睜隻眼閉只眼,誰還認真的管這些事情?所以阿龍才得以洋洋得意的行走在蘇州府的大街上,一雙賊眼轉溜溜的盯著往來行人的腰包。

  厲風身穿整潔的兩截頭的布衣,彷彿大家大戶的童子一般的打扮,手上還拎著一個籃筐,裏面放著十幾塊『一品齋』造的桂花蓮子糕,純然一副藉著外買的機會上街逛悠的小差形象。他懶洋洋的跟在阿龍身後幾丈的地方,一對大眼睛滴溜溜的朝著四周掃視著,看看是否有什麼礙眼的人存在。

  要說當今太祖皇帝剛剛坐上了龍庭,天下承平不久,可是蘇州府是什麼地方?『上有天堂,下有蘇杭』,這是整個中原的人都知道的。戰亂剛剛平息呢,這蘇州府就已經是人煙嘈雜、百商彙聚,漸漸的有了百年前最繁華時期的景象。這些往來的商人多了,也就給厲風他們所在的金龍幫帶來了大好的機會,只要勤快,賺錢是不成問題的。

  厲風就曾經很自豪的說過:「我的目標,就是做蘇州府最好的賊。」是的,金龍幫就是一個賊幫,一個總人手不到十五人的賊幫。幾個年齡小的上街扒包,年齡稍微大點的則是敲悶棍、下蒙汗藥、設套子坑人勒索無所不為,對象就是那些財大氣粗的外地商人。整個金龍幫的人是人心一致的朝著蘇州第一大幫派的光輝前景而努力,每個人也都朝著最好的賊、最好的悶棍手、最好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蕭龍子

  嚴濤的臉色變得極其難看,整張臉都是灰色的。他咬著牙齒哼到:「古蒼月,你敢私自動用衛所士兵以及神弩營?這是,這是抄家滅門的罪名。」

  古蒼月輕輕的摩擦了一下雙掌,微笑了起來:「抄家滅門?當然,當然,這是死罪。不過,我身為蘇州府總捕頭,自然有權申請衛所協助,捉拿江洋大盜閻王劍。。。嚴兄,你可真是厲害,京裏面刑部已經下了嚴令,捉拿你這個姦淫擄掠無所不為的大盜了。我古某人不過是奉令行事而已,這又有什麼奇怪的呢?」

  嚴濤怒斥了一聲:「荒唐,我五年沒有去京城了,刑部行文抓我作甚?我殺人不少,姦淫之事大丈夫不屑為也,你不要胡亂扣嚴謀的罪名。」

  古蒼月清冷的說到:「我是官,你是民,這罪狀應該怎麼寫,自然不用嚴兄擔心。這刑部的公文麼,說實話還沒有走到蘇州府,不過,就憑我們『蒼風堡』在朝廷的關係,事後補一張公文又如何?嚴兄說你沒有姦淫過,那麼我們去姦淫幾個美貌女子,事後扣在嚴兄頭上,這罪名不就齊全了麼?」

  嚴濤痛罵起來:「你們『蒼風堡』果然是一群土匪出身的,行事。。。」

  古蒼月、浪天、趙淩天等三人聽到嚴濤罵出了這揭破自己『天下第一堡』底細的話,不由得心頭大怒。古蒼月一聲厲呼:「給我射,射死這個王八蛋。」機簧聲大作,整整九十支箭頭上塗了劇毒的連弩帶著『嘎嘎』的暴響聲朝著嚴濤激射了過去。嚴濤長歎一聲,右手無力的動彈了一下,劍子蕩起了一片淡淡的光芒,卻再也沒有餘力使用劍罡破敵了。

  古蒼月、護花公子等四個頭目狂笑起來,看著星星寒光已經籠罩了嚴濤全身,一個個得意得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一元萬象
  
  身體飄飄蕩蕩的,靈魂兒也是飄飄蕩蕩的,四下黑漆漆的一片,什麼都看不見,有很大的風從對面吹了過來。

  猛然間,無數團雷火夾雜著巨大的轟鳴聲飛了過來,前方的虛空中出現了一個牛頭、龍角、蛇身、豬蹄的巨型怪物,對著自己發出了『隆隆』的咆哮聲。

  「啊~~!」

  一聲慘叫,厲風全身一個哆嗦,從床上猛的跳了起來。急驟的喘息了幾聲,他就這麼蹲在了床板上,右手已經抓住了床頭案上的一塊硯台,隨時準備砸出去了。街頭混混生存第二秘訣,不管什麼時候,如果身處陌生的地方,最好立刻找到一件防身的武器才是。

  遊目四周,厲風繃緊的肌肉緩緩的鬆懈了下去,這是一間非常整潔、簡單的房間,牆壁是用巨大的翠綠的竹子編製而成的,還有兩三支翠綠的枝條從竹節上生長了出來,窗口穿進了一縷微風,這枝條就在風中輕輕的顫悠著;一張簡簡單單的竹案隨意的放在床頭附近,上面一個竹根的筆筒裏面插著兩三支毛筆。

  除了厲風腳下的這張床,整個房間也就只有兩張小小的太師椅了。正對著床的就是敞開的房門,厲風望了出去,恰恰可以看到屋前十幾丈外一條小溪潺潺流過,而一頭吊睛白額猛虎,正趴在溪水邊搖頭晃腦的看著一隻蝴蝶飛來飛去,那支足足有厲風大腿粗,長達一丈的大尾巴則是歡快的左右搖晃著。

  厲風呆住了,一頭在欣賞蝴蝶的老虎,一頭看起來,看起來有著那種教書的老夫子一樣閑逸模樣的老虎。厲風右手的硯台狠狠的在自己的腦袋上來了一下:「我他媽的一定是腦袋壞掉了。」

  『彭』的一聲,厲風發出了一聲慘叫,被石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一元五老

  至寶‘玉犀’在樹根上狠狠的劈了一下,一團足足有人頭大小的紫靈芝頓時被劈砍了下來。厲風抓起這團靈芝,在手邊的溪水裏面沖洗了一下,就這麼啃蘋果一樣的大口咀嚼起來。自從昨天傍晚時分找到了這一片松林,厲風就在這裏紮下了根。松林裏到處都是靈芝、人參、茯苓、山藥等物,伸手就可以找到吃的,倒是方便了這個懶人。

  也就一天不到的功夫,厲風就足足啃了五片上了年頭的靈芝,三根有了功候的人參,兩團足足有兩千年火候的茯苓,尤其他運氣不錯,也許正如蕭龍子所說的,他的福緣不錯吧,他找到了一棵本來生長在偏僻的岩縫中的朱果樹,硬是從一條白鱗大蟒的手下搶了十三顆朱果,和猛虎小貓分贓吞食幹淨。

  那條大蟒也是遭受了無辜之災,好容易在一元宗的托庇下守著這朱果樹足足超過五百年,然後就碰上了厲風這災星。如果僅僅是厲風一人也還算了,厲風看到這水桶一般粗的大蟒,肯定是飛一般的逃跑,但是這猛虎小貓已經有了一點仙獸的氣候,兩聲巨吼之後,這大蟒頭都不回的溜走了,白白留下了自己辛苦看守的朱果給了厲風。

  這厲風還會客氣麼?十三顆朱果和小貓來了個對半分,一人一虎吃了個不亦樂乎。那小貓眼中的金光本來只尺許長短,如今朱果下肚,小貓擺了個姿勢運功一陣後,眼眸開闔之間,足足有半丈長短的金光射出,樂得小貓大舌頭在厲風臉上狂舔。

  至于厲風,得到的好處就少得可憐了。如此多的靈藥都是沒有經過萃煉的原藥,他根本不懂得運功吸納,那些藥的精華有一小部分堆積在了他的肚子裏面,大部分則是嘩啦啦的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古靈子

  依然在青雲坪上彷佛野人一樣的過了五天,幾乎快悶出病來的厲風才又終于碰到了個大活人。

  這天早上,厲風帶著小貓溜達到了青雲坪後方的一個石峰群中,超過兩百座高聳的石峰彷佛筍子一樣,稀稀拉拉的排列在地面上。這些山峰是一元宗的前輩用莫大的法力直接從地下升起的,排列成了‘九陽聚元陣’,在這裏不斷的吸收方圓三百裏內的天地靈氣,是一元宗專門用來培育一些稀有的藥草的地方。自然,厲風這家夥是看不出這裏的地勢古怪的,之所以來這裏,純粹是按照蕭龍子他們的說法,來這裏撞‘仙緣’的。

  普一走進石峰群中,厲風就感覺到了一股清涼、柔和的氣息撲面襲來,隨後就這麼春雨潤物一般融進了自己的身體。就好像在大熱天,猛的紮進了水潭一樣,厲風精神為之一振。一縷縷彷佛實質的白色霧氣在離地無六丈的高處繚繞,順著那些七八丈方圓,百多丈高的青翠石峰盤旋而上,一顆顆細細的閃動著金光的露珠在霧氣飄過的時候,就這麼輕盈的落在了生長在石峰上的草葉之中,慢慢的滋潤著這些奇形的藥草。

  厲風呆呆的看著面前石峰中部,足足離地有二十多丈的一株血紅色藥草。那是一顆彷佛珊瑚一樣形狀,上面有著看起來非常堅硬的枝條的小樹,一簇簇黃色的小花盛開,應該是花蕊的部分,閃動著一星星火紅色的光芒。一股奇異的淡淡清香從樹幹上散了下來,讓厲風的口水都差點流了下來。

  這五天的時間,厲風王八吞大麥一樣,也不知道糟蹋了多少天才地寶,結果就是他的體力越來越好,現在輕輕一躍就有兩丈遠近,已經比得上一個江湖上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拜師?再度拜師!
  
  一聲慘哼,厲風再次從昏迷中醒了過來。剛剛睜開眼睛,他就看到古靈子一臉尷尬的站在旁邊,一副無辜的看著自己。小貓耷拉著個腦袋趴在旁邊的岩石上,嘴裏拖出了一絲涎水,看樣子已經是睡熟了。而滿臉凶狠的趙月兒則是張牙舞爪的對著古靈子痛斥:“你是師叔耶,師叔耶,怎麼把剛入門的同門打成這個樣子?古師兄,要說你的法力在一元宗我們這一輩人中是除了大師兄二師兄外最強的了,可是你的道行修為,實在是只比我趙月兒強一點,你做事也太沖動了吧?”

  厲風眨巴了一下眼睛,心裏嘀咕了起來:“辣塊媽媽不開花,這小娘們好凶啊。媽的,對自己的師兄都敢罵,我這個全一元宗最小的徒弟,以後碰到她豈不是死得慘麼?”

  額頭上已經滲出了冷汗的古靈子結結巴巴的解釋到:“小師妹啊,月兒啊,你可要聽師兄解釋。這‘燭龍草’,要是煉制得法,可以直接破開金丹,生成道胎元嬰,可以省去百多年的苦修啊。你知道我的金丹已經結成了,只要再加九轉玄功,用真火恒心鍛造,就有可能養成元嬰,這‘燭龍草’。。。”

  趙月兒哼了一聲:“難怪娘親給我說,你的進度在門人中速度算是最快的了,但是根基就是最不穩的。一心求精進,但是就沒有注意自己本源功夫的磨練,小心日後天劫降臨,哪怕有師叔他們幫忙,你也難得渡過。自己不好好的修煉,一心的求草木的幫助,這算什麼修道呢?”

  趙月兒似乎是難得找到一個訓人的機會,此刻借著厲風被打暈的當頭,俊俏的臉上滿是氣憤,兩只眼睛瞪得大大的,對著古靈子就是一通比劃:“你有引地下靈脈培植‘燭龍草’的功夫,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學習之道

  “你實在是笨得可以耶,‘人之初,性本善’,就這六個字,你翻來覆去的弄了半個時辰,還沒有記下來麼?”趙月兒一臉不可思議的模樣,拼命搖晃著自己的腦袋,連連歎息著的看著厲風。

  厲風仰天發出了一聲嚎叫:“天啊,師傅,這六個字真的很簡單麼?可是我怎麼看他們都在打轉呀!每個字都在拼命的轉圈,我眼睛都花了啊。這字也太複雜了一些,難道就沒有稍微簡單一點的字來學麼?”他幹脆懶散的躺在了地板上,哭聲哼哼起來:“師傅,我渾身的骨頭都疼啊。。。就說這挑水,劈柴吧,給我兩個鐵桶、鐵扁擔以及三十斤的斧頭也就算了,幹嗎上面還要用上符咒呢?搞得我渾身發軟,好容易才完成了這任務,但是也太累了一些。”

  趙月兒‘呵呵’的笑起來:“誰叫你還沒有入門,體內就有了這麼多的先天靈氣?比起普通人,自然是要多加錘煉才能成材啊,這是娘親給我說的。聽娘親說,蕭龍子師兄他們上山的時候,可不象你體內經脈全部貫通,而且還積蓄了這麼濃厚的靈氣,力大無窮,一步就可以跳出三丈遠。各位師兄上山的時候,都還是肉體凡胎,所以他們使用的自然是木桶柴刀咯。”

  趙月兒輕輕的在桌子上點了兩下說到:“這擔水、砍柴的事情,本來就是為了收斂你的心火呀,要是不讓你累一點,這可怎麼成呢?”

  厲風直直的從地上豎了起來,做了一個鬼臉朝趙月兒求饒到:“那麼師傅,你就行行好,我一個上午挑水、砍柴已經累得夠苦了,您就挑選一點簡單的文字,最簡單的文字教授給我就行了,沒必要教太難的吧?你看看這些字,一個個扭來扭去的,我怎麼可能記得清這麼多比畫麼?”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開竅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強字之曰道,強為之名曰大。”趙月兒緩緩吟唱出了《道德經》中的這一段,卻發現厲風腦袋扭在一邊傻傻的看著窗外松樹下的一只山鳩發呆,不由得狠狠的在厲風的腦袋上敲了一記:“給我好好聽著,否則你走火入魔丟了小命可不要怨我。”

  厲風渾身一個哆嗦,立刻老老實實的坐好了。混混生存法則第九條,凡事對自己的人身安全有助的話,那是一定要聽的。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而天地所生之前,一切皆為混沌,我一元宗之所以為一元宗,則是把握了修道的最本質,以人融于天地之間,追逐那渺渺茫茫生化萬物之‘一’,從而達到無上大道。小風,給我認真聽著,你又出神了。”‘啪’的一聲,趙月兒瞪著眼睛再次狠狠的給厲風腦袋上來了一記。

  小貓在旁邊很是不屑的看了厲風一眼,鼻子裏面哼出了一口氣。這老虎還在抱怨呢,要不是這臭小子,這十天來,怎麼自己也要每天上午奔跑四百多裏山路呢?尤其是聽講入門法訣的時候都要發呆,簡直就是不求上進的典型,想老虎我都還在認真聽講呢,可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聽一元宗的弟子剖析本源的。

  厲風委屈的撇了撇嘴,歪著腦袋呆呆的看向了趙月兒,腦袋裏面不由得浮出了這樣的念頭:“這小丫頭師傅也太凶了一點,以後肯定嫁不出去啊。不過,她們是修神仙的,應該不會嫁人。。。耶耶耶,那真奇怪了,怎麼掌門和二師伯又勾搭成奸弄了個女兒下來?莫非掌門是個火居的道士?不過可以成家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