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笑將軍 - 莫顏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13 12
發新話題

[轉貼]笑將軍 - 莫顏

[轉貼]笑將軍 - 莫顏

蘇容兒從沒讓人見過面具下的真面目,
因為師父有吩咐,誰看到她的臉,她就得嫁給誰!
好在她也不擔心,畢竟隱居在生人莫近的深山中,
哪這麼容易被人看到,不料命定的夫君突然就出現──
不慎墜崖的她被鎮守邊關、威風凜凜的大將軍所救,
摘去她的兔兒面具,見到了她的臉!
她第一眼就喜歡上段御石,包袱款款上軍營找他,
但怪的是,這冷面冷心的大男人不信她的表白,
始終嚴肅以對,因為女人,曾造成他臉上永不磨滅的疤!
可她不認輸,運用千變萬化的「變臉」工夫討他開心,
他不愛疤,她把疤變不見;不愛笑,她做張笑面具送他。
偏偏他還是酷著一張臉,讓她很挫折!
愛上這不笑的將軍,單純天真的她開始懂得了憂愁,
然而她不願放棄,就不信他的心永遠這般冷硬……

第一章


北方有仙山,山在虛無縹緲間。

  此山終年雲霧繚繞,令人無法窺其全貌,故當地人名之為仙山。

  雲霧下,奇巖怪石高聳參天,危崖峭壁寸草不生,飛禽走獸絕跡,是故人煙全無,殊不知,此山到了雲霧之上別有洞天。

  不同於雲霧下的寸草不生,雲霧上儘是奇花珍木,奇禽異獸,溫冷泉遍佈,受日月精華的照拂,百花爭妍,芳草碧連天,倘若仙人下凡,也要驚歎此景地上有而天上無了。

  在此世外桃源,有個成仙崖,這兒地勢險要,崖深不見底,住在仙山頂的少女們,受她們的師父嚴正叮囑,不可靠近成仙崖,因為稍一不慎,便會掉入深淵,就真的成仙了。

  在山邊的草叢中有個雁窩,母雁生了一窩的小雁,雛鳥啾啾地叫著,新生的羽毛柔軟如綿,雛鳥尚不能飛,只能張開翅膀拍拍,每走一步路就扭一下屁股,可愛逗趣極了。

  一旁,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春光明媚,大地生意盎然。

  確認她已經康復、可以走動了,段御石動身出發,準備送她到城裡,自己也該回營了。

  回虎城的路上,沿途風景秀麗,不好好欣賞是一大損失,何況還有人陪伴,打從出發到現在,她嘴邊的笑容沒停過。

  「段大哥,你看,是老鷹耶!」

  她驚呼,望著遙遠的黑色大鷹展翅翱翔,傲然於天地之間,轉瞬間掠過天際,過了另一個山頭。

  「啊!兔子!兔子耶!」

  皓白小手興奮地拉拉他,一個人叫不過癮,還要他停下來一塊分享她的喜悅。

  「哇!好漂亮的藍色蝴蝶,段大哥,快看呀!」

  段御石一臉無奈,這一路走來,整條山林小徑只聽得見她的驚呼和銀鈴般的笑聲,他為人所戒慎敬畏的威嚴,在她面前一點效用也沒有。

  即使他讓她獨自坐在馬上,自己牽著韁繩步行,對她的談笑毫不搭理,她的興致依然不減,無視於他冷淡的反應,彷彿他們是特地出門遊山玩水的。

  情緒豐富的她,喜怒哀樂表現鮮明,一物一景、一鳥一花,都會惹來她的讚歎,怡然自得的模樣,一點也不像剛從鬼門關前走一回的人。

  相對於她的開朗,他顯得更加沉穩,眉頭緊擰面無表情,對她百無禁忌的話語完全沒轍。

  「段大哥,你很陰沉耶,笑一笑嘛,不然人家會誤以為你是山寨大王或土匪頭子哩!」

  他沉默以對,不予理會。

  「該不會你少了顆門牙吧?不要自卑,說出來給容兒聽,容兒不會取笑你的,還會幫你想辦法,因為咱們是朋友,我這人很講義氣的。」

  他當耳邊風,繼續漠視。

  「白天還好啦,但晚上就不行了,你這種表情嚇鬼是沒關係,當作積陰德,但嚇到人,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段御石之名威震八方,是北方蠻族最忌憚的敵人,中原百姓能夠安居樂業,就是因為有他鎮守邊關。

  仙峽關,是防禦北方的重要關口,而驍勇善戰的虎軍便駐紮在此。

  「大將軍多厲害?那還用說,當然是厲害得不得了。」

  「他可以以一擋百,長刀出鞘,刀光劍影的瞬間,十幾顆人頭齊落地,敵人莫不聞之色變。」

  「他修築防城,屯田墾地,在他的指揮之下,軍民齊心,莫不服從他的指令,共同抗敵。」

  「北蠻三次來犯,三次失敗,被咱們打得落花流水,多虧大將軍的英明領導抗敵。」

  午膳時,一名長相老實,小眼睛、小鼻子的少年,一邊咬著饅頭,左邊聽聽,右邊點頭,在伙房裡聽著伙夫們歌頌他們偉大英勇的大將軍。

  「原來他這麼厲害啊!」

  少年聽得入神,一對眼睛隨著內容的高潮起伏閃閃發亮。

  「小伙子,你要是聽了嶇峽谷那一役,更會對咱們大將軍佩服得五體投地。」

  「喔?」少年一臉興奮地點頭。「我想聽。」

  小伙子這麼捧場,其他人也跟著鼓噪,大叔說得更加賣力了。

  「那一役,咱們將軍只帶了三千兵馬,結果大破蠻軍一萬大軍,因為咱們將軍除了英勇無敵,還是擅用兵法的高手。J

  伙房大叔口沬橫飛地說著,少年也聽得雙目圓睜,興味盎然。

  想不到大將軍如此英明神武哪,難怪能夠服眾,小伙子越聽越帶勁。

  「那麼請問,大將軍臉上那道疤是怎麼來的啊?」

  剎那間,原木熱鬧的伙房一陣安靜無聲。

  少年疑惑地左看看、右瞧瞧,喝茶的人不喝茶了,洗菜的人沒在洗了,切肉的人也沒在切了,就像被人點穴一般,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雖然體內的毒解了,但韓大夫規定,大將軍必須在床榻上多躺幾日,他會每日命人為將軍烹調藥膳,務使將軍盡快完全康復,直到他確定可以了,將軍才能下床。

  段御石雖然對韓大夫的決定不甚同意,但身為統帥,他知道自己絕不能逞強。

  苗疆的劇毒果然厲害,在完全康復前,他暫時還無法使用內力,若貿然下床主持軍務,也只是給人添麻煩,所以他才肯就範,乖乖躺在床榻上療養。

  軍務自有東方先生和校尉大人為他處理。

  前幾日,他大部分處於昏睡狀態,需要旁人伺候,到了第五日,他已經可以坐起身自己用膳了。

  下榻後的第一件事,便是去找蘇容兒。

  不曉得那個丫頭到底是用什麼神通廣大的方法混進來,這表示軍中的守衛有漏洞,連一名女子混進來都沒人發現。

  一下榻,他便發現自己全身骨頭都快散了,那苗疆的毒果然厲害,他努力支撐著沉重的身子,當適應一段時間後,甩甩頭,他試圖讓自己更清醒點。

  身子仍虛,但天生的傲骨可不容許自己脆弱,尤其身為將上統帥,絕不能展現虛弱的模樣,以免影響士氣。

  盔甲就掛在一旁,他走過去將盔甲拿下,卻發現平常不覺得重的盔甲,今兒個顯得異常沉甸,不是盔甲變重,而是他的虛弱所致。

  苗毒的厲害超乎他的想像,幸好,他撐過來了。

  畢齊一進入內帳就見到將軍的身影,大為驚喜。

  「將軍!您醒了!」

  「你來得正好,我正需要人手幫忙,幫我把盔甲套上。」段御石轉過身,朝畢齊命令。

  卻見畢齊表情一愣,彷彿見鬼一般瞪大眼看著他,遲遲沒有動作。

  段御石濃眉微擰。「你還杵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終於說出來了。

  她可以感覺到自己的雙頰快要著火了,羞得不敢抬起頭來迎視他。

  他聽了之後會如何?可願意娶她?

  別看她一副頑皮樣,遇到自己中意的男人,臉皮也是很薄的。

  握住皓腕的那隻大手,忽然放開了。

  她心兒一緊,慌亂地擔心,難道他不喜歡她嗎?貝齒禁不住輕咬著下唇,開始難過起來。

  才這麼想著,她滑嫩的下巴驀地被大掌溫柔地執起,她羞得不敢抬起的眼,終於與他平視。

  他不再糾結的眉頭,令她迷惑。

  「妳師父規定的?」他問。

  她點頭。

  「妳答應?」

  「師父說的嘛……」

  「萬一第一個瞧見妳長相的,是個村野匹夫,或是六十歲的老頭,妳也嫁?」

  「是。」她沒有猶豫地點頭。

  她的回答,輕易地惹怒了他。

  「妳就這麼聽妳師父的話?」心底冒出一把火。

  所以不管對方是誰,她都肯嫁,而自己也不過剛好是救了她的那個人,為了聽師父的話,所以她才選擇他!

  想到她有可能嫁給任何一個男人,他便無法克制自己的怒火。

  「因為師父說,我會愛上那位第一個瞧見我臉的男人嘛……」她被他的怒火懾住,不明白為何他這麼生氣,很是無辜。

  這話再度令他怔住,臉上的狂怒之色轉成了呆愕。

  「妳說什麼?」

  「我已經說了,你聽到了嘛!」

  她再度羞得低下頭,不好意思看他,這種表白的話,她可從沒對其他男人講過。

  「我沒聽清楚,再說一次。」他不自覺地有些激動。

  啊?她好不容易說出口,他居然沒聽清楚,討厭啦~~

  那粉嫩嫩的雙頰,讓紅雲點綴得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午膳時刻,營裡的士兵們剛結束操練,三五成群地聚在一塊,有的在擦著刀,有的大口吃肉,有的則在比臂力,有的則大聲吆喝談天說地。

  突然,現場的熱鬧因為眼前的景象而靜默下來,每個人都睜大了眼睛,呆愕地看著威武不屈的將軍,正跟在一名瘦小男子身後,委曲求全地叫他回來。

  蘇容兒匆匆走出帥營,雙手捧著破掉的碎片,才走沒幾步,便被身後的段御石追上。

  「等等。」他叫住她。

  她沒停下腳步,而是繼續往前走。

  「妳……回來!」

  她像逃難似地避著他,是氣憤,也是難過。

  適才那一幕太令人震驚了,她想都沒想過,原來她的夫君……她的夫君……

  喜歡男人!

  不!她無法接受!

  思緒亂了調,若非親眼所見,她根本無法相信,但事實就擺在眼前,她也不知該怎麼辦了,只好不停地往前跑。

  她不想聽他解釋,不想看他的臉,怒氣一時無法平復下來。

  眾人錯愕的看著他們的大將軍追著那名小軍醫下放,兩人一前一後,小軍醫往東,大將軍就往東,小軍醫往西,大將軍就往西,甚至小醫軍繞圈圈,大將軍也跟著繞圈圈。

  吃肉的沒吃了,磨刀的沒磨了,所有人就像被下了定身咒一般,瞪著那兩人在營裡玩起跟屁蟲遊戲,而當跟屁蟲的,竟然是他們敬如神祇的大將軍。

  面對眾人的視線,段御石鐵青一張臉,內心尷尬不已,偏偏佳人不肯理他,還越走越快,連他的叫喚也不理會。

  逼不得已,他只好擺出將軍的威嚴。

  「本將軍命令妳站住!」

  蘇容兒停住了腳步,心不甘情不願地回過身,冷淡地回應。

  「將軍有何吩咐?」

  看得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入夜後,一抹黑影悄悄摸出營帳。

  蘇容兒摸黑出了營,白天摔疼的地方,到現在還在疼,而要快點治癒疼痛的辦法,就是去泡溫泉。

  善於偽裝易容的她,輕而易舉地躲過層層嚴密的巡視,就算遇著了其他士兵,她也會換上校尉大人或是東方先生的面具,利用晚上視線不良的優勢,掩飾身高的不足,騙過那些輪番巡視的士兵。

  夜晚在森林裡容易迷路,但那是別人,她自幼在此長大,仙山嶺一帶的地形,她熟得不能再熟了。

  離軍營約十里處,有一口地點隱密的熱泉,被濃密的森林包圍,即使是熟悉山路的獵戶也不曉得這兒,所以她可以放心地待下。

  熱泉冒著熱氣,在微涼的夜晚非常吸引人,她常常來此處洗滌沐浴,其他士兵則都在離軍營不遠的一條溪裡洗澡,而她也會做做樣子,隨便假裝泡一下水。

  等到了四更,她就偷偷溜到這裡,卸下假皮和面具,真正地洗一個澡。

  卸下了男人的偽裝後,屬於姑娘家的曲線玲瓏,一一裸露在月光下。

  她挑開髮髻,讓一頭緞子似的長髮披瀉在雪白的肩頸及美背上,直達纖細的腰肢。

  穿透樹葉縫隙的點點銀月之光,映照她渾圓的胸部、曼妙姣好的體態,舉手投足間流露出少女的嫵媚韻味,修長的玉腿下秀致小巧的裸足,輕踏著天然石階步入泉裡。

  水的熱度令她身心舒暢,舒服地吁出一口氣,只有這時候,她才可以真正放鬆自己,愜意自在的獨處。

  晶瑩的泉波飄蕩在她修長的指間,溫熱的水親吻著凝脂般的肌膚,柔和的月光以及偶爾從林間傳來的蟲鳴聲,讓她幾乎慵懶地睡著了。

  她足足有一個時辰可以好好享受這份私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段御石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康復,就代表他閒下來的時間一天比一天少,她能見到他的機會也跟著減少。

  有時候一天還見不到一次面,蘇容兒只能利用每日清晨士兵們操練時,遠遠望著台上英姿煥發的夫君。

  今日用完早膳後,大夥兒便在帥帳裡商議軍事機密,將軍交代不准任何人進入,所以她也沒機會見到夫君。

  回想在熱泉那日兩人獨處的夜晚,他和她如此地靠近,光是想像當時兩唇相碰的觸戚,就讓她耳根子躁熱不已。

  好幾次她都想找機會問夫君,他是否也愛她?她想聽他親口說,卻沒機會。

  也不曉得他是害羞,還是礙於軍中規矩,自那次後,他就沒再碰過她。

  她禁不住自問,是自己表現得不好嗎?

  打從她們三位徒兒十五歲後,師父便給她們看一些書,教導她們有關男女之事,她學的是易容,當然更要瞭解男女之間的差別,而師父也從來不阻止她們的求知慾。

  所以對男女做那檔事,她雖沒親身經驗,但書讀得很多,照道理她的技巧應該不差啊!

  她低下頭,看看自己的胸部。

  難不成是身材不夠好,讓他碰了她一次,就沒有興趣了?

  夫君他們在密議大事,她閒著也是閒著,就去韓大夫的藥房走走吧!看看有什麼活兒可以幹的,不然一直想這件事,也挺心煩的。

  當她往藥房走去時,沒注意到一群士兵們正盯著她看,並且竊竊私語地談論著。

  「就是那小子?」有人狐疑地開口,有人立刻回答。

  「沒錯,就是他,上回咱們親眼見到他對將軍不理不睬,而將軍居然沒生氣,還一直跟在他後頭。」

  「我也看到了,將軍叫他,他還不理咧,試問誰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還要多久?」

  「再一會兒。」

  過了一會兒。

  「好了嗎?」

  「別急呀,慢工出細活哪!」

  蘇容兒神情專注,目光犀利,纖細的指尖在那斧鑿刀刻似的臉上摸來摸去,一下按按這裡,一下調整那兒,每一副面具都是她的心血,不只要逼真,還要有特色。

  為了塑造一張全新的臉,每一個小細節,不管是細紋、膚色、膚質,甚至是摸起來的觸感,都要栩栩如生才行。

  在她面前的男人,只能乖乖地坐著,像個泥人木偶般,任由那十根白玉纖指在臉上拿捏,塑造一張全新的面孔。

  段御石始終板著臉,顯然是等得不耐煩了,再度開口。

  「為什麼這麼久?」

  「因為這是你的第一副面具,需要修改、調整,然後定模,還有……」

  「還有什麼?」

  蘇容兒凝神瞅著他瞧,仔仔細細檢視了好一會兒,確定完美無瑕後,才回答。

  「還有要讓你看起來沒威脅性。」

  段御石擰眉,不過是一副假面具,要求竟然如此多?只要讓別人認不出他是大將軍不就得了?

  為了防止邪王的暗算,謀士東方衛想出一計,請容兒為他製作一副新面具,並放出假消息,宣佈段將軍將奉旨回京,虎軍的統領由總校尉穆大人暫代。

  一來將軍可化明為暗,繼續調度大軍;二來可以掩人耳目,避免遭受邪王暗算,可謂一舉兩得。

  「好了。」蘇容兒興奮道,笑望夫君的新面孔,怎麼瞧,怎麼俊,真是越看越愛呀!

  「東方先生,你們可以進來了。」

  已在外帳等候多時的東方衛等人,聽到夫人的許可,一行人立刻迫不及待走進內帳開開眼界,瞧瞧大將軍扮成什麼模樣。

  當他們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十章


段御石回到虎城的別館,最迫不及待要見的,是容兒。打從一踏進大門,傭僕們忙上前迎接主子,並爭相通報。

  「容兒呢?」

  他穿過前院,進了中廳,問向翠玉,腳步沒停,一雙鷹目迫切地尋著佳人的影子。

  「已差人去請小姐了,將軍先歇息,奴婢立刻為將軍準備酒食,洗洗塵。」

  「不必。」

  他手一揮,大步朝內廳走去,在內院的走廊上,一抹芳影佇立,他本來沒注意到,直到那抹芳影輕聲喚他。

  「夫君。」

  段御石怔住,停下腳步,轉頭看向對方,整個人呆了。

  只見蘇容兒身著絲綢襦裙,高束的腰線,展現出她不盈一握的纖腰,金銀色線交織的薄紗羅,將她的膚色襯托得粉嫩動人。

  她頭上梳著雲仙髻,肩上的披帛飄揚如羽,唇色被嫣紅的困脂勾勒得小巧迷人,婀娜多姿,彷彿仙女下凡,娉婷動人。

  初見這樣的她,段御石看傻了,他一直知道她很美,但從沒想過她特地打扮起來會如此驚為天人。

  蘇容兒眼中有著難掩的興奮,他就在自己的面前,她恨不得立刻撲向他懷裡,但礙於這身打扮,得維持大家閨秀的端莊樣,不過辛苦是值得的,因為她瞧見了夫君眼裡的驚艷。

  「夫君……啊!」

  才上前一步,卻不料被裙襬給絆住,她的人就這麼往前栽去。

  慘了!這下子不跌個狗吃屎不行了!

  不過沒有預想的疼痛,她一往前撲,一雙手臂已及時將她撈起,沒讓她傷著半分,熟悉的胸膛成了她的依靠。

  她抬起臉,與夫君的目光對個正著,那雙火熱的黑眸,緊緊看著她。

  她想問他自己這麼打扮是否美麗,但似乎已經沒有問的必要了,因為他熾熱的目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3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