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作者:蝴蝶 (全書完)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禁咒師 作者:蝴蝶 (全書完)

禁咒師 作者:蝴蝶 (全書完)

禁咒師 第一部 作者:蝴蝶

禁咒師◎楔子


我不知道,我會不會是本世紀最後一個道士。

應該說,我不知道是不是台灣最後一個道士。

雖說我們家相傳的茅山派道術已經有五百年歷史,還從唐山過台灣的
傳承過來,但是我們世家要求甚嚴,不許以家學為生,還有一大堆阿
灑不魯的規定...

但是傳到我這一代,已經亡失了許多典籍、法術,除了我以外,沒有
人想繼承了。

而我呢...之所以想繼承,是因為這對該死的陰陽眼,不繼承會死於
非命。

也因為這種體質,老爸早早的送我去修練。

只是送我出國「留學」...去的居然是紅十字會的總部,讓我有點傻
眼。

事實上,應該是「紅十字會災難防治組」。只是災難防治組的真正地
點,卻比總會氣派多了,坐落在歐洲的一個年久失修的大城堡裡,四
周還有密密麻麻的森林。

頭一天我去的時候,我還以為闖入了哈利波特的世界,只是沒有魁地
奇...

不過有人騎掃把,更神奇的是,有人還騎吸塵器。

我在災難防治組住了五年,還常常被突然法術爆炸的聲音驚醒,至於
被召喚又回不去的小惡魔對著召喚者大跳大叫,召喚者含淚低頭不斷
說對不起的場景,也不是什麼罕見的事情。

聽說,各國的防災小組本來各有各的組織,各有各的任務,主要是針
對「裡世界」的管理(不過51特區的案子被我們頭頭回絕了,外星人
不是我們的管轄範圍),後來越來越國際化,也跟紅十字會取得共識
,所以「靠行」了。

我修練了五年,學了一肚子亂七八糟的知識,坦白說,我的法術一點
進步都沒有,據說是因為東方法術通常以日本為主,和我的路數不太
相同,不過我的裡世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禁咒師 第一章(一)

他實在不明白,為什麼要當這個莫名其妙的少女的助手。他再也不相信什麼鬼紅
十字會了!

「…為什麼我來了一個禮拜,就只是替妳做飯?」他終於生氣了,把小花圍裙丟
在地上,「妳搞清楚欸!!我是來當助手的!要不是那個笨老師說妳會教我正宗
道術,我也不會…」越想越氣,他的聲音大了起來,「我不是來當妳的廚師的!」

「煮得很難吃。」少女皺緊了眉,「要怎樣才可以把荷包蛋煎得跟皮鞋底一樣?
這說不定也是一種才能…」

「甄麒麟!」他已經快被氣炸了。

「我又沒聾,需要這麼大聲?」她支著頤,有氣無力的撥著盤裡宛如鞋底的荷包
蛋,「我說,明峰。難道你不曉得,想要學藝,得先從雜役做起?別的徒弟可是
要從外場做起,洗碗洗盤三年,才可能摸到菜刀的…我讓你先摸菜刀已經是開恩
了…」

明峰氣得發抖,他一把奪走麒麟放在桌上的「將太的壽司」,用最大的聲量吼,「告
訴過妳多少回了,不要看那麼多漫畫!!我是來做道士修行的,可不是美食修
行!更不是要做他媽的壽司…」

「這樣說是不對的,」麒麟攤手,「難道你沒聽過韓非子有言:『治大國者若烹小
鮮』?美食乃是最強的『咒』。如果你要了解深奧的咒,就得先從『烹小鮮』開
始…」

…這麼說來,似乎有幾分道理…明峰呆了呆,低頭深思的時候,瞄見覆在茶几上
的書。

「…妳昨天晚上,是不是看『陰陽師』看到睡著了?」他竭力壓抑發抖,雖然說,
氣得胸口快要爆炸了。

「啊呀,被你發現了是嗎?」麒麟拍著頭。

「…妳妳妳…妳為什麼老是拿動漫畫小說來敷衍我~~」他的怒吼弄得玻璃窗咯
咯響。

「動漫畫小說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禁咒師 第二章 最強之咒?!(一)

解決了心月狐以後,沒幾天,蕙娘帶著明峰忙進忙出的,只是亂著整理行李。

明峰不知道算是認命了還是絕望了,悶聲不響的跟著蕙娘忙碌,但是看行李越打
越多,還是覺得有點不對勁。

「是怎樣?」他連自己的行李都得打包,「要搬家?」

「什麼搬家?」蕙娘賢慧的將紙箱貼上標籤,「是回家啦。」

………這天天鬧妖怪的廢山村不是麒麟的家?

「回哪兒啊?」他糊裡糊塗的幫著搬,「我以為這裡就是她的家了…」

「噗,」蕙娘笑出來,「咱們麒麟大人滿世界亂跑,到底還是有個家的…這都城
有能人管理,她只算是個小客居。若不是你來了…她沒得收妖,天天嚷悶呢。也
難怪,活動慣的人了,是不能太安逸。每次休假她都得病上一場,幸虧你來了,
不然非病倒一陣子。」

「病?」明峰沒好氣,「是病酒吧?妳能不能叫她別抱著酒瓶睡覺啊?!漂漂亮
亮的女孩兒…抱著瓶月之露像什麼樣子?!我看她是有病,這病叫酒鬼!天啊,
這也是個學道的樣子?…」

「酒肉腸間過,佛在心頭坐。」精神委靡的麒麟抱著空酒瓶進客廳,還是穿著細
肩帶短褲,又披著皮大衣。現在他知道這不是麒麟耍帥,而是起床懶得換睡衣,
隨便拉了件大衣披著。

「我餓了。」她很大牌的往沙發一坐,沒精打采的哀怨。「明峰,我要荷包蛋火
腿和煎得嫩嫩的漢堡肉。早起喝日本酒不太好…給我一杯啤酒吧。」

「醉死妳算啦!」明峰很氣,「妳幹嘛不泡個啤酒浴?洗澡醉死一兼兩顧!」

「你若幫我弄的話,泡泡看也可以。」麒麟打了個大呵欠。

明風氣得發怔,他轉頭對著蕙娘嚷,「我受不了了!!我這就回總部要求調職~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擁有魔物的卡片(一)

「蕙娘~~」癱在二樓床上的麒麟拉長了嗓子,「別讓明峰晾我的內褲喔!太便
宜他了…」

站在草地上正在晾被單的明峰發昏了,「…靠!為什麼我要晾妳的內褲?!妳會
不會想太多啊?!」

「啊…」她從床上滾下來,掛在欄杆上,「你不要藉機偷洗我的內褲。讓男人摸
過我不敢穿。」

明峰氣得發抖,「妳真的是女的嗎?!是女人就自己洗自己的內褲,不要讓蕙娘
和我忙個賊死!妳這個任性又懶惰的女人~~」

「好了啦…」蕙娘溫柔的勸著,「麒麟害羞,她的意思是不要讓你太累啦…」

「我沒有喔。」她掛在欄杆上,有氣沒力的拌嘴。「男人生來不服侍女人,那男
人這種生物的生存意義在哪?」

「…妳聽聽看,蕙娘~~妳為什麼要跟這種破爛主子?這種女人沒有一點女人樣
子!」他眼淚汪汪的逼上去,「為什麼妳這麼溫柔勤快,那傢伙只有臉皮還像女
人…要娶就得娶蕙娘這樣的人,千萬不要有瞎了眼的男人娶樓上的那一個…」

…明峰,我是殭尸。是可以嫁誰啊…

蕙娘苦笑著摸著他的頭,「乖乖,她只是嘴巴壞一點。麒麟的心地很好啊…」

他乾脆抱著蕙娘大哭,「我受不了啦!我今天就要回紅十字會去~」

麒麟倒是看得津津有味,掏出床頭冰箱裡的梅酒。「小子,現在不流行勾起女人
母愛把妹的老套了。」

「妳~~」明峰氣得話都不會講了,指著她大跳大叫。

蕙娘默默的把衣服晾好。自從明峰來了以後,熱鬧好幾倍…真像大聖爺長住在這
兒一樣。

她突然有點懷念以前安靜的日子。

***

他真搞不懂自己,為什麼不趕緊打包回紅十字會。就算圖書館員沒得做,憑他在
校的優秀成績,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為什麼都在台中…(一)

在一間幽暗的PUB裡頭,一個只穿著細肩帶、麻花牛仔短褲的少女,穿著件鹿
皮大衣,百無聊賴的坐在吧台上。

她美麗的眼睛充滿了落寞,正在喝一瓶可樂娜。那雙幽深的眸子…像是寂寞的
井,蕩漾著故事。在嘈雜的PUB裡,顯得非常惹眼。

「Hi,」一個黑人坐到她身邊,笑出一口白牙,很激賞的欣賞她及腰、光燦如段
的長髮,「What's your name?」

少女抬了抬眼,繼續喝她的可樂娜。

黑人發現少女不理他,以為她不懂英文,盡力擠出彆腳的中文,「妳…名字?美
小姐?」

她喝掉最後一口可樂娜,很無奈的看著黑人。「I miss my dog. I want go home.」

黑人愣住了,正在仔細想她講的怪異英文時,少女已經無聲無息的離開了。

麒麟站在街道上,摸摸乾扁的口袋,心裡不禁沒好氣。可惡的明峰~~~肝指數
高一點又不會死…幹嘛他要那麼忠實的執行蕙娘的指令,把她的酒都倒光光了?
更可惡的是,這些日子讓他當家,信用卡、金融卡和現金(甚至是錢包),通通
都在明峰手裡。

你相信嗎?他一天只給我兩百塊過酒癮!?

「兩百塊已經太多了。」明峰冷冰冰的拎著健康報告,「妳看看這是什麼樣的肝
指數?!醫生打電話來了,要妳回去看醫生…怕是檢驗出錯…」

「沒出錯啦。」麒麟大剌剌的坐在沙發上,「我在美國驗也是這樣。」

「…妳果然是妖怪!」明峰氣急敗壞的指著他,「哪有人的肝指數比正常人高上
三十倍還活蹦亂跳的?妳還喝?還喝!兩百塊已經太多了,這可以讓妳在便利商
店買多少酒啊~」

「我是路邊坐著喝酒的人嗎?」麒麟發怒了。

「那就乖乖去喝瓶可樂娜吧!」明峰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同學來訪(一)

飄飛如緋雪,夜櫻朦朧的像是大氣萌生的夢境。

他抬頭,伸手去接那飄落的櫻瓣,怕是如琉璃似的,碎裂在掌心。剛剛做完法事,
喪家哀然欲絕的哀戚嚴肅中,無言的櫻卻用另一種形式,宣告生命終了也有其歡
欣的一面。

蜿蜒的小徑,他緩緩拾階而上。鳥居隱在霧樣夜裡,只有一點隱約的影子。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櫻花,他就會想到他的同學。

或許是總部大圖書館的門口也有棵高大的緋櫻,摻雜在西方學子中,他們顯得這
樣少數的東方學生,不管來在何地,都會到這兒尋求一種鄉愁的慰藉。而他,明
峰,總是在樹下讀著書,每次喊他時,總是得輕輕的,像是要將他從遙遠的夢境
喚回來。

「日安,明峰君。」他們都來自東方,卻是不同的國度,為了尊重彼此,都是用
英文交談的。但是呼喚他的名字時,總是會加上日語的敬語。

因為他來自一個非常古老的國度,陰陽道的部份思想是由那個國度傳來的。

「早啊,音無。」他像是大夢初醒,唇間泛著溫然的微笑。

他們會熟稔起來,是因為一起上了一堂老道士開的「符論」。老道士鄉音非常重,
又堅持用中文講課,寫的板書比符咒還像鬼畫符,嚇跑了許多學生。結果上了一
個學期,剩下兩個用功的學生。

宋明峰,倉橋音無。

說起來,音無是有點可憐他這個同學的。東方的學生已經夠少了,但是日本陰陽
道畢竟傳承已久,師資完備,在紅十字會受到一定程度的敬重,能夠和他切磋研
習的同學老師眾多;反觀明峰堅持的中國茅山派道術,已經衰敗凋零到僅存他一
個學生,入學以來,明峰連要找個老師指導都還找不到,勉強只有個修習符學的
天師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長生之惑(一)

「麒麟…」走出房門,明峰臉上掛下幾條黑線。那個備受尊崇的「禁咒師」,很
不雅觀的躺在客廳的地板上,兩隻腿跨在沙發,抱著酒瓶,正在呼呼大睡。

…大清早的,需要這樣躺在客廳?幸好沒有客人…有客人成什麼樣子?!

拿了小毛毯要給麒麟蓋的蕙娘走了出來,看到明峰專心一意的畫著符,貼在麒麟
的額頭上。

「…你在做什麼?」蕙娘有很不好的預感。

「我想讓她回房間去睡。」明峰皺眉努力思考,「我有點忘記趕屍的咒語要怎麼
念…」

「…你們果然註定要當師徒。」思考模式簡直是一模一樣。這下子,換蕙娘的臉
上掛了黑線,「我送她回房睡就好…」

「什麼?」明峰頭上冒出問號,畢竟他不知道音無差點讓麒麟當殭尸趕回房。

「沒事…」蕙娘將麒麟抱起來,「唔,要出去?」難得看到明峰脫下圍裙,穿得
整整齊齊。

「嗯。我打算去大學旁聽中文。」他笑了笑,「上回音無來,聽說他還在神社附
近的大學旁聽中文和日文。我也應該用功點兒了…」

「…很不錯啊。」蕙娘懷裡的麒麟突然出聲,把大家都嚇了一跳,「不過你那水
泥腦袋那麼頑固,念太多知識恐怕也沒用…」

「誰的腦袋是水泥做的?!」明峰幾乎噴火,「如果妳願意教我…」

「我不擅長體力勞動。」麒麟還死巴在蕙娘的懷裡不肯離開,「要挖開你的水泥
腦袋,大約得使出挖馬路工人的氣魄才行…」

「…甄麒麟!!」明峰氣得全身發抖,哇啦啦嚷了一堆,他自己都聽不懂。

「去吧去吧,」她賴在蕙娘的懷裡,「回來的時候,記得穿過相思林…」

為什麼要穿過相思林?難道有什麼…?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麒麟同學會

麒麟倒下那一天,非常漫長。

身上有傷的明峰和蕙娘辛苦的將垂危的麒麟抬進屋子裡,蕙娘被禁制重創,她勉
強打起精神,「明峰…快去將所有的窗戶關起來。這房子是有結界的…所有的窗
戶和門都要關,千萬不要漏掉了…」

「她需要送醫院!」明峰想招車。

「這種傷怎麼送醫院?」蕙娘焦急的推他,「你沒看她的傷這樣的『髒』?醫院
只會幫她縫起來,消毒水可以去邪氣嗎?快去,快去!不然聞風而來的妖魔會拆
了這裡…」

明峰聽了才醒悟過來,趕緊上上下下的關窗戶。關到一半,窗外突然下起傾盆大
雨,夾雜著鬼哭神號,他一急,廚房的特訓無意間使了出來,瞬間關了整個洋樓
的門窗。

啪的一聲,停電了。黑暗中,明峰只聽到自己的喘息聲。

凝了凝神,他打亮火符,憑著一點微光摸到麒麟的房間。蕙娘似乎不知道停電了,
她周身冒出慘綠的火花,將房間照亮,專心一意的的將妖氣紡成細絲,正準備幫
麒麟縫合。

麒麟已經擦淨了身上的血跡,皮膚白得發青,可見失血過度了。她闔目躺著,胸
口幾乎沒有起伏。

「…麒麟!」明峰臉孔一變,撲了上去,他的心絞痛,為什麼就離開一會兒…

「她還沒死。」蕙娘咬下指甲化為極細的銀針,「只是『龜息』而已。你先幫她
祓禊清傷口,我幫她把傷口縫合…」

傾盆大雨的夜裡,他完全想不起來麒麟的身材怎麼樣。他只記得那驚心動魄的傷
口,翻捲著,隱隱可以看到暗紅的臟器。順著他祓禊過的地方,蕙娘幾乎耗盡所
有妖力,將傷口細細縫合。

「…應該可以了…」蕙娘直起腰,一陣天旋地轉,明峰趕緊扶住她。「我、我還
不能倒下…這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麒麟受傷的時候是夏天,快要放暑假的時候。等她痊癒得差不多的時候,學校也
開學了一個多禮拜。

說起來,麒麟這種瀕死的重傷只花了三個月就痊癒,實在很難將她當作正常人類
看待…

正在煎荷包蛋的明峰,默默的看著拿湯匙拼命敲盤子大吵大鬧的麒麟,非常無奈
的想。

「不要再吃了!」他終於忍耐不住,「就算餓死鬼投胎也不是這種樣子!妳知不
知道一個月前,妳的傷口就該好了?到底是為什麼拖到今天啊…」

「是啊,為什麼呢?」麒麟困惑,一面大口嚼著蕙娘精心揉製的筍包,「我懂了,
應該是營養不良、加上酒喝不夠的緣故!蕙娘…不是有人送來一罈惠泉酒?我要
喝,我要喝!」

「…妳是暴飲暴食把傷口撐裂的罷…」明峰氣得渾身發抖,「吃!妳還吃!妳不
怕傷口又裂到腸子流出來?別吃了!妳吃了十個筍包和五個荷包蛋了啊!」

「我不但受傷了,而且還在發育中!」麒麟護著小山也似的筍包,鼻子皺出怒紋,
只差沒有汪汪叫,「你想讓我營養不良、衰弱而死嗎?!」她非常沈痛的指過來。

「…妳這老妖怪還想發育到哪去?!在妳養好傷口之前,已經撐破肚子,流血而
亡了!告訴妳,我不想再幫妳撿腸子了!」

到酒窖拿酒的蕙娘無奈的擋在快要打起來的師徒前面,又哄又勸的,「是了,我
知道了…好好好,明峰不就是擔心妳嘛?好嘛,我曉得了,明峰,你今天不是要
去上學?十點就有課了,你會來不及喔…」

勸這對怒火高張的師徒…真的比打妖怪軍團還累很多。

明峰看看表,很不放心的提起背包,「蕙娘,妳真是太寵她了…不要放任她這樣
拼命吃…真是浪費糧食!妳知不知道有多少難民沒得吃啊?別讓她把傷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盡信命不如別算命

抬頭看看烈日熔熔的太陽,提著好幾大袋食物的明峰沈重的嘆了口氣。都快十一
月了,為什麼還是這麼熱?沈重的袋子…沈重的食物…沈重的心情…因為烈陽烘
烤,似乎變得更差了…

為什麼他們家只有三個人(蕙娘還吃得相當少,少得跟麻雀一樣),他天天得出
來買像是要給整個軍營吃的菜啊!

費盡力氣將食物塞進機車的超大置物箱、踏板上努力堆疊到將近手把的高度,後
座還綁了一箱啤酒…這才勉強將食物塞上「小小的」125機車。

…他該去學開車,然後要麒麟買部車讓他載菜…

「唷,少年仔,你家要請客喔?買這麼多?」賣水果的阿嬸跟他打招呼。

呃…怎麼回答呢?

「不是啦,少年欸,你家開自助餐吼?我看就知道了,這麼多菜一定是賣自助餐
的啦!」

…你們會相信,這麼多的菜和酒大部分都進了一個超資深少女的肚子裡嗎?不,
連他都不想要相信…

默默的把車騎回去(這需要一點靈活的技巧),他現在已經很熟練了,不再騎一
騎就騎到冥界去(這需要更高深些的技巧)。

沒想到在門口遇到熟人,他呆望著,「…雲生大哥?你怎麼來了在門口站?」

林雲生不好意思的笑著,過來幫他搬貨。(不記得林雲生是誰?請回頭翻閱第三
章,謝謝…)

他搔了搔頭,不知道怎麼解釋,「…聽說半夜有大師們來你們這兒打擾?」雲生
輕咳了一聲。

明峰的臉上掛下幾條黑線,「…是我不好,麒麟也不好,對不起…」

「不不不,是我們這些公務員的錯!」林雲生狼狽的搖手,「政客來來去去,我
們這些技術官僚才真的要守護國家,對吧?是我們疏忽了,沒告訴上位的政客這
些事情…才讓他們胡作非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