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情人 作者:子紋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12 12
發新話題

[【轉貼】現代言情] 花心情人 作者:子紋

花心情人 作者:子紋

  推開玻璃門,  室內的搖滾音樂聲傾瀉而出,這家名為“誘惑”的PUB,臺上的Live Band正把室內的客人情緒帶到最high。

  戚先侶享受著周邊的人聲鼎沸,緩緩的在吧台挑了個能將進來的客人一目了然的位置,他有禮的對坐在身旁的小姐點了下頭,示意似的坐了下來。不過,對方並不理會他。

  若這情況發生在以前,他可能會將之視為對男性自尊的一大傷害,但現在,他情願與世上所有女人劃清界線,以免自找苦吃,畢竟現在的他,心中只剩一個深愛的女人。

  帥性的伸了下手,攔來侍者,各點了杯B——52Bomber和Grasshopper,便把自己的目光移到門口。

  今天對他而言,是個特別的日子,去年的今天,他結束了他多彩多姿的單身生活,走入婚姻之中。

  結婚滿一周年的日子,浪漫的計畫了一場燭光晚餐,與老婆柯蓉悠閒的度過這美麗的夜晚,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柯蓉是那種只要他一沾酒就不讓他碰方向盤的人,所以從用餐的地方出來時,他就只好勉為其難的當個乘客。

  兩人輕鬆的度過美好時光,  在回家的路上,路過這家外表看來還不錯的PUB,兩夫妻也很有默契的決定到這消磨一下。所以現在柯蓉去停車,而他則先進來挑個好位置。

  雖然今天是星期三,絕大部分的人明天得上班、上課,但顯然處在這個空間的人們,並沒有去在乎這點,時間已近午夜,照樣狂歡。

  “謝……”  侍者才將酒送上,先侶的謝字還未說完,他所點的B——52Bomber便被攔截走了。

  他先是愣了一下,最後發愣的目光移到拿走他的酒的女人身上,看著對方很豪邁的將酒一飲而盡。

  先侶無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這個世界當真沒有天理!

  雅芙火大的從那小小的鄭會計師事務所走出來,地也不過是遲了半天來收拾她的東西,她的東西竟然都被丟了,還被形容成一堆無用的垃圾,丟了也不可惜,言下之意,似乎她也成了垃圾似的。

  這真的是人吃人的社會,她忍不住罵了句髒話,也不在乎有沒有人聽到,這輩子,她就是太在乎世俗的眼光了,什麼年齡做什麼樣的事,什麼年齡說什麼樣的話,她懷疑為什麼自己要活得那麼痛苦。

  看遞補她位置的那個打扮妖豔的女人,她就一肚子的火,用膝蓋想也知道那女人和那個小頭銳面又好色的鄭會計師交易匪淺。

  想來也真夠令人洩氣,活了那麼久,還是沒有看透這世界現實的一面。

  今天……雅芙在心中暗暗對自己發誓,從今天開始,她要學著現實,反正這個世界上什麼都是假的,只有讓自己快樂、凡事向錢看才是最真的。

  雖說只讓自己快樂,什麼都不在乎,也顯得自己有些自私,而凡事向錢看,顯得自己市儈,但她不認為這有什麼要不得的,想她壓抑了自己那麼久。為了五斗米折腰,待在一個小小的會計師事務所裏,最後得到的是什麼,還不過是零,證明她有存在過的只有存簿裏頭區區十多萬元。

  從畢業至今,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工作到現在,她竟覺得自己的人生像是一場鬧劇,她的腦海中又浮現了開除她的老色鬼。

  “你是什麼東西!”雅芙火大的往前走,一邊不停的咒駡。

  她不在乎別人對她投射的異樣目光,反正這個社會裏,誰也不認識誰,被當瘋子也就算了,做人太認真,也不見得有什麼好處。

  “我現在一個月的薪水六萬塊,你那份爛工作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對不起!下次有機會再請你吃飯。”志萬吃了幾口美味的大鹵麵道,沒想到雅芙的廚藝不錯。

  兩人下棋玩得忘了時間,他很高興找到了一個可以陪他一同玩棋的伴,以往與他交往的女人裏,鮮少有人會玩棋的。

  雅芙不是很把志萬的話放在心上,“反正煮飯是我的工作之一,你並不需要跟我道歉。”

  志萬疑惑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不懂為何雅芙口口聲聲工作、工作。

  “我實在不懂,”他的眼底閃著疑惑的光亮,“你到底認為你的工作包括些什麼?”

  “打掃。煮飯這是最基本的。”雅芙理所當然的回答。“打掃、煮飯?”志萬忍不住輕笑出聲,放下手中的筷子,“我並不打算辭退原本打掃我房子的鐘點女傭,至於煮飯,我一向沒有在家裏吃的習慣,所以你下廚的機會應該很少。”雅芙看著志萬,頓時覺得胃口盡失,她也放下手中的筷子。

  這世上的好男人果然都死光了,不自覺中,她瞪了他一眼。這個戚志萬看來是斯斯文文,但是講起話來,還當真不留什麼餘地,他儼然已經把她當成一個廢人看待了,而她討厭死這種感覺。

  “你很容易將心裏的想法形於色,你有注意到嗎?”志萬盯著雅芙瞬息萬變的臉部表情,“這樣不好,你已經出社會多年,不應該不懂得如何隱藏自己心中的想法。”

  雅芙不悅的看著他,不發一言。

  “我不是在說教,”志萬舉起雙手,表示自己的無辜,“我只是很單純的表達自己心中的想法。”

  “我知道你看我很礙眼,”雅芙火大的站起身,“我走就是了!你還當真我沒你這份工作會餓死嗎?”

  “喂!”志萬伸長手,拉住正要離開的雅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雅芙懷抱著志中的寶貝女兒戚湘玲,看著範鄀君低頭幫她綁鞋帶,算來這個二歲的小女孩,可說是個幸福的小公主,畢竟她有疼愛她的父母和一大群的叔叔、嬸嬸。

  今天志萬難得休假,雅芙以為他會出門去“找樂子”,但出乎她意外的是,他竟說要待在家裏,還要她陪他下西洋棋,不過棋才下到一半,他就像是想起什麼似的,說要回家一趟,而他口中所謂的回家就是回他大哥家。

  總之他一句話,棋只好下一半,而他又一句不好意思讓她在家無聊,於是便帶她一起來,還在莫名其妙中,她人就已置身於偌大的戚家大宅裏。而才一到達,他便將她給托給他的大嫂范鄀君。

  雅芙早就略從先侶夫婦口中得知志萬其他兄弟的婚姻狀況,不過卻沒想到他們的大嫂竟然是個比她還要年輕的女人,不過看著範鄀君,她知道範鄀君是個活在幸福裏的女人。

  “讓她下來走路吧!”替自己的女兒綁好鞋帶後,範鄀君說道,“明明會走路了,卻喜歡讓人家抱,”似怒似笑的捏了捏女兒的臉頰,惹得她咯咯而笑,“真是造反了你。”

  “她很可愛。”雅芙微微縮緊自己的手臂,聞小身軀所散發的奶香味。

  想起自己的大弟生了一對可愛的雙胞胎,兩個一模一樣的小人兒,令她疼她們疼到骨子裏去了,只是他們一家都住在國外,縱使疼愛,也因為距離的關係而不能常見她們。

  範鄀君帶笑的目光,看著雅芙的動作,“你很喜歡小孩?”

  雅芙點點頭,“我兩個弟弟都已經結婚生子,不過他們都不在臺灣,有時候我甚至想生個小孩,這樣就能天天看到。而且看著小孩長大,這也算是一種成就,不是嗎?”

  “算是一種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太太!犯法的事我可不做。”

  雅芙無奈的對天一翻白眼,再次捺下性子對她找了好半天才找到願意幫她架設隱型攝影機的師傅說道:“我可以跟你發誓,這不是犯法的事。”她忍不住開口催促,“我的時間不多,請你快點。”

  師傅心中縱使不願,但礙於已經答應過人家,連錢都收了,只好昧著良心幫她裝好攝影機。

  “太太,你怎麼會想在這裏裝攝影機?”終於裝好,正在收拾工具的師傅忍不住好奇的開口問道。

  因為這才拍得到可以威脅人的帶子!雅芙在心中理所當然的回答。

  她滿意的看著隱藏在浴室天花板上的攝影機,強迫自己壓下自己的懼意,若想要志萬答應她的要求,這是必要的。她不停在心中安慰自己,看著志萬回家的時間快到了,所以她忙著將師傅給請走。

  雅芙才送走了師傅沒多久,門口就響起了聲響,她飛快的坐定在沙發上,強迫自己裝出若無其事的表情。

  不過她不知道的是,她的異常沉默,反而讓志萬心中生疑。

  “有什麼不對嗎?”志萬將外套給脫掉,隨意的掛在衣架上問道。

  “沒有!”雅芙異常熱切的搖著頭,“今天醫院忙嗎?”

  “還好。”志萬坐在雅芙的身旁,坐定後,放鬆的呼了口氣,“你呢?今天過得如何?”

  “為什麼突然問我這個問題?  ”  雅芙敏感的問道。她緊張得像是臉上寫滿著“我是罪人,我做錯事”似的。

  志萬疑惑的皺眉,“我只是想問問你今天在家裏做了些什麼,有必要那麼緊張嗎?”

  雅芙潤了潤自己突然顯著有些乾燥的雙唇,最後用著四兩撥千金的口氣不在乎的說道:“我現在住在這裏,可比參加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不認為。”志萬的聲音懶懶的傳來。

  “你不認為,我們應該再多考慮一些外在因素,例如你那些紅粉知己的反應,或者是其他的嗎?”

  “那些女人根本就不重要。”志萬的聲音依然懶散不在乎,“所以根本就不用理會。”

  他的態度與一臉正經的雅芙形成一個很明顯的對比。

  “你不認為,你的態度太過隨便了嗎?”

  “而你不認為,你最近變得太喋喋不休嗎?”志萬躺在和室裏,無奈的在心中歎了口氣,原本只想小寐一會兒,但雅芙顯然不願意放過他,所以他索性用與她同樣的口氣回她的話。

  深吸了口氣,雅芙蹲坐在自己的小腿上,穿著一件紫色的背心裙,將長髮用條紫色的發帶給紮在腦後,看著躺著的志萬。

  “你不認為,我們應該先去詢問其他人的意見,再決定結婚這件事比較好嗎?”不將志萬的話給放在心上,雅芙繼續開口,因為她的心中泛著不安,“畢竟我們可能馬上得面臨離婚的問題,所以我想,我們應該從長計議。”

  單手撐起自己的頭,帶笑的目光將雅芙的不安給看在眼底,“不要緊張好嗎?一切都會很順利的。相信我,事情沒有你想像中的複雜。”

  “沒有?”雅芙強迫自己不要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你以為你是上帝嗎?所有事都在你的掌握之中。”

  受夠了他的一切不在乎,畢竟這幾天她接到來自戚家兄弟的無數通電話,這些電話都是充滿喜悅的祝福,志萬可以應付得神色自若,但她就是不行,因只要一想到這段婚姻不能維持太久,她就感到疲累,怎麼有可能再去應付那些真誠的祝福?她根本就沒有通知自己的親人,而從志萬的求婚……姑且將之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笑一個!”雅芙側著身,拿著相機,看著志萬喊道。

  志萬搖搖頭,將臉給撇在一旁,不讓雅芙輕易的獵取到他的正面鏡頭,他喜歡玩相機,但卻不怎麼喜歡當主角。

  一個早上下來,拍了無數張相片,都是志萬幫她拍的,志萬根本就不願讓她拍他。

  “怎麼有這麼小氣的男人?”雅芙沒好氣的只手扠腰。

  炙熱的六月天,志萬的身後一片花海,蓮花、蓮葉迎風飄揚,天空作美的萬里無雲這裏沒有高樓,有的只是樸實的樓房,這裏保留了一種味道,一種令人懷念的味道蓮花的故鄉——白河鎮當之無愧,雅芙萬萬沒想到,臺灣竟然會有這麼美麗的地方——藍天、白雲、綠色的葉、粉紅的花瓣,構成一幅鮮明的色彩,誰說欣賞美景一定要到國外?臺灣也有許多值得一遊的地方。

  “別氣了!”志萬伸出手,拉著雅芙,“我口好渴,那裏有冰吃,聽說是有名的蓮子冰。”

  雅芙心中還在對志萬不願讓她幫他拍照而耿耿於懷,但仍不情不願的被他牽著走進冰店裏。

  “出來玩耍開心點。”志萬側著頭,碰了碰她的,他的手指著不遠處,“那裏有人在外頭,你知道他們在做什麼嗎?”

  雅芙的目光順著志萬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前方的房舍前坐了二三兩兩的人,她搖了搖頭,“不知道。”

  “他們在弄這裏最著名的名產,蓮子。”志萬解釋,兩人貼近的身影透露著不可言喻的親密。

  雅芙好奇的伸長脖子,她對眼前所發現的新奇事物感到有趣。

  “吃吧!”指了指桌上剛放上的冰品,志萬拉回雅芙的心神。

  暫時拉回自己的注意力,吃了口透入心脾的冰品,雅芙露出讚歎的表情,“好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我知道我在做什麼?”志萬冷著一張臉,似乎對周遭對他的韃伐感到不以為然,“事情不會有你們想的那麼嚴重的。”

  “沒有?!”志中看出志萬一臉不願多談的表情,感到肝火上升,“快過年了,我想,應該不用我提醒你爸媽會回臺灣過年,這件事若讓他們知道,你說他們會有什麼反應?”

  原本志中還以為志萬結婚,可以讓兩老開心一陣子,但現在看來,鬧出這種醜聞,兩個老人家不被氣瘋就該數萬幸了。

  戚家兩老在兒子都長大成人之後,放下一切,享受閑雲野鶴的生活,到世界旅遊,常會打電話報平安行變化的具體形態。認為一物兩體,一而不同,陰陽、剛柔,上次打電話來時,兩人正在希臘度假。

  為了讓兩人不生氣志萬的婚禮辦得匆促,所以兄弟們很有默契的想等他們回來後再盛大的辦場婚宴,也當是正式將雅芙介紹給所有人,但沒想到,現在竟然會發生意外。

  志萬沉默了一會兒,最後將手一攤,“爸媽會很生氣,但我還是那句話,事情沒有你們想像中的嚴重。”

  “怎麼回事?”謝奷珣走到自己的丈夫身旁問道,就看到志民的雙唇抿緊,似乎心中也是感到不悅。

  志民的目光看到跟在謝奷珣身後的雅芙,最後搖搖頭,“志萬自己闖出來的事,讓他自己說,我不便多說什麼。”

  似乎聽出了志民話中的顧忌,  雅芙直勾勾的看著志萬,  看著“她的丈夫”,“可以告訴我是怎麼回事嗎?”

  看著雅芙,縱使心中不認為與志中談論的事是件大事,但當著雅芙說,他又不知從何說起,最後,志萬聳了聳肩,“剛才志歲打電話來,說有個女人自殺。”雅芙愣了一下,在心中斟酌了好一會兒,最後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喂?”尚未清醒的聲音從話筒彼端傳來。

  “喂,”雅芙遲疑的吞咽了下口水,“請問柯蓉在嗎?”

  “柯蓉?請問你哪里找?”先侶微皺起眉頭,邊問邊伸出手拍了拍躺在他身旁的柯蓉。

  “我是……她朋友。”

  “朋友?”先侶直覺不對勁,縱使不是很清醒,但他也能清楚的認出電話彼端是雅芙。

  他還想繼續追問,耳際的話筒便被柯蓉給抽走,就見她低語沒幾句,便從溫暖的床鋪中起身,走出他的聽力範圍,她壓根沒有把先侶臉上的疑惑給看在眼裏。“你要幹麼?”先侶看著柯蓉丟過來的電話,趕忙伸出手一接,看到她打開衣櫃拿出外出服,連忙問道。

  “出去。”柯蓉飛快的換衣服,沒放很大的心神在與先侶的談話上。

  “我當然知道你要出去。”先侶把身上的被單一掀,阻止柯蓉的去路,“但你不認為現在這個時間出去很不安全嗎?”

  柯蓉考慮了一會兒,看著時間已經是淩晨兩點,最後她聳聳肩,不在乎的回答,“不認為。”

  “柯蓉!”先侶顯得有些動肝火。

  “我知道,”柯蓉最後放棄的歎了口氣,“若是你真的不放心,就跟著來吧!不過我希望你能對一切守口如瓶。”

  什麼事弄得如此神神秘秘?先侶在柯蓉督促的目光底下,飛快的換好衣服。“先侶?”雅芙感到肩上的輕拍,一個轉身,似乎有點不太能接受入目的人是他。

  “對不起!”柯蓉趕在先侶開口前說道,“這麼晚了,他不放心讓我一個人出來,所以他才跟著來,不過,你放心,”柯蓉安撫著她,“他不會把你的下落告訴五哥的。”他似乎沒有做這樣子的承諾!先侶用目光指控的看著柯蓉,但卻被柯蓉給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雅芙神情不安的被安頓在戚家大宅的沙發上,這個地方當然不是第一次來,但這次……她的目光環繞著坐在對面的人,不由緊張的吞咽了下口水。這麼嚴肅的氣氛今她不自在。

  “我想,我已經知道來龍去脈了。”志中的聲音,終於劃破從雅芙進門便一直持續著的沉默。

  “不,”聽他這麼一說,雅芙立刻坐直身體,“我想你並不瞭解。”

  “相信我,”志中丟給她安撫的一瞥,“我瞭解了我所該瞭解的,你不用太緊張,我不會逼迫你去承認些什麼黃老學派,戰國、漢初的道家學派。尊崇傳說中的黃帝和,也不會通知志萬你現在人在這裏。我想我不能怪你離開志萬,畢竟你懷了孩子,丈夫又跟別的女人糾纏不清,你不離開,我反而會覺得奇怪。”

  “事情不是這樣!是……”

  “正如我所說的,我瞭解。”志中打斷雅芙想解釋的話,站起身,把雅芙交給範鄀君和柯蓉照顧,與先侶的身影消失在書房之內。

  “他們要做什麼?”雅芙的手因緊張而緊緊纏在一起。

  柯蓉與範鄀君交換疑惑的一瞥,她們也不是很清楚自己丈夫心中所行的如意算盤。

  “船到橋頭自然直,”範鄀君安慰的拍了拍雅芙緊握著的手,“志中剛才都說了,他不會告訴志萬說你在這裏,相信我,他一向說到做到,所以你輕鬆點,沒事的。”

  現在人都在這裏了,不這麼想,還能怎麼辦呢?雅芙心中感到無奈。

  “我們已經決定了,”先侶的話突然加入了這個女人的心圈圈,“雅芙就暫時住在這裏。”

  “我……”

  “我們可以給你承諾,不會讓五哥知道這件事,”先侶信誓旦旦的說道,“所以你大可以放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2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