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問天錄 作者:肥鴨 ..(全文完)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九鼎問天錄 作者:肥鴨 ..(全文完)

九鼎問天錄 作者:肥鴨 ..(全文完)

天地之初,混沌未開,九股異力化九鼎,天地始分;

  天下九鼎而分,且皆藏洪荒上古之秘,無人不探往求索!

  乾坤無極,神州浩瀚,日月同輝,妖魔共舞;

  千年前,佛門金頂寺、道門茅山派及俗家天師教,為正道泰山北斗,天下各門各派,唯三大巨派馬首是瞻,合力護世,邪魔歪道,聞風而遁,天下昌平。

  佛門金頂寺,上至聖僧,下至武僧,少理世事,而道門茅山一派,以除魔為己任,其茅山符咒,配以靈力無雙的桃木劍,一遇妖魔便斬盡殺絕,聲威之盛,比起門徒遍天下的天師教猶有過之。

  茅山派與天師教分庭抗禮,正道勢力一分為二,各為其主。

  一絕世妖魔此刻橫空而生,名為『血魔』,短短數日間,茅山派與天師教竟俱被其所滅,金頂聖僧獨木難擎天,號天下正道齊聚於絕世凶地『血獄』,阻殺妖魔大軍。

  無奈血魔妖法通天,無人能敵。

  一名不見經傳的道門小派突現『血獄』,五位真人結成『昊天御雷破天陣』,重創血魔,更全身而退,舉世修道之人,不論正邪,無不動容。

  昊天一出天下驚,滅頂之劫終消!

  千年後,天佛坐化,血狼傳功,風起雲湧,亂世又至。

  銷聲匿跡的魔門捲土重來,為惡天下;風雲莊趁勢振臂一呼,共攘滅魔大舉,卻包藏禍心,無人得知。

  妖魔窺視天下已久,見正邪兩道大戰開啟,暗流激湧,妖魔復出,無處不在。

  何為道?何為佛?何為妖?何為魔?

  妖魔本無相,仙佛由心生;

  正邪善惡一線隔,無妖,無魔,無仙道!

  一失憶啞僕,身蘊血魔妖力,背紋九鼎秘圖,卻因昊天道法『忘情天決』,終踏上了一條九鼎問天之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舍利

  黎明時分,雨雪初歇。

  金頂山顛,一僧一道,遙視東方。

  浩瀚無際的白雲在二人腳下翻湧,宛如波濤洶湧的大海,而近遠處的群山則似一座座海中的孤島,只隱約現出青翠的山峰。

  雲海瞬息萬變,時而簇擁如山,時而飛流如川,時而平鋪如絮,時而分割如窟。

  看著縹緲不定、變幻莫測的雲海,猶如人生沉浮,世事變遷,二人心中生出一股莫名的惆悵,同時長嘆了一聲。

  二人正欲說話,萬道金光突現雲海,將急湧的雲濤變作金色的海浪。

  「是佛光!」白鬚老道驚嘆道。

  光映雲海,原本朦朧的天空瞬間變得絢爛多彩。

  「錯,那是屬於我的光芒!」

  長眉老僧話音未落,人卻已經御空而去,飛臨雲海之上。

  萬道金光似乎受到了某種力量的吸引,齊齊射向雲海之上的長眉老僧。

  他全身閃爍著眩目的金光,雲海上他的倒影更是被一輪七色光芒籠罩,舉手投足,光隨影動。

  「五百年了,五百年了,我究竟得到了什麼,得到了什麼……」

  長眉老僧的怒吼聲猶如一聲響亮的冬雷,讓大地為之震撼,彷彿他不是聖僧,而是惡魔。

  鏘!

  青色的寶劍離鞘而出,白鬚老道御劍而來。

  漫天的青光一閃即逝,如曇花一現,但那剎那間的奇異青芒竟然使整個天空瞬間陰暗下來。

  半晌之後,立於雲海之上的老僧緩緩說道:「佛,他欺騙了我!」

  「佛沒有欺騙你,而是你自己無法欺騙自己。紅塵未盡,卻遁入空門,還天真的以為會一了百了,借佛法斬情絲。」老道笑道。

  「你有何資格取笑我,你又何嘗不是對她日思夜想?」老僧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血狼

  「好妖孽,竟有膽來來金頂寶剎,不知死活!」

  幻滅二話不說,赤褐色的念珠脫手而出,疾射向神秘書生。

  書生摺扇一揚一翻,正面現出龍飛鳳舞的四個朱紅色大字:『血飲天下』,背面則是一頭血紅色的巨狼在一座如墨的山峰之上,朝銀月狂嘯的詭異圖畫。

  四字散發著妖異的光芒,猶如血光乍現,如屏似障,將幻滅的佛珠擋回。

  紫虛道人瞳孔微縮,沉聲道:「你是血狼!」

  書生血紅色的雙眸閃爍不定,面上妖異之色更濃。

  「風雲莊通緝我十餘年,各路高手盡出,卻在我手中損兵折將。即使我身負滔天血債,但天下之大,依舊任我遨遊。素聞聖僧幻生佛法精湛,道行為佛門第一,欲與其一戰,可惜來晚一步,誠可悲哉!然親眼目睹聖僧化為聖舍利這一天地異事,也算不虛此行!」

  血狼輕搖摺扇,眼神看似飄忽不定,實則牢牢鎖住二人。

  幻滅與紫虛乃佛道絕頂高手,讓血狼無比忌憚,只得故作輕狂之態,期望激怒二人。

  幻滅冷哼一聲,道:「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

  紫虛道人則搶先出手,隨身仙劍『青冥』倏地出鞘,直衝雲霄。

  停駐在高空中的仙劍『青冥』,灑下萬點青芒,將天空中的烏雲都染成天青色。

  風捲雲湧,天地色變。

  空中劃過一道金色閃電,不偏不倚的擊在紫虛道人的『青冥』之上,仙劍青光大盛,化為一道巨大的天青色光柱,借天地之威,從翻滾的烏雲中呼嘯而出,狂襲而來。

  血狼雖平日眼高於頂,但見紫虛道人的昊天道法中的無上天威也不禁色變。

  被這一劍擊實,仙佛之體,恐怕也肉身盡毀,神魄俱滅。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風雲

  風無形,雲無相,風雲會聚天下驚。

  風雲莊在短短百年的時間,由一個默默無聞的山莊成為正道領袖之一,幾乎是一個奇蹟。

  只擁有百年基業的風雲莊雖然無法與昊天門及金頂寺兩大擎天巨派完全分庭抗禮,但由於昊天、金頂兩派門人鑽研佛道,甚少出山,所以各門各派都唯風雲莊馬首是瞻。

  近十年來風雲莊更是廣收門徒,聲勢如日中天,被稱為天下第一莊。

  風雲莊實際上是兩大山莊,分別是風莊與雲莊,兩莊莊主為結拜兄弟,於是兩莊並成一莊。

  風莊莊主風浩然,道行極高,神龍見首不見尾。他唯一一次出手,是為了對付有千年道行的六尾靈狐。

  傳說百年前那場人狐大戰,激烈異常,一座高聳入雲的石塔被攔腰斬斷,石塔附近的民房更是被夷為平地。

  六尾靈狐道行雖高,且有異寶護體,卻依舊不敵風浩然,戰後銷聲匿跡,無人知其下落。之後風浩然則參與了幾次修道比武盛會,但卻只聞其聲,未見其人,行蹤更是詭秘。

  雲莊莊主雲卓絕,道行同樣極高,為人剛正不阿,負責風雲莊日常的大小事務,因處事公平果斷而享有盛譽。

  對於雲卓絕的造訪,聖僧幻滅與紫虛道人都大感意外,風雲莊莊主於這個節骨眼上突然現身,事有蹊蹺。

  人未到,聲先到。

  「老朽冒昧而來,事先並未投下拜帖,只以『傳音入密』的方式告知了貴寺的知客僧,還望聖僧見諒!」

  一名老人踏雲而來,落在大雄寶殿前的坪地上。

  這名老人鶴髮童顏,鵝冠博帶,正是風雲莊副莊主雲卓絕。

  聖僧幻滅雖心中生疑,但禮不可失,趕忙迎了上去,道:「哪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傳功

  牛村是一個小山村,但卻時常有一些文人騷客來此遊玩,蓋因牛村附近有一湖泊,名曰『鏡湖』,景色宜人,可以仰視藍天白雲,橫眺一泓碧水,擁臥青山。

  鏡湖碧波蕩漾,兩岸之上峭壁雲峰,儼若畫屏;松柏掩映,生於石罅;春澗野花,秋林紅葉,望之如錦;禽鳥飛鳴,如在鏡中。

  湖畔的巨石上,一個唇紅齒白的小牧童,無聊的朝湖中扔石頭,是寧靜安詳的湖光山色中唯一那點不和諧之景。

  鏡湖之上,有十餘艘裝飾豪華氣派非常的畫舫,隨波蕩漾,隱約傳來吟詩聲及女子的嬉笑聲。

  風忽然大了,一艘畫舫隨著風浪,緩緩朝小牧童所在的方向漂來。

  一風流倜儻的書生摟著一位嬌小可愛的女子走上船頭,看見牧童朝湖中丟石子,覺得大煞風景,決心懲戒一下這個小牧童。

  「小牧童,可認得我手中此物?」書生揚了揚手中那錠白銀。

  小牧童抬頭瞥了書生一眼,繼續拋石子,根本不搭理書生。

  美人當前,竟被一個小小牧童輕視,書生大感顏面無光,於是又從懷中掏出一錠黃燦燦的金元寶,對身旁的歌姬瀟灑一笑,然後朝牧童拋去。

  因力道不夠,金元寶落入湖中,水花四濺。

  書生本以為牧童會立即扎進湖裡,去揀拾那塊金元寶,但牧童連眼都未眨一下,視若無物。

  眼見牧童如此傲氣囂張,一旁的歌姬又掩嘴淺笑,書生頓時惱羞成怒,面紅耳赤的朝船家吼道:「給我靠岸,我要好好教訓這個小兔崽子!」

  低頭玩弄石子的小牧童、一張臉氣成豬肝色的書生、嘴角含笑的歌姬及奮力搖槳的船家,都未注意到遙遠的天邊有四道光芒,朝鏡湖疾射而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啞僕(上)

  三年後,風雲山莊。

  風雲山莊雖只有百年的歷史,但天下第一莊之名,當之無愧。

  風雲山莊分為風莊與雲莊,二莊雖並排建於一處,卻風格迥異。

  風莊可以說是一個取法自然又超越自然的博大園林。

  亭台樓閣,池館水榭,映在青松翠柏之中;假山怪石,花壇盆景、藤蘿翠竹,點綴其間。

  別具風格的曲拱橋、清澈見底的潺潺流水、巧奪天工的假山、幽深迷離的曲徑、造型典雅的水榭等等,共同構成了一個清新的美麗世界。

  即使是單觀風莊內再普通不過石橋,也盡顯鬼斧神工。石橋每個石柱頭上都雕刻著不同姿態的獅子。這些石刻獅子,有的母子相抱,有的交頭接耳,有的像傾聽水聲,活靈活現,維紗維肖。

  這裡沒有仇殺、沒有欺詐,世間一切的醜惡似乎都被拒之門外,是那樣的寧靜祥和,彷彿是傳說中的世外桃源,所有人夢想中的那塊極樂淨土。

  據說風莊莊主風浩然獨居靜修於此。風浩然雖然神龍見首不見尾,但一年之中總有大半年會呆在莊中,只有雲莊莊主雲卓絕才能得見他幾面。

  雲莊的建築風格則大開大合,皇室氣派,其勢氣吞山河,讓人心生膜拜之念。

  推開雲莊的朱紅色大門,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用白玉石鋪成的氣勢恢弘的大校場,校場盡頭兩道寬約二十餘米的石階,石階中間則雕刻著一頭張牙舞爪、振翅欲飛的金龍。

  石階盡頭兩側,立著兩尊栩栩如生、不怒自威的石獅。

  抬望眼,一座大殿平地而起,巍峨聳立於人前。大殿正門上方高懸一匾,匾上書寫著三個大字:驚雲殿。

  驚雲殿金碧輝煌,殿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啞僕(下)

  ……

  「他沒事吧?」雲小瑩看著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林小福,擔心的問道。

  一旁一個身穿綠色羅衫的婢女答道:「小姐,你不必擔心,他現在呼吸平和,脈搏正常,應該沒有大礙。只是萬一老爺進來,看見這個福頭在小姐的閨房內,恐怕會……」

  「雪妮,你又不是不知道,爹他忙得看我一眼的工夫都沒有,怎麼可能突然來我的房間!」雲小瑩嘟了嘟小嘴,有些氣惱的道。

  「對了小姐,你是怎麼從莊外的楓樹林裡把福頭弄進來的?奴婢怎麼也想不通!」雪妮滿面迷惑的問道。

  「天知地知我知你不知。」雲小瑩笑道,神情頗為得意。

  「這個福頭被小姐的驚雲決中的絕招擊中天靈蓋都沒有立斃當場,真是福大命大,也難怪老爺給他取名叫福頭。」

  雪妮朝躺在床上的林小福看了一眼,面上滿是驚異之色。

  「我看福頭定有異於常人之處。你看他身體柔弱,風吹即倒,那些身體強健略有道法的入門弟子都禁受不起我的雲莊道法,更別提我爹的絕學『驚雲決』。福頭怎麼可能硬受我這招『浮雲蔽日』?」雲小瑩說道。

  「是啊,福頭的確不同於其他僕人。我依稀記得他是老爺三年前出遠門帶回來的,當時他愣頭愣腦,我們都管他叫呆頭鵝,那些膳食房的夥計還經常欺負他。但有一次被老爺無意撞見,狠狠的訓斥了他們一頓,還告誡我們所有人,誰都不准欺負他,否則重懲嚴罰。幾個月後小姐你才學藝歸來,他似乎也沒有原先那般笨,已經能夠幹一些簡單的活了。」雪妮答道。

  「爹怎麼從來沒跟我提過這事?原來福頭不是層層篩選進入我們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翔天(上)

  翌日,清晨。

  雲卓絕獨自一人來到驚雲殿前,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他在黎明的曙色中等待了大約半個鐘頭,終於看到旭日露出小小的一角,輝映著朝霞,整個天空因為光芒四射的太陽而瞬間亮堂起來。

  朝陽的散發出的光線雖相對柔和,但還是令人不敢張開眼睛直視。

  紅日冉冉上升,光照雲海,燦若錦繡。那時恰好有一股強勁的大風襲來,刮得驚雲殿前的牌匾一陣搖晃。

  遠空雲煙四散,朦朦朧朧的崇山峻嶺,在七彩的雲海中時隱時現,瞬息萬變,猶如織錦上面的精美圖案,每幅都光豔照人。

  『嘎吱』,大門被推開,一位年輕人步入莊內。

  目如星辰眉似劍,一襲素色長袍,氣宇軒昂,孤傲非凡。

  廣場上,二十餘名早起練功的入門弟子見有陌生人闖入,立即圍了上去。

  眾入門弟子老早便看見師傅雲卓絕站在驚雲殿前,見有機會表現,先前自是狂練猛練,雖已是筋疲力盡,但依舊強撐著。

  如今見有人闖莊,都大喜過望,想一舉擒下這名年輕人,在師傅面前邀功。

  「你是何人?竟敢擅闖天下第一莊!」

  「我是你們的師兄。」

  「荒謬,你是我們的師兄,我怎會不認得你,我看你是什麼阿貓阿狗的徒弟吧,到這裡來撒野,不知死活!」

  「不知道是誰找死!」

  年輕人原本冷淡的面色剎那間蒙上了一層薄薄的寒霜,眼神鋒利如刀。

  如此凌厲的眼神,讓發話的那名入門弟子心生恐懼,不自覺的退後了一步。

  「大夥上,拿下刺客!」一名入門弟子見年輕人如此囂張,大聲喝道。

  二十多名入門弟子一擁而上,拳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翔天(下)

  林小福離開角樓,神情有些恍惚的他並未看見莊主雲卓絕與翔天,耷拉著腦袋,走向後院。

  翔天看見林小福那有些猥瑣的背影,皺了皺眉,道:「師叔,怎麼這個僕人一臉憔悴,精神萎靡,你也不訓斥他幾句?」

  「哦,他情況特殊,因為他是莊中唯一的啞僕,身世可憐,我便收留下他,對他也頗為照顧,你日後在莊中也不要太與他計較,他還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孩子。」雲卓絕笑道。

  「師叔的叮嚀,翔兒自當遵從。從今天起,翔兒便在雲莊修習道法,還望師叔百忙之中抽空出來指點一二。」翔天面色恭敬的道。

  「那是當然,你師叔的驚雲決,也不大適合瑩兒這個丫頭練,有空便傳與你,你若將『流風決』與』『驚雲決』二決都練到十成火候,並且融會貫通,化成一決,也許便可實現你的願望了。」雲卓絕凝視著翔天,正色道。

  想到將來的某一天,願望成真,翔天不禁熱血沸騰,急聲謝道:「翔兒若有成,那全是師傅與師叔所賜!」

  「好了,雲莊的入門弟子也快到齊了,借此機會,讓你亮亮相,你也好名正言順的成為他們的大師兄。我門下有幾個劣徒可能不會服你,切磋時你可要手下留情啊。」

  雲卓絕素知翔天心比天高,與人鬥法時都極少留有餘地,於是事先叮囑道。

  數百名雲莊入門弟子來到廣場,發現平日一些早起練功的師兄竟然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一動不動,而不遠處師尊正與一名年輕人言談甚歡,心中都大為驚訝,慌忙排列成行,等待著師傅訓話。

  「瑩兒,你看誰來呢?」雲卓絕朝遠處的雲小瑩喊道。

  本想假裝未看見父親,將櫻桃小嘴嘟得老高的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鬥法(上)

  白飛一襲白袍,遠遠望去竟有幾分仙風道骨,但翔天遙遙對峙著白飛,嘴角連那習慣性的冷笑都消失不見,整個人完全的靜下來,宛如亙古便存在的萬年不化的冰山雪峰,那股寒意讓人不由自主的心生頹意,未戰已處於絕對的下風。

  並未出門闖煉,鬥法經驗不多的白飛也知繼續下去自己必敗無疑,便將心一橫,搶先出招。

  「雲為我用,御氣成形,變幻無方,海天一色!」

  白飛口訣剛吟完,校場上空竟霧氣朦朧,乳白色的霧氣轉瞬化為數朵雲彩,低空降下,連成一片,終成雲海。

  雲海漫漫,席捲開去,天地蒼茫,氣象萬千。

  眾弟子看著這半空之中漫無邊際的雲海,感覺如身臨大海之濱,波起峰湧,浪花飛濺,驚濤拍岸,無比壯觀。

  首次見識驚雲決的威力,翔天也面色微變,感覺這片潔白雲霧的雖在飄蕩,從全局來看又宛如未動,靜中寓動,動中含靜,變幻莫測。

  翔天心中暗喜白飛修為不夠,道行不深,未能完全領悟驚雲決,無法完全控制這片雲海,迸發出天地之威。

  果然不出翔天所料,勉力使出驚雲決絕招之一『雲海』的白飛面色漲得通紅,口中狂喝一聲,再無法控制半空中的這片雲海,『噔噔噔』疾退數步,臉色由紅轉白,毫無血色。

  失去控制的雲海立時朝四面八方狂瀉而去,眾入門弟子也知危險迫近,限於莊規卻無一人敢大聲呼救,但面上的驚恐之色顯露無遺。

  翔天知此時是施法的最佳機會,失之不來。

  「風為我手,無影無形,雷霆呼嘯,風捲殘雲!」

  狂風乍起,飛沙走石,天地失色,混混沌沌。

  如錦緞般的雲海被颶風瞬間撕裂成數塊,無法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