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糊塗情人 作者 子紋(已完成)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長篇]糊塗情人 作者 子紋(已完成)

[長篇]糊塗情人 作者 子紋(已完成)

  戚先侶舒服的躺在帛琉洛克群島(Rock  Islands)的沙灘上,頂著驕陽閉上藏在太陽眼鏡後的雙眼,徹底的放鬆自己。  

  這跟他的大哥戚志中所硬“ㄠ”來的假期,這筆花費還都是報公司的娛樂費,在這裏,他看盡了美女、美景,日子過得輕鬆又寫意!  

  戚家有七個兄弟,他排行老么,在多數的人眼中,他的出生代表著得天獨厚,而事實也是如此。  

  雖然二十有七,先侶依然是想跑去哪就去哪,不能說是不負責任,只能說,他的心還未全然定在公事上,所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他有一半以上的時間,是在巧立名目放大假,就像現在。  

  不過近年來,情況有些許的改變,因爲原本堅硬的靠山,他的母親大人——鍾婞玲  ,在哥哥一個個各自娶了美嬌娘之後,便把目標鎖在惟一兩個還沒“推銷”出去的兒子  身上。  

  這次來帛琉,美其名是放鬆心情,最主要的則是要遠離他母親,順便把所有的問題都丟給跟他一樣還是王老五的五哥——戚志萬。  

  這個當醫生的哥哥,年紀老大不小,但還是對現在自由的生活眷戀不已,先侶不能理解自己兄長的想法。  

  畢竟先侶雖然好玩,但也還不至於抱定獨身主義,現在的逍遙,只是單純的爲了不讓年輕留下任何遺憾,因爲他可不想結婚了之後,才驚覺壓根沒玩夠,他想只要時機成  熟,他會找個女人結婚的,這是他計畫中的一部分,說穿了,他戚先侶骨子裏還是挺傳統的。  

  “部長!”  

  先侶一聽到身後冒出來的聲音,對天無奈的一翻白眼,不用看時間,就知道現在是下午三點,這個“鬧鐘”每天都很準時。  

  他翻過身,把自己鼻梁上的太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Sandra?”先侶見到來人,一臉深受打擊的表情。  

  他正想離開大哥的辦公室,不想再跟大嫂閒扯淡,卻沒想到竟會碰到這個令他恨到極點的女人。  

  先侶還記得在兩年前與這個飛揚集團加拿大分公司的研發部經理初次見面時,就爲了預算方案吵得不可開交,按著這個老女人還公然跟他搶秘書,所以可以說“恨”她恨到了極點,他跟Sandra可能是上輩子犯沖,所以他使了點小計謀讓她回加拿大。  

  而事實證明,他成功了,Sandra回加拿大,他還發過誓一旦把她給趕出臺灣,自己一輩子都不要再見到這個老女人,可現在……她竟然活生生的站在他的面前,他要抓狂了。  

  “大哥——”先侶氣憤的大吼。  

  吼聲之後,隨即伴隨著一陣小孩哭聲。  

  “戚先侶!”志中火大的瞪著先侶一眼,不停的輕拍著自己懷中的小人兒,哄著她  。  

  先侶微轉過頭,“sorry。”他深吸了口氣,強壓下自己失控的怒火。  

  志中忙著哄孩子,鄀君卻一臉笑意的看著先侶,輕柔的說道:“還記得剛才我說過的話嗎?你要與第一個踏進門的女人認真的交往一陣子。”  

  先侶斜眼看著個子幾乎與他一般高挑的中、美混血兒一眼,就見她疑惑的目光穿梭在他和鄀君之間。  

  “要我追她,我情願去追我出這扇門所遇到的第一個女人。”先侶忍不住的開口道。他對Sandra微點了下頭,當作招呼,疾步離去。  

  “先侶……”鄀君正要喚住他,卻因看到與先侶在門口撞成一口的女人而話聲隱去  。  

  “你沒事吧?”先侶眼明手快的伸出手拉住低著頭走來的柯蓉,讓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柯蓉啜了口茶,看著走來走去的先侶,曾經有幾次,他欲言又止的站在她面前,但最後都不發一言的走開。  

  “部長有事嗎?”她終於忍不住的開口。  

  先侶聞言,腳步一停,露出一個招牌的陽光笑容,“我在等人。”  

  柯蓉考慮了一會兒,疑惑的靠向椅背,將先侶的一舉一動給看個清楚,“等人?!部長不認爲,你應該在你的辦公室等人比較好嗎?”她試探似的建議。  

  “這裏看得到我的辦公室。”先侶答非所問的指著一大片的玻璃窗,當時在設計辦公室時,這是他的意思。  

  柯蓉靜了一下,壓下自己想出口的嘲諷,畢竟先侶再怎麽說都是她的上司,上司有的是權利決定自己想待在哪里,她擡起頭,盡職的問道:“請問部長現在在等誰?需不需要我通知一下。”  

  “不需要。”先侶不在乎的將手一揮,“品管處的人應該快到了。”  

  柯蓉腦子快速的梭巡了一下,微皺起眉頭,品管處的人跟他訂的時間是兩點半,而先侶從兩點開始就在她面前晃來晃去。  

  搞什麽鬼?柯蓉趁著先侶不留意時,打量了他一會兒,如此的坐立不安,該不會是  ……“小蓉。”先侶像是打定主意似的站定在柯蓉的面前。  

  柯蓉看著他,等他開口。  

  “我想問你……”  

  “Sandra在我家跟我說了些什麽對不對?”柯蓉看著先侶不自在的模樣,不用他開口,她都知道他想知道些什麽。  

  先侶點點頭,“你答應跟她去加拿大嗎?”  

  柯蓉無奈的對他一翻白眼,“部長!”  

  “sorry!如果我的問題難以回答的話,你可以不要回答。”先侶道歉,不過他眼底表達的根本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你到底是什麽意思?”先侶一把門關上,立刻轉身面對自己的兄長。  

  “我不懂你的意思。”志萬揉了揉方才先侶所抓的地方,弟弟竟然對哥哥如此暴力  。  

  “別跟我裝傻了,”先侶對志萬粉飾太平的態度嗤之以鼻,“你要追誰都可以,但是我不准你動她。”  

  志萬自己挑了張沙發,舒服的坐下來,不用問也知道先侶口中所言的“她”指的是誰,他看著先侶怒火沖天的模樣,顯然挺愉快的。  

  “這麽激烈的反應,”志萬不禁搖頭失笑,“請問一下,她……是你女朋友還是你老婆?!”  

  先侶聞言一愣,最後才道:“她不是我女朋友,更不是我老婆。”他感到不悅的回答,他太清楚志萬接下來會說些什麽,畢竟說穿了,他壓根沒有權利管束柯蓉的任何舉動。  

  “那就對了,”果然,志萬露出一臉先侶無理取鬧似的表情,“她既然不是你的女朋友、老婆,那我追她有什麽不對?”  

  “你……”  

  “你不覺得她笑起來,有兩個小酒窩很可愛嗎?”志萬打斷先侶的話,還伸出左右手的食指比在自己的臉頰上。  

  “拜託,你已經是個老男人了,不要裝可愛。”先侶坐在志萬的對面,看到他的舉動,受不了的指正。  

  志萬自知是自討無趣,所以悻悻然的把手給放下。  

  他雙手大開,輕鬆的擱在沙發椅背上,讓自己更方便觀察先侶的表情,“你不要一副我對不起你似的模樣,你應該早就知道我將到美國一年,所以你就讓我在離開之前…  …”  

  “有段浪漫的羅曼史回憶是嗎?”先侶挖苦似的介面。  

  “話也不能這麽說。”志萬生起身,將西裝外套一脫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送你!”  

  柯蓉被突然出現在面前的一大束花嚇了一跳,她擡起頭,看著眼前的人,一臉的驚奇,“阿Paul!”  

  “很高興你還記得我。”阿Paul像是松了口氣似的一笑。  

  “我想要忘了你也很難。”柯蓉也回他一笑,確實要忘記一個不懂得放棄的男人,實在是件難事。  

  “什麽時候來臺灣的?”柯蓉忽略了眼前的玫瑰花束,逕自問道。  

  阿Paul是香港分公司的業務部部長,所以他也可以稱得上是她的上司。  

  “昨天。”阿Paul仔細的看著柯蓉,“今天早上,我還跟你的上司一起用早餐,他沒告訴你,我來了嗎?”  

  柯蓉搖搖頭,先侶通常不會告訴她這種事,畢竟阿Paul來臺灣,跟她並沒有什麽直接的關係。不過,才走了個戚志萬,又來個阿Paul,難道今年她當真走著桃花運嗎?這麽多優秀的男人一個個的出現在她的面前,要不是瞭解不可能,她還真懷疑是有人打算捉弄她。  

  “這次來準備停留多久?”她好奇的問。  

  “很久,久得我想找個老婆。”阿Paul含蓄的表達對柯蓉的興趣,前幾天突然收到總公司的命令回臺灣,在吃驚之餘。他也含著期待。畢竟他有望在這期間內抱得美人歸,“大概會留個幾個月吧!”  

  “喔!”柯蓉聽到他的話,心中暗歎了口氣,“希望你一切順利。”她只好如此表示。  

  自從兩年前阿Paul見到柯蓉開始,便對她表達了情意,但每每都被她給拒絕,不過,直到今天,她的拒絕在他的眼中,還是起不了什麽作用。  

  有些男人的生命中,是不會懂得去接受一個“不”字的。  

  “送給你!”阿Paul不厭其煩的將手中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先侶拿出鑰匙,打開自己離公司不遠的房間。進門入目的是個標準的單身貴族套房,不大,只有十八坪左右,但因爲設計得當,將空間還給空間,所以這房子感覺起來比實際的坪數更大。  

  “請坐”先侶指了指沙發,走到落地窗前,將窗簾給打開,午後的斜陽一泄而入,帶來一室的光亮。  

  柯蓉莫可奈何的坐了下來,這個地方只有個雙人的小沙發,正前方則是一張多功能可折疊方桌。  

  先侶倒了兩杯冰水走回來,放了一杯在柯蓉面前,然後繞到對面,盤腿坐在她的面前,兩人之間就只隔了張方桌。  

  “部長想跟我談什麽?”對於這個環境並不陌生,畢竟她得到這裏爲先侶拿遺忘在家裏的文件,若只有她一個人時,她可以感到自在,享受著他留在房裏的氣息,但與先侶在一起,她只感覺渾身繃得死緊。  

  “我並不可怕吧?”先侶看著柯蓉微變得蒼白的臉色,心竟沒來由的感到緊,何時起,柯蓉看他的目光竟變得小心翼翼?他不喜歡這種感覺,真的不喜歡。  

  “部長怎麽會可怕?”柯蓉用笑容來掩飾心中的不自在。  

  先侶仔細盯著她,最後微歎了口氣,“我一向不喜歡無所適從的感覺,”他的手輕撐著自己的下巴,一臉的若有所思,“但是最近你讓我覺得我們兩人之間圍著一陣我不喜歡的氣氛。”  

  柯蓉聞言,不由默然,不過,她隨即深吸了口氣,她鼓起勇氣直視著先侶,公事化的回答,“部長,我相信你也應該瞭解,每個人都會有情緒化的時候,若我的態度傷害到你,我可以向你道歉。下次我會特別留意自己的態度,讓你感到自在,這樣可以嗎?  ”  

  如此的不卑不亢。先侶忍不住輕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你做什麽?”先侶疑惑的看著柯蓉將他推進他的車子裏,他擡起頭,看著柯蓉問  。  

  “部長醉了。”柯蓉簡短的回答,把車門給關上,繞到另外一頭上車,發動引擊。  

  “我醉了?!”先侶一臉深覺荒謬,“誰說的?”  

  “不要跟我爭辯。”柯蓉不很熱中的瞥了先侶一眼,“坐好!我要幫你系安全帶。”  

  “我不坐女人開的車。”先侶皺起眉頭,口氣滿著不認同。  

  “凡事都有第一次!”柯蓉想也不想的橫過先侶的大腿,把車門硬是拉上,單看先侶連跟她比力氣都輸她,就知道他只有聽她擺佈的分,她幫他系好安全帶,“你難道沒聽過,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這句話嗎?”  

  “聽過!”先侶甩甩頭,最後放棄的將手擱在手把上,不想跟柯蓉爭論這個。  

  “不過你可以相信我,我還不至於會醉到找不到路回家。”  

  柯容不很熱中的看了他一眼,注意了一下前後,便踩下油門,方向盤一轉,將車駛離停車位。  

  “我一點也不懷疑,你會找到回家的路,”柯蓉不很在乎的聳聳肩,“不過我還是要送你回家,所以你現在可以安靜點,好好休息一下。”  

  先侶歎了口氣,靠向椅背,“如果你堅持的話,我當然就隨你擺佈了,誰教你是我的秘書。”  

  柯蓉不發一言,開到半路,便發現先侶已經開始打盹,對一個口口聲聲說不坐女人車的人而言,他倒適應得挺愉快的。  

  不過通常先侶對女人有的偏見,到她身上自然就消失,在先侶的眼中,她只是個秘書,而不是女人,有時想來,這還使得柯蓉頗爲泄氣,但久而久之,她也只好處之泰然了。  

  不一會兒,車子使到了先侶的家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下班的鐘聲才響起,Sandra以風般的快速,沖進柯蓉的辦公室,打斷了正在整理桌面,準備下班的柯蓉的動作。  

  “有事嗎?”柯蓉吃驚的看著站在門口的Sandra,認識Sandra以來,她還真沒見過她如此匆忙的模樣。  

  “我迫不及待的想找你一同與我分享我的喜悅。”Sandra的嘴角揚著大大的笑容。  

  她興奮的模樣,也感染了柯蓉,“怎麽回事?看你這個樣子,似乎有天大的好消息  。”  

  “我下個禮拜要回Canada了!”Sandra說道。  

  柯蓉疑惑的皺起眉頭,“下個禮拜?怎麽那麽快?不是還有兩個禮拜才要回去嗎?”  

  “原本是如此,但是……”Sandra深吸了口氣,平復了下自己興奮的心情,“我、  升、官、了。”  

  “升官?”柯蓉一臉的不解。  

  Sandra肯定的點點頭,“現在站在你面前的,是飛揚第一個女性總裁,我下個禮拜回Canada辦交接,我接任美加地區分公司的總裁。”  

  “真的?!”柯蓉衷心爲自己的好友開心,她興奮的拉著Sandra的手,她是知道現年五十六歲的美加地區分公司的總裁打算退休,但她可萬萬沒想到接任的人竟然會是Sandra,她真沒想到公司會作如此重大的決定。  

  “當然是真的,”Sandra笑道,“你也很替我開心吧!”  

  “當然!”柯蓉的眼中流露出崇拜,“我真的好佩服你,你總是如此有能耐,真是太棒了。”  

  “其實以你的能力,你也可以啊!”Sandra突然正經八百的看著柯蓉,“可是你對戚先侶的這段情,會斷了你可能鴻圖大展的路。”  

  聽到Sandra的話,柯蓉唇邊的笑容隱去。  

  “別這樣,”似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我知道我以前對你不太禮貌,但是,我可不可以跟你聊一聊?”先侶一看到從樓梯口出現的人,立刻開口說道。  

  張筱若聞言,微微一愣,她擡起頭,看著站在高她三格階梯的先侶,“哇啊!真是稀客!”  

  先侶看著自己的六嫂,她也曾是他的同校同學,最近你的課上得應該還算順利吧?”  

  “嗯!”筱若將手中的書本換了一隻手,低頭拿出鑰匙開門,這層位在新竹光復路上的公寓樓層,是她在新竹求學時的臨時住所。  

  “祖培呢?”先侶疑惑的看著佈置得十分簡單的房子問道。  

  “保母那裏。”筱若把書放下之後,才轉過頭看著先侶,“正好你來,你有開車吧  ?”  

  先侶點點頭。  

  “載我去接小孩。”筱若轉頭就走,先侶也只好跟著走。  

  直到兩個人坐定在車裏,先侶才好奇的開口問道:“六哥今天不來嗎?”  

  “這條路直走,轉公園路。”筱若一邊指示接下來的路,一邊回答先侶的話,“昨天他說,今天有事會比較忙,所以他會不會來,我也不知道。”  

  “你們也真奇怪,”先侶先將自己的問題給擱在一旁,“你在新竹,六哥在臺北,雖然有北二高讓臺北、新竹很近,但是說真的,這樣來回也是一段長路,你難道不覺得,六哥這樣很累嗎?”  

  筱若聞言,沈默了一會兒,“其實他大可不用如此!”最後她說,“反正我只要放假就回去了,可是他不願意。你知道嗎?他這個樣子,讓我的左右鄰居以爲,我是他金屋藏嬌的那個嬌,我兒子也成了私生子,你說好不好笑?”  

  轉頭看了筱若一眼,先侶無奈的搖搖頭,“我真搞不懂你們這群女人。”  

  “你是什麽意思?”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