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轉貼]空之境界 作者:奈須磨菇(已完結)這個有出動畫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長篇][轉貼]空之境界 作者:奈須磨菇(已完結)這個有出動畫

[長篇][轉貼]空之境界 作者:奈須磨菇(已完結)這個有出動畫

這部作品是奈須磨菇作的 也就是知名動畫 FATE STAY NIGHT
的劇本設定人
在台灣已有發售
如同聖經大小的書
不過
價格相當高昂



空之境界/總章節

第一章 俯瞰風景/THANATOS

第二章 殺人考察(前)/...AND NOTHING HEART

第零章 空之境界/序

第三章 痛覺殘留/EVER CRY,NEVER LIFE

第四章 伽藍之洞/GARAN-NO-DOU

第零章 境界式

第五章 矛盾螺旋/PARADOX PARADIGM

第六章 忘卻旋律

第零章 境界式

第七章 殺人考察(後)

第八章(最終章)空之境界



第一章: 俯瞰風景 (原作:奈須木子)

序/詩
那一天,回去時走了一條通衢大道

這在我來說很少見,只能說是心血來潮吧
不經意地走在熟悉的街道

沒多久,有人從空中落下

難得聽到的骨頭碎裂聲

顯然是有人從樓頂落下——死去——

瀝青路面上流淌過鮮紅的顏色

辨得清原形的只有那長長的黑髮,以及

纖細 的 手足——讓人想到「潔白」這個字眼

摔碎的面孔,已辨不清原來的容貌。

這一連串的畫面

讓人不禁去想那 塵封的書頁間———

已成平面的押花
對於我來說
那頭部扭曲的屍骸
卻正如被折斷的百合

/ 1.



八月初的一天夜裡,事先連個招呼都沒有,黑桐幹也便來訪。

「晚上好,式。還是老樣子嘛,打不起精神的樣子。」

突然的來訪者站在門口,一臉笑意,向我發出無聊的問候。

「告訴你哦,式。我在來這裡的路上遇到一件事故。從大樓的樓頂上,有一個女孩子飛落而下自殺了。聽說最近經常發生,想不到今天竟讓我給碰上了。——哦,這個,放冰箱裡。」

他在門口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TOP

咳~感冒了

# # #




「飛落下來」

「啊——?啊,不好意思,沒聽清楚。」

「從樓頂飛落下來自殺,幹也,你說那能不能稱為事故呢?」

對與我這意義不明的低語,一直不說話的幹也立即變得認真起來,一本正經地思考著。

「恩——。那當然要算作是事故……不過,怎麼說呢,說到底那到底應該算作什麼呢?已經自殺了,人都死了。又是自己自願的,當然不能怪別人。只是,從高處落下來摔死這種事————」

「既非他殺,又非事故。要說,也只能說是曖昧啊,這種事情。如果非要自殺,幹嘛不選個別給他人添麻煩的方法?」

「式。說死者壞話可不太好。」

他要說什麼我在聽到之前就能夠猜到了。他的各種論調我早聽膩了。

「黑桐。你的這種一般論,本人很討厭。」

「啊?真是令人懷念啊,這個稱呼。」

恩,幹也像一隻懂得禮貌的栗鼠一樣點了點頭。

他的叫法有兩種,我一直對「黑桐」這個發音不是太喜歡。……至於原因,我自己也說不清楚。

就在我在想這個問題時,幹也好像忽然想起了什麼拍了下手。

「說起來,說到少見,我妹妹鮮花說她看見了。」

「——?看見了?什麼啊?」

「就是你說的那個。巫條大樓的女孩子。在空中飛的。你不是說你也見過一次嗎?」

「——————」

啊————,我想起來了,確實是這樣。大約三個星期前開始流傳的怪談。

辦公樓街有一座叫巫條大樓的高級大廈,入夜後,在那上方,據說是有像人的東西在飛。不光是我,連鮮花也看得到,看來那是真的了。

由於交通事故,兩年間一直處於昏睡之中。醒來後,我好像變得能夠看見所謂的「本不存在之物」了。按橙子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TOP

/ 3.




————脖子後面的那分寒意,直滲入骨髓。




顫抖,不知是因為空氣裡的寒意呢,還是因為身體內部的寒意。

無法斷定,也就不去多想,兩儀式悠然前行。

巫條大樓裡,沒有絲毫人的氣息。

凌晨兩點鐘,只有蒼白的電燈光照亮樓內通路。

奶油色的牆壁,在燈光裡,通向深處。拂去黑暗的人造光亮,沒有一絲人情味,比起那被其拂拭而去的黑暗更讓人感到不舒服。

式徑直而入正門,進了升降式電梯內。

空無一人。

電梯內部嵌有鏡子,裡面照出使用者的影像。

鏡子裡的人穿著淺藍色和服,外罩黑色革制上衣,眼神倦怠。

對一切都漠不關心,呆呆出神的瞳孔。

式直面鏡中的自己,撳下了通向屋頂的按鈕。

靜靜的機械音,式周圍的世界隨之上升。這裝了機械的箱子緩慢地升向屋頂。

片刻時間內的密室。此時此刻,外面發生什麼都與式無關,也無從有關。這一種實感,少許滲進了式那本應是空虛的心。

只有這一方小箱子,才是自己實際感受到的世界。

電梯的門,悄無聲息地開了。

眼前一變而為無光的空間。

式邁進這間僅設一道通往屋頂的門的小房子。空洞的電梯沉向了底樓。

沒有電燈,周圍是令人窒息的黑暗。

足音響起——式橫穿這個小房間,打開了通往屋頂的門。



——黑的暗,漸漸為灰的暗所取代。




街上夜景,飛入、佔據了整個視野。

巫條大樓的屋頂,普通的構造。

剝露著混凝土的頂面以及四周的防護網。

吸引視線的也只有式剛才所在小屋頂部的供水箱。

這屋頂構造本身並無奇異之處。

奇異的是,從這裡所看到的風景。

從這幢高出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TOP

第二章 殺人考察 (原作:奈須木子)
———1995年4月
與她初見。
/殺人考察(前)
/ 1.
今晚一如往常,外出散步。
夏日將盡,天氣轉涼,一陣風過,已帶秋意。
「式小姐,請出門當心,早點回來。」
對著在門旁正忙於穿上鞋的我,負責照料我起居的秋隆叮囑道。
這一點抑揚起伏都不帶的聲音我就當沒聽到,邁步走了出去。
穿過庭院,出了大門。
外面沒有燈光。
周圍是一片黑暗。萬籟俱寂的這個深夜,連個人影都見不到。此刻,凌晨零時,日期正從八月三十一日轉變為九月一日。
微風輕拂,庭院四周圍著的竹林沙沙作響。

———胸中湧起一種煩惡感。

怎會這樣?在那可以喚起人心中強烈不安的寂靜中散步,一向是我兩儀式的唯一樂趣。
夜更深,夜色更濃。
走在無人的街道,因為我想要一個人呆著。不過也難說不是因為我想要使自己意識到自己是一個人。
……不管是哪個原因,其實都很無聊。明明自己根本不可能是一個人呆著。

———從大路轉入了一條細小的巷子。

我今年十六。
用學年來算是高中一年級,讀的是一家普通的私立學校。
反正不管去哪最終只能留在家裡。學歷對我來說根本無所謂。既然這樣就進個距離上比較近的學校,可以節省不少花在交通上的時間,更有效率。
然而,我這個選擇或許是個錯誤。

———巷子裡面比大路上要更加暗。只有一盞路燈,神經質般一亮一滅,閃個不停。

不經意,想起了一個人的面孔。
狠狠咬了一下牙。
最近,情緒老是。不易穩定下來。像今天這樣就連在夜裡散步之中,不知為何也會想起那個男孩。
進了高中,四周的環境卻沒有什麼變化。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TOP

3.

高中一年級的寒假簡簡單單就結束了。
說起這期間發生的事情,除了新年跟織一起去參拜神社這件事值得一提,其餘我想就是平穩無事的每一天了。
第三學期開學,式身上的孤立感更加強烈了。她用連我都能清楚明白的態度向周圍傳遞著拒絕的意思。



放學後。確認大家都已經離校我向教室走去,式果然在等著。
她只是站在窗口眺望著外面。
既沒有誰叫我來這裡也沒有誰約我。只是,我還是對那個無論什麼時候看上去都會受傷的女孩子放任不管,毫無意義地決定呆在她身邊。
冬天的落日很早,教室裡被夕陽映照得一片緋紅。
在這只有黑與紅鮮明對照的教室中,織站在窗前。
「我有沒有跟你說過我討厭人類這件事?」
似乎心不在焉,式開了口。
「第一次聽你說起。……是這樣的嗎?」
「嗯。式討厭人類。從小時候以來就是這樣。
……其實,小孩子的時候,誰都是一無所知的對吧。都會認為自己遇到的每一個人,世界上的一切都無條件地喜愛自己。他們通常會這樣認為,自己喜歡對方,對方當然也就喜歡自己。這個大概是常識了呢。」
「聽你這樣一說好像確實是這樣。小孩子一般都不容易起疑心。確實他們無條件地喜歡著身邊的人,毫不懷疑地認為身邊的人當然也就喜歡著自己。要說到他們害怕的事物大概就是妖怪一類了。雖然長大了會明白真正可怕的還是人類。」
正是,織點頭。
「不過呢,那卻是非常重要的事。無知這種東西有時也是必要的東西呢,黑桐。小孩子都是眼中只有自己,不會察覺到別人的任何惡意。即使那是錯覺,也能讓他們體驗到被別人疼愛的實感,從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TOP

空之境界/序

一九九八年七月。
我在橙子小姐的事務所就職以來的第一份工作,已經順利地結束了。
雖然這麼說,所做的事情也不過是作為橙子小姐的秘書,與律師討論並處理一些合同方面的手續而已。
雖然對於自己並沒有得到重視而懷有一些不滿,但是我也很清楚大學上到一半便退學的自己是否有著相應的能力。
「幹也君,今天不是要去醫院的日子嗎?」
「是的,工作一結束就去。」
「早一點去也不妨的。反正工作已經結束了。」
戴著眼鏡的橙子小姐會變成非常親切的人。今天正是這樣一個幸運日,我將工作告一段落,握住了愛車的方向盤。
「那麼我先走了。兩小時左右就回來。」
「等你的禮物喲。」
告別了揮著手的橙子小姐,我離開了事務所。

每週一次,週六的午後我要去探視她。去到自從那夜以來連話也說不出來的兩儀式身邊。
她懷有如何的苦痛,在考慮著什麼,我並不知道。
為什麼想要殺死我,我也不知道。
然而只要有著式在最後讓我看到的夢一般的笑容就足夠了。
正如學人所說,從很早以前黑桐幹也就迷戀上了兩儀式。不被殺過一次的話是不可能醒過來的。
沉睡在病房中的式一如當時。
我回想起最後一次放學時,佇立在晚霞之中的式。
在如同燃燒著一般的黃昏中,式問我相信著她什麼。
當時的答案依然在重複著。
……沒有根據。但是,我還是相信這式。因為喜歡著你,所以想要一直相信下去---
那是,多麼天真地回答啊。
雖然說著沒有根據,卻又是真實的。
她沒有殺過任何人。我只能如此斷言。
因為式知道殺人的痛楚。同時身為被害者與加害者的你---比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TOP

3/痛覺殘留evercry,neverlife.

在我還小的時候,曾在一次玩過家家時割破了手掌。借來的東西,虛假的東西,偽造的東西。在那些小小的料理道具之中混入了一件真品。
在手中把玩那只做工細膩的小刀的我,不知何時在指間深深地切出一道傷口。手掌上滿是紅色的我回到了母親身邊。
記憶中母親先是斥責了我,隨後便哭了起來,最後溫柔地抱住了我。很痛吧,母親問道。
比起這句無法理解的話語,我由於被母親抱著而感到喜悅,和她一起哭了起來。籐乃,傷治好了就不會再痛了——
一邊用白色的繃帶為我包紮,母親這樣說道。我不明白這句話的意義。因為我連一次也沒有感覺到過痛。

/痛覺殘留
0

「你拿著一張很少見的介紹信呢。」大學的研究室。
很適合白衣的老教授臉上浮現出某種爬蟲類的微笑,向我伸過手來。
「哎哎,超能力。你對那種東西有興趣啊。」
「不是,只是想知道那是什麼樣的東西而已。」
「這個就叫做興趣呢。不過也好。哎哎,拿名片當介紹信還真是很像她的風格呢。她啊,
在我的學生之中很突出,我很注意她。現在我這裡能用的人手愈來愈少了,沒有人才啊。還真讓人頭疼呢。」
「那個,關於超能力的事情。」
「噢噢,是了是了。不過呢,超能力也是有不同種類的。因為我也沒有做過正式的測量,
你就當參考吧。這個行業現在是禁忌,在日本也僅有為數不多的研究設施。當然啦,即使是
這些也被封在黑箱之中。不會向我這個階層的人透露的。噢噢,有傳聞說最近三年已經達到
了相當實用性的等級了,實際情況到底怎麼樣呢。因為那個呢,不從出生時就開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TOP

/2

電話鈴響了起來。響了大約五次之後停了下來,切換成留言模式。
「嗶」的一聲之後,電話裡傳來我已然熟慣的男性的聲音。
「早上好,式。雖然很突然不過有件事情需要你幫忙。我與鮮花約定今天正午在名為
『Ahnenerbe』的咖啡店見面,現在看來是沒辦法去了。你不忙吧。拜託你去那裡幫我解釋一下。」
電話在這裡掛斷了。我懶洋洋地轉過身,看看床邊的時鐘。七月二十二日,上午七時二十三分。自己回到這裡才不過四個小時。
昨天,接受了橙子的委託在街上來回散步直到凌晨三點,現在身體依然很疲倦。我重新蓋好被單。
仲夏清晨的暑熱,與我沒有什麼關係。兩儀式從孩提時代起就有著長於忍耐寒暑的體質,
這一點也被現在的我所繼承下來。這樣睡下沒多久,電話鈴再一次響起。電話切換成留言模式後,那個不太想聽到的聲音傳了過來。
「是我。看過新聞了嗎?沒有看吧。不看比較好喔,我也沒看。」
……我常常想那個女人的思考回路是不是和我的有很大差異,現在總算是確認了。不要試圖去理解橙子的話裡有什麼意義。
「昨晚發生的死亡事件有三件。已經成為慣例的跳樓自殺再次追加一例,以及兩件癡情
的糾紛。這三個事件都沒有被報道出來,大概是被處理成事故了吧。不過其中有一個事件很
奇怪。想知道詳細內容的話就到我這裡來吧。啊,不,還是不要來比較好。想想也沒有那個必要。
聽好了,為了讓還沒睡醒的你也能明白是怎麼一回事,我講得簡單一些,就是說又多了一個犧牲者啦。」
電話在這裡掛斷了。我似乎也要在這裡掛掉了。

犧牲者增加了一個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TOP

3

七月二十三日的清晨,我終於來到了湊啟太藏身之地。根據從他的友人處得來的情報,他的行動範圍的界限以及湊啟太這個人的稟性來推測,
最後用了整整一天才找出了這個地方。遠離市中心的住宅街中的一幢公寓,其六層的空房間被湊啟太不法侵入後住了下來。我按響門鈴,用能讓他聽見的聲音說道。
「湊啟太。我受你前輩的委託來找你了。我要進去了。」說著打開了玄關的門。靜靜地走了進去。房間裡沒有開燈,儘管是早晨也顯得很昏暗。
穿過木質地板的走廊來到起居室。從空無一物的起居室向廚房和臥室張望。由於原本就無人居住,這裡沒有任何傢具。房間裡空蕩蕩的,有的只是夏日清晨的陽光。
「你在裡面吧。我進去了喲。」裡面除了臥室還有一個房間。打開通向那裡的門,由於窗戶關得死死的緣故,裡面一片
黑暗。
早上的陽光從門外射進來。或許是對光比較敏感,黑暗的深處響起一聲呻吟。這個房間也如我預想的一般空無一物。沒有傢具的房間不過是個箱子。沒有一絲生活的
氣息。在這間密室中,只有十六歲左右的少年以及空空的餐盒,還有一部手機。
「你就是湊啟太君吧。藏在這種地方對身體可不好。還有呢,隨便住到沒有人使用的房間裡也是不對的。這樣會被人當竊賊抓起來的。」
我一進入房間,啟太少年便慌張地退到牆邊。……那張臉上佈滿憔悴。從事件發生的晚上到現在不過才三天,他卻已經臉頰深陷,雙眼血紅。
很明顯連睡都沒有睡過。並不僅僅是吃藥讓他變成這個樣子的。如果沒有藥的幫助他早
就發瘋了。恐怕是,由於目睹了自己所難以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TOP

/4

七月二十四日。自從黑桐幹也動身去調查淺上籐乃後經過了一天。其間並沒有發生什麼值得記述的事情。
比如說從今天傍晚到明日清晨會有大規模颱風登陸,無照駕駛機動車的十七歲青年發生交通事故離脫公路之類程度的事情。
這到底不過是表層的東西。兩儀式在沒有電燈的蒼崎橙子事務所中呆呆地眺望著外面。夏天的天空一望無垠。萬里無雲的藍天上,只有閃耀著燦爛光輝的太陽。
這片只用藍色顏料就能夠描繪的廣闊天空,入夜時便會被呼嘯的暗雲所吞噬。恍如噩夢一般。
當、當的聲音如同耳鳴般傳來。事務所附近有一間制鐵工廠。工廠中的機械音毫不間斷地傳到窗邊的式的耳中。
式默默地向橙子投去一瞥。
橙子正戴著眼鏡打電話。
「哎哎,是這樣的。關於那個事故的情形。……啊啊,果然在發生事故之前就死亡了。
死因是絞殺嗎?沒有錯吧。如果頸部被絞斷的話就是絞殺了。強度是另外的問題。你們那邊
的見解如何?果然是作為交通事故處理的嗎。是這樣啊,在車中只有被害者。移動中的密室,
無論是怎樣的名偵探也無法解決的。不必了,只要知道這些就足夠了——真是給您添麻煩了。我一定會還您這個人情的,秋巳刑事。」
橙子的語氣十分恭謹,聽起來像是一位無比溫柔的女性。認識她的人聽到的話一定會背上發冷的。
橙子掛上電話,微微推了推眼鏡。鏡片之後是斷絕了一切溫情的眼神。
「式,出現第七個人了。這已經超過兩年前的殺人鬼了。」式依依不捨地離開了窗前。她原本是想看一看天空被暗雲侵蝕的那個瞬間的。
「看看。這一次是無謂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