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筆添丁 - 散文,小品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畫筆添丁

畫筆添丁

1. 「有一個病人都不理我,很酷。」一位師姊這麼說。

「我知道妳說誰,上次我要關心他,他還很兇的叫我別管他。」另一位師姊也認識。

「我更慘,有一次差點被他罵。」還有一位師姊有驚無險。

我仔細聽完,立刻問說:「怎麼可能?應該不會有這樣的病人?是不是妳們說錯話?還是服務過程中有誤會?妳們有沒有好好照顧他?或是妳們照顧不周?」

「有啊,我們有照顧啊。可是,可是這個病人真的很奇怪。」三位志工異口同聲。

這一梯次的志工這樣講,下一批志工來也這樣講,我想,我應該出動了,志工心靈也是會受傷的,不能讓我們志工受傷。

我拿了一顆人家送給我的大水蜜桃,還拿一本書《迷你袈裟下的故事》上病房。那是一間五人床病房,我一進去故意先不找他,先依序問候各床:

「老伯,今天覺得怎樣?」

「還好。」

「哇!張先先,好漂亮的花喔,誰送的?」

「哈哈,我姊送的。」

「林先生,今天很有精神喔!」

「你也是啊,等一下還要下去看門診。」

「鄭先生,中午胃口有好一點嗎?」

「唉呀!還不是老樣子,不過有稍微好一點就是了。」

我到最後一床,床頭病人資料寫著他的名字:周瑞勝。我非常客氣的問:「先生,我剛剛有吵到你嗎?」

周瑞勝眼神飄來飄去,我也故意裝作沒看到他的飄來飄去眼神。

「沒有。」他很不耐煩的語氣。

我更客氣了:「先生,我可以坐下來嗎?」

「醫院又不是我開的,妳坐你的,不用問。」周瑞勝不止是不耐煩,開始有點不友善。

「我真的是很有誠意要替你服務。」

「有什麼好服務,妳又不是沒看到,我都不會動了,還服務什麼?」

原來我們志工就是這樣被對待的,我終於印證了她們的話。但我還是說:「我就是看到你的情形,憑著我一顆真誠的心,來跟你說說話;來跟你說,我是真的來服務你的。」

「哼,服務什麼?我沒有前途,還服務什麼?」

「沒前途?這話怎麼說?」

「我本來是開小吃館,車禍受傷,傷到頸椎,就變這樣,只有頭還能轉。」周瑞勝似乎越說越火大,停了一下,又繼續說,「我被送到安養之家,一個月要付兩萬塊。就這樣過了幾年,我哥哥說,我只能再幫你付一年,再過一年,我要結婚,我也會生小孩,我沒辦法再幫你付安養費。」

原來如此,身受重傷,無法行動,哥哥又要斷絕經濟補助住,這個心結在心中糾結,沒地方發洩,發洩到我們志工身上。



2.

周瑞勝看我不說話,又說:「我在安養之家曾經想自殺。妳看看我現在這樣,只有頭能轉,還像個人嗎?那個什麼安養之家,看過去都是老的,只有我一個年輕的,餵飯,一個一個餵;洗澡,一個一個洗,像什麼生活?這種生活是人過的嗎?我無能為力,沒有辦法,所以我要自殺,但是我想自殺也自殺不了,這是我最恨的地方。」

住在安養之家的周瑞勝已經夠生氣的了,又碰到哥哥跟他講沒能力再出錢,心裡鬱悶,身上壓瘡更厲害,所以送到醫院來醫。有苦說不出,看到別人有訪客,自己孤單一人,於是又把情緒發洩到志工身上。

我明白了這一點,堅定的說:「我們可以學一技之長。」

「學一技之長?妳說笑話?我要學什麼一技之長?學到什麼時候?我現在連動都動不了,怎麼學一技之長?哪裡有一技之長讓我學?」

於是我講謝坤山老師的故事給他聽。

「妳隨便說說吧。」他隨便聽聽,打哈欠,看別的地方,各種不耐煩表情都有。

我還是耐著性子,說完謝坤山老師的真人真事,並且告訴他:「這是真的,他也是我們醫院的志工,也幫忙輔導病人。哪天我請他來,跟你來場男子漢的對話。」

「隨妳便,妳要找誰是妳家的事。」

既然他隨我便,我問:「你想畫畫嗎?」「畫什麼?我又不會。」「你小時候有畫過圖嗎?」「廢話,當然有。」「有就好啊,我們重新來嘛。」

他半信半疑,問我:「哪有這麼好的事?」

「志工不會說謊,志工說的都是真的。」

他不再說話了。

我猜他有點口渴,趕緊說:「水蜜桃我捨不得吃,特地送來給你吃,這本書裡面說的都是志工服務病人的真實故事,給你看。」我請隔壁看護翻書給他看,然後我先離開了



3.

隔天我故意再去,「先生,你覺得怎樣?」

「喂,你們志工還真的這麼好心。」

他真的有看《迷你袈裟下的故事》,我笑著說:「對呀,我跟你說的都是真的。」

就這樣漸漸開始互動,情形還好。出院後周瑞勝回到安養之家,我通知謝坤山老師說:「謝老師,上次我跟你提過的周瑞勝,他已經出院了,我們去安養之家教他畫畫。」

沒想到去安養之家的時候,他不在,安養之家工作人員說他肚子痛,我們趕快趕回來急診室。一進急診室看到他躺在病床上,雙眼緊閉。我說:「謝老師來了!」這一叫,他眼睛打開,看到一張燦爛的笑容,那不是我的,那是謝坤山老師的招牌笑容。

周瑞勝又驚又喜:「哇!你……真的來了。你沒有手,假不來的。」

我說:「當然無法作假,我們說的都是真的。」

謝坤山老師說:「我來看你,是真的。不如這樣吧,下一次,等你身體好了,我再來,專程來教你。」

他真的很感動。感動於我們是真心要幫助他。

約定的時間到了,我想,謝坤山老師專程來,只教他,太可惜,於是找了五個人一起學。他們都是受傷而行動不便,或是沒有手。我不知道肢體不方便的人要怎麼學畫,謝坤山老師跟我說沒關係,請我準備兩張長桌,拿幾個箱子放桌上就好。

來學畫的每個人都咬不住畫筆,畫筆一直掉下來,口水一直滴,我看了很難過。可是,口咬畫筆是起步,沒有起步也不行,我沒有露出難過的眼神,很自然拿起衛生紙,幫他們擦一擦,鼓勵他們:「來來來,我們再學,謝老師也是這樣學的。我們再學,自然而然就咬得住。老師就在旁邊,會教你們。來,我們再學,我們重新再學。」他們一直學,也真有毅力和耐力,學到咬住畫筆了。

咬住筆,他們很得意,就開始畫。開始畫「一」,可是簡單的一筆「一」,畫不出來,變成鋸齒狀。於是我帶領一群志工加入鼓勵行列,組成專屬啦啦隊為他們加油:「哇!你真棒。有一就有希望!」、「加油,你又進步了。」、「哇!你怎麼這麼棒?學得好快。」

他們被志工鼓勵得笑呵呵,他們的家人也在旁邊看,都覺得:「我們家的人有希望。」

周瑞勝回去之後,非常努力,我說:「你去跟你哥哥說,叫他再給你兩年時間學畫,說不定你就不用靠他了。」



4.

不久,我帶著志工又去關心他。他一臉沮喪跟我說:「不畫了,畫不下去。」原來學了一段時間,比較會畫,但有瓶頸,無法突破,他很懊惱。

我說:「你在說什麼?謝老師這麼認真在教你,你說你畫不下去?畫不下去我請謝老師再來教你。」

他真的就勉強繼續畫,我也趕快請謝坤山老師來解開他的學習瓶頸。我常常想:要怎麼鼓勵他?剛好一位美國師姊回來,我請她隨我去看這個個案,師姊覺得很感動,就當場義買一幅畫,周瑞勝還把這一萬元捐出來。

我笑著說:「你真厲害,你的畫有人欣賞,賣到一萬塊,這是做好事。」

他靦腆的笑了,「沒有啦,沒有啦。」

「怎麼會沒有?你的畫被掛在美國分會啦。」

這一事件後,他自覺更有信心、使命更重大,也更努力畫。暑假,我帶他到心蓮病房作畫,也讓他跟青年學子分享自己的奮鬥過程。這段期間,他畫得比較好,還申請到口足畫家協會獎助,9750元。



5.

一個月後,有一所國中請我去講生命教育。我忽然想到:「我再怎麼講也不如周瑞勝啊,如果讓他來講,一定更可以感動人。」於是我邀請周瑞勝跟我去演講。

「開玩笑,我哪有可能作老師?」周瑞勝懷疑我的話。

「你把你所做的、怎麼奮鬥的,講出來就好。這群國中生,正遇到人生最重要的階段,你如果可以啟發別人的生命,那是不得了的事。」

周瑞勝想了一下,「好,我怎麼去?」

「那簡單,我請慈誠隊師兄把你抬去。」

於是演講那天我們開車就把他載過去。演講一開始,我說:「各位同學,我今天特別請了一為老師來給各位上生命教育的課程。」於是四位慈誠隊師兄一口氣把周瑞勝抬到大禮堂的講台上。

本來台下聊天的聊天、背單字的背單字、打瞌睡的打瞌睡。一抬上去,四個師兄加一個周瑞勝不過五人,但抬上去的氣勢卻有如千軍萬馬,全場一瞬間全部安靜下來,大家都想:「竟有這樣的人!」

畫架、畫筆,早就準備好。周瑞勝以口咬筆,現場作畫。學生一直往前擠,「真厲害,這樣還能畫。」、「我前從來沒看過,好厲害喔。」、「畫得很美啊,他是怎麼辦到的?」

畫完之後,周瑞勝對台下的國中生說:「孩子,你們要注重你們的健康,交通安全很重要,不要飆車,我就是這樣,損傷了。你們看我,你們覺得我這樣好受嗎?好在啊,我有慈濟,有謝坤山老師幫助我,我才能走出這一條路。這條路,我走得很辛苦,你們要注意健康,好好讀書,孝順父母。」

雖然很簡短,但是很有力。

這一事件後,他更有自信,回去之後,畫得更好。



6.

不久,我又帶著志工去看他。他在畫一棵大樹。我問他:奇怪,你在畫什麼?

「我要娶太太了。」周瑞勝喜不自勝。

我很驚訝,但我不能潑他冷水,於是跟他說:「娶老婆很快,養老婆很難,這一點你要知道喔。」「我知道,我會更認真畫。」「那我祝福你,你要娶老婆了。」

原來他透過仲介,到越南娶新娘。有一天我手機忽然響起:「師姑,救命!救命!」「你不是去越南娶老婆,喊什麼救命?」「我被仲介放鴿子。在一個小旅社,沒辦法離開。」「多久了?」「有一段時間了,再過四天,就無法居留了。因為三個月的簽證到了,師姑,救我。」

三個月簽證到期前四天,周瑞勝在越南向我喊救命。他新婚老婆去典當金項鍊、金戒指,設法救他。於是我說:「我感覺這是一個好太太。不然早就跑了,哪有可能陪你?還當首飾救你?」

「那我現在怎麼辦?」他著急得快哭了。

「就算你現在跟我說你在哪裡,我也聽不懂,你手機號碼告訴我,我請越南的師兄師姊趕快跟你聯絡。叫你太太跟師兄師姊說你在哪裡,怎麼去帶你們,把你們救出來。」



周瑞勝夫婦真的回來了,歷劫歸來後,他帶老婆來我辦公室,笑嘻嘻的向我介紹:「這是我太太。」

「你太太,你要顧好人家啦。」我還是充滿祝福與叮嚀。

周瑞勝說:「我很不甘願,我一定要告仲介。」

「別告了,趕快去畫圖。你太太雖然聽不懂我在說什麼,可是她看我的表情,聽我說話的口氣,她會煩惱。你要養老婆,照顧老婆,不是去告仲介。你要寬宏大量,能回來就阿彌陀佛,趕快努力再畫。」

說了一陣,最後他笑出來,太太看他笑出來,自己也笑出來。

我又說:「你自己看看,聽不懂的都跟著我們笑了,你是要讓她哭還是讓她笑?你自己說。」

「好啦,聽妳的話,不告他了。」周瑞勝狠狠的下定決心,「我現在開始要更認真畫。」



7.

他真的很認真畫,有一天他忽然來找我,還說:「師姑,我要捐六千元。」我問他:「你是開玩笑還是認真?你結婚了,要養老婆,你哪來的錢?」「我去台北剪綵。」「剪綵?你剪什麼綵?」「台北中正紀念堂國際口足畫家協會畫展,有六千元。」「這麼棒,好,我幫你捐。」一週後我到台北為志工上課,特別抽空去看畫展。去之前先問周瑞勝展期有多長?因為我真的想去去看,我在畫展現場看到他的畫也被展出,我覺得很欣慰。志工團隊的努力、他自己的努力、謝坤山老師的努力,真的沒白費。



後來再去他家居家關懷,他畫母雞孵小雞,畫面生動,我覺得有趣極了,忍不住問:你在幹嘛?畫這麼可愛的圖。

「我太太快生了。」

「真的假的?我要幫忙坐月子。」

後來他太太在我們醫院生產,我們也幫她坐月子,教她如何抱孩子。

去年過年我們去看他,順便包個紅包給小孩。周瑞勝對太太說:「快去拿紅包給顏師姑。」太太覺得很奇怪:「顏師姑怎麼可能收紅包?」他說:「不是給顏師姑,我是要捐錢幫助伊朗地震賑災的,五千元。」

我馬上說:「你有老婆,現在又有孩子,五千元不是小數目,你要不要再考慮一下?」「師姑,這是我的紅利。」「什麼?口足畫家協會也有紅利?」「有啊,我捐紅利。」「好,我幫你捐。」

周瑞勝又說:「師姑,從今年起,我、我太太、我孩子、三個人當妳的會員,一個月三百元,一年三千六,這是三千六,給妳。」

       就這樣,他們一家三口成了我的會員。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