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宿舍之大清小寶 作者:中流石 (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其它小說] 女生宿舍之大清小寶 作者:中流石 (連載中)

四十六(下)

  那名嘍囉從光頭佬手裡接過匕首,竟然毫不猶豫地用鋒刃削去了我脖子上的一層皮。那被姨丈稱之為牢固無比的「繆斯之吻」隨著他的手起刀落,就被這麼「輕鬆」地摘下了。

  一陣撕心裂肺的疼痛過後,我就再也不省人事。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才慢慢醒轉過來。我發現自己現在正被關押在一個四周圍都封閉的密室裡。這裡的光線非常的昏暗,空氣沉悶潮濕,隱約還能聞到灰塵和蟲鼠的骯髒臭味。

  我只覺脖子後面受傷的地方不住地抽搐,萬千疼痛匯聚到一個點上,並且奇癢無比。我一想起那些不知道殘忍的混帳就恨得牙癢癢,是他們害得我遭受這番罪,既不能揉也不能撓,因為我擔心抓破了剛癒合的傷口會感染發潰。

  我想起了周昕,不知道她落在這幫混蛋手裡現況怎麼樣——她怎麼說是個可愛得讓人很容易產生不良幻想的美女。剛才聽那個光頭佬的意思,他們一幫猥瑣男這半個多月以來一直潛伏在我們以前住過的那棟公寓,很久不食女色——我昏迷了這麼久,他們不會已經……

  我一想到這裡,不禁嚇出一身冷汗——看到這麼多飢渴並且粗魯的混蛋,小惡魔無論再怎麼狡黠圓滑,也畢竟是一個女生,遇到這種強暴行經一定會非常害怕——前次她被丁萱綁架逼迫,已經深深觸動了她作為女生的脆弱的神經,更何況這次對她欲行不軌的是這麼多、這麼醜陋的猥瑣男子!

  不行,我要去救周昕!我非得趕在敵人對她動手之前成功地把她解救出來不可。

  於是我奮力站起身來。可是——

  我的身體就像是一攤爛泥,完全提不起精力,就連一個簡單的起身動作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十七章(上)

  「把門打開!」方面闊耳的男子威嚴地命令道。

  很快,這道堅實的鐵門就被打開了。方面闊耳的男子大搖大擺地走進來,他的身後跟著光頭佬和另外的幾名手下。看到驕橫跋扈的光頭佬對這名男子唯唯諾諾、點頭哈腰的恭敬模樣,我相信這位看上去可惡但不得不承認他真的挺帥的男子就是這裡的大佬。

  他大約三十多歲的年紀,西裝筆挺很是清爽的外表,有邋裡邋遢的光頭佬幾個在一旁作陪襯更是顯得非常清秀。他的體形碩壯,有得跟史威一比,不過看起來要比那龍人少了一份變態的噁心。

  大佬細細打量了我一番,然後自顧在一邊「嘖嘖」搖頭,並不說話——一般那些自以為是的大佬往往不會輕易地在公眾場合發表說話,以顯示自己地位的尊崇。而現在矗立在我眼前供我「瞻仰」的這位就屬於他們的行列。所以無論他長得再怎麼帥,我都一樣對他沒有好感。

  「你們把我帶到這裡來到底想怎麼樣?你們把我的朋友怎麼樣了,她在哪?」我強忍著身體的疼痛強打精神坐起來,很想搞清楚自己現在身處的環境,更想盡快知悉周昕的狀況。

  「少囉嗦!」光頭佬狠狠地踹了我一腳,擺出一副很為大佬出氣的模樣,道,「在我們則卷首領面前鳥話還這麼多!」

  這位名叫則卷的大佬制止了光頭佬,很是「大度」地朝我點頭微笑,道:「你就是醜角?那個只憑一個人就殺害了我們幾十名全副武裝的弟兄的人?」

  我沒有理會他的這個問題,我更擔心的是小惡魔周昕的下落:「和我在一起的那個女孩現在在哪?你們把她怎麼樣了?」

  光頭佬很像是則卷的代言人,他看我很沒禮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十七章(下)

  「我能問一個問題嗎?」我覺得應該趁跟他說話的時候套取些有用的信息。

  「你問吧!」則捲回答得倒是很爽快。

  「你們說的『老頭子』到底是誰?為什麼他要指使你們來殺我?」我很想知道他們口中的那個「老頭子」到底是誰。因為我經歷過的好幾次被追殺都跟這個「老頭子」有關,一撮撮殺手都是受了他的指使而來的——剛從國外回來的季清萍前後兩次被追殺,殺手是「老頭子」派來的;而這次日本「櫻花社」也是跟「老頭子」有所關聯;說不定我上次在從季家回來的路上被那個叫什麼「赤火堂」的埋伏也是「老頭子」陰謀策劃的。那麼這個「老頭子」就真的是個太可怕的人物,居然能夠調用這麼多來自不同黑暗勢力的人為自己所用。只是不知道他究竟是誰,怎麼會三番五次地派人暗殺我?

  「這個……」則卷猶豫了一下道,「無可奉告!」

  「怎麼,你怕他?」我看正面問不行,就迂迴採用激將法。

  則卷冷笑幾聲,道:「笑話!我會怕他?我們『櫻花社』的人從來不知道『怕』字怎麼寫!只不過我們社長說要好好配合他進行計劃罷了。你小子少來,別以為用激將法可以從我嘴裡套出話來!」

  「你們幾個聽著,」則卷頓了頓,轉身向身旁的幾名手下命令道,「這小子無論問什麼說什麼,都不要理會他。特別是關於老頭子和……的事,如果誰敢洩露半句,那就用組織最嚴厲的懲罰方式處置!聽清楚沒有!」

  則卷一聲質問,那幾個縮在一邊的手下迅速立正齊聲朗道:「明白!」

  爺爺的,則卷你這傢伙真狡猾啊!這麼一來,我想從他們口中套出話來是不可能的了。只不過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十八章(上)

  「你們這夥人真是不講信義,已經成交的生意怎麼說反悔就反悔?」一個我聽起來似乎很熟悉的聲音在門口響起道,「老頭子想要的人,你們日本『櫻花社』就這麼不給面子!你們想拿具沒用的屍體糊弄自己的合作夥伴嗎?」

  來人說話很是慷慨,語氣中明顯帶著氣憤和不滿。

  正當我尋思這個聲音的主人是誰的時候,一個留著齊肩短髮,穿著橙色運動服的女生出現在眾人的眼前,頑皮的臉上竟是一副頗為強硬的表情。

  我不看還好,一看著實嚇了一跳——這個傲慢不羈的人物居然是邊緣呢!

  我在欣喜終於有位「救世主」從天而降的同時,更訝異為什麼邊緣會在此刻出現在日本黑幫的地下囚室,她跟這些人到底到底是什麼關係?

  就在我胡亂猜測的時候,卻聽一旁的則卷「哈哈」幾聲假笑,道:「你這個丫頭怎麼跑到這裡來了?這種地方不適合你呆,快點出去!」

  邊緣沒理會則卷的說話,看了一眼倒伏在地上的我,然後回過頭去望著則卷很是不屑地說道:「我如果不及時趕到,難道你們真的想殺了這個擁有超級異能的小子?老頭子不是交代過,要你們不要傷害他嗎?」

  「呵呵,這小子已經是廢人一個,留著也沒什麼用處!況且,」則卷很是自負地一擺手道,「我們『櫻花社』憑什麼要聽從『老頭子』的吩咐?他是台灣的大佬,我們『櫻花社』還是日本的最大幫派呢!笑話!」

  邊緣聽了則卷的話,氣得臉發青,咬咬銀牙發狠道:「把人交給我!」

  「憑什麼?」則卷無禮地丟下一句,反問道。

  「就憑你們社長是我舅舅!」邊緣好像生氣則卷太不給面子,很是不客氣地扔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十八章(下)

  「難道你不是中國人?」我大訝她居然說「你們中國」。

  「應該說不完全是!」邊緣搖了搖頭,莞爾一笑,道,「人家是混血兒。」

  「中日混血兒嗎?」

  「是的。我爸爸是中國台灣人,而我媽媽是日本人。所以……」她說到這裡,臉上竟有些黯然,很為什麼事傷感似的,頓了頓,忽又若無其事地露出原來活潑可愛的笑容,道,「所以人家是一個『邊緣人』——既不能說完全屬於中國,也不能說完全屬於日本。媽媽改嫁了,而爸爸根本不關心我……」

  她「呵呵」笑了幾聲,抿了抿嘴,居然唱起歌來:「爸爸一個家,媽媽一個家,剩下我自己,好像是多餘的——所以我是個『邊緣人』!」

  雖然她說這些話的時候,盡量表現出一副無所謂的坦然態度,並且保持著一貫的樂天微笑,但是我能感受到她內心的孤獨和無助,竟忍不住同情起她來。

  「你的本名不是叫做『邊緣』吧?」

  「嗯?」

  「這個……你說你是一個『邊緣人』。」

  「呵呵,被發現了——你小子還不笨嘛!我媽媽姓淺倉,而我爸爸姓……」她話說到一半忽然止住,緊抿了一下嘴唇,然後輕吁了一口氣,道:「在台灣『邊』這個姓很少吧?『邊緣』是人家自己習慣用的假名……」

  我很認真地聽著她的講話——我並不是有意提起她的傷心事,但是既然她此刻願意繼續說下去,那麼我就應該做一個合格的「傾聽者」,不要打擾了她。因為我想,現在的邊緣應該是很脆弱的。可是我的身體卻很不配合地痛癢起來,喉嚨更是腥躁得厲害,終於忍不住咳嗽起來。

  「你還好吧?」邊緣中止了自己的說話,關切地問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卷 第四十九章(上)

「這裡是哪……」

    我無力地睜開惺忪的眼睛,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個完全陌生的房間。周圍的一切竟全是橙色與白色相間的暖色格調,顯得格外通澈明亮。剛剛甦醒過來的虛脫感使得我的思維變得極其簡單,感覺自己虛弱的身體像是懸浮在一個夢幻般的異度空間,飄飄乎沒有歸屬感。

    邊緣已是換上了一件寬大的水綠色圓領體恤,此刻正坐在床頭靜靜地翻著一本大部頭的書。她的美麗與這個房間融為了一體,那一襲綠更是將這個明晃晃的世界的她襯托得格外耀眼。

    「你醒了!」

    她聽到我的說話,趕緊放下手裡的書,俯身把我從床上攙扶起來。

    「要喝水嗎?」她細細打量了一下我的臉色,關切地問道。

    我搖了搖頭,示意不用了。

    「不行!」她秀麗的眉毛微微蹙起,「看你的臉跟張白紙似的,一定是脫水得嚴重……」她一邊說著,一邊已經起身幫我倒來一杯橙汁。

    我雙手接過她遞來的杯子,道了聲謝,眼睛環視四周圍的裝潢和擺設,頓了頓問道:「這是你房間?」

    「是呀!」她輕聲應了一句,把書捧回手上,自顧自地看起書來,沒有再太多地搭理我。

    我看她沒有想繼續說話的意思,也不再去打擾她做自己的事,*在床頭一邊喝著橙汁,一邊靜靜地坐著不說話。回想起昨晚,我坐在車上一開始還覺好好的,聽邊緣說要載我去XX地方,叫我好好休息。我想隨便吧,反正自己虛脫無力,於是隨便往坐椅上一*,竟迷迷糊糊地睡著了,結果醒來就躺在這個地方,也不知道她是怎麼把我從車上轉移到這裡的,更何況還要她騰出自己的床鋪讓我睡,自己卻硬生生地坐了一夜,想想真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卷 第四十九章(下)

我的身體依然虛弱。因為黑龍舌猓吞噬了我體內的精華,而我賴以汲取能量的「繆斯之吻」已經隨著我的皮肉一起脫離了我的身體。我現在可以說百孔千創,只剩下一副皮囊肉殼。

    我不能一直躺在這裡!因為,周昕現在還身處險境。

    我想起前天跟姨丈約好昨天下午去找他的,但是後來遇上「櫻花社」的襲擊,結果輾轉到了這裡,期間並沒時間與他取得聯繫,想來他一定警覺到了什麼,說不定此刻正派人到處找我。於是我給姨丈去了電話,將昨天發生的一切大致跟他講述了一遍,並且約定今天晚些時候去他的研究所。姨丈聽說了我現在的狀況,大為驚訝,說會想盡一切辦法幫我治療。

    跟姨丈通完電話,我便急著趕去星昕公司見周博謙,跟他商量如何解救周昕。昨天聽那個叫則卷的傢伙說話的意思,「櫻花社」很有可能利用周昕要挾「紫杉」企業,甚至逼迫星昕交出「羽翼」的原代碼和程序。當然,最重要的是,周昕在這幫匪徒手裡多一分鐘就多一份危險。想想他們對待我的殘忍手段,真不敢想像他們會對這個可愛的女生採用什麼嚴刑。

    我的身體是虛弱,但是我的思維卻並沒有因此受到任何影響。我要趕在敵人採取行動之前盡快地想出應對之策,甚至化被動為主動,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於是,我勉強拖著疲乏無力的身體走出邊緣的家,到外面打車趕往星昕公司。

    正當我要鑽進一輛的士的時候,我聽到身後一對男女吵架,而那個女生的聲音聽來格外熟悉。

    「跟你說了多少次,叫你不要再跟著人家!你再這樣下去,是自討沒趣!」那女生的態度很是蠻橫潑辣,「你要再這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卷 第五十章(上)

我被這突如其來的撞擊震得筋骨酸痛,甚至有種反胃的噁心感——畢竟我不是之前的強有力的「丑角」了!脖子後頭包紮著的傷口冰涼冰涼的,血液不住地滲出,使我不免有些天旋地轉的暈眩。

    又是一陣猛烈的擠壓和撞擊。

    開車的是個普通的出租車司機,很是老實忠厚的模樣,想來從未遭遇過今天這樣的劫難。他被這只有在電影裡才見過的「特技場景」給嚇蒙了,但是生存的意志很快將他拖回到現實中來。於是,司機艱難地操縱著方向盤,左避右閃,竭力不讓追殺的車輛將自己死死地包夾。

    這個時候,我們誰都知道,一旦稍做鬆懈,不是被撞得車毀人往,就是當場被擒,然後被更惡毒的手段折磨、殘殺!

    我不禁暗罵一句:「shit!」這幫窮凶極惡的混蛋居然無視台灣的法制,光天化日當街殺人了!我不禁氣憤地握緊拳頭——要不是我現在有傷在身,非把你們這幾個爛蕃薯臭鳥蛋揍扁不可!

    ……

    這時候,我忽然感覺手裡一軟,似乎握著了一個光滑柔膩的半球形布丁……呃,這種觸感似曾相識。

    不好!

    我膽顫心驚地俯下頭去——果然,此刻劉芸飛的嬌軀幾乎完全撲倒在我懷裡,而她的胸脯正巧覆在我的腿上,我的手……

    「你……你找死啊!」

    劉芸飛微楞一下,小臉迅速漲得通紅,最終遞來一記拳頭狠狠打在我的額前。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趕緊賠禮解釋,不然真的會死人的!唉,天哪,為什麼偏偏讓我遇到這麼欲哭無淚的倒霉事!

    劉芸飛「哼」了一聲,正想再說什麼,車子又是一陣劇烈的翻騰,她無奈又倒在我的膝上!

    「年輕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卷 第五十章(下)

歹徒的汽車像是傷口貼著的狗皮膏藥楞是怎麼甩也甩不掉,而且其底座更是安裝了電鑽和電鋸,不斷地從各個方向侵襲著我們這輛再普通不過的平民型出租車。因為身後追著聞風而來的警車,歹徒想要盡快解決了我們好在被警察追上之前脫逃:更何況我們的破車畢竟與他們的在速度和堅硬程度上均不在一個檔次,所以與其說我們在努力地擺脫他們,倒不如現實點說是他們像推土機一樣鏟著我們,欲將我們從前面斷橋上掃下。

    「不好,汽車失去控制,完全掌握不了方向和速度!」司機大叔大叫不妙。

    「怎麼辦,阿羽?」劉芸飛撲倒在我懷裡,聲音甚是無助——前無去路,後有追兵,畢竟我們還太年輕……

    「大叔……」我下意識地摟緊了劉芸飛:我不能讓她受到傷害!而且,周昕此刻仍身處險境,我不能拋下她不管!我自己對自己點了點頭,朗聲道:「就搏它一搏吧!」

    司機默然沒有說話,只是抿緊了剛毅的嘴唇,青筋橫陳的手上握得越發地緊了。我們目不轉睛地盯著前方不到百米的大橋的斷裂處,缺口很大,但我們別無選擇。

    但願能藉著賊車的推力和後期的發力,助我們飛躍這人生的第一塹壕!

    八十米……

    五十米……

    二十米……

    十米……

    三米……

    隨著一陣刺耳的剎車聲,三輛賊車緊急迫停,而我們則開足了馬力。

    感覺「呼」的一聲,我們的汽車凌空躍起,像是剛起飛的飛機斜向上走拋物線。橋的那端,少說也有二十米,但我們有信心一定能跨越!

    時間大概只走了兩三秒,但我卻感覺歷經了半個世紀!

    車子似乎在走下坡線,但前面的路距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讚阿  可惜現在看還在載 2007的阿...  不知道會不會有完本~  很好看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