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宿舍之大清小寶 作者:中流石 (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其它小說] 女生宿舍之大清小寶 作者:中流石 (連載中)

第一卷 第三十九章

「我們去哪?」我試探著問道。

    「我怎麼知道。不是你說要一起出去走走的嗎?」她的臉側向窗外,似乎不太願意搭理我。

    無力。

    「呃,這些不是說好了都由你做主的嗎?」我再次試探著說道。

    「難道這就是你嗎——優柔寡斷,一輩子都只聽女人的話!你不好有點男子漢氣概嗎?」她的語氣有些不快,接著又小聲嘀咕了一句:「支支吾吾的,根本就是沒把人家……」越到最後聲音越輕,後來乾脆就沒把話說完。

    「那去我以前住的地方吧!」

    雖然她這麼「教訓」我,我卻沒有感覺到不快,只是希望她心裡好過一點就是。我並不十分清楚她這會兒到底怎麼了,不過我想這應該是有原因的吧——她並不是那種任性的女孩。

    我說出這個決定的時候,仍然嘗試著獲得她的同意——她說得沒錯,我的確有些優柔寡斷,一輩子都只看女人的臉色。

    可是,之前的我似乎並不是這樣的,只有在住進了這女生宿舍之後,我才變得對女生「唯命是從」——這應該感謝她們四位大小姐對我的「細心調教」。

    而對林語兒,我更是有種特別的感覺——她的冷艷讓我先天就對她產生敬畏,她的溫柔讓我忍不住就想親近,想起她和我的「第一次親密接觸」,我更在不知不覺中就想體貼她、服從她。

    跟她在一起的這段日子,我似乎成長了許多。以前的我總是粗枝大葉,慢拍呆板,也很少懂得女生的心思,更是懶得去「獻慇勤」。可就在這短短的半個月,我對感情的「領悟」增進了許多……

    她點了點頭表示應允。

    「呃,這個……我很感謝你!」

    「嗯?」她被我這句沒頭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第四十章

我和林語兒在屋簷下避雨,一邊閒聊著。說是閒聊,其實我們只是彼此偶爾地搭上幾句,並不十分熱乎——畢竟我和她都不是善談的人。更多的時候,我和她就只是這麼靜靜地站著,從容地看著陰雨綿綿的天空,默默地享受著這溫馨的片刻。

    雖然我們之間話語不多,但是卻能彼此感受到對方心中的平靜和溫暖。

    這時,一個身材修長,戴著眼鏡的女生往這邊迅速跑將過來。她跟我們一樣沒有帶傘,應該也是跑來這裡來躲雨的。唯一和我們不同的是,她手裡還拿著兩三本書。在陰雨天裡,這便成了累贅。

    那女生顯然是十分愛護書本的人。只見她把書捧在胸前,微曲著身體,努力不讓雨水打濕手裡的紙張,以免模糊了字跡。

    雨滴較之剛才已經增大了許多,也密集了許多。她從對面碎步跑過來,才一兩分鐘的路程,身上的衣服就已經被打濕了一片。

    正要跑到的時候,她腳下卻不慎一滑,碰巧撞在我懷裡。

    「對……對不起!」她趕緊抽身回去,站到一邊向我道歉,羞澀得不敢抬起頭來,耳根卻紅透了。

    「沒關係。」我表示並不介意。看見她剛才險些摔倒,我禮貌地問候道:「你……還好吧?」

    「嗯。」她輕應了一聲,然後吁了一口氣舒解了剛才的驚慌,緩緩抬起頭來道:「我很好。謝謝——咦,是你啊!」

    我這下也看清楚了她的面孔——她不是別人,正是那位「天藍色的女生」。

    怪不得她剛才跑過來的時候,我覺得她有些面熟。

    她今天並沒有穿著天藍色的衣服,而是著了一套咖啡色的類似運動服的休閒服裝。這便難怪我沒能一眼認出她——在我的印象當中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卷 第四十一章

  「臭美!」林語兒一巴掌打在我的肩上,紅著臉嬌嗔道。

  「那你問得這麼清楚幹嗎?」我不禁反問道。

  「你……」她忽然發覺自己辭窮,揚起的一隻胳膊無奈的往旁邊一甩,憋氣道,「不跟你說了!沒見過像你這麼不要臉的人!」

  看見她現在尷尬的模樣,似喜非喜,似怒非怒,臉上紅撲撲的,眼裡有些閃爍,我覺得她實在非常地迷人,然後忽然有些不好意思起來,道:「其實……有些人事你並不需要擔心,因為我是個很負責任的人——既然你是我的……呵呵,那我也就是你的……呵呵!你要對自己的魅力有信心嘛!」

  我原本以為她會驕傲地笑上幾句,然後說:「當然,人家才不會那麼小氣呢!」可是,她卻杵在座位上一動不動,竟是一片迷惘的神情,似乎正陷入沉思。

  「Hello!」我提高音量,試圖將她拉回現實中來。

  「呃……什麼?」原來她剛才根本沒有聽到我的說話。現在的她就像是剛甦醒的睡美人,目光散漫,完全不諳眼前的狀況。

  「我說『Hello』!」我再次重複道。我沒有因為她不在意我的說話而不快,只是不知她此刻腦海裡想著什麼,更有些擔心她的身體狀況。

  「嗯?」她聽不懂我說這話的意思,兩隻迷離的眼睛楞楞地注視著我。

  「Theword『HELLO』means:H=『Howareyou?』E=『Everythingfine?』ThefirstL=『Liketohearyourvoice!』WhilethesecondL=『Lovetoseeyouhappy!』O=『ObviouslyImissyounow!』」我用右手食指不停地比劃,耐心地詮釋著這個簡單的單詞的每一個字母。

  (「Hello」這個單詞的解釋是:H=你好嗎?E=一切都還順利吧?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卷 第四十二章

  「阿羽,你……沒事吧!」季虹見到我的時候,這麼問我,「人家聽小昕說你前天晚上回來的時候遇上了歹徒的襲擊,並且還受了傷。人家真的很擔心你呢!」她說這話的時候,一臉的關切,眼圈微微有些泛紅。

  「我沒事的。虹兒,謝謝你的關心!」看見她仍然一臉的不放心,我便捶了捶左邊的肩膀,精神奕奕地保證道:「你看,我已經沒什麼大礙啦!」

  旁邊的劉芸妃頗為不屑道:「瞎逞強!受了這麼多槍傷難道真的就一點事都沒有?」

  我被她這麼一說,老臉紅了紅——畢竟逞強的確是我的個性,而我現在正在發揚我在美女面前耍寶出風頭的一貫作風。但是她在「逞強」前面加個「瞎」字我卻有些不能接受。我細細感受一下自己的身體,發覺果真沒什麼傷痛和不適,體力出奇得好——這可以證明我沒有撒謊。

  我朝季虹笑了笑,盡量表現出一副輕鬆的神情好使她安心。然後我轉身對劉芸妃說道:「因為我是個蒸不爛、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響噹噹一粒銅豌豆……」

  我正想接著吹噓,卻冷不防被劉芸妃一記拳頭砸在肚上。這一拳打在疼處,一陣撕裂的疼痛過後,我哪裡還說得出話來?

  季虹顯然是吃了一驚,訝異地看了看劉芸妃,手上趕緊攙扶住我,嘴上幽幽道:「芸妃,你為什麼要打阿羽?」

  一旁的劉芸妃卻花枝亂顫,哈哈笑個不停。她好不容易止住了笑,道:「被我這麼輕輕一拳,就變得像只焉茄子似的。還說自己是什麼捶不扁的響噹噹一粒銅豌豆呢!」她雙手插腰,一臉的不屑。

  我捂著肚子沒好氣地說道:「這是輕輕一拳?都快把我的肋骨給捶斷了!」

  其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卷 第四十三章

「我會有什麼危機感!」我不解地問道。

    季虹怔怔地看著我,然後笑著搖了搖頭道:「阿羽,別自欺欺人哦!人家可是看得出來,你會吃醋!呵呵。」

    真的假的!我除了臉上有些發燙,心裡稍微有些許煩悶——我一向都挺討厭陰雨天氣,而今天偏偏雨水不斷——再沒有其他的感受,哪裡有什麼「危機感」?況且無論怎麼樣,我也犯不著為了一個經常「虐待」自己的人而「吃醋」和犯急!

    「我哪裡有吃醋!我連那個嫌自己命長的人是誰都不知道呢!」我無力地說道。

    「嘿嘿!」季虹意味深長地笑了笑,不再說什麼。

    「阿羽,人家聽芸妃說,你是和語兒一起出去的啊?語兒她人呢,怎麼沒和你一起回來?」

    「哦,她說要回家一趟。」

    說到這件事,我倒是奇怪為什麼林語兒會選擇在這個時間回家去,畢竟她已經知道了「茶水事件」,現在回去和她爸爸見面豈不是十分尷尬?她很愛她爸爸,可是她爸爸卻犧牲了她,她能不痛心嗎?我真有些擔心她。

    「哦,是這樣啊。」季虹點了點頭道,「人家這兩天都沒見著她人呢,不知道她的身體好了沒有?對了,阿羽,你肚子餓了吧,要不人家給你弄點吃的!」

    「呃……」我想起季虹的手藝實在……忍不住心裡一咯噔,趕緊道:「我還好,不麻煩虹兒了!」

    她聽到我的回答,眼裡居然變得濕汪汪的,聲音也有些哽咽地嘀咕道:「人家學了一樣小吃,想讓你試試人家的手藝嘛!」

    我一看情況有些不大對勁,急忙改口說道:「呃,其實我出去了這麼大半天,現在還沒吃飯。聽虹兒說起吃的,我還真有些餓了呢!剛才我是不好意思開口麻煩你啊!」我說話的時候,還摸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卷 第四十四章(上)

  過了大約半個小時,季虹端著一份精心製作的皮蛋瘦肉粥來到我房裡。她把餐盤放到書桌上後,轉身一臉期待地看著我:「阿羽,麻煩你嘗嘗人家的手藝哦!」

  老實說,我心裡有些害怕,並且有些矛盾。我在想到底是犧牲自己的味覺呢,還是選擇傷害一位對自己很好的女生的自尊心,並且她還是一位美女。

  看著季虹滿臉的天真和誠懇,最後,我選擇了很有禮貌地並且「有滋有味」地品嚐這碗看似真的不錯的皮蛋瘦肉粥。] 我在給季虹希望和鼓勵的同時,也在給自己希望和鼓勵——希望她的廚藝真的大有長進,做出來的食物的味道和她的人一樣美!

  雖然我的心裡這麼很不禮貌地想著,但是我的臉上卻一直盡力地表現出十分榮幸和欣喜的表情。我可不想把這麼溫柔體貼的季虹給弄哭了。

  我說了聲「謝謝」,拿起羹匙往嘴裡送了一口……

  「阿羽,味道怎麼樣?」季虹迫切地問道。

  「嗯,還……還好啦,味道不錯!」

  粥米熬得很稀,但我卻沒能讓它順利地通過我的咽喉。細碎的粥粒在我的喉嚨口交通堵塞哽在那裡難以下嚥。

  「阿羽,你騙人家……」季虹心思敏感細膩,我的謊言很快就被洞悉。

  她說這話的時候,流露出一副委屈的神情,眼淚汪汪的,聲音有些抽搐。

  「沒……沒有,只是稍微有一點點鹹。」我把鹹的程度盡量壓縮比劃得很小,嘴裡更是一憋勁把堵在喉嚨裡的食物強行送往胃裡——畢竟食物在喉嚨口仍然會對味覺有刺激,但是到了胃裡就沒什麼感覺了。我笑嘻嘻地說著,為的是減輕她的疑慮,不讓她發覺自己的手藝事實上存在很大欠缺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卷 第四十四章(下)

  「為我解開疑惑?」我很茫然地問了一句。她不說還好,說了我才疑惑呢!

  「嗯,是啊!」她一本正經地點了點頭。看到我癡楞楞的模樣,她終於「撲哧」一下笑出聲來,搖著頭道:「真夠笨的你!你就真不記得以前發生的事了嗎?這麼沒有『江湖經驗』,以後怎麼在『道上』混呢?吃了虧都不知道!」

  「什……什麼,你越說我越糊塗了!」我抓著頭皮承認自己的確很笨。

  「其實人家原本沒打算告訴你這個秘密,因為那一切都是人家出的主意,如果讓你知道了……阿羽,你應該知道美女我對你好吧?」她忽然轉換了話題,把一張小臉湊過來,眼睛睜得大大的一眨不眨地注視著我。

  「呃……你是對我很好沒錯!」你這麼「強硬」地問話,我哪裡敢提醒你你的外號可是叫做「小惡魔」,專門想出些狡黠的點子整我呢!我都不知道被你耍了多少次了,你還好意思問我你對我好不好——真是笑話!算了,大丈夫不計小仇,我在星昕公司為你打工,說來你還是要給我發工資的老闆,「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好像回答得很勉強哦!」周昕的臉上洋溢著美麗的笑容。但這美麗的笑容讓我覺得好可怕!

  「不勉強!你對我的『大恩大德』我永遠記在心裡!」我在說什麼啊,這麼牆邊倒真是沒骨氣。

  「哦,是嗎?」她倒也不追究我到底是不是表裡如一,想來按照她的智商和狡黠個性應該不難看出我是屈於她的「淫威」才伏首稱命的。不過既然表面上我已經必恭必敬了,她也就不來逼迫。因為像她這麼聰明的人應該知道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的道理。於是她又繼續剛才的說話道:「那麼人家對你做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十五章(上)

  四樓房間裡堆放的東西不是別的,正是我被洗劫的傢俱。而季虹的那箱珍貴的古書自然也在其中。

  我現在才恍然大悟,為什麼那次當欣姨一提起四樓房間的東西,這四位一向排外的大小姐會慌忙爽快地答應讓娜娜住下來——敢情是擔心自己的陰謀被捅破,所以才以此為交換條件封住欣姨的嘴呢!

  「呃……原來我的東西已經追回來啦!真是辛苦你們了!」我假裝糊塗。因為東西沒少就好,犯不著為這事大驚小怪的,說不定那樣更中了小惡魔新的圈套呢!

  不過我還是很高興,既然她有承認那些事都是她們事先計劃好的意思,那麼也就是說我不必再為歸還欠她們三千多萬元的巨債而煩惱了,心裡不免輕鬆塌實了許多。

  周昕自然聽得出我的意思,臉上那燦爛的笑容變得親熱了許多,手在我後背象徵性地拍了一掌,道:「你小子倒還挺聰明的嘛!」

  她頓了頓又說道:「既然你這麼說,那人家就不多解釋了。原本人家是不打算告訴你的,但是現在的情況跟我們原先預想的不一樣了,所以人家就把這些原本就屬於你的東西歸還你了。」

  「哦,你說的什麼意思啊,什麼不一樣了?」我是不打算追究她們合謀設計騙我這件事(其實追究跟不追究一個樣,到頭來做妥協的一方還不是我?因為道理永遠都在她們那一邊——強權即公理啊!),但這並不代表我不想問清楚其他的事情。

  「哼,就是以前的你會跑,但是現在的你不會啦!」小惡魔似乎顯得非常自信和猖狂。

  「是嗎,為什麼啊?」我自己都不清楚自己,難道她比我還瞭解我?

  「反正你再也逃不出我的五指山!」她說話的時候,還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四十五(下)

  在周昕倒地的地方,兩個太保正把陰森的槍口對準了我,個個是一臉的囂張模樣。

  原來要對付我們的並不是什麼惡魔,而是這幾個流氓無賴。我迅速打量了這兩個人,他們並不見得是什麼三頭六臂的難纏傢伙,要不是暗中偷襲,想來我不會讓他們輕易得手傷害了周昕。

  我看到周昕並沒遭受槍傷的跡象,只是一副昏睡的樣子,應該是被打暈或者迷倒,所以並無性命之憂,心下不免放寬了許多。

  我正要上前和那兩名歹徒交手,卻聽剛才說話的聲音再次在我背後響起:「我勸你別輕舉妄動,否則你和這位小妞都有危險!」

  我條件反射急忙回過頭去,只見一個身形彪悍的光頭佬已然出現在門口,滿是橫肉的臉上掛著一絲得意,正皮笑肉不笑地瞪視著我。而在他身後,跟著四名參差不齊但是一樣面目可憎的下手,每個人手裡都握著一把黑森森的手槍。五個人一起堵在門口封住我的去路。

  「你們是什麼人,來這裡到底要做什麼?」我一向討厭被人拿槍指著威脅,沒好氣地質問道。

  那光頭佬「嘿嘿」冷笑幾聲,倒不急於回答我的問題,使個眼色命令房間裡的那兩名嘍囉把倒在地上的周昕捆綁起來然後轉移到他的身後,接著才不緊不慢地開口說起話來:「我們埋伏在這裡很久了,今天終於等到你自投羅網。你小子倒是真的挺能耐的,我們一幫身手不錯的兄弟全都栽在你的手裡。」

  我向他身後張望幾下,看看昏迷的周昕在他們手裡暫時是否安全,嘴裡不耐煩地問道:「你們到底想要怎麼樣?冤有頭債有主,想找麻煩儘管找我就是了,為什麼要為難這個無辜的女生?趕快放了她!」我雖然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十六章(上)

  我被五花大綁綁得嚴嚴實實,並且還被很不禮貌地推倒在地。那一幫邪惡的歹徒在我面前一字排開,每個人的臉上都是猥天瑣地的賊笑。我從沒想過自己有多麼厲害,但是他們一定認準了我是個不易對付的敵人我也沒辦法。人往往有這樣的思維和行動取向,就是當其他人評價某個人十分強大而畏懼不敢侵犯的時候,一旦自己有機會贏過這個傳說中的厲害人物並且順利地踩在這個人的頭上,那麼自己的虛榮心就得到大大的滿足,而其野心立刻得到無限膨脹。

  就現在這場景,這七名歹徒正是因為做到了別人沒有做到的事,而達到了張狂的極限。而我,這個曾經名躁一時的「反恐英雄」丑角就是被他們用來揚名立萬的工具或者說犧牲品。

  幾名嘍囉對我又是拳打又是腳踢,盡情地滿足著他們野蠻和變態的需求。

  那光頭佬手裡不知道拿了個什麼東西一直把玩個不停,牛鼻子般碩大的鼻孔撐得老大,又黑又粗的鼻毛伸長在外,像是在鼻孔裡插了兩支毛筆似的,看了實在讓人噁心。他不住地把那奇怪的物件在兩隻手裡倒換,頗為享受似的。

  「這……這是什麼東西?」我有種不祥的預感,總覺得光頭佬手裡拿的是什麼厲害的刑具。

  「嘿嘿,這個可是好東西哦!」光頭佬得意地笑道,「有了它,老子保管你酥筋軟骨、飄飄欲仙!」

  他說著,已經蹲下身來,並且在我眼前把握著那東西的一隻怪手張開,好讓我自己仔細看清楚這個「好東西」到底是什麼樣的寶物。

  這麼近的距離,我沒理由看不清楚。只見這個被光頭佬稱作「好東西」的東西原來並不是像我所想的什麼「東西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