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宿舍之大清小寶 作者:中流石 (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其它小說] 女生宿舍之大清小寶 作者:中流石 (連載中)

第一卷 第二十九章

今天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了!

    我趴在床上,學著初生的嬰孩,放任身體擺出最原始的形狀,心裡頭暫且把些瑣屑小事擱下,反正最為迫切的事情多已告一段落,難得浮雲偷得半日閒,就回歸本性,懶散懶散吧!

    原本學校早已經決定,期中考試既已結束,再加之要慶祝元旦,是給放五天假期的。可是據說現任政府的某位大人物叫陳什麼的——反正就是陳先生,要來我們學校視察,於是校方決定暫緩假期,推遲一周。如今的政治家都是那麼會「秀」,為了獲取更多的人頭選票,便時不時向公眾兜耍親民勤政的作風姿態。就比如這位陳先生,幹嗎專挑本該休息的節假日來搞什麼工作下訪呢?害得我們這些苦難的學生得不到及時的休息。也不知道他們故作姿態,刻意地裝飾自己到底累不累!

    今天是五天長假的第一天。

    昨晚跟周昕荒唐了一夜,畢竟有些疲累,現在應該把睡眠給補回來——周欣?唉,我似乎又傷害了一個女生。

    明明告誡過自己,千萬要對自己的良心負責,必須對得起林妤兒。之前我還很有把握地認為,自己目前不會對哪個女生做出這檔子的事;也信誓旦旦地答應過林妤兒,絕不對其他任何一個女生做那晚對她做過的事,可是昨天……

    真搞不懂自己怎麼一下子間居然變得這麼濫情——實在無顏面對九泉之下的老媽!

    我下意識地摸著腦袋,一個頭兩個大。驀地,我觸摸到了脖子背後隱隱發熱的「繆斯之吻」,大訝難道是它使得我意亂情迷?心裡不禁打了個哆嗦。

    周欣在天還沒亮的時候就偷偷潛回自己的房間去了。她雖然開放,但非常倔強,挺關照自己的面子的——她畢竟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第三十章

「我希望我的愛情是……」

    我把「是」的聲音拉得很長,腦袋裡壓根兒找不出這個問題的答案存檔。我之前從沒仔細想過這個問題,原來對什麼叫做「愛情」都是懵懵懂懂的,也不太有自信坦白真情實感。我把自己的人生理念和對一切人事的美好憧憬,都深埋於潛意識之中——所以,我可能很早就喜歡上了她們四人中的某一個,可就是因為害怕和懷疑,自始自終都在否定著、打擊著已經顯露出預兆和苗頭的「青春衝動」。

    回想起漫畫《十二國記》,在蓬萊長住十年的泰騏,因為懷疑自己作為神獸「麒麟」的能力,總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懂,感應不到上天授予的「天啟」,因而產生了心理壓力。所以當他見到乍驍宗的時候,誤將自己對他的「畏懼」當成了「恐懼」,一時之間錯把乍驍宗當成了戴州國泰王的錯誤人選。

    而我或許也是因為懷疑自己對她們的好感只是一般的朋友情誼,所以遲遲沒有向「她」表白……愛情,實在是個「博大精深」的課題!

    好像是誰說過——可能是前幾天在網上碰到的某個叫中流石的傢伙吧——自卑的人總能發現自己的不好,所以從一個人的發現能看出他的追求。

    既然現在已經明確了自己在她們每個人心目中的地位,我就應該振作起精神,解放靈魂深處的那顆搏動的心!

    我看了一眼身邊的周欣,發現她一雙秀眸正含情脈脈地注視著我——她此刻的模樣真的很美麗,很可愛!

    既然她已經做了我的女人,我自然是要加倍地疼惜她、愛護她、服從她。

    我想了想,潤了潤嘴唇道:「我一直認為最浪漫的,莫過於我們能夠住在一起。我想,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第三十一章

這麼說,這個中年男子果真是張泌的爸爸!

    他緊抿的虎唇微微現出一道縫,嘴角向上勾起,深邃的眼神中透著慈愛和驕傲。他不愧是在政壇摸爬滾打、久經歷練的元老級人物,是個十分穩重的角色,懂得即便心裡高興,也必須保持風度的不成文準則。

    他含笑頷首,以示感謝,頓了頓道:「奔雷兄過譽了!你知道參軍的時候,大家都管我叫老粗的。泌兒就跟當年的我一樣,逞著年少,便以為可以輕狂,性子急噪,時常做出些鹵莽的舉動。倒是奔雷兄的大女兒清萍,才貌出眾,活潑可人。如果我們張家有這樣的兒媳,家裡一定會歡樂不少!」他說話的時候,擺著一副和藹可親的模樣,倒也真讓人覺得很是真誠。

    什麼……原來季奔雷是要把他的大女兒季清萍嫁給……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不禁想起昨天籃球比賽時候的場景。季清萍不是很嫌惡張泌的嗎,怎麼會答應這門親事的呢?

    我疑惑地望向季虹,她非常無奈地搖了搖頭,神情頗為凝重。

    這時,季奔雷用冷峻威嚴的目光掃視了我一眼,轉頭對季虹道:「虹兒,去把你姐叫來!」

    季虹果然是典型的乖乖女,雖然心情複雜得很,還是領命去了。

    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逗留在季虹身上的時候,姨丈探頭過來,在我耳邊輕聲道:「很奇怪吧,是指腹為婚!」

    我愕然!

    都啥年代了,還玩什麼指腹為婚,說出來也不怕別人笑話?還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呢,真是!這跟舊時代包辦婚姻有什麼兩樣?肆意干涉別人(哪怕是自己的子女)的婚姻既不道德也不合法,這不是侵犯人權嗎!

    季清萍是從開明法制的法國歸來的,肯定不會同意以這種形式選定自己一生的幸福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第三十二章

我坐在回公寓的車上,腦袋裡一片煩亂。

    剛才在季家發生的每一幕都浮現在我眼前:陳茂的奸詐、霸道,張泌的陰險、得意,季奔雷的專制、愚昧,季清萍的任性、反抗,季虹的同情、無奈,張鐵林的做作、冷漠,姨丈的哈哈、擔憂……

    一切的一切,揮之不去。這些拼湊起來,讓我感到世態複雜——我一直渴望真誠和歡娛,可是在這個世界,除了現在棲身的公寓,似乎再沒有第二個世外桃源。

    所以,我選擇及早離開。

    在晚餐結束後,季奔雷有意安排我和季虹、張泌和季清萍一對一地談心交流,好彼此加深瞭解和感情。我跟季虹本來就很要好,可以相互說些體己的話,只是今天因為有人刻意地安排,反倒覺得有些侷促。而季清萍和張泌壓根兒就談不攏。季清萍是個極會耍大小姐脾氣的人(說實在的,我覺得她頑皮如周昕,蠻橫像劉芸妃),哪裡管得了失禮不失禮,甩門就走。季虹關心自己的姐姐,便追了出去。

    我想這些都是人家的家事,我不好瞎湊活。況且,我很擔心季奔雷再次向我提起要將季虹「托付」給我這個話題——爺爺的,還請了我姨丈過來做見證人——搞得跟封建時代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麼「隆重」。

    於是,趁著這個機會,我隨便找了個理由先行回去了。

    當我告辭的時候,陳茂正兀自吸著煙,根本沒將我的離開當一回事。而張泌,他因為季清萍在眾人面前糗了他,正恨恨地咬牙切齒。而當他聽到我要啟身離開,充盈血絲的雙眼射著陰冷的光,鼻息也加粗了起來。

    季奔雷正為季清萍的無禮吹鬍子瞪眼,跟張鐵林隨便聊著天,盡力挽回或者至少減輕因為女兒的負氣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第三十三章

我隱身躲在一叢灌木中,伺機逐一制服這幫歹徒。

    果然不出我所料,這十幾個人的隊伍一進得叢林,便迅速散開進行地毯式的搜索。

    只聽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打著哆嗦道:「老……大,這裡這麼黑,而且草木雜生,好……好像很危險呢!聽說那小子功夫十分了得,上次組織的幾十名全副武裝的弟兄就是……就是被他殺死的。我覺得應該……我們不能化整為零,否則有可能重蹈玄水堂覆滅的後轍……」

    「你他媽的真是個膽小鬼!」沒等那人說完,一個粗渾的聲音大罵一句,似乎還打了「膽小鬼」一個巴掌,吼道:「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我赤火堂可不是這麼容易對付的!堂主已經下了死令,如果我們今天不能順利完成任務,那麼死的就是我們!一大堆人擠在一起搜,這麼一大片地方能搜得過來嗎?萬一讓那小子跑了,誰負這個責?」

    「是是是,小的明白了!」「膽小鬼」趕緊認錯。

    十幾個歹徒個個手裡都操了傢伙,既有槍又有刀,時不時地拿刀往灌木和長草中戳刺,或者冷不防放上一兩槍,想讓我避無可避,乖乖地自動現身。

    我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憑聲響全程跟蹤對方,對每一個敵人的位置和舉動都清清楚楚地掌握——因為姨丈的腦域開發計劃,我的宏觀意識很強——之前在與「愛麗絲」一役中我就能一人能同時監控八個閃爍變化的屏幕——再加上姨丈新開發的「丑角」藥丸外敷在脖子上,我無須再服用膠囊並且經過半小時的緩衝期才得以發揮藥效——換句話說,我現在無時無刻不都是「丑角」!

    當敵人往這邊放流彈的時候,只要槍聲一響,我便迅速捕捉到了子彈的位置和方向,適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第三十四章

那歹徒走了過來,卻不敢*近那兩尊雕像般的屍體,只是端著槍機敏地轉移著槍口。

    他大概估計我就在附近。

    所幸他沒有呼叫其他同夥過來這邊。

    我猜可能這就是殺手的處事風格——雖然心裡害怕,但死要面子裝得很無畏很凶殘,因為在他們的那個世界,誰不顧忌後果的心狠手辣,誰就是英雄就是老大!

    他就想做個孤膽英雄吧!

    況且,我以前在電視電影裡看到,許多殺手組織在追殺某個目標的時候,會懸賞一筆獎金以獎勵手刃目標的成員。所以很多時候,非到萬不得以,殺手是不會召喚同夥跟自己爭搶獵物的。

    我猜底下的那位仁兄此刻一定也是打著這樣的算盤。

    只是如果真是如我所想的話,不知道我的命買價多少?

    那殺手環伺周圍,沒發現我的蹤跡,不禁心虛起來,下意識地遣步後退到大樹底下,背部緊緊貼在樹幹上,以為可以就此減少遭受襲擊的危險——可是他錯了!

    我「噓」了一聲引起他的注意。此刻的他神經繃得緊緊的,一聽到風吹草動就過敏。他迅速抬起頭來看個究竟的時候,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趕在他開槍之前,將含在嘴裡的鋼針射向他的眉心,雙手則放下一條籐蔓將他的脖子死死纏住。

    就這麼又解決了一個。

    我用力拉起籐蔓,將屍體搬到樹上藏好。

    我剛下到地面走沒幾步,便聽得後面一聲冷喝:「站住!」

    接著是一道清脆的扣動扳機的聲音。

    「舉起手來!」我身後的人邪笑幾聲,驕傲地命令道。

    我只好乖乖照辦。看這人的口吻和做法,他似乎不會輕易結果了我的性命,倒很有可能想炫耀一下自己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第三十五章

「哇哈哈,今天我們弟兄幾個要發大財啦!」「膽小鬼」興奮地高叫著。

    「嘿嘿,不錯!」那位「老大」冷笑幾聲,旋道:「不過還是先把他的項上人頭斬下再說!」

    「待會兒割下了那小子的頭顱,老子拿它當球踢!」

    「對,他殺死了我們那麼多弟兄,赤火堂要報仇洩恨!」

    「不過話說回來,現在獎金只由我們六個平分,豈不是……」

    「好極了——那就趕快,殺了他好去領獎金喝花酒泡舞女!」

    他們一群人說話的時候,已經來到我的所在。六把槍齊刷刷地對準我,每個人的臉上都是不盡的得意,更有甚者還吹噓聲起擺出猥褻的動作。

    爺爺的,真是虎落平陽被狗欺!

    我覺得奇怪,自己怎麼突然間變得憤青起來,很想殺人為自己打抱不平。以前的我可不是這樣子的。那次在XX貴族學校擊殺這麼多恐怖分子,原本並不是出於我的本意,只是為情勢所迫,不得不以暴制暴才能解救人質。而在殺死那些人後的許多天,我一直做著惡夢。回想起被自己殺死的歹徒,雖然我並無內疚,心中總是難免發毛的——可是現在——我脖子後面貼著的「繆斯之吻」一波勝過一波地作燙,向我週身的各大動脈傳輸著滾滾熱浪,我只覺全身的血液開始沸騰,每一寸肌膚都清晰地感受到了溫暖。而隨著這股暖流,那片袖珍型的「丑角」藥丸加速揮發,藥物很自然地滲入到我的體內,使我漸覺傷勢好轉,精神也得到了補充,竟沒有昏厥過去。

    我對發生在自己身體內的變化感到既驚奇又害怕。雖然我中了許多槍,但幸虧無一傷中要害,經過我調劑自我免疫康復系統,再加上藥物的治療,我雖然尚不能恢復更多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第三十六章

我也沒仔細想,趁著歹徒們全力擊殺這位空手道高手的時候,趕緊閃身躲避在一個隱蔽的地方,並調用一切精神以盡早恢復傷勢。經過剛才的「臥薪嘗膽」,苟且忍辱以養精蓄銳,我多少有了行動的能力,可以應付一般的搏鬥。此刻有了這位「及時雨」相助,吸引去敵人的注意,我更是贏得了相對充裕的時間,原本傷痛的肌體回復了原先的靈活自如,酸麻之處重新獲得了輕爽的知覺。

    雖然不能徹底「修復」為沒受過傷時的樣子,但我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從奄奄一息好轉到可以行動自便,究竟已是很不可思議的事,連我自己都著實不太敢相信——爺爺的,自己簡直跟機器人沒多大區別了——唯一有的就只有……

    我的腦海裡忽地閃過林語兒和周昕的倩影。

    「啪啪啪……」

    四名歹徒連續不斷地射擊,逼迫得我的救命恩人很難施展搏殺術,只能竄跳躲閃,根本不能進前。

    想來他們已是背水一戰——如果今天完成不了任務,自己難免一死;而眼前倒是可以仗著手裡握有重型武器有資本賭他一把,倒是仍有相當的勝算。

    剛才,他們的卑鄙伎倆正要得逞,卻千算萬算失算了竟有人跑來攪了局。我想他們這時的心情定然是糟糕透頂——試想,一個好色的男人剛對一名艷女郎完成做愛的前奏,正待要靈與肉的痛快一番,此時卻有人破門而入,他的心情會怎樣——且不管想要做的對象,倒是非殺了這不速之客不可!

    這雖是一個不太恰當的比喻,卻很有可能就是他們此刻內心的真實寫照。

    他們此刻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這位「不速之客」身上,定要先致他於死地,居然顛倒了主次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第三十七章

我回到公寓已是深夜十二點。

    我驚喜地發現林語兒已經回來了。她和周昕、劉芸妃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三個人各自做著自己的小事。

    當我推門進去的時候,劉芸妃戴著耳脈,微閉著雙眼,正舒服地享受著喜歡的音樂。周昕則陶醉在卡通世界中,一雙活潑有靈氣的眼睛癡迷地看著漫畫本竟然一眨不眨,臉上是從沒有過的安詳和溫情。而林語兒手裡也捧了本小說,不過看書皮像是武俠之類的文章。她一向安靜,今天自然也是如此。我看到她此刻的模樣,莫名地聯想到了以前看過的一部小說,正是當代武俠宗師黃易先生的大作《尋秦記》。書中有位叫紀嫣然的女主角。她是一位玉潔冰清、文武雙全的大才女,純情而又高貴!我想現在在我面前的林語兒如果換上一身古裝,必定也是一位冰雪美人,堪比「神仙姐姐」王語嫣。

    這麼想著的時候,她們已經主動跟我打招呼了。

    「阿羽,你終於知道回來啦!」劉芸妃摘下耳脈,眨巴著一雙大眼睛「嘿嘿」笑著說道。

    她的說話招來了周昕和林語兒對我的關注。

    「呃……」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想跟她們說實話吧,怕惹來更多的糾纏和喋喋不休。況且讓別人一門心思地擔心我,我也實在於心不忍。想含糊過去吧,似乎沒那麼簡單,畢竟看我現在的衣著,傻子都知道我一定出過事,就別說她們這幾位精明的小姐了。

    周昕果然眼尖,幾步蹦到我跟前,重又上下審視我一番,輕咬薄唇,臉上卻掛著無比可愛的笑容道:「怎麼,又是遭哪家的姑娘認作色狼給打了?瞧你,衣衫不整,還搞得遍體鱗傷!」

    我正急著解釋,想竭力挽回我並「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第三十八章

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

    因為按照約定,過了今天,我將跟林語兒「分手」,然後跟周昕發展。

    雖然短短的半個月,但我已經很習慣跟林語兒在一起了。她是我選擇的第一個女生。我曾打定主意專心對她好。對她,我有一種很特別的感覺。

    第一次見到她,我覺得她冷冷的不容易親近。但是越到後來,我就越覺得她親切。我跟她在一起經歷了很多——她請我冒充她的未婚夫,幫她擺脫陳尚偉的糾纏;我和她一起在XX貴族學校封鎖的學生公寓尋找攻擊學生的「幽靈」;在我以為美儀被害而傷痛的時候,是她在我身邊撫慰我;而當我跟史威大戰因為重傷倒下的那一刻,我懷裡的伊人是她;還有,我的第一個「親密接觸」的女生也是她……

    她很美,並且美得很有韻味。她是那麼的冰雪聰穎,有時熱情如火,有時又溫柔如水。跟她在一起的時候,我無須隱藏什麼,不必故作堅強,可以完全釋放自己的脆弱。而她,雖然言語不多,卻總能以最合適的方式給我最需要的慰藉。

    ……

    可是,我今天不得不跟她「分手」。

    早上,她給我發來一條簡訊:「有人說,人生是不同口味的巧克力,但是最終都會甜到心頭。如果說生活是搖蕩在快樂和悲傷之間的鐘擺,我希望你的生活永遠停留在快樂那一端!」

    我雖然並不理解她發這條簡訊的用意,但是這卻吸引了我主動去她房間找她。

    以前都是她來找我,我卻從沒主動找過她。但是今天,我莫名地有了衝動和勇氣。既然在這半個月裡,我和她在一起是得到其他人認可的,是「名正言順」的;既然今天是我和她「在一起」的最後一天,我想我就不必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