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宿舍之大清小寶 作者:中流石 (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其它小說] 女生宿舍之大清小寶 作者:中流石 (連載中)

第一卷 第九章

「怕他爸媽?」我對維亞的話表示不解。

    「嗯。」維亞濃眉深鎖,「哼」了一聲說道,「他媽是我們學校的教務主任,而他爸曾任政府駐美國的特派代表,現在回國繼承了他外公的衣缽當選參議員,並且任立法院副院長的職務。他爸和我媽政見不合,換句話說,他們是政敵。」

    我驚訝得說不出話:這麼有來頭的大人物,我這個無財無勢、沒有家庭背景的孤兒怎麼惹得起啊!

    維亞看出了我的心思,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我道:「但是據我所知,他的親生媽媽已經去世了,他現在那個當教務處長的繼母因為有自己的孩子並不疼愛他,母子倆的關係很冷淡。而他爸爸服兵役的時候和我爸爸是很好的戰友。雖然他跟我媽媽在政壇上是對手,但他為人還算耿直,做官也很清廉。所以說只要我們做得合適,教訓教訓張泌這個『二世祖』是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聽他這麼說,我總算鬆了口氣。畢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自己不想憑白無故地去得罪什麼人,更何況還是些有頭有臉的大人物。

    雖然自己已經跟巨亨陳茂產生了太多的仇恨和糾葛,但這一切最初都不是我所選擇的。我對陳氏集團的那些行動,不是為了幫助朋友就是因為一時的不慎無意中造成的結果。而且我與陳氏集團的每一次交手都是對方主動出擊,自己只是被動地作出反應。

    所以現在,我不想給自己招惹上什麼麻煩。

    維亞看到我很為難,再一次安慰我說:「沒關係,我們並不想對張泌那傢伙怎麼樣,只是想殺殺他的威風和傲氣。對了,阿羽,我拜託你的事你有沒什麼打算?」

    我明白他是在說要我和張泌斗文才,比誰的詩寫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第十章

想不到她們四個人的睡衣還各有各的特色:劉芸妃穿的是寬大蓬鬆的帶線條的米色男式睡衣,鬆鬆垮垮地套在她婀娜的嬌軀上真是別有一番風味;林語兒則穿著一身桔紅色,因為睡衣是棉制的,就軟軟地貼在她玲瓏曼妙的玉體上,將她圓挺的酥胸襯托得極為細緻;周昕當然穿得很可愛咯,一套蛋黃的印著米奇圖像的睡衣完全就像是專為她量身定制的,將她粉嫩的肌膚照射得更加嫵媚;季虹的一身竹青色,不僅讓人覺得她的確嬌小可人,不禁生出疼惜之意,想來更是與她的臥室天人合一、物我一色。

    面對這滿屋春色,我不禁意亂情迷,哪還有心思去看什麼卡通片!

    小白則在一旁昏睡。我想如果一隻生化獸也懂什麼愛情那就真的太嚇人了。

    忽然聽到劉芸妃尖叫道:「哇,好浪漫耶!」另外三位大小姐也隨聲附和,各個眼神中都充滿陶醉、憧憬和哀惋。周昕和季虹更是雙手托著下巴,伸長了粉項,彷彿丟了魂似的。

    我感到好奇,於是將一直都在她們身上逡巡的目光轉投向電視機。原來是片中的男女主角在漫天飛舞的櫻花瓣中相擁的情景。英俊而又冷酷的男主角深邃的眼中閃動著無限的溫柔,稜角分明的嘴唇蘊涵著無比的剛毅,他用最磁性的聲音向愛人吐露著深埋在內心的真情:「三千代,我愛你!」卻因為內傷咳出血來。美麗溫順的女主角透著憂鬱的臉上洋溢著幸福,幸福的眼神中夾雜著痛與絕望,整個人融化在男主角的懷裡,嘴角泛著淒美的微笑。天空中下著綿綿的「櫻花雨」,凋落的櫻花瓣溫柔地落在這對戀人的身上,默默地將這份淒美絕愛埋葬……

    我平時並不看好卡通片和漫畫,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第十一章

十二點四十五分,我們到達機場。

    我好奇地問季虹:「你今天穿得這麼漂亮,來接的是什麼人啊?」

    季虹露出甜甜的微笑,神秘地說道:「人家待會兒再告訴你。」然後就專心望著乘客下飛機的出口,一臉的興奮。

    大約一點二十分,季虹抓著我的胳膊歡快地叫起來:「來了,來了。」說完忙向出口那邊招手:「喂,姐姐,這裡!」

    姐姐?順著季虹揮手的方向,我見到一個大約二十三歲的女生正推著行李往我們這邊走過來。她戴著一副窄邊墨鏡,衣著打扮都很時髦。她嘴角綻放著親切而燦爛的微笑,右手迎著我們輕輕地揮動。

    媽呀,是哪位電影明星啊!

    季虹又蹦又跳地迎上去一頭紮在那美女的懷裡,臉上是那麼地幸福和安詳。那美女輕輕地拍打和撫摸著懷中的依人小鳥,也是不盡的欣喜和滿足。

    這兩位女生相互溫存了一番,說了些體己話。那美女朝我這邊意味深長地望了一眼,道:「虹兒,這該不會就是你在電話裡老提起的項羽吧?」

    季虹微紅著臉點點頭。

    我正想走上前,好歹跟她打個招呼,卻聽她冷冷地說道:「我看不怎麼樣嘛:人長得太俗,又傻里傻氣的。這麼醜這麼木的男生……唉,外表這樣,內在也不會出色到哪裡去。」

    這話弄得我和季虹兩人都很尷尬。

    「不過,這人看上去還挺老實,這一點姐姐我倒是很喜歡——呵呵,姐姐還是喜歡平凡點的男生呢。虹兒,你比姐姐幸福哦!」她狡猾一笑,走到我面前,摘下墨鏡拋個媚眼給我算是對我的補償,「你好,我叫季清萍,是虹兒的姐姐。」

    她的大轉變搞得我手足無措。我只知道應當對她表示敬意,忙點頭並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第十二章

一月一日。早上,林語兒來到我的房間。她用一種幽怨的眼神看著我,關切地問道:「身體怎麼樣?」

    看著眼前這位冰雪美人,我的心情一下舒暢了許多,點著頭說道:「今天好多了,謝謝你的關心。」

    她沒說什麼,還是幽怨地看了我一眼,接著幫我整理床鋪。我看著她嫻熟的動作,心裡是越發地喜歡,忍不住上前將她擁在懷裡,臉則枕在她肩上盡情地享受著她清新的髮香。

    說實話,我對自己的大膽舉動感到驚訝。

    她出奇地沒有反抗,香背緊貼在我的胸前,柔嫩細滑的雙手輕輕地握住我抱在她腰間的右手,爾後緩緩說道:「今天就是元旦了,你上次答應我的事……」

    我邊用手輕輕地揉搓著她的小手,邊說道:「我記得!我今晚會去看你的表演的。呵呵,其實我很期待呢。你可不可以告訴我你表演的是什麼節目?」

    她撅起小嘴說道:「人家先不告訴你,你到時來了不就知道了!」

    到了學校,因為不知道投稿的地點,也懶得跑腿,我就把昨晚寫的詩交給維亞讓他幫我去交。維亞先問候了我左手受傷的事,但看到我能如期拿出作品,一臉的興奮:「好,我幫你去交,嘿嘿,順便去瞻仰瞻仰傳說中的美女社長張淑瞳。」

    唉,無力!

    星期三下午是沒課的。聽說圖書館最近新到了一批書,我想起「羽翼」的事,便打算去借幾本關於計算機方面的書回去研究。

    我找到了自己需要的資料,正要回公寓,走到一個比較偏僻的樓梯口,卻看到那位天藍色的女生正和一個高大挺拔的男生發生爭執。她抓著那男生的胳膊,滿臉是傷心的眼淚,嘴裡說著「事情不是這樣的」,似乎正努力地解釋著什麼。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第十三章

「笛子古箏雙重奏,一個人?怎麼可能?」台下的觀眾都開始竊竊私語,不相信一個人竟會演出笛子古箏的雙重奏。

    我也開始犯嘀咕了:吹笛子要左手持笛,右手則不停地變換按著音穴以控制音律;彈古箏要左手撫著琴弦,右手撥弄琴弦才得以彈出美妙的曲子。兩樣樂器都要同時用到雙手,一個人要完成這兩樣樂器的雙重奏是絕對不可能的事!難道是主持人搞錯了?

    我疑惑地將目光投向周昕她們,希望從她們那裡得到什麼明確的信息。她們幾個都信心滿滿地朝我神秘地笑笑,似乎在說「你等著看好戲吧」。

    就在人們滿懷疑慮的時候,林語兒從幕後走到台上亮相。她今天穿著一件水綠色的旗袍,綰著髮髻,嘴角淡然優雅的淺笑隱去了一些冷傲,更多的是透著江南女子的水靈清秀。觀眾席間是一片驚艷的呼聲。

    工作人員早已將演奏的古箏安然擺放在舞台中央,並且將話筒在座前調試就緒。她手裡並沒像人們想像的那樣拿著一支笛子,隻身一人緩緩走到座椅前,先向觀眾席環視一眼行禮。當她看到我們幾個,微笑著點頭致意。然後她向觀眾鞠了一躬,便坐下開始撫弄琴弦。

    這下觀眾們更加奇怪了:不是說笛子古箏雙重奏嗎?她連笛子都沒拿,還哪來的雙重奏啊?不是主持人搞錯了,難道是演出者會用錄音配合?可這不是作弊欺騙大家嗎?

    我再次將目光轉向身旁的三位大小姐,只見她們滿臉的興奮和期待,卻沒有一絲半毫的猜疑。

    終於,林語兒開始演奏了。她彈奏的悠揚美妙的琴聲很快打動了所有聽眾。台下的人們頃刻間停止了一切說話和動作,屏息傾聽著古箏獨特的仙樂,彷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第十四章

我在心底歎了口氣:其實眼前這壞婆娘長得挺漂亮的,甚至比周昕、林語兒她們四個中的任何一個都要漂亮,卻沒想到竟是有斷袖之癖的人。第一次見到她,雖然知道她是個不太一樣的女生,但仍覺得她蠻溫柔的,沒想到她原來這麼骯髒齷齪!

    於是我也生氣了,發狠道:「請你放尊重些!如果你再膽敢欺負小昕,我絕不會放過你!」這時,小白一陣「汪汪」吼叫,似乎也是在警告丁萱。

    周昕聽我這麼說,兩眼微紅,頗為感動的樣子。眼睛哪還有閒情照顧丁萱,眼神早已經放在了我的身上。

    「怎麼著,想動手啊?來啊!怕你啊!」丁萱的身體逼近我,潑婦般耍起了無賴。

    我犯起了頭痛:因為老媽的教導,我是從來都不對女孩子動手的。可是難道真的讓這壞婆娘肆意囂張?這我不甘心!

    周昕在一旁錯愕了一下,一時也沒有動作。

    忽地,一個人影一閃,只聽「啪啪」幾聲,丁萱便被擊倒在地。

    我們正覺驚諤,卻看到一個穿著一身牛仔,留著齊肩短髮的女生拍打著手,正眨巴著眼睛朝我和周昕笑呢。

    我定睛一看,這不是那天在機場救了我和季虹、季清萍倆姐妹的女生嗎!名字好像叫邊緣。不知道她怎麼會在這裡出現。

    「你好,項羽!」她朝我拋了個媚眼說道。

    「呃……你好。」我覺得奇怪:我上次好像沒向她介紹過自己啊,她怎麼知道我的名字的?

    一旁的周昕也覺得莫名其妙,朝我疑惑地看著。

    「哦,能同時博得我們學校四大美女青睞的項羽,在我們學校很多人都認識的。」邊緣看出我們的疑惑,主動解釋道。

    她看了看倒在地上昏迷的丁萱,啐了一口,又對我們說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第十五章

季清萍回頭白了我一眼,湊過來小聲對我說道:「我警告你,我不是『姐姐』!」又偷偷在我大腿上捏了一把,表面上卻裝得若無其事。她接下來的神情舉動更像是在暗示大家她是在跟我咬耳朵說著什麼甜言蜜語。

    我的天哪,她是要害死我!

    果然,那一幫色狼的眼神又變得銳利無比,化作一柄柄刀劍,分明是想把我千刀萬剮凌遲處死。

    她接下來的一句話更是差點沒把我嗆死:「人家覺得一個人寂寞,於是就跑來陪阿羽一起上課,也好在旁邊仔細監督他不讓他亂來。」

    媽呀,這還了得!她今天可把我害慘了。再這樣下去,我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我於是拉著她快步逃離教室,真怕她再胡言亂語。身後,維亞那幫傢伙則「嗷嗷」起哄。

    我把季清萍的手一甩,生氣地說道:「大姐,你到底想怎麼樣?幹嗎陷害我?」

    她先是露出勝利者得意的微笑,後又突然咬著銀牙恨恨地說道:「你小子真混帳!人家有那麼老嗎?老是叫人家姐姐,人家會生氣的!」

    我實在拿她沒辦法。這樣刁蠻任性的女孩子怎麼會是溫柔體貼的季虹的姐姐呢?兩人生長在同一個屋簷下,差距怎麼就這麼大呢!

    「那麼你說,你到底想怎麼樣?」我無可奈何,只能妥協。

    「陪我逛街啊!」她回答得倒很直接、乾脆。

    「可是我要上課!」雖然老師要講的內容我都已經自學弄懂了,可是老翹課總不是長久之計,我最近很想好好地坐在教室裡認真聽課。

    「那我就陪你上課啊!」不知道她到底是蠻橫呢,還是天真呢,竟然死纏爛打糾纏不休。

    「好了好了,我見你怕了。我陪你逛街,姐!」我想與其坐在教室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第十六章

林語兒走在前面,語氣淡然卻又不無溫柔地問我:「隨便逛逛?」

    我聽不出她是在問我到底要不要逛逛還是找個具體的點看看,於是不置可否地應了一聲。

    她忽地停下腳步並且轉過身來,眼睛直直地盯著我。我莫名其妙,心裡有些忐忑不安,不知自己是否無意中有得罪這位冷美人。

    雖然她現在應該算是我的女朋友,但我以前對她敬而遠之的態度多少還是有些影響的。況且我因為自己是孤兒,更沒有什麼家族背景,心裡總是有揮之不去的自卑感,對自己現在的感情仍然有些顧慮和害怕。所以我可以將包括語兒在內的四位大小姐當作最要好的朋友,但卻不敢對她們有所奢望或者完全把她們當作自己人。

    我支吾道:「怎……怎麼了?」

    她綻出甜甜的微笑,道:「你這人有時候還真木!我是問你想不想去什麼特別的地方?」

    這下我可放心了。

    我說道:「怎麼不想?你的房間對我來說就很有神秘感很有吸引力!」

    我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竟然說出這麼「大逆不道」的話。要知道這四位大小姐一向視我為色狼,嚴禁我*近她們的房間。前幾次能進入她們的房間,不是出於誤會就是情不得以。我是從不敢主動提出這樣的要求的。

    我隱隱覺得脖子上的「繆斯之吻」不時地向週身傳遞熱浪。我想或許是因為它的緣故,才使我有了這樣的衝動。

    我正擔心她會怎樣處置我,沒想到她莞爾一笑,更是伸手挽住我的胳膊,道:「好啊!」

    她在家裡的閨房與在公寓的房間區別可真大:裝飾和擺設都顯示著主人是一位溫柔端莊、嫻靜文雅的大家閨秀,裡面的東西都是日常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第十七章

我們無奈下了車。

    我想按照現在的狀況,只好憑我自己的拳腳功夫應戰敵人了。可是雖然我快獲得「丑角」的力量,但就像電玩裡的人物血還沒充滿,我的力量還沒完全充盈。

    大約還需五六分鐘才足半小時,藥效才能徹底發揮。

    後頭那四名像是吃了偉哥的殺手迅速追上我們,堵住了我們的退路。他們從自行車上敏捷躍下。那四輛單車因為慣性竟筆直地向我和季清萍衝撞過來。

    我計算以這種速度和衝力,若是被撞到,必定會傷得很重,說不定骨頭都會折斷幾根。

    我自己倒還好,即便傷了也可以通過意志催使大腦指令相關腦域和器官迅速分泌激素,便可在短時間內痊癒。只是季清萍不同:一個女孩子傷筋斷骨那還了得!如果不幸破了相,更是非要死要活不可。

    我心裡這麼一盤算,便向季清萍撲將過去,抱著她順勢在地上打了幾個滾,總算沒讓她受到什麼傷害。可是我自己的右腳則被重重地撞了一記,一陣撕心裂肺的疼,再也站不起來。

    那四名殺手踩著腳踏車拚命追了這麼久,這時已是上氣不接下氣,趴在牆上「呼呼」喘氣。

    季清萍看見我受傷,使勁地抱著我,更是大哭大叫。

    那些殺手緩過氣,便惡狠狠地向我們撲來。我看到領頭的是一個藍眼睛高鼻子的外國人。他一邊揉搓著手,一邊盯著季清萍火辣的身材淫笑。而他的三名手下個個面目猙獰,跟著他們的老大一臉的猥褻。

    我當然明白他們想幹什麼,於是把季清萍摟得更緊了。

    一名矮胖的殺手流著口水,口吃地說道:「老……老大,那老頭子說要我們殺……殺死這小妞。可……可是這小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第十八章

周昕對林語兒關切地說道:「語兒,你早點去睡吧,現在都凌晨三點了。你快一天一夜沒睡了,瞧你眼睛紅紅的!這裡有我和芸妃兩個照顧就夠了。」

    劉芸妃也附和道:「對啊,你還是先去睡吧。我瞧你自己身體也不好,昨天走路都怪怪的,老走不快!」

    林語兒聽了這話,臉一下變得通紅。她輕應了一句,然後又朝我看了看,便退了出去。

    等林語兒一走,周昕和劉芸妃就「凶相畢露」。她們掀開我的被子,各自抓住我的一隻腳,在我腳底下撓癢癢,向我逼供事情的全部過程。我哪裡受得了這份罪,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只好向她們攤出事情的原委。聽了我的講述,她們細細琢磨了一會兒,總算半信半疑地饒過了我。

    唉,這兩位一個是小魔頭,一個是野蠻女,我真怕了她們了!

    上午,季虹和季清萍倆姐妹來我房間看我。

    季清萍一見到我,居然像個小孩子似的撲到我身上。她在我臉上親了一下,道:「阿羽,你昨天好英勇哦!這個是謝謝你救了人家。」

    真是的,她竟然一點也不顧及旁邊還站著自己的妹妹。

    季虹看到姐姐這個樣子只能尷尬地笑笑。

    我奇怪為什麼有這麼多殺手三番五次得想要刺殺她,問道:「你知不知道想要殺你的人是誰?」

    季清萍若有所思地皺了一下眉頭,撅著小嘴道:「人家也不知道。人家剛從國外回來,哪裡知道這裡的人事!」說著,又向我眨眼道:「這個……你覺得人家那天穿的內衣怎麼樣?」

    「這個……」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我真服了這位大小姐:哪有這麼開放的女生?問得這麼露骨!

    一旁的季虹脹紅了臉,氣得說不出話來。

    「這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