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里程 - 社會大學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分享] 食物里程

食物里程

食物里程
「食物里程」(“Food Mile”),指的是我們嘴巴和食物原產地之間的距離。
里程高,表示食物經過漫長的運送過程,一路上交通工具所消耗的汽油,
和隨之而生的二氧化碳,破壞了環境。
「當季」和「當地」
我們這些出過國留學的人,都很假仙。也只不過在國外待了幾年,回到台灣後,卻喜歡用舶來品。
我們都有一種成見,只要包裝上有英文或日文,品質一定較好。
還會說花多一點錢沒關係,我們重視「生活品味」。
對於沒有包裝紙的東西,我們當然會追查它的身世來源。蘋果,要吃日本的。梨,要吃韓國的。
牛奶,要喝紐西蘭的。巧克力,要吃法國的。
我對自己這樣的行為一直不以為意,你說我臭屁我不在意,反正我是雅痞。
一直到我學了「食物里程」的觀念,才恍然大悟。
「食物里程」(“Food Mile”),指的是我們嘴巴和食物原產地之間的距離。
里程高,表示食物經過漫長的運送過程,一路上交通工具所消耗的汽油,
和隨之而生的二氧化碳,破壞了環境。
沒想到吃什麼東西,還跟二氧化碳扯得上關係!

「食物里程」要低,大家要盡量吃「本地生產」的食物。
夏天的芒果,台灣最好,很少人會去吃進口芒果。
會買進口水果,是因為想吃當季台灣沒有的東西。
所以要減少「食物里程」,首先要吃「當季」的東西。
當季的食物新鮮、便宜,何苦違背自然,折騰荷包,去吃大老遠跑來的祭品?
快樂的秘訣,是做最自然的事。很多的煩惱,都是因為我們違背自然。
半夜不睡覺、冬天打赤膊、一男劈二女、與陌生人3P。
生命有它固定的節奏,最舒服的姿態是跟著它一起流。
鄰家的青梅竹馬很美,幹嘛去追俄羅斯的美眉?
順天應時,你活得白白胖胖。扭轉乾坤,你會害死了很多人。
「當季」和「當地」,除了新鮮和少污染,
另一個好處是活絡了本地經濟,改良了都市與農村的關係。
「愛台灣」不用上街頭,在家裡吃台灣水果就可以。
「低食物里程」的另一好處,是減少了進口商、經銷商等中間人的加成,
讓食物鍊的兩端:農人和消費者,都能夠得到最好的待遇。
英、美兩國對「食物里程」算得很精。2005年7月,英國政府統計,
每年因為運送食物而產生的二氧化碳,占全國總量的1.8%。這1.8%,豈不是「冤大頭」的污染?
要餵飽人類的肚子,當然要消耗能量。
柏克萊大學教授Michael Pollan估計:製造食物所消耗所有的能量,
只有1/5是發生在農場,另外4/5都發生在加工和運送過程。
所以不想製造冤大頭的污染,我們得多吃沒有加工、就近生產的食物。

用嘴投票
在美國,許多學校發起「農場直達餐廳」運動。讓學校的午餐,
不再是大量製造的冷凍食品,而是鄰近農場送來的鮮美佳餚。
我們也許沒機會去美國的學校,但在美國各大城,
都可以逛到「農家市場」(Farmers’ Markets,最有名的在L.A.,1934年開張)。
食物由當地的農家直接拿到市集來賣,不再大費周章地送到經銷商的中央倉庫。
每個周末,紐約的工會廣場(Union Square)都有農家市場。
來自紐約州的農家以便宜的價錢賣新鮮的蔬菜水果、花草樹木、麵包餅乾,
以及人情溫暖。在大太陽下,我跟農人買東西,聊生活。
在充滿日光燈和冷凍庫的超級市場,很難有這種感覺。
美國各地都有類似的市場。西北部的奧勒岡州講究環保,
大城波特蘭有一家「新季節」(“New Seasons”)超市,
所有的肉和蔬果都標明原產地,27%是當地生產。
為了讓民眾易於辯識便於購買,「當地產品」都貼上黃色標籤。
「新季節」甚至把一些瀕臨絕種的食物,如紅鯛魚,貼上紅色標籤,規勸消費者不要購買。
甚至讓消費者免費試吃不同魚類,證明黃標和紅標一樣鮮美。
這樣一來,「食物」,變成了新型態的「選票」。
你買什麼食物,表達了你的政治立場。
那些政府沒做到的事情,一般老百姓可以用食物購買來解決。
政府沒照顧好農民,老百姓買農民的食物彌補。
政府沒管理好食品衛生,老百姓就買有機食品。
「有機食物」,在全球是9,600億台幣的產業。9600億若換成選票,不知有多少。
「用嘴投票」,當然不會有政府的政策來得有效。
但當政府的政策遙遙無期,消費者至少可以先靠自己。
食物的「民族主義」
在台灣,「食物里程」的觀念還不普遍。但我最少可以做的,
是在鄰近的市場、買本地的蔬菜水果。「肥水不落外人田」,用在食物上最為貼切。
當你買本地的食物,你買到新鮮、健康、更少的油錢、更好的空氣。
同時,你也默默地幫助了那些,從未謀面、卻一直「養」你的農民。
除了消費者直接跟農場買東西,很多餐廳也開始直接跟農場交易。
永豐餘生技從事有機農業很多年。他們在宜蘭有一大片有機農地,
雞、豬、菜、豆腐,什麼都有。永豐餘在台北開了一家「齊民有機火鍋」,
餐桌上的食材,自然是農場中的作品。
學會「食物里程」後,我收斂了歸國學人的臭屁,努力尋找產地最近的東西。
經過水果攤,看到那些豐滿的梨,我還是會問:「哪裡產的?」
老闆大聲叫:「韓國的!」他也許以為這是最好的賣點,殊不知這對我是最深的痛處。
「哎,韓國的。」我把玩許久,忍痛放下,就像離開一個豐滿的美女。
唉,我不能愛你。因為在食物上,我有了民族主義。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