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故都風雲 作者:司馬紫煙(已完成)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長篇]故都風雲 作者:司馬紫煙(已完成)

[長篇]故都風雲 作者:司馬紫煙(已完成)

第 一 章

  「一片雲」在江湖上是個謎樣的女人,有人說她年輕美麗,有人說她神聖莊嚴,但也有人說她猙獰如羅剎夜叉。

  說的人都見過一片雲,而且堅持自己的說法絕對正確。這也沒人懷疑,只是也沒人能否定別人的說法,因為他們見到的都是「一片雲」,這是一片雲自己加以證實的。

  無論她以什麼姿態出現,總是會發生一些很轟動的事,然後又留下些什麼,其中絕不會少的是一幅三寸長、一尺多寬的手卷,裱裝得很精緻,用一條蒼綠的絲帶繫著,展開手卷,雪白的宣紙上繪著一幅潑墨的寫意畫。

  畫面時常不同,有時是流雲過峽閣,有時是一個扶杖老人在山巔間眺望天際的白雲,有時是一抹淡靄,襯著如鉤的新月,有時則是濃濃的一片烏雲中,交夾著雷電。落款是一個纖巧的雲字和一顆鮮紅的印章,鐫著「一片雲」三個小篆,最有名的畫家對捲上的畫付以極高的評價。最有名的金石家對那方小印讚不絕口。

  有人願意出很高的代價收藏一片雲的手卷,只是獲得手卷的人從來也沒一個肯出讓的,因為他們在這幅畫上的損失,絕不是那個價格所能比的。如果有人能抓住那個女人,要他們拿出百倍的收藏價格,他們都毫不遲疑。所以一片雲留下的手卷被很多人看過、研究過、鑒定過,為的是想追索這個女人的來龍去脈,但也從來沒人成功過,誰又能捕捉住雲呢?

  大家只知道一件事,一片雲是個女人,而另一個神秘客,則是個男人。女的像一片不可捉摸的雲,男的就像一陣無影的風,而且大家也能肯定,這一男一女既不是同一個人,也不是同一夥人。有人遇上的一陣風,也有人遇上過一片雲。若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ga032794 經驗 +30 感謝分享!! 2007-11-16 16:49
  • ga032794 金幣 +30 感謝分享!! 2007-11-16 16:49

TOP

第 二 章


  有人說世上根本就沒有秦風這個人。那是些吃過秦風虧的人。秦風有種本事,他光顧過的人,那怕是被剜掉一塊肉,也不敢讓人知道,因為江湖上流傳著一句話——秦風找上的人,一定是罪該萬死而沒有死的人。

  誰也不會承認自己是個罪該萬死的人,可是,真被秦風找上的人,卻寧可死上一萬零一次,因為秦風雖然留下他的一條命,卻讓他活得比死還難受。

  有人說秦風是救苦救難的活菩薩。那是受過秦風恩惠的人,可是他們只在心中默默地感謝著,卻從來也不敢告訴第二人,因為秦風為他們做的事,是他們想做、要做而不敢做也做不到的事。

  有人說秦風不是一個人,只是一個名字,由許多很有本事、很富有正義感的年輕人,秘密地聯結起來,從事仗義懲奸的工作,用秦風這個名字做代表而已。因為他們所聽過的一切有關秦風的事,絕不是一個人做得到的。——一個人絕不可能在東城喝酒,西城殺人,而同時又在南城的賭館裡打架,在北城的書寓中擁妓聽曲。城雖然不大,可是騎著快馬兜個圈子,最少也得好幾個時辰。但是四個地方發生的事,幾乎是同時的,先後不差半個時辰,而四個地方出現的秦風,面貌不同,身材不同,口音不同,卻又不折不扣的都是秦風,至少他們表現的一切都是秦風,都有一種說不上來,但又沒有第二個人能學得來的特質——秦風的特質。

  秦風自然是姓秦,名字叫做風,但是只有很少的幾個人知道,一般人都稱他為一陣風。

  風來無向去無蹤,人們所以會叫他做一陣風,都是由「一片雲」的名號上聯想起來的。「一陣風」和「一片雲」的工作似乎是差不多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 三 章


  義和團闖了大禍,引起了八國聯軍,使得洋鬼子打進了京城,那位王爺成了罪魁禍首,洋鬼子要捉拿他,身受其害的老百姓們也要找他,逼得王爺只好隨老佛爺和光緒皇上到長安逃難。

  亂事平後,王爺回到王莊,不久便因病去逝。有些跟隨過他的拳民頭目卻仍然留在莊裡,管王莊的哈國興倒是挺能幹,他把這些出身草莽的好漢們安撫得很好,漸漸地成了他的部屬、兄弟!更運用手腕、謀略,把他們的舊屬召集起來,在很多地方生了根,形成了一股暗中的勢力,終於造成了王莊的天下。

  儘管換了朝代,但是在王莊,哈王爺仍是不折不扣的土皇帝,他的九個姨太太,都順著次序被稱為娘娘,三個女兒,也按著次序被人稱為格格,遺憾的是他沒有兒子,所以王莊中沒有貝子,沒有阿哥。

  王莊占的地不算小,前後丈量,約莫有百里見方,接鄰四個縣城,只是哪一個縣城都管不到王莊,以前因為是王莊,沒有地方能管,現在也因為是王莊,沒有地方敢管,在這百里見方的地帶內,王府管著王莊。

  一條街上開著兩三百家店,周圍散落著四個村子,每村有十來戶居民,種著王莊的田,卻不納錢糧,不交佃租,每一分收成都是他們自己的,那些店家也是一樣,除了每年繳納有限的房租外,沒有任何額外的負擔,只有一個條件,規規矩矩的做生意,不准任意哄抬物價。哈王爺懂得收買人心,放棄一點微薄的利益,卻買得王莊內幾千個人衷心的擁護,就是王府的人出來買東西,也是規規矩矩地付錢,不准少一個子兒,在飽受烽火,歷經災亂的時代裡,王莊成了一塊天堂。

  四條路通向四個縣城,每天有川流不息的人來往,大部份都是來花錢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 四 章


  鐵飛龍稍稍放了點心,有名有姓有根的人好對付,轉轉眼珠:「那個賣唱的小娘們兒呢?摸清楚了沒有?」

  「祖孫倆,爺爺又老又聾,替她操琴,唱得不賴,叫小霞!流浪四海!根兒就難刨了,不過沈二老爺子說了,這個妞兒不必多費心思。不會是一片雲,一片雲雖然變幻多端,但到底是個成名的人物,絕不會光著屁股的時候叫毛六那種人摸到她的屋裡去!」

  鐵飛龍這才舒了口氣,既然九大天王中的老二不動天王沈君山有了話,那就錯不了太多,在王莊的表面上,哈王爺是頭兒,在私底下,沈君山才是麼丁配二四的至尊。

  「現在怎麼樣了,我是問怎麼善的後?」

  「李老爺子叫人打了一拳,沈老爺子就出頭了,邀著那個姓秦小子的去賭兩手兒,現在多半還在那兒!」

  「好!叫毛六回王府裡耽著,這兩天不許出門,別人問起來,就說被關了起來,你跟馬二侉子還是多留點心,只是要注意,可不能再鬧出毛六那種笑話來!」

  兩個漢子答應著離開了,鐵飛龍背著手,悠閒地走在大街上。

  街沒有名字,就叫大街,整個王莊也就是這一條街,看著街上的人,鐵飛龍心中很得意,這一片天下雖然不是他一個人的,但是他也有一半兒了,哈王爺跟沈君山掌著另一半兒,可是他們都上了年紀,再有個十年,老的勢力倒下去,就全是他的了,所以對王莊的保護,他比誰都上心,絕不能讓人來毀了去。

  跨進宜春院,氣氛有點反常,因為這兒沒有宵禁,沒有人查夜,一年四季,不論颳風下雨,這兒總是鬧哄哄的,今天卻寂靜無聲,進門的大院子裡居然空無一人!

  這是怎麼回事?

  鐵飛鎮加緊腳步,才要跨進敞廳的石階,裡面忽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 五 章


  這是給鐵飛龍一個更大的難堪,尤其是在他訓斥下人的時候。

  鐵飛龍是有點難以承受了,臉色變了一變,還沒有開口,卻有另外一個聲音替他解圍了:「三妞兒,你也是的,飛龍是在盡他的職責,那些人是應該在外頭招呼的!」

  鐵飛龍吁了口氣,連忙道:「二爺說的是,我從外頭進來,院子裡居然一個人都沒有,全在這兒瞧上了……」

  「哼!虧他還好意思說,他是總管,人手是他派的,要是那些人不能稱職,平時他是怎麼督促來的?他臨時才來擺架子訓人,要追究責任!第一個就得先問他自己!」

  聲音還是那麼冷厲,而且抓住了理,這個女娃子的嘴一點都不饒人。

  鐵飛龍的臉色變得更難堪,但是,他卻沒敢開口,只是在暗地裡咬牙,往肚子裡吞嚥唾沫。

  要是依他的性子,他真想把這口唾沫對著那張臉吐過去,可是他不敢,王莊上下,九大天王也好,那位自封自稱的哈王爺也好,鐵飛龍都可以不放在心上,就是這位三格格——哈瑞雲他惹不起,不但是他,誰都惹不起。

  那個蒼老的聲音又在打圓場了,沈君山的外號叫不動天王,可是他還有一項特長,能把很火爆的場合擺平下來,使得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使王莊能屹立於不動。

  「好了,三妞兒,你也少說一句吧,當著你的這位朋友,也別叫人家看笑話。飛龍!叫該出去的人出去,你進來見識一下這位秦少爺的高明手法。」

  鐵飛龍文是一怔,秦少爺,八成兒就是剛才鬧過事的那個姓秦的小子,他怎麼又是哈瑞雲的朋友呢?

  高手兩個字,鐵飛龍倒是不否認,能夠把王莊上九大天王的第一號天王鼻子打出血的,身手絕差不了,可是沈君山口中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 六 章


  這該死的一點,一顆骰子六面,隨便開出那一面來,那怕是兩點吧,連同先有的十五點,湊成十七,至少也是個平手,能把六顆骰子在筒中疊成一柱,而且能杷點子都控制成三點,應該可以說是絕頂的高手了。

  而這位絕頂高手居然會在最容易控制的第一顆上,留下這麼一手敗筆!這幾乎是使人難以相信的事。

  事實上也沒人相信,誰都明白,這是他故意承讓的,而且讓得太漂亮了,因此,在一陣驚呼之後,隨即報之以熱烈的暍采聲。

  為秦風的精湛技術喝采,也為他的慷慨喝采,因為他這一讓,不僅是骰上的一點,而且還是五萬元大洋,疊起來幾十丈高,裝起來有滿滿幾大缸,壓在身上能壓死人,白花花的大洋錢,就在他這一讓之下送給了人。

  名義上是沈君山的,實際是王莊的,王莊雖然輸得起,但畢竟也是個大數目,鐵飛龍不禁舒了口氣,朝秦風投了個感激的眼光,拱拱手道:「承讓!承讓!」

  唯一不感激的是沈君山,他居然以挑戰的口氧,對著秦風一笑道:「秦少爺!飛龍一來,你的手氣似乎轉了,連個十七點兒都沒有壓下去了,怎度樣,還有興趣再玩兩手?」

  最火的是那位三格格哈瑞雲,她的俏臉上布下了一片嚴霜,冷得可以刮下來,哼了一聲道:「秦風!你這是幹什麼,五個三下面居然藏了個麼!」

  她似乎跟自己家裡的錢有仇,不輸出去難受,直到這個時候,大家才注意到她反常的態度,體會到其中必然有著一些不尋常的內情。

  秦風卻很沉著,很鎮定,依然那麼懶懶散散的把面前贏來的籌碼推了出去,把屬於自己的籌碼略加整理,除了現換的十萬元外,大概還有一千多元散的,那大概是他先前跟別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 七 章


  這番話說得兩個人都為之一驚,因為這三個人,幾乎是王莊的靈魂,這座亭子,就像是王莊的心臟,一切重要的事情、決策,都是在這裡決定的,他們自然彼此都很瞭解,也許每個人或多或少還保存著一點秘密,但是沈君山的賭技卻是他們兩人深信的,他幾乎每一門都很精,正因為如此,王莊才放心地敞開賭局,不怕別人來撈一票去。

  現在居然聽說有人能令沈君山吃了敗仗,怎麼不驚奇呢,兩個人幾乎同時間出口:「易三和是誰?」

  「是個賭中的天才,人中的俊傑,黑道中的至尊!」

  鐵飛龍忍不住道:「我怎麼沒聽過這個人呢?」

  「此人高在懂得藏拙,他也許幹過很多驚天動地的大事,卻從來不留痕跡,也不留名,而且千面千相,詭異莫測,易三和大概只是他千萬化身之一,這個名字是他在賭場中用的,他跟人對賭很絕,每次都是小勝,絕不會趕盡殺絕,遇上有人不服氣、要找他捨命一搏時,他才炫露神技,不管對方有多大的點子,他都能追成平手,一連三次和局作為警告,對方如果再不收手,他才在第四局上,以一點之差吃下對方,我觀察此人多次,研究他的習慣,才造成了這麼一付骰子,準備再見到他時對付他的,那知道始終沒有機會遇上他,直到今天才遇上!」

  「秦風難道會是那個易三和?」哈瑞雲在問。

  「那不可能,三十年前,易三和已經是個半百老頭兒,縱然他有千變之能,也不可能把自己由得那麼年輕,可是秦風的賭技,必然是出自易三和的傳授。」

  哈瑞雲呼了口氣:「就算是吧!那也犯不著您動這種手法去贏他,二叔,現在咱們又不是在靠賭局過日子,宜春院設賭局,只是為了方便咱們的行動,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 八 章


  哈瑞雲雖然臉皮子不薄,到底也紅了臉兒。

  沈君山笑笑道:「得了!對你一個姑娘家,我不該說這些……」

  哈瑞雲紅著臉道:「不!我要您說,一定要說明白!」

  沈君山歎口氣道:「三妞兒!你這是幹什麼?難道你還信不過二叔,再說你還可以問令尊呀!」

  哈瑞雲執拗地道:「不!二叔,我要弄清楚,這樣我才知道是為了誰忙著,知道這個王莊值不值得我全心全力的維持下去,我可不願意成了二十五孝,在外面賠盡小心,到臨了還孝敬了別人!」

  她的語氣像刀,兩道眼光也寒利得像刀,三把刀都銳利地指向鐵飛龍,嚇得他一個哆嗦,連忙道:「三格格!這我那兒敢,那一回我在您面前不是恭恭敬敬的!」

  沈君山無可奈何地道:「三妞兒!你真夠倔強,好吧!你要是不怕臉紅,我就明白地說給你聽……王爺離不開那些狐狸精,卻又應付不了她們的糾纏,只有暗地裡向飛龍請求幫忙,代替他降服一下那群妖精!」

  「就他一個人能幹,有降妖伏魔的手段?」

  潑姑娘的嘴皮子硬是不饒人,沈君山一笑道:「你說對了,飛龍練的武功就走的邪門兒,換了第二個人還真招架不住,不怕對你說,在這宜春院的小池塘裡,能拴住幾個大魚幫了咱們很多的忙,春花秋月兩座花樓上,六七個當家的姑娘都是一等一的人才,光是銀子留不住她們的,全是衝著飛龍,她們才肯死心塌地的耽了下來,隨著咱們的意思擺佈。三妞兒!你知道王莊的客人很雜,除了東洋人之外,還有高麗棒子跟黃發綠眼的洋鬼子,這些人好色倒也罷了,偏偏還好絕色,只有在王莊,他們才能得其所哉,換了別的地方,就算拿了金子堆在門口兒,要叫稍微有點身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 九 章


  沈君山笑道:「三妞兒!你放心,不管王莊做些什麼,咱們總不會忘記是中國人,總不會把國家往亡國的路上推的!」

  哈瑞雲道:「可是這個鐵飛龍似乎不知道咱們原先是為了什麼了!」

  沈君山又笑道:「他是不知道,我們沒告訴他,因為他是總管,接觸的人太多,萬一那天漏了點口風出去,王莊可就要成為眾矢之的,裡外不是人了,因為有些人未必同意咱們的做法,如果再樹下黑龍會這個強敵,那不慘了!」

  臉色一沉道:「飛龍,近幾年來你也老得多了,既然三妞兒說了出來,你也給我記著,只是要擱在心裡,若是人前洩漏了一點,你知道會惹來什麼麻煩?」

  鐵飛龍唯唯稱是。

  沈君山笑笑道:「三妞兒!那個秦少爺瞧來也是個有心人,那倒是不妨接近點,你去邀他吧!」

  哈瑞雲這才喜孜孜的去了。

  哈瑞雲果然把秦風邀到了王府,而哈王府也像款接貴賓一般地款待他,連最近很少見客管事的哈王爺都破例地洗了個澡,換了身乾淨的衣服,坐在主位上迎賓。

  九大天王也到齊了,每個人都帶著一種異樣的眼光看著這個年輕人,詫然中含著幾分敬意。

  那是因為這小伙子的態度,含糊籠統,沒一句真心話,沈君山向他亮出了自己當年身份,問他是不是易三和的傳人,他的回答可絕了,說是根本不認識這個人,他的一手賭技是跟他們莊裡一個老更夫學的,那個老更夫姓王,五年前已經死了,擲骰子的規矩也是那個老更夫傳下來的,或許那老更夫跟易三和有淵源,可是人已經死了,也無從問起,至於他本人則根本不是江湖人。

  那很明顯地告訴沈君山,他不受江湖規矩的約束,也不講江湖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 十 章


  哈瑞雲沒想到秦風的毛病也這麼多,多得不下於她的老子,她對於哈王爺固然還有一份孝心,但是,卻沒有多少尊敬。

  尤其是哈王爺的那些嗜好,幾乎沒有一項是一個女人所贊同的,而秦風除了抽鴉片之外,幾乎樣樣齊全了。

  所以,哈王爺跟秦風談得越投機的時候,她的嘴也噘得越高,忍不住哼道:「爹!你們倆倒是相見恨晚了!」

  哈王爺的眼睛笑得戍了一條縫,連連點點頭道:「可不是,風哥兒真是全才,全才!咳!像這麼懂得生活情趣的年輕人甭說現下難求,在前清也不多見!」

  「你們所談的那些學問可真了不起,沒一樣是正經的!」

  哈王爺哈哈大笑:「什麼叫正經,在座大家都是自己人,我這個王爺是怎麼混來的,也不怕抖出來說,我跟那位真正的王爺只不過是一點遠親罷了,要不是憑著我這一身消閒的本事,怎麼樣也巴不到他身邊去,撈到這個總管王莊的機會,更不會有今天了。不怕說笑話,在王爺身邊,滿肚子經濟學問的人一抓一大把,就找不出一個像我這樣的,正經學問有什麼用,王莊記帳的老夫子有三名舉人,兩位秀才,四書五經滾瓜爛熟,可沒混出個富貴來!」

  他說的是歪理,可也是事實,哈瑞雲氣得只是瞪眼睛,秦風笑嘻嘻地道:「老伯的話,小侄不敢苟同,可是雲小姐說這些不是正經,我也不以為然,假如我不是對鬥蟋蟀兒有興趣,也下過一番心血,這會兒可就沒命了!」

  他說著話,把手中的銀箸朝面前一橫,錚的一聲,一縷白光擦著銀箸,斜飛向上,篤地擦、插入梁間,那是一柄薄薄的刀子,刀把上綁著條白白的紙卷。

  在座的九大天王,個個都是老江湖,一眼就看得出這是江湖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