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鬼堡 作者:陳青雲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27 123
發新話題

[長篇]鬼堡 作者:陳青雲

[長篇]鬼堡 作者:陳青雲

楔子
    鬼堡!
    鬼堡!
    在武林人的心目中,它無異是死亡之神的宮殿。
    一座古堡,屹立在澎湃的江流之中的礁巖上,礁巖三面環水,一面接連陸地。
    古堡的大門,對著陸地的這一面,堡門永遠是敞開的,現出一個拱形的黑黝黝的門
洞,門的上方,堡牆之上,兩個見丈大小,怵目驚心的大字:「鬼堡」
    血骷髏——
    是「鬼堡」之主的標誌。
    這鬼魔什麼形像,迄今無人知,「血骷髏」成了他的代號。
    整整三十年,整座武林顫慄在末日的恐怖中,一些江湖幫派,慘遭血洗,數以千計
的黑白道高手,被剝奪了生命。
    所有血案發生的地點,都以「血骷髏」為記。
    血雨腥風,吹遍了武林每一個角落。
    「血骷髏」帶來的浩劫,在武林史上是空前的。這血紅的骷髏頭代表著恐怖,死亡
血腥、殘酷、神秘。
    鬼堡——
    在武林人物的意識中,不啻是「死神」的居所。
    然而——十五年前,堡門忽然關閉了,「血骷髏」也不見出現江湖,整座武林,從
末日的恐怖中解脫出來。
    一般推測,鬼堡主人可能已經物化,但卻無從證實,因為無數想一窺「鬼堡」之秘
的武林頂尖高手,有去無回。
    謎!一個恐怖的謎!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ga032794 經驗 +50 精品文章 2007-11-17 10:45
  • ga032794 金幣 +50 精品文章 2007-11-17 10:45

TOP

第一章 白骨堆中話血劫
    沒有星星!
    沒有月亮!
    夜空,一錠墨黑,伸手不見五指。
    一陣隱隱的雷聲過後,接著是一道耀目難睜的閃電,給這漆黑的大地,帶來了剎那
的光明!
    風,呼嘯著掠過原野,帶起一片沙沙之聲。
    就當閃電乍明的剎那——
    照見了一條荒蕪的鄉村道上,一個臃腫的黑影,健步如飛。
    閃電再亮——原來那臃腫的黑影,是兩個身影的重疊,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背上
背著一個中年男子,那少年丰神似玉,而那中年似乎帶著重病,奄奄一息,骨瘦形消。
    「爹,看樣子要有暴風雨了。」那少年喃喃的說著。
    他背上的中年人,哼了一聲道:「是的,這是個好時辰。」
    「什麼,好時辰?」
    「不錯!」
    「孩兒不懂?」
    「等到了地頭,你就明白了!」
    「為什麼要揀這麼壞的時候出門,您的病……」
    「孩子,等會你就明白了,快走!」
    雷聲震耳欲聾的霹雷過處,電光一閃,豆大的雨滴,灑了下來!
    「爹,我們尋個地方避雨?」
    「不,快走!」
    「可是,您是有病……」
    「就是因為我……的病……唉!孩子,別多說了!」
    「到韓莊還有多遠?」
    「快了!轉過山環……」
    雷聲隆隆!
    電光閃閃!
    狂風接著猛雨,瘋狂的襲擊著大地,像是宇宙的末日來臨,只有在電光一閃之中,
可以看見父子倆在泥濘中一顛一跛的艱難的向前移動。
    轉過山環,一簇黑朦朦的莊院,隱約呈現!
    「到了……孩……子……」
    少年人加快腳步,奔向莊門。
    剛到門口,那少年似已筋疲力盡,放下那中年人,頹廢的倚門坐了下來。
    電光閃照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桃陰深處現魅影  
    百日之期,轉眼即過,對「靈龜上人」在靈龜背上所遺的武功,已熟之又熟。
    他懷著萬分激動的心情,對著泉眼上方的石壁,凝視久久,他不知所謂異象是什麼
回事,他覺得一切的安排都是那麼玄妙而神秘。
    於是一—
    他功集雙掌,照著泉眼上方的石壁,呼呼劈出三掌,震耳欲龍的轟轟之聲過處,那
石壁像閘板也似的下沉,泉眼立時失去了蹤影。
    韓尚志正自納罕之際,忽然「鏘!」的一聲,一塊烏光閃亮的東西,從那下沉的壁
頂跌落,赫然是一隻烏銅鑄的手掌,—一張素箋,隨之而落。
    他惑然不已的揀起素箋一看,登時全身一震,激動的高聲喚道:「佛手實笈!佛手……」
    他記起師叔「毒龍手張霖」曾對自己提到過這件傳誦武林數百年的異實,想不到會
在這裡發現。
    「佛手實發」上載一種蓋世武功,叫「須彌神功」少林的「般若神功」亦無法與之
抗衡,武林代代相傳,但卻無人見識過。
    他的手開始顫抖,他閉上眼,平靜心裡的激動。
    他想起韓莊白骨如林的那一幕,二百餘門人命,再加上師叔「毒龍手張霖」的一家,
全都毀於「血骷髏」之手。
    這海洋深的仇,天般大的恨,豈能不報:
    血骷髏一鬼堡之主,他無法想像對方的武功有多深,因為「南丐」「北僧」都不是
他的對手,但如果習成「須彌神掌」!……
    他的目光,重新落回那素箋之上。
    「佛手實笈,余得之於三十年前,參修之下,竟爾走火入魔,方始悟及此實笈應有
左右兩面,然為時已晚,余得者為右手,尚有左手不知沉埋何所,此乃余終生憾事,有
緣者如能為余競此志,使雙手合壁,練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丐幫風雲
    小叫化東方慧語不成聲道:「志……哥……我們……走!」
    韓尚志目毗欲裂,狠狠地盯住那血紅的骷髏頭,道:「為什麼要走?」
    小叫化面孔鐵青的道:「你想死不成,不!我不能讓你死,你死了我也活不成!」
    「慧弟,冷靜一點!」
    「不,志哥,我求你離開,『血骷髏』天下無敵,沒有人能與他抗衡:「
    「可是我正要找他!」
    「你,為什麼?」
    「我與『血骷髏』有三江四海之恨,不共戴天之仇!」小叫化蹬蹬蹬退了三個大步,
身形搖搖欲倒,像呻吟般的道:「你……與『鬼堡之主』有仇?」
    「不錯!」
    「什麼……樣的仇?」
    韓尚志咬牙切齒的道:「殺父屠家之仇!」
    小叫化身形又是一連幾晃,喃喃的道:「天啊!為什麼?為什麼……」
    「慧弟,你可以離開!」
    「我?不!我不離開你,死也和你死在一起!」
    韓尚志感動得幾乎落淚。
    小叫化呆了—會之後,突然大叫道:「不可能呀!不可能,決不可能,這不是真的,
不是!……」
    韓尚志見東方慧駭成這般模樣,跡近瘋狂,忙緊握他的手指道:「慧弟,鎮靜一點,
你說什麼不可能?」
    小叫化張口結舌了半響,才囁囁的道:「我說『血骷髏』不可能在此現身!」
    「為什麼不可能?」
    「這……這……我直覺的感到這不是真的……」
    「可是事實擺在眼前?」
    「志哥,我求你離開!」
    「不」
    「你不能死呀!」
    「你知道我一定會死?」
    小叫化用手背擦了擦將要滾落的淚水,嘶聲道:「會的,任何人也無法和『血骷髏』
為敵!」
    韓尚志緊咬著下唇,怨毒已極的道:「也許,但我與『血骷髏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陰煞  
    只見十四具屍體,橫七豎八的躺在林中,每一具死屍都是被抓碎天靈,有的尚在泊
把冒著鮮血,與腦漿紅白相間,厥狀之慘的令人不忍目睹。
    韓尚志呆了一陣之後,喃喃的道:「陰煞莫秀英!」
    他的腦海中,又浮現出不久前桃林之內,同樣的一幕。
    這種殺人手法,可說是殘忍到極點。
    「天齊教」的高手,本來是要搜索自己和拜弟東方慧,想不到卻遭「陰煞」毒手。
    奇怪的是竟然不見「陰煞莫秀英」的影子,自己在十丈外的林中,她決無不發覺的
道理,以她殘毒的生性,會放過自己,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破風之聲,倏告傳來!
    韓尚志不由心頭一緊……
    刷!刷!刷!四條青影,瀉落當場,赫然是不久前圍攻老哥哥「南丐」的「天齊教」。
    八個青衣老者之中四個。
    韓尚志登時俊面一寒,帶煞目光,冷冷地照定四個青衣老者。
    四個青衣老者,一瞥地上的死屍,同時驚「噫!」了一聲,面現駭極之容,其中一
個三角臉的老者突地朗指韓尚志道:「冷面人,想不到閣下是『陰煞莫秀英』的傳人……」
韓尚志一愕,會過意來,對方懷疑自己是下手的人,冷冷的道:「你說什麼?」
    「閣下的手段夠狠!」
    「你再說一句,我活劈了你!」
    四老者齊齊怒哼一聲、各站一個方位,把韓尚志圍在核心位置,三個青衣老者的掌
風,毫髮之差,全告落空。
    韓尚志乘閃身反轉之便,再度壁出一掌!快!快得猶如電掣。
    「砰!」又是一聲悶哼,迎面的—個青衣老者,掌勢尚未全收,駭人勁道,已罩身
而至,登時口角溢血,遲到八尺之處,搖搖欲倒。
    另兩個老者,寒氣大冒,他們看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千行珠淚滴滴血
    「有心人」聲音中充滿了激動之情的道:「你有了脫身之法?」
    「不錯!」
    「如何脫身?」
    「你不是說過只有死人才可以出這死牢嗎?」
    「呢,確實如此!」
    「辦法就在這上面:「
    「你說說看?」
    「在下曾修習過『龜息大法』……」
    「有心人」驚奇的道:「什麼,你修習過武林失傳已久的『龜息大法』!」
    「不錯!」
    「我明白了,你準備以『龜息大法』,控制住全身經脈穴道,混充死屍,出這死牢,
對不對?」
    「你看這辦法可行得通?」
    「可以,不過……」「怎麼樣?」
    「死屍拾出死牢,例須由監決人點死屍的死穴,以防萬一!」
    「姑娘大概不諳這『龜息大法的奧妙,行此法時,全身經穴對閉,氣血已停止運行,
與死人無異,除了被分屍或利刃穿刺心臟,余皆無礙!」
    「你這『龜息大法』能維持多入時間?」
    「在下練此法時間不久,大概十天決無問題:「
    那太好了,三天足夠,在第三天的中午,我會把你從墳中掘出!」
    「姑娘大德,在下謹先謝過,第三日正午,我會自動甦醒!」
    「我現在要立即去向『失魂人』覆命,就此一言為定,記住,假如有人送食物來,
你千萬不能吃,食物中有制命的毒藥,同時,你須裝出武功全失的樣子,不能露出破綻,
否則的話,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在下記住了,還有一事請教?」
    「什麼事?」
    「失魂人是否是令師?」
    「這個……」
    「有心人」似乎在考慮該不該答覆韓尚志這個問題,半晌才道:「這一點我可以告
訴你,她是我母親!」
    「失魂人是令堂?」
    「不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相逢不識君
    韓尚志以嚴肅的口吻道:「師父放心,恩怨情仇,弟子會分得很清楚的!」
    「魔中之魔」點點頭道:「這就好,為師的等你好音,記住,十天之內必須趕回來,
為師的還有話對你交代,十天,過了十天,恐怕師徒無法見面了!」
    韓尚志不由掉下淚來,他知道師父把全部真元輸注入自己體內,而剩下的十天的生
命,目的當然是等待自己赴『鬼堡』約鬥「血骷髏」的回音;當即悲聲道:「師父,弟
子決不讓您老人家失望!」
    「好,你可以動身了,出洞之後,另尋一塊大石,封住洞口!」
    「您老人家的飲食呢?目前您已……」
    他不忍心說下去。
    「魔中之魔」反而泰然一笑道:「你的意思是說,我目前功力盡失,已無法覓食了
是嗎?這個你放心,為師的還有儲糧,足夠十日之需,你放心去吧,記住我所說的話!」
    「弟子不敢有忘,十日之內,必趕回來!」
    說完拜別出洞;另搬了一塊大石堵住洞口,黯然離開。
    師命為重,他只好把尋找拜弟東方慧的事,暫時擱下,取道直奔「鬼堡」。
    他先獲靈龜輸以百年功力,現在又得了「魔中之魔」的全部真元,本身等於具備了
二百年以上的修為,這種際遇,可稱之為奇跡。
    「浮光掠影」身法,在此際施展開來,情況又自不同,真可謂快逾電閃,若非是絕
頂高手,實不易發現他的身形,恍若光影般,一掠而逝。
    十天,他必須在十天之內趕回,「魔中之魔」只有十天的時間可活。
    轉出山區,踏上官道:「一派大江,橫旦眼前,官道沿江而上,以他目前的速度,
一日夜可達「鬼堡」。
    「魔中之魔」為了一口氣之爭,把自己關在土穴之中四十年,神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鬼堡驚魂
    浪花,衝擊著礁巖。
    礁巖上,矗立著那黑黝黝的古老建築物——「鬼堡」。
    神秘、陰森、恐怖的氣氛,籠罩著這座古堡。
    韓尚志血脈賁張,恨火中燒的呆立在江岸之上,堡中主人,正是自己毀家滅族的仇
人,然而今天,他是以「魔中之魔」傳人的身份來較技,他曾答應過師父,不以他所授
的神功來報仇,所以,目前對於報仇一事,還是很渺茫。
    他考慮著是否該以真面目出現?
    不!他決定仍以「病神」的面目入堡,以後,再以真面目索仇。
    「失魂人」曾要他拜訪『鬼堡』,並道出現世,為什麼?他無法付測,「不老先生」
也要他除去人皮面具進堡,為什麼?他仍然想不透。
    但,他決定以假面目替師父完成心願。
    「洞金指」能否克制得了對方的「金鋼神功」,目前無法知道,而「魔魔掌法」又
是否可以和對方的招式抗衡。也在未定之天。
    他想,如果萬一不敵對方,將如何向師父覆命?他老人家埋首四十年,能經得起這
失望的打擊嗎?不,應該說是絕望,因為他只有十天不到的生命,他將含憾以終,至死,
他仍不是。鬼堡主人」之敵。這太殘酷了,對一個好勝心極強的垂死者。
    他盡量抑制著了無比的激動,足足站了一刻光景,才緩緩越過那段石樑,到了堡門
之前,他心裡湧著極其複雜的情緒,仇根,使命,願望。還夾著一絲恐懼。
    「不老先生」一再提及「鬼堡主人」是個怪物,到底是什麼樣的怪物?
    堡門上方,那恐怖猙獰的血紅骷髏頭;使韓尚志熱血—再沸騰,他想起韓莊之中,
廳壁上所留的標誌:
    那代表著血腥,殘酷的標誌,屠殺的象徵。
    他的心裡湧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解穴斷玉掌  
    韓尚志身形晃了兩晃,「砰!」的一聲,栽倒在地,昏死過去。
    六道五僧,震駭欲死的望著「大力神靈明子」的屍體,張口結舌,簌簌而抖,只見
「大力神靈明子」是被一片樹葉橫嵌後腦而死。摘葉傷人,這種功夫,武林中實不多見。
    一條身影,閃電般從六道五僧身旁掠過。眾僧道又是一震,其中一「歸元子」和
「性空大師」,都是武林中一等的高手,竟然沒有看清這人影是男是女。
    地上、「病神」已失去了蹤影。顯然,傷人,救人,同是一人所為,但這人是誰呢?
    暴喝之聲,震耳而來:
    不遠處的數百高手,已為那只「佛手寶笈」展開了一場瘋狂的爭奪之戰。
    「性空大師」再度掃了一眼地嚇的「靈明子」屍體,悚然向「歸元子」道:「道兄,
會不會是那『魔中之魔』……」
    崆峒「歸元子」不待「性空大師」說完,急道:「如果事實果如傳言,『血骷髏』
即是『魔中之魔』的化身,這事態就非常嚴重了,貧道須立即回山,請示掌門人!」
    「性空大師」一點頭道:「老納之意也是如此!」
    於是由六道中之一,抱起「靈明子」的屍身,相率縱身而去。
    松林的另一邊,奪寶之爭,正如火如荼的進行,已有近十高手命喪當場。
    卻說韓尚志再度醒轉之時,發覺自己置身在一座不見天日的林中。
    椎心刺骨的痛楚,使他不自禁的哼出了聲。
    「孩子,你醒了!」
    這一聲「孩子」使得韓尚志心弦為之一震,從那熟稔的聲音裡,他聽出這救自己的
是誰,顫聲道:「您……是『失魂人』前輩?」
    「是的!」
    「您,又一次救了我,此恩此德,粉身難報!」
    「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波詭雲誦
    對這種使人功力換散的怪功,韓尚志並不陌生,第一次,他初闖「連環套」,眼前
的這位少教主施出,他曾在剎那之間失去功力,但稍瞬即復,第二次,他的功力已增加
了一倍,「鬼堡主人」施展同一怪功。使他真氣全散,第三次,假「血骷髏」施展出來,
也使他功力不聚,但僅是剎那的現象,現在,少教主第四次施展,他在毫無防備之下只
感到真氣微洩而已。
    這證明了天齊少教主的功力,已不足影響他,而他自己,當然是前後判若兩人。
    若非天齊少教主這一岔,黃衣護法決接不下韓尚志這全力一擊。
    韓尚志一退之下,右掌連震,層層勁波,暴捲狂伸,湧向天齊少教主,左手五指暴
彈,五樓洞金裂石的指風,激射向黃衣護法。
    一招分攻兩個一流高手。
    「波!波!」連響聲中,天齊少教主雙掌力封,竟然擋不住對方單掌吐出的勁道,
被震得連連倒退。
    黃衣護法在韓尚志彈指之間,已疾閃飄開數尺,避過了駭人的指風。
    韓尚志在震退少教主的電光石火之間,俊地雙掌一收一放,掌指齊施,全力攻向黃
衣護法。
    他的目的是先毀去黃衣護法,再收拾天齊少教主。
    這雙管齊下的一擊,快逾電閃,黃衣護法避無可避……
    刺耳的慘嗥聲,又告嘶空而起。
    黃衣護法,胸前血噴如泉,砰然栽倒。
    天齊少教主亡魂喪膽,一轉身,正待……
    韓尚志一晃身,橫攔對方身前。』
    天齊少教主驚怖至極的退了三步,慄聲道:「冷面人,你想怎麼樣?」
    「我想殺你!」
    你字出口,「魔魔掌法」之中的功勢已連施三招。
    天齊少教主踉蹌退了八步,毫無還手之力。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27 123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