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長篇]誰都不准先我愛上你 作者:陳怡璇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中長篇]誰都不准先我愛上你 作者:陳怡璇

[中長篇]誰都不准先我愛上你 作者:陳怡璇

天塌下來了?!
失戀!
世界末日了?!
落榜!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像她這樣優質、優秀、優良、優異、優等的人,
怎麼可能滄落到這種不堪的?!還——還進了警察局兩次!
也難怪她那古董腦袋的老爸誓言要「立即」找個男人把她給嫁掉!
因為擔心她可能隨時「失足」!
這也未免太小題大作了吧?!她只不過是郁卒喝些了酒而已——
立即?老爸以為是在賣肉嗎?哪那麼容易!
什麼?!噢!完蛋了……
十八歲的新娘?她會被同學笑死!

[ 本帖最後由 報告Sir 於 2007-11-12 18:53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ga032794 經驗 +30 感謝分享! 2007-11-13 17:34
  • ga032794 金幣 +30 感謝分享! 2007-11-13 17:34

TOP

第01節


  不要傷心。

  周佳燕用手背抹去眼中的淚水,又不是天塌下來、世界末日到臨,只不過是失戀罷了!人的一生中可以有十幾、二十幾次,或者更多次的戀愛,她就這麼一次,大可不必一次把心全都掏空,哭干淚水。每天都有人失戀,實在沒什麼大不了的!國父不是革命十次嗎?她只是一次失敗,比起別人的敗績,根本微不足道;何況她才十八歲,生命最璀璨的時期,沒有必要為一個花心的男孩搞得烏煙瘴氣……但是啊!這些道理她全懂,就是辦不到,淚水還是控制不住地往下掉。

  不行!再繼續這麼沮喪下去,全世界的人都會知道她失戀了,那多醜!剛才端酒上來的侍者,即用斬釘截鐵的語氣道:

  「你失戀了。」

  周佳燕用衛生紙擤著鼻涕。有這麼明顯嗎?她看了下左右,還好,沒有人注意她;而後她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十幾張桌子,其中有幾張,全是清一色獨坐的女人,連表情動作都那麼相似,臉部呆滯,不是抽著煙,便是喝著酒,她們也失戀了嗎?一定是,在早上便會想用酒精麻痺自己的人,除了遭拋棄外,不會有其它的因素。為什麼傷心難過的全是女人,男人的心全是戴著甲冑嗎?

  她看著金黃色的液體,第一次喝酒,竟是為了一個最糟的原因。這家早上即營業的PUB,想是專濰像她一樣,一早醒來即找不到人生方向的人而設的。她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好苦、這麼難喝,怎麼會有那麼多人前仆後繼地沉迷在裡面?也許原因不在於它的味道,而是它能使腦筋產生輕飄飄的感覺吧!就這麼一口,她覺得自己的腦筋已有些混亂,心似乎不再那麼痛了。這玩意兒還能療傷,太好了!味道不好沒關係,不是有這麼一句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02節


  這是第二次進警局了。

  短短的一個月中,她進出了兩次警局,難怪父親的臉會變形得那麼厲害。周佳燕雙手緊緊地捏著衣角,這一次想安全過關,可得托天保佑了!

  「沒事了。」楊欣純拍著女兒的肩膀。「事情過去就算了,別再去想。」

  周佳燕從眼尾看了坐在駕駛座上,一路不發一語的父親一眼,就怕他忘不了。

  「有點知識好不好?」周立信藏不住話地訓誡:「這麼晚了,一個女孩子還待在公園裡幹什麼?是你給那個變態有可乘的機會。」

  這一次是全家到齊。

  全是她咎由自取,淚水瀰漫著她的眼眶……周立信見妹妹後悔的模樣,火氣消了些。

  「我知道你很苦悶,但不能因此自怨自艾,讓自己陷入更深的痛苦裡。」

  「立信說的對!人不怕跌倒,就怕跌倒以後爬不起來。」楊欣純深感自責。自己放在工作上的時間太多,而忽略了還在成長中的兒女。「一次考試的失敗不算什麼,你一定能熬過去的。」

  「對不起!」周佳燕聲音細小:「丟了你們的臉……」

  「我們別再提這事,大家全將它忘了。」楊欣純給她一個鼓勵的笑容。「以後好好加油,知道嗎?」

  她輕輕地點頭。「知道。」

  可是父親他——

  車子停在家門口,周振谷第一個走下車,車門用力地關上。

  「爸爸很生氣。」周佳燕十分不安。「我給你們惹了不少麻煩。」

  「他很快就沒事了,快回房去睡吧!」

  「我看沒那麼快。」周立信頗瞭解父親的性格。「這股氣可能會持續一段時間。」

  「少胡說八道!」楊欣純輕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03節


  一定是老天爺聽到她求援的訊號,因而給了她這個天賜良緣的機會。林宜蓉高興得靜不下來,走進走出。怎麼還未回來?她的計劃一定要有丈夫的配合才行得通。

  真慢!都過了一個多鐘頭,還沒回來,她發急地看著表。

  「什麼事這麼十萬火急,一定要我放下會議趕回來?」張士堅從外走進來。

  「你快來!」林宜蓉興致勃勃地將張士堅拉到椅子上坐下。「有眉目了!」

  「什麼眉目?」張士堅莫名其妙。

  「咱們兒子的婚事有眉目了!」

  他相當意外。「浩維喜歡上哪家姑娘了?」

  「正在進行中。」林宜蓉見他不明白,解釋說:「你還記得我提過幾天前,在路上遇見一位長得很清秀、身體不適的女孩嗎?」

  「浩維中意上她?」張士堅狐疑。「會有這種巧事?」

  「說巧的確巧!」林宜蓉興高采烈,「她是周醫師的女兒。」

  「哪一位周醫師?」

  「周振谷。」

  這確實巧!他每年都陪妻子至周振谷的診所做定檢,因此雙方的私交不錯,不過倒不曾見過彼此的兒女。

  「浩維與周醫師的千金互有好感?」

  要是如此,真是一件好事。周振谷為人剛毅不苟,家教定然嚴謹,調教出來的女兒,必是知書達理的大家閨秀。

  「關於這一點,便要靠你了。」林宜蓉將希望放在丈夫的身上。「張家和周家能不能結為親家,就得看你的表現。」

  「靠我?」張士堅怎麼也搞不懂何以會落在他頭上。「我能做什麼?」

  「只有你才能讓咱們家那個頑固的孩子同意與周小姐見面。」

  「什麼!?」張士堅叫了聲:「你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04節


  請和我交往——

  這句話真的出自她的口中嗎?周佳燕雙手蓋住臉,好羞喔!她真的能臉不紅、氣不喘地對男人這麼說嗎?想到他當時差點從椅子上摔下去的震驚表情,她真想咬掉舌頭。

  「你真是一個大白癡!」她手搓著臉,彷彿如此便能將說出去的話搓掉似的。

  愈來愈不認識自己了,是不是她變壞了?不然怎能那麼流暢,厚顏地要求男人。不!不對!是他的刻薄使她想捉弄他,才突然有個抗辯的聲音冒出頭。

  是他不該在赴約時,還抱著對已死女友的貞節牌坊。

  但她真的只想懲罰他的無禮,不具其它的意思嗎?周佳燕一手托著腮,一手無意識地在白紙上胡亂地畫著。當然不會有別的因素,在剛歷經失戀的打擊,她怎可能對男人產生興趣?何況對方大她十歲不說,還一副情聖,不,更上一層,情仙的模樣自居。她努了努嘴,自己怎可能喜歡這樣一號人物?他可是她見過最英俊的男人……一陣敲門聲,打斷了她的胡思亂想。

  「我能進來嗎?」母親在門外說。

  周佳燕將紙揉成一團丟進垃圾筒後,喊聲:

  「請進。」

  楊欣純走進來。

  「昨晚聊得還愉快嗎?」

  唇槍舌戰、火藥味濃厚、瞪眼相對……就是沒有「愉快」兩字,她聳肩地想。

  「來自兩個不同世界的人湊在一塊,你想情形會如何?」

  楊欣純蹙眉。「你們相處不來?」

  「可以這麼說。」周佳燕身體往後仰,成一個大字地躺在床上。「那個人一點也不好相處。」

  「是你有偏見。」楊欣純清楚女兒的個性。「一定是你預設了立場。」

  「才不呢!」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05節


  今晨的鳥兒似乎特別多,周佳燕在鳥鳴聲中半睡半醒地張開眼睛。天花板的顏色不對,她迷糊地想著,家中什麼時候重新油漆過……不對!她不是在自己的床上。憶起昨天似真似假的婚禮,她倉皇失措地坐了起來,是真的!她已嫁人了,身份已由單身成為已婚。

  想到自己是已婚婦,周佳燕身體機伶伶地打了一個冷顫。這名詞聽來很有壓迫感,讓人喘不過氣來。不知張浩維起來了沒?雖然他們已達成協議,但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的兩人,要漠視對方,實行起來可有困難?不過,倒也不用太煩惱,有一點能確定的是他不會對自己有興趣,昨晚他不是這麼說的嗎?

  她走下樓,張浩維已用畢早餐出門。新婚的第一天即趕著上班,是不顧與她碰面,還是真的很勤奮?吃完女傭端上來的早餐,她不知做什麼好,只好又回房內發呆;除了換個地方不同外,日子似乎沒什麼改變,無聊依舊。

  中午時,女傭拿了一個大包裹進來。誰會送她禮物?周佳燕感到納悶,她並未通知任何朋友,會是弄錯了?包裹上寫著新婚夫人收,想不出會有誰送她禮物,她拆開外面的包裝紙,紙盒內是一個身穿白紗的漂亮洋娃娃。

  「好美喔!」她高興地叫了聲。

  女孩子很少抗拒得了洋娃娃,即使她己過了玩它們的年齡。盒子裡有一張卡片,她想知道是誰體貼地在這發悶的時候帶給她驚喜,但她拿起娃娃時卻怔住!娃娃的頭斷了!真掃興!是運送的過程弄壞?周佳燕拿起卡片,上面用紅色的筆寫著:別得意!你這個新娘不會當太久,很快會被掃地出門!沒有送的人姓名,是故意的?是誰送她這麼一個不吉利的娃娃……張浩維!除了他外,不會有其他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06節


  屋內沒有燈光,像每個回來的夜晚一樣,只有冷空氣迎接他。自從父母在他結婚後,決定住在郊外的房子以來,屋裡就似乎缺少了人聲……這樣說法也不太對,是他回家的時間不對,在這種時間,連狗都已入睡,當然不會有什麼聲音。

  張浩維打開客廳的燈,脫下西裝,身子成一個大字型坐下。為什麼要將自己搞得這麼累?其實他大可不必去參加今晚、昨晚、前晚的餐會,聽一些毫無意義的場面話,喝下過多的酒精,這些只會讓他的胃不舒服,搞得頭痛罷了!為什麼他非要讓自己夜歸不成?

  他打了一個酒隔,眼睛看著一旁的長沙發……那一晚她就醉躺在那裡,誤以為作夢地吻了他。憶起那一吻,他的心竟有股不尋常的感覺在竄動,嘴乾燥起來。見鬼了!他摸著頭,是不是醉酒了?他竟然心跳加快,渾身燥熱起來,甩甩頭,他走向樓梯。

  她睡了嗎?在經過她的房門時,他腳步停了下。房內沒有聲響,她一定睡得很熟,年輕人通常都很好睡,難道自己不是年輕人嗎?他才二十八歲,卻自認已是七老八十似的,硬將自己冠上老態。他走進房間,換下睡服,在床上躺了一會,酒精退去,眼睛一點睡意也沒,歎口氣,他坐起身。

  點燃了一根煙,他打開落地窗,走出陽台。夜晚的空氣有著冷意,他朝著黑夜吐著煙霧,四周十分安靜,附近的屋子全己熄去燈火了,只有街燈發出冷冷的光芒。他不喜歡靜歇下來,腦筋一得空閒,便會忍不住心驚肉跳,為現況、為將來而心慌!怎會栽進荒謬的婚姻裡?糊里糊塗地被套上,成為一個十八歲女孩的丈夫;他想掙扎套在身上的牢籠,卻不知怎麼脫困。

  燃完了一根煙,他控制想繼續吸煙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07節


  下雨,有藉口不去上課了。

  他還會帶她出遊嗎?周佳燕一醒來,便跳下床往外衝;旋即想起昨夜的事,面紅耳赤地緊急煞住。

  她雙手貼著羞紅的臉頰,心想,怎麼老是做醜事?她從未見過裸男,他線條分明的肌肉,雖比不上螢幕上那些英雄明星,卻也頗有看頭……她在腦袋瓜上敲了一記,想到哪去了?讀書、讀書,把書讀好才是正事!她強迫自己端坐在書桌前,但書中的油墨黑字全排列成一幅赤裸的男性身軀……她叫了聲,推開書本,房裡的空氣太沉悶了,才會胡亂瞎想。

  房內靜悄悄的。張浩維已出去了,她在鬆口氣之餘,隱隱又有股失望。

  「還是上課去吧!」周佳燕對著無人的大廳說。

  原來自己不想上課的理由,不是雨天的關係,而是想延續昨天與他的相處;這一想,口中的饅頭變得又硬、又難以下嚥。她不喜歡自己對張浩維有依賴感,他們雖是夫妻,但實質上一點也不是真正的夫妻。他對她的態度,雖說由冷漠進而有點人情味,可是仍然疏離;她若將他視為依靠,鐵定只有一種結果——自己深受傷害。

  想驅逐心中的沉甸感,她打開電視,電視裡女人抱著男人問:

  「你愛我嗎?」

  「用你的聰明智慧想想。」男人模稜兩可,說了等於沒說。

  「我要你親口對我說。」女人深情款款。「說你愛我。」

  男人想起什麼似的推開女人。「糟了!我忘了有個重要的約會正等著我。」

  「你在敷衍我!」女人眼神哀怨。「真有這麼難說出口嗎?」

  「乖!這個約會太重要了,遲到可是會損失不小,晚些我們再談好嗎?」未覺女人從臉頰滑落的淚水,男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08節


  「媽,我想問你……問你……」

  女兒在電話那一頭支支吾吾的,半天沒說出什麼事,楊欣純耐心地等著。

  「我很樂意為你解決任何疑問。」

  「我想知道……」周佳燕費了好大的勁才說出:「如何才能抓住男人的心?」

  這丫頭準是想抓住張浩維的心。楊欣純會心地微笑,不過避免女兒害羞,她沒讓笑意顯露在聲音裡。

  「就我所知……」

  周佳燕很用心地聽著,一邊用筆記下,在母親未間斷地講述數十分鐘後,她似懂非懂地掛上電話。

  行得通嗎?

  照母親所說的去做可行嗎?在察知愛上張浩維後,她很渴望他也能有所反應,就試試看吧!母親不是能將頑固的父親馴得服服貼貼。

  隨著夜晚的腳步愈來愈近,她的血液循環也愈加快速,慢下來、慢下來……她手按住不聽使喚的胸口;別計劃尚未實行,已因過度緊張而率先成仁。這樣夠稱得上氣氛嗎?母親說浪漫的氣氛,能使男人戒備的心鬆弛下來,花能營造視覺上的美感,因而她特地走了一趟花店,挑選一大束色彩鮮麗的花卉擺放在餐桌上。菜色要合胃,器皿要美,她擬了一份菜單,吩咐手藝佳的李嫂照辦,精美的器皿、可口的菜餚,再加上一條高雅的桌中,最後剩下燈光了。

  不要太亮,男人通常都喜歡帶著神秘,蠟燭的效果最好,母親是這麼說的。

  她熄去燈,點燃燭台上的蠟燭後,後退一步欣賞著今晚的傑作。很好,即使沒胃口也會被激出胃口來,她微笑只一下,才想起一個最大的問題,今晚他會回來嗎?或至菜涼燭滅他才歸來?她突然感到從未像此刻那麼需要運氣。

  「請讓他快些回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