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色公主酷狼君 作者:梅貝爾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19 12
發新話題

[【轉貼】古代言情] 好色公主酷狼君 作者:梅貝爾

好色公主酷狼君 作者:梅貝爾

 那個神算貝烈雲說她與狼王有宿世情緣耶!

  咦!這好像正合她的心意喔!  

  本來就想嘗嘗“小鳥依人”的甜蜜滋味,  

  這會兒可以名正言順的大膽誘惑他,真好玩!  

  舔舔耳垂、摸摸胸膛、  

  外加“吃”一下他的大嘴……  

  哇!她是不是有“一咪咪”色啊?  

  哼!管他的,夫子不是說過“食色性也”嗎?  

  好色既是人的本性,不管是男人或女人,  

  只要遇到心儀的對象,色一下又何妨?

  可是,她這小男孩裝扮似乎讓他挺“怕怕”的,  

  嗯!還是老實告訴他她的身份好了,免得——  

  噯!她還沒說話,  

  他幹嘛就像她有傳染病似的逃得飛快?  

  好在她有不輕言放棄的信條,拔腿便追……  

  聽說他在洗澎澎耶!鳳眼一轉——  

  嘿!她正巧可以去證實夫子所說的  

  “男女有別”究竟別在哪裏,  

  不料,這一瞧,驚為天人,  

  鼻血差點就流出來了……

聲明:
※本文章文學作品均是在網上收集整理的,純屬個人愛好並由廣大網友方便心得討論交流之用,
※本作品版權均為原版權人所有,未經原版權人同意,任何人不得用於商業謀利之用。
※如果版權所有人認為在本區放置你的作品會損害你的利益,請指出,本站將立刻刪除相關內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

  九裏鎮,顧名思義,從鎮首到鎮尾,不多也不少,剛好九裏長。



  在北方,像九裏鎮這樣的小鎮多的不勝枚舉,不過,卻很少像它那么出名,原因無它,只因九裏鎮最接近狼王居住的王宮,雖然尚隔了有數十裏遠,但人們只要一仰頭,就看得見王宮最高的塔頂。



  鎮上大部份住的都是土生土長的北方人,南方人若夾在其中,很容易就分辨出來,因為南方人的骨架較瘦長,不似北方人高大,五官都較為突出,膚色也較深。



  街上人來人往,彼此都像一家人,見了面皆熱絡的打招呼;在這樣的小鎮上,彼此想不熟悉對方也很難,只要某戶人家娶媳婦或嫁女兒,不消半天,就可傳遍整個小鎮了。



  人群中出現一名衣衫襤褸的小乞丐,身材纖細修長,一眼就知道他是打外地來的,只見他頭戴布帽,滿是補釘的衣服,一雙黑色泛白的布鞋,手執打狗棒,肩上背著大布袋,坦坦蕩蕩的晃著,一點也不在意別人的眼光。



  太陽緩緩落下,氣溫也隨著降低,一陣冷風從遠處的沙漠吹來,小乞丐縮了縮身子,從大布袋內取了一件也是縫滿補釘的短襖穿上,又繼續他的旅程。



  這是哪門子的鬼天氣啊!小乞丐心中嘀咕著,早上分明熱得可以悶死人,一到晚上,卻開始涼起來,看情形還會更冷,今晚得快點找個避風落腳的地方才行。



  他不自在的摸摸臉頰,有股衝動想洗把臉,盡管他只刻意的在臉上劃上兩三道污痕,但天性愛美,豈能容忍一點臟污在他白皙的肌膚上,一雙丹鳳眼往上翻了翻,他無奈的垂放下手。忍耐!忍耐!他在心中為自己打氣,要扮乞丐就要扮得像,誰見過幹幹凈凈的乞丐呢?要怨要恨也該記在那位遠近馳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哎喲!頭好痛,是哪個混帳竟然從後面偷襲她?有本事正面衝著她來嘛!玩這種陰的未免太小人了,雲霏呻吟著揉著後腦勺悠悠醒轉。



  眼前陌生的環境使她一呆,她怎么跑到這地方的?而自己又狼狽的躺在毛皮織成的地毯上,瞧這房間布置得十分簡單,通常會有擺飾的地方全省略,像是刻意那樣似的。



  “你醒來了剛剛好,我正好用得上你。”



  是她!雲霏緩緩的回頭,果真是那小魔頭,看來她會在這裏一定是她的傑作。



  “是嗎?你確定?”她丹鳳眼微瞇,大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



  貝烈蘭仍不知死活她笑著,有人陪她玩是最開心的事了,“當然確定,我正在研究一種機關,你正好可以當試驗品。”



  “我為什么要幫你?你知不知道有一種罪叫‘綁架’,你把我綁來這裏,可是犯了我小乞丐的大忌,你是第一個敢如此對我的人,你信不信我會海扁你一頓?”



  她趾高氣揚的道:“你不敢,這裏可是我狼王哥哥的王宮,你敢打我一下?”



  狼王的王宮?這裏就是狼王住的地方,幸運的話,說不定她可以遇見他。



  “要不要試試看,小鬼。”



  “我不是小鬼,我是小魔女。”她倒是有自知之明。



  雲霏假笑道:“很好,小魔女,我是專制你這型的大魔頭,你最好給我安份點,別惹我生氣,不然你會死得很槮,懂嗎?”



  哼!她雲霏公主在黃金城內可是天字第一號麻煩人物,她叱吒風雲時,這小魔女可還沒出生呢!她偏不信自己會敗在她手上。



  貝烈蘭興奮的叫道:“你叫大魔頭,我叫小魔女,那我們可以並稱‘天地雙魔’這名字不賴吧!”



  不賴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阿飛哥哥,你在想什么?”貝烈蘭也跟著爬上樹,坐到雲霏旁邊間。



  “阿飛”當然是雲霏隨口編的名字,“飛”跟“霏”是同音不同字。



  她心念一動,問道:“蘭兒知道狼王愛的那位姑娘生得什么模樣嗎?”



  “我知道,有一次我偷溜進懷香樓,屋裏有她的畫像,她好美好美幄!所以,我狼王哥哥才忘不掉她。”



  “懷香樓任何人都不準進入嗎?連你也不行?”



  “嗯,除了狼王哥哥外,就只有我大哥了。”



  貝烈雲?有他就好辦了,她倒想看看能讓白狼迷戀十年的女人,究竟美到什么程度?她當然不是吃醋,吃一個死了十年的女人的醋根本沒必要,她只是純粹好奇罷了。



  “她叫香香,對不對?”



  “嗯,聽服侍過她的婢女們說,她身上有一股很香的香味,所以狼王哥哥就蓋了現在的懷香樓,不願讓別的男人見到她;換作是蘭兒,早就發瘋了,我才不想被關起來。”



  換作是她也一樣,但無疑的,那香香姑娘是幸福的,她在有生之年能擁有白狼全心的愛。



  雲霏睨著她,問道:“你今天倒滿乖的,不再到鎮上去了嗎?”



  貝烈蘭興趣缺缺的道:“常玩同樣的遊戲總會膩的,阿飛哥哥,我們去騎馬兜風好不好?白天沙漠的風光很壯觀喔!”



  “無聊!”她現在滿腦子只有白狼的影子。



  “那我帶你去看我精心設計的機關室如何?”她無非是想要雲霏陪她玩,所以才刻意討好著。



  雲霏又想拒絕,老遠的瞧見白狼心事重重的走入花園,身邊沒半個侍從,不禁又想逗逗他。



  “蘭兒,你先去牽馬出來,我們到附近去探險。”



  “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王宮內靜得駭人,人人都知曉那是冷戰的開始。



  自從雲霏恢復女兒身,而且不請自留的賴在王宮裏,大戰便由此而起,只要她出沒的地方,白狼死也不肯踏進一步,他是避她如瘟疫,眼不見為凈。



  “貝烈雲,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我根本靠近不了他。”



  “公主的意思是想放棄了?那不像公主的個性。”



  這天氣候比前些日子稍冷,雲霏邊呵著氣暖暖手心,邊沮喪的埋怨。



  “也不是放棄,只是得另想對策才行,半個月過去了,他還不肯接受他喜歡我的事實,我在這幹著急有什么用。”



  “公主倒很有把握。”



  “那當然,不然他幹嘛不敢見我,他是怕他會愛上我,破壞了他的的誓言。”



  “那公主打算怎么做?”他興趣濃厚的問道。



  “你等著瞧吧!”她笑得更媚、更邪,貝烈雲慶幸他不是那幸運的男人。



  她回房刻意的梳粧打扮,雖沒有華服首飾的幫襯,她仍能美得令人移不開視線,她可以清雅如臨波仙子,也可以傃麗如河上的女妖,召喚男人的靈魂。



  一切就緒,她端著沏好的熱茶蓮步輕移,來到警衛森嚴的書房前。



  “公主請止步。”守衛盡忠職守的道:“王上有令,未經允許,不準入內。”



  雲霏點頭道:“我知道,我只是覺得今天天氣涼,特地沏了壺茶來讓各位暖暖身子,你們不會拒絕我的一番心意吧?”



  眾守衛考慮片刻才道:“謝公主關心。”



  “那就別客氣,我幫你們倒茶。”她一一斟上茶水,順便閒話家常,交情不就是這么套出來的嗎?



  “你們在做什么?”白狼在書房內隱約聽到她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婢女阿離才進房,便見雲霏翻箱倒櫃的收拾行李。



  “公主,你要上哪兒去?”



  “我要離開這裏,我那套乞丐裝跑哪兒去了?”



  阿離是很高興她要走了,可是,王上那邊總得知會一聲才行,“王上知道嗎?”



  雲霏斜瞪她一眼,“你敢多嘴我就用線把你的嘴縫起來!他樂得擺脫我,告不告訴他都一樣。”



  她最後放棄了她那一套乞丐裝,換上一般的粗布衣裳,拎著小布包便準備走了。



  “公主私自離開,王上知道了會怪奴婢的。”



  “你真笨,你不會說不知道嗎?這么簡單的事都不會。”她還真以為每個人都跟她一樣敢惹毛白狼,一樣不知死活。



  雲霏朝馬廄走去,看管馬匹的馬夫必恭必敬的叫道:“公主。”



  她點頭回禮,問道:“這裏哪匹馬跑得最快?”



  馬夫驕傲的道:“王上的馬都是世上最好、跑得最快的,奴才可以一一為公主介紹。”



  “謝謝,我沒多少時間。”她掃視兩旁的馬匹,發現其中一匹被隔開。“那匹馬長得跟其他馬不同,為什么?”



  馬夫打開柵欄展示道:“這匹千裏神駒是王上特地培育的品種,由馬和駱馬交配而成,能日行千裏,更可以橫越──”



  “就是它了,我暫時先借一下,等回黃金城後再派人送回。”



  “不行,公主,它不能──公主──”馬夫焦急地想拉回韁繩。



  雲霏跨上馬背道:“別跟你主子一樣小氣,我又不是不還,後會有期……不,又說錯了,是後會無期。”



  達達的馬蹄聲穿過馬廄,奔出敞開的側門。



  “公主,你聽我說──哇!我完了,該怎么辦才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王宮正在大興土木,出動所有的奴仆和新聘來的園丁,連進一株株適合栽種的花苗,遍布王宮每個角落的花圃;這次沒人敢說要先徵求狼王的同意,因為他們很明白其中的不同,自從公主被救回來後,大家發現了一件不可思議的事,那就是狼王對雲霏公主說話時總是輕聲細語,溫柔得不象話,所以,誰也不敢自找苦吃。



  雲霏帶著財總管在宮內巡視,遇到有需要改進的地方,便吩咐他記下,她的雄心大志就是將王宮裏裏外外改裝得煥然一新,不然,她住起來不舒服,心情不好之下,說不定又會跟白狼吵架,她才不要破壞這幾天的和平呢!



  穿著一襲白緞華服的她,在白狼悉心照料下,比以往豐腴不少,雖仍是柔弱無骨,卻不再有風一吹就跑的可能,對白狼表現出的愛意,她也能確實的感受到。



  只是,她仍再一次拒絕他的求婚,這使白狼有些不滿,他不懂她為何不嫁給他。



  “雲霏,給我一個理由。”他拉她至大腿上摟住,凝視她一雙桃花美眸。“你不愛我了?”



  “傻喲!不愛你,愛誰呀?”她輕點他的鼻尖笑問。



  他捉住她的皓白玉腕,細細的啄吻著。



  她親著他揪成一團的眉頭,道:“婚姻大事理應由父母做主,你連跟我父王提親都沒有,就想娶人家,太說不過去了吧!”



  白狼敲自己一記,道:“你該早點提醒我,害我每天擔心你不嫁給我,你就愛折磨我。”



  “誰敢折磨你喲!不過,我很擔心黃金城的現況,從我逃婚以後,也有一個多月了,不知道情形如何?銀鷹會不會找我父王的麻煩?”



  “那倒不會,我跟鷹堡向來井水不犯河水,但銀鷹這人我卻見過一、兩次,他不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馬敬忠在火堆中添了幾根木柴。



  馬敬孝則蹲在病少年身邊,從小瓶中倒出兩顆藥丸,和著水讓他吞下。



  “少主,好多了嗎?”他問道。



  病少年撫著胸點頭,“辛苦你們兩人了,要不是我這身體,我們不會那么快就被發現的。”



  “少主別這么說,保護少主是我們兄弟倆的責任,為了少主,為了復興朱雀國,即使犧牲性命也在所不辭。”



  “朱雀國?!”靠坐在墻角的雲霏本來快睡著了,耳朵一接收到這三個字,整個人都清醒了。



  馬敬忠掃她一眼,道:“姑娘還是別多問,免得招來殺身之禍。”他那口氣十分拒人於千裏之外。



  “喂!我可是你們的救命恩人,當然有權力知道你們的身份。”看他們一副愛說不說的,她故意說道:“你們不會是朱雀國的逃犯吧?”



  “大膽,姑娘若再多問,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哈!又來個白狼第二,這種威脅她聽多了,到今天還不是活得好好的。



  病少年坐起身,道:“敬忠,這姑娘對我們有恩,不要對人家無禮;姑娘,我這屬下若有得罪之處,尚請見諒。”



  雲霏再一次打量他,他的神情容貌還真像一個人,再加上他也來自朱雀國,離答案又更近了。



  她試探地道:“你不會剛好姓朱吧?”



  馬敬忠、馬敬孝聞言,便做出防備的動作,右手各按在劍把上,要不是怕真的一劍被人殺了,她真想鼓掌。



  “等……一下,我話都沒問完,你們不要那么緊張好不好?我可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殺了我,你們也不光彩,對不對?”



  病少年命令道:“你們把劍收起來,這姑娘對我們沒有惡意。”聽他有板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十天過去了,由於顧及到朱昱的身體,一夥人走走停停,不敢多趕路,這一路上,奇怪的是他們沒有再遇到殺手的阻撓,其中的原因也只有雲霏心知肚明。



  對作風大膽的她來說,這幾天每到晚上大家都睡著後,她便溜出去和白狼見面,說有多刺激就有多刺激,偷偷摸摸的又怕讓朱昱他們撞見,活像紅杏出墻的少婦,半夜和情郎幽會;當她把這想法告訴白狼時,還招來一頓罵,沒見過哪家姑娘把自己形容成淫婦的,可是,她真的愛死這遊戲了。



  四人喬裝打扮進入朱雀國境內,雲霏又扮起她最擅長的小乞丐,弄臟小臉,扶著身旁化粧成乞丐婆婆的朱昱,為了化這個粧,她可是好說歹說才勸他答應,因為只有這扮相才不會引起懷疑;而馬氏兄弟比較麻煩,他們身材魁梧,又不能叫他們扮女人,只好幫他們染白頭發、胡子,馬敬忠扮駝子,背上墊著一堆破布;馬敬孝則扮瞎子,由大哥扶著,這下子,四個可憐人應該可以博得很多人同情,雲霏甚至指揮他們坐在路邊乞討起來。



  馬敬忠低叫道:“你居然叫少主當乞丐沿街乞討?”



  “那你還有更好的辦法嗎?大搖大擺的去住客棧,還是直接闖進宮裏殺朱澤?”才一說完,她立刻裝成可憐兮兮的表情,對著來往的路人叫道:“謝謝好心的大爺。奶奶你看,我們有銀子買東西吃了;漂亮的大姊姊,謝謝!”太棒了,才一會兒工夫就有那么多的收獲,當乞丐也是不錯的行業。



  “公主倒挺擅長的。”要不是為了少主,他真覺得愧對馬家列祖列宗,不如殺了自己算了。



  雲霏笑得瞇起眼,她可是很會自得其樂的,所以,對他的態度也不計較,道:“哪裏,過獎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忠哥!”



  朱鬱花容失色的奔進柴房,也奔進馬敬忠的懷裏。



  “鬱兒,出了什么事?”喬扮成駝子的馬敬忠扶住她,她如此慌張必有原因。



  “我爹──不,那假冒我爹的人帶府裏的侍衛來抓你們了,你們快逃!”



  雲霏就預測到他遲早會懷疑,反正明天就是決勝負的日子,他們也該離開此地了。



  “鬱兒,你也跟咱們走,你待在這兒太危險了。”



  “不,我爹還在這裏,我不能走。別管我,忠哥,你快帶少主和公主從後門逃走,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馬敬孝先護著朱昱和雲霏退至後門,有兩匹馬正等在那裏。



  “忠哥,你先到城外避一避,他不會對我怎么樣的,你們別管我了。”



  “鬱兒,等我回來,多保重!”離別的焦慮使他掙脫禮教,覆住她顫抖的雙唇,品嘗她唇間的芳香。



  “大哥,快走!”馬敬孝在外面催促著。



  再望她一眼,他毅然的拋下她。



  雜沓的腳步聲傳來,冒牌朱澤趕來時早已人去樓空,他猙獰的面孔十分駭人;她該早點發覺才對,認賊作父了兩年,朱鬱恨不能喝他的血,吃他的肉。



  “你放他們走了?賤女人!”他揪住她的秀發向後拉,痛得她淚眼汪汪。



  “你休想抓到他們,有本事就殺了我。”她痛得咬著下唇。



  “你果然發現我不是你爹了,也好,我早就當膩你爹,今後就讓我好好疼你吧!”他撫向她光滑的臉蛋,朱鬱張嘴咬他一口,他痛得一縮,叫道:“把她帶進我房裏綁好,派人好好看守。”



  “你為什么要冒充我爹?我爹跟你無怨無仇,為什么?”



  冒牌朱澤邪笑的看著她,道:“很簡單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9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