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無雙 作者:躍千愁(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武俠仙俠] 前任無雙 作者:躍千愁(連載中)

第七六零章 這是我的底線


    林淵默立原地目送,'靈山巍巍於天下'這句話在他腦海中徘徊良久。

    就這般心神不寧了小半天,依舊在三分殿內琢磨時,陸紅嫣突然過來稟報:“王爺,咱們的人突然陸續傳消息來問談判的事是不是真,尤其以老一輩的居多。 ”

    坐在案後低沉的林淵抬頭,皺眉道:“他們怎麼都知道了?”

    陸紅嫣:“不是我們這邊走漏了風聲,而是這事已經在外麵傳開了,說這事正在與咱們這邊協商。我估計是談判方故意放出的風聲。”

    林淵臉頰繃了繃,問:“咱們這邊人都什麼態度?”

    陸紅嫣:“沒什麼態度,就是都在打聽結果。”

    林淵默了默,“知道了。”之後又陷入了沉默。

    陸紅嫣欲言又止,最終還是走開了,隻是一步三回頭的。她發現王爺這些日子變得越發深沉了,這樣的王爺讓她感覺無法親近,給人莫名的距離感。

    傍晚時分,王贊豐出現了,溜進三分殿庭院後,沒去找林淵,而是先沖庭院裡圍繞花枝的陸紅嫣去了,與陸紅嫣湊在一塊嘀咕一陣,不時朝殿內方向努嘴,不知在打探什麼。

    陸紅嫣不時搖頭,搖頭還是搖頭。

    最後似沒了辦法,王贊豐隻好進了殿內,見林淵沉默在案後,湊了過去嬉皮笑臉道:“想什麼呢?”

    林淵抬頭,“有事?”

    王贊豐嘿嘿一笑,“那個,咱們好久沒有一起在仙都逛過了,出去一起起走走如何?”

    閒得無聊嗎?林淵想這般問,但估摸著這位這樣說必然有什麼原因,遂“嗯”了聲起身。

    兩人聯袂離開後不久,出現在了仙都的街頭,出現在了仙都往日最繁華的地段。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六一章 懵兮兮


    在以退為進!

    意識到了林淵的險惡用心,殷菲菲猶豫了一番,回道:“這事我不能做主,容我報知帝君再做決斷。”

    林淵抬手示意,“請便!不過,要盡快,我的耐心有限。”

    殷菲菲點了點頭,起身告辭而去。

    一回頭,林淵又讓人把代表仙庭的昆鎮雄和代表冥界的魏平公給喊了來。

    沒別的意思,就是告知兩人自己剛才和殷菲菲談的底線,讓兩人跟所代表的勢力交代去。

    這次,他沒有擯退其他人,特意讓陸紅嫣等人旁聽了。

    也是想讓自己這邊人知道,他已經答應了妥協。

    也是想讓自己這邊人知道,不是他不想妥協,問題在那三家不要太過分。

    其實就是在找給自己人交代的藉口,談不攏便不是我不答應,人家居然要毀我兩件神器,是兩件先天神器,何等至寶,這能忍?

    說到底,戰與不戰,他自己也在猶豫。

    若戰,芸芸眾生之苦他也看到了,他知道一旦大戰全麵開啟,眾生將陷入長期的淒慘,甚至可能要波及到人間,他於心不忍。說他心狠手辣,冷血無情,其實也有惻隱之心。

    局勢到了這個地步,他也知道,芸芸眾生的命運係於他一念之間。

    若不戰,他走到了今天,可謂天下無敵,竟然反而要被人給逼得放棄至高之位,躲在靈山當教書匠,這算怎麼回事?有點不願接受。

    他和昆一夫婦交手之前,心裡也不太有底,獨闖仙宮,難道不是冒險嗎?有今天是他拚命換來的。

    羅康安那什麼玩意的東西,他太了解了,居然要做仙帝?

    真正能做到麵對一切都從容淡定的人不多,人走到哪個層次,就有哪個層次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六二章 登基


    當然,兩位院正隻是大概說了下,沒說林淵殺了昆一,隻說昆一夫婦已斃。

    將這些人的茫然不知情和震驚也盡收眼底。

    對於多少知情的都蘭約等人而言,隻能說是好險,差那麼一點點三界將陷入可能長達千百年的血腥混亂和廝殺,也隻能說羅康安這個仙帝出現的恰到好處,也佩服三界一些人解決問題的智慧。

    但知情人心中又有隱憂,都知道目前的局麵是妥協出來的結果,林淵依然是那個最不穩定的因素,暫時雖然摁住了,但隨時可能爆發,目前的妥協也可以說是在緩和局麵,為之後爭取時間,之後需要許多人用更多的智慧來化解。

    問題永遠存在,隻能去麵對。

    “諸位。”陸紅嫣笑著招呼一聲,伸手請醒過神來的眾人入內。

    眾人跟隨入內。

    對初來的人來說,三分殿也不是平常想來就能來的地方,進入院內皆忍不住好奇打量。

    林淵緩步從殿內而出,站在台階上,微笑著看著眾人。

    一身白衣如雪,一頭銀髮如霜,外在和內在都有了變化,彰顯出的氣質亦不同。

    秦儀怔怔看著,沒想到這位已經成了德望滿天下的靈山首席院正,心中有驕傲,有激動,百味雜陳,周圍人多,也不好流露出什麼別樣情緒。

    秦道邊和柳君君的神色則是相當複雜,這便是他們當年看不起的那個小子,如今真的是高高在上了。

    關小白和關小青的臉上隻有激動和興奮,尤其是關小白,與有榮焉,若不是礙於周圍有不少大人物,礙於場合,他能跑過去拉著林淵歡呼。

    林淵邁步,主動走下了台階,主動走到了眾人中間,逐一與之寒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六三章 前任無雙


    這種狀況是很罕見的,或者說是沒見過,頭次見睡奴聽到問話立刻有動作。

    林淵疑惑:“遺言?另有處置?清理門戶嗎?”

    不解,龍師在的時候都沒有對劍奴進行處置,人不在了還怎麼處置,徒增麻煩嗎?

    他和劍奴交過手,知道劍奴的實力,若非自己的厄虛神焰剛好能克製對方的劍意,劍奴這人絕對沒那麼好對付。而且很明顯的,劍奴在未變成巫上卿和車墨前,修為實力絕對不止現在的境界,也意味著劍奴很有可能還有更強大的殺招未能發揮出來。

    有些事情作為修行中人,一眼就能看出來,劍奴所修行的方向,極具破壞性,是擅長打殺的。

    睡奴目中有惋惜之意,嘆息著說道:“清理門戶談不上,想給師兄一條活路而已。隻是,對師兄來說,他要麵對的恐怕比死還難受。老師說,將師兄禁於'星涯'悔過。”

    “星涯?”林淵訝異,那地方他知道,也去過一次,正是囚禁阿羅無尚的地方,那的確不是人呆的地方。

    但他深表懷疑,“龍師在的時候為何不將劍奴囚禁,難道他當時也不是劍奴的對手?”

    睡奴搖頭:“我也曾有疑問,既然放了,為何還要囚禁。老師說,非他要囚禁,該來的終究會來,幹預太多,天行變數則太大,疏漏難補。老師說,滄海閣觀書人開始發落師兄時,若不殺,就算我不提醒,也自會將師兄囚於'星涯'。”

    又是滄海閣觀書人這神神鬼鬼的話,林淵也不知這位是不是睡糊塗了,盡說一些夢話。

    他知道對方口中的滄海閣觀書人就是指他,感到好笑,對方若不提醒的話,自己怎能想到將劍奴囚禁在星涯?

    然轉念間又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六四章 初陽


    這些通道和傳送陣之類的解決起來都容易,稍費精力的是重新解封魔界,因斷絕三界來往需要封印魔界的混沌之物。

    獲取了此物後,將此物散播仙界和妖界,令冥界的鯤船再也無法來往仙界和妖界。

    三界統一了意見聯手來搞,沒有掣肘,這事完成起來也快。

    當三界的來往通道基本全部切斷後,仙界芸芸眾生的議論紛紛可想而知了……

    一座山崖,麵對的是浩瀚星空。

    在這裡,沒有白晝,因而謂之星涯。

    一群人來到了山崖上,便開始了準備動作,大量的人員在山崖上先進布陣動作,隻是看這些人走路的樣子,挪動一步似乎都十分艱難。

    慢慢走到山崖邊的林淵,動作也不太利索,站在了山崖後,低頭看向山崖下方。

    山崖半壁,一塊凸起處,盤膝坐著一個人,那模樣幾乎和睡奴的樣子差不多,隻是沒睡奴的鬚髮長而已。

    山崖下麵的深處,也是一片星空,隻是正對山崖的位置似有一個巨大的漩渦,巨大而漆黑的漩渦。

    林淵很清楚,山崖上麵看似和山崖半壁凸起處很近,卻是咫尺天涯。

    任何人跳下去一直在墜落,卻似乎永遠在墜落的過程中,無法落到那凸起處。

    想從凸起處上來的人,亦如此。

    也就是說,困在了那塊凸起處的人,幾無逃掉的可能。

    而下麵方寸間凸起的小地方,卻有人孤零零在此煎熬了數千年,正是昆一時代被囚禁於此的阿羅無尚,鬚髮遮麵,已看不清了麵容。

    傳說曾經囚禁於此的人,基本上都在數年後瘋癲而死,偶有被釋放者說寧死也不願再被關押於此。

    這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